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2章 031趕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32章 031趕走字體大小: A+
     

    湛清院的小書房裡,點著兩盞五羊角宮燈,發出瑩瑩的光輝,照得屋子裡一片透亮。

    狼毫筆尖蘸滿了濃黑的墨汁,在米黃色的宣紙一筆一劃地寫著,一橫一豎,一撇一捺,一橫折一豎勾……

    執筆的小姑娘半垂眼帘,不疾不徐地練著字。

    書案的角落裡放著一疊墨跡斑斑的宣紙,宣紙上墨跡猶新,這些都是端木緋今日從皇覺寺回來后寫的。

    在成為端木緋以後,她就開始刻意地模仿端木緋的筆跡,每天都要練上一個時辰描紅,刻意讓自己的字每一天都稍微「進步」一些。

    練到今日,她的字其實連端正都稱不上,落筆綿軟無力,筆劃間歪歪扭扭,透著一種不太和諧的感覺。

    她看似專註地在寫字,心湖還在為下午皇覺寺的事蕩漾不已。

    她仔細回想了與封炎相遇的事,回味他當時的每一個表情、說的每一句話,然而,她非但得不到答案,心頭的疑惑還越來越濃。

    她現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封炎所圖不小,她雖不知道封炎為何忽然又改變主意放過了自己,可是事關重大,他恐怕不會輕易就相信她的承諾,肯定另有安排,而她現在能做的就是當作什麼也沒聽到,什麼也沒看到……

    這不僅是為了她自己,也是為了端木紜的安全。

    時間飛快地流逝,這反覆的一筆一劃看似枯燥,卻帶著鎮定人心的力量,漸漸地,她略顯浮躁的心就平靜了下來。

    須臾,一陣挑簾聲傳來,兩道纖細的身影一前一後地進來了,前者一直走到書案旁,靜靜地看著端木緋寫字,後者暫時把手中的托盤放到了一旁的案几上,一股香甜的氣味隨著熱氣在書房裡瀰漫看來……

    書房裡又安靜了下來,直到端木緋收筆,在一旁靜立了好一會兒的端木紜才笑著贊道:「蓁蓁,你的字進步了很多!」

    端木紜伸手揉了揉端木緋的發頂,正色說道:「蓁蓁,我知道你有心向學,但是練字、讀書、算學都需持之以恆,並非一蹴而就,你還小,還在長身子的時候,莫要累著了自己……」

    端木紜諄諄叮囑道,端木緋不時點頭應聲,笑容恬淡。

    見妹妹乖巧,端木紜眼中的笑意更濃,拉著端木緋的小手到一旁坐下,又道:「蓁蓁,剛剛廚房那邊送來了甜湯,我們一起喝點甜湯吧。」

    話語間,綠蘿捧來了一個銅盆,熟練地伺候剛練完字的端木緋凈手。

    之後,紫藤就把銀耳甜湯奉了上來,

    端木緋一邊捧著甜湯吃著,一邊不動聲色地看著在屋子裡看了一圈,卻不見蔓菁,好像從晚膳后,蔓菁就不見了……

    長房除了張嬤嬤、綠蘿和紫藤以外,其他的下人都是來京后小賀氏給的,有道是:「人往高處爬,水往低處流」,他們顯然是看不上她們這對孤女,大都琢磨著要謀個好主子。

    祖母楚太夫人曾經說過,下人們懷心思謀利益,這些不重要,作為主子,整天糾結下人們的心思,要所有人都忠心不二,不過「小道」;只要震懾住他們,就足矣!

    但是,她身邊這些人也該管管了。

    她可不想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暗中傳到別人的耳中,藏不住一點秘密。

    端木緋慢悠悠地喝著甜湯,和端木紜說著話,甜湯喝到一半的時候,蔓菁若無其事地回來了。

    端木緋放下了手裡的青花瓷小碗,隨意地問道:「蔓菁,你去了哪裡?」

    一時間,屋子裡的目光都落在了蔓菁身上,蔓菁怔了怔,摸了摸鬢角的赤金蜻蜓簪,款款地走到近前,福了福身後,將手中的藤編花籃往端木緋眼前一送,笑道:「四姑娘,奴婢剛才去花房采了些紫玉蘭……」

    花籃里放著幾枝怒放的紫玉蘭,紫紅色的花朵艷麗怡人,芳香淡雅。

    端木緋隨意地掃了花籃中一眼,唇角彎彎。

    這屋子裡插花也是有講究的,全然怒放的花朵凋零得也快,因此一般都會插上一半綻放、一半含苞的花朵。蔓菁出去了快一個時辰,卻帶回來了這麼幾枝花,也是夠敷衍的了。

    端木緋慢悠悠地捧起茶盅,喝了一口熱茶,去去口中的甜味,然後才笑眯眯地說道:「蔓菁,你回二嬸母那裡去吧。」

    屋子裡靜了一瞬,蔓菁身子微僵。

    端木緋若無其事地繼續道:「從前爹爹時常教導我說,君子不奪人所好,既然二嬸母喜歡蔓菁,蔓菁,你就回去服侍二嬸母吧,如此也就皆大歡喜了。」端木緋一副欣慰的樣子,就像是看到有情人終成眷屬似的。

    蔓菁眼中閃過一抹慌亂,急忙道:「四姑娘,您對奴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端木緋歪著腦袋,指著蔓菁鬢髮間的赤金蜻蜓簪道:「我傍晚還見二嬸母戴過這支蜻蜓簪,我想二嬸母一定是很喜歡蔓菁你,所以才會把東西賞給你。」

    聞言,端木紜眉頭一挑,也想了起來,傍晚她們去永禧堂給賀氏定省時,還曾見到小賀氏戴過這支赤金蜻蜓簪,瞧這發簪上的蜻蜓做得惟妙惟肖,翅膀薄如蟬翼,憑這做工估計京城也沒幾家首飾鋪子做得出來。

    今天蔓菁和她們去了皇覺寺,這才一回來,就得了小賀氏的賞,蔓菁剛才怕是以採花為名,實際上是去見了小賀氏吧!

    實在是欺人太甚!

    端木紜眉宇緊鎖,不客氣地說道:「蔓菁,我們湛清院廟小,留不起你這等人……」說著,她拔高嗓門,「來人,還不蔓菁帶去給二嬸母!」

    蔓菁瞳孔一縮,直到此刻,才知道怕了,腦海中不由閃過許多畫面,想起三年前端木紜和端木緋剛回府,她們一眾奴婢被小賀氏送來的時候,自然沒把這對姐妹放在眼裡,便少不了一些怠慢,後來端木紜惱了,直接讓張嬤嬤罰了一個端冷水給四姑娘洗漱的小丫鬟在檐下跪了一天一夜,之後,湛清院里的奴婢們就安分了下來,就算心裡再看不上這對姐妹,卻也不敢過分怠慢。

    蔓菁也是如此,她心知二夫人現在看重她,賞她發簪,那是因為滿意她在湛清院的表現,如果她就這麼被趕回去,以後再也得不到重用了,她已經十五歲了,恐怕只會隨便被配個小子,一輩子就這麼過去了。

    蔓菁咬了咬牙,「撲通」一聲跪在了冷硬的地面上,求饒道:「大姑娘,四姑娘,奴婢知道錯了,就饒過奴婢這一回吧。」

    言下之意就是承認了她的發簪是小賀氏賞的。

    端木紜絲毫沒有動容。

    她雖知道這些下人沒把她們姐妹放在眼裡,但也容不得這樣明目張胆!

    蔓菁還在求饒,張嬤嬤已經帶著兩個膀大腰圓的婆子走了進來,兩個婆子一左一右地鉗住了蔓菁,動作粗魯。

    蔓菁急了,想也不想得脫口道:「四姑娘,你會後悔的!你要是趕走我一定會後悔的!」

    蔓菁話里的威脅之意昭然若揭,端木紜的眉頭皺得更緊。

    這個蔓菁是絕對留不得了!

    端木紜揮了揮手后,張嬤嬤就冷聲對著兩個婆子道:「還不把人帶走!」

    蔓菁還在扯著嗓子叫囂著,樣子頗為瘋癲,其中一個婆子趕忙堵上了她的嘴,飛快地就把人給拉下去。

    這件事在湛清院中掀起了一片漣漪,卻也僅止於此……

    夜深了,府中仍是一片寧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