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276 強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276 強迫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七十六章強迫

    呂爍蘭認為,一個巴掌拍不響。自己雖然有錯在先,但葉蓁蓁這樣固執,未嘗就沒有錯。

    現在她已經主動求和了,葉蓁蓁就應該順著台階下來才對。

    如果葉蓁蓁不給她這個面子,就說明她在葉蓁蓁心裡根本就沒那麼重要。

    兩個人就這麼互相認為對方不看重自己,也難怪會漸行漸遠了。

    火車上,陸蘭琪也看到了呂爍蘭的評論,就小聲問葉蓁蓁:「你和呂爍蘭沒事吧?」

    葉蓁蓁搖搖頭:「能有什麼事?別管她了。」

    她現在對呂爍蘭已經是失望透頂。

    幾個月前呂爍蘭和姜旭光鬧分手那陣子,要是他們乾乾脆脆地分了,葉蓁蓁或許還會漸漸和她重修於好。結果隔了幾天,呂爍蘭忽然跑來告訴她,說是姜旭光「讓步」,又願意做措施了,就拖拖拉拉地沒分成。

    葉蓁蓁「哦」了一聲,就懶得再管她了。

    呂爍蘭現在非常喜歡在空間里秀恩愛,或者秀努力。比如她跑完步回來,就會拍一張自己滿頭大汗的自拍傳上去,並表示:「為了喜歡的人努力變得更好」。

    葉蓁蓁每次不小心看到,都會感到一陣惡寒。

    從h市回來后沒幾天,葉蓁蓁就發現呂爍蘭上傳了一張和姜旭光的合照,背景分明是在h市。

    看來這妮子是和她較上勁了。

    葉蓁蓁冷笑一聲,把手機丟在一邊,懶得搭理她。

    這次回家之後,媽媽見她表現良好,暫時沒有沒收她的手機,葉蓁蓁現在可以光明正大地玩手機了。

    不過,每次看到葉蓁蓁在發簡訊,趙秋月還是免不得要過來說上她幾句,「你泉水哥哥馬上就要來了,趕緊把手機收起來,預習預習!」

    「知道啦!」

    八月初的天氣很熱,因為爸爸在家,說開空調浪費電,所以葉蓁蓁只能開著紗窗吹電風扇。面對媽媽的嘮叨,葉蓁蓁難免有幾分心不在焉。

    下午兩點,一天之中最熱的時候,張泉水頂著滿頭大汗來到了葉家。

    趙秋月熱情地給他遞去濕毛巾和白開水。

    雖然趙秋月是校長,在學校里的時候較為威嚴,不過對待女兒的老師,哪怕是家教,趙秋月都是非常客氣的。

    尤其是像張泉水這種學習成績特別優異,為人又老實憨厚的農家子,趙秋月都特別喜歡,時常關照他們。

    葉蓁蓁靠在牆上,冷眼看著張泉水擦完汗、喝完水之後,二人一起走回房間。

    過了一會兒,媽媽敲門進來,為他們送上一盤切好的水果。

    「蓁蓁,跟哥哥好好學習,不許玩手機。媽媽出去買菜,一會兒就回來。」趙秋月說完,又對一旁的張泉水說:「泉水,今天留下來吃晚飯吧!朋友送了點兒海鮮,可新鮮了,正好一起嘗嘗。」

    「謝謝校長。」張泉水感激地說。

    趙秋月擺擺手,出門買菜去了。

    看著被媽媽關上的房門,葉蓁蓁一邊搖著扇子,一邊對張泉水說:「泉水哥哥,這暑假都快放了一半了,你怎麼還不回老家啊?」

    張泉水無奈地笑了一下,「我還要打工賺錢啊。我和你不一樣,家裡還有弟弟妹妹,他們還在讀書,都要花錢的。」

    葉蓁蓁「哦」了一聲,感覺自己好像問錯話了。

    在阮家這樣的家庭面前,葉蓁蓁時不時地會為自己的出身感到自卑。可是和張泉水家的條件比起來,她家已經好上太多太多了。

    見葉蓁蓁不說閑話了,張泉水便打開輔導書,開始講課。

    講了一會兒之後,他給葉蓁蓁布置了一道題目讓她自己先做。

    葉蓁蓁接過題,正在審題呢,手機的屏幕忽然亮了。

    她瞄了張泉水一眼,見張泉水正若有所思地看著窗外,便偷偷去拿手機,飛快地解鎖。

    果然是阮林江的信息:「蓁蓁,我去l區了。」

    這個阮林江,她真是拿他沒辦法。明知道她不能跟他出去玩兒,還要跑到她家樓下來。

    他現在發現葉家人出入不會走她房間下面的那條路了,便有恃無恐,白天就拿著本書過來看。葉蓁蓁感覺自己就像是童話故事中的萵苣姑娘,被老巫婆困在了塔樓頂上,只能和王子遙遙相望。等到她的頭髮長到兩層樓那麼長,才能讓他藉助自己的頭髮爬上來。

    「蓁蓁,發什麼呆呢?這道題沒那麼難啊。」張泉水說。

    葉蓁蓁支吾了一聲,說:「天太熱了,我去跟爸爸說一聲,把空調開開吧。」

    說完她便站起身,走出房間,去書房找爸爸。

    爸爸本來正在打電腦遊戲的,不過葉蓁蓁去的時候,書房裡卻沒有人。

    就在她疑惑地回過頭時,發現卧室的門忽然開了。葉壯志一邊系著腰帶,一邊從卧室走出來,看見她就說:「煩死了,單位有事兒,叫我去一趟。」

    「這麼熱的天,還加班啊。」

    「還不是為了養活你。」葉壯志說這話,多少有點想讓葉蓁蓁領情的樣子,只可惜他的工資實在微薄,葉蓁蓁都不知道他怎麼說出這句話的。

    她只能假意討好:「老爸辛苦,老爸最好了。」

    「少來這套!」葉壯志穿上鞋,笑著走出家門。

    他前腳剛走,葉蓁蓁就把窗戶關上,然後把空調打開了。

    剛開空調還不覺得什麼,過了一會兒,葉蓁蓁忽然覺得有點涼了,便起身想去找一件空調服穿上。

    天太熱,葉蓁蓁圖涼快,只穿了一件清涼的弔帶裙。

    她跟張泉水說了一聲之後,就去衣櫃里找衣服。誰知她的手剛落在衣架上,一隻手忽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葉蓁蓁疑惑地轉過頭去,卻見張泉水手掌下移,滑過她光滑的手臂。

    他一臉關心地問她:「很冷么?」

    葉蓁蓁可不是懵懂無知的十六歲少女,她當時就感覺到了不對勁,警惕地開始退後,「也不是很冷……」

    張泉水步步緊逼,忽然一把抱住了她,將她死死圈在懷裡,「找什麼衣服,我抱你一會兒就不冷了。」

    葉蓁蓁感覺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地亂跳個不停,可大腦卻出奇的冷靜。

    她試圖掙扎,邊推他邊說:「你放開我,不然我就告你性騷擾了!」

    「性騷擾?」張泉水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你不是自願的么,蓁蓁?你穿得這麼少,不就是為了勾引我的?」

    「你放屁!」葉蓁蓁情急之下,也顧不上什麼文雅了,「趕緊放開我,我媽媽馬上就要回來了!」

    「校長去給我買好吃的去了,哪有這麼快回來?」張泉水雖然長得瘦弱,但到底是個成年男人,用蠻力將葉蓁蓁困住簡直易如反掌。「我看得出來,你媽媽挺喜歡我的,說不定早就想讓我給你們家當上門女婿呢。你們家就一個女兒,掙再多的錢有什麼用?絕後了!」

    「神經病!」葉蓁蓁好不容易抽出一隻手來,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張泉水臉上。

    她怎麼沒看出來,這個平日里話不多的家教大學生,竟然還有這麼多可怕又愚昧的思想呢?

    葉蓁蓁打完人就要跑,可她哪裡跑得過張泉水。張泉水小時候家裡住的村裡沒有學校,必須到隔壁村子去上學。每天早上天不亮他就要起床,跑上一個小時才能上學不遲到。所以他跑步很快,學校運動會裡總是能得第一名。

    張泉水把她抓回了卧室。

    眼看著自己又落入魔爪,葉蓁蓁試圖尖叫呼救,可很快就被張泉水死死捂住了嘴巴。

    葉蓁蓁又驚又怕,驚慌之下祭出牙齒,在張泉水手上狠狠咬了一口,痛得他立馬鬆了手。

    趁著這個機會,葉蓁蓁趕緊往門外跑。電光石火之間,她不忘順手抓起書桌上的手機,想著一會兒一有機會便打電話求救。

    不知是巧合還是什麼,葉蓁蓁的手機忽然響了。

    她估算了一下,自己要是往大門跑,太遠了,只怕又要被張泉水抓住。她本能地逃進了卧室對面的洗手間里,正想把門反鎖上自保,卻發現張泉水跟來的太快,她想鎖門的時候,他已經在推門了。

    葉蓁蓁只能背對著衛生間的門,用盡渾身力氣往後頂,同時按下通話鍵。

    「喂,蓁蓁?我剛才好像聽到了你在叫,是我聽錯了么?」

    「小阮哥哥,你快來救我!」

    葉蓁蓁說完這句話,還來不及再說別的,衛生間的門就被張泉水頂開了。

    手機掉落在瓷磚的地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因為不確定趙秋月什麼時候會回來,張泉水現在也很著急。

    他也顧不得把葉蓁蓁抱回卧室了,直接就在衛生間里脫下了短褲,只剩下一條內褲遮體。

    原本他一直覺得葉蓁蓁漂亮,覺得葉家有錢,但也沒有多想。

    直到今天,葉蓁蓁的父母相繼出了家門,只留下他們兩個人在家。看著面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張泉水忽然心頭火起,在瞬間形成了一個計劃。

    在他看來,葉家就這麼一個獨生女兒。只要他佔了她的身子,那他一定就能成為葉家的女婿,那麼將來葉家的這些家產還不都是他的?

    以後他就不用這麼辛苦地打拚,養活弟弟妹妹了。

    想到這裡,張泉水越發興奮起來。他急於將生米煮成熟飯,也顧不得去解葉蓁蓁的衣服,直接固住她的腰,試圖脫下她的內褲。

    結果他發現,葉蓁蓁是穿了打底褲的,必須先把緊身的打底褲脫下。

    他有些懊惱地罵了一句髒話,大力撕扯著葉蓁蓁的打底褲。

    就在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敲門聲。

    張泉水起初還被嚇了一大跳,先前硬挺挺的地方差點軟了下去。反應了一下他才覺得不對——要是葉爸爸葉媽媽回來了,直接用鑰匙開門就行了,還敲什麼門?

    作者有話要說:搞個事情提提神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