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18章 117勾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18章 117勾搭字體大小: A+
     

    岑隱眸光微閃,簡單地回道:「回皇上,封公子自被皇上下令禁足后,一直在公主府里,不曾外出半步。」

    皇帝眯眼盯著其中一朵開得最為燦爛的朱槿花,淡淡地說道:「這次秋獵讓阿炎也隨行……」

    說著,皇帝又繼續往前走去,似是自語的聲音隨風鑽入岑隱的耳朵:「阿炎是朕的外甥,可不能讓人覺得他失了聖寵,就隨意作踐!」

    岑隱看著皇帝高大挺拔的背影,紅艷的嘴唇勾出一個似笑非笑的弧度。

    他心知,皇帝只是不放心封炎留京罷了。

    春秋獵,避暑,南巡……皇帝每次出遠門,這安平長公主或者封炎,總是得帶上其中一個人的。

    岑隱在原地停了三息后,就繼續跟著皇帝往前走去。

    後方,那幾叢朱槿花在風中搖曳著,彷如一簇熊熊燃燒的篝火般,肆意而張狂。

    接下來的幾天,朝中上下都越來越忙碌,忙著準備即將到來的秋獵。

    其中最繁忙緊張的大概就是欽天監了,欽天監上下是天天盯著天象看,就怕老天爺不長眼,出發之日來場傾盆大雨,掃了皇帝的興緻,倒霉的就是他們欽天監。

    好在天公作美,十月初五,天氣晴朗,萬里無雲。

    天方亮,城門口就聚集著一個龐大的車隊,隨著明黃色的天子旌旗浩浩蕩蕩地一路往西而去。

    這一次秋獵,除了皇后、貴妃等後宮嬪妃大多奉詔留守外,皇子公主、勛貴宗室、文武大臣大多隨行,可說是把大盛的朝堂搬空了大半,加上隨行的禁軍、錦衣衛以及那些官員的家眷、下人,足足有六七千人,浩浩蕩蕩。

    從天子的旌旗御駕離開,一直到車隊的尾巴駛出京城,足足費了一個多時辰。

    對於端木緋而言,這些瑣碎的程序與等待都是細枝末節,抵不過她對出行的期待。

    楚青辭自小身子不好,最多只去過京郊一帶踏青遊玩或者上香禮佛,從未真正地離開過京城,這還是她第一次出遠門。

    端木緋興緻勃勃,挑開窗帘看著沿途的風景。

    無論是這個龐大的車隊,還是外面的山水景緻,都是那麼新鮮有趣。

    只可惜,時間實在太短,她根本沒來得及學會騎馬,所以現在只能坐在馬車裡看看別人策馬奔騰,鮮衣怒馬。

    「踏踏踏……」

    後方,一陣清亮的馬蹄聲臨近,一匹矯健的紅馬飛馳至端木緋的馬車邊。

    馬上的少女「吁」地一聲稍稍放緩了馬速,她著一身正紅色的繡花騎裝,那鮮亮的紅色襯得她肌膚如雪,明眸皓齒,策馬而來時,英氣勃勃。

    「舞陽姐姐。」

    端木緋看著窗外的舞陽,露出璀璨的笑容,如牡丹初放般明麗。

    「緋妹妹。」舞陽笑容滿面地看著端木緋,眉宇間泛著濃濃的笑意。

    端木緋一看就知道她是特意來找自己的,直接邀請她上車,馬車在短暫的停歇後,就載著兩個姑娘繼續上路了。

    放下車簾后,馬車裡的光線就暗了不少,也將外面的喧囂阻隔在外。

    「舞陽姐姐,您試試這奶油炸糕。這是我姐姐在我今早出門前特意給我做的,我姐姐知道我不喜歡太甜的吃食,特意少加了一勺糖,還有這茉莉花茶清新爽口,搭配奶油炸糕剛剛好,可以解解膩。」

    端木緋熱情地又請舞陽吃點心,又請她喝花茶。

    舞陽嘗了塊奶油炸糕,又試了花茶,覺得眼前一亮,不由就又多吃了一塊,心裡還感慨她這位緋妹妹的口味與自己還真是相近,投緣得彷彿……像是上輩子的姐妹似的。

    飲了半杯茉莉花茶后,舞陽再次開口道:「緋妹妹,西苑獵宮距離京城足有六百多里,路上走走停停,至少也要走個四五天,這些天吃住行不似在家裡那般方便,你現在還覺得新鮮,過兩天就知道無趣了。」

    「等抵達西苑獵宮后,一般會休息個一、兩天,父皇才會帶人去圍場狩獵。」

    「那裡的風景好極了,有山有水有湖,平日里游游湖,釣釣魚,溜溜馬……也比待在京里有趣多了。」

    「……」

    舞陽往年也時常陪皇帝巡獵,非常熟悉巡獵的流程,因此就特意提點了端木緋一番。

    端木緋明白她的好意,嘴角彎彎地聆聽著,偶爾讚歎一聲或者細問一句,兩人說說笑笑。

    說話間,馬車外傳來一片熱鬧的語笑喧闐聲,夾雜著颯爽的馬蹄聲,引得端木緋好奇地挑開了窗帘,舞陽也探出半邊臉朝外張望了出去。

    七八匹高大健壯的駿馬你追我趕地在馬車邊奔騰而過,長鬃飛揚,四蹄翻騰,帶起一陣塵土滾滾,「啪啪」的馬鞭聲此起彼伏。

    少年騎士們那意氣風發的笑聲瀰漫在空氣中,爽朗的笑聲與肆意的姿態吸引了四周不少人的目光。

    端木緋看得饒有興緻,心底也升騰起一股豪情壯志。

    等她把騎馬學好了,自然也可以享受一番「銀鞍駿馬馳如風」的肆意。

    隨著馬蹄聲,一道月白的身影飛馳而過。

    君然一邊策馬,一邊回頭取笑道:「阿炎,你也太慢了!乾脆今天誰墊底就親手烤全羊給大伙兒吃好不好?」

    他的提議立刻就引來三四個少年的附和聲,唯有一個藍衣少年扯著嗓子反對道:「不行,那可不行!」

    舞陽微微挑眉,心裡隱約有個直覺:這位謝家表哥啊,恐怕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果然——

    緊接著,就聽藍衣少年又道:「你們別再激封炎好不好!我可不想當墊底的那個啊!」

    「謝愈,瞧你那點出息!」也不知道是誰取笑了一聲。

    「我就是沒出息……」說著,謝愈回頭望了一眼,雙腿一夾馬腹,緊張地喊道,「都怪你們添什麼油、加什麼火啊!快跑啊,封炎來了!」

    「踏踏踏……」

    少年們微微伏低身段,都是加快了馬速,馬蹄聲更為急促。

    下一瞬,一道挺拔的玄色身影映入端木緋的眼帘。

    著一身玄色騎裝的封炎騎著一匹黑馬自右後方而來,束起的墨發隨風飛揚,透著一絲桀驁不遜的感覺。

    封炎恰好轉頭,與端木緋四目相對,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集了一瞬,封炎的嘴角微勾,抿出一個淺淺的弧度。

    那一人一馬眨眼就自馬車邊風馳電掣而過,

    端木緋卻是手一僵,不由心道:他剛才對她笑得那麼古怪,莫非是在提醒她儘快還債?!

    眼看著封炎眨眼間就策馬超越了兩個少年,少年們不服輸地奮起直追,幾人幾馬漸漸跑遠,端木緋默默地放下車簾。

    舞陽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什麼封炎來了,」想起謝愈剛才那番沒出息的言論,她笑得前俯後仰,「他怎麼不幹脆說『狼來了』啊!」

    端木緋心有戚戚焉地點了點頭,她倒是覺得謝愈說得沒錯啊!

    舞陽以為端木緋是在贊同自己,又是一陣悶笑。

    須臾,她飲了口茶后,問道:「緋妹妹,你是不是不會騎馬?」

    端木緋誠實地點了點頭,比了五根手指說:「我才學了五天……只能由我姐姐牽著馬稍微走上兩圈。」

    舞陽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興緻勃勃地提議道:「今晚應該會在林浦庄歇息,那裡有不少空地,等到了地方,我們一起去練練吧。騎馬很簡單的,孰能生巧。」

    舞陽一錘定音,端木緋便笑著應下了。

    黃昏的時候,車隊如預計般抵達了林浦庄安頓,這是一處水清木秀的駐蹕之地,每年去西苑獵宮巡獵的隊伍都會途徑此處小憩一晚。

    那些先行開路的禁軍把駐紮安頓的事安排得井然有序,眾人抵達后不到一個時辰,暫住的帳子都安頓得七七八八了。

    舞陽親自來端木緋的帳子接了她,兩人牽上馬兒打算去河邊漫步。

    夕陽如血,落下了大半,給不遠處的河面披上了一層紅紗,微風拂動時,波光粼粼的河水閃爍著如紅寶石般的璀璨光輝,此情此景把人這大半天的疲累都一掃而空。

    可是,她們還沒走到河邊,就聽身後傳來一個尖細的聲音:「大公主殿下,端木四姑娘,請留步。」

    兩人停下腳步,循聲望去,只見後方幾步外,一個四十來歲拿著拂塵的太監笑吟吟地朝她們走來,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

    「王公公。」舞陽微微頷首,顯然認識對方。

    那王公公甩了甩拂塵,對著行了一禮,含笑道:「皇上讓奴才請殿下和端木四姑娘過去說話。」說話間,他以拂塵朝不遠處指了指。

    只見十來丈外,幾個連綿的玄色帷棚搭在河邊的一片竹林旁,帷棚下圍了不少人,一眼望去,人頭攢動。

    舞陽和端木緋便把馬暫時丟給丫鬟照料,二人在王公公的引領下,朝竹林旁的帷棚那邊走去。

    隔著幾丈,就已經聽到那裡一片熱鬧的語笑喧闐聲。

    皇帝就在正中最大的那個帷棚下,穿了一件明黃色的刺繡龍袍,姿態閑適地坐在一把紅木雕花太師椅上,眉眼含笑。

    皇帝身側聚集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有大皇子等皇子親王,也有端木憲、岑隱等天子近臣,還有君然、封炎等一眾勛貴子弟……

    眾人眾星拱月地圍在皇帝身邊,你一言我一語地說笑著,好不熱鬧。

    端木緋的目光在人群中飛快地掠過,卻在皇帝左側的幾個妃嬪中看到了一張令她意外的俏臉。

    是她!

    雖然她們只見了兩次,雖然對方如今的打扮已經大不相同,但是端木緋還是一眼認出這是香茗茶鋪的那位姜姑娘。

    端木緋的目光不由在對方妝容精緻的小臉上停頓了一瞬。

    今日的姜姑娘穿了一件煙霞紅纏枝花紋對襟褙子,裡頭一件水紅色緞面立領偏襟襖子,下面一條粉色綉摺紙牡丹的馬面裙,烏黑濃密的青絲反梳了一個彎月髻,露出了白皙飽滿的額頭,簪了一支紫金戲蝶花簪,鬢邊壓了兩朵白玉海棠,容姿並不明艷,卻自有一種清純明麗之美。

    她那光潔的額頭與全然挽起的髮式代表著,如今的她已經是個婦人了。

    端木緋知道姜家人已經從香茗茶鋪搬走了,原以為姜姑娘已經隨家人回了江南老家,卻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與她再逢。

    很顯然,「姜姑娘」已經不再是「姑娘」了,她應該是被召入宮了。

    「姜姑娘」當然也看到端木緋,抿嘴對她微微一笑,俏麗的臉龐上比之過去多了一抹嬌花初綻的嫵媚。

    想起之前種種,端木緋眸光微閃,若無其事地隨舞陽上前,然後與她一起給皇帝行了禮。

    「參見皇上。」

    「參見父皇。」

    「免禮。」皇帝心情大好地抬了抬手,隨口問道,「舞陽,你和端木家的四丫頭這是要去騎馬?」

    舞陽便笑著答道:「父皇,緋妹妹不會騎馬,所以我就想帶她去練練膽子,慢慢走兩圈。」

    皇帝聽舞陽喚端木緋的口吻親昵,顯然和她處得不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看著這兩個氣質迥然不同的小姑娘,覺得甚是有趣。

    「皇上,臣女很聰明,一定很快就能學會的。」端木緋笑眯眯地說道,頗有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架勢,逗得皇帝朗聲笑了出來。

    皇帝想起了一件事,笑道:「你祖父還在朕面前誇過你聰明!」

    「祖父不妄言也!」端木緋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

    皇帝聞言,喉嚨間又溢出一陣大笑,笑得胸膛微微震動。

    看著這端木尚書家的小姑娘還頗得幾分聖寵!人群中不少人都是暗自交換著眼神,神色各異,有羨慕,有審視,有嫉妒,也有不以為然……

    端木憲這老傢伙還真是敢替他這小孫女吹牛,也不怕這牛皮吹破了天!一個中年大臣眉頭抽了抽,朝右前方正得意洋洋地捋著鬍鬚的端木憲瞥了一眼。

    「皇上,」那中年大臣站起身來,對著皇帝作揖道,「臣與端木兄相交已久,今日方知端木兄家中有這麼個聰慧絕頂的小姑娘。」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身著天青色錦袍的中年大臣,只見他身形矮胖,肥頭大耳,乍一眼看去,不像個文臣,倒像個哪裡來的富商。

    此人乃是吏部尚書游君集,在朝堂上與端木憲一向亦敵亦友,逮著機會就要損端木憲幾句,此刻聽他竟煞有其事地誇獎起端木緋來,某些大臣都聽出了幾分意味深長,彼此看了看,等著看好戲。

    游君集很快就話鋒一轉,指著身前的一個榧木棋盤道:「皇上,既然這位端木四姑娘如此聰慧,不如讓她也來試試解這棋局如何?」

    眾人的目光又順著游君集的手望向了他身前的一個榧木棋盤,眼神變得有些微妙。

    淺金黃色的榧木棋盤上,那密密麻麻的黑白棋子星羅雲布,進行著一場沒有血腥味的廝殺,看得人眼花繚亂。

    端木緋直接走到了棋盤前,俯首看起棋局來,歪著腦袋,嘴角似有沉吟之色。

    舞陽也走過來,看著這棋局,眉頭微皺。

    除了才剛到這裡的她們二人,在場的眾人都知道這是皇帝和皇覺寺的高僧遠空大師在三日前下的一局棋。

    棋局下到這裡已經是中盤,能看出黑子漸露衰敗之相,白子顯然佔了上風……

    這局棋擺在那裡也近半個時辰了,卻始終沒有人能想出如何方能令這黑子起死回生。

    皇帝失笑,知道這游君集分明是存著調侃端木憲之意,也沒把這些臣子之間的爭鋒放在心上。

    皇帝故意玩笑地問端木緋:「小丫頭,你怎麼看?」

    皇帝只是故意逗逗小丫頭,卻沒想到端木緋一本正經地福了福,道:「請皇上准許臣女和游大人接著把這局棋走完。」

    這言下之意竟是想試試解這棋局。

    四周一時嘩然,不少人都忍不住交頭接耳地竊竊私語。

    這周遭聚集的人群中有一半是一二品的天子近臣,其中的棋道高手不在少數,他們一時半會兒都沒能解開的棋局,這端木家的四姑娘不過是一個未滿十歲的女娃娃,又怎麼可能解得了呢?!

    就在幾步之外的封炎不禁勾唇,看著端木緋的那雙鳳眸柔和得快要滴出水來。

    他知道以蓁蓁的棋力,她既然說了,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逆轉棋局。

    他只要靜觀好戲就好!

    想著,封炎唇畔的笑意更濃,興緻勃勃。

    除了封炎以外,大概也唯有端木憲略知幾分端木緋的棋力,親眼目睹過這個四孫女三言兩語間以一顆棋子輕描淡寫地破解了那個他和李傳庭下得難分難解的棋局……

    「游大人,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端木憲在一旁慢悠悠地捋著鬍鬚,笑吟吟地插了一句,那氣定神閑的模樣讓游君集心裡不禁有些沒底:莫非這端木老兒的孫女在棋道上有一手?

    想著,游君集抬眼朝端木緋望了過去。

    一個小內侍給她搬來了一把花梨木冰綻紋圍子玫瑰椅,端木緋走到近前,先對著游君集福了福見了禮,笑得天真嬌美,讓游君集實在無法相信這麼一個搪瓷娃娃般的小姑娘會是個棋道高手。

    端木老兒莫非是在故弄玄虛嚇唬自己不成?!

    端木緋在玫瑰椅上坐下后,就從棋盒裡捻起一粒黑子氣定神閑地落了一子。

    「十七星,三。」

    這一子落在了一個眾人皆意想不到的位置上,一時四周又起了一片騷動。

    莫名其妙!游君集挑了挑眉,完全放鬆了下來。這一子根本就是「廢棋」,非但沒有擴張黑子的優勢,反而跑到了犄角旮旯的位置,這一子沒有任何作用。

    這小丫頭果然不懂棋。

    游君集隨意地捻起一粒白子,咄咄逼人地吃下了一片黑子,把黑子好不容易建立的半邊天下徹底打散,也同時擴大了白子的包圍圈。

    四周圍觀的人皆是對游君集這一招暗暗點頭,於是不少人看向端木緋的眼神就帶上了一絲淡淡的譏誚,似是在嘲諷她不自量力。

    端木緋毫無所覺,眼裡只有面前的棋局,她輕巧地又捻起一粒黑子,再次落下。

    「十二月,五。」

    游君集皺了皺眉,更覺無趣。

    又是一招「廢棋」,導致棋盤左上角一大片黑子「全死」。

    游君集一方面心中不悅,而另一方面又不好意思跟一個九歲的小丫頭計較,這弄哭了一個黃毛丫頭,說出去還不是一則笑話!

    他耐著性子繼續跟端木緋下棋,想著二十子內必要打發了這小丫頭,然後再好好恥笑這王婆賣瓜的端木老兒一番。

    一老一小在沉默中你一子我一子地下著棋,落子聲響亮清脆。

    雖然才十幾手,但是四周的不少人已經覺得無趣,這不過是一局早就註定了結局的對弈,圍觀棋局的人漸漸散開,眾人三三兩兩地走到一邊,或是閑聊或是賞景……

    「啪、啪、啪……」

    那隱約的落子聲還在隨風傳來……

    一盞茶后,忽然就有人驚叫了一聲:「這……贏了!竟然贏了!」

    幾個在樹陰下閑聊的勛貴公子直覺地聞聲望去,覺得這句話聽著怎麼有些奇怪。

    竟然贏了?!

    游大人贏棋那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圍在游君集和端木緋四周觀棋的人群中起了一片騷動,如同一鍋快要被燒沸的熱水般越來越激烈,又有內侍提著袍子驚喜地跑去通稟皇帝:

    「皇上,端木四姑娘贏了!」

    隨著這聲高喊,四周一時嘩然。

    那些原本走開的人頓時又圍了過去,連皇帝也親自起身過去查看,那些觀棋之人趕忙往兩邊分開,給皇帝讓路。

    乍一眼看去,似乎還是那個棋盤以及同樣的兩個對弈之人。

    再一看,棋盤邊的氣氛已經徹底改變。

    原本氣定神閑的游君集眉宇深鎖,死死地盯著面前的棋局,神色間難掩震驚之色,似乎至今難以置信這局棋竟然在二十手內被逆轉了。

    黑子全然拋棄了上半局既有的優勢,從右下角開始找准了白子的弱點重新開闢了一番新局面。

    白子輸了,又或者說他輸了。

    正是因為他習慣了在守住既有優勢的基礎上擴張白子的局面,所以他輸了。

    游君集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一旁觀棋的人則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剛才的棋局,津津樂道。

    「妙!實在是妙!」皇帝看了棋局后,撫掌贊道,發出爽朗的笑聲,「遠空那老兒那天還誇口說黑子二十手內必輸,非趕著要出宮!」

    大盛朝的皇帝多信佛,皇帝、皇后與太后亦然,皇帝與皇覺寺的遠空大師也算相交多年,不時會招遠空大師進宮講經論道、品茗下棋。

    這局棋就是三日前遠空大師進宮陪著皇帝下的,當時天色將黑,遠空大師急著出宮,就用「黑子二十手內必輸」打發了皇帝,皇帝不服氣,對著棋局研究了三日,卻還是沒想出破局之法,今日在此小憩,閑著也是閑著,就派人擺了這個棋局。

    遠空大師是當世知名的棋道高手,有人曾贊其與「聖手」只差一步之遙,棋藝高深。

    本來皇帝招呼群臣破局也就是湊個趣,卻沒想到端木緋竟然給了他一個意外的驚喜。

    「小丫頭,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在棋道上竟然有如此造詣,比之遠空那老兒也不分軒輊,不錯,實在不錯!」皇帝含笑贊道。

    端木緋起身對著皇帝福了福,「皇上過獎了。」

    贏了棋后,她說話反倒是謙虛了起來,「這局棋如果執白子的人是遠空大師,臣女十有八九會輸。」她歪著腦袋,吐吐舌頭,笑得很是可愛。

    皇帝怔了怔,仔細一想,就明白了。

    圍棋之道,變幻莫測,每走一步都需要深思熟慮。

    遠空大師的棋力遠勝游君集,若是今日執白子的是遠空大師,也許早在端木緋落下前兩子時,遠空大師就能洞悉她的意圖,所以,勝負還真是不好說。

    「有趣,你這小丫頭真是有趣!」皇帝指著端木緋笑得更為爽朗,跟著就看向了右手邊的端木憲,「端木愛卿,果然是有其祖必有其孫!你這孫女教得不錯,自信卻不自傲!」

    「多謝皇上誇讚。」

    端木憲上前半步,嘴角含笑,還是如平日一般溫文儒雅。

    「臣這孫女確實有幾分小聰明。不僅是棋藝,而且在算學上的資質也遠勝於臣。」端木憲倒也不謙虛,嘴角微揚。

    這還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游老兒想奚落他,反倒是自討沒趣,讓他們端木家在皇帝跟前長了臉。

    想著,端木憲暗暗地瞥了一旁面沉如水的游君集一眼,心裡頗為暢快,難得看這游老兒吃癟。

    這盤棋之前,四周的其他人恐怕會覺得端木憲是自賣自誇,可是這盤棋后,眾人聽來卻又是另一番感覺。

    眾人皆是交頭接耳,又有人說起了今年凝露會上端木緋那幅潑墨圖,越說越是熱鬧,一時間,端木緋成了眾人目光的中心。

    這時,坐在一旁觀棋的舞陽站起身來,笑吟吟地對皇帝說道:「父皇,兒臣看您這棋盤是上好的榧木棋盤,棋子是上好的雲子,有道是:寶劍贈英雄,不如父皇您就把這副棋盤棋子賞給緋妹妹吧!」舞陽直接替端木緋找皇帝討賞。

    「寶劍贈英雄。說得好!」皇帝爽快地應下了。

    這一賞,不僅是賜了這副棋盤棋子,又額外賞了端木緋一套玉飾,有玉耳璫、玉鎖、玉鐲、大小玉珠串、玉珠花等等,一應俱全。

    「謝皇上賞賜。」端木緋樂滋滋地謝了皇帝,終於體會到了荷包鼓鼓的感覺。

    看完了熱鬧后,那些個少年人就覺得有些無趣,謝愈第一個站了出來,笑嘻嘻地請示皇帝:「皇上姑父,今兒難得出門,小侄瞧著這郊外空氣好,景緻也好,不去遛個馬實在是辜負了這片好山好水,您說是不是?」

    皇帝不由失笑,擺了擺手道:「朕知道你就是個坐不住的猴兒,自個兒去玩吧,」跟著又叫了一連串的名字,「祐顯……阿炎,君然……你們也不用在這裡陪著了,都玩去吧。舞陽,你留一會兒,朕有話跟你說。」

    那些個少年人本來也都有些閑不住,一個個都從善如流地應聲,然後就退下了。

    眾人紛紛吩咐小廝、丫鬟牽來了馬,沿著河畔信馬游韁,談笑風生,好不愜意。

    端木緋牽著她的霜紈沿河漫步,羨慕地看著眾人策馬遠去的背影,一股雄心壯志油然而起,她要快點學會騎馬才行!

    彷彿聽到她心裡的聲音般,一個熟悉的男音從身後響起:

    「我教你騎馬。」

    端木緋一下子就聽出了的主人,身子微僵,緩緩地轉過身,一張俊美的臉龐映入她的眼帘。

    身後幾步外,封炎負手而立,看著她淺淺地笑著,眉眼柔和,就像是一個鄰家兄長般親切。

    「……」端木緋覺得她越來越看不透封炎了。

    封炎大步走了過來,上下打量著端木緋身旁那匹雪白的矮腳馬,又抬手輕輕地撫了撫它的頭。

    霜紈不躲不閃,還親昵地蹭了蹭他的掌心。

    封炎微微點頭,贊道:「你這匹馬不錯,性子溫順,適合初學者……可取了名字?」

    「霜紈。」端木緋乖乖地答道。

    「霜紈,很好聽的名字。」封炎又摸了摸霜紈脖子上雪白的鬃毛,霜紈滿足地輕聲嘶叫,輕輕扣著蹄子。

    不知道為何,端木緋覺得自己彷彿看到了一隻被人寵愛的白貓發出了撒嬌的「咪嗚」聲。

    再後來,封炎隨意地勾勾手指,霜紈就屁顛屁顛地跟著他走了。

    端木緋還能怎麼辦?!

    她的馬都被人勾走了,她當然也只能乖乖地跟著去了,心裡琢磨著她以後要好好教教霜紈才行,它好歹是個姑娘家家,怎麼能隨隨便便就跟男人跑了呢!

    她心中幽幽嘆息,跟著前面的一人一馬朝西南方的一片小樹林緩步而去……

    端木緋原以為封炎是要找一塊空地教她騎馬,卻沒想到他竟然帶她來到了營地西南角的馬棚,又隨手塞給了她一把手掌大小的毛刷。

    她不解地抬眼看著封炎,「這是要我刷馬嗎?」

    封炎微微地笑,手裡也拿著把毛刷,輕柔地給霜紈刷掉馬身上脫落的毛髮和塵埃,一下又一下……

    「兩年前我去北境軍時,學的第一件事就是刷馬。」

    「簡王說,在戰場上,生死一線,善待自己的馬就是善待自己。」

    「當你騎上馬時,就要學會與自己的馬融為一體,如此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危急關頭,救你一命的,很有可能就是你的馬!」

    端木緋聽得入了神,心有戚戚地點了點頭,也學著他的樣子從另一邊給霜紈刷起馬來,像模像樣。

    是啊,戰場上刀光劍影,生死存亡可能就是一瞬間的事,倘若自己的戰馬不聽話,那又如何與敵人對戰?!

    封炎見她受教,眼底的笑意更濃了,一邊教她刷馬,一邊不動聲色地說著自己這兩年在北境的事,故意略過血腥的戰事,只說些軍中趣事……

    半個時辰后,兩人就合力把霜紈刷得乾乾淨淨,夕陽的餘暉下,霜紈渾身那沒有一絲雜毛的雪白毛髮彷彿在發光般,漂亮得不可思議。

    端木緋情不自禁地摸著它的鬃毛,贊道:「霜紈,你可真漂亮!」

    霜紈輕輕甩著尾巴,得意地踏著蹄子嘶鳴了一聲。

    此刻端木緋彷彿能從它的眼眸里讀懂它的歡喜。

    她知道封炎不僅僅是在教她刷馬,還是在教她學會馬的肢體動作,現在她知道當馬兒雙耳豎立時,代表它對某件事物很感興趣;知道它鼻孔張大以及雙耳挺立是因為害怕;知道它被打理時,偶爾會輕咬她的手表示它的喜愛……

    雖然才短短的半個時辰,她彷彿就與霜紈親近了不少。

    這種感覺真好!

    端木緋眉眼彎彎,一雙杏眸明亮生輝。

    她正欲啟唇謝過封炎,眼角卻瞟見前方十來丈外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穿著大紅麒麟袍的岑隱不緊不慢地朝二人的方向走來,嘴角含笑,那一身織金麒麟在夕陽的餘暉中似是閃著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