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1章 070善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1章 070善意字體大小: A+
     

    端木期如喪考妣地喃喃道:「那我是去定了……」他從小到大,哪裡吃過這樣的苦。

    而自己也要跟著一起去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縣令三年一個任期……想著,唐氏的臉上已經沒有一點血色,身子再也壓抑不住地微微顫抖了起來……

    「老三,暫且只能如此了,不過只要為父在京一天,總能想法子把你調回來的。」端木憲捋著鬍鬚安撫道,「你到了汝縣好好乾,只要不出岔子,我自能幫你周旋……」

    「三夫人!」

    這時,唐氏身後的芷卉發出一聲驚呼,只見坐在紅木圈椅上的唐氏兩眼一翻,身子就軟了下去,暈厥了過去。

    永禧堂里一陣雞飛狗跳,一會兒游嬤嬤給唐氏掐了掐人中,一會兒又有婆子匆匆出府去請大夫……里裡外外地忙活了一個多時辰,直到月上柳梢頭,府里才平靜下來。

    這一夜,對於三房上下,註定是漫長的。

    對於賀氏,同樣也是。

    賀氏大半夜沒睡,不過精神還好,她當然是心疼自家老三的,然而皇命不可違。

    她早早地打發了來請安的晚輩們,便吩咐下人趕緊替端木期仔細打點收拾起來,此去汝縣三年,賀氏真是恨不得讓兒子把半個家都搬過去。光是隨行物品的單子就讓游嬤嬤並兩個大丫鬟列了一張又一張,直到巳時,一個婆子忽然來稟說,唐氏病了,剛命人去請了百仁堂的張老大夫。

    聞言,賀氏目光一冷,面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不怒而威,嚇得那來報訊的婆子噤若寒蟬。

    「瞧瞧,這就是所謂書香世家教出來的女兒!」賀氏放下手裡的粉彩茶盅,不客氣地冷聲道。

    其他人哪裡敢接話,連游嬤嬤也只能在一旁賠笑。

    賀氏越想越氣,眼中浮現一層濃濃的陰霾。他們家老三馬上就要去了汝縣那種鬼地方,這唐氏非但一點都不掛心,還要故意裝病想躲著不去,是為不賢!

    唐氏在自己的壽宴里與那玄靜道觀勾結,搞出那麼一場鬧劇,是為不孝!

    如此不孝不賢的兒媳,他們端木家還真是消受不起了!

    「游嬤嬤,你替我走一趟翠薇院,」賀氏皮笑肉不笑地對著游嬤嬤吩咐道,「就跟三夫人說,要是她實在病得重,去不了汝縣,倒不如『退位讓賢』!趁著熱孝,我趕緊給老三再娶一房繼室,好帶著上任!」

    賀氏的聲音冷得幾乎要掉出冰渣子來。

    「是,太夫人。」

    游嬤嬤也不敢說別的,只能應聲,心裡則是暗暗嘆氣:三夫人若是老老實實地跟著三老爺走,沒準會得太夫人幾分憐愛。三年後三房回了京,總會得幾分補償,但如今這樣,算是被太夫人徹底厭棄了!

    游嬤嬤匆匆離開永禧堂,去了翠薇院……

    據說,三夫人之後又暈了一次,幸好張老大夫及時趕到了,給施了針,又開了方子。

    賀氏敲打完了唐氏,就又忙開了。

    瞧如今唐氏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是指望不上她了。可憐天下父母心,也只能自己多費點心,親力親為。

    永禧堂和翠薇院之間的交鋒沒逃過府中上下的一雙雙眼睛,短短不到兩個時辰,闔府就都得知了端木期夫婦即將去中州汝縣赴任之事。

    等到正午,端木紜和端木緋從閨學回來的時候,剛一坐定,綠蘿就興奮地來稟了,並道:「……聽說那汝縣山窮水惡的,三夫人都氣病了。」

    端木緋放下手中才捧起的茶盅,直覺地朝綠蘿看去。

    這倒是有趣了。

    端木紜在驚訝過後,冷哼一聲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當年二叔父、三叔父他們都瞧不上父親鎮守苦寒之地,現在就輪到三叔父外放去汝縣了,看誰比誰強!」說著,端木紜覺得心裡一陣快意。

    端木緋想得更深了一層,眸光微閃,問道:「綠蘿,祖父可說了什麼?」

    綠蘿早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仔細打聽過了,就從昨日上午三老爺失魂落魄地回府開始說起……

    綠蘿有條不紊地說著,清脆的聲音就像只嘰嘰喳喳的小麻雀一般。

    等綠蘿說到端木期這外放的差事是皇帝親批時,端木緋的大眼睛若有所思地眨了眨,更幽深了。

    也難怪連端木憲這堂堂戶部尚書都對此事無能為力,只能聽之任之!

    皇帝會親自任命一個區區縣令,這本就不太尋常,況且……

    這時間實在是有些湊巧!

    前日三嬸母唐氏剛在壽宴時鬧了那一出,昨日三叔父就接了皇帝硃批的調令要外放出京了。

    要說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點!

    難道說……朝堂上有人在暗中幫她們?!

    可想而知,能推波助瀾地讓皇帝下旨的想必是天子近臣。

    她們姐妹倆不過一雙孤女,父親在世時與簡王府的那一點舊部情誼恐怕也不足以讓簡王府出手,更何況,簡王府是武將,也干涉不到這文官的任命……

    忽然,端木緋靈光一閃,腦海中浮現了一張俊美到近乎冶艷的容顏——

    那位權勢滔天的稟筆太監,岑隱!

    端木緋眯了眯眼,這只是她的一個猜測,她不能確定,更沒有證據。

    只是隱約有種感覺,好像自他們第一次在京郊相遇時,岑隱就對她和姐姐端木紜非常和氣,一而再、再而三地對她們釋出善意。

    綠蘿已經說到了三夫人唐氏第二次暈倒的事,語氣中難免就帶上了幾分譏誚。自從唐氏打起要給長房過繼子嗣的主意后,綠蘿、紫藤她們就對唐氏沒什麼好感。

    「三嬸母這做派未免也有些小家子氣了!」端木紜不以為然地挑了挑眉,「這再苦的差事也總要有人去,更何況縣令是父母官,可以造福一方百姓!」

    就如同父親在世時所說,為將者,自當戍守邊關,報效國家,至死不渝。

    聽到端木紜的聲音,端木緋笑了起來,她故意孩子氣地湊趣道:「姐姐,還是皇上英明,這是要點醒三叔父呢!」她本還在籌謀著利用玄靜觀主讓端木期和唐氏去「修行一陣子」,現在倒是不必了。

    端木紜「噗嗤」笑了,頷首道:「對,皇上英明,想來三叔父一定不會負皇恩的。」

    說話間,張嬤嬤捧著一個紅漆木托盤緩步進來了,嘴裡笑道:「大姑娘,四姑娘,今兒暑氣重,趕緊喝點酸梅湯吧。」

    張嬤嬤親自給兩位主子上了解暑的酸梅湯。

    在井水裡冰鎮過的酸梅湯冰涼清爽,帶著淡淡的烏梅特有的煙熏味,酸甜可口,自喉頭入腹,就彷彿在體內下了一場濛濛細雨似的,渾身頓時舒爽了不少。

    端木紜只覺得心頭的鬱氣一散而空,笑著贊道:「妹妹,你做的酸梅湯真好喝!」她的妹妹果然聰明,連在廚藝上都這麼有天分,就像母親一樣!

    端木紜心情大好,就發話給院子里上下都賞了冰鎮酸梅湯,湛清院里一片喜氣洋洋。

    三房的那點事對於姐妹倆而言,也不過是過眼雲煙,聽過以後就將之拋到了腦後,而對於賀氏卻不然,接下來兩天,賀氏越來越忙。

    端木期的這道任命來得實在太急,賀氏一片慈母心,覺得汝縣那窮鄉僻壤肯定是要什麼沒什麼,就想盡量給兒子帶足東西,但調令讓他在七月中旬就到任,實在太趕了,只能讓府中幾個管事滿城去採買,鬧出了不小的動靜……

    這些事岑隱在一日上午就像是道家常、說閑話一樣隨口說給皇帝聽了。

    皇帝的眼眸閃閃發亮,就像是惡作劇得逞般,朗聲笑道:「以端木憲這老狐狸謹慎多思的性子,恐怕現在還在揣測朕為什麼要這麼做!」

    說著,皇帝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連帶御案邊停在一個黃銅鳥架上的那隻鸚鵡也「哈哈」地笑了起來,讓御書房內的氣氛變得輕快起來。

    「端木尚書行事一向嚴謹,又怎麼會想到皇上會劍走偏鋒呢!」岑隱含笑地附和了一句。

    皇帝頗為贊同地點了點頭。正是因為端木憲精通算學,為人嚴謹仔細,才會進了戶部,一路做到了戶部尚書。

    君臣兩人正說著話,就有一個小內侍悄無聲息地走了進來,躬立在一旁作揖稟道:「皇上,封公子來了。」

    皇帝眉尾一揚,臉上的笑意更深,說道:「快叫阿炎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