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78章 177凌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78章 177凌亂字體大小: A+
     

    長慶迎著皇帝和耶律輅到了暖閣里坐下,賀太后早就避開了,屋子裡只剩下他們三人,氣氛微冷。

    皇帝端起一個青花瓷茶盅抿了口熱茶,還來不及開口,就聽長慶嬌聲問道:「皇弟,你今天怎麼突然和『他』一起來了?」

    長慶說著似笑非笑地瞥了耶律輅一眼,嫵媚的眸子里露出一絲淡淡的嘲諷。

    她這一個眼神就看得耶律輅心口的邪火燒得更旺,俊臉微僵。

    皇帝心裡感慨這月老還真是不好做,乾咳了一聲后,道:「皇姐,今日耶律二王子進宮跟朕說打算向皇姐你正式求親,皇姐你意下如何?」

    長慶在短暫的驚訝后,輕蔑地冷哼了一聲,聲音陡然變冷,不客氣地說道:「皇弟,你這是要把安平不要的『東西』給本宮?!」

    難道她就只配遷就安平挑剩下的?!

    以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

    長慶的眼眸瞬間就陰沉冷冽了下來,紅艷的嘴角不悅地抿起。

    皇帝眉頭一皺,心裡同樣惱怒不已:兩國和親之事本來再簡單不過,若非是皇姐和這耶律輅勾勾搭搭地搞出那麼多事端,何至於會弄成這樣!

    長慶!耶律輅心裡咬牙切齒地默念長慶的名字,只覺得渾身的筋骨又是一陣酸痛,心底恨意更甚:明明是長慶叫他找大盛皇帝求親的,到了這個地步卻又在那裡端什麼架子,非要把他貶到泥地里才甘心!

    耶律輅手背上青筋凸起,心裡恨不得一巴掌直接甩在長慶的臉上,卻只能勉強壓抑著心頭的怒火,好聲好氣地含笑道:「長慶,本王與安平長公主不過是幾面之緣,之前有些誤會……哪裡比得上你我的情分。長慶,你又何必耿耿於懷!」

    他唇角微勾,笑得如春風和煦,那爽朗的說笑聲透過帘子時隱時現地傳到了屋外。

    一個青衣小丫鬟正站在檐下,豎著耳朵,往裡頭探頭探腦地張望著,笑吟吟地對著另一個藍衣丫鬟道:「難得皇上駕臨,我可要趕緊與去和縣主說一說才行……」

    青衣小丫鬟沒進屋,就又提著裙裾快步走了,卻沒有去九華的院子,反而去了前頭的如意軒,一路衝到了內室中。

    「羅哥哥,你再吃點吧……」

    九華捧著一個纏枝海棠青花湯盅,又舀了一勺燕窩粥送到了羅其昉的唇畔,心疼地看著他。

    羅其昉眉心微蹙,搖了搖頭:「九華,我吃飽了。」

    九華更心疼了,羅其昉這些天雖然開始進食,但是吃得還沒她一個姑娘家多,眼看著人愈來愈消瘦……

    九華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沒有勉強他。

    「縣主,」這時,那青衣小丫鬟挑簾進來了,走到窗邊對著羅其昉和九華屈膝行禮,稟道,「皇上和北燕的耶律二王子剛剛來了。奴婢聽著……似乎是為了讓長公主殿下和親北燕。」

    聞言,九華急忙放下手裡的那個湯盅,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這些天來,九華一直在思考怎樣才能讓長慶從她和羅其昉的生活中「消失」,卻是一時半會兒沒有好主意,現在想來……

    「要是母親能去和親,就不會再留在大盛……」九華的櫻唇中幾不可聞地喃喃說著,眸子里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不錯,母親若是去了北燕,那麼外祖母也無可奈何,更鞭長莫及,就再也沒有人阻擋在她和羅哥哥之間,他們兩個就能夠長長久久地在一起了。

    九華雙目微瞠,越想越覺得這是個好主意,急忙又問道:「丁香,你可聽到了母親怎麼說……」

    丫鬟丁香小臉低垂,不敢直視九華的眼睛,囁嚅著回道:「奴婢在屋外聽得不甚真切,長公主殿下一時還沒有同意……」

    九華的臉沉了下去,心裡暗惱,暗自咬牙:明明母親和耶律輅都攪和在一起去了,為什麼就是不肯去和親,還要跟她搶羅哥哥,把羅哥哥害得……

    九華抬眼心疼地看著坐在身旁的羅其昉,雖然養了好幾天,但是羅其昉還是十分憔悴,眼窩深深地陷了進去,眸子黯淡無光,與初遇時那個溫文爾雅、恍若清風明月的青年判若兩人。

    這一切都是母親害的!

    不行!她不能再讓母親繼續害羅哥哥,她得想想辦法才行!

    她該怎麼辦?她該怎麼辦才好?

    九華咬著指甲不自覺地呢喃出聲。

    忽然,一隻大手有力地抓住了她的一隻素手,對方的掌心乾燥溫暖,眸子溫潤明亮,如夜空中的明月一般。

    「羅哥哥……」

    「九華,」羅其昉看著九華似是遲疑道,「和親是為大盛和北燕長久的和平,是國家大事,須得慎重對待。太後娘娘今天不是在公主府嗎?不如你讓太後娘娘去勸勸……長公主殿下,莫要意氣用事。」

    看著羅其昉一副為國為民、大公無私的樣子,九華的芳心輕顫不已,她的羅哥哥就是這樣,謙謙君子,溫潤如玉,卻不知道有的人污穢不堪,根本就無可救藥了……

    知母莫若女,她的母親她最了解。

    母親在大盛享著獨一無二的尊榮,她是皇帝唯一的胞姐,也是太后唯一的女兒,她哪裡會捨得拋下這一切去北燕,必須得有人設法「推」她一把才行……

    太后,對了,還有外祖母呢!

    九華眯了眯眼,眼神變得幽黯起來,想要壓制母親這堂堂長公主,也唯有外祖母和皇帝可以!

    皇帝既然帶著耶律輅親臨公主府,顯然他心裡也希望母親能去和親,這個時候,如果外祖母可以再推一把,母親想不和親都難!

    九華反握住羅其昉的手,抬眼看著羅其昉,紛亂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近乎急切地說道:「羅哥哥,你放心,我不會再讓娘親欺辱你的!我們以後一定可以永遠永遠在一起!」

    九華的眸子里綻放出一種灼熱的光芒,似乎在對著他宣誓一般。

    「羅哥哥,你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

    九華毅然地站起身來,急匆匆地出去了。

    只留下羅其昉還坐在窗邊,怔怔地看著那一道道珠鏈被九華挑起,然後又放下,珠鏈在半空中彼此碰撞,跳躍,搖擺……

    那數以千計的珠子映在他的眸子里,讓他的眼眸看來深沉如一片浩瀚星空,星星點點,無數的情緒複雜地交織在一起。

    當日那個青衣人只是讓他繼續把這趟水攪合得更渾,這些天他一直在不動聲色地挑起九華對長慶的不滿。

    本來以為讓這對母女反目成仇,是他可以達到的極限,但是現在局勢千變萬化,這個局似乎還大有可為……

    他也很期待接下來九華會做什麼,這公主府中又會發生什麼。

    羅其昉的眼眸閃爍不已,轉頭朝窗外望去,遠遠地就看到九華纖細的背影出了院子,消失在葳蕤的枝葉間。

    當九華來到長慶的院子時,屋子裡的氣氛有些僵硬,皇帝、長慶和耶律輅三人正僵持著,皇帝心裡愈來愈不耐,眸色陰沉不定。

    「九華……」

    皇帝看著九華來了,神色微緩,正想與外甥女寒暄幾句,就聽長慶沒好氣地質問道:「九華,你怎麼來了?」

    長慶柳眉微蹙地看著幾步外的九華,目露不悅。

    九華這孩子越來越不聽話了,若非她和羅其昉私奔,皇帝也不會解除了她和二皇子的婚事。

    可就是這樣,九華還是執迷不悟,這幾天,她一直守在羅其昉的榻邊,寸步不離。

    長慶心知羅其昉實在是迫於無奈,都是九華任性霸道,才把事情鬧到這個地步……

    剛剛賀太后要長慶悄悄處置了羅其昉,但是長慶又怎麼捨得呢?!

    不過,再這麼下去,要是太後去跟皇帝說,長慶真擔心皇帝會直接對羅其昉下手!

    想著,長慶看著九華的眼神越發陰鬱。

    九華看了也不看長慶一眼,直接對著皇帝屈膝行了禮,也不顧一旁的耶律輅,就道:「皇上舅舅,外甥女想求您為外甥女賜婚……」

    短短的一個上午,就有兩個人跑到自己跟前要求賜婚,皇帝的表情有些微妙。

    「你想也別想!」長慶不耐煩地打斷了九華,指著她怒其不爭地斥道,「你一個小姑娘家家還要不要臉了!你就死了這條心,本宮是無論如何也會不同意的……」

    她的聲音越來越尖銳,聽得一旁的耶律輅半垂眼帘,眸色微沉,而九華氣得小臉通紅,直接甩袖離去。

    當她轉過身的那一瞬,整張臉都變得陰暗如墨。

    剛剛她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但是都到這個地步了,母親還不願意成全她,那麼就別怪她了,這一切都是母親的錯!

    她也是被逼無奈!

    九華疾步如飛走到了外面的正堂,不動聲色地對著一個藍衣小丫鬟使了一個手勢,那藍衣小丫鬟朝四周看了看,就快步跟了上去,一直來到院外的一棵梧桐樹下。

    九華從袖裡拿出了一個小紙包,見四下無人,就遞向那個藍衣小丫鬟,吩咐道:「你悄悄把這個放進香爐里去……」

    九華唇角微翹,勾出一個詭譎的淺笑。

    長慶的房裡各種助興的東西不少,別人要進她的房間不容易,可是對九華而言,輕而易舉,就悄悄地偷了一些助興的葯出來。

    那藍衣小丫鬟瞳孔猛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下意識地退了兩步,忐忑不安。

    九華冷笑一聲,聲音淡淡地威脅道:「你莫不是忘了當初你偷拿了我娘親的髮釵私戴,是誰放了你一馬?!」

    長慶的眼裡一向是揉不進沙子,別說她的男人,就是她的首飾、衣裳,她喜歡的時候,都是絕對不許任何人碰的。

    藍衣小丫鬟花容失色,咽了咽口水后,終究是忐忑地伸出了手。

    「是,縣主。」藍衣小丫鬟接過了那個小紙包,嬌軀如同那風雨中的殘葉般輕顫不已,站在原地目送九華離去……

    九華走了,暖閣中的氣氛卻是更冷。

    長慶憤憤然地對著皇帝抱怨道:「皇弟,你看看九華,越來越任性了,連本宮的話也不聽了!」

    耶律輅聞言,表情有些古怪,一邊喝著溫水,一邊嘲諷地勾唇。有道是,有其母必有其女。長慶自己恐怕也不見得聽太后的話……

    「皇姐,九華畢竟年紀還小。」皇帝含糊地說了一句,就轉移話題道,「皇姐,這和親一事……」

    皇帝才起了個頭,就被長慶出聲打斷:「皇弟,此事你不必再說,本宮心意已決。」

    耶律輅差點沒捏碎手中的茶杯,這個長慶還在擺譜,難道她還要他下跪求娶不成?!真是欺人太甚!

    皇帝聽著只覺得額頭抽痛不已,揉了揉太陽穴,不知道到底該拿長慶怎麼辦。

    同樣是皇女,安平當年為偽帝鞠躬盡瘁,而他這胞姐,一向就任性,從小到大就沒省過心。

    從前在他還是皇子的時候,長慶嫁入宣安侯府,他本是想藉此來拉攏宣安侯,但是長慶卻背著方駙馬在外養了一個戲子,還被方駙馬發現,自己好不容易替她「擺平」,現在又折騰出這些事來,與這耶律輅一時熱一時冷,耽誤了兩國和親,又和九華鬧了一出母女爭夫,弄得整個京城都在看皇家的笑話,而自己也在朝堂上被那些御史逼得顏面全無!

    皇帝雖然沒說話,但是臉色卻越來越難看,長慶見好就收,知道一旦真的惹火了這個皇弟,那麼倒霉的還是自己!

    這時,又是一陣打簾聲響起,一個青衣丫鬟捧著托盤進來了,給眾人重新上了一輪熱茶。

    「皇弟,你試試這茶,」長慶語氣稍緩,帶著一絲討好地說道,「這是本宮令人特意從黃山帶回的上品毛峰,不僅滋味醇甘,香氣如蘭,可以消乏解毒強心……」

    皇帝何嘗不知道長慶的心思,神色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鼻子微動,嗅了嗅。茶倒是好茶。

    皇帝伸手就要去端那粉彩牡丹花鳥茶盅,卻聽坐在一邊的耶律輅幽幽地嘆了口氣,對著皇帝抱拳道:「陛下,本王覺得長公主殿下對本王誤解不輕……」

    長慶一聽到耶律輅的聲音,就心中不悅,冷聲道:「耶律二王子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本宮對你沒有什麼誤解!」

    耶律輅對著皇帝苦笑了一聲,彷彿在說,陛下,你也看到了。

    「長公主殿下正在氣頭上,看到本王在此只會更惱……不如陛下和長公主殿下出去走走,透透氣,再替本王好生勸勸殿下……本王在此恭候佳音!」耶律輅提議道。

    「皇弟,本宮是不會……」長慶嫌惡地瞪了耶律輅一眼,覺得他就條水蛭似的纏人,正要義正言辭地對著皇帝表明態度,卻見皇帝抬了抬手示意她噤聲,然後就站了起來。

    有些話當著耶律輅的面不好說,是該出去說才是。皇帝瞥了長慶一眼,就率先走了出去,長慶心裡無奈,也只能起身,跺了跺腳后,快步追了上去。

    暖閣里,只剩下了耶律輅。

    他嘴角勾出一段詭異的弧度,取出了袖中的一個青色小瓷瓶,打開瓶塞,就把瓷瓶里那白色的藥粉灑在了皇帝和長慶的粉彩茶盅里。

    小瓷瓶里裝的是他們北燕的逍遙粉,溶入水中后,無色無味,只需一點就能讓人慾火焚身,失去理智,只想宣洩掉體內的慾火。

    等皇帝和長慶回來喝下茶水,待逍遙粉的藥性上來,自己再悄悄離開,直到他們成就好事。

    耶律輅飛快地坐回了原位,俊朗的臉龐上露出一抹陰毒得意的淺笑,慢慢地喝著杯中的溫水。

    坐了一會兒后,一個藍衣小丫鬟提著一個小籃子進來了,低聲道:「奴婢來給香爐添香。」說著,她就走到了角落裡的紫銅獅頭雙耳三足香爐前,戰戰兢兢地添了香,然後又快步出去了。

    耶律輅根本就沒在意這麼個微不足道的小丫鬟,徑自吃著果子,飲著水,心不在焉。

    絲絲縷縷的青煙自那角落裡的香爐里裊裊地升騰而出,在暖閣中瀰漫開來,沁香怡人……

    這熏香的香味倒是別緻。耶律輅不由深吸了一口氣,眯了眯眼。

    忽然,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傳入他耳中,他耳朵一動,頓時精神一振,眸放異彩。

    他還以為是皇帝和長慶回來了,下意識地抬眼朝門帘的方向望去,卻發現那裡空蕩蕩的,微微一愣后,方才遲鈍地發現,那步履聲是從後面的碧紗櫥里傳來的。

    是誰在裡面?!耶律輅緊張地站起身來,此人會不會看到了自己剛才在茶水裡下了葯……

    「誰?」耶律輅一邊問道,一邊大步朝碧紗櫥的方向走去,目光一下子就注意到屏風后一雙綉著鸞鳳的繡花鞋。

    這顯然是一個女人的鞋子。

    彷彿在回答他心裡的疑問般,一道身穿秋香色牡丹纏枝花織金褙子的身影從屏風後走了出來,那是一個風韻猶存的美貌婦人,保養得到的臉龐白皙細膩,嘴角噙著一抹得體的淺笑,模樣看起來也就四十餘歲,不過,那眼角細細的紋路還是透露了幾分她真實的年紀。

    賀太后也是驚訝地看著幾步外的耶律輅,下意識地捏緊了手裡的帕子。

    賀太后在皇帝進來前就避到了碧紗櫥里,本來是想等皇帝走了再出來,可是剛才聽到長慶和皇帝彼此對嚷,情緒十分激動,後來又什麼聲音都沒有了……賀太后等了一會兒,實在不太放心,就想出來看看。

    走到屏風后,她就聞到了一股十分獨特的香味,聞著,身子就漸漸地放鬆了下來,心神似乎都要飄了起來,讓她聞了還想再聞,不由自主地走了出來。

    沒想到一繞出屏風,她就撞上了一雙深邃的褐色眼眸,那眸子里彷彿盛著一條星河,星光璀璨,又似乎蘊了一池春水,波光瀲灧。

    二人的目光痴痴地黏著在一起,感覺彼此之間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張力般。

    耶律輅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喉結微動,朝對方又走近了一步。

    這彷彿是一個訊號般,賀太后也忍不住朝他走近了一步。

    目光更灼熱了!

    角落裡的香爐中還在裊裊地升起縷縷熏香,那帶著香甜味的香味越來越濃郁了,彷彿要滲進人的心裡似的……

    「簌簌簌……」

    庭院里的樹枝在春風中搖擺,似乎正對著那暖閣中的二人指指點點,竊竊私語著……

    春風不止,吹得滿園的枝葉騷動不已。

    此刻皇帝和長慶正在後院的一個涼亭里說著話,雖然耶律輅不在,可是姐弟倆之間的氣氛還是劍拔弩張,皇帝滔滔不絕,長慶一忍再忍。

    長慶忍了許久,聽皇帝一會兒說她和耶律輅的舊事,一會兒說南懷與滇州,一會兒又說什麼朝堂大局,頭痛欲裂,最後還是忍不住尖聲道:「皇弟,你為什麼一定要逼本宮!耶律輅不是一直心儀安平,讓安平去和親還不是一樣?!」

    皇帝耐著性子道:「皇姐,大局為重,怎麼也不能讓北燕被安平攏絡了去,助長了安平的勢力!」說著,皇帝的面色也隨之陰沉了下來。

    長慶可不覺得安平還能翻出什麼浪花來,但是見皇帝面色不悅,紅唇猶豫地動了動,沒敢在老虎嘴邊拔鬍子,沉默地抿了抿唇。

    「皇姐,朕難道還會害你不成?!」皇帝的神態和語氣越發凌厲,「你想想,這次你和九華還有那個舉子的事在京中鬧得沸沸揚揚,現在御使一直盯著你們倆不放,非要朕給一個交代。如果你和九華不想去廟裡,總得先『避避風頭』。和親豈不是最好的方式!」

    一旦長慶和親北燕,就算是那些個御史也必須掂量掂量,破壞兩國和親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長慶若有所思地半垂眼眸,皇帝說得也不無道理。

    「皇姐,等風頭過去了,有朕在,有什麼事不能再商量。」皇帝放軟語調道,「為母者強,你也總該為九華考慮吧……九華才十五歲。」

    長慶微咬下唇,艷麗的臉旁上露出一抹遲疑。

    本來她和太后是打算把安平和耶律輅湊和在一起,想讓耶律輅來個霸王硬上弓,再讓封預之當場抓姦,鬧出醜事來轉移御史的注意力。

    可是,沒想到那耶律輅那麼沒用,她們好心給他製造了機會,卻沒能成事……

    最近那些御史就跟蒼蠅似的嗡嗡地叫個不停,皇帝就算能拖上一陣子,也必須給御史們一個交代,九華那不孝女再任性再不省心,也終究是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她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年紀輕輕就青燈古佛……

    「皇姐,你仔細想想,除此之外,又還能有什麼辦法能堵上那些御史的嘴巴?!」皇帝正色道。

    長慶眉宇深鎖,又沉默了片刻后,道:「皇弟,你要答應本宮,這只是權宜之計……」

    「那當然!」皇帝毫不猶豫地一口答應。

    這段時日,皇帝幾乎是焦頭爛額,只希望讓長慶先應下,解決了燃眉之急,至於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便是。

    皇帝終於如釋重負,大步出了涼亭,朝正堂方向走去,長慶也跟了上去。

    「皇姐,那個舉子……你可有打算?」皇帝一邊走,一邊隨口問道。照皇帝來看,這個舉子留著總是個麻煩……

    皇帝眸色微沉,聲音就透出一絲冷意。

    長慶一下子就聽出了皇帝語氣中的殺意,心裡咯噔一下,再想到賀太后也曾提過要處理掉羅其昉,急忙拉住了皇帝的袖子道:「皇弟,你可不能……」

    她話音未落,卻聽到屋子裡傳來一陣急促的喘息聲與呻吟聲,男子與女子聲音親昵地交融在一起……

    不僅長慶聽到,皇帝也聽到了,姐弟倆對這種聲音都再熟悉不過,不由面面相覷。

    皇帝立刻就想到耶律輅還在暖閣里,瞬間面沉如水,怒道:「蠻夷就是蠻夷!」

    他和皇姐才走開那麼一會兒工夫,這耶律輅就拉上丫鬟苟合起來!真真是傷風敗俗!

    皇帝可不想進去污了自己的眼睛,正想叫人:「來……」

    「等等!」長慶想到了什麼,瞳孔猛縮,花容失色地攔住了皇帝。

    別人不知道,她卻是知道的,太后還在碧紗櫥里避著呢!

    長慶急了,立刻就挑開通往暖閣的錦簾,疾步沖了進去。

    一股熟悉的香味撲鼻而來,這是……

    長慶一下子聞出了這是她常用的傾憐香,面色更為難看,一眼就看到光鑒如鏡的青石板地面上躺著一男一女。

    二人皆是衣衫不整,鬢髮凌亂,男子壓在婦人柔軟豐腴的身子上,嘴巴埋在她柔膩的頸窩裡,而婦人則微抬下巴,面頰緋紅,雙目迷離,櫻唇中發出了柔媚的呻吟聲……

    那男子是耶律輅,而這婦人正是賀太后。

    「皇姐……」

    皇帝也跟在長慶身後進來了,直愣愣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姐弟倆皆是如遭雷擊般,呆住了。

    躺在地上的耶律輅和賀太后本來如痴如醉地交纏在一起,聽到後方的動靜,二人頓時身子一顫,彷彿被當頭澆了一桶冷水般,原本恍惚的眼神又有了焦點。

    二人慢慢地眨了眨眼,恍然地看著四周,彷彿還不知道自己置身何處。

    賀太后瞠目結舌,終於清醒了過來,看著自己竟然衣衫不整地被耶律輅壓在了身下,想也不想地一巴掌甩了出去,「放肆!」

    誰想,她的右手才揮到半空中,就被耶律輅一把抓住了右腕,緊緊地桎梏住。

    賀太后的臉上幾乎沒有一點血色,腦子裡嗡嗡作響,傻了。

    「就憑你!」

    耶律輅粗魯地一把推開了賀太后,推得她低吟著摔倒在地,狼狽極了。

    她的領口還解開著,露出了一段鎖骨以及一大片雪白的胸脯,那雪青色的繡花肚兜下隱約可見那深深的溝壑,還有那頸窩上留下了一個個曖昧的紅印……一副被人蹂躪過的模樣,哪裡還看得出平日里的端莊與高貴。

    四周的氣氛冷如臘月寒冬。

    耶律輅綳著臉霍地站起身來,眼神陰沉地看向了皇帝,臉上還是一片潮紅,胸膛劇烈地起伏著,彷彿那快要爆發的火山般。

    「大盛皇帝陛下,你到底是什麼意思?!竟然想讓這個老女人和本王和親?!」耶律輅咬牙切齒地質問道。這個大盛皇帝竟然敢對他下藥,讓他遭此奇恥大辱!

    「母后!」長慶面色慘白地飛撲到賀太后的身旁,雙手微顫地試圖扶起賀太后,腦子裡一片混亂,轟轟作響。

    耶律輅怔了怔,這才明白了賀太后的身份,眸子更陰鬱了,狠狠地瞪著皇帝冷嘲熱諷道:「原來大盛連太后也肯拿出來和親……」

    皇帝的臉色本就難看之極,聞言,氣得一股心火直衝腦門,再也無法思考,直接就衝上去,一手拎起耶律輅的前襟,一拳重重地打在了他的下巴上。

    一拳接著一拳……

    屋子裡陷入一片雞飛狗跳的混亂,誰也沒注意到九華不知何時挑簾進來了。

    看著眼前這混亂的一幕,九華也傻眼了,目光在賀太后與耶律輅潮紅的面頰和凌亂不堪的衣衫上掃視了一下,歇斯底里地驚叫出聲:「啊——」

    一瞬間,屋子裡的所有人都回過神來了,只聽外面傳來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似有下人被吸引了過來。

    長慶趕忙衝過去一把捂住了九華的嘴,對著帘子外怒斥道:「不許進來,統統到屋外守著!」

    外面和裡面又都靜了下來,四周一片死寂,空氣沉重得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屋子裡只剩下了皇帝急促的呼吸聲,「呼——呼——」

    皇帝氣得滿臉通紅,想說話,又說不出話來,感覺一口氣梗在了胸口。

    他煩躁地放開了耶律輅,大步流星地走到了上首的案几旁,一把抄起桌上的粉彩牡丹花鳥茶盅,咕嚕咕嚕地一口飲下其中的茶水……

    見狀,耶律輅瞳孔微縮,神色越發詭異,嘴角慢慢地翹了起來。

    這杯茶里可是加過逍遙粉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