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61章 160輕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61章 160輕慢字體大小: A+
     

    「舞陽!」

    遠遠地,碧瀾廳廳外傳來了一個少年明朗輕快的聲音,人未到,聲先到。

    循聲望去,兩個高大俊朗的少年正並肩朝碧瀾廳的方向走來,一個著碧衣,一個著藍袍,昂首闊步,如清風朗月,意氣風發。

    剛剛出聲喊舞陽的人正是簡王世子君然。

    君然的手裡如平日般拿著一把摺扇,漫不經心地搖著,這大冷天的,他和身旁封炎一樣都只著了一襲單薄的錦袍,步履間卻不見一絲瑟縮,十四五歲少年郎血氣方剛,陽火正旺。

    封炎和君然的出現一時間引來不少人審視的目光。

    不過,封炎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別人,只顧著看端木緋,覺得她今日這身青蓮色的衣裳真是好看極了,襯得她的肌膚白皙似雪,跟著,他心裡又有些後悔,早知道他今日也穿這個顏色了!

    等封炎、端木緋、端木紜、舞陽、涵星和君然六人彼此見了禮后,一旁的楚青語抓著機會上前了一步,對著君然和封炎盈盈一福,溫柔地笑道:「世子爺,封公子。」

    此刻,楚青語的眼神早不復之前的冰冷,望著封炎的眸子里眼波流轉,似是含著那夜空的璀璨星辰般,紅潤的嘴角微微翹起,笑容清淺溫雅,端的是光華逼人。

    君然對著任何人都是一張笑臉,笑眯眯地微微頷首,算是打了招呼:「楚三姑娘。」

    楚青語又不動聲色地看向了封炎,得體地說道:「封公子,臘月時,我在露華閣偶遇令堂安平長公主殿下,與殿下相談甚歡,不知道殿下最近可好?」

    她知道封炎最敬重的人就是他的母親安平,她想要與封炎搭上話,就必須投其所好。

    楚青語仰著小臉,一臉殷切地看著封炎,嘴角的笑意更深。

    誰想,封炎似是恍然未聞般,目光怔怔地看著端木緋,眉頭微擰。

    四周靜了一瞬。

    楚青語的笑容差點沒僵住,外表看著還是從容大方,指尖卻已經掐進了柔嫩的掌心裡。

    君然笑眯眯地搖著摺扇,早就見怪不怪了。

    阿炎這張臉啊,長得像他娘,一貫的招蜂引蝶,那兩年在北境的時候,就沒少招那些愛俏的小姑娘,不過阿炎那會兒沒開竅,對姑娘家都是愛理不理的,半晌蹦不出一個字,一直到他認識了端木緋。

    「端木家的小丫頭,」君然利落地收起了摺扇,故意對端木緋笑道,「今天還要不要繼續玩木射啊?」

    想到端木緋昨晚跟著封炎學木射的樣子,君然笑得一雙眼睛都眯了起來,哈哈,真是太好玩了!

    端木緋先是眸子一亮,然後就無奈地搖了搖頭,皺著一張小臉說:「許是因為昨天玩木射的緣故,今早我的右胳膊就有些酸痛……」

    封炎的眸中掠過一道流光,薄唇微抿。

    果然,他剛才就覺得蓁蓁的右臂有些不自然,是他大意了。

    君然怔了怔,戲謔地說道:「端木家的小丫頭,本世子告訴你,你這是平日里動得太少了才會這樣。這個時候啊,就要以毒攻毒,再多動……」

    君然說了一半,戛然而止,俊臉上瞬間就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

    某人真是太狠了,在他的右腳上狠狠地踩了一腳。這要不是為了自己光風霽月的形象,君然早就抱著腳跳起來了。

    「別聽他的。」封炎一本正經地說道,「蓁……正好我那裡有藥酒,端木四姑娘,我讓人去給你取來。」封炎說著就做了個手勢,小廝落風知情識趣,立刻就領命而去。

    「……」端木緋其實想說她那裡有藥酒的,偏偏封炎根本就沒給她說話的機會。

    她的小臉上又是一陣糾結,哎,俗話說的好,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她實在是不想拿封炎的東西啊。

    「蓁蓁,待會我給你揉揉胳膊。」端木紜溫和地看著妹妹安撫道,「多用藥酒揉揉就會好起來的。」

    舞陽、涵星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都圍著端木緋說著話,把一旁的楚青語忘得一乾二淨。

    楚青語僵立原地,看著封炎和端木緋二人的眼神與話語間流露出來的那一抹不同尋常,眸底又漸漸變得幽暗起來,似乎又醞釀起了一場無形的風暴。

    楚青語捏了捏拳,櫻唇微動,還想說什麼,卻見忽然前方飄來一片明黃色的祥雲。

    前方十來丈外,一群人如眾星拱月般簇擁著皇帝和皇后朝這邊走來,跟在帝後身旁的除了幾個皇子外,還有身著異族服飾的耶律輅和耶律琛等北燕使臣。

    後方的幾名內侍高高地舉著兩個明黃色的華蓋為帝后遮擋陽光,一行人看來聲勢赫赫。

    碧瀾廳的四周頓時騷動了起來,帝后趕到的消息眨眼間就傳遍了左右兩個廳堂,一眾公子姑娘也包括舞陽、端木緋一行人紛紛出廳相迎。

    「參見皇上,皇後娘娘。」

    「參見父皇,母后。」

    眾人皆是俯身或作揖或屈膝地給帝後行禮,一道道聲音疊加在一起,如雷鳴般響徹四周。

    「免禮!」皇帝抬了抬手,看似隨意地說道,「今日遊園賞春,大家也都別太拘謹了,莫要辜負這難得的迎春宴!」皇帝嘴角含笑,彷彿與平日里沒什麼差別。

    眾人自然又是一番謝恩,這才直起身來。

    遊園賞春?!就站在皇帝右側的耶律輅似笑非笑地看了皇帝的側臉一眼,嘴角在皇帝看不到的角度勾出一個譏誚的弧度。

    今早皇帝特意急招他來此遊園,耶律輅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勁,知道皇帝忽然想要加快和親的進程,肯定是事出有「因」。

    耶律輅已經吩咐手下趕緊去打聽了,只不過一時半會兒還沒有消息。

    反正他也不著急,著急的是這位大盛皇帝,而自己需要琢磨的是該如何在原來的和談條約上,再加些價碼。

    耶律輅漫不經心地撫了下被風吹亂的頭髮,褐色的眼眸中閃過一抹銳芒。

    從去年秋獵歸來后,耶律輅心底其實積累了相當的不滿。

    長慶這賤人派人擄走自己,還羞辱了自己一番,可是,大盛皇帝還想著硬要把長慶塞給自己,自己拒絕後,這和親也就沒下文了,這兩個月來,大盛皇帝就把自己一行人「隨意」地晾著。

    如今,終於輪到這位大盛皇帝來求自己了!

    想著,耶律輅的目光飛快地從前方那些青春靚麗、風姿綽約的姑娘們身上一掠而過,眼底卻有幾分意興闌珊,撇了撇嘴。

    這些姑娘家容貌是還算是嬌艷,可是年紀最多也不超過十六歲,根本就還沒長成,青澀單薄得緊,一個個都就像那沒成熟的果子般,既生硬又酸澀,根本就難以下口!

    哎,這些大盛人啊,也不知道都是些什麼口味,在他們北燕人看來,這女子還是要過了雙十年華,才能慢慢成熟,有風情,更解風情!

    比如那位長慶長公主,就是一個天生尤物,二人不過是一夕之歡,那床笫之間的旖旎風情已經足夠他回味不已。

    不過,長慶這種女子他在北燕也見多了,總是管不住自己的裙擺,是個男人都要勾一勾……輕浮得很。

    不像是……

    耶律輅灼熱的目光停在了不遠處的封炎臉上,腦海中浮現另一張有著同樣鳳眼的明艷臉龐。

    他最心儀的女子還是安平。

    平平是姐妹,相比長慶,安平多了一分矜持尊貴,容貌艷如陽,性格烈如焰,又是嫁過人的婦人,知曉床笫之樂,卻不似長慶那般來者不拒,放浪形骸。

    若是自己能得安平一親芳澤,再結連理……

    想到這裡,耶律輅的心頭火熱一片,他定要讓她在他面前展現萬般風情,嬌媚如花……

    可惜啊,佳人不在此處!耶律輅又不免覺得一陣惋惜。

    「耶律二王子,」這時,皇帝轉頭看向了耶律輅,笑著問道,「你來大盛也有幾個月了,可曾坐過我們中原的畫舫?」

    耶律輅驟然回過神來,不動聲色地收回了目光,對著皇帝微微一笑,用標準的大盛話說道:「大盛皇帝陛下,還不曾。今日本王可要借陛下的光領略一番畫舫春光了。」

    皇帝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率先跨出步子,朝崇明湖的方向走去。

    崇明湖畔,已經停了一艘兩層高的巨大畫舫,足有二三十丈長,畫舫上張燈結綵,雕樑畫棟,飛檐朱窗,描金繪彩,彷彿一棟華麗的殿宇漂浮在湖面上,波光瀲灧之間,更添幾分朦朧與華美。

    看著前方那富麗堂皇的畫舫,公子姑娘們皆是眉飛色舞,交頭接耳地說著話,人群中的端木緋也是看著同一個方向,一張小臉容光煥發,神采飛揚。

    她還不曾坐過畫舫呢!

    此刻,倒春寒的微風雖冷,可是端木緋卻似乎已經感覺不到了,眼裡只有那雕欄畫棟的畫舫,眸子如寶石般閃著璀璨光芒。

    封炎只是這麼看著她,嘴角就抑制不住地翹了起來,心裡想著待會遊船的時候,他可以順便撈幾尾魚先送給蓁蓁!

    帝后和耶律輅走在最前方,皇帝一邊走,一邊隨意地與耶律輅閑聊著:「耶律二王子,你在大盛這段日子可還習慣?」

    「多謝陛下關心,我們北燕人一向隨遇而安。」耶律輅淡淡一笑。

    皇帝乾咳一聲,又道:「之前你剛到大盛,朕怕你水土不服,如今休息了一段時間,朕也放心了,這兩國和親之事也早該議一議了。朕知道你和長慶皇姐兩情相悅,若是兩國能因此永結同好,那也是一樁美談啊!」

    耶律輅卻是驟然停下了腳步,一臉真誠地說道:「大盛皇帝陛下,您誤會了,本王與長慶長公主之間只是一場你情我願的露水姻緣而已。早就已經結束了。」

    聞言,皇帝的頭不由抽痛了起來,笑意微僵。

    對於和親之事,他本來以為挺容易的。

    按大盛慣例,選一個合適的宗室女冊封為公主或者郡主嫁出去了就是,沒想到這耶律輅一來就先與長慶糾纏不清,后又覬覦起安平,把那些風流艷事弄得人盡皆知,最後發展到如今這不上不下的尷尬局面……

    偏偏,現在南懷佔了滇州,軍情十萬火急。

    無論如何,他必須趕緊定下大盛和北燕和親之事。國難當頭,這大盛的姑娘自當為國犧牲,至於那個耶律琛也不難辦,隨便指給一個皇子為側妃也就是了。

    皇帝眸光閃爍,含糊地安撫了一句:「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話語間,他們已經來到了岸邊,一塊長長的木板從岸邊一直延伸到畫舫上。

    眾人踩著木板魚貫地上了畫舫。

    畫舫一層的船艙就如同一間寬敞的廳堂般,船艙兩邊的窗戶都嵌著一塊塊透明的琉璃,裡面一片通透明亮,布置得華貴雅緻,桌椅案幾擺放得錯落有致。

    皇帝率先在主位的御座上撩袍坐下了,皇后自然是坐在皇帝身旁的鳳座上,其他的賓客也在宮人的指引下按照身份高低落座。

    端木緋和端木紜兩個無品無級的小姑娘也就是借了舞陽和涵星的光,位子還算靠前,同時,又有宮人手腳利索地給賓客們上了茶水點心瓜果。

    茶葉與點心的香味漸漸瀰漫在船艙里,約莫一炷香后,畫舫就破開湖面,緩緩朝東前進,在湖面上盪起一大片漣漪……

    那些公子閨秀皆是興緻勃勃地看著窗外,只見岸邊的景緻隨著畫舫的行駛緩緩後退著,遠處的崇山此刻看來似乎別有另一種「橫看成嶺側成峰」的感覺。

    若非是帝后在場,這些少年少女們恐怕早就紛紛跑出船艙,去甲板上盡情賞這一湖美景了。

    耶律琛也是看得目不轉睛,偶爾指著遠方的景緻與身旁的耶律輅用北燕話說著:「二王兄,那是不是就是崇山的鶴頂峰,我看著還真是有些像鶴……」

    「二王兄,你看湖邊的那片梅林,風一吹,像是下了花雨似的,花瓣都落在了湖水裡……」

    「二王兄……」

    耶律琛說得眉飛色舞,可是耶律輅卻應得漫不經心,在四周這一張張雀躍歡欣的臉龐映襯下,唯有耶律輅出奇的安靜,慢悠悠地飲著白水。

    他喝不慣大裕的茶水,一般都是喝水或者喝酒,隨著涼水入腹,他的思緒飛轉。

    雖然派去調查的手下還沒有消息回報,但也不妨礙他借著這個機會好好試探大盛皇帝一番,他倒要看看大盛皇帝對他們北燕的「誠意」有多足。

    「大盛皇帝陛下!」

    耶律輅放下手裡的青瓷茶杯,又看向了皇帝,像是閑話家常,然而,那聲音又響亮到足夠整個船艙的人都能聽到,「大盛女子琴棋書畫無一不精,上次在西苑獵宮,本王已經見識了棋藝……」

    說著,耶律輅的目光飛快地在舞陽身旁的端木緋身上劃過,眼底閃過一絲陰霾,「還不曾見識過琴藝。今日難得這迎春宴,大家齊聚一堂,不知道本王可有幸見識一番?!」

    耶律輅的意思是要讓在場的大盛閨秀當場為其表演琴藝。

    皇帝正捧著茶盅送到嘴邊,那半垂的眼帘下,眸光微閃,似有沉吟之色,也不知道是考慮,還是在遲疑。

    在場的姑娘們不由面面相覷,小臉上再不見笑意。

    這要是皇帝應下了耶律輅的請求,那麼她們哪怕是技驚四座,也不能成為一則佳話,反而會引人非議。

    那些公子們皆是一臉憤然,眉宇緊鎖,也是各自交換著眼神:這可惡的北燕蠻夷,簡直是欺人太甚!

    舞陽更是整張小臉都黑了,面沉如水。

    當初在西苑獵宮裡,耶律輅就曾對她開口要求她一展琴藝,卻被她直言不諱地拒絕了,如果那時候是耶律輅初來乍到,才不懂大盛中原的規矩,那現在他故技重施,分明就是明知故犯,蓄意挑釁!

    舞陽眉頭一皺,正要啟唇,卻感覺到右袖口一緊,低頭望去,就見一隻白皙的小手輕輕地拉了拉她的袖口。

    端木緋笑眯眯地撫掌道:「耶律二王子,我大盛樂伎的琴藝的確是出色,不僅是琴聲,還有歌聲也是一絕。昨日我們也聽過一曲《陽關三疊》,真是繞樑三日啊。」

    她三言兩語就把彈琴之人從閨秀換成了樂伎。

    舞陽一下子就心領神會,含笑地請示帝后:「父皇,母后,不如去喚幾個樂伎過來,也好讓耶律二王子見識一下我們大盛的琴曲。」

    二個小姑娘一唱一搭,輕而易舉地把一場危機化解了。

    皇帝緩緩地放下了茶盅,看著舞陽勾唇笑了,眼神明亮,顯然對女兒的表現很是滿意,這才是他們大盛公主該有的風範!

    皇后從皇帝此刻的神色立即就明白了帝心,就順勢說道:「皇上,正好這船艙里太靜了,找幾個樂伎熱鬧一下也好。」

    皇后一吩咐下去,在一旁侍候的內侍就匆匆地退下去喚樂伎了。

    這一船的閨秀們則是暗暗地鬆了一口氣,幸好啊……她們看向舞陽的目光中充滿了感激。

    不愧是他的蓁蓁!封炎直直地看著端木緋,漂亮的鳳眼中只有滿滿的驕傲,那副「沒出息」的樣子看得君然暗暗嘆氣:阿炎啊阿炎,你栽到這坑裡,怕是一輩子也爬不出來了嘍!

    不僅封炎在看端木緋,耶律輅也同樣在打量著端木緋,他那幽深的目光中帶著一分審視,兩分不悅,三分刺探。

    耶律輅與端木緋相距也不過兩三丈遠,端木緋當然察覺了他的目光,彎了彎嘴角,大大方方地任由他打量,她該吃就吃,該喝就喝。

    不遠處的人群中,還有一道憤懣而不甘的目光反覆地在封炎和端木緋之間來回掃動著,一遍又一遍,不耐其煩……

    楚青語手裡的帕子早就被她揉爛了,掌心更是留下一個個月牙形的指甲印。

    她一直在看著封炎,她看了封炎有多久,就知道封炎看了端木緋有多久……

    封炎對端木緋的在意似乎比她原以為的還要重一分,不,是三分!

    楚青語又掐了掐掌心,用疼痛使自己冷靜下來。

    她算是看出來了,這個端木緋看似模樣、性格、出身都與楚青辭迥然不同,卻有一個共同點——

    端木緋和楚青辭一樣抓尖要強,愛出風頭。

    別的事,她可以稍安勿躁地慢慢來,但是,她決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端木緋在封炎的心裡刻下烙痕,不然,她豈不是白白重活這一遭?!

    楚青語深吸一口氣,垂下了眼瞼,眸子里深黑如淵,彷彿從十八層地獄爬出來的幽魂一般。

    這時,船艙右邊的窗戶上突然發出一陣「嚓嚓」的聲響,岸邊垂柳的枝條正好在琉璃窗戶上擦過,彷彿那妙曼垂柳用它的枝條輕柔地拂過船艙,向眾人問安似的。

    耶律輅的目光這才從端木緋身上移開,若無其事地又舉起了茶杯。

    他初來大盛,這個端木緋就借著圍棋給了他一個難堪,讓他在大盛皇帝和一眾大盛人跟前丟了臉面!

    大盛規矩繁瑣,這端木緋是尚書府的千金,乃名門貴女,他不能拿她怎麼樣,也尋不到機會……

    他若想要解心頭之恨,也不是無法,只是要周折點。

    只要他能把端木緋娶回北燕,那麼以後遠離大盛的端木緋在北燕自然孤立無援,叫天不靈叫地不應,還不是由著他磋磨!

    只不過,端木緋不是大盛公主,身份低了些,此次北燕和大盛和親還是要出於兩國的大局著想……

    耶律輅眯了眯眼,俊臉陰沉,眸底掠過一道冷冽的鋒芒。

    他記得曾聽人提起過,中原有個習俗,公主和親,可以有官員家的姑娘為滕妾陪嫁。

    耶律輅慢慢地用指尖摩挲著茶杯,如果他提出來,大盛皇帝會同意嗎?

    想著,耶律輅眸放異彩,心底不由期待起那一刻來。

    可惜啊,他得先確定大盛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才能提出相應的條件,為他們北燕爭取到最好的利益!

    那麼,父王一定會對自己另眼相看,這北燕太子的位置到底花落誰家,還不好說呢!

    耶律輅心裡有了成算,人就放鬆閑適了下來,閑適地轉起手裡的茶杯來。

    沒一會兒,內侍帶著兩個著青藍色襦裙的樂伎進了船艙,一個抱著琴,一個抱著琵琶,皆是薄施粉黛,明艷動人。

    悠揚的琴聲與琵琶聲很快響起,懷抱琵琶的樂伎一邊彈奏琵琶,一邊發出柔美清越的歌聲。

    歌聲從船艙里飄揚出去,隨著那寒涼的春風飄蕩在湖面上,那蕩漾的波紋似乎也在為那優美的歌聲伴奏……

    隨著樂聲與歌聲漸入佳境,船艙里的氣氛也隨之變得輕快起來,不少公子都開始閉目聆聽,還不時用手中的摺扇敲打著掌心。

    端木緋一邊飲茶,一邊聆聽歌聲,只聽一隻黃橙橙的桔子突然骨碌碌地滾到了她的鞋邊……

    她下意識地俯身撿起了桔子,朝那桔子滾來的方向望去,就見斜對面的李廷攸意味深長地對著她眨了兩下眼,負手轉身往船艙外走去,放在身後的手還對著她勾了勾食指,顯然是叫她出去說話。

    端木緋不動聲色地掏了一方帕子,把桔子仔細地擦了擦,方才站起身來,也出了船艙。

    比起溫暖如仲春的船艙,外面的甲板上要冷多了,呼呼寒風迎面而來,冷得端木緋下意識地打了個哆嗦,沒出息地裹緊了斗篷。

    李廷攸沒心思取笑她,眉頭皺成了「川」字狀態,似是心事重重。

    「緋表妹,」李廷攸壓低聲音道,「今早皇上宣了我,試探了很多……」

    又是一陣風猛地吹來,吹得李廷攸鬢角的頭髮肆意飛舞著,讓他平日里俊雅的臉龐上多了一分桀驁不馴。

    端木緋一邊剝著桔子,一邊問道:「攸表哥,皇上問了什麼?」

    李廷攸握了握拳,看向前方那似近還遠的崇山,神色複雜地緩緩道:

    「皇上先問我可想回閩州?」

    「又問我,要是他把李家調離閩州,我覺得如何?」

    「還說,祖父這些年在閩州剿匪有功,他打算調任祖父去兩廣,升兩廣總督。」

    聽到最後一句,端木緋原本還在剝桔子的手瞬間就停住了,半垂眼帘盯著手中才剝了一半的桔子,靜立不動,眸光卻是快速閃動著,思緒飛轉……

    總兵雖然執掌一州兵力,但是兩廣總督那可是封疆大吏!

    乍一聽,皇帝要調任李徽為兩廣總督是榮升,是皇帝給李家的恩寵,然而細思之後,就會明白皇帝這是忌憚李家在閩州紮根多年,戰功赫赫,在閩州軍民心中積威甚重,把李徽調離閩州,那是要分裂李家在閩州的勢力。

    是皇帝決心瓦解李家的第一步!

    「不能再等了!」端木緋當機立斷地說道,小臉上寫著罕見的凝重,一雙大眼睛濃黑如墨,透著一種令人信服的力量。

    是的,不能再等了!她等得已經夠久了……

    「攸表哥,接下來……」

    端木緋定了定神,正打算跟李廷攸說接下來該做什麼,李廷攸卻抬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轉頭朝船艙的方向看去。

    一角寶藍色的衣袂從船艙里飄了出來,跟著少年那頎長熟悉的身影就進入了端木緋和李廷攸的視野中。

    少年閑庭信步,悠然自得,似乎只是出來透透氣而已。

    「阿炎。」

    李廷攸脫口而出地喚道,雙目一眨不眨地看著幾步外的封炎,眉頭微蹙,身形仍是緊繃著。

    雖然平日里他和封炎、君然處得不錯,但那是因為雙方沒有利害關係,這件事涉及到李家滿門,他決不敢有一絲輕怠。

    剛才他和端木緋在商談的事,封炎他到底有沒有聽見?!

    端木緋看著封炎如遭雷擊,小手一滑,那個剝了一半的桔子就徑直掉了下去……

    封炎機敏地往前一個跨步,在桔子距離地面還有一尺的位置,輕鬆地接住了桔子,勾唇笑了。

    太好了,他終於可以給蓁蓁剝桔子了!

    封炎對著端木緋微微一笑,修長的手指慢悠悠地剝起桔子來,卻讓端木緋覺得自己的臉皮有些疼。

    端木緋實在不知道自己能對他說什麼,只能放空腦袋,傻乎乎地彎著嘴笑,「封公子,你也出來透氣嗎?」

    封炎終於剝好了桔子,又利索地清了清桔絡,總於滿意地笑了。

    他隨手把桔子掰成了兩半,接著就把其中一半往端木緋那邊一送,笑得更親切溫柔了。

    「需要我幫忙嗎?」他學著端木緋常有的樣子歪著腦袋問道,這種看著有些孩子氣的表情與動作,由他做來竟然一點也不違和,瞧著還透著一抹靈動的狡黠與活潑。

    果然,封炎他聽見了!

    李廷攸瞳孔猛縮,放在體側的拳頭隨之握緊,渾身繃緊得彷彿那拉滿的弓弦一般。

    他不由得朝端木緋看了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說,你覺得封炎這句話可是想試探什麼?!

    然而,端木緋的大腦已經徹底空了,眼睛里只剩下了封炎遞來的那半個桔子,小臉傻乎乎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