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98章 197恨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98章 197恨嫁字體大小: A+
     

    四月十八日,李太夫人和李二夫人終於抵達了京城,端木紜和端木緋姐妹倆次日一早就相攜去了祥雲巷的李宅給兩位長輩請安。

    兩姐妹規規矩矩地給李太夫人磕了頭。

    「紜姐兒,緋姐兒……都快起來吧。我們家不講究這些虛禮!」李太夫人豪爽地笑道。

    李太夫人看來五十餘歲,精神奕奕,頭髮中摻雜著不少銀絲,一雙慈愛的眸子里微微泛紅,顯然看到多年未見的外孫女,心裡十分激動。

    李二夫人就坐在下首,三十餘歲,穿了一件丁香色六福迎門團花刻絲褙子,絳紫色的銀絲綉馬面裙,笑容明朗而愉悅。

    端木紜近乎貪婪地看著眼前既熟悉而陌生的外祖母,一眨不眨,一瞬間,許多年前的往事在眼前飛快地閃過……

    小時候,母親常帶她去墨州外祖家,至今,她腦海中還清晰地記得那時候的情景,外祖家總是很熱鬧,人很多,外祖母對她和母親都非常慈愛,每次都恨不得一直把她抱在膝頭……

    那時候的記憶太過溫暖了,讓她的眼眶不由一陣酸澀,想起了父母健在時的許多回憶。

    怕引得長輩傷心,端木紜趕忙露出明媚的笑靨,掩飾自己的失態。

    李太夫人也在打量著兩個外孫女,想從她們的眉眼之間找到小時候的樣子,還有與女兒相似的地方,心裡一陣心疼與唏噓,再想到大兒媳許氏,又是惱怒不已。

    在京城守孝的這三年來,兩個外孫女從來都沒有收到李家的年禮,是不是曾經想過他們李家不要她們了……

    想著,李太夫人心口一緊,彷彿被刺了一刀般痛楚。

    李二夫人辛氏笑眯眯地說道:「母親,紜姐兒和緋姐兒長得可真像妹妹。」

    說著,她對著兩個外甥女招了招手,又吩咐丫鬟把見面禮捧了過來,直接就塞了出去。

    當端木緋再次看到一匣子沉甸甸的首飾時,心裡頗有一種「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的感覺,這已經是她和姐姐從外祖家得到的第三匣子了。

    辛氏笑容滿面地把端木紜和端木緋都上下打量了一番,贊道:「還是姑娘家好,又漂亮又乖巧……」

    哪像李家,陽盛陰衰,李氏這一輩還有一個李氏,到了李廷攸這一輩,就全是帶把的。

    辛氏忍不住就用略帶嫌棄的眼神看了坐在一旁的李廷攸一眼,當初,懷這一胎時,肚子安分得很,她還當是個乖女兒,結果又是一個臭小子。

    不過啊……

    辛氏滿足地捏著端木緋的小手,看了看這個乖巧的小外甥女,再看看自家兒子,心裡覺得委實不錯。

    李廷攸總覺得母親的眼神有些怪異,心底莫名地升起一陣寒意,讓他不由打了個哆嗦。

    李廷攸看向了端木緋,疑惑地挑眉,意思是他娘這是怎麼了?

    「……」端木緋一臉無辜地回看著他,這是他娘,她怎麼知道啊?!

    表兄妹倆大眼瞪小眼,眼珠子都快瞪凸了,辛氏有趣地看著這對錶兄妹。

    李太夫人的心緒漸漸平靜了下來,笑著招呼姐妹倆道:「紜姐兒,緋姐兒,坐下說話吧。」

    「多謝外祖母。」姐妹倆從善如流,很快,丫鬟就給客人上了茶。

    裊裊茶香瀰漫在屋子裡,似乎稍稍衝散了屋子裡的惆悵。

    辛氏啜了口熱茶后,笑著對李太夫人道:「母親,紜姐兒今年也快及笄了吧?」

    再過幾個月就是端木紜十五歲的生辰了,對於姑娘家而言,及笄是僅次於成親的大事,代表著姑娘家長大了。

    李太夫人看著端木紜,眸中充滿了憐惜,只是不知道她們能不能留到那時候……無論如何,總要為外孫女盡一分心才是。

    而且,端木家現在也是一團亂,賀氏和小賀氏都在皇覺寺里,到時候,紜姐兒的及笄禮又該由誰來操持,也不知道親家心裡有沒有主意。

    有機會,自己還是要和親家提一句才是……

    李太夫人心裡迅速地盤算了起來,點頭應了一聲,唏噓道:「歲月如梭啊,好像昨日還在墨州,紜姐兒還是個玉雪可愛的奶娃娃,今天就長大了,長成大姑娘了!」

    廳堂里,幾人一會兒憶往昔,一會兒念舊人,一會兒又說現在,廳堂里的氣氛和樂融融,原來的那一點生疏在那一句句話語和一聲聲歡笑中漸漸地消散了……

    李太夫人是越看兩個孫女越是喜歡,兩個小姑娘雖然這四年來父母雙亡,寄人籬下,卻沒有因此長偏,姐姐明快,妹妹俏皮,真是一對再好不過的姐妹花。

    李太夫人不時與辛氏交換著心照不宣的眼神,笑不絕口。

    「紜姐兒,緋姐兒,我和你們二舅母初來京城,過兩天,你們倆來陪我們四處逛逛如何?」李太夫人提議道。

    辛氏急忙打邊鼓道:「你們攸表哥每天早出晚歸的……這男孩子就是不如姑娘家貼心。」

    李廷攸聞言更無辜了。他又不是每天閑著沒事,他可是有差事在身的好不好?!再說了,他現在人不就在這裡嗎?!

    端木紜和端木緋毫不遲疑地欣然應下了。

    這時,一旁的管事嬤嬤就來請示要不要擺午膳,話音還未落下,就見一道高大健壯的身形大步朝這邊走來,李傳應回來了。

    李傳應給李太夫人行了禮后,就笑著看向了兩個外甥女,拱了拱手道:「紜姐兒,緋姐兒,今日舅父要向你們道喜了。」

    頓了一下后,他就立刻道:「今日早朝,皇上已親口任命了你們祖父為首輔,正好,一會兒我送你們回去時,去向你們祖父道個喜。」

    兩家是親家,如今因為開海禁之事,關係又親近,先道了喜,至於賀禮,過兩日再送上就是。

    端木紜驚喜地瞪大了眼睛,她雖然對朝廷之事所知不多,卻也隱約知道祖父在力爭首輔之位,沒想到竟然成了!

    「同喜同喜。」端木緋歪著螓首,也對著李傳應拱了拱手,笑得十分可愛,就像是那道喜的年畫娃娃一般。

    這一個月來,隨著柳首輔致仕的日子越來越近,端木憲就有些患得患失,其實端木緋一直相信,端木憲任首輔的可能性還是十有八九的。

    本來,朝堂上能與端木憲競爭這首輔之位的也不足五人,這五人原來是不分軒輊的,直到端木憲因為提議開海禁,從眾人中脫穎而出。

    想要成為首輔,首先要皇帝的認可,其次也要朝堂上下心服口服,最直接也最有力的就是政績。

    閩州海貿進行十分順利,春稅增加,國庫的庫銀也隨之增長,對於皇帝而言,最顯而易見的好處就是春獵。

    皇帝剛剛春獵歸來,這會兒也正是龍心大悅的時候。

    眾人說說笑笑地一起入了席,反正都是自家人,因此也沒有特意分席,這一頓午膳用得賓主皆歡。

    到了未時過半,李傳應和李廷攸伯侄倆就親自送了端木紜和端木緋姐妹倆回權輿街。

    端木憲申初下了衙門,也正好回府,得知親家來了,親自來儀門相迎。

    「傳應,廷攸,裡邊請。」端木憲很是親熱地引著李傳應和李廷攸伯侄倆往朝暉廳的方向去了。

    遠遠地,端木緋就看到偌大的廳堂里,已經坐著兩個男子,一個年長,一個年少。等再走近些,她就發現其中一人還是熟人,那個年紀輕些的青年正是付家大公子付思恭。

    那麼,這個坐在付思恭身旁模樣與他有三四分相似的中年男子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此人想必就是付大人付崇之。

    來得倒真快。端木緋眸光一閃,嘴角笑吟吟的。

    果然——

    端木憲捋著鬍鬚,為眾人彼此介紹道:「傳應,這位是付大人,還有付家公子。」

    「付大人,這是我兩個孫女的舅父,閩州李傳應。」

    男人們彼此見禮后,就輪到了端木紜和端木緋給付崇之見禮。

    「端木大人的孫女果然是知書達理,端莊秀麗……」付崇之好生把兩個小姑娘誇獎了一番,又分別送了羊脂玉佩作為見面禮,態度很是熱情,心卻是在滴血。

    付崇之既心痛又後悔,簡直是要吐血了。

    端木珩無論是才學,人品,家世,樣樣俱佳,只可惜啊……這麼好的一樁婚事就這麼毀了。

    這一切都怪他的女兒不爭氣,不然,早早和端木珩換了庚帖,如今她就是首輔家名正言順的長媳了,連帶他們付家都可以因此水漲船高。

    付崇之想著就覺得心口又是一陣陣的抽痛:他付家是出過首輔,但那卻是十幾年前的事了,如今老太爺故去,有些情分早就淡了,哪裡比得上端木憲這個新出爐的首輔炙手可熱!

    自從得知端木憲任了首輔后,短短不到半天,付崇之心裡已經悔了一萬遍。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他就不應該這麼拖的,就該當機立斷地把婚事徹底定下才是。

    然而,事到如今,一切都晚了!

    只能求哪怕兩家婚事不成,但彼此的交情不能因此壞了……

    想著,付崇之的臉上笑得更為殷勤了。

    又寒暄了一番后,付崇之也沒好意思多待,就和兒子一起先告辭了,畢竟道過喜了,人家的親家也在,再待下去就是不識趣了。

    付家人走了,接下來就是家宴,端木憲叫了端木珩過來相陪,兩個親家喝酒談天,說閩州,說海貿,說朝堂,說兩家,氣氛很是熱絡。

    酒過三巡時,端木憲的臉上已經帶了三分醉意,意氣風發,雖然他已是知天命的年紀,但是依舊精力充沛,十年,他至少還有十年可以在朝堂上大展身手一番。

    等他將來退下,也差不多為長孫鋪好一條康庄大道了。

    端木憲神采煥發,整個人彷彿陡然年輕了好幾歲,看著端木緋的眼神也愈發慈愛柔和。

    他一步步地走到今天,多虧了端木緋在一旁提點,出謀劃策。

    誰說女子不如男,照他看,有這麼一個好孫女抵得上十個孫兒!端木憲感慨地想著。

    這一晚,直到月上柳梢頭,李傳應和李廷攸伯侄倆才酒意酣然地告辭了。

    從這一日起,端木家可說是門庭若市,連著幾日,每日來府中登門道賀的人接踵而至。

    入閣拜相是以科舉入仕的文臣所能達到的極致,端木家一時間風光無限。

    端木憲唯一的煩惱大概就是府里沒有當家主母在,人情往來間總是有些妨礙,而且,端木紜也快及笄了,府里總得有個長輩為她操持相應事宜,總不能讓她自己準備自己的及笄禮。

    足足過了大半月,端木家才漸漸恢復到往常的寧靜,而付夫人的壽宴也來臨了。

    端木憲決定親自帶端木紜和端木珩去付宅參加付夫人的壽宴,端木緋實在懶得去應酬付家,就打算沒去。而端木憲如今對她幾乎是言聽必從,絲毫沒有勉強她。

    然而,祖孫三人一早正要出門時,皇帝忽然派了內侍傳口諭急召端木憲,端木憲自然也就顧不上付家了,匆匆地奉旨進了宮。

    端木憲走了,端木珩和端木紜只是晚輩,單獨上門也不妥,端木紜就做主把備下的禮又加了兩成送去付宅表示歉意,兩人就乾脆沒去祝壽。

    付崇之原本是打算借著付夫人的壽宴結交一些朝臣,但是當日端木憲、游君集、永定侯等重臣貴胄全都被皇帝急召進宮,以至於整個壽宴冷冷清清的。

    當晚,送走了那些來道賀的賓客后,付家四口人坐在廳堂里,每個人的身上都掩不住的疲憊,氣氛有些凝重。

    付崇之揉了揉眉心,淡淡地瞥了付盈萱一眼。

    對於付盈萱這個嫡長女,自她出生起,付崇之就非常喜愛她。付盈萱在湘州的這些年也有出息,讓付崇之對她也難免偏愛了幾分,可是如今,卻是厭多於喜了。

    要不是她爭強好勝,掐尖要強,也不會走到這一步,壞了這門他本來幾乎已經談成的婚事。

    想著,付崇之心裡不由再次感慨,為何當初沒趁機早些交換了庚帖,若是早早訂下親事,那麼必能借著端木憲榮升首輔的東風,在京城站穩腳跟,再不濟,他也該等到新的任命了。

    往事不可追也。

    付崇之暗暗地嘆了口氣,如今,付家想再與端木家結親是肯定不成了,付崇之也只能把目光放到了京城的其他權貴府邸上。

    付崇之轉頭對著付夫人叮囑道:「阿婉,以後你帶萱姐兒多出去各府走動走動吧……」總要讓別家知道「付家有女初長成」。

    付夫人看了女兒一眼,心裡也有些唏噓,應了一聲:「是,老爺。」

    坐在付夫人身旁的付盈萱當然也聽到了,瞬間滿臉通紅,心中羞辱萬分,抬起頭來脫口喊道:「父親……」

    父親此舉豈不是讓其他人都以為她付盈萱恨嫁?!

    事到如今,她還不認為她自己錯了嗎?!付崇之看著這個女兒,又厭了幾分,冷冷道:「現在如你所願,這門婚事不成了……難不成你這輩子都不想嫁了?!」

    付盈萱的臉又瞬間由紅轉白,雙拳緊緊地攥在了一起。

    她知道父親是覺得錯過了端木家,她再也嫁不到什麼好人家了吧!

    是啊,她的名聲已經被端木緋毀了,她還能嫁什麼好人家!

    付盈萱的眸子明明暗暗,陰晴不定。

    自從那天凝露會後,她再也沒有收到過任何府邸的貴女閨秀下給她的帖子,那些曾經與她親近的姑娘家也都避而不見,很顯然,她們都是些趨炎附勢的,懼於四公主涵星的威儀,不敢與自己往來了。

    她本來想在母親壽宴的時候,當著眾人的面讓端木家顏面掃地,沒想到皇上忽然急召幾位近臣進宮,以致這壽宴如此冷清,而端木紜也根本沒有出現。

    這個時候,她不能再激怒父親了,若是父親禁了她的足,她就真的沒有報仇的機會了。

    付盈萱咬牙俯首道:「父親莫要生氣。女兒聽父親的就是了。」

    付盈萱在心裡對自己說,這一次是端木紜的運氣好,不過,她躲的了一時,躲不了一世,自己耐心地另找時機便是。

    人在做,天在看。端木紜是逃不掉的!

    付崇之看著女兒,無奈地長嘆了一口氣,外面夜風習習,一下子就把那嘆息聲壓了過去……

    夜更深了,靜謐無聲。

    對於京城的很多府邸來說,這一夜註定是個無眠之夜。

    端木憲進宮后,一整夜都沒有回府,其他重臣貴胄亦然。

    南境告急,南懷夥同滇州總兵蘇一方又拿下黔州兩城,南懷大軍正逼近歸陽城。

    朝堂上下一片風聲鶴唳,人心惶惶。

    五月十日,經過朝堂上文武百官的幾番爭論,皇帝親自下旨,派永定侯領十萬援兵,奔赴黔州歸陽城,並下旨每戶征一男丁。

    端木憲再度愁容滿面,雖然派兵徵兵是兵部的事,但是這糧草還有軍餉,就要戶部出了,再加上徵兵,按例就要給每戶一吊錢,還要給月銀九錢的餉銀……

    這場仗也還不知道要打到什麼時候,接下來的各種軍需支出就像一座大山般壓在端木憲的心頭,畢竟海禁才開了一年,雖有進項,但還遠遠不夠。

    而他才剛剛爬上首輔,絕不能在這件事上出任何岔子!

    「祖父可有想過,改革鹽制?」

    這一天黃昏,端木緋如同往常般去了端木憲的外書房,見端木憲愁得白髮又橫生了不少,就隨口提了一句。

    鹽制?!端木憲怔了怔,挑眉看著端木緋,示意她繼續往下說。

    端木緋慢悠悠地說道:「祖父,我最近在看書,書上說,大盛實行的鹽制是鹽鈔制。由戶部發行鹽鈔,令商人付現銀,按銀領鹽鈔,鹽商再憑藉鹽鈔運銷食鹽。」

    端木憲捋著鬍鬚,點了點頭。

    「那祖父覺得此法可妥當?」端木緋睜著一雙黑葡萄般的大眼,一臉求知慾地問道。

    一說到大盛的鹽制,端木憲就是滿肚子的苦水,口若懸河地說道:「鹽制本無不妥,就看怎麼實行罷了。這些年來,不少宗室、勛貴、官員見鹽鈔有利可圖,紛紛向皇上奏討鹽鈔,之後轉賣於鹽商,從中牟取暴利……」

    皇帝賞的不過是幾道鹽鈔,可是影響的卻是國庫,每年國庫至少因此少了大半的鹽稅,這兩年,還愈演愈烈。

    「去年的鹽稅不過收進二十萬兩白銀。」端木憲苦笑了一聲,揉了揉眉心道。

    本來應該超過一百萬兩白銀的鹽稅,如今卻只有不到五分之一。

    端木緋眸子忽閃忽閃的,疑惑地又問:「祖父,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不改革鹽稅呢?」

    端木憲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沉聲道:「涉及的利益太多了……」

    端木憲如何不想改革鹽制,然而改革就代表著會損害不少人的利益,縱觀歷史,變法者多是沒好下場的!

    端木緋彎了彎小嘴笑了,夕陽的光芒灑在她如玉的小臉上,映得那無暇的肌膚吹彈可破,像是一尊玉娃娃似的。

    「祖父,如果不改變鹽制,只是作為戰時的應急措施呢?」端木緋歪著小臉,饒有興緻地說道。

    「四丫頭,你的意思是……」端木憲凝眸問道。

    端木緋伸出一根食指,笑眯眯地說道:「比如說,為了籌集軍糧,讓鹽商們將糧食運送到南境邊關,以此換取鹽鈔呢?」

    端木憲若有所思,這一計未必不可行。且不說這軍糧的成本,光是讓鹽商把軍糧運至邊關,對於大盛而言,就可以省出一筆人力以及運糧的耗費。

    而且,對於此刻南境之危而言,更可以救急!

    端木緋靜靜地飲著茶,沒有打擾端木憲。

    端木憲慢慢地捋著鬍鬚,越想越覺得這是個絕佳的好主意。

    「四丫頭,你是怎麼想到的?」端木憲驚嘆地看著坐在窗邊的端木緋,眼裡掩不住的讚歎。

    「我聽祖父說起邊關糧草,就想到了。」端木緋笑眯眯地說道。

    「……」端木憲聞言,面色複雜地看著端木緋。

    若非這是自己的親孫女,他幾乎是要嫉妒了!

    天縱奇才啊!

    也許這就是上天要讓端木家崛起,才會賜予他這麼一個智而近妖的孫女。

    這大概就是天意!

    端木憲賞了端木緋一方端硯后,就把她打發了,然後秉燭一夜,細細思量,寫了一份奏摺。

    次日一早,端木憲便在早朝上向皇帝請旨,改革川州和黔州兩州的鹽製為「鹽引」,令鹽商運糧至川州和黔州換取鹽引,並細數「鹽引」制對此次大盛與南懷之戰的種種利處。

    去年,端木憲提出開放閩州一帶的海禁,今年春稅多了兩成,看趨勢,秋稅只會更多。

    而現在,端木憲又提出了改革鹽制,令得滿朝上下再次嘩然,一方面驚其膽大,另一方面也贊其敢為,確是能吏。

    但是,任何的改革就必然意味著觸動了某些人的利益,一旦新的鹽制實行,那些鹽商只需運糧送往邊境換鹽引就是,自然也不需要求著那些手持鹽鈔的官吏了,也代表著會有一批新的鹽商應運而生。

    原本的格局勢必就會被打破!

    立刻就有大臣從隊列中站了出來,反對道:

    「皇上,臣以為不妥,改革鹽制事關重大,祖宗制度不可輕改。」

    「臣附議。民以食為天,糧乃國之本。如此怕是要給糧商哄抬糧價的可趁之機!」

    「皇上,端木大人此舉恐怕引來南北商戶之爭,引得北商南下,於國不利。」

    「……」

    朝堂上,幾位大臣你一言我一語地道出種種弊端,咄咄逼人,至於那些沒有利害關係的大臣則在一旁觀望著。

    端木憲以一敵十,慷慨激昂地據理力爭,卻是不慌不忙,顯然早就胸有成竹。

    當他說得口乾舌燥時,乾脆就道:「皇上,若是於大人、張大人、彭大人等幾位大人覺得臣之法不妥,想必是有更好的辦法可以為南懷一戰籌銀子、籌軍糧,臣願洗耳恭聽!」

    這個端木憲,簡直就是無賴!那幾位大臣面面相覷,差點沒罵出來,卻是一片默然,鴉雀無聲。

    早朝在一片火藥味中結束了,皇帝終究沒有立刻定下改革鹽制的事,直接散了朝。

    眾臣各自出宮,而端木憲卻被皇帝單獨召到了御書房,兩個時辰后才出來。

    端木憲離開后,御書房裡就只剩下了皇帝和岑隱,四周一片靜謐,唯有庭院里的風聲與鳥雀聲間或著響起。

    「阿隱,你怎麼看?」皇帝看著窗外搖曳的枝葉問道。

    立於一旁的岑隱勾唇一笑,陰柔溫和的聲音帶著一種鎮定人心的力量,「皇上,臣以為首輔倒是個用心辦差的。」

    皇帝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嘆息道:「端木憲不僅用心,而且是個能辦事的!」

    大盛與南懷開戰,北燕又意向不明,因為去歲災害不斷,如今國庫空虛,可是那些個御使們只會翻來覆去地請旨讓他縮減用度,還是端木憲在盡心儘力地設法開源增收。

    要是這朝堂上多些如端木憲這般的能吏,何至於國庫空虛,何至於有南懷、北燕之危!

    「都是皇上慧眼識英雄。」岑隱含笑道。

    皇帝聽著龍心大悅,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只覺得端木憲這個首輔,自己沒有任命錯!

    外面的風不知何時停了下來,一隻七彩雀鳥停在了窗外的一朵殘花旁,以鳥喙輕輕啄著花瓣。

    皇帝怔怔地盯著那朵殘花,忽然話鋒一轉,問道:「阿隱,那溫無宸最近如何?」

    岑隱微微勾唇,作揖回道:「溫無宸近來與一幫文人雅士在京中各處賞牡丹,說是要尋出一株牡丹花王,為其題詩作畫。聽說不少花農聞風而至,把花都送至了公主府……」

    皇帝原本緊抿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悠閑地靠在了後方的椅背上,唏噓道:「溫無宸也算是天縱之才,只可惜,不知變通,不識時務……」

    岑隱稍稍俯首,沒有說話,那濃密的眼睫下,眸光清冷如水。

    皇帝幽幽嘆了口氣,又道:「阿隱,你繼續盯著溫無宸和安平……」說著,皇帝又皺了皺眉,「安平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邊和封預之不合,一邊又留著溫無宸住在她的府邸里,也不顧顧皇家顏面,不想想外面都在傳什麼風言風語……還有九華,昨天還跑過來求朕,非要嫁給那個殘廢的舉子!」

    皇帝轉著拇指上的玉扳指,沉聲道:「這一個兩個,都不讓朕省心!」

    岑隱微微一笑,隨口又道:「那皇上不如成全了縣主就是。」

    皇帝轉著玉扳指的手停了下來,面露沉吟之色。

    岑隱接著道:「皇上,之前傳出母女爭夫的流言,後來長慶長公主又去了皇覺寺祈福,百姓已是私議紛紛,如今由皇上作主給縣主和那羅舉人賜了婚,一方面可以打消了那些猜測,另一方面也能絕了長公主的『心思』。」

    皇帝皺了皺眉,沉吟地摸了摸下巴。

    知姐莫若弟,長慶的個性素來是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現在她對羅其昉還在興頭上,恐怕不會輕易放手,再這麼下去,只會鬧出更大的麻煩。

    要絕了她的心,也只有讓羅其昉成為她的女婿,想必她總不會真的與女兒去爭女婿了吧?!

    須臾,皇帝終於點了點頭,算是允了九華和羅其昉的婚事。

    說起九華,皇帝便又想到了封炎,眸色微深,緩緩道:「九華都賜婚了,以封炎的年紀,也該成婚了……」

    皇帝眯了眯眼,暗自琢磨著:到底該給封炎賜一門怎樣的婚事呢……

    岑隱定定地看著皇帝,鴉青長睫半闔,在眼窩處映下一片暗影,微微啟唇。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