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40章 139無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40章 139無宸字體大小: A+
     

    「阿炎,你回來了!」溫無宸抬眼看著前方這個如驕陽般的少年大步朝他走來,烏眸中一時有些恍然。

    自打去年他赴北境看過封炎后,他們已經一年多沒見面了。

    似乎彈指間,這個孩子一下子就長大了,如今怕是與自己一般高了吧。

    「阿炎,你又長高了。」溫無宸微微一笑,俊雅的臉龐染上了幾縷笑意,令人如沐春風。

    說起這個,安平也頗為唏噓,看著兒子道:「阿炎啊,今春回來的時候,還與我一般高,這大半年,他的個頭躥得飛快……」她的阿炎真的長大了!

    安平那雙明艷的鳳眸半眯,似乎回想到了什麼,瞳中帶著幾分感慨與追憶,很快又變為戲謔的笑意:也許是因為緋兒那丫頭,阿炎才長得這麼快吧!

    「阿炎,無宸這次從江南來,給你帶了不少禮物……」安平笑眯眯地指了指放在一旁的紅漆木大箱子,那箱子已經被打開了,可以看到箱子里堆滿了書畫、茶罐、筆墨、印鈕等等的瑣碎物件。

    安平一臉殷切地看著封炎,試圖提醒他這些好茶正好拿去送給端木緋,她一定會喜歡的。

    封炎隨意地掃了那箱子一眼,就收回了視線,興緻勃勃地說道:「無宸,我從北境帶回來幾把好刀,你可要看看?」他似乎沒有明白安平的意思。

    說話間,子月給屋子裡的三人都上了茶,氣氛和煦如春。

    溫無宸抿了口茶后,放下手中的青花瓷茶盅,意味深長地說了兩個字:「不急。」

    封炎看著溫無宸微微挑眉,眸光閃了閃,似乎隱約猜到了他要說什麼。

    果然——

    「最近發生的事,我都知道了……你,有些急了。」溫無宸又道,溫和的嗓音仍是如常般雲淡風輕,烏黑雅緻的狹長眼眸中不見一絲銳氣,彷彿在與封炎道家常般。

    屋子裡頓時靜了下來,沒有一絲聲響。

    封炎靜靜地直視溫無宸,毫不閃避,須臾,他話鋒驟然一轉:「無宸,陪我下一局殘局怎麼樣?」

    溫無宸雖然不解其意,還是頷首應了,然後輕輕地喚了一聲:「清離。」

    話音落下后,一個著鴉青短打的青年推著一個沉甸甸的木製輪椅來到了溫無宸身旁,青年輕鬆地俯身把溫無宸抱到了輪椅上。

    與此同時,子月也搬來了棋盤和棋子,放在了窗邊的一張雕花案几上。

    封炎率先在棋盤前坐下,修長的手指隨手捻起棋子,不緊不慢地開始在棋盤上落子,清脆的落子聲一下接著一下。

    隨著一陣沉重的輪椅轉動聲,溫無宸自己推著輪椅來到了棋盤邊,連安平也起身過來觀棋。

    不一會兒,她就發現這個棋局眼熟得緊,低低「咦」了一聲。這不正是緋兒在獵宮設下的那個殘局嗎?她還曾好奇地讓緋兒給她擺過……

    溫無宸聞聲朝安平看去,沒有說話,只是挑了挑右眉,以示疑問。

    安平只是抿嘴神秘兮兮地笑了笑,又眨了眨眼,彷彿在說,你自己看下去就知道了。

    溫無宸再次俯首看向了棋盤,原本還神色淡淡,漸漸地,眸中透出了一絲興味,專註地盯著棋局的發展。

    接下來,暖閣中只剩下封炎乾脆利落的擺棋聲,沒有一點其它聲響。

    此刻封炎是按照黑白子落子的次序重新擺的棋局。

    雖然端木緋當初在西苑獵宮時,是把殘局擺好后直接就把棋盤放在了瑤華宮外,但是後來在她與游君集對局時曾經當眾重擺了一次殘局,觀棋的眾人中便有幾個有心人把棋譜一一記下了。回京后,君然「好心」地把棋譜贈與封炎說是給奔霄的小馬駒付的定金。

    封炎當然從善如流地接下了棋譜,之後,他就照著擺了好幾次,如今他對那張棋譜早就爛熟於心,不用看棋譜,就流暢地在棋盤上擺下了一子又一子。

    黑白子如同鐵鏈般一環扣一環,似海浪般一波接著一波,又似一張蛛網縱橫交錯地鋪設開去……

    這局棋有意思。

    溫無宸眼角微眯,墨色蘊沉,明明只是在一旁觀棋,卻一步步地深陷在棋局中。

    眼看著黑子漸漸被白子壓制卻又似乎猶有餘地,溫無宸忍不住開始期待,執黑子者接下來又會怎麼走……

    黑子一子接著一子地落在令他意外的地方,待封炎不知道第幾次落下白子后,屋子裡就再無聲息,只有窗外偶爾傳來寒風吹拂枝葉的搖擺聲。

    「沙沙沙……」

    溫無宸又靜靜地凝視了棋碟片刻,撫掌贊了一句:「妙。」

    他已經許久沒有看到這樣精彩的棋局,讓他不由地思索起黑子下一步該如何走才能破局。

    牽一髮而動全身,這個局布得實在精細。

    相比於白子,此刻黑子的局面過於分散,若是以保守的下法,慢慢地蓄積黑子的實力靜待時機的話,白子的優勢就會持續擴大,這個棋局也會拖得更長,未來的未知變數也由此而生……

    可若是鋌而走險……

    溫無宸眸中飛快地閃過一道流光,瞬間明白了。

    阿炎,他這是不想等下去了!

    溫無宸瞭然地從棋局中抬起頭來,眼神沉澱了下來,睿智沉穩。明明才過了不到一盞茶功夫,他卻有種時光經年的感覺。

    他抬眼再次看向了安平,以眼神無聲地詢問安平的意思,想問她知不知道阿炎的心思。

    安平什麼也沒說,只是點了點頭。雛鷹既然長大,總該展翅翱翔!

    溫無宸半垂眼帘,右手的食指在輪椅的扶手上摩挲了幾下,似在思吟,片刻后道:「如此,會有更大的風險,卻也未必不可為。……阿炎,你可有大刀闊斧的決心?!」

    「有。」封炎爽快地應了,只簡簡單單、乾脆利落的一個字,就透出了他如磐石般的決心,一雙上挑的鳳眼燦爛如星,神采熠熠。

    知子莫若母,一旁的安平看著兒子好似吃了千年老參般亢奮的模樣,嬌艷飽滿的紅唇微翹,心中暗道:阿炎這是急著想娶媳婦過門了吧?

    只不過……

    阿炎啊,緋兒現在才剛滿十歲,就算是要娶媳婦,那至少也得再等五年,等緋兒及笄了吧?

    封炎正意氣風發著,卻驟然從母親那裡接收了一個近乎憐憫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安平。

    溫無宸沒注意到母子倆的眼神交換,他又看向了身前的棋局,饒有興緻地從棋盒裡捻起一粒黑子,然後落在了棋盤上的右上角。

    那利落的落子聲透著一種殺伐果敢的銳氣,不似他溫潤如玉的外表。

    見狀,封炎也捻起了一粒白子,毫不猶豫地落下,眉宇間胸有成竹。

    溫無宸一邊繼續落子,一邊隨口問道:「阿炎,這棋是何人所擺?」

    封炎只是驚訝地挑眉看著溫無宸,而安平直接問道:「無宸,你怎麼知道這是由一人所擺?」而非二人的對局!

    「棋風,棋力。」溫無宸簡練地給了四個字。

    這局棋的黑白子棋力相當,棋風一致,而且這黑子與白子一步步地走到如今這個局面須得精心設計,一步不可以走偏……十有八九並非巧合所成就。

    思緒間,溫無宸眼角瞥了安平一眼。

    很顯然,安平也知道這棋局是由何人所擺。

    此人在短短不到一年內,與安平、封炎母子倆都頗為熟稔,「他」會是誰呢?

    封炎本來也沒有瞞著的意思,直接朗聲答道:「這個棋局是戶部尚書家的四姑娘所擺。」

    封炎只簡單地答了這麼一句,安平卻忍不住把事情的經過補充了一遍,眉眼之間笑語盈盈,那濃濃的歡喜就快從她眼中溢出來了。

    溫無宸再看棋局時,難免露出驚訝之色。

    這個棋局竟然是由一個十歲的幼女所設計的,雖然圍棋之道講究的並非是棋齡,更多的是天賦,是以多的是未及弱冠的少年一舉擊敗花甲之年的老者,但是只憑天賦也遠遠不夠的,還要費心費時費神去鑽研才行。

    難得看到平日里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溫無宸露出這般訝色,安平眸底的笑意更濃了,頗為驕傲地又補充了一句:「緋兒很聰明的,又一向勤勉。」

    溫無宸眸中的驚訝很快就化成了興味,定了定神后,修長如玉竹般的手指又從棋盒裡捻起了一粒黑子,微微抬起。

    他深邃的眼眸盯著那指尖的黑子,眸光一閃,忽然道:「原本想把楊家作為一枚棋子慢慢使,但現在,阿炎你既然改變了主意,就要加快步伐了。」

    話音落下的同時,黑子也落在了棋盤上,以「啪」的一聲收尾。

    封炎又抓起一粒白子,隨意地在指尖把玩著,從尾指滾到拇指,又從拇指滾到尾指,漫不經心地淡淡道:「皇上老是挖空心思惦記著祖宗父輩留下的那些東西,也難怪這些年來『不進反退』。」

    照他看,楊家這種人家有什麼好施恩的,無論楊家在先帝那裡領了什麼差事,他們既然不得用,就該如同腐肉般果斷從傷口割下才是。

    封炎眼中閃過一抹嘲諷,然後毅然落子。

    落子聲此起彼伏地迴響在屋子裡,熏香裊裊,茶香四溢。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約莫半個時辰后,封炎主動投子認負。

    這也就是代表著——

    溫無宸破局了!

    「無宸,這局殘局可是把一個獵宮的棋道高手給難住了,倒是被你輕易破解了。」安平笑著撫掌贊道。

    「不算。」溫無宸搖了搖頭,「這位端木四姑娘好一顆七竅玲瓏心,這局棋若是由她執白子,勝負還不好說。」

    溫無宸這麼一說,封炎不由想起端木緋在林浦庄贏了游君集后說的那番話:「……這局棋如果執白子的人是遠空大師,臣女十有八九會輸。」

    封炎勾了勾唇,安平似乎也想到一個地方去了,笑得更歡,道:「你和緋兒這些個棋道高手,一個個都是怪胎!」

    該謙虛的時候,傲得很;該傲的時候,又謙虛起來。

    「安平,若是有機會,我倒是想會會這位端木四姑娘了。」溫無宸微微一笑。

    「這還不簡單嗎?」安平笑吟吟地瞥了瞥正在整理棋子的封炎,「過幾天,本宮把人請來,你不就能見上了嗎?」

    聞言,封炎眸子一亮,他本來就想慫恿娘把端木緋請來公主府做客,沒想到還沒等他開口,娘就主動提起了。

    安平故意停頓了一下,方才繼續道:「不過得挑個阿炎休沐的日子才行。」否則,阿炎肯定不樂意。

    溫無宸看了看母子倆,清透的瞳仁里閃過一抹若有所思,淡淡地又道:「也快過年了……阿炎,你既然已經拿下了五城兵馬司,就好好乾吧。」

    「那是自然。」封炎燦然一笑,他繞了這麼大的圈子才得了這個差事,可不能浪費了。

    就在這時,外頭傳來一陣急促的步履聲,跟著就有丫鬟進來稟道:「殿下,公子,千頤來了,說有事要稟。」

    安平眯了眯眼,道:「讓她進來吧。」

    跟著,帘子被人從另一邊挑起,一個穿著青色勁裝、身形修長的女子箭步如飛地進來了,三十餘歲,相貌平凡,形容幹練,一雙眼眸湛然有神。

    「殿下,公子,剛剛閩州總兵李徽的自辯摺子到了,皇上已經火速召了幾位閣臣進宮……」千頤對著安平和封炎抱拳稟道。

    安平揮了揮手,表示知道了,讓千頤退下了。

    安平轉頭看向溫無宸道:「李家被彈劾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溫無宸捧起青花瓷茶盅,眼帘半垂,淺啜了一口后,方才道:「這件事想來應該是李家自己所為,李家也算狠,當機立斷,借著開海禁,閩州離不開李家之際,要徹底去了病灶,好斷了這個把柄。」

    溫無宸盯著琥珀色的茶湯里沉沉浮浮的茶葉,心裡其實有些意外:這些年來,李家看似繁花似錦,卻也同時如同烈火烹油般,岌岌可危。

    他也沒想到李家會出此奇招!

    以前倒是他把這李家看淺了……

    「無宸。」封炎乾脆地蓋上了棋盒,又道,「我想用李家。」

    他用的不是疑問的口吻,而是陳述的語氣。

    溫無宸怔了怔,笑了,帶著長輩看子侄的和藹。

    阿炎真的長大了,不僅是個子,還有心性。

    「既如此,那咱們就推一把吧。」他微微頷首道,溫和的聲音中透著一種名劍即將出鞘的銳利。

    安平在一旁含笑看著這亦師亦友的二人,明艷的臉龐上,閃著珍珠般瑩潤的光芒。幸好,在阿炎成長的路上,還有無宸陪著他!

    小小的暖閣內,溫馨柔靜,談笑風生,這偌大的公主府似乎因為這遠方來客,變得生機盎然。

    相比於公主府閑雲野般的氣氛,外面的朝堂上卻是一片風起雲湧之勢。

    閩州總兵李徽的自辯摺子是以八百里加急馬不停蹄地從閩州送來京城的,仿如一陣疾風驟雨猛然襲來。

    在摺子里,李徽慷慨激昂地表示,李家對大盛、對皇帝一片忠心,赤誠可鑒,決不會行盜賣軍糧這等卑劣之事,請皇帝派欽差去閩州查個究竟,李家定當全力配合,皇帝聖明,定可還李家一個公道云云,最後還好生把皇帝是如何英明神武等等誇了個遍。

    這道摺子由御書房裡的一個小內侍拖著長音緩緩念來,那些個溢美之詞把在場的幾個閣臣聽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心道:那些個武將常自吹他們自己耿直,說文臣諂媚,心裡多彎彎繞繞。瞧瞧,他們武將玩起什麼歌功頌德來,簡直比他們文臣還要溜。

    小內侍念完后,就把摺子又呈給了皇帝,身穿明黃色龍袍的皇帝看著攤開在御案上的奏摺,神情間頗為唏噓感動。

    「李徽對朝廷一片忠心啊。」皇帝長嘆道,「這些年來,李家為了抗擊海匪倭寇,可說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李家三郎、四郎戰死海上,李徽白髮人送黑髮人,這不僅是李徽喪子,也是我大盛少了兩個英才,朕心亦痛啊!」

    在場的幾個閣臣都是天子近臣,最了解皇帝的心意,連聲應諾,這個誇李家忠義,那個誇李徽剛正無私,君臣之間一派其樂融融。

    端木憲反倒沒有多言,畢竟李家是他端木家的姻親,為了避嫌,他還是少說為妙。

    端木憲靜靜地垂首立在一旁,眼角撇著皇帝那「真情流露」、眸閃淚光的樣子,心裡暗暗地鬆了一口氣,懸了大半個月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說到底,無論是盜賣軍糧,還是吃空餉,都是大盛朝百餘年裡軍中屢見不鮮、屢禁不止的事,尤其近年來更有變本加厲之勢。比如以吃空餉為例,該論的不是有多少將領吃空餉,而是有幾個地方將領不吃空餉。

    李家盜賣軍糧的罪名本就可大可小,端看皇帝是否要追究。

    現如今,閩州肯定少不了李家,有了李家,開海禁才能順利推行,所以無論李家是不是真的私賣軍糧,只要皇帝說沒有那就是沒有。

    皇帝今天放了話,那麼這件事就算是了結了!

    出了御書房后,端木憲在檐下長舒了一口氣,僵硬的肩膀放鬆了不少。他撫了撫袍裾,朝宮外的方向走去,可是才走出了十來步,就聽身後傳來一個耳熟的男音:「端木兄!」

    穿著一件天青色錦袍的游君集笑呵呵地朝端木憲追了過來,他身子圓潤,一跑動起來,下巴上的幾圈肉就一顛一顛的,一雙細細的眼睛笑得眯成了縫兒。

    不知為何,端木憲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塊被狗兒盯上的肥肉似的,淡淡應了一聲:「游大人。」

    游君集毫不在意端木憲的冷淡,在兩步外停下,笑眯眯地說道:「端木兄這是要回府吧?」也不等端木憲回答,他就又道,「介不介意小弟去府上喝杯茶,下個棋……」

    一聽到下棋,端木憲總算是明白游君集在打什麼主意了。

    「你想跟我孫女下棋?」端木憲直接點破道。

    被人說破,游君集也不窘迫,笑著點頭如搗蒜:「是啊是啊。端木兄,你那小孫女真是妙人兒啊。」

    端木憲嘴角一抽,若非他這四孫女才十歲,游君集的年紀都可以當她的祖父了,他幾乎要覺得在調戲他家四丫頭了。

    游君集也沒覺得自己說的有什麼不對,興緻勃勃道:「你那小孫女擺的那個殘局,我又好好地研究了一番,我這次肯定能破局!這破局第一人非我莫屬!」

    想到這裡,游君集心口一熱,直接拖著端木憲就朝宮門的方向走去,嘴裡還催促道:「端木兄,再不走,這太陽就要落山了。」

    端木憲也就半推半就地拉走了。

    等二人的馬車從宮門一路來到權輿街時,太陽已經落下了小半,冬季夜長日短,又是一天快要過去了。

    沒一會兒,端木緋就被一個婆子叫來了承明廳,一進屋,就見游君集對著她露出極為慈愛的笑容,「端木小姑娘,別來無恙啊。」

    端木緋並不意外,平日里,端木憲都是叫她去外書房,今日喚她來承明廳,她感覺不對,就多問了那婆子一句,方知吏部尚書也跟著端木憲一起來了。

    「游大人。」端木緋笑吟吟地對著游君集和端木憲都行了禮,得體大方,「祖父。」

    端木憲無視游君集那迫不及待的眼神,和藹地對著端木緋笑道:「四丫頭,剛剛祖父進宮去見過皇上了,皇上已經收到了你外祖父的摺子,皇上英明果斷,明辨是非,相信李家忠心不二。」

    端木憲說得冠冕堂皇,只差對皇帝歌功頌德,跟著又對一旁若有所思的游君集解釋道:「閩州總兵李徽是我這四孫女的外祖父,李家出事後,這孩子也是夜不成寐,擔心到現在。」

    游君集怔了怔,這才遲鈍地反應過來。是啊,李家與端木家似乎是姻親,原來這個小丫頭是李徽的外孫女啊。

    思緒只是一閃而過,游君集也沒多想,反正事情都過去了。他笑得更親切了,五官都擠在了一起,直接學著端木憲喚道:「四丫頭,我們來下棋。」

    游君集顯然是早有準備,他甚至是直接讓小廝自備了棋盤和棋子,然後殷勤地主動擺起了那個殘局。

    端木緋坐在棋盤邊,姿態端正優美,氣質寧靜悠然,她看似在看棋局,心裡卻在想著李家的事,精緻的小臉上嘴角彎彎,不動聲色。

    皇帝既然已經當著幾位閣臣的面表了態,那麼明天整個朝堂都會知道皇帝的態度,計劃的第一步總算是順利走完了。

    第一步是主動出擊。

    第二步就是以靜制動了。

    無論那個唆使李大夫人的幕後之人到底是誰,又所圖為何,他在發現這個謀划多年的計劃很可能功虧一簣時,必會再次出招。

    只要「他」動了,就會留下蛛絲馬跡……

    思緒間,只見游君集雙手一起上,一手黑子,一手白子,在棋盤上快速放著棋,手指快得幾乎要舞出一片虛影來,看得端木緋心中暗暗咋舌。

    擺好了棋局后,游君集滿意地一笑,率先落下了一粒黑子,接著就抬手做請狀。游君集畢竟是堂堂吏部尚書,平日里不拘小節,但是當他正襟危坐、收斂笑意時,身上又頗有幾分名士風範。

    端木緋也是微微一笑,捻子又落子……

    端木憲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坐到一旁觀棋。

    這一日,直到夜幕徹底降下,游君集才戀戀不捨地告辭,口口聲聲地邀請端木緋有空去他府上做客,還說什麼他的幺女與端木緋年齡差不多,都喜歡下棋,肯定合得來云云,那副恨不得把端木緋拐回家做女兒的模樣,看得端木憲都有幾分哭笑不得。

    游君集走後,尚書府就陷入了黑夜的寧靜中,隨著臘月的臨近,夜晚的天氣越來越寒涼了。

    接下來的幾日,府里越來越忙碌,尤其是剛接手了府中內務的端木紜。

    一來,馬上要過年了,府里必須要提前採買年貨、準備節禮、縫製新衣、布置府邸等等;二來,二老爺端木朝的二房年前要過門,也要準備起來。

    兩件事湊在一起,把新官上任的端木紜忙得是腳不沾地,但是小賀氏倒是消停了,像是認命了一半,每天和端木綺都關在自己的院子里閉門不出,二房靜得可怕。

    端木紜因為忙碌,乾脆就暫時沒去閨學,端木緋便開始獨自上下學。

    彈指過了幾日,十一月二十七日,端木緋下了閨學后回了湛清院,發現院子里還熱鬧得很,東次間里傳來一片喧嘩聲,似乎有不少人在說話。

    端木緋抬眼看了看天色,這都正午了,就算再忙,也該讓人用午膳吧。端木緋本想先去小書房,又改了主意往東次間去了。

    「大姑娘,奴婢看著府中的銀骨炭有些不夠,需要再買一百斤。」一個陌生的女音笑吟吟地說道。

    端木緋打簾進去,只見東次間里人頭攢動,除了坐在羅漢床上的端木紜外,還站了七八個管事嬤嬤和媳婦子。

    剛剛說話的是一個四十歲出頭的管事嬤嬤,穿了一件秋香色對襟暗妝花褙子,裡面一件棕紅綉領口長襖,挽了一個整齊的圓髻,戴著一支翠玉簪,圓圓的臉龐上笑容可掬。

    端木紜看著對方微微蹙眉,道:「鄒嬤嬤,我記得賬冊上寫了月初才採購過銀骨炭,怎麼才不到一個月就又要採買了?」

    「大姑娘,您是不知道,今冬比去冬冷,炭燒得快,如今庫房裡已所剩無幾了。」鄒嬤嬤笑眯眯地說道。

    端木紜眉頭皺得更緊,正想吩咐紫藤去取賬冊,就聽端木緋清脆的聲音響起:「我記得賬冊上清清楚楚地寫著月初採購銀骨炭五百斤,松木炭一千斤,柴炭一萬斤,夠去冬一個冬季用的了。這府里只有主子用銀骨炭。現在還不是最冷的時候,就是祖母的屋裡也就跟去冬一樣才點一個炭盆,三叔和三嬸又不在,現在銀骨炭就不夠用了,莫非是有人偷賣了不成?!」

    屋子裡靜了一瞬,幾個管事嬤嬤聞言,暗暗地彼此交換著眼神,咋舌不已。

    鄒嬤嬤原本還笑吟吟地,瞬間就僵了,她怎麼也沒想到四姑娘竟然隨口就能說出賬冊上的數量,連去冬的採買都記得清清楚楚!雖然是曾聽說過四姑娘善算經精數字,卻也沒曾料到竟然是精到了這個地步!

    鄒嬤嬤心裡咯噔一下,立刻就賠笑認錯道:「四姑娘,許是奴婢弄錯了,等奴婢回去再與庫房核查一下。」

    端木緋不疾不徐地在鄒嬤嬤身旁走過,然後在端木紜身旁坐下,道:「姐姐,我看鄒嬤嬤滿頭華髮,難怪記性不好了,這採買的事太過精細,還是換一個人吧。」

    鄒嬤嬤才四十餘歲,頭上烏溜溜的,不見一根白髮,端木緋這分明就是睜眼說瞎話,卻也沒人會去駁她,誰讓鄒嬤嬤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敢看人下菜,想要為難大姑娘呢!

    不過這四姑娘也真是厲害,三言兩語就要撤了鄒嬤嬤的差事!幾個管事嬤嬤心驚不已,又互相看了看,心都提了起來,以後她們辦差也得小心仔細才行。

    端木紜神色淡淡地看著面如土色的鄒嬤嬤,她一向不會駁妹妹的意思,立刻就道:「俗話說,良才善用,有能者居之。鄒嬤嬤,你既然記性不好,以後就由程而安家的來頂替你的位置。」

    一瞬間,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看向了一個三十來歲的青衣婦人,那正是程而安家的,本來是鄒嬤嬤的副手。

    程而安家的喜形於色,上前一步,趕忙福了福身應道:「多謝大姑娘,多謝四姑娘。」本來她上面有一個年歲不大的鄒嬤嬤,也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出頭,沒想到這鄒嬤嬤竟然傻到跟大姑娘作對!

    鄒嬤嬤的臉色更難看了,嘴巴支支吾吾,想要求情,可又不拉不下臉,想說她是二夫人小賀氏的陪房,以此來壓端木紜,可也知道如今小賀氏在府里失勢,端木紜又一向與二房不和,恐怕不但不給面子,還要再多奚落幾句。

    端木紜看也沒再看鄒嬤嬤一眼,直接吩咐道:「程而安家的,你明兒多去採買兩百斤的銀骨炭,五百斤松木炭。」

    什麼?!鄒嬤嬤難以置信地抬眼看向了端木紜,眼珠子都瞪圓了。

    大姑娘剛剛才因為自己要採買一百斤銀骨炭而撤了自己的職,如今這才一眨眼的時間就命別人又採購起兩百斤銀骨炭來,這是何道理!

    其他幾位管事嬤嬤也驚訝不已,其中一個褐衣嬤嬤忍不住出聲勸道:「大姑娘,銀骨炭價高……」這銀骨炭本來就昂貴,若是在冬季以前買每斤也要一兩上下,現在入冬,價格更是飛漲到了每斤五兩,兩百斤的銀骨炭就是一千兩銀子,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端木紜抬手示意那嬤嬤噤聲,語氣果斷地說道:「我看今冬是個寒冬,還是多備點炭火的好,有備無患。」

    這還是程而安家的領了採買管事後的第一件差事,她也顧不上其他人不贊同的目光,立刻就應下了:「是,大姑娘。」

    鄒嬤嬤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嘔得差點沒吐出一口老血,眼中閃過一抹濃重的陰霾。不行,她要找二夫人說說去,不能再任由大姑娘在府中為所欲為!

    這時,端木緋隨口道:「沒事的話,就都散了吧。」

    幾個管事嬤嬤連連應聲,感覺這才一盞茶的功夫這心就像是被人捶了又敲似的,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大姑娘和四姑娘都是心裡有主意的,不會輕易被擺布,以後這府里還真是要變天嘍!

    一場小小的風波這才掀起一圈漣漪,連個浪頭都沒打起來就散去了……

    這天越發的冷了,寒風刺骨,端木緋怕冷,沒過幾日,索性就連閨學都不去了,每天都懶在屋裡輕易不出門。端木紜向來由著她,覺得妹妹這般聰惠,上不上閨學都一樣,只要別凍出病來就成。

    這懶洋洋的日子一直到了臘月初二,一個小丫鬟步履匆匆地進了東次間,稟道:「姑娘,大公主和四公主殿下來了!」

    正歪在坑上的端木緋放下了手上的話本子,摸了摸自己的髮髻,又看了看身上八成新的繡花長襖,覺得也挺好的,因此也沒特意換衣裳,只讓碧蟬給她圍了件鑲兔毛的梅紅繡花斗篷,就出了屋子。

    這才出了院門,就見兩個豆蔻少女並肩朝湛清院的方向走來,一個圍著胭脂紅綉蓮花紋斗篷,另一個裹淺粉藍色鑲貂毛斗篷,一個明艷,一個俏麗,正是舞陽和涵星。

    等二人走到近前,端木緋就笑著福了福道:「舞陽姐姐,涵星表姐,快請進。」

    舞陽笑道:「緋妹妹,本宮和四皇妹就不進去了。」

    涵星直接挽住了端木緋的右臂,燦然一笑,「緋表妹,走,今天你無論如何都要隨我們去一趟狀元樓,一睹無宸公子之風采才行!」

    「無宸公子回京了?」端木緋面露訝然地挑了挑眉。

    「是啊。」舞陽笑吟吟地說道,「明年開春就是文科的春闈了,各地的學子們大多已到了京城備考。狀元樓每月都會舉辦一次文人學子之間的辯會,由學子們談古論今,直抒胸臆,也是以文會友,聽說今日的辯會無宸公子也會到。」

    「緋表妹,這無宸公子已近三年未返京,機會難得。」涵星也在一旁打邊鼓,眸露異彩,璀璨奪目。

    端木緋也聽聞過無宸公子之名,只是無緣一見。

    無宸公子本名溫無宸。

    他出身布衣平民,姿容出塵,才華橫溢,世人都誇他君子六藝,獨冠天下,不僅連中大小三元,還是大盛朝百餘年來最年輕的狀元郎。

    溫無宸於十八年前先帝在位期間高中狀元,卻不願入朝為官,先帝賞其才,不但沒有動怒,還對他讚譽有加,誇他「公子無雙,光風霽月」。

    這一些都是眾所周之的無宸公子。

    但是,端木緋曾經從祖父楚老太爺那裡聽過更多,據說,這位無宸公子雖沒入朝,但卻和當時還是太子的偽帝交情頗深,兩人時常稟燭夜談,論及古今,太子登基后,曾言道:若無宸願入朝,他為臣,吾為君,君臣相佐,必能開創大盛盛世天下。

    到了偽帝被廢,今上登基,無宸公子與偽帝之間的私交就很少有人提及了,這十幾年來,也漸漸被人所淡忘。

    端木緋眸光一閃,就聽舞陽唏噓地又道:「聽說當年父皇登基后,還想召無宸公子入朝為官的,卻不想他居然不慎驚馬,傷了雙腿,從此不良於行。父皇還派了太醫為他診治過,可惜太醫說他傷了經脈,恐怕是再也站不起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