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20章 119東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20章 119東廠字體大小: A+
     

    就在這時,一個溫和清朗的男音自後方傳來:「表妹,原來你在這裡啊!」

    來者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郎,一襲寶藍色蒲菖紋交領錦袍,身姿如松柏般挺拔,笑容溫潤,斯文儒雅,讓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端木緋直愣愣地看著此人,瞳孔猛縮。

    她認得他,他是成聿楠,楚二夫人的娘家侄子,也是楚青語正在議親的對象,年紀輕輕已經是少年秀才,又是成家這一輩的嫡長孫,在京中頗有「公子溫如玉」的美名。

    看著成聿楠,端木緋一時心潮翻湧,不由心想:當日,雲門寺的事,成聿楠到底知不知情?

    成聿楠走到楚青語身旁,恭恭敬敬地給舞陽和涵星行了禮,然後又對楚青語道:「表妹,你不是一向最愛芙蓉嗎?我看那邊有幾叢芙蓉布局錯落有致,適合入畫,你可要隨我過去看看?」

    成聿楠笑得和煦,很顯然是意識到這邊的氣氛不對,特意過來打個圓場,拉走楚青語。

    楚青語有些不甘心,但很快就若無其事地笑了,對著舞陽、涵星道了聲「告退」,隨成聿楠走開了。

    四周的空氣一松,眾人眨眼就把剛才那小小的齟齬拋諸腦後,又各自玩耍起來。

    之後,陸續有公子姑娘來園中赴宴。

    漸漸地,這園中的眾人就隱約分成了兩派,一派以舞陽為中心,身旁的幾位公子哥說笑著玩著射覆;另一派則以楚青語為中心,玩著投壺,彷彿有種無形的屏障將兩方人馬區分開來,井水不犯河水。

    玩樂之間,楚青語不時地往封炎的方向瞟去,神色陰晴不定。

    她想要加入那群正在射覆的公子們,卻又顧及剛才和舞陽的齟齬,實在不想在眾人面前對著舞陽低頭。

    「沙沙沙……」

    又一陣微涼的晚風吹拂而來,隨風帶來少年們爽朗明快的笑聲。

    君然大笑著拍案而起,得意洋洋地指著謝愈道:「酒,肯定是春酒。你趕緊把碗翻開啊!」

    謝愈皺了皺眉,打開了倒扣在桌面上的一個青瓷大碗。

    果然,碗下赫然是一盞清酒。

    「憑你謝三,還想贏得了本世子。」君然玩世不恭地搖著摺扇。

    謝愈認罰,仰首將杯中之物一口飲盡,心裡有些不服氣。

    玩射覆,他還沒輸過呢!

    「阿然,你怎麼知道是春酒?」謝愈不服氣地問道。

    他明明不過就提示了一個「春」字,君然怎麼就能猜到「春酒」了呢。

    正悠閑地聽著小曲的端木緋聽到這邊的動靜,也好奇地張望過來,就聽君然神秘兮兮地說道:「山人自有妙計也。」

    故弄玄虛!端木緋忍不住「噗嗤」一聲輕笑了出來,引得眾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

    舞陽眨了眨眼,心念一動,就問道:「緋妹妹,你可是看出什麼了?」

    既然舞陽問了,端木緋就指著一旁的一個如玉般的青瓷壺,乖巧地說道:「玉壺春。」

    這種「玉壺春」的酒瓶因為「玉壺買春」而得名,其中的「春」字指的就是「春酒」,意思是拿著玉壺買春酒。

    而且,這春酒的氣味這麼濃,稍微鼻子靈光的人恐怕都該聞出來了!

    端木緋這麼一說,眾人皆是忍俊不禁地輕笑出來。

    這個精明的小丫頭!君然但笑不語,顯然是默認了端木緋的說法。

    他又搖了搖手中的摺扇,不動聲色地瞥了封炎一眼,心道:阿炎偏偏看上了這麼個精明的丫頭片子,以後恐怕會被管得服服帖帖吧?!……咳咳,似乎還挺有趣的!

    「我們再來玩!」

    謝愈正玩在興頭上,低頭吩咐了小廝一句,很快小廝又取來一個倒扣著碗碟的托盤。

    這一次,謝愈給了兩個字:「七夕」。

    君然沉吟思索著,就聽封炎已經開口了,說道:「蜘蛛。」

    一想到八腳蜘蛛,一旁的幾個姑娘家嚇得差點沒跳起來,涵星尖聲命人將蜘蛛趕快拿走,而君然卻是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似笑非笑地看著封炎。

    「木芙蓉。」

    「梧桐葉。」

    「……」

    封炎如得神助,每次都搶在眾人之前點出所覆之物。

    謝愈起初還不服輸,到後來,被贏得沒脾氣了,再之後,他已經覺得無趣了。

    比試也好,遊戲也罷,之所以有趣是因為勢均力敵,當結果完全一面倒的時候,那等於就是被碾壓……

    謝愈摸了摸鼻子,與封炎商量說:「不如,我們玩點別的?」

    「哈哈哈……」

    一旁趴在桌子上悶笑了許久的君然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阿炎這隻公孔雀又在開屏了!

    阿炎這是故意要在人家小姑娘面前顯擺呢!

    再換一樣玩,謝愈還是照樣輸!

    在眾人的一片歡聲笑語中,夕陽西垂,暮色漸合。

    四周一片昏黃,便有宮人陸續掛起了一盞盞宮燈,把這園中裝點得彷如一片璀璨的的星河。

    這時,不遠處的園子入口起了一片喧囂。

    起初,端木緋、舞陽她們沒在意,待到四周越來越多的目光都看向了同一個方向,騷動漸漸蔓延了過來,空氣中就隱約飄來了「楊五姑娘」這個名字……

    端木緋抬眼一看,就見一道翠色的窈窕身影沿著一條掛滿宮燈的小徑走來,宮燈的瑩瑩光輝照在她晶瑩如玉的臉龐上,嬌艷動人。

    果然是楊雲染來了。

    「楊五姑娘。」楚青語笑語盈盈地迎了上去,「你可總算來了,我都想著要派人去華安閣請你了。」

    「勞煩楚三姑娘掛懷了。」楊雲染含笑道,「我稍稍有些暈車,所以就先在屋子裡小睡了一會兒。」

    話語間,楊雲染隨楚青語朝那片梧桐樹的方向走去,一邊走,一邊視線隨意地掃過四周,然後定在了湖邊的舞陽、涵星和謝愈三人身上,目光一滯。

    謝愈正嬉皮笑臉地走到舞陽和涵星跟前,殷勤地給前者奉上一個繡球,給後者遞了一個棒槌,似乎是在招呼她們玩擊鼓傳花。

    看著眼前這三人,萬壽節那天發生的事在她眼前飛快地閃過,那一幕幕令她羞辱欲絕……

    楊雲染瞳孔猛縮,暗暗地咬牙,烏黑的眼眸像是染上了血一樣,身子輕顫不已。

    楚青語正挽著楊雲染的胳膊,立刻就注意到她的情緒有些不對勁,順著她的目光望去,若有所思。

    「大皇姐。」

    前方几丈外傳來了涵星蓄意拔高的聲音:

    「你不是說今日的這個小宴請的都是未成家的公子姑娘出來玩耍,以免得大家太過拘束嗎?」

    涵星目光輕蔑地看著楊雲染,只是看著她就覺得厭惡。

    涵星是天之驕女,一向不知道委屈自己,不客氣地對著舞陽抱怨道:「大皇姐,怎麼連『她』也來了?!」

    這個「她」指的是誰,在場的眾人皆是心知肚明,皇帝與楊雲染的那點風流韻事雖然沒人放在明面上說,卻早已傳得各府皆知了,不知道的恐怕也只有成聿楠這種悶頭只知道讀聖賢書的學子以及封炎這種懶得理會那些閑言碎語的人……

    四周頓時起了一片窸窸窣窣的騷動,眾人皆是交換了一個心知肚明的眼神,竊竊私語,神色間就多了一種似輕蔑似譏誚的戲謔。

    對於楊雲染而言,周圍那些目光就彷彿針扎似的尖銳。

    她本就心中憤憤,此刻心火更是被澆了一桶油,羞憤得滿臉通紅,再也待不下去。

    不顧楚青語的阻攔,楊雲染拂袖走了。

    「楊五姑娘!」

    楚青語遲疑了一瞬,回頭朝封炎看了一眼,終究是提著裙裾小跑著追了上去,在幾十步外拉住了楊雲染。

    楚青語附耳在楊雲染耳邊低聲說了幾句,楊雲染的身子漸漸地僵直,那纖細的背影堅韌犀利如利刃。

    楊雲染在原地停了幾息,大步朝前走去,毫不回頭,帶著一股決絕。

    楚青語和楊雲染一起走了,只留下成聿楠猶豫地站在原地,疑惑地看了看四周,一頭霧水,總覺得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可是再看四周,眾人已經繼續玩樂起來,言笑晏晏。

    對於在場的那些公子姑娘而言,走掉區區楊雲染和楚青語,根本就微不足道。

    夜幕落下,近似圓盤的銀月升起,翠微園中仍是一片歡聲笑語。

    這一晚,快二更天的時候,眾人才紛紛散去。

    偌大的獵宮漸漸陷入了夜的靜謐中,秋風瑟瑟,夜色籠罩著四野。

    雖然處於一個陌生的環境,但是端木緋這一夜睡得還算安穩,直到外面的庭院里那清脆不絕的鳥鳴聲把她從好夢中喚醒……

    天空才露出魚肚白,屋子裡不太敞亮。

    丫鬟們聽到動靜,立刻進來內室服侍端木緋起身,二人的動作熟練得如行雲流水。

    等到端木緋穿戴完畢又用了早膳后,天色已經敞亮了,遠處傳來一陣嗚咽的號角聲似乎是在傳喚著她。

    今日是十月十一日,秋獵才算剛剛開始。

    隨著號角聲的響起,眾人皆是朝同一個方向走去,短短半個時辰,此次隨行參加秋獵的皇子公主、宗室朝臣、勛貴子弟都聚集在了獵宮外的廣場上,仰望著前方高高的獵台。

    皇帝按照祖宗規矩親自主持祭天儀式,感謝天地賜予萬物,養育萬民,並祈求國泰民安。

    跟著,皇帝慷慨激昂地對著下方群臣發表了一番演說,表明自古皆因田獵以講武事。巡獵並非為嬉遊而來,而是于軍伍最為有益,可藉此整飭戎兵,展現大盛男兒血性方剛云云。

    眾人皆是磕頭下跪,直呼:「皇上英明,萬歲萬萬歲!」

    當號角聲再次吹響后,皇帝利落地翻身上馬,第一個揚鞭策馬,朝著前方那片綿延千餘里的山林飛馳而去,眾臣以及勛貴子弟緊隨其後地跟了上去,捲起滾滾黃塵。

    所謂:秋獵為獮。

    獮,殺也。

    眾人一個個都是殺氣凜然,凌亂的馬蹄聲隆隆如悶雷般,漸行漸遠,很快就被那幽深似海的山林所吞沒……

    等到馬蹄聲輕得聽不到了,廣場四周也安靜了下來,周遭空曠了不少。

    時人皆好君子六藝,哪怕是文臣,大多也略通騎射的,狩獵的第一日,自然也都隨聖駕而行,留下的多是些夫人和姑娘們。

    姑娘們都穿上了修身的戎裝,且不論她們的騎射功夫如何,至少一眼望去,都是英氣勃勃,一個個好似巾幗女將般。

    此後半個時辰,也有一些背著弓箭的將門貴女陸陸續續地策馬進了圍場。

    至於端木緋,很有自知之明。

    她是學了幾天馬,不過練得最好的還只是刷馬而已,讓她在平地上隨便騎馬溜幾步還湊活,這山中的山路崎嶇,陡峭難行,她可不敢輕易挑戰。

    端木緋就乖巧地做了舞陽的小尾巴,跟著舞陽以及一些宗室貴女們去了附近的湖邊釣魚。

    陣陣山風輕拂湖面,姑娘們怕驚動水中的魚兒,也不敢大聲說話,只是偶爾交頭接耳地私語幾句。

    端木緋敏銳地感受到魚竿下的細微動靜,猛地一扯魚竿,那魚線就隨之飛舞而起,一尾咬鉤的活魚在空中搖擺著魚尾,水花四濺,細細的水珠落在她白皙的脖頸上……

    端木緋嘴角微翹,眸中閃動著興奮的光芒。

    「緋妹妹,你釣到了!」

    舞陽笑著撫掌道,四周其他的姑娘也圍了過來,看著她們的第一條「獵物」,覺得有趣極了。

    就在這時,一個青衣宮女急匆匆地走了過來,形容焦急地走舞陽身旁,在她耳邊悄聲說話。

    端木緋本來沒在意,可是目光不經意瞥過那宮女的臉龐時,發現對方面善得很,這不是涵星身旁的宮女瓔珞嗎?!

    端木緋眉頭一動,稍微一留心,就注意到舞陽的臉色微變,低聲對著瓔珞吩附了幾句,又從腰帶中掏出了她的腰牌遞給了對方。

    瓔珞接下那腰牌又是致謝又是行禮,然後就急匆匆地快步又走了。

    端木緋櫻唇輕啟,正遲疑著要不要問問舞陽,涵星那邊可是發生了什麼事,就聽舞陽輕聲嘀咕了一句:「涵星這丫頭,連騎馬都是三腳貓,還敢往獵場里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端木緋怔了怔,仔細回想一番,好像早上祭天儀式時她在獵台附近看到過涵星,那之後,就沒看到她了,約莫是跟著一群貴女進獵場狩獵去了吧?

    這片山脈綿延千里,不過其中獵場的範圍也不過百餘里,皇帝巡獵事關重大,提前就有護軍統領率兵在獵場中度地勢,設行營,建帳殿,驅猛獸,又以黃幔在獵場中隔出內城和外城,內城中有些許虎狼猛獸漫步其中,而這外城裡最多不過些兔、獾、狸之類的小獸。

    時常有一些姑娘家結伴進獵場的外城打些兔獾回來,也就是湊個熱鬧。

    「舞陽,不如我們也進獵場玩玩吧?」站在舞陽另一邊的少女親昵地挽起了舞陽的手,饒有興緻地提議道。

    那少女十五六歲,穿著一件胭脂紅鑲邊綉折枝梅騎裝,梳了精緻的回心髻,鵝蛋臉,柳葉眉,氣質清雅。

    她是寶親王的嫡長女、皇帝欽封的雲華郡主,也是舞陽的堂姐,與舞陽一向玩得不錯。

    其他姑娘聽雲華一說,心裡也有幾分意動,皆是期待地看著舞陽。

    舞陽遲疑了一瞬,道:「雲華姐姐,山路崎嶇,我們幾個又都不擅騎射,還是別進獵場了……前面不是有片野樹林嗎?去那邊走走,隨便碰碰運氣如何?」

    雲華興緻不減,撫掌道:「我還記得去歲我還在那裡獵了只野兔呢!」

    「分明就是那隻兔子被郡主您的箭嚇暈了!」另一個姑娘快人快語地取笑了雲華一句。

    這件事端木緋也曾聽舞陽提起過,當時雲華的那一箭正好擦著野兔的身體射在了樹榦上,卻是把那膽小的野兔生生嚇暈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話,一個個都是興趣盎然,放下了魚竿,牽上各自的馬兒在舞陽和雲華的帶領下一路西行。

    姑娘們也不趕時間,悠然自得,或步行,或遛馬,一邊說話一邊閑逛一邊狩獵……

    只不過,半個多時辰過去了,四下也射了十來箭了,卻是一無所獲。

    反倒是端木緋使喚著碧蟬摘了不少野果子,足足裝了半籮筐。這野果子不好保存,端木緋已經在琢磨著把部分野果子做成了果醬,也好帶回京給姐姐嘗嘗鮮。

    端木緋拿起一顆野果子用帕子擦了擦,正想送入口中,就感到身旁的霜紈親昵地蹭了蹭她的胳膊,目露希冀地看著她。

    端木緋笑了笑,就攤開手掌把野果子湊到了馬嘴邊,嬰兒拳頭大小的野果子只夠它「咔嗤」一口吞進嘴中……

    看它吃得歡喜,端木緋正想抬手再摘一顆野果子,眼角正好瞟到一個陌生的藍衣宮女不知何時走到了兩三丈外的舞陽身旁,附耳說著話,舞陽眉宇緊鎖。

    跟著,舞陽隨手打發了那個藍衣宮女,然後大步走了過來,道:「緋妹妹,雲華姐姐……你們在這裡玩,本宮有些事要處理,一會兒就來找你們。」

    雲華笑著揮了揮手,「去吧去吧。你放心,我不會欺負端木四姑娘的。」說著,雲華還俏皮地對著端木緋眨了眨眼,逗得端木緋忍俊不禁。

    其實,楚青辭與雲華以及在場的幾個貴女都很熟悉,自小就玩在一起,即便此刻她換了一副面貌站在這裡,也不覺得拘束,更像是回到了往昔般。

    舞陽帶著一個貼身宮女策馬離去,纖細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密林中,而剩下的幾位姑娘則繼續往前漫步,稀稀落落地射著箭……太陽越升越高,樹林的濃蔭遮天蔽日,替她們擋住了灼熱的陽光。

    一個少女忽然驚喜地叫了出來:「射中了!射中了!」

    「我看著是頭錦雞呢!」

    「盧二姑娘,你的箭術長進了不少啊!」

    「……」

    姑娘們眉飛色舞地聚在一起說著話,唯有端木緋有些心不在焉,舞陽都走了一個時辰了……瓔珞拿走舞陽的腰牌后也沒再回來過,難道是涵星出了什麼事?

    端木緋眉頭一動,朝舞陽留下的另一個宮女望去,正想著是否找對方試探幾句,卻發現對方的臉上似有幾分不安,時不時地朝她們來的方向回望著。

    端木緋心裡咯噔一下,越發擔心了。

    她隨手把馬繩交給了碧蟬,朝那個宮女走去,笑著與對方搭話:「我記得你叫初雨吧。」

    宮女有些驚訝,趕忙福了福身,「奴婢正是。」

    「初雨,你可知舞陽姐姐去了哪裡?她都走了一個時辰了……」端木緋看似隨意地問道。

    初雨局促地笑了笑,含糊道:「端木四姑娘,殿下很快就會回來的。」說著,她下意識地摸了摸左袖口。

    這個回答端木緋並不意外,畢竟身為舞陽的貼身宮女,初雨又怎麼能隨意對外人道出主子的行蹤。

    她不動聲色地看著初雨,目光在她游移的眼神和左袖口打量了一番,驟然逼近了一步,逼問道:「你袖口裡藏著什麼?!」

    初雨被嚇得倒退了半步,又直覺地伸手去摸左袖口,花容失色道:「沒……沒什麼!」

    她越慌手腳越不聽使喚,踉蹌地後退時,左袖口中滑出了一張字條……

    端木緋眼明手快,立刻就往前跨了一步,右手一抄,精準地在那折成長條狀的紙條落地前一把抓住。

    初雨低呼了一聲,端木緋想也不想地打開了那張字條,這張字條被燒了一半,除了淡淡的焦味,還有一股混雜著桐油煙、麝香、冰片等的墨香鑽入她的鼻頭。

    這是漆煙墨,還是頂級的漆煙墨。

    端木緋眸色微沉地掃了一眼,字條上被燒得只剩下殘缺的兩行字——

    正午在……

    不見不散。

    「這是什麼?!」端木緋神色一冷,臉上的笑意再也維持不住。

    初雨俏臉慘白,還想說什麼推諉過去,端木緋乾脆轉身,嘴裡喃喃道:「也不知道皇上回……」

    聽她話中威嚇之意溢於言表,初雨慌忙打斷了她,道:「端木四姑娘,這……這不是給奴婢的。」宮女與人私通那可是大忌!

    初雨朝四周看了看,見其他幾位姑娘正圍著剛獵的錦雞說著話,拉著端木緋到了一棵老樹后,壓低聲音道:「端木四姑娘,這張字條是一早有人放在膳房送來的膳食盒裡的……殿下看到了,但沒有理會,隨手丟宮燈里燒了,後來奴婢收拾屋子的時候,發現只燒了一半。奴婢有些不安,神使鬼差地……就先收著了。」

    頓了一頓后,初雨繼續道:「奴婢也不知道殿下現在是去了哪兒……」

    初雨面若死灰,心裡也擔心舞陽出事:大公主萬一真的出了什麼意外,她們這些奴婢可擔當不起!

    端木緋眉宇緊鎖,心緒翻騰。

    先是涵星不見了,現在連舞陽也不知道去了哪裡……加上這張字條,顯然是有人在幕後精心算計著什麼。

    來者不善!

    想著,端木緋黑白分明的眼眸一點點變得深邃複雜,無數幽光在眸底翻滾。

    皇帝帶著一眾勛貴武將、宗室子弟進了獵場,雖然這獵宮裡外有禁軍把手,然而,禁軍乃天子之衛兵,只聽命於皇帝和直屬將領,憑藉自己區區一個垂髫小兒是調動不了。

    這獵場這麼大,山路崎嶇複雜,就算是她有心去找皇帝請旨,恐怕也不一定能找得到皇帝。

    而今日,適逢秋獵第一日,文臣武將也大都隨皇帝進了獵場,無人可以求助。

    或許這正是那人的目的,哪怕舞陽和涵星身邊的宮人發現到不妥,一時間也做不了什麼。

    難道她只能等著,等到聖駕回來嗎?

    若舞陽和涵星真遇到了麻煩,到時候恐怕是該發生的早就發生了!

    端木緋眉頭微蹙,思緒飛快而動。

    對了!

    還有一個人!

    端木緋的眼前不由浮現起一張昳麗妖艷、亦男亦女的臉龐。

    岑隱。

    她記得,今天並沒有看到岑隱隨御駕進獵場,他現在多半還在獵宮裡。

    岑隱儘管在朝野上下名聲不佳,不少人對他恨之入骨,但自相識以來,他卻對她們姐妹頗為和善,履次出手相護,如今……也許只有他可以幫她了!

    端木緋果斷地做出了決定,便若無其事地朝雲華她們走了過去。

    「郡主,」端木緋揉了揉太陽穴,面露疲累地對雲華道,「我有些累了,想先回獵宮歇息一下。」

    雲華關心地問道:「端木四姑娘,要不要我派人給你請個太醫看看?」

    端木緋露出一個乖巧的淺笑,「謝謝郡主,我沒事。就是昨晚在陌生的地方一晚上沒睡好。」

    她這麼一說,好幾個姑娘都露出心有戚戚焉的表情,說起昨晚的各種不適應,都勸著端木緋好好回去小憩一番。

    端木緋牽著馬兒走出了森林,她心裡越著急,就越不敢胡來,以最快的速度步行回了獵宮。

    第一件事就是去墨淵閣找岑隱。

    墨淵閣位於獵宮的西南方,四周一片四季長青的翠竹,即便是深秋,仍舊鬱鬱蔥蔥,映襯得四周幽靜閑適。

    這裡是岑隱在獵宮中的住處,也是他處理公文的地方,裡面多是機密奏摺,周遭自然是戒備森嚴,由東廠廠衛重兵把手。這些廠衛一律戴尖帽,著皂靴,穿褐衫,系小絛,乍一眼看去,比那些飛魚服、綉春刀的錦衣衛樸素了許多,但是在這朝堂上下,東廠卻比錦衣衛更為聲名狼藉,令人聞風喪膽。

    自今上登基以來,東西兩廠的督主都是由岑振興兼任的,直到半月前,岑振興才正式將東廠交給了岑隱掌管。

    端木緋本來還擔心在這重重廠衛的守衛下,自己恐怕要費一番心力才能見到岑隱,沒想到門口一個乾瘦的小內侍一看到她,就笑吟吟地迎了上來,領著她走過青石磚地面的庭院進了墨淵閣……

    一路穿過幾道門帘,最後進了一間類似書房的房間,一股混雜著書香、墨香與熏香的氣味撲面而來。

    岑隱正坐在一張紅木雕花大案后,執筆而書,案上除了筆墨紙硯筆擱等文房四寶外,還堆了一疊疊奏摺,放得整整齊齊,就像是用尺子量出來似的。

    端木緋目不斜視,不敢隨意掃視四周。

    岑隱放下了手裡的狼毫筆,擱在碧玉筆擱上,然後抬眼看向了端木緋,如朱染的紅唇微翹,愈顯明艷。

    他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在一旁的圈椅上坐下,也不廢話,就開門見山地問道:「端木四姑娘,可是出了什麼事?」

    與聰明人說話就是痛快。端木緋先對著他福了福,見了禮,就不客氣地坐下了。

    「多謝督主。我是為了大公主殿下和四公主殿下前來……」

    端木緋也是直接道出來意,把涵星和舞陽相繼「失蹤」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一遍,又把那張燒了一半的字條遞給了岑隱,並說了自己的懷疑。

    其實她手頭的線索太少,若非此刻面對的是岑隱,端木緋還怕對方覺得是她想多了,畢竟進獵場打獵暫時不見人影的貴女多的是。

    「督主,」端木緋抬眼直視岑隱,平日里總是眉眼彎彎的小臉上神色肅然,正色請求道,「我也希望是我多心了,但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我總覺得有些不對……還請督主幫忙找找大公主殿下和四公主殿下。」

    岑隱沉吟片刻,右手的食指下意識地在一旁的大紅奏摺上摩挲了幾下,問道:「端木四姑娘,你可知道把大公主殿下叫走的那個宮女叫什麼名字?」

    端木緋搖了搖頭,「不過我記得她的樣貌……請督主借我紙筆。」

    岑隱喚了一聲「小蠍」,剛才那個小內侍立刻就進來了,走到窗邊的另一張書案幫著鋪紙磨墨。

    端木緋走到窗邊,隨手取了一支羊毫,沾了些墨就畫了起來。

    她畫得極為簡練,不管構圖,不管審美,只是盡量精準得用畫筆表現出對方臉部的特徵,圓臉、平眉、細目、圓鼻頭、厚唇……最後添上了宮女常梳的雙環垂髻。

    「如此甚好。」

    端木緋收筆之時,耳邊忽然響起岑隱陰柔的聲音,她轉頭看去,這才發現他不知道何時站在了書案的左側,俯首看著案上的畫像。

    這幅畫的畫技稱不上高明,猶如官府緝兇的畫像般單調平板,卻抓住了人物五官中的特徵。

    這個小丫頭委實機靈……而且有趣得緊。

    「把人給我找出來。」岑隱淡淡地吩咐道。

    小蠍立刻抱拳應下,拿著畫紙匆匆下去,隱約能聽到外面傳來一陣騷動,紛亂的步履聲漸漸遠去……

    「坐一會兒吧。」岑隱笑著又請端木緋坐下,「只要她人還在獵宮裡,就飛不了。不出一個時辰一定能找到!」

    他的語調還是那般溫和,然而一瞬間那眉眼間露出的殺伐果決,讓端木緋更深刻地意識到眼前這個看似和善的青年是大權在握的稟筆太監。

    端木緋留在書房裡有心神不寧地飲著茶,岑隱則回到了那張紅木大案后,再次執筆批閱起奏摺來。

    書房內,一片靜謐無聲,時間靜靜地流逝……

    直到屋外,又響起一陣騷動,似乎是有人回來了。

    端木緋看了一眼放在多寶格上的壺漏,現在正好是午時,這才不到半個時辰……

    下一瞬,錦簾一翻,小蠍疾步匆匆地回來,恭敬地對著岑隱稟道:「督主,那名宮女已經拿下,現在擒到了西廂。」

    岑隱對著端木緋微微一笑,起身撣了撣身上並不存在的塵土,然後伸手作請狀。

    「端木四姑娘,可要隨我過去會會她?」

    端木緋應了一聲,乖巧地跟了過去,就像一個小跟班一樣。

    二人從正廳繞出,往西廂而去。

    靠近北側的一間廂房房門大敞開著,可以看到一道圓潤的背影跪在冷硬的地面上,那藍色的身形輕顫不已,就如同那暴風雨中搖擺不已的樹苗般。

    只憑這道背影,端木緋就可以確信對方就是她要找的人。

    東廠辦事果然是雷厲風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