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38章 137名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38章 137名節字體大小: A+
     

    「這,這……父親,萬萬不可。」這一次,端木朝終於忍不住出聲打斷了端木憲。

    端木憲神色間漸冷,「你房裡總不能這麼由著你媳婦折騰,總要有個明白人才是。老二,內內闈不修,那可是官場大忌。」

    這莫姑娘若是娶進門,那就是正經的二房。

    按照大盛朝的規矩,抬二房那是要正式給女方過禮下聘,在官府辦理文書的,不同於普通姨娘妾侍之流,雖無平妻之名,卻有平妻之實了。

    端木朝的臉上一陣糾結,他和小賀氏是表兄妹,夫妻多年來一向相敬如賓,若是納了二房,那對於小賀氏而言,絕對是莫大的羞辱。

    可是小賀氏這次也未免太荒唐,竟然驚動了皇上……

    須臾,端木朝作揖應道:「一切但憑父親母親作主。」

    這個次子還算孺子可教。端木憲的神色緩和了不少,他這做父親的,這麼多年來又何嘗插手過幾個兒子房裡的事,若非是不得已,端木憲堂堂戶部尚書又怎麼想管這些內宅事!

    「行了,你們幾個都先回吧。」端木憲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四丫頭,你留下,我還有事與你說。」

    「是,父親。」

    「是,祖父。」

    四人齊聲應諾,起身離開了書房。

    書房裡只剩下了端木憲和端木緋祖孫倆,外面的夜色更濃了,一更天的打鑼聲一慢一快地自遠處傳來,伴隨著更夫悠長的吆喝聲:「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屋子裡的火燭在燈籠中躁動不安地跳躍著,隨著打鑼聲遠去又漸漸平靜下來。

    端木憲看著乖巧地坐在窗邊抿茶的端木緋,眼神十分柔和慈愛,諄諄叮囑道:「四丫頭,祖父知道你平日里還要忙著功課,不過你姐姐初次挑大樑,萬事開頭難,你且多費些心,幫著你姐姐把府中內務先理順了。那些不安分的,不聽話的,不必客氣,儘管打發了。」

    說話的同時,端木憲心裡頗有幾分唏噓:哎,這若秋獵時四丫頭留在府里沒隨自己出門,此刻肯定沒這麼多糟心事!

    想著,端木憲對賀氏和小賀氏越發的不滿,這婆媳倆啊,後者是攪事精,前者就念著姑侄情總是聽之任之……

    他那幾個兒子就沒特別出挑的,而孫輩之中,珩哥兒雖然比他爹強,可終究還是差了那麼點!

    也就是四丫頭最像他這祖父了,這怎麼就不是孫子呢,若四丫頭是個男孩,自己再好好培養,定能撐起整個端木家了。

    屆時,端木家必會再上一層!

    看著端木憲惋惜的眼神,端木緋只覺得渾身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隱約也猜到他在想什麼了。她倒是不以為然,男孩是有男孩的便利,不過,做個女孩兒也挺好的,她才能當姐姐的貼心小棉襖。

    端木緋慢悠悠地放下茶盅,只當不知端木憲的那點心思,笑吟吟地脆聲應道:「祖父,你放心,我會跟姐姐好好學的。」

    頓了一下后,她朝一旁的茶盅看了一眼,笑道:「祖父,您這普洱茶好喝得很,不如賞孫女一罐吧。」

    端木憲怔了怔,這偌大的尚書府大概也唯有端木緋敢這般跟他討東西了。

    端木憲捋著鬍鬚發出了爽朗的笑聲,眉宇間的疲倦一掃而空,吩咐丫鬟道:「還不給四姑娘去取一罐普洱來。」

    半盞茶后,端木緋就滿足的捧著她的茶罐子施禮告辭了:「祖父,那孫女就先告退了。」

    「去吧。」端木憲揮了揮手道。

    端木緋出了書房后,沿著廡廊上掛的燈籠朝內院的方向行去,庭院中的燈火映得她一雙大眼在黑暗中璀璨生輝。

    她心不在焉地緩步而行,心裡還在想楊家的事。

    楊家的手上究竟有什麼東西以致皇帝對楊家如此「上心」?!

    這個寶貝肯定不簡單……

    端木緋若有所思地抬眼朝天上的圓月望去,十六的圓月皎皎如一面渾圓的明鏡,潔白無瑕,彷彿能照出這世上所有的秘密。

    端木緋心念一動,會不會就連楊家自己都不知道自家身懷「寶物」?!

    不然的話,楊家這些年來勢微,早該獻給皇帝換取榮華富貴了。

    這個猜測似乎也不無可能……

    思緒間,湛清院就出現在了前方,張嬤嬤守在院門口,急忙迎了上來,笑道:「四姑娘,你回來了啊。」她雖然笑著,卻是眉心微蹙,似有擔憂地朝某個方向望了一眼。

    見張嬤嬤面有異色,端木緋想到了什麼,問道:「張嬤嬤,姐姐還沒回來?」

    張嬤嬤點了點頭,「大姑娘在承明廳接了旨后,就被太夫人叫去了永禧堂,到現在還沒回來。」

    端木緋乾脆就連院門也沒進,又回了頭,「我去找姐姐。」

    「四姑娘,夜風涼,快披上斗篷吧。」

    張嬤嬤急忙讓丫鬟給端木緋裹上了一件厚厚的斗篷,那鑲著一圈白色兔毛的大紅斗篷襯著端木緋的小臉更為小巧精緻,彷彿一個瓷娃娃般。

    夜漸漸深了,冬日的夜風寒冷刺骨,如刀似劍。

    端木緋攏著斗篷,不疾不徐地朝永禧堂的方向走去。

    她倒也不急,以姐姐的性子吃不了虧,只不過,這天色都不早了,總該讓人回去用些晚膳吧?!

    永禧堂里一片喧嘩,端木緋一進正堂,先由綠蘿伺候著脫下了斗篷,耳邊就聽到了東次間的方向傳來了陣陣哭聲、喊聲以及安撫聲。

    一個青衣丫鬟在前頭打簾,端木緋就緩步進去了。

    屋子裡亂糟糟的,端木綺跪在地上對著羅漢床上的賀氏哭,端木緣在一旁輕撫著她的背安撫著。

    其他人也圍著端木綺團團轉,也唯有端木紜從容淡定地坐在一旁,慢悠悠地捻著一塊山藥棗泥糕吃著,那氣定神閑的模樣與周邊的紛亂迥然不同,就彷彿一層無形的屏障將她與其他人分離開來,一邊還是鬧哄哄的菜市場,她這邊就是閑雲野鶴。

    她的姐姐果然不會虧待自己。端木緋嘴角微翹,眸子更亮。

    端木紜也看到了端木緋,對著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壓低聲音問道:「蓁蓁,你可吃了東西?」

    端木緋搖了搖頭,道:「我想等姐姐一起用晚膳。」

    端木紜聽了心裡真是覺得比吃了糖還甜,趕忙把手邊的點心碟子往妹妹那裡推了推,讓妹妹先吃點點心墊墊肚子。

    端木緋從善如流地吃起點心來,目光朝還在抽噎著端木綺看去,端木紜就在她耳邊與她小聲地咬耳朵。

    端木紜會來永禧堂,本來是因為賀氏說要與她和小賀氏說說中饋交接的事,免得明早亂了手腳,她想著也該來拿一下對牌,就來了。

    誰知道話才起了個頭,端木綺就哭哭啼啼地來了。

    端木紜斜了端木綺羅一眼,繼續說著:「……你二姐姐啊,已經哭鬧了半個時辰了,哭著吵著說不要嫁,還求著祖母,另找人頂替她出嫁……」

    端木紜說一半,藏一半,其實一開始,端木綺還口口聲聲斥責她什麼陷害妹妹,說長幼有序,要議婚,也該是從端木紜開始,想要逼迫端木紜就範。端木紜根本懶得理會她,只拿聖旨有一說一。

    畢竟這聖旨上可是指名道姓說要端木綺嫁給楊旭堯的,這要是找人替嫁,那可就是陰奉陽違,抗旨不遵了,即便是賀氏和小賀氏再疼愛端木綺,也沒這麼大的膽子應下。

    這不,哭哭啼啼鬧了許久,最後都沒能談上幾句正事。

    端木緋朝哭得快要喘不上氣的端木綺看了一眼,覺得今晚姐姐肯定是談不上正事了,正要提議離去,就聽外面又傳來一陣急匆匆的步履聲,緊接著帘子一翻,一個中年婦人快步進來了。

    「二夫人。」宋嬤嬤面有難色地朝小賀氏走去,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但終究還是來到了小賀氏身旁,附耳低聲說了幾句。

    眾人雖然聽不到宋嬤嬤說了什麼,卻能看到小賀氏的臉上瞬間血色全無,身子更是搖搖欲墜,彷彿遭受了什麼晴天霹靂般,嘴裡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小賀氏再也顧不上女兒,直接拉住賀氏的手道:「母親……母親,您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小賀氏彷彿一個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般緊緊地握住了賀氏的手,賀氏微微蹙眉,「到底是怎麼回事?」

    「母親,父親要給二爺納……納二房!」說話間,小賀氏兩眼通紅,眸中的淚水倏然落下,悲悲切切,連端木綺一時都忘了哭,脫口而出道,「這怎麼可能?!」

    看著主子這副樣子,宋嬤嬤也很是心疼,心裡沉甸甸的。

    方才她奉命去老太爺的書房那邊守著,本來是想把二老爺請來永禧堂,誰知道卻正好聽到了四老爺和五老爺說起老太爺讓二老爺納二房的事,驚得宋嬤嬤當場差點沒失態。

    等她回過神來時,端木朝、端木珩父子倆已經走遠了……

    宋嬤嬤猶豫了好一會兒,想著這事肯定也瞞不了多久,恐怕今晚就會傳得闔府都知道,躊躇再三,還是先跑來永禧堂通稟小賀氏。

    端木紜也有些意外,以求證的目光看向了身旁的端木緋,端木緋就在她耳邊把剛才發生在外書房的事都一一說了。

    坐在炕上的賀氏眼帘半垂,默不作聲。

    乍一聽聞納二房之事,賀氏也吃了一驚,可是再細想,這也是端木憲的作風。

    他,一向是當斷則斷。

    賀氏的眼眸幽深如古潭,深沉不見底。

    「祖母,您可能不能讓父親納二房啊!」端木綺哭喊了起來,與小賀氏抱作一團,母女倆哭哭啼啼……

    「母親……」

    永禧堂里越來越鬧騰,端木紜和端木緋懶得再看戲了,就對著賀氏先行告退了,反正對牌端木紜也拿到了,剩下的都是小事罷了。

    姐妹倆攜手出了永禧堂,朝著湛清院閑庭信步地走去。

    仰首望著漫天繁星,端木紜忽然笑道:「蓁蓁,接下來該拿回母親的嫁妝了……」她仰望著夜空的眸子熠熠生輝,盈滿了對未來的期望。

    「姐姐,我看嫁妝一事恐怕還得再等等……」端木緋晃了晃與端木紜牽在一起的左手道。

    端木紜看向妹妹,也順勢晃了晃右臂,瞭然地一笑,「你說的對,咱們不急。」

    也是,府里出了這麼大的亂子,祖父把中饋權交給她,也並非就放心了,恐怕還帶著考驗她的意思。

    若是她做的不好,這中饋權早晚會被收回,所以,現在不能再起爭端以免落人話柄,先把根基扎穩了,再一步步地籌謀就是!

    而且,按照現在姐妹倆在府中的情況,確實不急了。

    今時不同往日,如今有中饋權在手,妹妹有祖父當靠山也不會吃虧的,拿回嫁妝的事倒也不急在這一時半會兒。

    端木紜嘴角一翹,想起剛才永禧堂里的那一場鬧劇,又道:「如今最要緊的是該給二叔父納二房了,雖然是二房,但也是禮部侍郎府里的姑娘,禮不可廢,這提親的事自有祖母作主,我就打打下手,收拾收拾院子,發發請柬,準備準備席面什麼的。」

    「說來,府里也很久沒那麼熱鬧……」端木緋隨口接著話。

    姐妹倆漸行漸遠,把永禧堂的喧囂拋在了身後,夜更深了,四周陷入一片屬於夜的寧靜中……

    一夜彈指即逝,接下來的幾天,尚書府里很是熱鬧,端木紜初掌內務大權,忙得腳不沾地。

    儘管端木紜原來就在管家,但當時還有小賀氏在,而現在,她卻要一力管起這個諾大府邸的一切事宜。她再能幹也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小姑娘,一時間也有些手忙腳亂。

    尤其是小賀氏已經當了十來年的家了,府里不少體面的嬤嬤都是她的人,對於端木紜,總有些陽奉陰違。這讓端木紜也平白多了不少事。

    而這湛清院中第二忙的人大概就是碧蟬了,每天都忙著在府中各處打探消息,尤其是瓊華院那邊。

    小賀氏當然不甘心就這麼接受端木朝納二房,在府里鬧騰著,一會兒找賀氏,一會兒找端木朝,一會兒找端木珩,甚至還鬧回了娘家賀府,又遞了牌子進宮求太后,可是太后避而不見。

    小賀氏又一哭二鬧三上吊地折騰了一番,然而皆是徒勞。

    十一月十九日,賀氏親自去了莫府提親,小賀氏當日起就卧病在榻。

    然而,端木憲並不在意,只拋下一句,若是治不好,那正好莫家姑娘進門后就可以扶正。

    十一月二十一日,莫府有了回應,兩家定下了年前過門。

    一定塵埃落定后,十一月二十二日一大早,端木紜、端木緋姐妹倆帶著親手做的一些糕點,去了一趟岑隱的府邸。

    岑隱身為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東廠廠督自然是公務繁忙,姐妹倆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能夠見到岑隱,親自前去也只是為了表達謝意,把東西放在門房就走了。

    跟著,馬車又去了她們在昌興街的那個鋪子。

    端木緋離京一個月有餘,鋪子已經開起來了,當初那個「香茗」的牌匾自然也被取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塊寫著「綉芳齋」三個金漆大字的黑色牌匾。

    端木緋仰著小臉看著這塊大匾,不由想起了那位姜姑娘,便隨口提了一句:「姐姐,你可知那位姜姑娘已經是姜才人了。」

    端木紜驚訝地眨了眨眼,腦海中便閃過當初皇帝在此處遇上姜姑娘的一幕幕,只是唏噓了一瞬,說道:「這麼一來,她的父母兄長也就不需要離京了,說不定重新又租了鋪子呢。」不過,這就和她們沒有關係了,端木紜興緻勃勃地對著端木緋道,「蓁蓁,快看看我們的鋪子……」

    她樂滋滋地拉著妹妹的手進了綉芳齋,鋪子里有些冷清,這才開了半個月,裡頭除了雇的女掌柜外,僅僅才兩個綉娘而已。

    「大姑娘,這位是四姑娘吧?」

    女掌柜笑容滿面地迎了上來,她是一個四十來歲的豐腴婦人,穿著一件栗色暗妝花褙子,梳了一個整整齊齊的圓髻,髮髻上戴著一對翠玉扁方,氣質利落大方。

    端木紜應了一聲,含笑道:「石掌柜,你不用招呼我們,我和妹妹就是四處隨便看看。」

    端木紜來到櫃檯旁,隨意地打量著鋪陳在櫃檯上的帕子和荷包等等的綉品,從中撿了方帕子遞給端木緋:「蓁蓁,你看看。」

    這是一方海棠紅的帕子,顏色正好與端木緋今日的衣裙很是搭配,帕子上綉著一隻可愛的白色獅子貓,憨態可掬。

    端木緋點頭贊道:「姐姐,這個綉娘的綉工真是不錯。」這貓兒並不複雜,重在貓兒的神情與動態抓得精準,讓人看了便是心頭一軟。

    石掌柜並沒有走開,立刻就說起這是一位趙綉娘所綉,她的綉工雖然比不上另一位王綉娘,不過卻對圖案設計很有幾分天賦。

    石掌柜又挑了幾方趙綉娘的綉品遞給姐妹倆看,幾人正說著話,忽然就見一個流里流氣的青衣男子朝這邊探頭探腦。

    石掌柜怕對方衝撞了兩位姑娘,正想把他打發了,那男子已經進來了,對著石掌柜道:「掌柜的,我來賣我家婆娘繡的荷包,你看看值多少銀子?」

    男子從懷中掏出了一個水綠色的月牙形荷包,遞向了石掌柜,同時斜眼在端木紜和端木緋身上掃過,對著端木紜多看了幾眼,目光輕浮,看著像是那種市井無賴。

    有些綉庄小,養不起太多的綉娘,會收一些普通婦人綉好的綉品來賣,但是綉芳齋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是不收的。

    石掌柜上前攔住了那男子,搖頭道:「我們這裡不收外面的綉活,請去別處吧。」

    男子沒有走人,反而揮舞著那個荷包又朝石掌柜逼近了一步,弔兒郎當地拔高嗓門道:「喂,你們打開門做買賣,哪裡有把人推出去的道理!」聽他那無賴般的語氣,還想強賣。

    石掌柜微微皺眉,把鋪子里負責拉馬車、干粗使的小廝叫來了。

    小廝還算客氣地請對方出去,而這男子倒是來勁了,直接動手和小廝推搡了起來,罵罵咧咧……

    突然,男子猛地一用力,推得那小廝踉蹌了好幾步,而男子手中的荷包也不慎脫手而出,飛了出去,掉在了端木緋跟前。

    端木緋本來只是隨意地瞥了一眼,目光卻是粘著在了荷包上,這是……

    她下意識地蹲下身把荷包撿了起來,那水綠色的月牙形荷包上綉著精緻的蝶戀花圖案,那嬌艷的海棠花旁還綉著兩個字:「青語」。

    端木緋雙目微微一瞠,再細看,她就發現荷包上的刺繡所使用的針法是那麼眼熟,心中一凜。

    她幾乎可以肯定這「青語」就是「楚青語」!

    那無賴男子見一個小丫頭撿起了荷包還「愛不釋手」地看著,眼睛一亮,笑嘻嘻地說道:「小姑娘,我這荷包不錯吧?你就買下吧,從我這裡買,可比這鋪子里便宜多了!」

    端木緋眸光微閃,腦海中不由閃過端木綺的那個荷包鬧出來的風波,捏著荷包的手下意識地微微用力。

    楚青語的荷包竟然落到了這樣一個無賴的手裡,要是一個弄不好,被人發現這荷包屬於楚青語,怕是連府里的其他妹妹們都要被楚青語的一人之過所連累!

    端木緋歪著腦袋笑了,點頭道:「這荷包繡得是不錯,你要多少銀子?」

    那無賴頓時喜笑顏開,搓了搓手,裝模作樣地說道:「小姑娘,這荷包用的可是絲綢,上面的那花蕊是金線繡的……我看姑娘你面善,就賣你一兩銀子好了!」

    一兩銀子都夠一個小戶人家簡簡單單地過上半年了,這個荷包哪裡值一兩,也不過是這無賴看端木緋的打扮,猜到她想必是大戶人家出身的姑娘。

    端木紜微微皺眉,卻從來不會駁妹妹的意思,無聲地默許了。

    「碧蟬。」端木緋輕喚了一聲,碧蟬明白了自家姑娘的心意,從腰間的荷包里掏出一兩碎銀子遞給了那個無賴。

    那無賴顛了顛那碎銀子,又放在嘴裡咬了咬,滿意地笑了,「小姑娘,下回生意啊。」

    他仔細地把碎銀子揣在了懷裡,然後就樂滋滋地走了。

    看著對方走遠,端木緋把手裡的那個荷包遞向了端木紜,指著上面繡的那兩個字小聲地說道:「姐姐,你瞧……」

    青語,難道是……端木紜瞳孔微縮,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某個叫「青語」的少女,「蓁蓁,你是說……」

    「這個荷包也許是宣國公府的那位三姑娘的……」端木緋緩緩道,如點漆的眸中閃爍著一抹複雜的光芒,「姐姐,我們去一趟宣國公府吧。」

    端木紜也曾聽端木緋提起過她兩次偶遇楚太夫人的事,知道妹妹與楚太夫人還頗為投緣,便應了:「妹妹,我陪你一起去。」這荷包若真是楚家姑娘的,既然到了她們的手裡,總得親自去一趟還了才算妥當。

    姐妹倆與石掌柜告辭后,登上馬車,又臨時改道往宣國公府的方向去了。

    青篷馬車一路往北飛馳而去,馬車裡的端木緋還在把玩著那個月牙形的荷包,心裡漸漸地有幾分心神不寧……

    這大概是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

    端木緋半垂眼帘,眼睫微微顫動著,腦海中掠過了許許多多的往事,一時思緒紛亂。

    「噠噠噠……」

    馬車一路飛馳,在一炷香后,就來到了北門大街,一直來到一棟氣勢恢弘的宅邸前方才慢慢地緩下了速度。

    那宅邸的正門前蹲著兩個威武的石獅子,三間獸頭朱漆大門上釘了足足七七四十九個銅釘,代表著這是一個公侯世家。正門上方掛著一方黑匾,匾上大書「宣國公府」四個金漆大字。

    只是看著這個匾額,端木緋就又是一陣心潮湧動。

    馬車又往前行了幾丈,就在一側角門外停下了,碧蟬率先下了馬車敲響了角門,很快,那角門便被打開了,有門房探出半邊臉與碧蟬說了會兒話。

    接下來,就是一陣漫長沉靜的等待。

    門房派了人前去通稟楚太夫人,兩盞茶后,角門就完全打開了,有幾個婆子出來恭敬殷勤地迎她們的馬車入府,一路到儀門處。

    姐妹倆依次下了馬車,端木緋便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候在了幾步外,對方慈眉善目地對著她微微笑著,正是之前陪著楚太夫人去過千楓山的俞嬤嬤。

    「端木大姑娘,四姑娘,請。太夫人正在等二位呢。」

    俞嬤嬤笑吟吟地親自為二人引路,引得周遭的那些丫鬟婆子暗暗咋舌。

    這偌大的府邸里誰不知道俞嬤嬤是太夫人的親信,即便是府中的幾位公子姑娘,誰不看在太夫人的面子敬俞嬤嬤一分。

    這兩位端木府的姑娘明明是不速之客,竟然得俞嬤嬤親自來迎,可見楚太夫人對這兩位的看重。

    「有勞嬤嬤了。」

    端木紜和端木緋笑吟吟地應了一句,跟著一行人就在俞嬤嬤的引領下,朝著正院方向去了。

    楚青辭在這個府邸中出生,在這裡長大,近十五年不曾離開過,她對於這裡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一磚一瓦,都了如指掌。

    此時再次置身於這個熟悉的環境時,端木緋的心緒不由一陣劇烈地起伏。

    自獵宮回來后,她就想挑個楚老太爺休沐的日子登門來探望祖父和祖母,只是今日的意外來得太突然,沒想到她還沒做好準備,就這麼冒冒失失地來了這裡。

    端木緋眨了眨眼,眼眶有些酸澀,嘴裡卻若無其事地與俞嬤嬤寒暄著。

    不一會兒,楚太夫人居住的六和堂就出現在了前方。

    「兩位姑娘請。」俞嬤嬤領著姐妹倆進了暖閣中,四周頓時一暖。

    楚太夫人穿著一身絳紫色緞面吉祥紋通袖襖裙,坐在暖烘烘的炕上,腰板挺得筆直,嘴角微抿,如平日里般威嚴冷峻,她只是這麼靜靜地坐在那裡,身上就透著一種令人不敢輕慢的威儀。

    這才是楚家人的風範!端木紜心裡暗暗贊了一句,此刻再想到楚青語,不免又幾分感慨:就算是再好的門第,也難免會有不賢的子孫啊!

    「見過楚太夫人。」

    端木紜和端木緋走到近前,恭恭敬敬地給楚太夫人行了禮。

    「不必多禮,坐下吧。」看著眼前這對乖巧娟秀的姐妹倆好似這冬日的一對臘梅般清新可人,楚太夫人嘴角微微翹起,臉上就多了一抹慈愛的笑意,整個人看來溫和了不少。

    「小姑娘,這是你的姐姐吧?」楚太夫人拉過端木紜打量了一番,又從腕上拔下了一個白玉鐲子賞給了端木紜。

    玉鐲一觸手,端木紜就發現玉質溫潤細膩,必然是上品。這位楚太夫人如妹妹所言,與妹妹投緣得很,自己倒是沾了妹妹的光了!

    端木紜含笑瞥了端木緋一眼,落落大方地謝過了:「多謝楚太夫人。」

    真是有其妹,必有其姐。楚太夫人心中暗暗贊道,這對姐妹花皆是目光清亮,乖巧聰慧,二人姐妹情深,能互相幫扶……如此,很好!

    待姐妹倆坐下后,一個青衣丫鬟就上了熱茶,端木緋才略略移開茶蓋,就感覺到熟悉的香甜就撲鼻而來,正是她之前曾經在千楓山贊過的菊花茶。

    祖母還是那般細心。

    端木緋捧著茶盅的手指微微用力,溫熱的茶水自喉頭灌入腹中,讓她渾身都暖烘烘的。

    放下茶盅后,端木緋就欠了欠身,說起了此行的正事:「楚太夫人,我們姐妹冒昧來訪請您莫要見怪,也是事出突然,方才失禮了。」端木緋本來是想著做好了那個給祖母的抹額再來的,今天卻是兩手空空地來了。

    端木緋做了一個手勢,碧蟬就把那個月牙形的荷包先遞給了俞嬤嬤,俞嬤嬤又呈給了楚太夫人,主僕倆皆是面色一變。

    俞嬤嬤揮了揮手,屋子裡的其他丫鬟奴婢就低眉順眼地退了出去,步履悄無聲息。

    接著,端木緋口齒清楚地把今日如何得了這隻荷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聽得楚太夫人的臉色微沉,俞嬤嬤也是神情凝重,她當然知道這荷包要是流出去了,事情可大可小,一個弄不好,楚家百年清譽就要毀於一旦!

    楚太夫人隨後把荷包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神色又和藹了起來,正色道:「緋丫頭,這件事我記下了。」

    楚太夫人的語氣又親昵了不少,一聲「緋丫頭」聽得端木緋眼眶微微一紅,她不動聲色地又捧起了茶盅,抿了口香甜的茶水。

    楚太夫人還想著荷包的事,也沒注意端木緋的異狀,只當她果然喜歡這花茶,又和藹地招呼姐妹倆用些點心,然後閑話家常般道:「緋丫頭,我聽我家老太爺說,你的棋下得不錯……逼得吏部尚書那棋痴投子認負。」

    「哪裡哪裡,我只是贏了游大人半局棋而已。」端木緋謙虛地笑了笑,一本正經地說道,「游大人是棋痴,不過棋藝嘛……」

    「他也就是個臭棋簍子罷了!只能靠著輩分哄哄你這小姑娘陪他下棋,真是為難你這小姑娘家家了。」楚太夫人不客氣地直接取笑道,這朝堂上下敢這麼說游君集的,也沒幾個了。

    「『祖父』自小就教導我要敬老尊賢。」端木緋嘴角微翹,乖巧地說道。

    同是在朝為官,游君集與祖父楚老太爺也頗為熟稔,她小時候,游君集有段時間常來找楚老太爺下棋,可是楚老太爺嫌他是個「臭棋簍子」,能避則避。

    楚太夫人被端木緋逗得忍俊不禁,又道:「緋丫頭,聽說你還在獵宮擺了個殘局把一個獵宮的棋道高手都難倒了……」

    話語間,就聽外面傳來丫鬟恭敬的行禮聲:「見過三姑娘。」

    跟著,就是一個耳熟的女音響起:「祖母這裡是有客人在嗎?」

    楚太夫人頓時笑意一收,面色微沉,不一會兒,一陣利落的打簾聲響起,楚青語款款地走了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