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45章 144搜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45章 144搜府字體大小: A+
     

    「皇弟,你一定要嚴懲那幫學子啊!」

    「皇弟,那些個學子實在是太荒唐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誣衊本宮的聲譽!」

    「如果不嚴加懲處這些賤民,皇家的威嚴何在?!」

    長慶不顧內侍的阻攔氣勢洶洶地衝進了御書房,艷麗的臉龐漲得通紅,也顧不上和皇帝行禮,惱羞成怒地說個不停。

    皇帝臉色一片鐵青,「啪」的一聲,一掌重重地拍在了御案上,怒道:「夠了!」

    長慶被嚇了一跳,跟著又辯解道:「皇弟,明明是他們……」

    「來人,還不把二皇姐『請』出去!」

    皇帝不客氣地打斷了長慶,特意在「請」字上加重音調。

    內侍知道皇帝的震怒,嚇得趕忙上前,半是推半是勸地把長慶弄出了御書房。

    長慶走後,御書房裡就安靜了下來,直到半個時辰后,錦衣衛指揮使程訓離匆匆地來了,不到一盞茶功夫,又匆匆地走了……

    直到次日一早,程訓離再次來到了御書房,細細地向皇帝稟報錦衣衛調查了一天的結果——

    「……這丁文昌乃是中州舉子,與同鄉暫寄住在白雲寺里。半個月前,長慶長公主殿下去白雲寺上香時,偶遇了丁文昌,見其俊美,學識也不錯,就與其搭了幾句話,只是那丁文昌不識抬舉……還把長公主殿下斥了一番。」

    這件事涉及長慶,委實不好稟,程訓離努力斟酌著用詞,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楊羲不知怎麼地知道了這件事,就把那丁文昌擄來,悄悄送去了公主府,還給那丁文昌下了葯助興……」

    程訓離的頭更低了,背後出了一身冷汗,連中衣都被浸濕了。

    這件事若是把長慶和丁文昌的性別對調過來,更像是那些個紈絝公子調戲良家女的戲文。

    他頓了一下后,掠過了某段春宵,接著道:「丁文昌的藥性退下后,倍覺羞辱,把自己關在屋裡子三天三夜,第三天夜裡就懸樑自盡了。等公主府的下人發現時,人已經斷了氣。長公主殿下就讓下人把屍體丟到亂葬崗埋了,誰知那下人貪心,還撿了丁文昌的玉佩賣去了當鋪……」

    由此才有了今日之禍。

    「荒唐!真是荒唐!」皇帝龍顏大怒,煩躁地在御書房裡來回走動著,氣得臉色發白,額頭青筋亂跳。

    這種腌臢事竟然發生在他的皇姐身上,簡直就讓皇室丟盡了顏面,讓天下人看他們慕家的笑話!

    此刻若是長慶和楊羲在場,皇帝恐怕早已抓起茶盅直接扔出去了。

    好一會兒,皇帝深吸一口氣,在御案后坐了下來,看向了站在程訓離身旁的岑隱,吩咐道:「阿隱,你去徹查此事……程訓離,你們錦衣衛全力配合。」

    「是,皇上。」

    岑隱和程訓離皆是抱拳,齊聲應道。

    皇帝煩躁地揮了揮手,二人就退出了御書房。

    屋子裡溫暖如春,外面則是寒風瑟瑟,一片蕭條冷落,然而程訓離卻不覺寒冷,反而是鬆了一口氣,渾身輕快了不少。

    他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小心翼翼地看著岑隱的臉色,詢問道:「督主,現在怎麼辦?」

    岑隱眼帘半垂,不以為然地撫了撫大紅衣袖,只回答了兩個字:「搜府。」

    立於屋檐下的岑隱籠罩在一片陰影中,妖冶的臉龐上神情晦暗莫測,眸底一片幽深,嘴角卻是微微翹起,帶著幾分漫不經心的冷冽。

    「是,督主。」程訓離抱拳應聲,心中大定。

    一盞茶后,南宮門附近騷動了起來,以岑隱和程訓離為首的一眾東廠番子和錦衣衛齊聚在宮門外,面目森冷,氣勢凜然。

    「得得得……」

    著大紅麒麟袍的岑隱率先策馬而出,朝南而去,其他人高高地揮起馬鞭,也是吆喝著緊隨其後,數十人騎著高頭駿馬一路飛馳,馬蹄飛揚,聲勢浩大。

    路邊之人見了無不避讓,膽戰心驚,心道:東廠和錦衣衛一起出動,今天也不知道是哪門哪戶要倒霉。

    這一路暢通無阻,很快就來到了楊府,也是曾經的慶元伯府。

    自打皇帝十月下旨奪了慶元伯的爵位后,楊府的門面已經大不一樣,不僅正門上方寫著「慶元伯府」四個大字的匾額被拆了下來,連曾經釘著七七四十九枚銅釘代表公侯之家的朱門也被拆了,換上如今簇新的黑漆大門。

    如今的楊家已經敗落,不再是朱門大戶了。

    也不用岑隱吩咐,一眾錦衣衛就自動分散看來,把整個楊府都團團圍住了,又有一個錦衣衛下馬叩射門環。

    「噠噠噠!」

    「吱呀」一聲,西側角門打開,門房正要詢問來人的身份,然而話還沒出口,卻發現對方竟然穿著飛魚服,配著綉春刀。

    這……這不是錦衣衛嗎?!

    門房嚇得差點沒腿軟,再聽對方說東廠廠督岑隱大駕光臨,而府外全是廠衛,嚇得差點沒腳軟。

    「老劉,快去通稟老太爺,岑督主來了……」

    門房一邊扯著嗓門吼著,一邊趕忙把正門打開了,恭迎岑隱、程訓離等人入府,沉重凌亂的腳步聲紛至沓來,如一記記重鎚敲響在下人們的心口

    很快,一個年近花甲的矮胖老者帶著幾個隨從疾步匆匆地來了。

    老者身穿一襲褐色蜀錦錦袍,留著山羊鬍,一雙三角眼渾濁而精明,正是原慶元伯楊羲。

    「岑督主,許久不見。」楊羲恭敬殷勤地對著岑隱拱了拱手,心裡是一頭霧水,不知道自己到底什麼地方犯著了這位東廠廠督,「督主大駕光臨,鄙人有失遠迎,還請督主恕罪。」

    「不必多禮,本座今日來此只為搜府。」

    岑隱嘴角噙著一抹妖魅的淺笑,絕美的臉龐上膚光勝雪,眉目如畫,帶著幾分漫不經意。

    清晨的寒風呼呼地將他的袖子和袍裾吹得獵獵作響,彷彿一隻展翅欲飛的血色彩蝶,散發著一種危險的氣息。

    楊羲頓時傻眼了,小心翼翼地又上前了半步,賠笑道:「督主,不知所為何事?」他一邊說話,一邊以袖遮掩悄悄地朝岑隱塞了兩張銀票。

    岑隱只是眉毛一斜,一旁的一個小內侍直接就把楊羲的手推了回去。

    楊羲正欲再言,岑隱隨意地抬起右臂做了個手勢,身後兩個手執刀鞘的東廠番子就皮笑肉不笑地朝楊羲走去,打算把他拖開……

    「誰敢動手?!」這一次,楊羲頓時臉色都黑了,對著二人色厲內荏地厲聲怒喝道,「我要進宮去求見皇上,求見惠嬪娘娘!」說著,楊羲三步並作兩步地朝大門的方向快步走去。

    岑隱沒有阻攔他,閑庭信步地繼續朝府內走去。

    他身後的一眾廠衛聲勢赫赫,目露精光,彷彿那嗜血的狼群般。

    「督主……督主留步!」

    不一會兒,楊羲就灰溜溜地原路返回,氣喘吁吁地追著岑隱來了,他那張蠟黃的臉龐上一片灰敗。

    楊府的大門早就被東廠和錦衣衛封上了,他就像是一隻籠中之鳥,根本插翅也飛不了!難怪岑隱剛才沒攔著自己!

    楊羲的臉色更差了,心裡如那波浪起伏的海面般忐忑不安:難道是因為是他搶佔民女為妾被御史彈劾了?還是他借著放印子錢佔了百畝良田的事傳揚出去了?

    不至於吧?

    岑隱那可是堂堂東廠廠督,他總不至於為了這等「雞毛蒜皮」的小事親自出面吧……

    楊羲又氣喘吁吁地跑到了岑隱跟前,臉上硬是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躬身對著岑隱抱拳討饒道:「督主,鄙人若是有什麼不是之處,或者得罪督主的地方,還請督主告知!」

    岑隱又停下了腳步,卻是看也沒看楊羲一眼,轉頭對身旁的小內侍溫和地叮囑道:「小石子,你帶幾個人把府中的女眷們都請去安頓起來,免得不慎被人衝撞了……」

    「是,督主。」小內侍恭敬地抱拳應道,帶著七八個東廠番子先離開了。

    岑隱隨意地撣了撣衣袖上根本不存在的塵土,又道:「其他人,搜!」

    話落之後,他像是又想起了什麼,淡淡地提醒程訓離道:「程指揮使,讓大家都小心著點,別弄壞了楊家的東西。」

    「督主放心。小的們一定會小心辦差,不會驚擾了府中之人。」程訓離恭敬地唯唯應諾,緊接著,一眾廠衛井然有序地四散開來。

    岑隱的態度非常和善,這些東廠番子和錦衣衛乍一眼望去,一個個都沉穩幹練,彬彬有禮,哪裡像是傳聞中如狼似虎的廠衛,倒像是訓練有素、軍紀嚴明的軍人般行事有度。

    不知為何,楊羲更慌了,心裡彷彿被掏走了一塊似的,感覺惶恐無措,就像是什麼他無法控制的事要發生了……

    砰砰砰!

    激烈的心跳迴響在他耳邊,聲聲如擂鼓般。

    不僅是楊羲慌亂,其他楊家人亦然。

    「走走走,都給咱家進去!」小石子搖著手裡的拂塵,陰陽怪氣地吩咐著,「大家都仔細點,別衝撞了幾位老爺夫人姑娘,否則咱家在督主那裡不好交代。」

    「是,石公公。」那些東廠番子連聲應諾。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們乾脆就把楊家那些老爺公子隨著女眷一起聚集在了二門附近,好像趕牲畜一樣把他們都趕進了一間面闊三間的廂房裡。

    廂房裡,一片騷動不安,形容狼藉的男男女女神色各異,面面相覷著,有驚,有羞,有憤,也有恐懼……

    一個十四五歲的粉衣姑娘不安地依偎在一個年近花甲的老婦身旁,囁嚅道:「祖母,這……這倒是怎麼回事?」

    其他人也是齊刷刷地看向了老婦,心中有些沒底,此刻楊羲不在這裡,楊太夫人就是他們的頂樑柱了。

    楊太夫人拍了拍那粉衣姑娘的手背,自信地安撫道:「六丫頭,沒事的,有惠嬪娘娘在,他們不敢拿我們楊家怎麼樣的!」誰人不知楊惠嬪在宮中最受皇帝的寵愛。

    聞言,眾人的心便稍稍安定了下來,在心裡對自己說,是啊,他們楊家還有惠嬪娘娘的!

    屋子裡靜了下來,落針可聞,廂房的門沒有鎖上,門外守了兩個東廠番子,看來不苟言笑。

    眾人有些坐立不安地看著外面那些廠衛,看著他們來來去去地四處搜查著,還時不時有人氣勢洶洶地高喊著:「一個個都仔細搜,千萬別放過任何一個角落!」那神情與口吻頗有一種打算掘地三尺的架勢。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楊家人原本就懸在半空中的心提得越來越高,彷彿心口被一隻無形的大掌攥在掌心似的。

    四周的空氣越來越緊繃,恐懼與忐忑在無聲中漸漸瀰漫開去,濃得好似一片看不透的迷霧,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母親……」一個三十幾歲的婦人惶恐地對著楊太夫人訥訥道,「這該……該不會是要抄家吧?」

    這句話說出了周遭好幾人的心聲,就如同一個石子落入湖水中,一下子泛起了一圈圈漣漪,波浪起伏。

    眾人的臉上都露出濃濃的惶恐與不安。

    楊家要是真的被抄家了,男的就要發配三千里去那邊疆苦寒之地,然而,最慘的還是女子,女眷十有八九會淪為官奴或者就被賣入教坊,那麼等待她們的將是人間地獄……

    「惠嬪娘娘!我們楊家可是惠嬪娘娘的母家。」一個四十來歲的女眷激動地喊道,「惠嬪娘娘一定不會眼睜睜地看著楊家被抄家的!」

    此時,對這一屋子的楊家人而言,一聽到楊惠嬪,就好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了一根浮木般。

    坐在角落裡的楊三公子楊旭堯面色變了好幾變,忽然他站起身來,大步走到廂房的門口,粗著嗓子對著守在外面的兩個東廠番子道:「喂,我是戶部端木尚書的孫女婿……」

    他的話才說了一半,聲音就戛然而止,他的目光落在窗外一道頎長的身影上。

    那著大紅色錦袍的麗色青年正穿過二門,閑庭信步地朝內院方向行來,對方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轉頭朝楊旭堯的方向看了過來,一瞬間,他深邃黝黑的目光似是那盯上了獵物的野獸般,驚得楊旭堯雙目一瞠,心中一寒。

    再看去時,對方又笑得淡然,彷彿剛才所見只是他的錯覺一般。

    「岑督主……」楊羲根本就沒注意到楊旭堯,仍舊亦步亦趨地跟在岑隱的身後,小心地察言觀色,欲言又止。

    「督主!」另一道尖細的男音正好把楊羲的聲音壓了過去。

    小石子帶著兩個東廠番子快步朝岑隱的方向走了過來,抱拳稟道:「督主,小的剛才在府中西北方的一個院子里發現了一些……『妙齡女子』。」小石子的語氣中透著一分意味深長。

    岑隱劍眉一挑,淡淡地斥道:「不是讓你帶人把府中的女眷們都先挪走嗎?」

    「督主,小的已經將女眷們全數轉移到了前頭的一間廂房裡,」小石子誠惶誠恐地回話道,「那些不是府里的女眷……」說著,他目光複雜地看了岑隱身後的楊羲一眼。

    這時,楊羲急忙上前了一步,抱拳解釋道:「督主,那確實不是府里的女眷,是鄙人買來的揚州瘦馬,打算進獻給皇上的。」楊羲討好地看著岑隱,笑得近乎諂媚,「若是督主看得上,那就是她們的福氣,督主隨便挑就是!」

    這宮中多的是與宮女結為對食的內侍,更有不少內侍心性扭曲,對女子有些個不足為外人道也的愛好。

    此時此刻,楊羲巴不得岑隱就是這類人,可以投其所好。

    岑隱對著小石子隨意地抬手揮了一下,機靈的小石子立刻心靈神會,吩咐下頭的人辦事去了。

    岑隱繼續往內院的方向走去,步履不疾不徐。

    楊府畢竟曾是伯府,先伯爺更是在先帝跟前榮寵無限。這府邸闊敞佔地至少有五六十畝,府內小橋流水,亭台樓閣,雕廊畫棟,布置裝飾得恢弘而華貴。

    小石子已經把這府邸都大致走了一遍,就在前面給岑隱帶路,偶爾介紹一下這府內的院落與景緻,說得是有條不紊,這才不到一個時辰,熟得就好似自個兒的家似的。

    又穿過一個蠻子門,幾人沿著一條抄手游廊往前走去,忽然右前方傳來一陣嘈雜的喧嘩聲。

    岑隱腳下的步子一頓,聞聲望去,便見四五丈外有一道敞開的大紅如意門,門上寫著「覓芳苑」三個大字。

    覓芳苑的院門外守了兩個錦衣衛,門內則是人頭攢動,鬧哄哄地一片。

    守門的錦衣衛一見岑隱,就快步上來行禮,稟報道:「督主,屬下等在這覓芳苑裡發現一些少年,打算把人趕去隔壁的『藏香苑』,和那些個揚州瘦馬暫時關在一起……」

    話語間,四周更為喧嘩,覓芳苑裡的幾個錦衣衛粗魯地把裡頭的十幾個少年推搡著驅趕了出來,喧鬧嘈雜得好似菜市口一般。

    「這位爺,您別這麼粗魯啊!奴家自己會走……」一個翠衣少年嬌滴滴地說道,居然還對著一個錦衣衛拋了一個媚眼。

    另一個藍衣少年沒好氣地質問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我要見老太爺……老太爺!」藍衣少年朝岑隱和楊羲的方向看來,發出驚喜的呼聲,飛奔了過來。

    那些錦衣衛當然不敢讓這少年衝撞了岑隱,其中一個錦衣衛往少年的后膝踢了一腳,少年就痛呼著摔倒在地。

    「老太爺……」藍衣少年抬眼看向楊羲時,烏黑的眼眸中波光流轉,楚楚可憐,原本就寬鬆的衣襟鬆鬆垮垮,露出一段修長的脖頸以及精緻的鎖骨,分外誘人。

    岑隱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朝後方那些神情各異的少年們掃了半圈。

    只見那些少年一個個塗脂抹粉,長相或清秀或妖嬈或俊朗或嫵媚,居然還是環肥燕瘦,各有千秋。

    很顯然,這些少年是精心挑選,且調教過的。

    「楊羲,你還真是好『興緻』啊!」岑隱負手嘆道,淡淡地斜了楊羲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說,楊羲,原來你還有這等好男風的癖好!

    「督主您誤會了。」楊羲幾乎是滿頭大汗,急忙解釋道,「這些個少年是……是……」

    楊羲支支吾吾,似有忌憚,卻見岑隱眉頭一蹙,似有不耐,嚇得楊羲一著急,直接脫口而出道:「這是給長慶長公主殿下備的……」

    「哦?」岑隱淡淡地應了一聲,也不知道是信了還是不信。

    「我決不敢欺瞞督主。」楊羲急忙強調道,討好地笑著。

    話一旦起了頭,後面就簡單了,楊羲就像是竹筒倒豆子般一股腦兒地倒了出來。

    覓芳園裡的這些漂亮少年都是楊羲為了討好長慶,專門各地搜羅來的,等他把人調教好了,再送去公主府給長慶。

    楊羲一邊說,一邊小心翼翼地看著岑隱的神色,見他臉上並無不悅之色,甚至還帶著一絲隱約的興味,心裡暗暗地鬆了半口氣:也是,這東廠本來就是專門負責監視朝廷上下的異動,京中那些見不得人的陰私,岑隱怕是知道個十之七八……

    話語間,兩個錦衣衛過來,一左一右地鉗住那個藍衣少年,又往藏香苑的方向拖去,少年嚇得眼淚鼻涕一起流,尖聲喚著:「老太爺,救救奴家!老太爺……」

    「就這種貨色?!」岑隱撫了撫衣袖,目露輕蔑地看著那歇斯底里的藍衣少年,語氣更為清冷,「楊羲啊楊羲,你不會是在拿長公主殿下做幌子吧?」

    岑隱陰柔的聲音不緊不慢,卻透著一抹如刀鋒般的銳利,似乎在質疑著,長慶長公主能瞧得上這些個玩意?!

    「督主,我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啊!」楊羲心口亂跳,急忙為自己辯解道,「您知道的,吃多了山珍海味,偶爾也要嘗些清粥小菜,二者各有風味,總要時不時調劑一下……這些不過是些個玩意,殿下嘗個鮮也就罷了,上不了檯面!」

    「那這些算是山珍海味,還是清粥小菜?」岑隱淡淡地隨口問道。

    「……」楊羲怔了怔,沒想到岑隱會這麼問,眸中閃過一抹游移,又支吾了起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如果他回答說這些少年是清粥小菜,那麼「山珍海味」又是什麼?!

    「楊羲,看來你與長公主殿下的秘密還真是不少……」

    楊羲被岑隱一句話又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連身上的中衣幾乎都汗濕了。

    話說到這份上,也瞞不下去了。

    或者說,就算他不說,以岑隱的本事,自然可以命手下的東廠番子去查,雖然費些功夫,但肯定是瞞不過岑隱的耳目,屆時自己等於落不得一點好……

    只是彈指間,楊羲已經是心思百轉,額頭的汗液汩汩地流了下來,整個人像是在水裡泡了一遍似的,濕噠噠的。

    楊羲慌亂地擦了擦額頭的汗液,咬著后槽牙,終於還是道出了其中的內情:「督主,實不相瞞……」

    這三四年來,他不僅替長慶往大盛四處搜羅美男子,而且長慶若是看中了什麼少年,只需要提一句,他就會替長慶把人「請」去公主府。

    楊羲努力斟酌著用詞,不提擄人,也不說這些少年的下場,只是大致說了這麼個事。

    見岑隱久久不語,楊羲的心又提了起來,眸光急促地閃了閃,想起了一件事。

    大概十來天前,他又給長慶送了一個舉子,本來人送到了,之後發生什麼也就不關他的事了,誰知道那個舉子竟然自盡了!

    想著,楊羲眉頭緊皺,暗暗地握了握拳。

    這些年來,他給長慶長公主送的良家子沒幾十也有十幾了,即便是有幾個一開始有些不甘願的,後來還不是乖乖地順了長慶的意,也就那個叫丁文昌的書生也不知道是不是讀書讀傻了,明明在公主府里吃香的喝辣的,只要能討得長慶的歡心,就算是春闈落榜,也可以求長慶幫著周旋周旋,以後的前途那可是一片大好,偏偏想不開,非要去懸樑自盡!

    真真是榆木腦袋,愚不可及!

    莫非岑隱這次興師動眾地前來搜府是為了那個自盡的丁文昌?

    楊羲雖然昨日就聽說了學子們敲了登聞鼓,狀告長慶長公主,可他從來沒覺得這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啊。

    難道那些學子鬧事是因為丁文昌,這麼說來……

    楊羲心裡越發不安,他不敢打探,只能前倨後恭地陪笑道:「還請督主在皇上跟前幫我說些好話。這恩情我一定會記在心裡,惠嬪娘娘也會記在心裡的。」

    岑隱也不理會他,只用那微微上挑的眼角斜了他一眼,大步流星地繼續往前走去,對著小石子和幾個東廠番子拋下一句:「給本座繼續搜!」

    「是,督主。」其他人恭敬地應諾。

    看著岑隱決然離去的背影,楊羲的心更加忐忑不安,回頭朝藏香苑的方向看了一眼。

    很顯然,岑隱對那些瘦馬以及小倌都不感興趣……也是,說來也不過不入流的賤籍罷了,岑隱又怎麼會看得上眼!

    「督主!」楊羲咬了咬牙快步追上了岑隱,又提議道,「我有個小孫女,年方十四,不僅國色天香,而且冰雪聰明,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對督主更是仰慕已久,若能伺候督主,那也是她三生修來的福氣!」

    楊羲說得是好聽極了,心裡卻在滴血:本來這個小孫女是打算調教好後代替他那個沒福氣的五孫女送進宮的,現在也只能如此了……不過,岑隱如今可算是權勢滔天,倒也不算太虧!

    岑隱轉頭看向了楊羲,紅艷的嘴唇微微勾起,與那白皙的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唇似火,膚如雪,透著一種極致的魅惑,彷彿那些個志怪小說中勾人心魄的鬼魅般。

    楊羲幾乎不敢直視岑隱,心裡一喜:看來這次正中岑隱的心!

    岑隱負手而立,輕描淡寫地說道:「楊羲,你還是下去休息吧。」

    楊羲怔了怔,忍不住又揣測起岑隱的心意,然而,這一次,他沒機會說什麼,就被兩個東廠番子半推半就地趕下去了。

    看著楊羲狼狽的背影,岑隱紅艷的嘴唇微翹,隨意地一甩袖,就朝另一個方向信步走去,那頎長的背影乍一看閑庭信步,再一看,又似乎透著一股凌厲的殺機。

    日頭漸漸高升,廠衛們忙忙碌碌,將楊家的每一處地方都細細搜查著,亭台樓閣、花木假山、櫥櫃書架,只差把牆都給拆了……

    從上午一直搜查到了黃昏,岑隱始終沒有離開,坐鎮在正廳里,自有小內侍端茶倒水,服侍前後。

    眼看著太陽開始西沉,府中再起波瀾。

    「督主……」

    一襲青衣的曹千戶疾步匆匆地走了過來,面露喜色,瞥了一旁的程訓離一眼,對著上首的岑隱附耳稟道:「督主,剛剛發現了……」

    岑隱才捧起的茶盅又放下了。

    程訓離立刻感覺不對,謹慎地問了一句:「督主,有何發現?」

    岑隱妖魅的黑眸中閃過一抹如流星般的光芒,那殷紅如血的嘴唇微微抿了下,方才緩緩道:「密室。」

    密室!程訓離瞳孔猛縮,精神一振。這朝堂上有密室的勛貴官員也不在少數,密室自然是代表著有什麼秘密不想讓人知道。

    楊羲這前慶元伯又有什麼不想讓人知道的機密呢!

    程訓離眸光一閃,感覺這次的差事也許能有意外之喜,小心翼翼地問道:「督主,您看咱們是不是去瞧瞧?」

    岑隱的回應是直接站起身來,隨意地撫了撫衣袍。

    曹千戶立刻就明白岑隱的心意,恭敬地在前面帶路,朝著楊府的東北方去了,一直來到了一個名叫「暢和堂」的院子。

    暢和堂倚湖而建,一側是一灣小湖,碧波蕩漾,另一側綠樹蔥鬱,假山疊嶂,很是清幽雅緻。

    「……督主,這暢和堂是先慶元伯楊暉的住處,自楊暉過世后,也空了十幾年了。」曹千戶一邊帶路,一邊用尖細的嗓音對著岑隱介紹道。

    荒廢了十幾年的暢和堂雖然有僕人定期打掃,但還是蕭條破敗了。

    院子里空蕩蕩的,大部分的傢具擺設早就被收到了庫房,只剩下那空蕩蕩的屋子。

    曹千戶引著岑隱和程訓離進了屋子東側的書房中,指著前方又道:「督主,這書房裡的東西都被搬空了,只剩兩個書架固定在牆壁上,兩個小的試探地敲了敲,就發現書架后的牆壁是空的……」

    此刻,密室的機關已經找到,暗門也已打開,門后黑黢黢的一片,一股陰冷的霉味撲鼻而來,書房裡好像是狂風過境似的,一片狼藉。

    密室還沒有人進去過,只等著岑隱。

    兩個東廠番子急忙把那道暗門四周稍微清理了一下,給岑隱清出一條道來。

    「督主,小心下面……」

    曹千戶舉著火把在前面帶路,眾人魚貫地進了門后,拾級而下。

    門后的空氣越發潮濕陰冷,昏黃的火光中,可見角落裡結滿一張張蛛網,灰塵滿地,這個地方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

    走下十幾階石階后,他們就來到了一間小小的密室中,四周牆壁斑駁,除了正前方的書桌和一把圈椅外,靠西的牆面上還並排擺著三個紅木櫥櫃。

    岑隱慢悠悠地在密室中查看著,先將那張書桌上的文房四寶掃了一圈,接著親手將那櫥櫃一個個地打開,柜子里放著一些筆墨紙硯、書籍賬冊、衣物擺設……

    當他打開第三個柜子時,一個一尺來寬的紫檀木雕花匣子映入他的眼帘,匣子上掛著一個小巧的魚形銅鎖。

    岑隱隨手把那雕花銅鎖把玩了一番,然後右手一抬,曹千戶就把一根粗粗的銅絲交到他手中。

    岑隱把那銅絲探入鎖口,隨意地轉動了兩三下……就聽「咔擦」一聲,銅鎖被打開了。

    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個紫檀木匣子上。

    岑隱小心翼翼地打開了匣子,往裡面看了一眼,又立刻蓋上了,烏眸眯了眯,似有流光閃過。

    跟著他就捧起了那個匣子,沿著石階原路返回,只淡淡地吩附了曹千戶一句:「繼續搜。」

    程訓離看著岑隱的背影,心裡其實有些好奇這匣子里是什麼,他又看了面無表情的曹千戶一眼,終究還是沒敢打聽,只是與曹千戶一起齊聲應道:「是,督主。」

    對於楊府眾人而言,這註定是一個無眠的夜晚,直到夜幕完全落下,廠衛們還是沒有離去,舉著一個個火把在府內四處搜查著……

    如墨染的夜空中,月明星稀,寒冬的夜晚冷得刺骨,御書房裡燈火通明。

    那個紫檀木雕花匣子赫然出現在了皇帝的案頭。

    昏黃的燈火中,皇帝俊朗的臉龐上神色有些複雜,目光微沉地盯著那匣子,一霎不霎。

    岑隱站在御案的另一邊,道:「皇上,臣以為要是能借著這次的事,順便把楊家的事了了,也是永絕後患,因而便命人搜查楊府……在先慶元伯楊暉舊居中發現了一間密室,這是在密室中找到的。」

    在最初的震驚后,皇帝的嘴角慢慢地勾了起來,眉眼也隨之舒展開來,眸中掩不住濃濃的喜意,白日里的陰影瞬間就一掃而空。

    「阿隱!很好,很好!」皇帝朗聲笑道,看著岑隱的眼神越發柔和。

    皇帝身旁自然不乏能人異士,其中天賦異稟者有之,才學武藝出眾者亦有之,可是這麼多人,也唯有岑隱最知他聖心啊!

    這麼多年來楊家仗著這東西故意拿捏自己,偏偏他又不能隨隨便便派人封府搜查,那樣只會惹人注意。還是阿隱聰明,知道利用這次的機會。

    皇帝深吸一口氣,慎重地打開了匣子,匣子里的紅絲絨布上放著一道明黃色祥雲紋綾錦的聖旨。

    皇帝看著這道聖旨,雙目不由微微瞠大,眼眶一陣酸澀,連嗓子都有些乾澀,心潮澎湃。

    一眨眼,就十七年了……

    許許多多的往事在皇帝的腦海中飛快地閃過,皇帝的雙手下意識地微微握緊,手背上青筋凸起。

    他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終於抬手拿出了匣子中的這道聖旨,「啪」地一聲展開,目光灼灼。

    「十七年了……為了父皇的這封遺旨,朕擔心了十七年,終於還是讓朕找到了……」皇帝喃喃自語著。

    這麼多年來,他邁過了一個又一個坎,一道接一道的難關,終究還是解決了一切阻礙在他前方的東西,終究還是坐穩了這皇位,穩住了這宣隆盛世。

    須臾,皇帝又慢慢地把聖旨卷了起來,眸中綻放出炫目的異彩,容光煥發。

    「朕,果然是天命之子!」

    他的聲音激動得微微沙啞。

    是啊,他才是真命天子,他才是名正言順的天子!

    皇帝又看了那捲起的聖旨一眼,就毅然地把它丟了出去,丟進一旁的火盆中。

    橘紅色的火焰陡然而起,將那明黃色的錦帛一點點地吞噬,火焰熊熊燃燒著,沒幾息功夫就把那那道聖旨燒得面目全非,最後燒成了灰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