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364 備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364 備孕字體大小: A+
     

    番外六備孕

    因為常年在外工作,難得回家一趟的緣故,在家裡住的這幾天里,葉蓁蓁就帶著阮林江到處走親訪友。

    現在兩人在全國上下那都是名人了。雖說l區只是個十八線小城市,但葉蓁蓁的家鄉在這裡,當地人現在基本上都知道她。所以葉蓁蓁和阮林江兩口子出門時,不得不戴上圍巾帽子和口罩。

    要不是大冬天戴個墨鏡反而更招眼,葉蓁蓁還真想整個墨鏡戴上。

    她不想走在路上還被陌生人圍觀,太麻煩了,還怪難為情的。

    要說走親訪友,最先去的肯定是姥姥姥爺那裡。在葉蓁蓁的遠程監督下,兩老身體都不錯,精神頭也很好。看葉蓁蓁帶著外孫女婿上了門,還樂顛顛地給他倆包餃子。

    看著忙成一團的老人家,葉蓁蓁心裡暖暖的,卻又有些不好意思,「姥姥姥爺,你們別忙乎了,等會兒我們拉你們去外面吃唄。」

    老趙頭聽了立馬就說:「去外頭吃幹啥?就在家裡吃,又便宜又衛生。」

    都說女婿隨丈母爹,這葉壯志和趙燕德還真是挺像的,倆人都特別會過。

    就算隨著家裡經濟條件好了,沒以前那麼摳摳搜搜的了,但和其他人相比,還是節省的要命。

    「那我來幫你們。」葉蓁蓁說著就擼著袖子上了。她雖然包餃子不咋地,總露餡,但擀皮還是一把好手。

    阮林江也不怎麼會包,就在老爺子的指點下幫著揉面。

    葉蓁蓁看著他那生疏的樣子,忍不住笑話他說:「小阮哥哥,你看姥爺都比你有勁呢!」

    趙老爺子笑著說:「多虧了蓁蓁時不時給我郵過來的鈣片,還有那些維生素,你媽老看著我吃呢。」

    葉蓁蓁:「不看著您能行么?我媽總跟我抱怨,說您不愛吃蔬菜。到您家裡來,一口新鮮菜都吃不著。」

    趙燕德瞥了眼旁邊白白胖胖的老太太,有點委屈地說:「我有什麼辦法,你姥姥就喜歡吃肉,菜不都還是她買的。」

    葉蓁蓁有點羨慕地看著眼前的這對老頭老太太。

    兩人都是普通人,身上有著各種各樣普通人的毛病。可是兩人這感情是真好。

    不像她爸媽,天生的一對冤家,都這麼大了還不讓葉蓁蓁省心。

    回家這次葉蓁蓁就發現,爸爸媽媽現在倒是不怎麼吵架了,但是就像是對待室友一樣,「相敬如冰」。

    家裡房間多,趙秋月睡眠不好,現在已經和葉壯志分床睡了。

    但趙秋月私底下跟她說了,都這個年紀了,她不打算離婚再找,就這麼湊合過著。只要葉壯志不惹她,不讓她生氣就行。

    只有葉蓁蓁帶阮林江回家的這幾天,為了維護葉蓁蓁的面子,趙秋月才和葉壯志一起睡。

    葉蓁蓁聽著趙秋月的這些話,心裡頭怪不是滋味的。

    她特別不喜歡趙秋月打著為自己好的旗號,做出影響她一生的決定。

    可是葉蓁蓁作為孩子,又不能過多地評價父母的婚姻。

    只能說,各人有各人的選擇,各人的命吧。

    看完姥姥姥爺,他們又買了些東西去看葉老爺子。

    金老太太走後,葉老爺子就一直一個人住。趙秋月提過讓他搬過去和他們一起住,可葉老爺子覺得他身體還挺好的,一個人住自由,就一直拖著沒搬過去。

    趙秋月私底下悄悄跟葉蓁蓁說,她爺爺不想過來,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和葉壯志合不來。葉壯志平時小毛病太多了,老愛挑人的刺,葉老爺子不想臨老再受自己兒子的氣。

    葉蓁蓁聽了也是挺無奈的。她爸爸就是那樣一個人。有好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好的。可是她又有什麼辦法呢。愛人、朋友可以自己選擇,可是父母,她是沒辦法做主的。

    外人都羨慕她的生活完美無缺,只有她自己心裡清楚,她缺少的是什麼吧。

    和葉老爺子說好年後再回來拜年之後,葉蓁蓁又陸陸續續地去看了大姨一家、叔叔一家,提了好些營養品過去。

    其他不太近的親戚,就準備年後再繼續走了。

    葉蓁蓁又在家裡住了兩天,見了幾個朋友,趙秋月就催她走了。說是他們回來了不去看阮家父母,說不過去。

    她家的女兒是女兒,人家的兒子也是兒子呢。

    「媽,不急的。」葉蓁蓁還沒說什麼呢,阮林江就說:「反正年都是在那邊過。」

    關於在誰家過年這件事情,葉蓁蓁和阮林江早就說好了。

    按照當地的習俗,過年就是要在婆家過的。葉蓁蓁知道現在有很多年輕人都選擇一年在婆家過,一年在娘家過,不過葉蓁蓁覺得這樣有點麻煩。

    她媽媽和嬸嬸嫁人那麼多年了,一直都是在婆家過的。

    而且就算她不在家裡過年了,爸爸媽媽還有叔叔嬸嬸他們也會去爺爺家過,不會兩個人留在家裡大眼瞪小眼的。

    不過阮林江還是覺得,應該兩邊輪著過。

    再怎麼說,女兒不在身邊過年,兩老心裡應該挺不舒服的。

    尤其是葉蓁蓁的叔叔嬸嬸還有兒子,看著人家兒子在身邊,自己家閨女不在身邊,兩老能不難受嗎?

    葉蓁蓁後來想了想也是,就勉強答應了。結果和趙秋月一說,趙秋月反而不樂意了。

    「沒有女孩子嫁人了還回娘家過年的道理。」

    趙秋月觀念傳統,認死理。她覺得只有夫妻關係不和,媳婦被婆家趕出來了,才會回娘家過年。

    母女倆說了好一陣子,最後才勉強達成一致。以後輪不輪著過再說,反正今年他們先去阮家過,不能讓婆家人挑出她什麼來。

    葉蓁蓁私底下就跟阮林江說,她媽這人太要面子了。但是沒辦法,趙秋月這一輩子都是這麼過來的,改不了了。

    葉蓁蓁:「我甚至跟她說了,阮家有倆兒子,不差我們兩個呢。不過我媽說了,你爺爺奶奶都不在了,又沒有什麼叔伯兄弟,家裡也不算熱鬧。還是我們回去過年比較好。」

    阮林江感動地說:「媽這是替我著想呢。」

    他能看得出來,自打當年那件事情之後,趙秋月是真的完全信賴他,把他當成自己家的孩子疼。

    可是,如果沒有發生過那件事情呢?

    他們的關係還能進展得這麼順利嗎?

    這些假設的事情,阮林江不願意去想。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寧願自己這一路走得艱難些,也不想讓葉蓁蓁再像當年那樣受到驚嚇。

    因為想起了那件事情,回到阮家之後,阮林江的心情還有點低落。

    這些年來,他們一直像默認一樣,不提那年夏天發生的事情。可是不提,真的就是對蓁蓁最好的嗎?

    阮林江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失職,好像對蓁蓁有些疏於關心了。

    都說女孩子對這種事情是很敏感的。會不會她只是藏著不說,其實心裡頭一直都很難受呢?

    葉蓁蓁多了解阮林江啊,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就猜出他心裡有事了。

    吃完晚飯之後,她直接把人拉回了房間,「嚴刑逼供」。

    結果奇怪的是,這回她逗弄了他好一會兒,阮林江卻沒什麼反應。葉蓁蓁摟著他的脖子打趣:「不是吧老阮,才三十多就不行啦?」

    阮林江紅著脖子說:「蓁蓁,你別鬧,我有事和你說。」

    「說啊,我聽著呢。」

    阮林江摟著她,低聲說:「這幾天回家,看到媽對我這麼好,我心裡很感動。就是心裡一閃而過,想起一些過去的事情來……這些年我一直都沒提過那件事,是怕再傷害到你。可我想了想,又覺得自己對你關心不夠。蓁蓁,你跟我說句實話……那件事兒對你還有影響嗎?」

    阮林江沒說是哪件事情,但葉蓁蓁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

    他猜的沒錯。女孩子對這種事情是不可能忘懷的。就算隔了十年、二十年,傷疤已經好了,但是當初的那種疼痛還是無法忘卻。

    慶幸的是,葉蓁蓁當年險些被張泉水性侵的時候並不是真的才十五六歲,而是一個成年人了。

    所以她會更好地自我調節,盡量減少對自己的傷害。

    她不會像一些受害人一樣,把問題全都歸咎於自己身上,覺得自己是骯髒的,是有罪的。

    相反,她只會譴責施暴者,譴責那些企圖用輿論,逼死所有受害者,讓犯人逍遙法外的人。

    「當然有影響。」葉蓁蓁實話實說。

    聽她這麼說,阮林江眼神一黯,滿滿的都是心疼。

    他正要說話,卻聽葉蓁蓁繼續說了下去,「不過,可能更多的是積極方面的吧。如果不是因為我自己有類似的經歷,我現在可能也不會這麼關注我國那些被性侵、被猥褻的女童,也不會冒著遭受網路暴力和鍵盤俠口水的危險在微博上發出自己的聲音。」

    阮林江摸摸她的頭,忍不住憐惜地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

    「蓁蓁,你永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堅強。」

    葉蓁蓁笑了笑,靠在他懷裡說:「你別擔心我,以後也別總想著這事兒了,怪累的。不管怎麼說,不幸中的萬幸是,當初他並沒有能把我怎麼樣。就算萬一,萬一那天你沒來找我,他真的把我怎麼樣了,我相信你也不會不要我的,對不對?」

    阮林江毫不猶豫地點頭。

    葉蓁蓁對於考驗人性沒有興趣,就沒有繼續就著這個話題問阮林江一些別的什麼刁鑽的問題。

    倒是阮林江,吞吞吐吐地看著她,好像還有什麼話想說的樣子。

    葉蓁蓁戳了戳他的胸口,嬌滴滴地說:「還有什麼話不能和我直說的啊?」

    在她看來,小阮哥哥就是太暖了,總是顧慮別人的感受。

    哪怕和她在一起那麼多年了,也還是一如當年一樣,時時刻刻在意她的心情。

    葉蓁蓁都替他累。但是作為享福的一方,葉蓁蓁好像沒什麼資格開口怪他。

    「蓁蓁……」他緊了緊抱著她的手臂,靠著她耳邊說:「還有一件事,前幾天我就想和你說了。」

    「嗯?什麼事兒?」

    「你看咱們倆和萬坤夫妻,是差不多時間好上的吧。」

    「嗯,所以呢?」

    葉蓁蓁一聽就明白了,只是故意裝傻。

    「你看我們現在工作也比較穩定了,是不是可以考慮……要個孩子了?」

    葉蓁蓁聽了,還是有些猶豫。

    打小趙秋月就跟她說,結婚之後別急著要孩子,先磨合一段時間,至少過個兩三年再生。

    要是沒孩子,結了婚還能離。有了孩子,就不好離了。

    不過趙秋月給她洗腦的這些話,在葉蓁蓁耳邊也就是一閃而過。

    只要看著眼前這個好看的小哥哥,葉蓁蓁就想什麼都答應他,一點理智都沒有了。

    美色誤人啊。

    只是生孩子畢竟不是小事。說實在話,葉蓁蓁還有點沒玩夠,原本想著最起碼等明年再說呢。

    誰知道這時候阮林江給她來了個狠的:「只是我擔心,怕我的狂躁症基因會遺傳。」

    看著他眉心微皺,似乎很嫌棄自己的樣子,葉蓁蓁的心一下子就化了。

    她緊緊地摟著他,安慰他說:「不會的,一定不會的。別說你現在都好了,就是還有,那也不一定會遺傳的。」

    阮林江摸摸她的臉,忽然想起當年自己發病的時候,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當年才只有十幾歲的葉蓁蓁,卻堅定地站在他的身邊,甚至大膽地跑到了他家裡去,說要和他同居。

    「傻瓜,你為什麼從來都不嫌棄我?」

    「你才是傻瓜呢!你這麼好,為什麼要被嫌棄?」葉蓁蓁理所當然地說:「小時候生病又不是你的錯。」

    阮林江默了默,「不管怎麼說,我還是應該再去檢查一下,問問大夫再決定,這樣比較保險。」

    葉蓁蓁覺得挺多餘的,婚檢他們又不是沒有做過。不過為了讓阮林江安心,兩人便又一起去了一趟醫院,專門諮詢有關躁鬱症的問題。

    會診的大夫不是以前治療過阮林江的醫生。聽說阮林江得過躁鬱症,盯著他瞅了半天,怎麼瞅都沒瞅出來。

    「你們小兩口不要擔心太多了,想要孩子,那就順其自然。躁鬱症這東西會不會遺傳,現在國際上也沒有個定論,在我看來幾率是很小的。而且依我看,小夥子很健康,根本沒有什麼大問題嘛!」

    葉蓁蓁一臉「就是就是」的表情看向阮林江。

    「別的關於備孕的知識,你們可以購買相關書籍,或者去婦產科那邊諮詢一下。也可以關注我們醫院的微信公眾號。我們醫院會定期推出備孕知識講座,有時候還有專門的備孕班。」

    葉蓁蓁和阮林江兩人乖乖點頭,掏出手機關注。

    從醫院裡出來之後,小兩口商量了一下,還是先買兩本書看著,等回北京之後再在那邊參加備孕班。

    馬上就要過年了,要忙的事情太多了,暫時還顧不上這個。

    一想到要孩子的事兒,葉蓁蓁還是有點緊張。

    她不明白,為什麼別人結婚生子看起來都那麼順當呢?好像說生就生了,跟生個球兒似的。

    她可不敢隨便生,得好好準備準備才行呢。

    作者有話要說:本章掉落5個紅包~

    番外還沒有結束,大概還有兩三萬字的樣子,莫方!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