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8章 037潑墨(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8章 037潑墨(二更)字體大小: A+
     

    平日里,來凝露會的閨秀們多是互相品鑒琴棋書畫,卻也沒人輕易把切磋較量什麼的掛在嘴邊,畢竟這若是輸了總是有損顏面。

    就算偶有姑娘為了一顯才藝與人切磋,那也不會是一個府邸出來的姑娘,這若是自家人較起勁來,贏了不光彩,輸得太慘卻丟的是自家的臉面。

    姑娘們大多也知道端木綺和端木緋是隔房的姐妹,但終究都是姓端木,府里的事卻要鬧到外頭來,也委實可笑。

    不少姑娘暗自交換著眼神,這畢竟是人家府里的事,她們也樂得看好戲而已,茶餘飯後多個話題也好。

    端木綺又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傻子,當然能感受到這些姑娘們異樣的神情與眸光,但是她顧不上了,她想要趁這個機會一舉把端木緋踩到谷底,讓全京城都知道她不過是一個一無所長的傻子,讓她這輩子永遠也不能翻身,方能解她心頭之怒!

    端木綺看向了端木緋,故作風度地問道:「四妹妹,你意下如何?」

    「我『都』聽二姐姐的。」端木緋笑眯眯地回道。

    見她們倆沒有異議,涵星就吩咐身旁的一個藍衣宮女道:「從珍,你去和聞二公子說說!」

    藍衣宮女立刻就領命下去了。

    至於其他姑娘的表情就顯得意味深長多了,她們一下子就從端木緋話中的那個「都」字聽出了她的言下之意,暗暗地交換著眼神:也就是說這場比試是端木二姑娘提出來的。

    一時間,氣氛有些微妙。

    曾三姑娘一向以端木綺為尊,撫掌笑道:「綺姐姐的畫一向令我自嘆弗如,不知綺姐姐今日打算畫什麼?」

    端木綺朝四周掃視了一圈,含笑地指了指那琴聲傳來的方向道:「那我就畫一幅舞劍圖吧。」

    她本來更擅畫花魚,可是今日有眾位姑娘帶了牡丹圖來,且各有特色,牡丹繁複精細,不適宜速成,還不如就地取景,也容易打動在場之人!

    很快,這凝露軒中服侍的幾個青衣侍女立即就眼明手快地備好了兩張紅木卷書靈芝條案以及一應畫具。

    端木綺凝神朝那垂柳的方向看了片刻后,就開始拿起一支沾墨動筆,筆法嫻熟地以皴筆和點墨先畫出一棵垂柳,樹榦蒼勁有力,柳枝柔軟飄逸,兩者形成鮮明的對比,寥寥數筆已經可以看出端木綺在繪畫上還是頗有幾分造詣的。

    不少姑娘都是微微點頭,面露讚賞之色。

    看了一會兒后,眾人開始覺得無趣,畫畫是件費時的事,估計端木綺沒一個時辰是畫不完的。

    涵星好奇地轉頭去看端木緋,卻見她根本就還沒開始動筆,正慢悠悠地磨著墨,一圈又一圈,聚精會神,彷彿她在做一件極其重要的事般。

    一個黃衣姑娘好心地提醒道:「端木四姑娘,這凝露會中的字畫切磋須得在一個時辰內完成。」

    端木緋停下了磨墨的動作,抬眼對著對方笑了笑:「謝謝這位姐姐提醒。」

    接著,端木緋又繼續磨起墨來,涵星心裡憐憫且無奈地嘆了口氣:就端木緋這樣,還想與綺表姐比,也實在是太自不量力了。偏偏這丫頭還聽不進勸……

    小花園的方向,琴聲在一陣激烈的高潮后,漸漸低了下去,然後倏然停止,舞劍的簡王世子君然也在同一時間收劍,發出爽朗的笑聲,隨風隱約傳來。

    從此刻的距離,身處凝露軒的姑娘們根本就聽不到那些公子在說什麼,但從他們眉飛色舞的樣子可以看出顯然心情不錯。

    在邊上候了好一會兒的藍衣宮女從珍快步走到了聞二公子跟前,恭敬地屈膝行禮,似在請示什麼,下一瞬,不僅是聞二公子,其他公子的目光也都朝凝露軒的方向射了過來。

    涵星也正俯視著他們,落落大方地一笑。

    君然對著從珍說了什麼,從珍似有遲疑之色,但還是屈膝行禮,轉身往回走,倒是勾起了凝露軒中的涵星等人的好奇心。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端木緋找青衣侍女又討了幾個硯台,還在繼續磨墨,其他姑娘到後來已經懶得關注她了,唯有端木紜似乎全然沒有覺得哪裡不對,還過去幫著端木緋一起磨墨。

    片刻后,樓梯的方向就傳來了輕巧的腳步聲,從珍又從花園裡回來了。

    她快步走到涵星跟前,屈膝稟道:「殿下,君世子說,想要聞二公子當評審的話,就要公主投桃報李給他們也當一回見證……」

    聽到這裡,姑娘們臉上難免露出幾分好奇還之色。

    從珍繼續稟著:「君世子說他要與劉公子、余公子他們比投壺,輸者要躲在府里半個月不許出來見人,請殿下給他們做一個見證,免得輸了的人不肯認賬。」

    這賭注倒是有趣,幾個姑娘的嘴角染上了幾分笑意,只覺得簡王世子應該也只是隨口湊個趣而已。

    涵星怔了怔,也是失笑,頷首道:「好,你去跟君然說,本宮應下了。」

    話落的同時,一旁傳來一陣低低的驚呼聲,一下子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反射性地循聲看去。

    端木緋那原本雪白的宣紙上已經有了墨跡,只是那黑乎乎的一大片墨,雜亂無章,似是把墨水打翻了?

    端木綺聽到了動靜,也是收筆,朝端木緋那邊看了一眼,然後又看了看那計時的壺,這都一炷香功夫了,這個小傻子還什麼都沒畫。

    她們姐妹一起在閨學三年了,端木緋會不會畫畫,她又怎麼會不知道!現在端木緋這般瞎折騰,分明就是鬧笑話而已。

    端木綺嘴角勾出一個嘲諷的弧度,然後自信地繼續落筆,去畫那最後撫琴的公子……

    露華閣的侍女皆是訓練有素,也不用人吩咐,就快步走到了端木緋身旁,恭聲道:「端木四姑娘,不如換到那邊的書案如何?奴婢給姑娘重新鋪紙。」

    誰想,端木緋笑吟吟地拒絕了,道:「不用了。」端木緋隨意地揮了揮手,示意對方退下。

    侍女遲疑了一瞬,也沒再勉強。

    端木緋拿起一旁最粗的一支狼毫,將筆尖沾滿墨水后,朝宣紙上隨性地潑灑了上去,漆黑的墨跡飛濺於宣紙之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