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358 夢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358 夢境字體大小: A+
     

    ?

    12小時后顯示正文,或訂閱全文50%立即查看正文。。lxiaoshuo。葉蓁蓁承認她心術不正。

    明明在她重生前,奶奶都已經去世了,再次見到奶奶時她也沒有這麼激動。

    可是當她看到癱瘓在床四年、一直不能說話的姥姥好端端地坐在炕上時,葉蓁蓁真的控制不住地哭了。

    「姥姥……」她脫掉涼鞋上了炕,一頭扎進姥姥懷裡。

    毛老太太茫然地看了看在自己懷中哭泣的外孫女,瞪了剛進門的女兒一眼,「秋月,是不是你又氣蓁蓁了?」

    趙秋月好笑又好氣地說:「媽,瞧您說的這是什麼話。我是長輩,她是小輩,要氣也是蓁蓁她氣我好吧?」

    「我不管!誰都不許欺負我的寶貝蓁蓁!」毛老太太輕柔地拍了拍葉蓁蓁的背,替她順氣,「蓁蓁,告訴姥姥,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你媽又……」

    葉蓁蓁搖搖頭,紅著眼睛看向姥姥,「不是,媽媽對我很好……是我太想姥姥了。」

    「你呀!」毛老太太聽了,又是無奈又是感動地說:「又不是多長時間沒見著了,用得著哭鼻子么!下次想姥姥了,就給姥姥打電話。啊不,你這不是放著暑假呢么?乾脆就住在姥姥家得了!」

    雖然葉蓁蓁很想姥姥,但她現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太習慣再和姥姥姥爺睡在一張大炕上。隔壁屋倒是有一張床,可是那屋自從舅舅結婚後就沒住過人,還得特意打掃才能睡人,太麻煩了。

    葉蓁蓁婉拒道:「不了姥姥,不麻煩您了。我有空就坐車來看您,好不好?」

    小孩子都是這樣,誰帶大的就跟誰親。缺失的親情,要是等到孩子十六七歲了、懂事兒了再彌補,那就太晚了。

    毛老太太當然不會拒絕,「好啊!姥姥天天沒事就是買買菜,看看電視,可無聊了。你要是來了,姥姥就有事兒做了。」

    葉蓁蓁嘿嘿一笑,挽著姥姥的手臂就捨不得撒手了。這個時候的姥姥還沒有生病,白白胖胖的身子靠起來十分舒服。

    趙秋月卻是看不下去了,沖著葉蓁蓁說:「蓁蓁,你看看你像什麼樣子?先是莫名其妙哭了一通,又是纏著你姥姥不放。這大熱天的,你不熱,你姥姥還熱呢!」

    葉蓁蓁被媽媽教訓得紅了臉,有些不好意思地放開了姥姥,小聲說:「屋裡這不開著電風扇呢嘛……您哪兒來的這麼大的火呀。」

    趙秋月無奈地說:「小祖宗誒,我哪敢對你有火啊,回頭你姥姥又該說我『氣你』了!」

    葉蓁蓁的大姨趙春月在一旁好笑地看著她們說:「你們娘兒倆還真是『雞犬不寧』,天天掐個沒完。」

    葉蓁蓁嘿嘿一笑,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見她姥爺趙燕德端著一大盤熱氣騰騰的餃子進屋了。

    「趕緊把桌上的東西收拾收拾!」姥爺喊道。

    葉蓁蓁還沒來得及動手,就見她大姨麻利地把炕桌上的果盤和瓜子盤拿到了一旁。

    「快去洗手吃飯了!」

    葉蓁蓁洗完手回來,發現桌子上不僅有剛出鍋的餃子,她媽媽來之前買的兩個冷盤也擺在盤子里上了桌。

    姥爺拿出一小碗蒜醬來,往他們碗里一人挖了好多。葉蓁蓁趁她媽媽沒回來,往媽媽的碟子里撥了一半。

    分完蒜泥,姥爺又拿出一瓶醋,「誰要醋?蓁蓁?」

    「我要我要,一點點就夠了。」

    趙春月笑著看著外甥女說:「咱們家就老葉和蓁蓁愛吃醋,別人都愛沾香油。」

    提起葉蓁蓁的爸爸「老葉」,姥爺問:「壯志呢?怎麼沒跟你們一起回來?」

    趙秋月說:「爸,今天星期一呢,壯志要上班的。」

    姥爺不大高興地說:「上班又怎麼了,他不是騎摩托么?一會兒不就到了。」

    趙秋月無奈地看著父親,雖說當初她和葉壯志在一起也算是趙燕德撮合的,可這對翁婿倆一直不大對付。

    「算了,一會兒你回去的時候給壯志還有你公公婆婆都捎一袋餃子回去吧!」

    趙秋月忙拒絕道:「太多了,吃不完的。就帶一小袋回去,今晚或者明天早上煎著吃就夠了。」

    她沒好意思說,第二頓的餃子就不好吃了,而且葉蓁蓁她爸胃口不好,向來不能吃韭菜。

    葉蓁蓁見氣氛不對,插話道:「姥爺,這餃子是什麼餡兒的呀?」

    姥爺一聽外孫女問話,立馬換上一副笑臉:「三鮮的,韭菜、豬肉、蝦仁,好吃不?」

    「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

    姥爺站在炕邊,扒拉了一下盤中的餃子,「快趁熱吃吧!」

    葉蓁蓁夾了一個放在嘴裡,她一個不怎麼愛吃餃子的人,都覺得鮮美非常。

    果然啊,餃子還是自己家裡包的好吃。

    她出國之後偶爾懶得做飯,就會吃速凍餃子。親手包餃子只包過一次,後來嫌麻煩就再沒包過。

    「姥爺,你也吃啊!」

    儘管知道姥爺每次都是等大家吃完了才吃,葉蓁蓁還是忍不住說。

    姥爺點點頭,笑呵呵地說:「你們吃,你們吃!剛才一出鍋我就吃了好幾個,現在都不餓了!」

    她姥爺就是這樣一個閑不住的勤快人。

    雖說他總念叨著自己重男輕女,但在老趙家裡,坐在桌子上吃飯的卻是四個女人。

    說說也挺諷刺的。

    葉蓁蓁不知道為什麼,被打上「重男輕女」標籤的姥爺,從來都沒有讓她覺得不舒服過。

    或許是因為她能感覺到……姥爺是真真切切地愛著她們的吧。

    所謂的重男輕女,更像是一個玩笑話了。

    葉蓁蓁人小,又在減肥,吃了十個左右就不動筷子了。

    她姥爺在一旁催促道:「快吃,快吃呀!」

    葉蓁蓁無奈地拿起快起,又夾了一個放到嘴裡,慢慢地嚼著。

    老趙頭見了又換了一個攻擊對象,對著大女兒趙春月說:「春兒,你多吃點,看看你都瘦成什麼樣了!」

    最近趙春月正在跟丈夫鬧離婚,心力憔悴,根本一點胃口都沒有。

    不過她能吃下這餃子,葉蓁蓁就覺得很神奇了。

    因為自從她姥姥生病後,大姨就信佛了。她都已經有好多年沒看到大姨碰葷腥了。

    「爸,我吃不下了,再吃就傷食了。」趙春月放下筷子說:「一會兒我給逸飛帶一點回去吧。」

    李逸飛是趙春月的獨生子,葉蓁蓁的表哥,比她大兩歲。

    姥爺不大樂意地說:「他不是在放暑假么,怎麼不跟你一起過來?」

    雖然李逸飛和葉蓁蓁都是在姥爺家長大的,但比起乖巧可人的外孫女,老趙頭一向不喜歡那個調皮搗蛋的外孫子。

    「他去同學家玩兒了。」

    老趙頭皺眉道:「這孩子,從小就管不住……」

    「爸,您就別說逸飛了!我和他爸什麼樣您也不是不知道,孩子也不容易……」

    提起大女婿,趙燕德更是來氣:「我當初就不同意你和李鴻那個混賬玩意兒在一起,結果你倒好,偷偷摸摸地偷了戶口本和他結婚!現在好了吧?他欠了一屁股債,又在外面找女人,還敢對你動手,我真是想想就生氣!」

    「爸,當著蓁蓁的面兒呢,您就別說這樣的話了!」趙春月看了外甥女一眼,窘迫地說。

    趙燕德無奈地嘆了口氣,到院子里蹲著抽煙去了。

    老趙頭走後,屋裡的氣氛一時有幾分沉默,只能聽到電視機里傳來午間新聞的聲音。

    葉蓁蓁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開口說:「大姨,您別愁了。誰沒有看走眼的時候啊?」

    葉蓁蓁從小早慧,說話像個「小大人」一樣,親戚們都已經習慣了。

    可是聽到外甥女這麼說,趙春月還是忍不住一笑:「你一個小毛孩兒,懂什麼呀?說的好像你也談過戀愛似的。」

    我就是談過呀。

    葉蓁蓁在心裡想。

    「好了,不說這個了。媽,秋月,蓁蓁,你們吃好沒?吃好了我就收了。」

    趙春月是家裡的大女兒,比葉蓁蓁的媽媽大兩歲多,從小就是家裡的幹活擔當。

    趙秋月摸摸圓滾滾的肚子,笑道:「早就吃飽了,爸還一直看著我們吃,真是拿他沒辦法。」

    收拾好碗筷,趙春月回到屋裡,坐到炕上和娘兒幾個一起嗑瓜子聊天。

    趙秋月問姐姐:「姐,你那店裡有沒有適合小孩兒用的防晒霜啊?蓁蓁想買一瓶用用。」

    「有啊。」趙春月不假思索地說:「那一會兒你們跟我去店裡一趟吧,就當消食了。」

    和姥姥約定好了過幾天再來看她之後,葉蓁蓁就和大姨還有媽媽一起出了門。

    「吃飽了就走啊??」姥爺沒好氣地看著她們娘兒幾個,但還是站起來去廚房給她們裝帶走的餃子。

    「爸,別裝太多了!」

    姐妹兩個都這樣說。

    老趙頭才不聽,硬是一人塞了一大袋子,才肯放她們走。

    繞過鞋子這一列,賣的是內衣褲、襪子。

    再然後是傢具用品、生活用品和花鳥蟲魚。

    葉蓁蓁驚奇地發現,即使已經多年沒有踏足過這裡,她竟然能夠清楚地記起每一列賣的都是什麼東西,有哪幾家攤位是她特別喜歡去的。

    她忍不住貪戀地看著這裡,心裡有一種莫名的溫暖和感動。

    趙秋月卻沒注意到女兒在想什麼。買完了吹風機,差不多就到中午了。

    母女兩個準備去姥爺家吃飯。

    葉蓁蓁的姥爺家離她初中的學校很近,不過從市場這裡出發走過去,大概要半個小時。

    打車趙秋月肯定不捨得花那個錢,但她也不捨得讓女兒和自己一起頂著大太陽走路。

    趙秋月就帶著葉蓁蓁去坐公交車。

    趙秋月的工資雖然不多,不過學校經常會給一些小補助。比如每個月都會給她發60張公共汽車的月票,相當於60塊錢。

    葉蓁蓁的奶奶家離他們學校不遠,步行上學就可以了,所以這兩年趙秋月的月票基本是用不完的。

    每到月底,葉蓁蓁就要跟著爸爸媽媽去站台上,和手裡握著一塊錢現金的乘客交換月票。

    那個時候葉蓁蓁有點要面子,覺得爸爸媽媽連這點錢也要省,太丟人了。

    可她現在想想,卻忍不住勾起嘴角。

    以前是她年紀太小太懵懂,不知道爸爸媽媽活得有多不容易。

    他們為了換八張月票可以大冬天地在站台站半天,卻可以因為葉蓁蓁一句小小的撒嬌,一眨眼的功夫就答應給她買一盒八塊錢的木糖醇。

    葉蓁蓁覺得自己太感性了。

    想著想著,竟然就忍不住紅了眼眶。

    「蓁蓁,你怎麼了?」趙秋月看到女兒竟然紅了眼睛,不由驚奇地說:「是不是打著傘又要拿吹風機太吃力了?給媽媽來拿吧!」

    「不用!」葉蓁蓁連忙躲過,「超市買的東西都是媽媽拿著呢,吹風機一點都不重。我就是,我就是沙子吹進眼睛里了……」

    「哦,那你可別用手揉,剛才去超市裡摸來摸去的,手不幹凈。媽媽幫你吹吹吧……」

    葉蓁蓁眼睛里哪有什麼東西啊,她不過是找了個借口罷了。

    她趕緊打斷趙秋月:「媽媽,今天十九號了,您身上還有不少月票吧?」

    「嗯,還有四十來張吧。這個月放暑假,用的多了一點。不過我沒全帶在身上,怎麼了?」

    葉蓁蓁就問:「您身上有幾張?我是想,反正咱們在這等車也是閑著,我看那邊有幾個拿零錢的叔叔阿姨,不如我去跟他們換一下吧?」

    趙秋月聽了,像是看著怪物一樣看著自己的女兒,「你這孩子是怎麼了,以前你不是最討厭爸爸媽媽去換票,說嫌丟人的么?」

    葉蓁蓁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哎呀,我現在想通了嘛!咱們又沒偷又沒搶,平等交換而已,怎麼就丟人了?」

    趙秋月一怔,欣慰地看著女兒,笑了:「我們蓁蓁長大了。」

    其實要和向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開口換票,趙秋月心裡何嘗不覺得丟人呢。

    只是當初是她拼了命地堅持要換房子,讓他們家背上了外債,現在趙秋月就不得不擔起還債的重任。

    她翻了翻背包,今天她一共帶了十張月票。她撕下其中四張留著和女兒來回坐車用,然後將剩下的六張遞給女兒。

    葉蓁蓁說起來容易,真正站在那幾個陌生的叔叔阿姨面前,又有點緊張。

    不過她臉黑,看不出來。

    站在車站棚子底下曬不太著,葉蓁蓁收起傘,禮貌地對著一個手裡捏著零錢的中年婦女說:「不好意思阿姨,打擾您了。我這月票用不完,能跟您換一下么?」

    說著遞上一張月票。

    中年婦女幾乎是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葉蓁蓁禁不住咧嘴一笑:「謝謝阿姨!」

    萬事開頭難,接下來的五張,換起來就容易多了。

    葉蓁蓁換完票,把五塊錢和剩下的一張票遞給媽媽。

    趙秋月和藹地看著她說:「你留著吧,踹張車票在車上,回頭出門玩兒也方便。」

    葉蓁蓁知道她家不缺這玩意兒,就把車票揣進了兜里。

    不過那五塊錢,她卻沒收,還是堅持要給媽媽。

    「你拿著吧,和你媽媽還客氣什麼?放暑假之後也沒怎麼給你零用錢。」

    葉蓁蓁嘿嘿一笑:「媽媽您不是試探我吧?那我就真的揣著了?」

    趙秋月好笑地瞪了女兒一眼,「媽媽騙你做什麼?再說了,這五塊錢也算是你自己賺的,就該給你。」

    說話間,他們要乘坐的六路汽車就來了。

    葉蓁蓁上了車,習慣性地想要交票,可是她忽然發現,司機旁邊竟然沒有投幣交票的地方。

    她往車廂後面望了一眼才想起來,04年l區採取的還是傳統收票的方式,每輛公共汽車上下車的地方都會坐著一名檢票員。

    下車的時候乘客必須從後門走,然後將車票或者零錢交給檢票員。

    三站之後,葉蓁蓁母女下車。

    交票的時候,她忍不住多看了那個一直板著臉的檢票員一眼。心想著兩年後l區再也沒有檢票員了,這些向來對小孩子沒有好臉色的大媽們又去了哪裡。

    到了姥姥家門口時,葉蓁蓁突然感到一陣恍惚。

    葉蓁蓁小的時候,姥爺家條件不怎麼好,一直都住平房。

    趙秋月在這裡出嫁,在這裡坐了一半的月子,小時候的葉蓁蓁也是在這裡長大的。

    不過沒過幾年,這裡就拆遷了。姥爺分到了一套房子和一筆錢,住進了樓房。

    這個簡陋的小平房,就只存在於葉蓁蓁模糊的記憶里了。

    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棗紅色大鐵門,葉蓁蓁忽然有種近鄉情更怯的感覺。

    趙秋月提著東西走在後面,見葉蓁蓁不敲門,就騰出手「咚咚咚」地敲了三下,還問女兒「發什麼呆呢」?

    葉蓁蓁說「沒什麼」,然後不等裡面有人進來敲門,就伸出小手從門洞穿了過去,從裡面打開了插著的門閂。

    這種院門「防君子不防小人」,很容易就從外面打開了。

    趙秋月見了,忍不住職業病發作,教育了女兒一句,「別人家的門你可不許這麼開啊!」

    「我知道!」葉蓁蓁不耐煩地說。

    母女兩個一進院子,就看到葉蓁蓁的姥爺駝著個背,手裡正拿著個大鐵勺在鍋里攪來攪去。

    葉蓁蓁心裡忽然又是一酸。

    她記憶中的姥爺已經七十多歲了。

    可還一直生活在病痛和內疚的折磨里。

    其實姥爺年輕的時候,是當地的「勞動模範」,力大無比,非常能幹。

    可是後來,他伐木的時候不小心受了傷,短短的時間裡瘦了二十多斤,人就不如從前有勁了。

    可即使如此,在葉蓁蓁這些小輩看來,姥爺除了有皮膚病這樣的小毛病,身體要比同齡人好多了。

    把姥爺折磨得牙齒、頭髮掉光,整日腰酸背痛還愁眉不展的,是葉蓁蓁她姥姥的病。

    別看葉蓁蓁的奶奶那麼凶,可事實上她家這四個老的里,身體最不好的就是金老太太。

    她奶奶最後是腎衰竭走的,滿打滿算也就活了七十歲。

    可她姥姥雖然活著,卻是生不如死。

    姥姥得的是腦溢血。

    搶救過來之後,她就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連話都不能說,就那麼攤在了床上。

    按說姥姥有三個孩子,應該輪番伺候她,或者各自出錢出力才是。

    可是最得姥姥姥爺寵愛的小兒子,卻在關鍵時刻受了兒媳婦的挑唆,不肯照顧老人也不肯出錢。

    除非老人答應立即把所有房子轉到他們名下。

    當時為了這事兒,葉蓁蓁的媽媽氣得直接和弟弟一家鬧掰了。

    一直到葉蓁蓁重生前,都是她媽媽和大姨在輪番照顧姥姥。

    因為母親的病,做女兒的看著心疼,也總有牽挂,趙秋月和趙春月姐妹的生活,幾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就連在外上學、不怎麼回家的葉蓁蓁,每回去姥姥家都會感到極其的壓抑和沉重。

    但最難熬的,還是葉蓁蓁的姥爺。

    首先趙秋月姐妹兩個自己有家庭,不可能每天都呆在娘家,葉蓁蓁的姥爺就是主要負責照顧她姥姥的人。

    其次,姥爺心裡一直後悔,當初姥姥發病時沒有及時打120。

    葉蓁蓁記得,姥姥是晚上七八點的時候腦溢血暈倒在了廁所里。

    可她姥爺的忌醫心理非常嚴重,直到三四個小時之後,見老伴兒遲遲不醒,才慌亂地給葉蓁蓁的媽媽打電話。

    可是已經太遲了。

    當晚醫生就下了病危通知書。

    她姥爺一個七十歲的人了,直接哭倒在了醫院的走廊里,說是如果老伴兒救不回來,他也不活了。

    最後姥姥是搶救回來了,可也只剩了一口氣罷了。

    葉蓁蓁後來出國后選擇學護士,和這件事有很大的原因。

    她想盡自己的努力,多為家人科普和掃盲一些醫學常識,更好地保證家人的身體健康。

    咦,怎麼回事?

    剛才到家的時候,奶奶不是已經做好飯了么?她記得奶奶今天一早就在做飯了。

    葉蓁蓁拉過坐在飯桌前等飯吃的葉鵬問:「奶奶怎麼又做起飯來了?都快十二點了。」

    「奶奶說就一個菜三個人吃不夠,問我想吃什麼,我說紅燒排骨,奶奶就又給我做紅燒排骨啦!」

    葉蓁蓁看了一眼桌子上清湯寡水的大白菜燉豆腐,禁不住抿唇一笑。

    「今天可沾了你的光,可以吃好吃的啦。」

    一想到紅燒排骨,葉蓁蓁的肚子也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

    她上午跑了那麼久,消耗那麼大,吃幾塊排骨應該沒什麼的吧?

    嘻嘻……

    葉蓁蓁忽然想起什麼,「對了,午飯就咱們三個人吃么?爺爺呢?」

    葉鵬答道:「奶奶說爺爺出去辦事,中午不回來吃了。」

    葉蓁蓁點點頭,正猶豫著要不要先回房,就聽葉鵬大喊一聲:「奶奶!飯什麼時候好啊!我要餓死啦!」

    老太太沒聽清,關了油煙機問:「鵬鵬,你說什麼?」

    葉鵬大聲說:「我說飯什麼時候能好!再不好我就去我姥兒家吃了!」

    「好了好了,這就好了。洗手吃飯!」

    奶奶關了火,開始盛菜盛飯。

    不管葉奶奶對她態度如何,葉蓁蓁到底是她的親孫女,吃飯管飽還是不成問題的。

    眼看著奶奶又要給自己盛一大碗飯,葉蓁蓁趕忙說:「奶奶,夠了夠了!」

    說著她便搶著接過了奶奶手中的碗,不肯再讓奶奶多盛了。

    奶奶不滿意地說:「吃那麼點兒,吃貓食啊!小丫頭,你告訴奶奶,你是不是在減肥?」

    葉蓁蓁老實地點了點頭。

    「你說你減肥有什麼用?你長得這麼黑,又不漂亮,瘦下來了黑瘦黑瘦的更丑。」

    葉蓁蓁心道,她不僅要減肥,她還要美白呢!

    而且她現在雖然不好看,但她會長開的,沒過幾年就有很多人誇她漂亮好不好!

    作者有話要說:默默寫過十幾篇文了,每篇文到最後,我都會寫一點完結感言。但從沒有一次完結的時候,默默會像現在這樣百感交集。

    這篇文將近一百五十萬字,正文連載了整整9個月,對於默默來說是一次極大的考驗。我的基友都笑話我說,人家十月懷胎都要生了,你怎麼還沒完結啊?

    《重生日常》是我想要完結,卻又不捨得完結的一本書。

    這9個月來,默默經歷的事情太多。多次高難度的考試,兩次高強度的實習,讓人抓狂的論文,還生過病……但都一直堅持下來,從未斷更。入v之後,拿了8個月的全勤。可以說寫這本書,是對默默身心的雙重考驗。

    這麼長時間下來,默默已經和大家有了感情,記住了許多讀者的名字。知道你們或許會離開,但真的不捨得和你們分開。

    寫這本書的過程,就好像和你們一起經歷了蓁蓁的人生。

    但好在故事結束了,人生還沒有結束。

    未來的路,希望默默能走的更遠。也希望這條路上,有你們相伴。

    還沒有收藏默默作者專欄的小天使們可以收藏一下,這樣以後默默開新文你們都可以在讀者後台看到啦。app小天使在文章目錄戳【作者專欄】穿越~

    另外如同之前說過的那樣,後面還會有一些番外,大家想看誰的番外也可以提名,默默會酌情更新番外,每次更新都會在微博通知。開車也是和上次一樣,採取微博私信關鍵詞的形式。至於關鍵詞,會在作者有話說下面說,也可能直接微博通知(事實上上次寫了肉之後有點手癢,可能還會發一些除了葉阮夫婦之外的小h文,到時候直接看微博領關鍵詞就好了)微博id是:容默mo

    新文已經決定了開文案上的那本《分手通告》,不過暫時不會開,因為默默又要開始實習、論文、考試了……感興趣的小仙女們可以提前收藏一下,最晚9月份開坑。黨戳:電腦黨戳:

    app小天使請戳進入【作者專欄】,自力更生么么噠~

    好啦,就是這樣了,我們番外見!么么噠(づ ̄3 ̄)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