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00章 199交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00章 199交心字體大小: A+
     

    端木憲辦事雷厲風行,次日黃昏,外書房裡就多了一盆大紅色的牡丹花。

    「四丫頭,你看看祖父挑的這盆『首案紅』如何?」端木憲捋著鬍鬚,得意洋洋地看著那盆擺放在窗邊的大紅牡丹。

    端木家的人都沒有養花的愛好,這是端木憲一大早特意親自去花市挑的牡丹花,花朵飽滿,顏色鮮艷,可謂富麗堂皇。

    端木憲滿意地微微勾唇,覺得這盆花或許不能當選牡丹宴的花王,卻也不會失禮人前。

    「……」端木緋看著眼前這盆「首案紅」,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端木憲。

    就在她頭大如斗時,一陣挑簾聲響起,端木緋急切地看向了「救星」,卻沒想到進來的竟然是端木珩。

    端木緋瞬間面色一僵,心中隱約有種不祥的預感,果然,端木珩給端木憲行了禮后,就對著她訓道:「四妹妹,你今兒上午是不是又沒去閨學?」

    端木緋對著他露出燦爛的笑靨,腳下卻是退了一步,接著再一步,笑嘻嘻地說道:「大哥哥,你找祖父肯定有事吧,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話音還未落下,端木緋已經一溜煙地跑了,留下端木珩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搖了搖頭,對著端木憲正色道:「祖父,您也管管四妹妹吧!」

    「她總逃閨學的課,前幾天還突然買了一車木頭回來……」

    「祖父,您不能再慣著四妹妹了。」

    「……」

    端木緋頂著端木珩緊盯不舍的壓力,又賴了幾天床后,就到了五月十五的牡丹宴,一大早,天方亮,祖孫四人就驅車從尚書府出發,去了京城西郊的千雅園。

    千雅園的正門外,早就是一片熱鬧喧嘩,引得馬車裡的端木緋好奇地挑簾往窗外看去。

    在一片凌亂蜿蜒的車水馬龍中,修繕過的千雅園大門清晰地映入端木緋的眼帘。

    距離逼宮,已經過去了四個月。上次,端木緋離開時,這附近還滿目蒼夷,此刻已經是煥然一新。

    正門以一塊塊巨大的漢白玉重建,精雕細琢,又在門外兩邊放上了兩尊巨大的漢白玉石獅子,彷彿兩個衛士般捍衛在大門旁。旭日璀璨的光輝下,千雅園看著就像是地上的明月般屹立在前方,看來比之前還要恢弘豪華。

    端木緋摸了摸小巧的下巴,心裡嘆息:這要不是祖父天天在她跟前哭窮,看這千雅園奢華的樣子,她還真難想象國庫已經空了!

    她隨意地打量了一番后,正要放下窗帘,卻看到右前方的一輛朱輪車有些眼熟,仔細看了看……

    這不是安平長公主府的朱輪車嗎?!

    「姐姐,安平長公主殿下也來了。」端木緋笑吟吟地回頭對著端木紜道,「待會兒我們去給殿下請安吧。」

    端木紜自是應下,姐妹倆正說著話,端木家的馬車又動了……

    如今端木憲是首輔了,端木家的待遇自然也不同了,她們的馬車與那些公主、王妃、郡主的朱輪車一起優先被引入了園中。

    等姐妹倆在棲霞閣里安頓好后,已經是未時了,她們稍稍整了整衣裝,就一起朝安平暫住的扶雲苑去了。

    五月的千雅園比正月里更為迷人,園子里奼紫嫣紅,芳草滴翠,花香怡人,將這園子妝點得五彩繽紛,絢爛多姿。

    端木緋親昵地挽著端木紜,迎著微風,滿足地眯了眯眼,就像是一隻慵懶的貓兒般,心情很是不錯。

    他們預計會在這裡住上三天,也就代表著她能光明正大地翹三天課,躲三天懶了。

    很好!端木緋滿意地抿嘴笑了,笑得眉眼彎彎。

    姐妹倆一邊欣賞著四周的景緻,一邊說說笑笑,很快就來到了扶雲苑。

    子月親自把她倆引進屋去,一直來到了左次間,屋子裡一片寬敞透亮。

    安平正坐在窗邊看書,穿了一襲鴨卵青暗紋長襖,一頭烏髮鬆鬆地挽了一個纂兒,髮髻上只簪了一支碧玉簪,打扮得隨意簡單,卻掩不住她那明艷奪目的臉龐,清麗動人。

    「紜兒,緋兒,快過來坐!」

    安平看到姐妹倆很是高興,隨手放下了手裡的書冊,親昵地拉過端木緋的小手,一會兒說她長高了,一會兒又誇她頭上的珠花好看。

    兩人親昵地說了一會兒話,安平想到了什麼,替兒子表功道:「緋兒,你可知道阿炎把飛翩也帶來了,待會兒空了,你和阿炎可以去帶它放放風。」

    一聽自家飛翩也來了千雅園,端木緋頓時瞳孔亮如星辰,喜出望外,可是緊接著又聽安平讓她和封炎一起去遛馬,又差點被口水嗆到。

    她清了清嗓子,若無其事地說道:「殿下,不用麻煩封公子了,待會兒我和姐姐一起去看飛翩就好。」

    「不麻煩不麻煩。」安平笑眯眯地說道,「反正阿炎和無宸就住在碧落閣里,離馬廄不遠。緋兒,你要是有什麼用到他的地方,儘快派人去找他!」

    沒想到會聽到溫無宸的名字,端木緋根本就沒注意安平的最後一句話,她眨了眨眼,好奇地脫口問道:「殿下,無宸公子也來了?」

    安平笑吟吟地應了一聲,明艷的臉龐上不動聲色。

    她心知肚明,這場突如其來的牡丹宴想必是皇帝聽說了溫無宸近日在與人選牡丹花王而一時興起舉辦的,皇帝特意請溫無宸過來,十有八九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醉心於風花雪月……

    安平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那明亮的鳳眸中閃過一道銳利的光芒。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耳熟的輪椅滾動聲,然後是丫鬟行禮的聲音:「見過公子,無宸公子。」

    下一瞬,錦簾一翻,一個長身玉立的少年推著一個沉重的輪椅進來了,輪椅上的男子溫文爾雅,嘴角含笑,只是那麼靜靜地坐在那裡就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正是溫無宸。

    他身後的少年穿著一襲月白織錦長袍,腰環碧玉帶,鴉青長發以同色的絲帶束得高高的,清雋不凡。

    「娘……」

    封炎剛剛在碧落閣安頓好了,就過來給安平請安,沒想到端木緋也在這裡,那張俊美的臉龐在看到端木緋的那一瞬彷彿夜明珠般熠熠生輝。

    他真是英明啊,來得太及時了!封炎沾沾自喜地想著,嘴角飛揚。

    端木緋和端木紜急忙站起身來,跟溫無宸和封炎見了禮,「無宸公子,封公子。」

    安平一看兒子這兩眼放光的樣子,忍俊不禁,意味深長地笑道:「都不是外人,就別講究這些虛禮了,坐下說話吧。」頓了一下后,她笑眯眯地提議道,「紜兒,緋兒,你們要是沒什麼事,今晚就留下一起用晚膳吧。」

    姐妹倆互看一眼,皆是笑吟吟地應下了。她們都喜歡安平,更何況今日還有無宸公子在。

    見狀,封炎的眸子更亮了,把子月招了過來,讓她趕緊去準備下午的點心,什麼棗泥餡的山藥糕、糖蒸酥酪、藕粉桂花糖糕、雞油捲兒、松穣鵝油卷等等,沒一會兒就擺了一桌,每一道都是端木緋喜歡的點心。

    左次間瀰漫著一種香甜的氣味,令人食指大動。

    於是,端木緋喜滋滋地吃上了點心,大快朵頤,而封炎和溫無宸吃著吃著就說起了封炎的功課,什麼《孫臏兵法》、《六韜》、《百戰奇略》等等。

    「……器成教施,追亡逐遁若飄風,擊刺若雷電。絕地不守,恃固不拔,中處而無敵,令行而不留……」封炎胸有成竹地侃侃而談,一邊說,一邊還悄悄地看著端木緋,想讓她看看自己的功課有多好。他平日里可是一絲也沒有懈怠!

    端木緋看著他們二人,一方面讚歎溫無宸無所不精,另一方面則忍不住同情起封炎來。

    饒是封炎在外頭再威風,遇上了無宸公子,也只能乖乖地聽訓,就像自己每天被大哥盯著讀書一樣可憐!

    想著,端木緋的眼神中又染上了幾分心有戚戚焉的味道,微微一笑,給了封炎一個鼓勵的眼神。

    封炎見狀,心裡更得意了,彷彿得了表揚一般,腰桿挺得筆直,對答如流,有如神助。

    安平在一旁饒有興緻地看著這對小兒女,覺得自己好像是看了一出大戲般,有趣極了。

    「紜兒,你試試這松穣鵝油卷……」

    安平熱情地招呼著端木紜也一起吃點心,說說笑笑。

    當晚,等姐妹倆用了晚膳后離開扶雲閣時,天已經徹底黑了,外面的園子里點起了盞盞宮燈。

    封炎本來想親自送端木緋回去的,可是沒等用完晚膳,就有人來傳話,說是幾位公子哥醉后在聽風閣里打了起來,請他去調停。

    這事本不歸封炎管,不過,因為他在京里管著五城兵馬司,以致這些人都習慣了有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跑來找他,他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去了。

    沒有封炎,端木緋覺得自在多了,與端木紜手牽著手沿著崇明湖往前走去,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靨,一會兒說無宸公子,一會兒說明天的牡丹宴,一會兒又說今晚的滿月。

    今天是十五,皎潔的明月如同一個銀色的圓盤般高懸在濃墨般的夜空中,四周群星黯淡。

    圓月清晰地倒映在下方的崇明湖中,夜風一吹,湖面波光粼粼,也吹皺了那池中的明月……

    姐妹倆一路走到沁香園門口,卻被東廠的人攔下了。

    「沁香園已封,去去去,從別處走吧。」一個東廠番子不客氣地冷聲道。

    端木紜和端木緋怔了怔,彼此互看了一眼,她們要回棲霞閣最快的路線就是穿過沁香園,若是繞過沁香園走的話,等於要多走一炷香的功夫……

    可是東廠既然封園,自然有他們的道理,姐妹倆正想離開,另一個聲音叫住了她們:「端木姑娘且留步。」

    姐妹倆回頭一看,只見園子口走出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形,正是之前在錦繡布莊見過的葉千戶。

    那葉千戶客氣地對著她倆拱了拱手,然後轉頭斥了那東廠番子一句:「還不給兩位姑娘讓路!」

    當日辦完了錦繡布莊的差事後,葉千戶回去找岑隱復命時,試探地說起了端木家兩位姑娘的事,想看看自己在布莊把人給放走有沒有做對,結果得了岑隱的一句誇獎,他頓時就悟了。

    看來這兩位端木姑娘與督主的關係不一般啊!

    那東廠番子有些驚訝地朝葉千戶看了一眼,趕忙殷勤地給姐妹倆賠了不是。

    端木紜和端木緋雖然心裡有些奇怪,但還是從善如流地進去了。

    晚上的沁香園靜悄悄的,除了她們倆似乎沒有別人,在園中蜿蜒地穿行了片刻后,端木緋突然收住了步子,指向了崇明湖的方向,「姐姐,你看!」

    寬闊無垠的湖面上,漂浮著一盞盞小巧的蓮花燈,隨著那搖曳起伏的湖水朝遠方漂去……

    十幾盞小巧的蓮花燈映著下方粼粼的水光,看著比那夜空中的繁星還要璀璨,為這寂靜清冷的夜晚平添了一道炫目的景緻。

    端木紜和端木緋下意識地朝四周望了半圈,就見不遠處的石舫上一道頎長的身影正面湖而立。

    青年一頭墨發隨意地半束在腦後,夜風中,那長長的墨發肆意飛舞著,透著幾分清冷與孤傲。

    他仰天望著夜空中的明月,下巴微抬,似乎正對明月傾訴著什麼。

    銀色的月光溫柔地灑在他白皙如玉、輪廓分明的側顏上,美得驚心動魄,也同時散發著一種生人勿近的氣息。

    姐妹倆彼此看了看,哪怕在黑暗中他們之間相隔百來丈遠,端木紜和端木緋還是一下子就認出了那個青年。

    那是岑隱。

    「蓁蓁,我們過去打聲招呼吧。」端木紜提議道,心裡隱約明白剛才那個東廠番子之所以攔下她們可能是因為岑隱在此。

    端木緋「嗯」了一聲,姐妹倆就攜手朝石舫的方向走去。

    不遠處的岑隱似乎也看到了她倆,轉頭朝她們望了過來,目光幽邃清冷。

    寧靜的夜空下,著一襲鴉青衣袍的岑隱站在一盞盞蓮花燈中,如玉的肌膚,殷紅的嘴唇,墨黑的眸子,美得近乎妖艷,那鴉青衣袍與長發幾乎與四周的黑暗融為一體,他似是從深淵中而生,又似是要朝深淵而去……

    「簌簌簌……」

    湖畔的夜風吹得他的袍裾飛舞,獵獵作響,在夜色中好似那要乘風歸去的謫仙般,看著彷彿不是真人。

    今日的岑隱看著與平日里有些不同,整個人看來很是素凈,少了平日里的魅惑,眼底瀰漫著一種淡淡的哀傷,彷如一團化不開的迷霧。

    端木緋怔怔地看著岑隱那身鴉青長袍,腦海中飛快地閃過了什麼,眸中浮現一抹若有所思。

    「岑督主。」端木紜和端木緋一起對著岑隱福了一禮。

    岑隱直直地看著二人,靜默了片刻,嘴角似乎柔和了些許,點了點頭,「端木大姑娘,端木四姑娘。」

    寥寥幾字之間,他似乎又走入了凡塵,陰柔的聲音隨風飄遠。

    端木紜看著地上的那些蓮花燈,問道:「岑督主,我與舍妹可否也放一盞蓮花燈?」

    話落之後,四周靜了一瞬。

    只餘下那夜風吹拂枝葉的聲響,湖畔似乎更為清冷了。

    岑隱勾唇笑了,一朵艷麗的笑花在他嘴角綻放,妖冶奪目,勾人心魄。

    他沒有說話,直接蹲下身來,隨手拿起地上的蓮花燈一盞遞給端木紜,一盞遞給端木緋。

    端木紜和端木緋也蹲了下來,默默地接過蓮花燈,就著一旁宮燈中的燭火點亮了蓮花燈,再小心翼翼地把蓮花燈放到了湖面上……

    湖面隨著習習夜風蕩漾不已,小小的蓮花燈來回晃動了兩下,似乎一葉風雨中的孤舟差點就要覆沒,很快又穩穩地浮在了水面上,隨著水流越漂越遠……

    三人一個接著一個地放著蓮花燈,皆是沉默不語。

    一盞盞蓮花燈漂浮、倒映在湖面上,如天上的銀河般絢麗,美得不可思議,卻又隱約透著一種哀傷肅穆的氣息。

    放走了最後一盞蓮花燈后,端木紜起身走到岑隱身旁,忽然出聲道:「小時候,我母親每年都會帶著我和妹妹一起放蓮花燈,母親說,放河燈既是對逝去親人的悼念,也對活著的人們的一種祝福……」

    就算是為了那些逝去的親人,她們這些活著的人也必須活得好好的。

    岑隱轉頭看向端木紜,看著她那雙明亮堅強的眼眸,神情怔怔。

    他那雙狹長魅惑的眸子里幽沉幽沉,一種極為複雜的情緒在裡面翻滾著,懷念,悲傷,憤恨,以及更多……

    好一會兒,他才緩緩道:「今天是我爹娘的忌日……」

    最後一個字化作一聲幽幽的嘆息聲,消逝在夜風中。

    他的臉又轉了回去,望著那些已經漂遠的蓮花燈,接著道:「當年家裡出了事,只有姐姐帶著我逃了出來……後來,連姐姐也死了,只剩下我一個人。」

    他陰柔的聲音越來越冷,也越來越艱澀,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逼人的冷意,或者說,是恨意。

    端木紜沒有去看岑隱,也抬眼望著遠方的那些蓮花燈,道:「我娘在世時,常跟我說,人生在世,恍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所以,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有什麼想去做的,就去做,莫要留下一絲遺憾!」

    岑隱有些驚訝地再次轉頭看向了端木紜,世人多是勸人「放下過去」,可是端木紜卻不同……

    他眼角的餘光瞟見端木緋在一旁深以為然地頻頻點頭,忽然之間,心口覺得輕快了不少,瞳孔在那些蓮花燈的映襯下亮得驚人。

    也許,這北境的姑娘就是恩怨分明!

    靜默了片刻后,岑隱含笑道:「端木大姑娘,端木四姑娘,天色晚了,我送你們回去吧。」

    他似乎又變成了平日里的那個岑隱,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

    「多謝岑督主。」

    四周的夜風吹拂不止,那枝葉搖曳聲把他們的步履聲吞沒……

    岑隱一路把姐妹倆送回了棲霞閣,在院子口停下了腳步,道:「兩位姑娘,我就送到這裡了。」

    姐妹倆又謝過了岑隱,端木緋忽然對著岑隱乖巧討好地一笑。

    「督主……」

    她眨了眨那雙漂亮的大眼睛,一臉期待地看著岑隱,用眼神說,皇帝那邊……

    岑隱笑吟吟地勾唇,點了點頭,二人交換了一個彼此心照不宣的眼神。

    跟著,岑隱就轉身離去了。

    夜漸漸深了,周圍萬籟俱寂,唯有夜空的明月和繁星徹夜不眠……

    次日一早,隨著晨光普照大地,雀鳥齊鳴,千雅園又蘇醒了過來,一片欣欣向榮。

    牡丹宴到今日才算是真正開始,各府帶來的牡丹都被擺在了雅頤台上,什麼烏龍捧盛、千堆雪、金腰樓、姚黃、玉半白、紫斑牡丹等等,爭相怒放,數百朵牡丹花爭妍斗芳,一片奼紫嫣紅,繁花似錦,看得人目不暇接,讚歎這牡丹不愧是「花中之王」。

    聖駕預計會在午時后抵達千雅園,幾乎所有人都聚集在雅頤台恭迎聖駕。

    端木緋和端木紜也不例外,當姐妹倆和端木珩抵達時,雅頤台上人頭攢動,不少人正圍著那些明艷奪目的牡丹花欣賞、點評著,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得不亦樂乎,其中隱隱以一個坐在輪椅上的青衣男子為首。

    「無宸公子,你覺得這株『魏紫』如何?」一位年輕的公子指著其中一盆紫紅色的牡丹問道。

    溫無宸細細地打量了一番后,撫掌贊道:「美而不妖,艷而不俗,華而不虛,可謂千嬌百媚,不愧為『花后』。」

    圍在溫無宸身旁的幾位雅士公子皆是深以為然地連連點頭應聲,交頭接耳地說著:「美而不妖,艷而不俗,華而不虛。說得好,說得妙!」

    「依我看,這株『魏紫』就算不是今天的花王,也該是個榜眼或探花了。」

    「……」

    陪在一旁的封炎卻覺得無趣極了,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這個哈欠才打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他眼角的餘光忽然瞟到了一道熟悉的倩影,眸子一亮。蓁蓁今日穿這身粉色的衣裙可真好看!……不對,蓁蓁穿什麼顏色都好看!

    溫無宸立刻敏銳地感覺到了封炎的喜悅,順著封炎的目光望去,也注意到了端木緋。

    他來回看著兩個孩子,見封炎就差瘋狂地搖尾巴了,不由嘴角微翹,眸中盈滿了笑意,隨意地揮了揮手道:「阿炎,你自己去玩吧,不用在這裡陪我。」

    封炎笑眯眯地應了一聲,拱了拱手后,就步履輕快地朝著端木緋一行人走了過去。

    彼此見了禮后,封炎寒暄地隨口問道:「不知端木公子和端木姑娘帶來的牡丹是哪一盆?」封炎口中帶上了端木珩,可是那雙漂亮的鳳眼卻只顧著看端木緋。

    端木珩的性子素來有些一板一眼,封炎既然問了,他就一本正經地在前面帶路,「封公子,請隨我來。」

    四人一直來到一盆大紅色的牡丹前,端木珩指著這盆牡丹道:「就是這盆『首案紅』。」

    端木緋在後面忍不住就移開了視線,小臉上的表情一言難盡。

    端木憲出身貧寒,最多也就學了君子六藝,自入仕後幾十年又在官場掙扎鑽營,對於養花賞花這種雅事,根本就沒機會去學,所以,挑的花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大俗大雅。

    這盆大紅色的「首案紅」,顏色鮮艷如嫁衣,花朵嬌艷飽滿,花瓣重重疊疊,看來富麗堂皇,可是五朵花全數綻放,毫無層次,且枝葉過於稀疏,不夠青翠欲滴……

    比之四周其他牡丹艷麗中透著一分雅緻,相差甚遠。

    封炎靜默了一瞬,瞥了端木緋一眼,昧著良心贊了一句:「這盆『首案紅』真是不錯。」

    端木緋眨了眨眼,目露驚訝之色。

    以前她也沒覺得封炎的審美有哪裡不對,畢竟安平長公主的眼光那可是頂尖的,可是想到二舅母和李廷攸這對母子,端木緋又覺得也許是封炎也和李廷攸一樣長「偏」了。

    想著,端木緋心中又是一陣同情。

    只不過,她同情的人不是封炎,而是安平。

    她估摸著,封炎還有李廷攸跟祖父端木憲肯定談得來,他們三有機會可以好好聊聊。

    封炎一臉溫柔地看著端木緋,眼神專註得似乎眸中只有她。

    兩人說著話,誰也沒注意到不遠處正朝這邊走來的楚青語一眨不眨地盯著封炎那專註的側臉,雙手在袖中緊緊地攥成了拳頭,心裡譏誚地冷哼道:

    移情別戀,即便是封炎,也不過如此。

    既然今日封炎可以移情端木緋,那麼,將來他也可以再鍾情於別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