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91章 090冒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91章 090冒領字體大小: A+
     

    「皇上,初生牛犢不怕虎,李家後繼有人啊!」輔國公捋著鬍鬚,笑逐顏開。

    「國公爺,您這話就不對了,」另一個粗獷的中年武將笑呵呵地介面道,「是皇上還有我們大盛又得青年將才才是!」

    其他武官也是紛紛附和。

    一片其樂融融中,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將領忽然站起身來,聲音洪亮地對著皇帝抱拳道:「皇上,末將有一事相求!」

    皇帝揚了揚眉,看不出喜怒,道:「許文詔,且道來。」

    此人乃是許文詔,現任五軍營在京衛所衛千總,也是上一科的武狀元,頗有幾分聖寵。

    許文詔便道:「皇上,先父與李將軍之父當年是同科……」

    他這麼一說,包括皇帝在內的不少人都若有所思,想起十幾年前的舊事來。當年李廷攸之父李傳庭與許文詔之父許如松一個是武狀元,一個是榜眼,皆是年輕俊才,也算是一段為人津津樂道的佳話。

    輔國公懷念地說道:「皇上,老臣還記得當年許如松一招之差惜敗於李傳庭,兩人可說是不相上下。」

    「先父多年來一直想再與李將軍之父討教一二,可惜兩家天南地北,先父不曾如願,引為畢生憾事,是以末將想與李將軍切磋一二,以全亡父之心愿,也是以武會友。」許文詔慷慨激昂地又道。

    聞言,四周的群臣不由交頭接耳地竊竊私語,目露驚訝地在許文詔和李廷攸之間游移掃視著,誰也沒想到萬壽宴上還會整出這麼一出。

    看來這許文詔是不服氣他們許家兩代都被李傳庭父子倆壓了一籌,可是他未免也太莽撞了些!

    現在是他挑戰李廷攸,若是在比試中輸了,那不僅是沒有自知之明,還是自取其辱,恐怕會失了帝心。

    端木緋歪了歪腦袋,眸子閃閃發亮。這一出還真是有點意思……

    她心念一動,從袖中掏出一方月白的帕子,挑了點紅胭脂在帕子上寫了幾筆,然後就對侍立在身後的綠蘿使了個手勢,悄悄把帕子塞給了綠蘿並指了指席位中的李廷攸。

    綠蘿有些忐忑,點了點頭,就悄悄地退下了。

    御座上的皇帝轉了轉拇指上的玉扳指,嘴角露出一絲興味,目光在殿中掃了半圈,從許文詔轉向了李廷攸,「李廷攸,你覺得如何?」

    皇帝雖然沒有直接應下許文詔的請求,但是他既然這樣詢問李廷攸就代表他也不反對,不反對,那也就是皇帝也有幾分興緻。

    誰又能掃皇帝的興緻!

    李廷攸微微一笑,抱拳應下了:「皇上,那末將就卻之不恭了!」

    少年人的聲音清朗澄澈,眼神明亮銳利,像是含著寒星的光輝,既彬彬有禮,神色間又帶著少年人的驕傲。

    如此光風霽月、意氣風發的少年郎,只是這麼看著,就讓人覺得心情明朗,彷彿也被傳染了他身上的陽光氣息一般。

    皇帝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叮嚀了一句:「兩位愛卿點到為止即可!」

    「是,皇上。」

    李廷攸和許文詔急忙抱拳應聲,畢竟今日是皇帝的壽辰,若是真的見了血光,那反而不美了!

    接下來,殿內殿外的樂人藝人一一被遣散,殿外的戲台上迅速地被清空,沒一盞茶功夫,外面就變得空蕩蕩的,只剩下戲台四周那些面目森冷的禁軍。

    李廷攸和許文詔這才在眾人灼灼的視線中走上了那高高的戲台。

    十四歲的少年與二十二歲的青年相隔約莫兩丈左右,彼此含笑對視著,一個執劍,一個拿刀,當武器在手時,兩人的身上都釋放出一種莫名的壓迫感,英姿颯爽,鋒芒畢露,一種劍拔弩張的氣氛無聲地瀰漫開來。

    「請指教!」許文詔隨口道了一聲。

    話音未落,長刀已經從刀鞘中拔出,他輕喝著跨步上前,手中的長刀劃破空氣,順勢朝李廷攸劈了下去。

    那鋒利的銀色長刀在烈日下閃耀著刺眼的光芒,衣袍也隨著他的動作獵獵飛舞。

    「錚!」

    李廷攸毫不遲疑地將手中的長劍一橫,架住了對方如電閃雷鳴般的一刀,刀劍相擊,火花四射,殺氣騰騰,令得四周空氣一冷。

    殿內那些看客的心不由得提了起來,皆是屏息,心裡暗道:看來這許文詔是在動真格的啊!

    彷彿在驗證他們心裡的猜測般,許文詔又連著揮出數刀,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狠,刀光霍霍,只看那銀色的刀光快得幾乎化成一片片虛影,李廷攸毫無反擊之力,整個人被逼得連退了一步又一步……

    「鐺鐺鐺」的刀劍撞擊聲連綿不絕,愈演愈烈……

    「錚!」

    在又一聲激烈的對撞后,一把銀色的長劍脫手而出,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曲線,然後「咣當」一聲落在了地面上。

    時間在這一刻似乎靜止了,四周瞬間陷入了一片沉寂,無論是殿內還是殿外,都沒有一點聲響。

    戲台上,許文詔和李廷攸仍然是面向而立。

    前者的手裡還牢牢地握著長刀,後者卻是兩手空空如也;前者意氣風發,後者卻面沉如水。

    勝負已分。

    許文詔嘴角微翹,傲然一笑,把長刀插回了刀鞘,對著李廷攸抱拳道:「承讓。」

    華蓋殿內觀戰的眾人皆是面面相覷,許文詔比李廷攸年長七八歲,他會贏眾人並不意外,只是沒想到這才過了不足十招,李廷攸的劍就脫手而出,可見兩人實力懸殊!

    李家的這一代看來是大不如前啊!

    眾臣心思各異,有唏噓,有嘲諷,有衡量,也有的人只當看了一場好戲……

    御座上的皇帝望著戲台上的許文詔和李廷攸皺了皺眉,右手又下意識地轉動起玉扳指來。

    華蓋殿內的沉寂還在蔓延著。

    眾臣大都觀察著皇帝的臉色,沒有輕易出聲表態……直到一個留著山羊鬍的中年文官霍地站了起來,群臣皆是一驚。

    這一位是左都御史黎大人,在朝中素有剛正清廉之名。

    然而,御史在朝堂上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十有八九都是為了彈劾,這位黎御史素有「黎閻王」之稱,眾臣一看他那副「臣有話說」的樣子,就暗暗心道:不知道這一回是誰要倒霉!

    果然,下一瞬,就見那黎御史蹙眉對著皇帝作揖道:「皇上,許將軍與李將軍這才過了三四招,李將軍就敗了,足見其手不能提,難當武將之名。臣不敢相信如此花架子如何能在強敵圍攻之下守住江城!」

    他鏗鏘有力的聲音響徹殿堂中的每一個角落,擲地有聲地發出質疑,「皇上,臣懷疑李將軍該不會是冒領了軍功吧!」

    聞言,不少大臣皆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黎御史果然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一鳴驚人,這寥寥數語就要斷那李廷攸一個冒領軍功之罪!

    這個罪名要是成立,李廷攸這輩子就毀了,連李家都難逃一句「門風不謹,教子不嚴」。

    四周先是一靜,跟著又是一片嘩然,眾人皆是交頭接耳,各抒己見。

    黎御史所言初初聽來,似有幾分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感覺,但細想,又似乎不無道理。這李廷攸若是真有真才實學,又怎麼會輕易地敗於許文詔之手!

    難道說,他真是冒領軍功?!

    殿內如同一鍋快要燒開的熱水般騷動起來。

    好戲才剛剛開始!席位上的楚青語從容淡定地捧起一個茶盅,看著茶湯里沉沉浮浮的碧螺春,自信地勾唇笑了。

    一切盡在她的掌控之中。

    朝堂中人又有哪個是真的清白無瑕的,各種把柄多的是,以她兩世為人,就佔了他人沒有的優勢,只需要謹慎地拿捏住,自然能讓一些人為自己所用。

    這次必不會讓封炎再被人強佔了軍功!

    楚青語的眸中閃過一道精光,信誓旦旦地告訴自己。

    「黎大人請慎言!」

    下一刻,一個沉穩的男音在殿內響起,眾人循聲看去,就見兵部尚書緩緩站起身來,眉宇緊鎖,方正的臉龐上寫著不敢苟同。

    「皇上,」兵部尚書鄭重其事地對著皇帝作揖稟道,「七月十三武試那日,李廷攸親往演武場與臣言明,他六月在江城時為水匪所傷,不得已只能放棄武試,至今雖已經養了月余,但是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恐怕李廷攸的傷勢還未痊癒。請皇上明鑒!」

    他言下之意就是說李廷攸是因為舊傷未愈,所以才會在剛才的切磋中輸給了許文詔。

    李廷攸為了守江城,身受重傷,若這樣都擔不起一聲有功,誰還能擔得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