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8章 077相約(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8章 077相約(二更)字體大小: A+
     

    等端木緋回到湛清院時,正好是正午,端木紜正坐在窗邊看賬冊,兩扇窗戶敞開著,那濃郁的樹影照在她的臉上,恬靜得彷彿一幅仕女畫。

    一看端木緋回來了,端木紜就放下了手上的賬冊,露出明媚的笑容,「蓁蓁,你回來了!」

    端木緋應聲后,在端木紜身旁坐下,飲了半杯茶后,就道:「姐姐,攸表哥在江城受了點傷,不過姐姐放心,攸表哥已經用了李家的傷葯,沒有大礙。」

    聽聞李廷攸受了傷,端木紜不由眉頭緊皺,若有所思地說道:「原來是這樣。蓁蓁,以前娘親與我說過,李家子弟上至外祖父下至四歲小兒皆是雞鳴而起,無論風雨霜雪,酷暑嚴寒,都要一起操練,日夜打熬筋骨,每日巳時開始,就跟著先生讀書學天文曆法地理武經……幾十年如一日。攸表哥是李家子弟,外祖父和舅父們讓他來參加今科,想必他也差不到哪裡去,怎麼說答策也不該是墊底才是。」

    端木紜抿了口熱茶,定了定神。

    她想著李廷攸既然能上朝覲見皇帝,又順利通過了答策,想必傷勢應該也不太重,神色漸漸緩和過來,轉頭對著端木緋叮囑了一句:「蓁蓁,攸表哥應該不想讓人知道他受傷的事,所以我想著這件事我們倆知道就好。」

    這要是讓其他考生知道李廷攸受傷的事,沒準會給了有心人可乘之機,在武試中專門對著李廷攸的弱點下手。

    「姐姐說的是。」端木緋乖巧地點頭附和。

    姐妹倆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話,兩人的聲音很快就被庭院里風吹枝葉的簌簌聲與那此起彼伏的陣陣蟬鳴聲壓了過去……

    七月的京城蟬鳴聲不斷,空氣里悶熱得彷彿一點星火就會引起爆炸似的。

    七月十三,是本科武舉武試的日子。

    下了閨學后,端木紜和端木緋姐妹倆都在府中等消息,卻沒想到武科會試的結果還沒傳來,就先聽到有人來稟說,大公主的馬車剛進了府。

    這個消息自然不只是傳到了湛清院,從永禧堂到其他各房都知道了,頓時起了一片騷動。

    無論公主駕臨府中是為何,來者是客,尚書府自然不可能無動於衷,很快,眾女眷就紛紛聚集在永禧堂,再簇擁著賀氏去儀門處相迎。

    一輛簇新的黑漆平頂雕花馬車早就停在了儀門外,眾人上前屈膝行禮:「參見大公主殿下。」

    下一瞬,就見一隻白皙的素手掀開了窗帘,露出舞陽明麗的小臉。

    她神色淡淡地道了聲「免禮」,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停在了端木緋的身上,「本宮今日是來請端木四姑娘出門玩耍,不想驚動了端木太夫人。」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就都集中在了端木緋身上,心思各異。

    宮裡宮外的達官貴人誰不知皇后和端木貴妃並不交好,可是大公主卻莫名其妙地忽然跑來了端木府,還指名要找端木緋出門去玩,這是何用意?

    賀氏眸光閃爍,含笑道:「殿下客氣了。」說著,她慈愛的目光看向了端木緋,「緋姐兒,你的意思呢?」

    端木緋微微一笑,福了福身欣然應下。

    很快,載著端木緋和舞陽的馬車就在眾人怪異的目光中緩緩離去了,也唯有端木紜心裡既擔憂,又同時有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慨,妹妹長大了,也該有自己的朋友了。

    馬車駛出端木府的正門后,速度就越來越快,沿著寬闊空曠的街道一路飛馳著。

    車裡坐著主僕四人,外面傳來的馬蹄聲和車軲轆聲反而襯得車廂中越發靜謐,綠蘿有些局促地扭著手指,端木緋卻始終淺笑吟吟。

    舞陽看著坐在她對面的端木緋,神色有些微妙,忽然問道:「端木四姑娘,你為何要跟本宮出來?」

    端木緋勾唇笑了,奇怪地反問道:「公主姐姐,不是您叫我出來的嗎?」她眨了眨大眼睛,一臉的疑惑。

    舞陽怔了怔,似是想到了什麼,眸中閃過一道陰霾。

    楚青辭與舞陽是多年的手帕交,端木緋一看舞陽神色間的細微變化,就知道她心情不好,想必是宮中發生了什麼事。

    端木緋將小臉往她跟前湊了湊,問道:「公主姐姐,您出宮是因為有人惹你生氣了?」

    舞陽眸色微黯,挑了下眉,直言不諱:「是又如何?」

    午後,她和皇後起了點齟齬,一時煩躁就出了宮,不過惹她生氣的倒不是皇后,而是某些連羞恥都不知道的人。

    昨日黃昏,她漫步去御花園賞花,走了一會兒后,就在汀蘭水榭中喝茶小憩。當她打算離開的時候,就見楊惠嬪的妹妹楊五姑娘朝另一邊的清芷水榭走去。

    這後宮中本來就不時有嬪妃家裡的女眷來訪,舞陽本來也沒太在意,直到她看到那楊五姑娘手中「不慎」丟下了一方帕子,然後引路的宮女又把那方帕子撿了起來,仔細地「擺」到了一叢梔子花上,接著二人就走進了清芷水榭……

    而那方繡花帕子就像是被這二人完全忘記了一般!

    舞陽是聰明人,自小也沒少見宮中的陰私,哪裡不知道這位楊五姑娘,不,應該說楊家是在打什麼主意!

    楊惠嬪是去年年初進的宮,年輕絕色,很得了皇帝一陣寵愛,只不過,皇帝一貫喜新厭舊,自今年以來,就對她慢慢淡了,反倒是劉才人因為有了身孕升了婕妤……想來楊惠嬪是急了,楊家就想把她的親妹妹楊五姑娘送進宮來固寵。

    無恥,真是無恥!

    舞陽一時氣急,就讓宮女撿回了那方帕子,還過去清芷水榭與那楊五姑娘搭話,問她帕子是不是她的。

    沒過多久,皇帝果然來了,還過來與她們說了會兒話,舞陽乾脆就趁著皇帝問她功課的時候,故意向皇帝說起她最近在讀《孟子》,還背了幾句《盡心章句上》篇,藉此嘲諷了楊五姑娘一番。

    皇帝沒在意,這件事本來就這麼過去了。

    誰想,皇后不知怎麼地知道了這件事,今日就把她叫了去,說她太衝動,又說什麼「瓷器不與爛瓦碰」云云。

    舞陽被皇后說得憋屈,從鳳鸞宮出來后,就乾脆出宮散心。

    可是出了宮后,舞陽又不知道去哪兒,就讓車夫駕車隨意賓士在京中,神使鬼差地想起了那日在皇覺寺和端木緋偶遇的事,就衝動地跑去端木家把端木緋給叫了出來。

    「公主姐姐,我們去吃些好吃的點心吧!」端木緋可愛精緻的小臉笑得十分乖巧,「金絲棗泥糕,糖霜小米糕,桂花蜂蜜藕,奶油炸糕,驢打滾……我每次不高興,我姐姐就給我做點心吃!」

    端木緋這麼一一舉例下來,說得舞陽口涎分泌,她忍不住瞥了端木緋一眼,怎麼這丫頭說得每一樣都是自己喜歡吃的點心?

    「那我們就找個地方吃點心去。」舞陽一邊說,一邊挑開馬車的窗帘,往外一看,「中盛街……本宮記得前面是露華閣,我們就去露華閣坐坐吧。」

    端木緋附和了一聲,嘴角彎彎,晶亮的眸子熠熠生輝。以前她和舞陽偶爾也會一起來露華閣小坐品茗。

    外面的街道里很是熱鬧,人來人往,外頭的車夫吆喝了一聲,馬車的速度就慢慢地緩了下來,在十幾丈外的露華閣門口停了下來。

    立刻就有露華閣的婆子和侍女迎了上來,婆子幫著照料馬車,侍女則招待端木緋和舞陽進了臨街的茶樓,今日的茶樓里很是熱鬧,一樓的大堂幾乎是座無虛席,一片熱鬧喧嘩。

    舞陽和端木緋都有些驚訝,沒想到今日的露華閣這般熱鬧。

    侍女在前方為二人引路,恭敬地做請狀:「兩位姑娘請,樓上還有雅座。」

    她們沿著樓梯往上走,就聽二樓的方向此起彼伏地傳來姑娘家清脆的談笑聲:

    「演武場那邊還沒有消息嗎?」

    「一共五百名考生,只取百名,哪有那麼快?!」

    「從上午辰時進場,到現在都大半天了,天又這麼熱……兵部怎麼就挑了這麼個時間,也太折騰人了吧。」

    「劉姑娘,瞧你說的,打仗的時候敵人總不會因為天熱就說等天涼了再打吧?」

    「王姑娘說的是。」

    二樓的姑娘們越說越是歡快,如銀鈴般的歡笑聲不斷。

    端木緋恍然大悟,難怪今日露華閣里這麼熱鬧,原來是各府的姑娘們聚在這裡等武試的結果。

    端木緋和舞陽一到二樓,就吸引了不少目光,原本在窗邊閑聊的那些姑娘好奇地望了過來,大部分人瞥了她倆一眼后,就收回了視線,卻也有幾道目光驚訝地停駐在舞陽身上,似乎沒想到她會出現在這裡。

    那幾個姑娘交頭接耳了幾句后,更多的視線都朝舞陽看了過來。

    四周瞬間就一片寂靜,只剩下外面街道上的喧嘩聲似近還遠地傳來……

    那侍女在露華閣里也見慣了達官貴人,隱約感覺到這兩位姑娘的身份似是不一般。

    姑娘們紛紛站起身來,整整衣裙后,朝舞陽和端木緋的方向走了過來。

    端木緋一眼就看到這些姑娘中有好幾張熟面孔,比如上次在凝露會上見過的藍大姑娘,曾三姑娘,還有楚青語。

    楚青語慢悠悠地跟在了姑娘們的後方,她穿了一件碧色纏枝寶瓶妝花褙子,挽了一個彎月髻,鬢邊只戴了兩朵惟妙惟肖的絹花,比之上次凝露會的張揚艷麗,今天的她穿著打扮都素雅了許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