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0章 019該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20章 019該罰字體大小: A+
     

    賀氏心裡不悅,不知道該嫌這對姐妹主動挑事,還是怨小賀氏眼皮子淺,嘴裡卻只能為次媳打圓場,道:「老太爺,紜姐兒和緋姐兒剛出孝,許是廚房那邊忘記了。這事回頭我會好好問問老二媳婦的。」

    端木憲也不會在這等小事上讓賀氏太過沒臉,率先提筷就箸,代表開席了。

    這個話題暫時揭過了……

    用了晚膳后,夜幕已經完全降了下來。

    端木憲又留端木緋說了一會兒話,話題多是圍繞著端木緋最近在看的算題,直到又用了些茶水消食后,姐妹倆方才告辭。

    兩個小姑娘離開后,屋子裡就靜了下來,彷彿瞬間變成了一潭死水,只余端木憲和賀氏喝茶時偶爾發出的細微聲響。

    賀氏忍了又忍,終於還是忍不住道:「老太爺,您對她們倆如此關照,可是覺得對阿朗心中有愧?」

    賀氏自認語氣平和,可是一提到端木朗,話語中就難免透出一絲尖刻。

    自當年端木朗擅自棄文從戎並遠赴邊關后,端木憲就很少提起這個長子,外人只以為端木憲嫌惡長子,可是知端木憲如賀氏,卻知道這是愛之深責之切。

    端木憲本來是想讓端木朗在邊關吃點苦頭也就知道分寸,沒想到端木朗一去六年,竟死在了邊關……這也成了端木憲的一個心病。

    屋子裡的空氣瞬間一冷,彷彿嚴冬剎那間降臨一般。

    端木憲也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賀氏,眼眸彷彿一口千年古井,深邃得讓人看不透。

    他不過是這麼看著,賀氏的心就一點點地提了起來,越來越不安。

    他們倆成親幾十年來,一向互敬互愛,很少紅過臉,端木憲只對她發過兩次火,一次是當年新婚燕爾去祭祖時,她沒有對原配寧氏的牌位行妾禮;第二次就是為了端木朗……

    那一年,端木朗剛十二歲,與京城的一些紈絝子弟混在一起,還迷上了與人賽馬,她就命人千金從北境買了一匹汗血寶馬給他,卻被端木憲指責她「慈母多敗兒」。端木憲說得還算委婉,其實他們夫妻倆彼此都心知肚明端木憲是在怪賀氏意圖捧殺端木朗。

    端木憲兩次對她發怒都是為了寧氏母子,賀氏心裡恨透了他們,連帶也就更加不喜歡端木紜和端木緋姐妹倆……

    「阿敏,」端木憲深深地看著賀氏,眼神幽暗,緩緩地又道,「我對幾個孫女可有偏心?」

    賀氏啞然無聲。自從她嫁給端木憲后,端木憲就把這內宅中的事都全權交給了她,從不過問。三年前,端木紜和端木緋在喪母後來京城投靠祖父母,除了平日里晨昏定省時偶遇外,端木憲也從不曾特意照顧過。

    端木憲是戶部尚書,本來就公務繁忙,平日里還要不時指點兒孫的功課,又哪裡顧得上府中的幾個孫女……

    想起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件,賀氏深吸一口氣,對自己說,這一次,是她衝動了!

    賀氏的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可是這說出去的話就如同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

    端木憲淡淡地瞥了賀氏一眼,站起身來,道:「武舉馬上要開始了,李家那邊也會有人進京……」

    李家?!賀氏驚訝地抬眼看向了端木憲。

    李家是端木朗的妻家,也就是端木紜姐妹的外祖家,自李氏辭世后,已多年不曾往來。

    「若是想讓李家人借題發揮,你就儘管鬧吧。」端木憲丟下這句話后,就毫不留戀地拂袖而去。

    賀氏直愣愣看著端木憲離去的背影,雙目微瞠,臉色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

    端木憲走了,賀氏還是僵直地坐在原處,目光微閃,幽深複雜。

    外面漆黑的夜空中繁星閃爍,夜更深了,也更靜了。

    這一夜,心事重重的賀氏輾轉反側,也沒睡上幾個時辰,到了次日清晨,就顯得有些精神不濟。

    辰時左右,永禧堂就漸漸熱鬧了起來,晚輩們陸陸續續地前來請安。

    等端木紜和端木緋到來的時候,大概是辰時一刻,不算早,也不算太晚,正堂里稀稀落落地坐了一半人,都是來給太夫人賀氏請安的。

    男人們請過安后就各自離去,幾位老爺忙著辦差事,孫輩們則要去書院念書,人來人往,半個時辰后,永禧堂里只剩下了各房的那些夫人、姑娘們,一片鶯聲軟語,好不熱鬧。

    賀氏精神不佳,也就沒多說話,小賀氏慣會察言觀色,恭聲道:「母親,您可是身子不適?要不要兒媳請李大夫過來給您看看?」

    賀氏目光淡淡地看了小賀氏一眼,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道:「你們啊,一個個安分點,家和萬事興,我就長命百歲了。」她語調平平,卻是意味深長。

    小賀氏還不知道昨晚的事,心裡只以為婆母是在敲打端木紜和端木緋這兩個臭丫頭,朝端木紜和端木緋望去,忙附和道:「母親,我們有什麼做得不好的,您就儘管說,儘管訓,可千萬不要氣著自己!」她的語氣中透著一絲幸災樂禍的意味。

    賀氏看著小賀氏眼角抽了一下,簡直就快沒脾氣了。

    有這麼個母親,也怪不得綺姐兒性子如此浮躁輕狂……哎,綺姐兒還小,自己還得尋機會好好教!

    正想著,下一瞬,端木紜霍地站起身來,一雙幽黑的柳葉眼彷彿那明亮的寶石。

    她的動作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孫女有一事想請示祖母。」端木紜盈盈一福,目光清澈地與賀氏對視。

    她本來還打算等到大家都走了再提這事,現在卻覺得有些事既然早晚要提,不如當著大家的面開誠布公地提。

    其他端木家的人一看端木紜的架勢,就知道今日怕是又有好戲看了,神色各異。

    想到前日端木緋與端木綺比試算學時發生的事,不少人都交換了一個興味的眼神。

    賀氏微微眯眼,沒有說話。

    而端木紜也不在意,直接道:「祖母,孫女和蓁蓁已經過了孝期,想打理母親留下的嫁妝。」

    話落之後,屋子裡瞬間安靜了下來,一片死寂。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