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6章 045表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46章 045表妹字體大小: A+
     

    被蛇咬了,可大可小。

    若是蛇無毒,那倒還好,不過是受點皮外傷;可若是毒蛇傷人的話,弄不好就會出人命!

    人命關天。

    端木紜皺了皺眉,急忙道:「張嬤嬤,趕緊讓他們進來吧。」

    「綠蘿,」端木緋緊接著又吩咐綠蘿道,「你去附近的佃戶家打聽有沒有蛇葯。」一般來說,山上既然有蛇,世世代代生活在附近的百姓應該會有些應急之道才是。

    「是,姑娘。」

    張嬤嬤和綠蘿急匆匆地領命離去,至於端木紜和端木緋,略微整了整衣裝后,也出了廂房,往前頭去了。

    正廳里,一片喧嘩嘈雜,裡面似乎圍了不少人,連李管事也聞訊而來。

    端木緋一下子就在廳外看到了兩道熟悉的身影,皆是國字臉,高大健壯,分明就是之前跟隨在皇帝身旁的侍從,瞧他們神色間透著森森殺氣以及佩於腰側的綉春刀,顯然是便裝的錦衣衛。

    此刻,兩個錦衣衛面無表情地守在廳門口,把莊子里的人都攔在了外頭。

    最初聽到稟報的時候,端木緋的心裡就有了猜測,她悄聲在端木紜的耳邊說了一句,後者面色微凝,可也不得不繼續往前走了。

    待姐妹倆走到廳堂門口時,兩個錦衣衛立刻認出了端木緋,表情稍微柔和了些許,其中留著短須的錦衣衛對著端木緋抱了抱拳,還算客氣地說道:「端木姑娘,原來這莊子是端木家的產業,叨擾了。」

    「這位大哥,剛才我和姐姐聽說有人被蛇咬了,不知是……」端木緋聲音軟糯地問道。

    錦衣衛猶豫了一瞬,朝廳堂內看去,沉聲道:「是爺。」

    當確認的一刻,端木緋心中還是一沉,順著對方的目光往廳堂中望去。

    面色蒼白的皇帝正坐在上首的太師椅上,右腳置於一把小杌子上,鞋襪都脫掉了,褲腳捲起,小腿肚上緊緊地綁著幾圈寬布條,下方是腫脹了近兩倍的腳踝,一片青紫之色,看來觸目驚心。

    岑公公以及幾位大臣都圍在皇帝身旁,面露焦色,一個個滿頭大汗,坐立難安,唯有君然身後的封炎沒有在看皇帝,他的目光看向了廳堂的門檻邊,那裡躺著一條青蛇,約莫拇指粗細,一尺余長,蛇口微張,早已氣絕身亡。

    封炎的表情是那麼淡漠,疏離,像是與其他人隔了一層無形的屏障一般,透著幾分冷眼旁觀的意味。

    端木緋若無其事地把視線從封炎身上移開,眼帘半垂地看著自己的鞋面上綴的琉璃珠子。

    自今上登基后,安平長公主府其實並不順遂,雖然在世人眼中,公主府尊貴顯耀,但事實上,安平長公主帶著獨子避居公主府,與駙馬封家已經多年不曾往來了。

    而封炎,說是得了聖眷,但無論是兩年前被皇帝恩准去北境軍中歷練,還是再以前隨西山大營去冀中剿匪,都是危機四伏。

    封炎今年才十三歲,能到現在都保得性命,甚至立下不少軍功,在她看來,並不是出於皇帝的恩典。

    封炎並非愚蠢之人,想來早就是心知肚明!

    此刻再想起皇覺寺的一幕幕,端木緋心頭各種滋味交雜在一起,有些唏噓,有些感慨,有些凝重……

    「太醫呢?!怎麼還沒來?!」

    皇帝的質問聲從裡頭傳來,只見他額角青筋凸起,冷汗涔涔,呼吸也有些急促。

    「爺,王侍衛已經快馬加鞭回京去請太醫了,不過恐怕還要些時候……」岑公公急忙躬身回道,「屬下這就讓人把附近的大夫先叫來,給爺看看如何?」

    見皇帝沒有反對,岑公公急忙吩咐一旁的麗色青年道:「阿隱,還不趕緊去!」

    「是,義父。」麗色青年,也就是岑隱,毫不遲疑地躬身領命,快步退下了。

    他一跨出廳堂,就看到了靜候在外的端木紜和端木緋,深沉的目光在姐妹倆臉上掃過,最後停在了端木紜清麗的臉龐上,他似是怔了怔,眸中掠過一抹幽光。

    「端木姑娘。」岑隱對著二人抱拳,輕輕揚唇,聲音柔和而魅惑,「不知這一帶最近哪裡可以找到大夫?」

    他本就絕色,笑起來雙瞳如瑩瑩生輝的墨玉,半眯眼時透著一抹妖嬈。

    端木紜今日剛好幫莊子里的佃戶請過大夫,立刻就答道:「距離這最近的是三裡外的大青鎮,鎮子上只有一家王家藥鋪……」

    端木緋在一旁脆生生地補充道:「我剛才已經命人去莊子附近的佃戶問問,看有沒有精通蛇葯的人……」

    岑隱聞言意有所動,正想說什麼,莊子的大門方向傳來一片騷動,綠蘿和一個婆子帶著一個三十來歲皮膚黝黑、模樣忠厚的莊稼漢急匆匆地回來了。

    「大姑娘,四姑娘,」綠蘿一邊氣喘吁吁地行禮,一邊介紹道,「這是張二牛,這附近方圓幾里,若是有人被蛇咬了,都是找他們家。」

    李管事急忙在一旁連聲附和,說張家擅治蛇毒。

    那張二牛看了一眼那條躺在門檻后的死蛇,就立即說道:「這是附近的山裡常見的三環頸槽蛇,瞧,脖子上正好有三個白環,被咬以後傷口痛如刀攪,不過毒性算是淺的,連竹葉青都比不上……」

    「你能不能治?!」岑隱當機立斷地打斷了對方,無論是眼神,還是語氣,都是那般溫柔。

    可不知為何,張二牛卻打了個寒顫,就像是平日里在山上被毒蛇盯上似的。他咽了咽口水,拍拍胸膛道:「能,當然能。每年春季,附近至少有二三十人被這種蛇咬,都是俺治的。」

    岑隱沉默了一瞬,那鴉青羽睫半垂,眸底微有暗影。

    當他抬起頭來時,眸光沉晦,似乎做了什麼決定,轉頭對端木紜道:「麻煩端木姑娘派人趕去大青鎮請一下大夫。」

    也不用端木紜應聲,李管事已經迫不及待地應下了,匆匆而去,唯恐這裡頭的貴人在這裡出什麼狀況。

    跟著,岑隱那深邃的目光又看向那張二牛,緩緩卻堅定地說道:

    「你,跟我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