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98章 097養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98章 097養晦字體大小: A+
     

    楚青辭的父親是宣國公世子楚君羨,十年前,楚君羨奉旨赴西北隴州任二品布政使,可說是一方封疆大吏。

    然而八年前,蒲國派兵突襲大盛,從西州一路打到隴州西境臨澤城,隴州總兵不幸戰死,楚君羨一介文臣臨危受命,身先士卒地率兵死守城門,全城軍民在楚君羨的帶領下上下齊心,寧死不屈。

    當時,楚青辭的母親葉氏正帶著年僅三歲的兒子赴隴州探親,在臨澤城附近被敵軍挾持,威逼楚君羨開城門。

    那一天,是隆治六年九月初五。

    葉氏被人押在陣前,與城門上方的楚君羨遙遙相對。葉氏只說了簡簡單單的五個字:「妾以夫為榮」,就視死如歸地決然撞劍自戕。

    九年夫妻情深,然而楚君羨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利劍劃破妻子的脖頸,刺眼的鮮血噴射而出,瞬間染紅了她的臉龐和衣裙,然後就這麼倒了下去,閉眼離世。

    彼時,葉氏也不過才二十五歲,正是芳華。

    目睹這一幕讓楚君羨痛不欲生,氣急攻心得嘔出一口鮮血來,滿城軍民也是睚眥欲裂,義憤填膺,高呼「誓死不屈」。

    這一日,臨澤城上下軍民都知道了楚夫人自戕於城外,人人戴孝,還跑去城門口磕頭上香。

    後來,楚君羨繼續咬牙死守,等待援軍,但是最終沒有等到援軍,半個月後,城破那日,楚君羨毅然跳下城牆……

    不到一個月,楚青辭就失去了三個她最親的親人,之後還為此纏綿病榻了好幾個月。

    封炎知道這些年來阿辭一直後悔,後悔她因為身子弱就沒有隨母親和弟弟一起前往隴州,每年的九月二十一日,臨澤城的城破之日,阿辭都會去皇覺寺……

    如果端木緋真是阿辭,那麼她也一定會去!

    想到這裡,封炎的眉頭舒展看來,眸生異彩,有些迫不及待了。

    偏偏還有一個多月……足足三十八天!

    封炎從袖中掏出幾根紅繩,緩緩地虔誠地編了第一個結。等他編到第三十八個時,這個結繩也就完成了,他可以親自戴在阿辭的手上……

    那一定會很好看!

    這一夜,一路舟車勞頓的封炎本該疲憊不堪,卻反而亢奮得一夜都沒睡,心裡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

    次日一早,他精神抖擻地向安平去請安了。

    安平立刻就命人擺早膳,然後就問道:「阿炎,昨天你說皇帝罰你閉門思過是怎麼回事?」

    封炎神色平靜地把昨日進宮時皇帝的那番斥責三兩句地概括了一遍。

    安平那雙與封炎相似的鳳眼一挑,冷笑了一聲,嘲諷道:「老二的德性還真是幾十年不變,他這是想學父皇恩威並施呢!不過,卻是畫虎不成反類犬!」

    安平是皇帝的長姐,現在這大盛朝大概也只有太后和安平會偶爾稱呼皇帝一聲「老二」了。

    「娘,兒子也好趁機歇息歇息。」封炎笑笑道,對禁足之事,全不在意。

    或者說,這本就是他順勢而為。

    三月他從北境凱旋而歸,所積累的軍功已經讓皇帝看他有幾分扎眼,這一次,他又在江城順利平匪亂。這若是別人,連連立功是錦上添花,對他卻不然。

    如今他暫時冷上一冷也能安皇帝的心,而對於他自己,也可以趁這個時間做些別的事……

    「阿炎,你說的是。」安平釋然一笑,心疼兒子這一趟出門辛苦了。

    她的手剛碰到手邊的粉彩茶盅,忽然又想起另一件事來,就問道:「阿炎,華景平那邊怎麼樣?」

    「成了。」封炎眼中閃過一道銳芒,淡淡道,「畢竟是舊人……」

    話音剛落,就聽一陣窸窣的挑簾聲響起,子月進來屈膝稟道:「殿下,公子,早膳已擺好,請移駕。」

    母子倆就起身,一起去了東稍間用膳。

    今日因為封炎歸府,早膳很是豐盛,擺滿了一大張紫檀木鑲玉八角雕卷葉卷草浮紋圓桌,一籠雪白晶瑩的小籠包,香甜鬆軟的金絲棗泥糕,金燦燦的桂花小米糕,還有軟糯噴香的小米雞蛋粥和南瓜粳米粥,搭配著十幾碟各色醬菜,香氣四溢。

    這一桌色香味俱全,看得封炎食指大動。

    安平第一個拿起筷箸親自給兒子夾了一塊金絲棗泥糕,含笑道:「阿炎,這金絲棗泥糕味道不錯,你試試。」

    「謝謝娘。」封炎從善如流地接受安平的好意,咬了一口后,只覺得香甜濃郁,口感鬆軟細膩……

    忽然,他瞳孔微縮,似是怔住了,緩緩地咀嚼著口中的棗泥糕,完全沒注意掉安平含笑的眼眸。

    「阿炎,好吃嗎?」安平狀似不經意地說道,「端木家的那位四姑娘年紀小小,卻真是有心了,前幾日在萬壽宴上還來給我請安,又問我喜歡吃哪些糕點。我就隨意說了幾樣,今早她剛好派人送來了這金絲棗泥糕……」

    封炎直愣愣地看著夾在筷子上的金絲棗泥糕,回味著口舌間的餘韻,這個棗泥糕里加了核桃,是阿辭最喜歡的做法。他一下子就嘗出來了。

    封炎的眸中熠熠生輝,近乎虔誠地又咬了一口棗泥糕,慢條斯理地地吃著,嘴角不自覺地翹了起來。

    上一次安平沒在意,也就沒發覺不對,但這一次,她有心,封炎無意,卻是被她一下子就瞅出些端倪來。

    阿炎他果然很在意端木緋,在意到甚至能吃出人家小姑娘的手藝來……

    看來自己的猜測十有八九對了,阿炎他肯定是看上了端木緋!

    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可是安平在歡喜之後,又難免有些發愁。端木緋這才九歲,太小了,等她及笄,至少要六年,自己恐怕還要多等好幾年才能娶上兒媳婦。

    她可得仔細把兒媳婦看牢了,不能讓別家臭小子把未來兒媳婦勾走了……

    想著,安平眸中的笑意更深,也捻了一塊棗泥糕吃了起來,因那絕佳的口感揚了揚眉,不禁想起那日小姑娘很有自信地對自己說她很會做點心的,也確實不算自誇,看來兒子以後是有口福了。

    安平心情大好,不動聲色地又道:「說來也是巧了,那天端木四姑娘還與我說起她喜歡吃的點心,她的口味與阿炎你差不多呢。」她看似道家常,眼角卻在留心兒子的神態,見他豎起了耳朵,也不再賣關子,把端木緋喜歡的點心都說了。

    糖蒸酥酪、芙蓉糕、金絲棗泥糕、椰奶酥卷……

    這每一樣點心都尋常得緊,卻聽得封炎心跳不已,這些都是阿辭最喜歡的。

    阿辭喜歡,所以他也喜歡。

    封炎隨手接過丫鬟遞來的一方青色帕子,擦了擦嘴,笑吟吟地涎著臉討道:「娘,這棗泥糕香甜適度,很合我的口味,剩下的也賞給兒子如何?」

    「阿炎,千金難求心頭好,你要是喜歡,都拿去就是。」安平不由暗暗發笑。

    合他口味的不僅是棗泥糕,更是人家小姑娘吧!

    母子倆均是心情不錯,一頓早膳吃得二人都是胃口大開,足足吃了大半個時辰,方才撤下,換上了兩盅清香濃郁的碧螺春。

    茶香裊裊,蟬聲凄凄。

    尚書府的書房裡亦是如此,那幽幽茶香縈繞鼻尖,正午的陽光灑在庭院中那鬱鬱蔥蔥的枝葉上,映得屋子裡一室青蔥。

    坐在窗邊的端木緋此刻正喝上了最上品的貢品龍井。

    這貢品龍井還是皇帝親賜給幾位近臣的,端木憲手裡也僅此一罐。

    果然是好茶!端木緋自然自得地品茗,心裡嘆道:難怪古人贊「但見飄中清,翠影落碧岫」!

    要說有什麼美中不足,就是端木憲帶來的消息了:

    「封炎昨日回京,被皇帝責以權謀私,招攬民心,拉攏軍心,下令禁足在府閉門思過……」

    自打她表現出了某些「天賦」后,端木憲就循序漸進地開始告訴她一些朝堂上的事,封炎的事與其他事相比其實微不足道,但是就「封炎」這兩個字,已經足以在端木緋心中掀起一片漣漪。

    原來,封炎已經從江城回來了。

    跟著又是一陣慶幸,幸好她今早給公主府送了金絲棗泥糕過去,她這般「聽話」,封炎應該不會再為皇覺寺的那點「小事」繼續「惦記」她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