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2章 081恩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2章 081恩封字體大小: A+
     

    隨著車夫揮舞起馬鞭,車軲轆滾動了起來,馬車沿著中盛街飛馳而去,把露華閣拋在了後方……

    夕陽漸落,舞陽把端木緋送回尚書府後,沒有停留太久,就急急地繼續上路了,她還要趕在夕陽徹底落山前回宮。

    湛清院籠罩在夕陽的暮靄下,顯得寧靜悠然,端木緋直接去了小書房裡找端木紜。

    書房裡墨香縈繞,端木緋一眼就看到了端木紜端坐在書案后的背影,下意識地放輕了腳步。

    她們倆的小書房是兩間相鄰的廂房,由一道小門連接,都有各自的書架、琴案和書案,但是兩人的書房布置迥然不同,端木紜的書房簡單雅緻,書香味十足,而端木緋的書房裡卻擺滿了花草盆景和魚缸。

    見端木紜正在寫字,端木緋默默地在窗邊的一把花梨木圈椅上坐下了。

    紫藤過來給她上了茶,端木緋捧起了粉彩茶盅,含笑地看著端木紜,覺得心中溫暖恬靜。

    她才啜了一口熱茶,就見端木紜放下了手裡的狼毫筆,抬眼看向了她,笑道:「蓁蓁,你回來了啊。」

    頓了一下后,端木紜又道:「蓁蓁,攸表哥的事你知道了嗎?」她的語氣中透著些許遺憾,「方才祖父遣人來說,攸表哥今科是主動放棄的,倒也不是真得落於人后。可惜了……」若非遇上匪亂,攸表哥也不至於會受傷,以致錯失了武舉。

    端木緋點頭應了一聲,又道:「攸表哥今年才十四歲,好好養傷,以後有的是機會……」

    話音未落,就聽一陣挑簾聲響起,碧蟬匆匆忙忙地進來了。

    她臉上因為跑動起了一片飛霞,呼吸急促地屈膝稟道:「大姑娘,四姑娘,剛剛三老爺派人回府傳訊,說是在路上遇了劫匪,東西被搶了。」

    姐妹倆面面相覷,驚訝之後,又覺得不出奇。端木期夫婦倆這次帶了足足八輛車的東西去皖州上任,又有二三十人隨行,車隊實在太招眼了……

    端木期派回京傳訊的人既然強調被搶了東西,那麼想必人應該沒事。

    端木緋若有所思地看了碧蟬一眼,掐著手指算了算,然後對端木紜道:「姐姐,三叔父和三嬸母走了半個多月了吧?」

    「算算日子,三叔父他們也該到中州了吧。」端木紜面露沉吟之色。

    碧蟬喘了幾口氣后,呼吸平穩了不少,趕忙又補充道:「回姑娘,來報訊的人說,三老爺他們才剛進中州,沒到那汝縣就遭遇了一幫流匪,搶了八車的東西,還口口聲聲說什麼三老爺一看就是那種搜刮民脂民膏的貪官污吏,他們要替天行道,劫富濟貧……」碧蟬說著唏噓不已,若非這事發生在自家三老爺身上,聽著還真好似那些說書人口中的傳奇故事般。

    端木緋聽著不由挑了挑眉,這碧蟬確是一個機靈討巧的姑娘,才這些日子,就與各房的小丫鬟之間都打好了交道,探聽到不少消息,但是說話還是有點輕重不明的,一不小心就跑偏了。

    端木緋忍俊不禁地翹起了嘴角,繼續循循善誘道:「丟了幾車東西也算是破財消災,人沒事就好。」

    「四姑娘說得是,三老爺和三夫人雖然受了點驚嚇,好歹沒遭皮肉罪。」碧蟬點頭道,「老太爺說了,幸好這些流匪不想造反,所以不敢殺朝廷命官,否則三老爺和三夫人怕是連命也保不住,太夫人嚇得差點沒暈過去,正在求老太爺把三老爺給弄回來……」現在永禧堂那邊還正鬧著……

    端木紜不敢苟同地搖了搖頭,不客氣地說道:「明知道汝縣那一帶現在是什麼情形,三叔父還明目張胆地帶著這麼多東西上任,這不是對別人說,我就是頭肥羊,快來搶我嗎?」

    屋子裡的氣氛隨著端木紜的這句話一松,紫藤和綠蘿都是忍俊不禁地掩嘴笑了。

    可不就是這個理兒!

    端木緋賞了碧蟬一碟點心,又吩咐她打聽到什麼儘管來稟。

    碧蟬謝賞后,喜滋滋地退下了。

    端木紜並不打算摻和端木期的事,聽過就拋諸腦後。

    她拿起剛才寫好的單子,走到端木緋身旁坐下,又道:「蓁蓁,攸表哥受了外傷,我想明日讓張嬤嬤送些補品去……你瞧瞧還需要加些什麼?」

    端木緋應了一聲,接過了那張單子,又提議要不要再捎幾張食補的葯膳方子。

    端木紜眼睛一亮,讓人把張嬤嬤和管著小廚房的媳婦子叫了過來,詢問了一番……

    直到暮色四合,尚書府門前門後的大紅燈籠一盞盞地點了起來,碧蟬又來了,稟說,老太爺與太夫人鬧得不甚愉快,老太爺拂袖離去。

    端木緋並不意外,端木憲就算是心疼兒子,也不會昏頭到連這點輕重都拎不清……否則,他恐怕也坐不到現在這個位置了。

    夜色漸深,整個府邸陷入了寧靜中,唯有夏日的蟲鳴聲不斷……

    彈指又過了三夜,七月十六日,皇帝在宮裡為新科武進士舉行簪花宴,文武百官、宗室勛貴盡皆赴宴,端木憲身為戶部尚書自然也不會缺席。

    這一日,端木憲直到太陽西斜方才歸府,又把端木紜和端木緋叫到了外書房。

    端木憲的心情顯然不錯,他應該喝過酒,斯文儒雅的臉龐上帶著些許醉意,身上也散發著淡淡的酒氣。

    端木憲喝了幾口醒酒茶后,就含笑道:「紜姐兒,緋姐兒,今日宮宴中皇上封了你們表哥李廷攸為神樞營五品佐擊將軍,以後他就可以留京了。」

    端木紜有些驚訝,「祖父,可是攸表哥不是……」

    端木憲明白她的未盡之言,解釋道:「今日宮宴時,簡王世子與李廷攸當場就『前朝末年的西北之戰』對策,二人各抒己見,皇上龍心大悅,便封賞了他。」

    端木憲捋著鬍鬚,一雙眼眸亮得出奇。

    李廷攸年紀輕輕,頗有幾分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今日當著皇帝和文武百官的面侃侃而談,圍繞「前朝敗於文人掌兵」為中心,說得是有理有據,與簡王世子平分秋色。

    以端木憲來看,李廷攸絕對是個可造之材!

    「姐姐,攸表哥有了出身,那就不用再等三年後的武科了!」端木緋笑吟吟地說道。

    李家這些年在閩州抗倭有功,無論是軍中還是民間都頗有聲望,李廷攸如此得聖寵一方面是因為他在宮宴時大放異彩,又在江城立了軍功,更多的還是因為李家……

    端木紜喜形於色,應了一聲。

    端木憲臉上的笑意更深,表情越發和藹,「紜姐兒,緋姐兒,你們倆也不用太擔心你們表哥,皇上今日還特意遣了太醫去給他治傷,他年紀輕,想必很快就能恢復如初。」

    「勞祖父費心。」端木紜落落大方地福了福,順勢又請示道,「祖父,孫女可否請攸表哥過府與我們姐妹一敘?」

    端木憲本就希望兩家多走動走動,毫不遲疑地答應了。

    祖孫三人說話的同時,外面的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書房裡服侍的小廝點起了案頭的一盞羊角宮燈。

    姐妹倆也很識趣,說了幾句「請祖父早點歇息」的客套話,就告辭了。

    當晚,端木紜一回屋就和端木緋一起寫好了給李廷攸的請柬……等她們姐妹次日從閨學回來時,張嬤嬤早已經從祥雲巷回來了。

    「大姑娘,四姑娘,表少爺親自見了奴婢,收下了帖子,說是十日後一定會來!」張嬤嬤笑眯眯地屈膝稟道。

    端木紜和端木緋想著李廷攸要養傷,才特意隔了些日子,挑了七月二十七日。

    「不過……」張嬤嬤笑容微斂,似是有些遲疑。

    端木紜微微挑眉,問道:「張嬤嬤,攸表哥那邊可有什麼不妥?」

    「表少爺那邊沒別的事……」張嬤嬤急忙道,朝窗外瞥了一眼,「是奴婢回來后,就聽說太夫人把二夫人叫了過去,好像是準備給各府下帖……碧蟬去打探了一下,聽永禧堂那邊的口風,太夫人這是想給表少爺辦慶功宴呢。」

    端木紜神色一冷,不客氣地說道:「她們不是一向看不上外祖父家嗎?!」現在倒是要主動湊上來了!

    端木緋在一旁默默地捧起了茶盅,眸光閃爍。

    今時不同往日。

    與當年端木朗和李氏成親時不一樣,現在的李家因為駐守閩州有功,正如日中天,而賀氏估計是為了大皇子想尋求李家的助力,倘若讓賀氏的圖謀得逞,外人看到尚書府請了這麼多人為李廷攸舉辦慶功宴,恐怕就會直接把李家劃到端木貴妃和大皇子這邊了。

    賀氏還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