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92章 191出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92章 191出謀字體大小: A+
     

    「咴咴……」

    述延符拉了拉馬韁,胯下的黑馬似乎察覺出主人的忐忑,打了個響鼻,嘴裡發出一陣急促的嘶鳴聲。

    岑隱與述延符二人相隔不過一丈遠,靜靜地彼此對視著,像是在進行著一場無聲的博弈般,目光交集之處隱隱有火花跳躍。

    述延符看似面無表情,心思卻是轉得飛快:耶律二王子已經死了,無論這樁「意外」中到底有沒有不為人知的隱情,他的死已是無法改變的定局。

    按他們北燕的說法,人盡其才,物善其用。二王子身為北燕的王子,哪怕是死,也要對北燕有所價值!

    述延符打算利用耶律輅之死極儘可能地來為北燕謀利,但是,現在大盛皇帝的心裡到底是什麼個意思?!

    述延符的眼神銳利如箭地射了過去,岑隱從容應對,絕美的臉上始終噙著一抹淡淡的淺笑,那雙狹長幽魅的眸子如同一片浩瀚的大海般深沉難解。

    「得得得……」

    就在二人沉默的對視中,後方忽然又傳來了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只見街道的盡頭,一個著玄色錦袍的俊美少年帶著十幾個五城兵馬司的人策馬朝這邊疾馳而來,馬蹄飛揚間,英姿颯爽。

    述延符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了過去,視線遙遙地落在那個容貌俊美的玄衣少年上,眸色微深,神色有些複雜。

    那玄衣少年正是領了旨趕來辦差的封炎。

    隨著封炎一行人的到來,街道兩邊圍觀的百姓越來越來多,熙熙攘攘,都對著四夷館的方向交頭接耳,大多數的百姓臉上都是掩不住的驚駭與不安。

    事情越鬧越大,北燕不會與真的再與大盛開戰吧?!

    在那無數道灼熱的目光中,馬上的封炎還是平日里那副笑吟吟的樣子。

    「述元帥,又見面了。」封炎在幾丈外停下了馬,輕飄飄地說了一句。

    在場的一眾北燕人都還記得二月里皇帝下令把一眾北燕使臣軟禁在四夷館中,當時北燕使臣和四夷館的守衛起了爭執,封炎曾經特意來此,還借著北燕的規矩出手打斷了耶律輅的鼻樑……

    當時的一幕幕在眼前飛快地閃過,述延符的臉色一點點地沉了下去,不需言語,神色間就自然而然地散發出一種濃濃的敵意。

    封炎笑眯眯地看著對方,當然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那日,他本來就是故意激怒耶律輅,想激他去找皇帝麻煩,讓他倆自己鬥法去,也免得皇帝嫌著沒事就瞎折騰……

    「述元帥,」封炎眉眼一挑,隨口問道,「這『又』是在鬧什麼?!」他故意在「又」字上加重音量,語氣中毫不掩飾的嘲諷。

    「封指揮使真是顛倒黑白!」述延符眸中一陣暗潮洶湧,勉強按捺著心口的怒火,「吾等只是要求大盛天子必須對吾國二王子之死給出交代。吾北燕的勇士可以死在戰場上,但是絕不能死在小人的陰謀算計下!」

    封炎嘴角微翹,冷笑道:「述元帥,貴國的耶律二王子『的確』是勇士,才會死在馬蹄下!」

    話音落下的同時,他胯下的奔霄打了個響鼻,似乎發出了一聲不屑的嗤笑聲。

    「……」述延符的眸中頓時迸射出陰鷙的光芒,這個封炎一次又一次地不把他們北燕放在眼裡,實在是欺人太甚!

    封炎漫不經心地嘆了口氣,搖搖頭道:「上次皇上好心,勸耶律二王子留在四夷館里沒事少出門,偏偏耶律二王子還不肯,鬧得一場軒然大波。現在好了,他難得出門一趟卻意外死在馬蹄下,客死異鄉,真是辜負了皇上的一番好意……」

    「封炎,你別欺人太甚了!」述延符終於忍不住出聲打斷了封炎,目光沉沉,「二王子可是莫名其妙地死在了你們大盛的領土上!」

    封炎面色不改,語氣淡淡地說道:「耶律二王子確實是在大盛領土上出的意外,可是皇上早就勸他莫要出門,他還充耳不聞,任性妄為。述元帥,耶律二王子也這麼大人了,又不是五六歲的黃口小兒,難不成還要我們大盛一天十二時辰地看顧著貴國王子吧?!」

    「這麼說,大盛是想推卸責任?!」述延符的語氣更為冷厲,聲音幾乎是喉頭間擠出來的。

    「那述元帥又想如何!述元帥莫非是想再與我大盛一戰?!」

    說話的同時,封炎臉上的笑意一收,原本仿如紈絝公子的少年如同一把驟然出鞘的利劍般,釋放出逼人的氣勢。

    一瞬間,四周的聲音彷彿被某種力量吞沒似的,那些圍觀的百姓都忘了說話,直愣愣地看著封炎。

    封炎一眨不眨地與述延符對視著,緩緩地卻鏗鏘有力地說道:「元帥可別忘了,我大盛十幾萬北境軍錚錚血性男兒,可不是吃素的,豈會懼你!」

    「……」述延符瞳孔微縮,更為用力地握住了手裡的馬韁,手背上青筋凸起。

    見狀,周圍的百姓們又是一陣交頭接耳。

    人群隨之騷動起來,他們的神色從驚駭漸漸轉為激動,神采煥發。

    本來他們大都有些擔心大盛與北燕會重燃戰火,但此刻聽著這位少年公子的一字字、一句句,卻一下子被激起了心頭的熱血與豪情壯志。

    是啊,戰敗之國明明是北燕!

    他們大盛的北境軍在簡王的帶領下,大敗了北燕蠻夷,是以才會有今日北燕派使臣來大盛和談。

    這北燕二王子分明是被瘋馬踐踏而死的,而這些北燕人卻咄咄逼人,還想大盛給他們一個交代,真是欺人太甚!

    他們堂堂大盛天朝大國,何懼北燕這等蠻夷小國!

    百姓們的目光一個個熾熱如火焰,彷彿是找到了某種信仰一般,連帶四周的空氣也灼熱了起來。

    述延符面沉如水,眸光閃爍,嘴唇微啟……

    「得得……」

    這時,一陣清脆的馬蹄聲響起,岑隱驅動胯下的馬兒慢悠悠地來到了封炎身旁,嘴角一勾,含笑輕斥道:「封指揮使,皇上有命,我大盛是禮儀之邦,要好生招待北燕使臣,你怎可對述元帥這般無禮!」

    他陰柔的嗓音不高不低,卻清晰地回蕩在四周,彷彿在那些百姓的心頭澆下一桶冷水般。

    四周再次陷入一片寂靜,那些百姓表情怔怔,失魂落魄。

    述延符聞言暗自鬆了一口氣,嘴角微微翹了起來,心道:太好了!這岑隱是大盛皇帝的心腹,依對方這句話中透露的言下之意,原來大盛皇帝還是想求和的!

    封炎卻是眉頭微蹙,薄唇緊抿,年輕俊美的臉龐上透著一抹倔強。

    岑隱接著又對述延符道:「述元帥,還請稍安勿躁,莫要意氣用事。」說著,他客氣地伸手做請狀,「不如我們到四夷館中坐下細談如何?」

    岑隱的嘴角始終噙著一抹淡淡的笑,看著雲淡風輕,但是那輕緩的語調又似乎透著一絲意味深長的感覺。

    述延符靜默了片刻,在封炎和岑隱之間飛快地來回掃著,心中視衡量著利弊。

    只猶豫了一瞬,他就有了決議,拉著馬兒調轉了馬頭,語氣也緩和了一些,「岑督主,請。」

    述延符決定先退一步,試探一下大盛皇帝的誠意。

    封炎、岑隱和述延符三人就慢悠悠地朝著四夷館的方向策馬踱去,在大門口紛紛下馬,然後三人大步進了四夷館,把街上那一道道灼熱的目光隔絕於大門外。

    這場熱鬧看著是散場了,不少百姓便也隨之散去。

    但還有不少人怔怔地站在原地,神色複雜,憤怒、不甘、激動等等的情緒縈繞心頭,久久不散。

    他們的耳邊還清晰地回蕩著剛才封炎的那一句句話,心有同感:堂堂大盛何懼蠻夷!這才是他們大盛錚錚男兒該有的氣節!

    人群中隱約傳來一些私語聲:「你們說,天家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北燕不是敗給了我大盛嗎?我大盛何須對這些個北燕使臣卑躬屈膝!」

    「畢竟人家的二王子死在大盛,大盛總是理虧一分……」

    「可是看著,真是讓人憋屈啊!」

    一個年輕的書生不甘地怒道,他身旁的同窗謹慎地拉了拉他的袖子,很快就把他給拉走了。

    漸漸地,四周圍觀的人群也開始散去了,四夷館外暫時又恢復了平靜。

    直到一炷香后,又是一陣激烈的馬蹄聲響徹在這條街道上,簡王帶著幾個親兵也策馬來到了四夷館。

    四夷館中到底討論了什麼,沒人知道……

    直到三日後,也就是三月十五日,一記晴天霹靂在皇宮上方驟然炸響,耶律五公主被皇帝下旨封為皇貴妃,迎入宮中。

    這個消息像長了翅膀一般眨眼就傳遍整個後宮,後宮中一片嘩然,尤其是皇后和端木貴妃。

    這七八年來,宮中各方勢力已經達到了一種微妙的平衡。

    皇后和端木貴妃表面上是你爭我斗的狀態,但是實際上,唯有她們倆自己心裡都清楚,這不過是為了維持後宮中各方勢力的平衡。兩人暗地裡雖不算是姐妹情深,可這麼多年來,也有著相互扶持的在裡面。

    說穿了,她們倆要是倒下去一個,皇帝怎麼也要再扶起一個,與其對付一個未知的敵人,她們寧可維持現在這種局面。

    然而,現在皇貴妃要入宮了!

    皇貴妃是北燕五公主,身為堂堂一國公主,本就身份尊貴,如今這入宮的陣仗又大得很,可見皇帝對其異常重視。

    今日的鐘粹宮中一片寂靜無聲,殿內的宮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端木貴妃那染著鮮紅鳳仙花汁的素手緊緊地攥住一旁案幾的一角,神色冰冷幽暗。

    她是貴妃,這十幾年來,在後宮中尊貴無比,本來僅次於皇后,如今卻莫名其妙又出來一個年輕的皇貴妃壓在她的頭上。

    這皇貴妃可是像皇后一般有金冊金寶的,等於就是類似於平妻的地位。

    一個嬤嬤咽了咽口水,出聲安慰端木貴妃道:「貴妃娘娘,照奴婢看,該擔心的人不是您,是皇後娘娘才是……」

    這位耶律五公主還沒進宮,北燕使臣就先大鬧了一場,可想而知,那耶律琛就不是一個安份的。

    端木貴妃似乎意有所動,掀了掀眼皮,朝那嬤嬤看去。

    見狀,那嬤嬤便放大膽子又道:「您說,皇上會不會廢……」廢后。

    嬤嬤最後的一個字沒有出口,但是端木貴妃已經明白了,眉頭緊蹙,心又提了起來。

    中宮無子,要是真的讓這位年輕的皇貴妃懷上了龍子,那還真不好說!

    可是,若真的到了這一步,自己這貴妃恐怕更壓不過那耶律琛了!

    那嬤嬤的三言兩語非但沒有寬慰到端木貴妃,反而讓她的心更沉重了。

    端木貴妃半垂眼瞼,紅潤嫵媚的櫻唇微啟,喃喃自語道:「偏偏太后不在宮裡,誰也沒法勸勸皇上……」

    她該怎麼辦呢?!

    鍾粹宮中的氣氛更冷了,連著兩天都透著一種刺骨的寒意,鍾粹宮上上下下皆是戰戰兢兢,唯恐說錯話、辦錯事激怒了貴妃娘娘。

    猶豫了兩天後,端木貴妃終於還是借著女兒涵星的名義給端木家遞了信……

    三月十八日,端木緋就憑著這封信理直氣壯地又翹了閨學的課,天方亮,她便啟程進宮。

    端木貴妃特意派了嬤嬤在宮門口等著端木緋,親自領她去鍾粹宮。

    她們才走到一半,就看到前方一道櫻草色的倩影步履輕快地朝她的方向走來。

    「緋表妹!」涵星對著端木緋露出比這滿園春光還要燦爛的笑靨,親昵地挽起了她的胳膊。

    算算日子,自二月宣國公府的茶會後,她們也有一個月沒見了。

    主要是因為這段日子宮裡也委實事多,端木貴妃就特意警告女兒,讓她沒事就別出宮了。

    涵星嘟了嘟嘴,抱怨道:「哎,本宮都快悶出病來了。」

    三月中旬的皇宮一片奼紫嫣紅,春意盎然,花香怡人。

    表姐妹倆親昵地一邊往前走,一邊彼此咬著耳朵,而那嬤嬤則識趣地退到了後方十來丈外,由著二人說悄悄話。

    端木緋歪著小臉,笑吟吟地表功道:「涵星表姐,我這不是來看你了嗎?」

    涵星似笑非笑地斜了端木緋一眼,彷彿在說,別以為她不知道是母妃招她進宮的。

    涵星驀地停下了腳步,聯想到了那個最近鬧得她母妃寢食難安的女人,問道:「緋表妹,你可知耶律琛昨日已經進宮了?」

    皇帝納皇貴妃的事早就傳遍了京城的每個角落,端木緋又如何不知,便點了點頭。

    陣陣春風迎面而來,涵星的唇角逸出一聲嗤笑,眨眼就消失在風中,她挽著端木緋繼續往前走去,接著道:「父皇安排耶律琛住進了景仁宮,那裡奢華得連母妃的鐘粹宮都比不上。」

    「聽說,耶律琛昨日還特意穿了一身大紅嫁衣進宮,也不知道是穿給誰看的!」

    「今天早上,她甚至沒去鳳鸞宮請安……」

    如無意外的話,後宮宮妃每日一早都要去給皇后請安,耶律琛是外族人,也許原來不知道,可是自有宮裡的教養嬤嬤會告訴她宮中的規矩,耶律琛沒有出現,那自然是存心要下皇后的臉。

    涵星忽然長嘆了口氣,心裡也頗有一種「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感慨,嘆息道:「母妃好歹有大皇兄,母后最近的處境更糟了,大皇姐前兩天又被父皇訓斥了……」

    她說了一半,就見端木緋停下腳步,詢問地朝她看去。

    端木緋靜靜地站在那裡,那雙如黑葡萄般的大眼眸中幽沉幽沉的,那張平日里可愛的小臉這一瞬顯得分外恬靜。

    她徐徐問道:「可是為了大平寺的事?」

    涵星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咋舌問道:「緋表妹,這事你也知道?」

    端木緋踮起了腳,神秘兮兮地湊到了涵星耳邊說悄悄話:「其實那日我和姐姐也在大平寺……」

    原來如此。涵星恍然大悟,跟著壓低聲音又道:「父皇覺得是大平寺死的那個和尚是大皇姐派人所殺,指責大皇姐這是殺人滅口,心狠手辣,還說他對她太失望了!」

    說著,涵星的小臉略顯黯淡。她總覺得大皇姐不是這樣的人。

    表妹倆在短暫的停留後,又繼續往前走去。

    端木緋下意識地用右手摩挲起左腕的紅色結繩,如蝶翼般的羽睫在陽光中微顫著。

    今日,她若是不想進宮,其實也是可以避避的,但是,她想來見見舞陽。

    她早就擔心玄信之死可能會查到舞陽身上去,果然,事情還是往這個方向發展了……

    如果舞陽願意的話,她可以幫她。

    思緒間,鍾粹宮出現在了前方,一個藍衣宮女正伸長脖子往端木緋二人的方向張望著。

    見二人來了,那藍衣宮女似乎如釋重負,快步迎了上來,「殿下,端木四姑娘,請隨奴婢來。」

    端木緋這才回過神來,與涵星一起跟著那宮女進了東偏殿,穿著一身海棠紅牡丹纏枝花刻絲褙子的端木貴妃已經等在了那裡,如往日般明艷動人。

    當她看到端木緋進來時,那張精心妝點過的臉上難免露出一絲意外之色。

    端木憲是外臣,進不來後宮,而賀氏和小賀氏婆媳倆又去了皇覺寺,端木貴妃本來往端木家遞信說讓侄女進趟宮,是想著端木憲可以讓端木紜進宮傳些話。

    但是,來的卻是端木緋這個年僅十歲的四姑娘。

    端木貴妃盯著端木緋,微微蹙眉,有點搞不明白父親到底是什麼意思了……難道是怕端木紜在這個時機進宮太招眼?!

    「侄女見過貴妃姑母。」

    「母妃。」

    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齊齊地給端木貴妃行了禮,表姐妹倆站在一起,就像是兩朵初綻的春花般清新動人。

    若是平日里,端木貴妃還會在心裡感慨一番,可是此時此刻她實在是沒心情,隨口就打發兩個小姑娘坐下。

    端木緋謝過端木貴妃后,就隨涵星在一旁的圈椅上坐了下來。

    端木緋一看端木貴妃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單刀直入地直言道:「貴妃姑母,您如今還是應當避其鋒芒才是。」端木緋口中的這個「其」指的當然是耶律琛。

    端木貴妃的面色微僵,隱約透著一絲被人說穿心思的尷尬。

    剛捧起茶盅的涵星好奇地看了過來,那眼神彷彿在問,避誰的鋒芒?

    端木貴妃沉思了幾息后,才緩緩問道:「緋姐兒,可是你祖父讓你這麼說的?」

    端木緋笑得眉眼彎彎,卻是不置可否,自顧自地分析道:「耶律二王子死在了大盛,為了安撫北燕,皇上只會厚待耶律五公主。在這個時候,貴妃姑母無論做什麼都是錯的……」

    端木貴妃柳眉緊蹙,這些道理她也懂,只是……

    「難道就任由其如此不可一世?!」端木貴妃沉聲道。

    端木緋嘴角翹得更高,露出頰畔一對淺淺的笑渦,笑吟吟地拋出驚人之語:「耶律五公主這才剛進宮,貴妃姑母就這般慌張……等來日皇上要立其子為太子,姑母又當如何?!」

    她說什麼?!端木貴妃頓時驚得瞳孔微縮,死死地盯著端木緋。

    「貴妃姑母,這才是耶律五公主進宮的真正意圖。」端木緋不緊不慢地繼續道,「皇上本來是想封其為貴妃,而現在卻成了皇貴妃,我猜,為了留住北燕使臣,皇上怕是已經對他們做出了如此承諾……」

    聞言,端木貴妃身形越來越僵硬,臉上的血色慢慢退了,心中一片冰涼:她的兒子是皇長子,將來若是不能繼承皇位,只怕新帝是容不下他的。

    端木緋視若無睹,還在笑眯眯地往下說著:「如今南境戰事已起,皇上是絕不會讓北境再不太平!貴妃姑母,您可千萬不要衝動行事,皇上這才而立之年,無論立誰為太子,誰任新帝,也不是這三兩年內就能夠定下的。與其在這個時候,一窩蜂地爭得頭破血流,還不如靜觀而動!」

    端木緋說得是口乾舌燥,終於講完了,迫不及待地捧起了她手邊的茶盅,慢悠悠地抿起茶來,由著貴妃自己去想。

    涵星在一旁頻頻點頭,深以為然:緋表妹說得是啊。

    端木貴妃定了定神,漸漸地冷靜了不少,緩緩道:「你說的不錯,無論現在皇上對北燕使臣做出了什麼承諾,將來的事,誰又能說得准!」

    不過是區區一個耶律琛罷了,終究不過是一個女人。皇帝一向風流多情,十幾年來,身邊美貌的女子數不勝數。

    當皇帝寵信一個女子時,可以把她寵得如珠似寶,讓她以為她冠絕後宮,卻不知道皇帝也同時最為喜新厭舊。這宮中有多少一度得了聖寵的女子因為沒有子嗣,最後堙沒在這三千佳麗的後宮中,被皇帝徹底遺忘……

    是她急躁了,因為這耶律五公主攜著北燕的勢,以皇貴妃的身份來勢洶洶,差點就讓她自亂了陣腳!

    端木緋飲了半盅茶,覺得渾身舒暢了不少,聽端木貴妃明白了過來,微微善守,那小學究的樣子彷彿在說,孺子可教也。

    「正是真箇理。」端木緋眼角眉梢的笑意更濃,「說到底,耶律五公主背靠的是北燕,而北燕素來野心勃勃,貪心無度,且看皇上能忍到什麼時候吧……」

    此時,端木貴妃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眼神冷靜通透。說來,耶律琛才剛進宮,宮裡容不下她的絕對不止自己。

    為了一雙兒女和端木家,自己絕對不能衝動,必須步步籌謀,小心謹慎才行!

    端木貴妃抬眼再次看向了端木緋,不由也跟著她翹了嘴角,眼神柔和了不少。

    這個小丫頭看著天真爛漫,卻是落落大方,說起來話時的那股通透勁,也是不同凡響,有幾分父親的風采……

    端木貴妃略有所觸地眯了眯眼,也許父親正是因此才選擇讓端木緋跑這一趟,一來不招眼;二來這小丫頭委實是機靈。

    端木貴妃看著端木緋的眼神又親厚了幾分,道:「緋姐兒,你難得來,待會讓涵星帶你到御花園走走……」

    涵星卻是不以為然,覺得母妃每次就知道讓她帶緋表妹去御花園,也太沒新意了。

    「母妃,緋表妹最喜歡喝茶了。」涵星笑眯眯地說道,「您不是前不久剛得了今年的明前新茶嗎?」她說著還光明正大地對著端木緋眨了下眼,彷彿在說,緋表妹,你可別跟母妃客氣!

    今年的龍井新茶,而且還是明前龍井!端木緋頓時眸子一亮,如寶石般璀璨。

    「你這丫頭倒是知道慷他人之慨!」端木貴妃失笑地輕斥了涵星一句,語氣中毫不掩飾的笑意。

    端木貴妃隨手做了個手勢,宮女就屈膝領命,急忙下去取茶了。

    對端木緋而言,這也是意外的驚喜了,她卻之不恭地起身謝過了端木貴妃。

    待又坐下后,端木緋話鋒一轉,又道:「貴妃姑母,我想去找大公主殿下玩。」她停頓了一下,意味深長地說道,「姑母讓涵星表姐陪我一塊兒去吧!」

    端木貴妃怔了怔,完全沒想到端木緋會提及舞陽,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妥,畢竟這一個月來,宮中上下誰人不知道皇帝對大公主舞陽極為不滿……

    可是,當話到嘴邊時,端木貴妃又覺得端木緋的話似乎帶著一些暗示,眼底閃過一抹若有所思。

    這些年來,她對外一直與皇后「不和」。

    如今皇后和大公主正勢弱,涵星在這個時候去探望舞陽的話,別人會怎麼想?

    別人恐怕會覺得自己有意與皇后聯手,那麼後宮中那些心思浮動的人也不得不掂量一下貴妃和皇后加在一起的分量,比不比得上一個剛剛才入宮的皇貴妃!

    如此,後宮和前面朝堂的各股勢力勢必要重新劃分……

    也許可以起到拋磚引玉的效果。

    端木貴妃越想眸子越亮,正想問這是端木憲還是端木緋自己的意思,就見涵星已經迫不及待地把端木緋給拉了起來,笑吟吟地說道:「母妃,那兒臣和緋表妹就去看大皇姐了。」

    涵星根本就沒多想,只是高興可以與端木緋一起去看舞陽。

    「貴妃姑母,那侄女就先告退了。」端木緋對著端木貴妃行禮告退,就隨涵星一起朝門帘的方向走去。

    宮女在前面為她們打簾,端木緋正要出去,就聽後面傳來端木貴妃滿含笑意的聲音:「緋姐兒,以後你可要經常來宮裡玩!」

    端木緋又收住步子,轉過身對著端木貴妃再次福了福身,脆聲應了一聲,然後就與涵星一起離開了鍾粹宮。

    表姐妹倆親昵地手拉著手,熟門熟路地朝著舞陽的鳳陽閣去了。

    正午的陽光暖呼呼地灑了下來,照得這偌大的皇宮金燦燦的一片,金碧輝煌。

    然而,鳳陽閣中卻是分外清冷。

    自上月御史彈劾了舞陽開始,鳳陽閣一下子就變得門庭冷落起來,其他皇子皇女大都對舞陽避之唯恐不及,就怕被皇帝遷怒了。

    因此,當守在檐下的宮女遠遠地看到涵星和端木緋攜手前來時,幾乎以為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她揉了揉眼睛后,就匆匆地進屋去稟報,另一個宮女又快步上來迎接貴客。

    一時間,這清冷蕭索了好一段日子的鳳陽閣才算又有了幾分生氣。

    宮女把涵星和端木緋一直領到舞陽的小書房,一眼就看到了舞陽正倚在窗邊看書,烏黑濃密的頭髮挽了一個鬆鬆的纂兒,很是悠然隨意。

    見她們來了,舞陽放下手裡的書冊,臉上露出燦爛的笑靨,招了招手道:「四妹妹,緋妹妹,快到這邊坐。」

    舞陽的臉上神采飛揚,絲毫沒有被皇帝冷落的不快。

    「舞陽姐姐,」端木緋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看著舞陽,開門見山地說道,「我是來幫忙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