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3章 032胡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3章 032胡鬧字體大小: A+
     

    次日一早,永禧堂中又是一片闔家歡樂、和樂融融,晚輩們陸續地來給賀氏請安。

    等家中的男子離開后,小賀氏放下手中的青花瓷茶盅,忽然對著賀氏出聲道:「母親,兒媳有一事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賀氏瞥了小賀氏一眼,淡淡道:「都是一家人,有什麼話就說吧。」

    小賀氏故意看了看就坐在她斜對面的端木紜和端木緋,把其他人的目光也吸引了過去,頓時心中有數了,這又是一場長房與二房之爭。

    小賀氏嘆了口氣,才繼續道:「母親,昨晚緋姐兒把兒媳給的蔓菁趕了回來,也不知道蔓菁是哪裡做的不好,讓兒媳這個當家主母很是為難啊!」小賀氏言辭鑿鑿地抱怨道。

    端木紜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正想說什麼,端木緋已經搶在了她前面,小臉上滿是疑惑,說道:「二嬸母,您難道不喜歡蔓菁嗎?」說著,她還小聲地咕噥了一句,「如果不喜歡的話,您為什麼要送她您昨晚戴的那支赤金蜻蜓簪呢?」

    滿室寂靜。

    在場的都是女眷,大都會注意彼此的衣著與首飾,端木緋這麼一提,也都想了起來,可不就是,昨天傍晚小賀氏來永禧堂的時候頭上正是戴了一支赤金蜻蜓簪,打造得還很雅緻,蜻蜓點荷,既逼真又極富神韻。

    這在場的人誰也不是蠢人,這才一頓晚膳的時間,小賀氏頭上的發簪就到了那叫蔓菁的丫鬟頭上,想想也知道定是那蔓菁背著端木緋悄悄去找了小賀氏報訊,也不知道是說了什麼,才得了小賀氏的賞,眾人似笑非笑地彼此交換著眼神。

    小賀氏的臉色瞬間就不太好看,眼角不受控制地抽動了好幾下。

    她們這種官宦人家的女眷都講究顏面,平日里習慣了說半句留半句,就算明知人是自己安插,一般來說,也會彼此打幾個機鋒,哪有像端木緋那樣直白地說出口的?!

    果然是個傻子!

    賀氏不緊不慢地轉著手中的紫檀木佛珠,掀了掀眼皮,瞥了小賀氏一眼,眸光閃了閃。

    端木緋一臉理所當然地繼續說道:「二嬸母,您是我的長輩,萬事當然以您為重。二嬸母比我更中意蔓菁,我才特意把她送還給二嬸母啊!」

    屋子裡,再次靜了一瞬。

    小賀氏面上一陣青,一陣白,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

    端木緋就是個小傻子,怎麼可能懂得綿里藏針?!這話肯定是端木紜教她說的,實在是目無尊長!說什麼自己更中意蔓菁,分明就是端木紜對自己心有不滿才是!

    小賀氏一股怒火被挑了起來,撣了撣衣袖,皮笑肉不笑地嘲諷道:「緋姐兒,你們院子里的這些奴婢都是我精挑細選的,都是我鐘意的,莫非你和紜姐兒還打算都想送回來不成?!」

    端木緋歪了歪腦袋,面露苦惱之色。

    小賀氏眸中閃過一絲得意,就等著端木紜和端木緋向自己認錯,再主動把蔓菁接回去。

    如她所願,端木緋在苦惱了一會兒后開口了,就見她似是拿定了主意,脆生生地說道:「既然二嬸母這麼喜歡我們院子里的人,我聽二嬸母的。」

    端木緋雙目清澈,說得一本正經,一副很為小賀氏考慮的樣子。

    妹妹既然這般說了,端木紜也立刻表示出了態度,說道:「等我們回去,就把人都還給二嬸母!」

    這下,原本還得意洋洋的小賀氏傻眼了,心道不妙。

    糟糕,自己竟忘了這就是個傻子,哪裡懂得思考利弊,倒是把自己給套進去了!現在自己的話都說出口了,端木緋和端木紜也應下了,自己再反悔豈不是成了笑話?!端木紜也是的,竟然由著這傻子胡鬧!

    眼看著這出好戲峰迴路轉,其他幾房的人都是看得津津有味,表情各異。

    小賀氏求救地看向了賀氏,這個時候,只要賀氏隨意一句話,就可以把這件事和稀泥地矇混過去。

    賀氏正捧著一個茶盅送至唇邊,半垂眼帘,似乎沒看到小賀氏的眼神,她微微抿緊的嘴角透出一絲不悅:最近這個二兒媳行事越來越毛燥,就如同綺姐兒一般,也該受點教訓了,以後行事才會更小心,免得日後給女兒和外孫惹禍。

    見小賀氏不說話,端木緋笑眯眯地說道:「二嬸母,您莫非是又改主意了?」

    就算是小賀氏心裡真的是反悔了,這個時候也不能認啊,那豈不是顯得她這當家主母行事反覆無常。

    小賀氏在袖中捏了捏拳,事到如今,她只能吃下這記悶虧,再在別處與這姐妹倆清算就是。

    小賀氏眸光閃了閃,挺直腰板,含笑應道:「好,今天我就讓牙婆進府,讓兩位侄女自己慢慢挑。」

    端木紜聞言,眉頭微皺,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小賀氏的意圖。外頭新買來的人哪裡能與家生子相比,一來,家生子知根知底,不容易出亂子;二來,新買來的人只是被牙婆粗淺地調教過一兩天,哪裡有家生子那麼懂規矩。

    端木緋卻是笑了,一臉天真地應道:「多謝二嬸母。」

    真是個小傻子,一點不通人情!其他的端木家人都是暗自搖頭,這麼多新的奴婢一下子湧進湛清院,這院子里怕是要亂上一陣了。這若是真的出了什麼大的錯處,還不就是平白給了小賀氏一個話柄!

    這盤棋到底誰輸誰贏,恐怕還不好說!

    小賀氏說到做到。

    當天午後,紫藤就來報訊說,錢牙婆帶人來了。

    端木紜和端木緋攜手出了屋子,院子里,已經整整齊齊地站了二十來個人,其中最醒目的就是一個身穿醬紫色素麵褙子的中年婦人,她身形有些豐腴,梳著一個整整齊齊的圓髻,頭上戴著一朵大紅色的絹花,手裡捏著一方大紅色的繡花帕子,看來分外醒目,一看就是牙婆。

    張嬤嬤正在與那錢牙婆寒暄,一看兩位主子來了,就帶著錢牙婆上前行禮。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