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0章 079不同(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0章 079不同(二更)字體大小: A+
     

    不一會兒,在禁軍的護衛下,龐大的遊行隊伍出現在中盛街的盡頭,位於隊伍最前方的是一甲的狀元、榜眼和探花,後面是近百名武進士,眾人皆是披紅插花地騎在高頭大馬上,朝朝這邊慢慢行來。

    儀仗隊的鑼鼓喧天,百姓的喊叫聲震耳欲聾,整條街道都沸騰起來,那些路人都紛紛向這些武進士投以無數花朵,好似天女散花般飄揚在街道上……

    一朝成名天下知,此時此刻,馬上的男子們看來都是英氣勃勃,意氣風發,這也許是他們有生以來最風光的一次了。

    露華閣中的這些姑娘聚集在這裡本來就是為了等武試的結果以及看進士遊街,她們早就事先備好了鮮花絹花,也都湊趣地吩咐丫鬟往街上撒著花,閣中笑語聲不斷。

    在武狀元的帶領下,遊街隊伍浩浩蕩蕩地往街道的另一邊遠去,喧嘩聲也隨之漸漸地淡了下來……

    端木緋含著一顆酸甜的梅子,唇角微勾,放下心來。

    既然遊行的隊伍中沒有李廷攸,想必他是聽了自己的勸放棄了今日的武試,他總算沒有糊塗到家……

    想著,端木緋又看了眼神發直的楚青語一眼。

    楚青語剛才明顯在尋找著什麼,她到底是在看誰呢?!

    端木緋抿了口茶,半垂眼帘思索著。

    而楚青語仍是不敢置信,直愣愣地目送那支遊行隊伍遠去,右手不自覺地攥住了窗檻。

    武狀元真的不是李廷攸!

    楚青語靜靜地呆坐在那裡,許久都沒有回過神來。

    她不知道上一世今科的榜眼和探花是誰,卻肯定武狀元就是閩州李廷攸。

    李廷攸因為得中武狀元,又在江城立下軍功,被皇帝封為神樞營五品佐擊將軍,前程似錦。

    可是後來——

    李廷攸就被人曝出冒領軍功!

    明明解江城之危的是封炎,戰功卻被那無恥的李廷攸領去了,害得封炎被皇帝斥責辦事不利,甚至還因此被禁足在府長達兩年。

    楚青語今天特意來露華閣,就是打算在進士遊街時當眾揭開李廷攸的真面目,那麼等來日封炎回京得知了此事,必然會對她另眼相看,她才能映入封炎的眼中……

    然而,她卻沒想到武會試的結果竟然變了!?

    楚青語的眼神漸漸有些恍惚,百思不得其解。

    自她重生后,已經有好幾件事情都不按上一世那般發展,皇后突然召見北境犧牲將士的遺孤,封炎沒有出現在四月的凝露會,她和成聿楠交換庚帖的日子提前了……

    現在,連今科武狀元的人選都變了!

    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說……

    楚青語的心中驀地浮現某個不可思議的念頭,難道說是因為楚青辭的早死才導致了這系列的變化?!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呢!

    楚青辭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閨閣女子,怎麼可能在這些彼此不相干的事情上產生這麼大的影響!

    絕不可能!

    楚青語很快就把這個荒謬的想法拋諸腦後,現在她需要考慮的是既然錯過了這一次,就得再想個法子把李廷攸冒領軍功的事揭出來才行。

    機會是人製造出來的,她得好好想想才行。

    楚青語深吸一口氣,再次捧起了茶盅,才放到唇畔,就聽舞陽驚訝地開口道:「咦?李廷攸莫非落榜了?」

    眾人都朝舞陽看去,只見她手裡拿著一張寫滿了名字的絹紙,這是露華閣的侍女才剛剛拿來的新出爐的武進士名單,還有幾位姑娘也好奇地拿著名單對著上面的名字交頭接耳。

    「慕姐姐,你認識我攸表哥?」端木緋又捻起一塊小米糕,隨口問了一句。

    「李廷攸是你的表哥?」舞陽怔了怔,挑眉問道。

    端木緋點了點頭:「是啊,攸表哥是我二舅舅的兒子。」

    「那倒是可惜了。」舞陽有些惋惜地嘆息道,「上次我聽父……親提起,他看好李廷攸,說他年輕有為,文武雙全,是個可用之才,要是李廷攸今科的名次好,會大用……」

    說著,舞陽想到了什麼,又玩笑地補充了一句:「對了,父親還提起不知李廷攸可有婚配,沒準是想替他做媒呢。」

    端木緋笑眯眯地說道:「慕姐姐,那我下次見到攸表哥可要與他說說,讓他三年後考個武狀元,才不算辜負慕老爺的慧眼識英雄。」

    不少姑娘都替李廷攸發出惋惜的嘆息聲,但是端木緋倒不覺得有什麼可惜,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李廷攸既有真本事,又何必用這一時的風光去換下半生的後悔與遺憾!

    而且,從李廷攸的當機立斷來看,他應該還算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畢竟錯過了今科,他就要再等三年,這不是誰都肯輕易放棄的,尤其是他明知自己這次在江城立了大功,只要武試的成績尚可,就是前途在望。

    李廷攸的性格雖然有點彆扭,但是人似乎不算太糟……

    端木緋咬著小米糕,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眾人說著話,外面漸漸地平靜了下來,那些看熱鬧的人都散去了,只留下了那散落一地的絹花與殘花,夕陽的餘暉灑落其上,把空曠的街道裝點得奼紫嫣紅。

    看著天色不早,宮女就遲疑地提醒舞陽道:「姑娘,太陽快要落山了……」若是宮門落鎖,再想要進宮可就要驚動不少人了。

    舞陽反正也看完了熱鬧,便起身告辭,並對端木緋道:「端木四姑娘,我先送你回府。」

    舞陽要走,其他的姑娘紛紛起身相送。

    眾人簇擁著舞陽下樓來到了一樓的大堂,卻見兩個姑娘正好在侍女的引領下自大門外走了進來。

    這兩個姑娘似是姐妹,走在最前面的姑娘十五歲左右,穿了一身嫣紅色折枝綠萼桃花繡花襦裙,外面罩著一件薄如蟬翼的銀紅色系襟紗衣,鬢髮間戴了一支赤金銜南珠串三翅斜鳳釵,釵尾的金色流蘇隨著她的走動微微搖晃著,透著一絲嫵媚。

    走在她身後穿著粉色衣裙的小姑娘約莫十一二歲,容貌與前者有三四分的相似,尤其是那紅潤的櫻桃小嘴。

    「楊五姑娘,楊七姑娘。」

    後方,也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簇擁著舞陽的眾位姑娘神色都有些微妙。

    她們大都認識這兩位楊姑娘,這對姐妹是慶元伯府的姑娘,也是宮中楊惠嬪的胞妹。

    慶元伯府世襲三代的伯爵府,現在的慶元伯已是第三代了,也就是說,若無皇帝開恩,待慶元伯過世后,這伯爵府也就不復存在,可偏偏伯爵府里沒有提得起的男丁。

    去年夏季天氣尤為炎熱,皇帝攜太后、皇后以及群臣去行宮避暑,一日皇帝在行宮一處游湖時,偶遇一少女泛舟時不慎落水。皇帝一向憐香惜玉,親自下水將那少女救起,之後方知少女是慶元伯府的三姑娘……皇帝自行宮回京沒多久,楊三姑娘就入了宮,初被封為貴人,后又晉為嬪,這一年來都很得皇帝的寵愛,連著楊家人都因此受惠,楊惠嬪的兩個兄弟都進了五城兵馬司當差。

    楊家這種行事做派,在場的大部分姑娘都是看不上的,可是顧及楊惠嬪,也不會輕易去得罪楊家人。

    舞陽卻沒有這些顧忌,面色一沉,毫不避諱地直視前方,嘴角勾出一個輕蔑的弧度。

    楊五姑娘楊雲染一看到舞陽,腳下的步子頓了頓,面色一僵,輕咬櫻唇。

    這還真是狹路相逢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也不能當做沒看到舞陽,失禮人前……

    楊雲染轉頭對著身旁的妹妹低語了一句,跟著姐妹倆一起上前,對著舞陽福了福身見禮。

    舞陽直接無視了楊雲染,只是對端木緋道:「我們走吧。」

    楊雲染如玉小臉瞬間漲得通紅,一股心火自心底猛地升騰而起,昨日在御花園中發生的一幕幕飛快地在她眼前閃過。

    本來姐姐楊惠嬪買通了皇帝身旁服侍的小內侍,讓對方設法說動皇帝晚膳後去芷蘭水榭賞荷,然後又囑咐她提前去那裡「偶遇」皇帝,不想皇帝還沒來,就先被大公主撞了個正著,後來大公主還借著跟皇帝說功課的機會諷刺了她一番……

    「楊五姑娘,這是你的帕子吧?」

    「父皇,兒臣最近正在讀《孟子》的《盡心章句上》呢!」

    「兒臣背幾句給父皇聽聽?」

    「……恥之於人大矣!為機變之巧者,無所用恥焉。不恥不若人,何若人有?……」

    大公主當時說的每句話都像刀一樣狠狠地刺在她的胸口,一刀又一刀。

    想著,楊雲染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又羞又惱,狠狠地攥著手中的帕子,只能眼睜睜看著舞陽目不斜視地從她身旁走過,然後是跟在舞陽身後的端木緋。

    楊雲染的目光凝滯在端木緋身上,心念一動,飛快地出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