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07章 106投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07章 106投契字體大小: A+
     

    安平的眼神更為柔和,眼角眉梢流露出來的笑意讓她那雙漂亮的鳳眼顧盼生輝,如同天上的燦日,誰也無法與它的光芒披靡。

    安平沒與她客氣,信手接過了那朵「鳳凰振羽」,在指間把玩著,笑道:「端木四姑娘,你可比我家阿炎會說話。哎,這男孩子總不如姑娘家是娘親的貼心小棉襖。」所以,她也只能退而求其次等著兒子把貼心小棉襖娶回家。

    端木緋可不敢接這話,在心裡嘀咕著:萬一安平回去隨口跟封炎一說,讓封炎誤會她背著他說他的是非,因此又惦記上了她,時不時半夜過來討杯水什麼的,她怕是要吃不好睡不香了。

    端木緋笑得更乖巧了,連忙轉移話題,讓安平也幫她挑一朵絹花。

    於是,端木緋的發間多了一朵「粉旭桃」。

    端木緋笑吟吟地掏出了一小塊碎銀子,把三朵絹花都買了下來。

    買了絹花,兩人就在這小市集中隨意地閑逛著,言笑晏晏,不知不覺中,安平對端木緋的稱呼就變成了「緋兒」。

    那老嬤嬤跟在後面默默地看著,心裡有些驚訝,沒想到長公主殿下與這位端木四姑娘這麼投契。

    兩人一起買了些茱萸,買了些菊花茶,最後聞香來到一個糕點攤子前。

    看著那炸得香氣四溢的奶油炸糕,安平笑道:「緋兒,你送我絹花,我請你吃炸糕。」

    「多謝夫人。」只是一點炸糕,端木緋也不與安平客氣,笑吟吟地領了對方的好意。

    剛出鍋的炸糕金燦燦的,甚是美味,外酥里嫩,香甜的豆沙餡讓人食慾大開。

    雖然只是一個路邊的小攤位,但是這簡單的小吃倒是做得意外的好,阿炎應該也會喜歡吧……

    安平笑眯眯地贊了一句「這炸糕做得不錯」,跟著就吩咐那個老嬤嬤:「華嬤嬤,你去給阿炎也買幾個回去。」

    「是,夫人。」華嬤嬤立刻就回頭再去那糕點攤子買。

    安平若無其事地又道:「緋兒,我家阿炎雖然口拙,不過最是孝順了。每次出門都會記得給我帶禮物,這次他從江城回來就特意給我帶了徽墨、黃山毛峰、宣筆……反倒是我這做娘的,老是把他給忘了。」

    安平努力向端木緋暗示自己不拘小節,絕不是那種麻煩的婆母。

    以後小丫頭嫁來他們公主府,她一定對她比對兒子還好!

    迎上安平一副誇耀的神情,端木緋真誠地應承道:「封公子確實是孝順。」

    唯恐自己還不夠誠心,端木緋又補了一句:「以後我也要學封公子對我姐姐更好才行!」

    很好!安平滿意地笑了,決定等回了府一定要不動聲色地找兒子炫耀一番,順便也邀個功。

    兩人相視一笑,安平正要再說什麼,一個五六歲、衣衫襤褸的小乞兒怯怯地邁著步子走了過來。

    「夫……」

    她才吐出一個字,就被買了炸糕回來的華嬤嬤打斷了,乾脆利落地把那乞兒給打發了。

    安平皺了皺眉,目光微沉。

    她年年重陽來此,今年的乞丐倒是特別的多,四周隨處可見或跪地或伸手的乞丐,面黃肌瘦,蓬頭垢面……而且,現在似乎比剛剛又多了不少。

    安平思吟片刻,雖然有些可惜,但還是說道:「緋兒,時候不早,我送你回府吧。」

    端木緋欣然應了。

    安平的笑容頓時更為明朗,京城裡有多少人避她這公主府唯恐不及,這小丫頭倒是毫不在意,還肯坐自己的馬車回去。

    安平心中雀躍,暗自道:兒子,娘替你邁出了討媳婦的第一步,兒媳不嫌棄咱家!

    兩人從市集中走出,朝公主府的那輛青帷華蓋的黑漆齊頭雙駕馬車走去。

    「夫人,姑娘,行行好吧。」

    「這位心慈的夫人,小的已經三天沒吃飯了,賞小的口飯吃,就當積個功德吧。」

    「……」

    一路上,那些乞丐三三兩兩地紛至沓來,不過都被老嬤嬤和碧蟬擋下了,沒給他們一點機會接近主子。

    那老嬤嬤一邊走,一邊朝四周張望了半圈,壓低聲音對安平道:「夫人,這附近乞討的人看著比往年多了不少……」

    端木緋也是這麼覺得,秀氣的眉頭皺了皺,道:「我聽他們的口音,似乎不是京城這一帶的人。」

    「阿炎前幾日跟我提起過,」安平想到了什麼,聲音微沉,「近日中州與淮北有幾批流民陸續來到京城,京里怕是要不太平了……」

    四周隨著她的聲音一暗,天上的耀日被一片厚厚的雲層遮擋,空氣也彷彿一下子變冷了。

    安平忽然停下腳步,問道:「緋兒,端木家可是有人在中州汝縣任職?」她也沒指望端木緋回答,眸光閃爍地看向了皇城的方向,似是自語道,「自古以來,君心難測,聖意難違。」

    端木緋也停了下來,抬眼看著空中那隱約又從雲層后探出小半邊的燦日,若有所思。

    安平說得含蓄,但端木緋立刻就明白了,這麼多流民前仆後繼地來到京城,看在皇帝的眼中,首先就代表著流民原籍的地方官府賑災不力,方導致這些饑民不得已背井離鄉,大批流亡。

    一旦流民在京城一帶鬧出事來,那些流民原籍的地方官員首當其充必有重罰;就算京兆府賑濟得當,安置好了流民,那些地方官員也難逃一個治理無方的名聲,為皇帝所不喜,以後的仕途怕是無望了。

    再往大里說,自古以來,逃難的流民對於當地官府都是一大難題,如果處理不當,就容易造成時局動蕩。

    端木緋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負手長嘆道:「希望天災莫要演化為『人禍』。」

    安平見端木緋領會了自己的意思,溫柔地俯首看著她烏黑的發頂上那圓滾滾的鬏鬏頭,還有那雙像是會說話似的大眼睛,心裡忽然有種兒子真是撿到寶的感覺。

    這個小丫頭真是聰慧有趣,和阿炎真是般配極了!

    這麼好的小姑娘,值得阿炎花時間靜靜地守護與等待……

    安平想著,眸中泛起了柔和的笑意。

    話語間,二人走到了雙駕馬車前,那老嬤嬤先攙扶安平踩著一把小杌子上了馬車。

    「姑娘……」

    碧蟬跟著就要扶端木緋上車,就聽後方不遠處傳來一陣轎子搖晃的咯吱聲,緊接著就是一個女童可憐兮兮的哀求聲:「這位姐姐,求求您行行好,只要給我一個饅頭就好!」

    轎子似是停了下來,裡頭傳來一個少女輕柔的聲音:「春香,我這裡有幾塊重陽糕,你遞給這小妹妹吧……」

    「謝謝好心的姑娘,好人有好報!」那女童欣喜地扯著嗓子叫道。

    端木緋皺了皺眉,把剛才提起的裙裾又放了下去,轉頭看了過去。

    六七丈外,停著一頂兩人抬的青帷小轎,轎子里伸出一隻纖纖素手,指間拿著一個油紙包……

    那個瘦小的女童就好似一頭幼獸般躥了過去,近乎兇悍地一把從少女手裡奪下了那個油紙包,然後抱著油紙包跑走了,似乎怕被人搶走似的。

    「姐姐,也給我一點吃的吧。」跟著又一個男童撲到轎子邊哀求道。

    下一瞬,四周的其他乞丐大都察覺到了這邊的動靜,齊刷刷地朝那個青帷小轎望了過去,他們原本空洞獃滯的眼眸瞬間就燃起了一簇簇火苗,像是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姐姐,我和我弟弟都已經好幾天吃東西了……」

    「姑娘,行行好吧!」

    「……」

    越來越多的乞丐前仆後繼地朝那小轎撒腿跑去,爭先恐後,嘴裡都是念念有詞。

    對於這些為飢餓所迫瀕臨絕境的流民來說,食物是他們最大的需求,最好的誘惑,一個個就像是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般涌了過去,透著渴望與哀求的眼神投諸在轎子里的那名少女身上。

    少女看著轎子兩邊的窗帘被人從外面撩起,那一雙雙饑渴的眼眸都直愣愣地看著她,看得她心裡發虛。

    她伸出左手試圖拉下窗帘,慌亂地說道:「我只有那幾塊重陽糕而已……春香,快……」她想吩咐丫鬟讓轎夫起轎,可是話沒說完就被人打斷了。

    「姑娘,求求您,我們真的快餓死了!」一個七八歲的男孩一手扒著窗子激動地喊道,說著,他的目光落在了少女右手的半塊糕點上,眼睛一亮,「姑娘,您那塊糕點反正已經咬了幾口了,不如賞給我吧!」

    瘦得皮包骨頭的男孩急切地伸手朝少女手上的糕點抓去……

    一聽到「糕點」,其他的流民瞬間騷動起來,眼前似乎唾手可得的食物令他們一個個都失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