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05章 104重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105章 104重陽字體大小: A+
     

    夜靜悄悄的,褪去白日的喧囂,卻撫不平人心的躁動與貪慾。

    小賀氏心裡憋的一口氣,想了又想,還是不死心,過了幾日,又悄悄背著端木紜想重提相看的事,但是這一次小賀氏派去的宋嬤嬤直接被盧府甩臉子關在了門外,又被盧府嬤嬤頤指氣使地教訓了一番,說是端木家看不上人又何必戲弄他們云云,宋嬤嬤灰溜溜地回府稟了小賀氏。

    小賀氏自以為做得隱蔽,卻不知自己的上躥下跳早被端木紜和端木緋看在眼裡,反正小賀氏暫時沒討得好,端木紜也只當看戲了。

    端木緋卻不會忍氣吞聲,她趁著去端木憲那裡做功課的時候,就從小賀氏八月二十四日跑去湛清院說楊三公子次日要登門,一直到宋嬤嬤昨日在盧府吃了閉門羹的事都一五一十地說了,小臉氣鼓鼓的,毫不掩飾自己對此事的不喜。

    端木憲沉吟片刻,眸光微閃地問道:「四丫頭,你怎麼看?」

    端木緋那雙清澈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看著端木憲,一本正經地說道:「祖父,慶元伯府絕非良配,我不同意。」她的語氣中透著屬於孩童的意氣用事。

    這兩個丫頭倒是姐妹情深。端木憲捋了捋鬍鬚,不惱反笑。如果連這種關乎長姐婚事的事,端木緋都是從家族利弊上去分析,雖然是冷靜,卻顯得冷酷。

    端木緋是個姑娘家,早晚要出嫁,有情有義,出嫁后才會一直把娘家放在心上。

    「四丫頭,你一個小姑娘家在外可別隨便把婚事什麼的掛在嘴上,」端木憲似是訓誡,然後又安撫道,「這件事你與祖父說就對了,就交給祖父來處理吧。」

    慶元伯府的兒郎全都是無能之輩,這種靠女人的裙帶起來的人家,哪裡配與他們端木家結親。

    「多謝祖父。」端木緋立刻乖巧地欠了欠身,眯眼笑了,跟著就一臉期待地看著端木憲,「祖父,馬上就是九九重陽節了,閨學休沐,姐姐要忙著祭祖的事,我想出門去千楓山踏秋,也好『避避災』。」

    重陽登高「避災」本就是習俗,想著端木緋今春落水的事,端木憲略一沉吟,就同意了,又隨手從一旁的匣子里摸出了一個青色的荷包,讓她出去好好玩。

    端木緋拿著那沉甸甸的荷包,不用看就知道裡面至少有十兩銀子,看著端木憲的眼神就像是看著財神爺那般崇敬,喜不自勝地謝過了他,歡歡喜喜地告辭了。

    而端木憲則回了正院,不留情面的狠狠訓斥了賀氏一通。

    「端木家的門第豈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拿來般配的!」

    「一個只能靠著女人的楊家,還想與紜丫頭結親,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

    「一個堂堂的從一品誥命夫人,眼界還比不上四丫頭!」

    ……

    賀氏當晚就病倒了,幾個媳婦輪流侍疾,足足折騰了好幾日,病情才漸好。

    時間就在這樣的忙碌中到了九月初九的重陽節。

    尚書府在重陽節的晚上要祭拜祖先,對於端木紜而言,這還是她掌家以來的頭一回,忙得腳不沾地。

    端木緋一早就在端木紜不放心的叮囑聲中帶著碧蟬出門,去了京郊的千楓山踏秋。

    重陽節講究登高「避災」,千楓山一帶迎來了不少踏秋的百姓,很是熱鬧,大家都是沖著山頂的明凈塔去的,千楓山雖然不是京城內外最高的山峰,可是這明凈塔的塔尖卻是方圓二十里最高的地方。

    端木緋閑適地拎著裙裾沿著一條嶝道拾級而上,碧蟬緊隨其後。

    等到了一條岔道,端木緋卻轉彎走了另一條狹窄的小道,把其他的遊人都拋在了身後。

    不一會兒,她就看到了山腰上的一個望景亭。

    那是一個四角重檐的涼亭,鎏金寶頂,上覆黃色的琉璃瓦,在陽光下反射出閃耀的光芒,看來寶相莊嚴,仰首隱約可見涼亭里似乎有人影攢動。

    端木緋不由加快了腳步,一鼓作氣地拾級來到了涼亭外,微微喘著氣,白皙的臉頰上更是染上一片紅暈。

    她一眼就看到望景亭中有兩個老婦,一個威嚴冷峻,一個慈眉善目;前者坐著,後者則侍立在一旁,亭中一片肅靜。

    端木緋的目光直直地投向了那個憑欄而坐的老婦,那老婦正抬首眺望著遠方的高山,聽到腳步聲,就轉頭朝端木緋的方向看來,二人四目相對。

    祖母果然來了!

    端木緋心頭暖暖的,她今日來千楓山就是特意想見一見楚太夫人。

    從前每年的九月初九重陽節,她都會和祖母楚太夫人一起來千楓山,可是她自小身子不好,不能勞累,所以她們從來沒去過明凈塔,每一次都是來此處登高賞景,從這個望景亭俯瞰四周的美景。

    今年的重陽節雖然楚青辭不在了,但是楚太夫人果然還是來了……

    想著,端木緋的眼眶一陣酸澀,心裡無聲地喚著「祖母」,此刻急促的呼吸正好掩飾了她的異樣。

    她深吸一口氣,若無其事地走進了涼亭里,對著楚太夫人福了福身,笑吟吟地問候道:「楚太夫人,您近來可安康?」

    楚太夫人愣了愣,在端木緋可愛精緻的小臉上流連了一番,然後就想了起來,含笑道:「小姑娘,原來是你啊。」

    說著,楚太夫人對著身旁的那個老嬤嬤道:「阿梅,五月我進宮的時候,手串不慎散了,就是這小姑娘幫我找到了最後一顆。」

    這個老嬤嬤是楚太夫人身旁最信得過的俞嬤嬤,自然知道那散了的紅珊瑚手串是早夭的大姑娘親手打磨的,對於楚太夫人而言,重要性可想而知。

    俞嬤嬤笑容滿面地又謝了端木緋一番。

    「不敢當。」端木緋笑著擺擺手道,「楚太夫人也幫我找到了紙鳶,我還沒好好謝謝您呢……對了,我剛去錦食記買了幾盒重陽糕,楚太夫人,這一盒就送給您吧。」

    端木緋從碧蟬手裡接過一盒重陽糕親手遞了過去。

    楚太夫人怔怔地看著紙盒上「錦食記」三個大字,神色更為複雜。往年重陽節,她和辭姐兒也會去買錦食記的重陽糕,再到這裡一邊吃一邊賞景。

    楚太夫人的眼眸微黯,很快就展顏道:「小姑娘,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又笑著誇了一句,「真是個知書達理的小姑娘。坐下陪我說說話吧。」

    端木緋一邊在楚太夫人身旁坐下,一邊笑眯眯地說道:「我姐姐也常誇我乖。」她笑得活潑可愛。

    見狀,楚太夫人神色一松,眼角眉梢都溢出了笑意,與俞嬤嬤含笑對視了一眼。

    像端木緋這麼一個五官精緻、笑容甜美的小姑娘,在老人家眼裡,看著最是討人喜歡。

    楚太夫人看著端木緋,感覺彷彿回到往昔,臉上露出懷念之色,含笑吩咐俞嬤嬤上茶。

    俞嬤嬤趕忙打開了一旁的食盒,取出一個水囊,用竹筒杯盛了兩杯茶,一杯呈給了楚太夫人,一杯則送至端木緋手中。

    茶水猶溫,菊花的香味裊裊地四溢開去。

    她輕啜著茶水,那熟悉香甜的味道讓她心口一酸,卻是笑道:「楚太夫人,您這茶煮得可真好喝!」說著,她歡喜地又抿了一口。

    茶水一沾唇,她就知道這是祖母親手煮的花茶。

    帶和清香的溫熱茶水自喉間滑落,甘爽純潤,一瞬間,她彷彿又回到以前她與祖母一起品茗下棋的日子。

    清澈的茶湯上倒映出她閃著淚光的眼眸,她不敢抬頭,努力壓抑著心口的洶湧。

    楚太夫人怔了怔,方才道:「我的大孫女煮得更好,明明她也是跟我學的,卻是青出於藍……她啊,無論做什麼,都用心。」學會不難,想要青出於藍,就須得用心。

    楚太夫人似乎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一句接著一句地說著楚青辭的事:

    「她總說,她反正在家裡閑著也是閑著,寫寫字、下下棋、看看書也是消遣時光……」

    「還總是把她祖父那句『技多不壓身』放在嘴上……真是拿了雞毛當令箭。」

    「她還喜歡親手下廚,說民以食為天,要是連吃什麼都不在意,那活得豈不是太過無趣……」

    「……」

    說到楚青辭,楚太夫人的聲音透著一絲乾澀,眼神漸漸恍惚,彷彿整個人已經不在這裡。

    端木緋只覺得心口發緊,很想握住祖母的手,很想告訴她,自己就在這裡……但終究還是沒敢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