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27章 126獨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27章 126獨處字體大小: A+
     

    端木緋很識時務,乖巧地問封炎:「封公子,那我們接下來做什麼?」

    她眨巴眨巴地看著封炎,笑得溫順甜美,彷彿一隻可愛的小奶貓。

    封炎沖她微微一笑,理所當然地說道:「我說了要教你騎馬的。」說著,他朝四周看了一圈,「這裡還算平坦,我們就在這裡學。」

    看他興緻勃勃地欲為人師的樣子,端木緋完全不敢說不,只能順著他的話道:「那……就麻煩封公子了。」

    封炎翻身從奔霄一躍而下,讓奔霄到旁吃草,興緻勃勃地教了起來:

    「騎馬最重要的一點是不能害怕,如果你上馬就害怕,霜紈也會感覺到你的恐懼。」

    「當你發現馬跑偏時,就用韁繩向一側拉……」

    「仔細隨著霜紈的步伐『小顛』……等你學會了這個,以後快馬賓士時就不會顛得五臟六腑都翻江倒海了。」

    「慢慢來,不著急……」

    封炎耐心地仔細與她說著,端木緋練了近半個時辰,才下馬小憩。

    此時她的額頭已經沁出一層薄薄的香汗,一張小臉紅撲撲的,如那清晨猶沾著露水的花瓣,瑩潤生輝。

    她一點也不覺得累,反而精神奕奕,正打算把霜紈栓在一旁的樹榦上,就聽封炎道:「讓它們自個兒玩吧。奔霄會看著你的霜紈的。」

    奔霄還會看護馬兒啊,不愧是馬王!端木緋再次崇敬地看向了奔霄,把霜紈牽到了奔霄身旁,一本正經地說道:「奔霄,那我家霜紈就拜託你照顧了。」

    她一邊說,一邊還特意奉上了一塊紅糖作為孝敬。

    奔霄不客氣地吃了她掌心的那塊紅糖,然後打了個響鼻,就往前跑去,從一片灌木叢上飛越而過,霜紈則是屁顛屁顛地跟了過去,就像是一個忠實的小跟班似的……

    「封公子……」

    端木緋收回了視線,看向了身後幾步外的封炎,卻見他右掌捂著臉,眸中水光瀲灧,耳尖有些紅紅的……

    看他這樣子難道是……發燒了?!

    「封公子……」端木緋上前了一步,有些擔憂地看著他,封炎則是退了一步。

    就在這時,後方傳來一陣凌亂的馬蹄聲,似乎是有數人朝這邊走來,端木緋下意識地循聲望了過去。

    不遠處,韓士睿騎著一匹駿馬,帶著三四個神樞營士兵從一片密林中而來,他們顯然也看到了端木緋和封炎,停了一瞬后,就策馬朝這邊過來,伴著輕微的盔甲碰撞聲。

    韓士睿穿著一身蔚藍色的戎裝,搭配一套銀光閃閃的輕甲,金燦燦的陽光下,那輕甲甚是炫目,映得他整個人神采煥發,春風得意。

    「這不是封公子嗎?!」

    韓士睿一邊笑著與封炎打招呼,一邊抬手做了個手勢,他身後的那個幾個士兵就勒馬停了下來,而他自己則繼續上前。

    到了封炎跟前,他也不下馬,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著封炎,俊朗的臉龐上帶著淡淡的輕蔑與嘲諷。

    封炎看似血脈高貴,然而,他與偽帝之間的血脈關係就註定他不會有什麼前途,錯過了這一次,也不過有下一次。

    就是昨晚的事,事到如今,封炎也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他再提,也不會有人信了。

    想著,韓士睿的眼角眉梢就泛起了幾分得意。

    「韓將軍。」封炎看著韓士睿淡淡道,「真是巧了。」

    「是啊。我與封公子真是有緣。」韓士睿嘴角微翹,故意拱了拱手,「說來,我還沒『謝謝』封公子呢。」

    韓士睿笑吟吟地在「謝謝」這兩個字上加重音量,顯得意味深長。

    封炎只是抿嘴淺笑,從對方的三言兩語中,他已經可以肯定韓士睿昨晚夜獵時的行徑不僅僅是落荒而逃,還是禍水東引。

    是韓士睿故意把那頭黑熊引向了自己!

    見封炎不接話,韓士睿不免有些無趣,可是回想昨日發生的一切,心裡還是有幾分意難平。

    本來,他昨日獵了頭猛虎,是這次秋獵的魁首,風頭無人可及,皇帝要把神樞營交給他,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偏偏封炎毫無自知之明,非要以夜獵向他挑戰……最後還把他的風頭都搶了!

    有了封炎在夜獵中獵到黑熊,誰還會記得他也獵了虎!

    韓士睿眼中閃過一抹嫉恨,瞥了一旁的端木緋一眼,陰陽怪氣地又道:「封公子,我勸你還是小心點,帶著個小姑娘進山林,要是遇到虎狼猛獸,出了什麼意外,那就不美了。」

    聞言,封炎本來漫不經心的俊臉瞬間一凜,烏眸中寒芒如電,朝韓士睿射去。誰也不能拿蓁蓁的安危來說嘴!

    韓士睿被這冰冷如刀的一眼看得心中發虛,捏緊了手中的韁繩。

    「韓將軍,虎狼倒也無妨……」封炎唇角勾出一段似笑非笑的弧度,細碎的陽光透過上方濃密的樹冠在他俊美的臉龐上灑下一片斑駁的光影,讓他的臉龐看來陰森詭異,渾身透著一股邪魅危險的氣息。

    話語間,封炎的聲音變得更為輕緩柔和,斜睨著韓士睿,「這若是再來頭熊,韓將軍可要小心了!」

    韓士睿臉色變了變,眯眼看著前方的封炎,「本將軍也是一片好意,封公子好自為之!告辭了。」

    話音未落,韓士睿一夾馬腹,氣沖沖地策馬離去,他身後的幾個士兵緊跟而上。

    馬蹄聲漸遠,他們的身影很快就在濃林密蔭間淡去……

    四周又只剩下了端木緋和封炎,還有那風吹草木的嘩啦聲不時響起。

    「沙沙沙……」

    韓士睿和封炎雖然只交談了幾句,卻是句句透著意味深長,端木緋隱約也聽出了端倪。

    她朝封炎走近一步,問道:「封公子,昨日的夜獵可是發生了什麼?」

    封炎本來不想說這些事來污了端木緋的耳朵,可是當他對上她那雙宛若水洗的明眸時,耳邊忽然響起母親的叨念:阿炎啊,會哭的孩子才有糖吃。

    封炎濃密的眼睫微顫,又瞬間改變了主意,聲音晦澀莫名,「其實,昨日能這麼快獵到黑熊,也是僥倖……」

    見端木緋臉色微訝,封炎立刻猜到她定是想明白了自己的言下之意。

    封炎翹起唇角,心道:他的蓁蓁就是這般聰慧!

    封炎故意嘆了口氣,把昨晚巧遇韓士睿,韓士睿卻禍水東引,留他獨自與黑熊搏鬥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

    端木緋不知道該感嘆韓士睿的無恥,還是該驚嘆封炎在那種險境下竟然冷靜地化險為夷。

    封炎……他果然是頭雲豹!

    端木緋眨了眨眼,腦海中不由浮現一頭兇猛的雲豹力斗黑熊的場景。

    至於韓士睿,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尾見不得光的黃鼠狼罷了。

    端木緋忍不住抬眼朝韓士睿離去的方向又望了一眼,此刻再回想起昨晚獵台上長慶長公主那一番慷慨激昂的陳述,心頭不免就有些複雜。

    皇帝行事輕率,因為忌憚封炎,就這麼隨隨便便地把神樞營交給了這麼一個心胸狹隘、心思惡毒的小人,神樞營可是天子近衛啊。

    想著,她那雙明凈如湖的眼眸泛起了一圈圈的漣漪,似沉吟,似唏噓,似感慨……

    封炎目光溫柔地看著她,「……你覺得,我當如何?」

    端木緋不明白為什麼要問自己,還是乖乖答道:「自當不能姑息。」

    封炎笑了,半眯的鳳眸中似是揉碎了星光鋪在眼底,輕輕兩聲擊掌,喚道:「墨壬。」

    下一瞬,右前方的一棵大樹上一陣「簌簌」的騷動,跟著,就有一個著墨綠勁裝的精瘦青年從樹上輕快地一躍而下,身輕如燕,落在地上毫無聲息。

    端木緋眼角一抽,忍不住想道:這人到底是何時在那裡的?

    墨壬看也沒看端木緋,直接俯首抱拳:「公子。」

    封炎眼底閃過一道銳芒,對著墨壬輕描淡寫道:「去辦吧。」

    然後,他轉身看向了幾步外的端木緋,俊美的臉龐歪了歪,露齒而笑,神情間露出一抹少年特有的狡黠,笑吟吟地問道:「端木四姑娘,要不要去瞧熱鬧?」

    這句話真是似曾耳聞啊!端木緋眼角又抽了一下,不由心道:怎麼總有人愛帶她去看熱鬧呢!

    她只是一瞬間的閃神,就發現那個叫墨壬的青年不知何時又失去了蹤影,可說是神出鬼沒。

    封炎抬起右手,尾指成環,放在口間吹了一聲長長的口哨,口哨聲悠長響亮,隨著風聲傳播開去……

    須臾,就聽一陣輕快的馬蹄聲傳來,隨著一聲馬兒高昂的嘶鳴聲,高大的黑馬率先進入端木緋的視野,它高高躍起,馬蹄飛揚,彷彿騰雲駕霧般。

    後方的霜紈落後了一大截,也輕快地跑了過來。

    霜紈一直是一匹乖巧溫順的母馬,端木緋還是第一次看到它這麼活潑的樣子,不由嘴角翹了起來,溫柔地撫了撫它脖頸的皮毛。

    奔霄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打著響鼻興奮地繞著封炎轉著圈,那迫切的樣子彷彿在說,我們又要去玩了是不是?

    封炎拍了拍它,就縱身上馬,對著端木緋微微一笑道:「跟我來吧。」

    待端木緋也上了馬後,兩人兩馬就慢悠悠地朝西南方走去。

    四周青山疊嶂,綠樹長蔭,遮天蔽日,不時有鳥兒撲棱著翅膀在山林間飛過,夾雜著清脆的鳥鳴聲。

    這九秀山脈山清水秀,風光秀麗,但也很容易迷失方向。

    沒一柱香功夫,端木緋就已經放棄記路了……

    封炎似閑庭信步,一邊在山林間漫步,一邊對端木緋介紹著九秀山的格局:

    「九秀山是大盛十大名山之一,共有九峰,正前方的白雲峰又叫龍門峰,是九秀山脈中的最高峰……」

    「東邊是黑狼峰,西邊有紫霞峰、長青峰……我們所處的觀月峰是山勢最平緩的一座山,多鹿群出沒。」

    「虎豹狼之類的猛獸大多分佈在黑狼峰和紫霞峰一帶,還有……」

    「觀月峰和長青峰之間有條小河,河邊常有些鹿兔狐狸什麼的去飲水……長青峰上還有一道瀑布,頗有幾分飛流直下三千尺的氣勢。」

    封炎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十分隨性,而端木緋還是第一次出京城玩,對什麼都好奇極了,聽得十分認真,那專註的目光一會兒看封炎,一會兒又順著封炎指的方向朝遠方望去……

    她完全不知道看似神色淡淡的封炎其實心裡一點也不平靜,他已經被她看得完全不敢再看她了。

    他的蓁蓁,還是跟以前一樣,無論什麼事,都是全神貫注,全力以赴。

    不過,她的這個性子還真是讓他吃不消啊……

    封炎的心口如小鹿亂撞砰砰地加快,表面還是若無其事地說著,口若懸河。

    這九秀山脈他最熟悉不過了,閉著眼睛也能找到路!

    他六歲以前每年都會與母親安平一起隨御駕來獵宮,等他六歲以後,就開始獨自隨聖駕來此,除了他在北境的兩年,年年如此。

    九秀山一帶不僅是獵場範圍連其他八座山峰,他也都跑遍了,不止知道哪裡有熊,虎狼,狐狸野貂,還知道……

    想著,封炎的眸中閃過一道銳利的冷芒。

    本來昨日他既然達成了目的,也懶得節外生枝,但韓士睿卻不該拿蓁蓁來說嘴。

    有道是:來而不往非禮也。

    韓士睿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封炎惦記上了,此刻,他正好帶人來到了昨晚的野竹林附近,一眼望去,周圍八九丈都是一片狼藉,那些被黑熊撞斷的綠竹還歪七橫八地躺在竹林里,附近的地面上還隱約能看到那頭黑熊留下的爪印、血跡、毛髮……

    「將軍,這裡莫非就是昨晚封公子獵到熊的地方?」一個神樞營士兵隨口說道。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韓士睿面色微微一變,故地重遊的感覺並不太妙。

    他腦海中快速地閃過許多畫面,握著韁繩的左手下意識地微微使力。

    每年秋獵的前三日是最佳的在皇帝面前露臉的機會,為了這一天,他特意從楊梵手上弄到了一份觀月峰的走獸分布圖。為了不露聲色,他特意按捺到昨日才去圖紙標識的位置獵了那頭猛虎,希望能藉此在秋獵中一鳴驚人,以得到皇帝的青睞,沒想到中途卻被封炎橫插一腳。

    昨晚夜獵時,他再次根據那張圖紙找到了熊窩。

    然而,黑熊強壯兇猛,遠超他的預計,他被它一掌拍傷了左肩,只能策馬一路狂奔,後來偶然間發現了封炎的蹤影,這才靈機一動,乾脆就往封炎那邊逃了過去,試圖把那頭黑熊的注意力引向封炎,好給自己博得一線生機。

    最終,他的計劃成功了,他順利地逃走了,卻也同時又失敗了,沒想到封炎竟然拔得頭籌——

    獵下了那頭黑熊!

    想著,韓士睿的眸中陰沉如古井。

    他要是早知道封炎有這般的身手,還不如留下和封炎共同擊斃那黑熊,那麼昨晚他領下這神樞營的差事才顯得更為光明正大,理直氣壯。

    只可惜,這世上是沒有後悔葯的。

    「將軍,韓將軍!」

    忽然前方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身形精幹、皮膚黝黑的神樞營士兵騎著一匹棕馬朝他這邊飛馳而來,滿頭大汗,行色匆匆。

    「吁——」

    黝黑的方臉士兵在一丈外勒住了馬繩,那棕馬發出急促的嘶鳴聲,兩隻前腿高高地抬起……

    士兵略顯狼狽地翻身下馬,氣喘吁吁地對著韓士睿抱拳稟道:「稟將軍,左哨司在紫霞峰那邊發現有行跡可疑的人出沒……」

    韓士睿頓時精神一振,目露異彩。

    這可是一個立功的大好機會!

    神樞營是他昨晚剛從封炎手上拿來的,在過去短短的三天內,封炎就帶著神樞營剿了流匪,還順帶牽扯出楊梵從流匪那裡收受賄賂,官匪勾結的案子,辦好了差事也立了威,自己新官上任,絕對不能輸了他!

    士兵還在繼續稟著:「對方極為狡猾,應該是發現了我們的人,借著山林躲藏潛逃。將軍,繞過紫霞峰就是九秀河……」

    韓士睿又是面色微微一變,一旦對方遁逃入九秀河,那麼他們想要再抓住人無疑大海撈針!

    等他現在傳令下去,聚集人手然後再趕去紫霞峰,至少要半個多時辰,這賊人恐怕早就跑得沒影了。

    韓士睿急忙催促那方臉士兵道:「快快給本將軍帶路!」

    「是,將軍。」士兵忙抱拳領命,也是翻身上馬。

    韓士睿高高揚起馬鞭,「啪」一聲甩在了馬背上,馬兒嘶鳴著朝西邊的紫霞峰馳去,那方臉士兵和他的兩個親兵策馬緊隨其後。

    四人的駿馬穿行在一片白樺林,方臉士兵落了一個馬身,在後方不時發出聲音為韓士睿指路。

    「將軍,往前走再穿過兩片松林,前面就是紫霞峰了。」

    「山腳下有一片溪水,賊人就是在溪邊飲水時被左哨司的人從一側山上瞥到的……」

    「當時雖然射了幾箭過去,不過不確定有沒有傷到人……」

    沒用!韓士睿心裡暗道,這都發現了人,居然還讓人跑了,果然還是要他親自出馬,以他的箭術,即便是百步之外也可以將賊人一箭斃命!

    韓士睿心急如焚,又揚起了馬鞭。

    「啪!」

    「啪!」

    「啪!」

    馬鞭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且越來越快。

    韓士睿一心往前沖著,沒注意到他身後的幾人似乎是有力有不逮,他們之間拉開的距離愈來愈遠,愈來愈遠……

    而他沒有回頭,毫無所覺,一鼓作氣地衝過一片落葉松林來到了山腳下。

    一條清澈的小溪靜卧在山腳下,溪水潺潺,晶瑩剔透,汩汩的水流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如同那流動的水晶般。

    韓士睿順著那溪流往前望去,一眼就看到了兩支羽箭凌亂地散在溪水邊,旁邊似乎有一攤血跡……

    韓士睿心中暗喜,利落地翻身下馬,急切地朝那邊快步走去,馬靴踩著地上厚厚的松針上發出咔嗤咔嗤的聲響。

    他俯身撿起了溪邊的兩支羽箭,不用看箭上的刻印,他就可以確信這是大盛禁軍專用的羽箭。

    那麼,賊人應該是往……

    「噝噝!」

    身後忽然傳來一聲詭異的嘶鳴聲,韓士睿皺眉看了過去,卻見一尾色彩鮮艷、兩指粗細的青蛇不知何時地出現在兩三步后彎曲著長長的身體爬行遊動。

    它仰首張開三角嘴,吐著長長的舌信,那冰冷的金色眼瞳中只有一條狹窄的細縫,陰毒無情。

    韓士睿不知道這是什麼蛇,卻可以從它那鮮艷斑斕的色彩斷定這必定是一尾毒蛇。

    某些劇毒之蛇一點小小的蛇毒,就足以在瞬息間毒死一頭大象。

    「噝噝!」青蛇猛然飛竄而起,朝韓士睿的小腿張開獠牙,撕咬而來。

    韓士睿面色一變,急忙抽了腰側的長刀,刀光一閃,那尾青蛇瞬間就被攔腰斬斷,瞬間喪命,蛇血朝四面飛濺開來。

    一股濃郁的血腥味瞬間在空氣間擴散開來……

    那條頭尾分離的青蛇「啪啪」兩聲落在了地上,一動不動,已經徹底死絕了。

    韓士睿鬆了一口氣,卻聽後方的馬兒發出了驚慌的嘶鳴聲,慌亂地踱著蹄子。

    韓士睿循聲一看,頓時頭皮發麻,就在距離他兩三步外,又是兩尾長長的青蛇吐著舌信盯上了他,體型足足比剛才那條大了一倍,蛇嘴裡不住地發出了吐信的噝噝聲。

    兩尾毒蛇在厚厚的松針上游移,發出一陣陣悚人的沙沙聲,那聲音不大,然而在此刻寂靜的空氣中,卻被放大了好幾倍。

    韓士睿下意識地退了一步,幾乎是下一瞬,那尾毒蛇彈飛而起,離地三尺,如閃電般朝他的胳膊襲來。

    韓士睿忍著肩膀的痛,再次揮舞著那柄銀光閃閃的長刀,刀光凌厲如電,一刀就攔腰了其中一尾蛇……

    「啊!」

    韓士睿吃疼地發出慘叫聲,手腕被另一尾青蛇一口狠狠地咬住,緊咬不放。

    他凄厲的慘叫聲驚起了林中一片雀鳥亂飛。

    他當機立斷,急忙掐住青蛇的三寸處,那毒蛇終於鬆口,可見他的右腕上赫然留下了兩個血洞。

    傷口迅速發黑髮紫,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脹了起來……

    韓士睿再次發出一記痛苦的悶哼聲,他將手中的青蛇重重地甩出,青蛇被甩得飛了出去,落在了幾丈外,然後飛快地朝另一個方向遊走了。

    「將軍!將軍……」

    不遠處傳來了急促的馬蹄聲,三匹駿馬從松林飛馳而來,馬上的三人紛紛下馬去看韓士睿狀況。

    溪水邊,眾人皆是圍著韓士睿,一片混亂。

    沒有人注意到右前方的山腰上幾叢濃蔭間藏著兩個人,端木緋把下方的混亂盡收眼底,很快就收回了視線。

    四周的靜謐與山下的混亂形成鮮明的對比。

    端木緋翹起了唇角,一副心情甚好的樣子。

    有道是: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只不過……

    端木緋飛快地抬眼看了封炎一眼,眸底閃過一道異芒。

    今日封炎隨口一聲令下,就有人準確地把韓士睿引到此處來,那是不是表示,神樞營里其實就有封炎的人?!難怪封炎這麼輕易的就把神樞營拱手相讓。

    封炎看來暗藏了不少實力,所圖甚大。

    端木緋長翹如梳篦的眼睫半垂,眸光閃了閃,她腦海中不由想到了安平和那個故去的偽帝,一時心潮紛亂。

    「蓁……是有趣。」封炎心裡雀躍,把差點脫口而出的「蓁蓁」硬生生地改了口,眼底似燃燒著火焰般灼熱明亮。

    他就知道蓁蓁不會覺得他做得不對!

    從以前,阿辭就是這樣的,善良正直,是非分明,絕不會把她的善心浪費在不值得的人身上,阿辭看著柔弱,卻是極有主見的人,不會被人輕易動搖。

    封炎的心情就像鳥兒展翅般地飛揚起來,連嘴角也彎了起來,然而,下一瞬,就見端木緋清了清嗓子提議道:「封公子,要不……我們回去吧?」

    端木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期盼地看著封炎,她在說的是回獵宮。

    封炎卻是故意歪曲她的意思:「好,我們回去接著練習騎馬。」

    說話的同時,他輕鬆地翻身跨上了馬背,等到端木緋也不太熟練的上了馬後,他才收回目光,上半身微微往前,他胯下的奔霄已經知他心意,踏著馬蹄往前而去。

    這一人一馬如此默契,動作如行雲流水般,看得端木緋艷羨不已。

    她不由看向了霜紈,摸著它的鬃毛,嘴裡喃喃道:「霜紈,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她抓住了馬繩,慢慢地遛著馬跟隨封炎又離開了。

    按照封炎的計劃,是想找一處空曠的空地好好教端木緋騎術,然而,走出一大片大青楊林后,迎頭就見百來丈外六七個公子姑娘與他們正好迎面相對。

    遠遠地,還看不清來人的容貌,可是從對方衣著、身形與馬匹,封炎心裡已經隱約有數了。

    果然,下一瞬,就見前面一道大紅的身影對著他倆揮起了右臂,「炎表哥,緋妹妹!」

    奔霄只是稍一停步,霜紈就「得得得」地從它身邊踱過,封炎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端木緋樂滋滋地投向了舞陽和涵星她們。

    「舞陽姐姐,涵星表姐,雲華姐姐。」

    幾個姑娘家聚在一起,好不親熱,就像是失散的姐妹終於又重逢似的,眼裡再也看不到其他。

    看著孤零零的封炎被拋在了後方,君然差點沒笑出來,悶笑著抖動著肩膀。

    「阿炎,」還是謝愈策馬飛馳到封炎身旁,他當然不知道內情,笑嘻嘻地取笑道,「你和端木四姑娘怎麼走丟了?」

    「是啊是啊。」君然策馬也過來了,似笑非笑地介面調侃道,「阿炎,你也太不小心了!」君然一語雙關。

    封炎斜睨了君然一眼,連名帶姓地喚道:「君然,你們怎麼來這裡了?」君然這傢伙也太不靠譜了,這麼件小事也辦不好,居然又把人給帶回來了?!

    君然笑眯眯地甩了甩馬鞭,「雲華說想要獵頭狐狸,我記得這附近的松林雖然『冷凄凄』的,不過好像有狐狸出沒,就過來了。」

    他怎麼知道阿炎的品味這麼獨特,不帶小姑娘家家去賞花玩水,居然跑到這麼片荒林來了。

    封炎自然是看懂了君然眸中的那一抹戲謔,隨手摸了摸奔霄的鬃毛,「奔霄,我想著小馬駒還是別送人了,養著給你作伴也不錯……」

    奔霄似乎是聽懂了,歡快地在原地踩了兩下蹄子。

    阿炎這是要剋扣他的小馬駒?!君然如遭雷擊般,眨了眨眼,可憐兮兮地看著封炎,「阿炎,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這一次他一定會把事情辦得更漂亮的!

    謝愈一頭霧水地來回看著君然和封炎,不知道他們倆的話題怎麼忽然就從獵狐轉到了奔霄的小馬駒身上……不管了!

    謝愈急忙開口爭取道:「阿炎,奔霄有小馬駒了?不如送給我吧!你放心,我肯定會把小馬駒照顧得好好的,讓它住最豪華的馬廄,吃最好的乾草……」

    謝愈滔滔不絕地保證著,君然笑吟吟地看向了他,揉得拳頭咯嗒作響,道:「謝三,你確定要跟我爭?」

    謝愈心中警鈴大作,覺得自己就像一隻被豺狼盯上的待宰羔羊,但是,為了奔霄的崽兒……

    「阿炎,你考慮一下我啊……」

    話音還沒落下,謝愈已經很慫地落荒而逃。

    君然勾了勾唇,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乾脆一夾馬腹,策馬朝謝愈追了過去。

    「喂喂喂,君然,你跟著我幹嘛!……我是不會放棄小馬駒的!」

    一時間,只聽謝愈大呼小叫聲回蕩在四周,也吸引了幾位姑娘的注意力,一片語笑喧闐聲,好不熱鬧。

    他們在原地稍稍歇了兩盞茶時間后,就繼續上路了。

    接下來,狩獵才算是真的開始。

    幾位公子各顯神通,尤其是封炎和君然,這兩人幾乎箭無虛發,每一箭都必有所獲,沒半個時辰,大夥身後的籮筐里就被獵物裝得滿滿當當,散發著濃濃的血腥味,在陽光和微風的撫觸下,血腥味越來越濃了……

    不僅是公子們收穫頗豐,姑娘們也是裝了兩籮筐的野果子和野山菇,眾人皆是滿載而歸,等他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回到獵宮時,約莫是未時過半。

    烈日中天,四周也陸續有一些人從獵場歸來,舞陽招呼著大伙兒一起去翠微園的水閣中吃些甜湯,可是他們才剛下馬,就見三四個錦衣衛朝他們走來。

    為首的錦衣衛指揮使程訓離對著眾人拱了拱手,給舞陽、涵星等人見了禮,然後就對封炎淡淡道:「封公子,皇上有請!」

    眾人不由面面相覷,封炎還沒說話,謝愈已經大步先跨了出去,「程大人,我們倆先說幾句……」

    他親熱地招呼著程訓離到一邊說話去了,兩人交頭接耳地說了幾句,跟著,就見謝愈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又跟著程訓離回來了。

    「阿然,我們跟阿炎一起去見皇上吧!」

    謝愈眨了眨眼,看他那輕快閑適的樣子,其他人也猜到應該沒什麼大不了的,皆是釋然。

    封炎、君然和謝愈跟著程訓離走了,剩下的人也就各自散了,回了獵宮的住處。

    一炷香后,舞陽和端木緋就在瑤華宮裡舒舒服服地喝上溫溫的甜湯,香甜的味道瀰漫著在鼻息唇齒間,化去身上的疲憊。

    這時,出去探聽消息的小內侍就回來了,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查得是仔仔細細:

    「殿下,今早新上任的神樞營佐擊將軍韓士睿被毒蛇咬了,幸而傷口處理得當,送回獵宮后,又讓太醫看了,方才保住了性命。」

    「韓將軍緩過來后,就去找了皇上,說是封公子害了他,所以皇上才特意宣了封公子過去對質!」

    「方才君世子和謝三公子在皇上跟前給封公子作了證,說封公子今日一大早就和他們一起去了獵場。」

    「皇上剛剛已經放封公子他們回去了。」

    舞陽隨手打發了那個小內侍,不屑地嗤笑了一聲,道:「緋妹妹,俗話說的好: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這韓士睿還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著光風霽月的,原來心胸如此狹隘。本宮算是看明白了,他就是在夜獵中輸給了炎表哥,所以心裡不服氣,借故找父皇告狀呢!」

    端木緋慢慢地飲著甜湯,若無其事地笑了笑。

    這事兒封炎做得漂亮極了,想告狀也得看韓士睿有沒有這能耐!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