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92章 091下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92章 091下套字體大小: A+
     

    李廷攸回到了殿中。

    他在距離皇帝三四丈的地方停了下來,抬眼望著高高在上的皇帝,抱拳朗聲道:

    「皇上,末將六月北上京城途徑江城,因為水匪來襲,被困城中整整二十日,斷糧斷水,最後守城官兵與百姓只能食樹皮挖草根,水匪攻勢越來越猛,最後末將幾乎是三天三夜不曾合眼,不慎被一支流箭射穿右肩……」

    「幸而皇上所派援軍在千鈞一髮時趕到,方才解了圍城之危。」

    「江城之戰末將不敢居功,只能說末將問心無愧,皇上可與江城守備以及前往江城支援的封公子求證。」

    李廷攸說話的同時,渾身緊繃如那拉滿的弓弦,那雙烏黑如墨玉的眼眸通紅一片,瞳孔中泛著些許水光,神色之間既悲愴又倔強。

    隨著李廷攸的最後一個字落下,殿內再次安靜了下來,群臣皆是暗暗交換著眼神,連大氣也不敢出一下,氣氛在沉寂中就變得凝重了起來。

    李廷攸沒再說話,半垂下臉,維持著抱拳的動作,如同雕塑般一動不動,似乎在等待著皇帝的判決,心中暗暗咋舌:他那個最愛裝模作樣的表妹小小年紀,這腦子也不知道是怎麼長的。

    莫非是似其祖?!

    一陣唏噓后,他又是后怕。

    此刻再回想剛才發生的事,從許文詔對他的挑戰開始,一環扣一環,可說是步步緊逼,絕非巧合……如果說許文詔和黎御史之間有所關聯,他們選擇了萬壽宴這樣的場合來設計他,恐怕所圖不小!

    這莫非是有人想要算計他們李家?!

    想著,李廷攸的心提了起來,頭腦反而越來越清醒。

    不管許文詔和黎御史是否主使者,他們這一系列的行為絕非一時半會兒決定的,定是經過一番周密詳盡的計劃……

    倘若當初他沒有理會端木緋的勸告,強行用「鬼見愁」來治傷,並順利通過了武試,此刻多半已是落下了一身傷病,再有人向他提起切磋比試,他恐怕是輸定了……試想若有人像此刻一般「義正言辭」地斥責他冒領軍功,那麼,他恐怕就是有苦說不出,根本就無法反駁!

    他不但會害了自己,還會連累他們李家的幾代清名!

    想到這裡,李廷攸幾乎是心驚肉跳。

    幸好,端木緋剛才給自己遞了一方帕子,上面只寫了一個字:「北」。

    北,不僅意為北方,也有敗北的意思。

    看來端木緋這小狐狸第一時間就隱約瞧出了是有人想要針對李家!

    「敗北」一來可作試探,而二來能借著兵部尚書之口將自己在江城受傷之事正大光明的宣揚出去,免得以後再有人以此做文章。

    李廷攸對這個小表妹的感覺更為複雜了。

    很快,前方就傳來了皇帝親切的聲音:「廷攸,李家歷代皆是血性好男兒,保家衛國,朕還信不過嗎!」

    皇帝這一句話就算是對這件事下了定論,之後,皇帝又額外賞賜了李廷攸五百年人蔘和何首烏令其好好調養滋補身體以示安撫。

    殿內的氣氛又變得輕鬆了起來,眾人又繼續吃酒說笑,一片語笑喧闐。

    只不過許文詔和黎御史就難免引來不少嘲諷的目光,有人覺得許文詔勝之不武,有人說幸災樂禍黎御史這次可栽跟頭了……

    不遠處的楚青語氣惱得額頭青筋凸起,心底憤憤,那纖細的手指幾乎要把那薄薄的茶盅捏碎似的,暗道:這李廷攸果真是卑鄙無恥,竟然借著受傷輕描淡寫地把他冒領軍功的事情揭了過去!

    可恨那兵部尚書壞了她的好事!……又或許,是自己太過急於求成了?

    楚青語懊惱地咬了咬后槽牙,說來李廷攸被人揭開冒領軍功應該是三年後的事了,當時的他拉不開弓,提不起劍,根本就是個花招子!這樣的人如何守得住江城?!

    沒想到,自己貿然把事情提前,反而令事情失控了……

    哎!楚青語在心中幽幽地長嘆一口氣,為封炎抱不平。

    封炎明明是人中龍鳳,天之驕子,卻是虎落平陽遭犬欺……幸好,總有一日他會一飛衝天動九霄,令得所有現在輕視他的人對他另眼相看。

    悠揚悅耳的樂聲如溪水叮咚般再次響起,不知何時,那些樂人又回到了殿內,奏響一曲曲樂章。

    看了一出好戲的端木緋只遺憾壽宴中什麼都不缺,偏生缺了一碟瓜子,所幸這裡的點心好吃得緊,她又拈了塊棗泥山藥糕送入口中,小臉歪了歪,眸中似有沉吟之色。

    殿外的戲台上又有一群舞姬翩然上台,如那月宮中的嫦娥般優雅起舞……

    席宴中的酒意越來越濃,一片觥籌交錯聲,不少人的臉上都染上了微醺的醉意。

    端木緋一個小姑娘家家,當然不會去喝酒,沒過一炷香功夫就吃得有七八分飽了,她放下筷箸,覺得有些無趣,便隨手招了在一旁服侍的小宮女,說是要「更衣」。

    小宮女就帶著她繞道東稍間從小門出殿,正好與另一位進殿的姑娘交錯而過,兩人無聲地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

    這壽宴至少要近兩個時辰,菜肴也不過如此,很多姑娘家在殿里待久了悶得慌,就會借口更衣出來吹吹風,放鬆片刻。

    「端木四姑娘,請跟奴婢往這邊走。」

    小宮女在前方給她引路,帶著她在一條條蜿蜒曲折的抄手游廊中迂迴繞走,偌大的皇宮空曠而幽深,這一道道游廊乍一眼看似乎都一般無二,看不出太大的差別……

    不知道第一次轉彎后,端木緋忽然在轉彎的岔道收住了腳步,笑吟吟地看著不遠處的幾叢紅艷似火的一串紅。

    「端木四姑娘,」那小宮女在幾步外停下了步子,疑惑地看著端木緋,眼神閃爍,笑著指了指前方說,「前面就是綾綺殿了,請您去那邊更衣。」

    「不著急。」端木緋嘴角翹得更高了,眸子晶亮,心裡卻是一冷。

    對方說得沒錯,走這條路確實可以去綾綺殿。可是,另一條路也可以,而且還要近上一半。

    這個小宮女分明就帶著她往西南邊多繞了一個圈子,倘若是那些鮮少進宮之人,恐怕早就被這看似千篇一律的游廊和宮殿繞暈了,可惜,卻騙不了她——楚青辭自小不知道進宮多少回,對宮裡的格局再熟悉不過。

    現在的問題是,這小宮女為何要大費周章帶著她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子?

    前面又有什麼在等待著她?!

    端木緋看著那幾叢一串紅笑了,隨意地說道:「這些一串紅開得真好。」

    話語間,她已經朝花叢走了過去,小宮女只能無奈地跟上,嘴裡委婉地催促道:「端木四姑娘,綾綺殿沒幾步遠了……」

    端木緋仿若未聞,俯首從花叢里摘下兩朵赤紅色的花苞,一朵塞給了那小宮女,一朵則湊在自己唇畔,輕輕地對著花苞吸了一口,陶醉地半眯眼眸嘆道:「好甜的一串紅……你也試試吧!」

    那小宮女的額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冒出涔涔冷汗來,眼神遊移地不時往她之前指的方向看去。

    端木緋不動聲色地又摘了朵一串紅,心念飛轉。如果走那個方向,應該要先經過一片名為「千石山」的假山,然後才到綾綺殿,難道說,對方煞費周折就是為了讓她「路過」千石山?!

    她正沉吟思索著,忽然眼角瞟到一道熟悉的身形,穿著大紅麒麟袍的岑隱帶著一個小內侍從右前方的一條游廊朝這邊走來。

    不僅是她看到了岑隱,那個小宮女也看到了,神色間更為局促了,汗水刷地自額頭滑落臉頰。

    「端木四姑娘。」岑隱微微挑眉,停在了一丈多外,神色間似有驚訝,「你怎麼會在這裡?莫不是迷路了?」說著,岑隱的目光不免就看向了那個小宮女,魅惑幽深的眼眸透著如劍般的銳利鋒芒。

    小宮女嚇得差點沒腿軟地跪了下去,櫻唇微顫,俯首避開了岑隱的目光。

    端木緋笑著對著岑隱福了福,一臉天真地說道:「岑小公公,我去綾綺殿的路上看到這裡的一串紅開得正好……花蜜的味道甜極了,岑小公公您要不要也試試?」她還殷勤地替岑隱也摘了一串鞭炮似的花骨朵。

    岑隱接過了那串花,漫不經心地在指尖轉了轉,那嫣紅的花瓣在他手裡似乎變得更為鮮艷,嬌艷欲滴,又帶著一種危險的感覺……像是那刺目的鮮血。

    小宮女瞥了一眼,頭伏得更低了。

    岑隱是聰明人,稍微一想,就知道其中有問題,眯眼朝綾綺殿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又再次看向了端木緋……以這小丫頭一貫的聰穎,恐怕也感覺到自己被人給算計了,所以她才在這裡「磨磨嘰嘰」地吃起花蜜來。

    岑隱的烏眸中閃現了讚賞之色,如墨玉般流光溢彩,讓他那張絕世麗顏變得更為艷麗奪目。

    「端木四姑娘,你想不想瞧熱鬧?」他含笑問道,那輕柔緩慢的語調就像是在哄小孩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