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267 家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267 家人字體大小: A+
     

    十五叔噗嗤一聲就笑了,抱手而立。從小權兒以下到小饅頭,也都把沈寄望著。他們都知道沈寄有一間練功房,每天在裡頭關一個時辰,可的確是誰都沒見過她的功夫。呃,十五叔例外。沈寄當年曾經向他請教過。

    沈寄看著一雙雙好奇的眼睛,淡定的道:「取我的鞭子來。」她怎麼說也是老趙頭的親傳弟子,雖然對方是迫不得已才收下她的。真要表揚給一群小孩兒看,還是有一手能拿得出來的,好歹練了十多年了。而且拳法劍法,也跟她的形象不太符合,鞭法最好了。

    果然,一眾小孩兒都被沈寄露的這一手震驚了。因為她從前實在是從來不在他們面前展現身手。

    魏楹剛進了二門,就見到有一條舞得虎虎生威的鞭子朝自己迎面而來,嚇了一跳還沒來得及避讓便被收了回去,沈寄笑吟吟道:「大人回來了。」一邊還給他福了一下,非常的賢良淑德。

    他小聲道:「又沒外人。」

    「我現在天天給小饅頭講要守規矩呢,做個表率吧。」

    魏楹上前幾步和十五叔見了禮,然後就對小權兒道:「你小子也太亂來了。」一邊走到嫻姐兒身邊蹲下,「這就是小妹子吧?」

    「大哥好!」嫻姐兒也給魏楹福了一福。

    「既然來家了就別客氣,想什麼吃的玩的就同你大嫂子說。」面對小自己三十歲的小妹子,魏楹很是和藹可親。

    嫻姐兒點點頭。

    走了幾步,魏楹聽到鈴鐺的聲音看過去,他記得小芝麻曾經讓寶月齋給她做過一雙這樣的鞋子。穿著跑跑跳跳的就叮叮噹噹的響。再一細看,嫻姐兒通身好像都是小芝麻很中意的打扮,尤其是眉心那點硃砂,還有小手上的一對血玉小鐲子。

    「她突然跟著上路,什麼都沒帶,我已經讓針線房在趕製衣服了。暫時先穿戴小芝麻的。」沈寄解釋道。先趕製的是裡頭的小衣裳,外頭的倒是不怎麼著急。小權兒給買的成衣,實在是不太適合小姑娘穿。

    「難得小芝麻這麼大方啊,她挺寶貝這些東西的。你真是把她教得很好。」

    沈寄想了一下,這個表揚她收下了。反正小芝麻的確是很盡心儘力的在照顧遠道而來的小姑姑。

    小芝麻牽著嫻姐兒走前頭,小親王和小饅頭就跟在後頭,聽著叮叮噹噹的響聲。從前小芝麻穿這雙鞋的時候她們都無緣聽,所以覺得很新奇。其次小時候穿過這種鞋子的小姑娘不少,只是他倆從前無緣得見罷了。

    嫻姐兒便對著他們倆笑,「脫給你們穿穿?」一邊就在凳子上坐了下來,只要誰說想穿,她立馬脫下來的架勢。

    結合嫻姐兒下馬車時的那一跳,沈寄覺得這個小姑子個性怕是挺男兒氣的,倒很像女版的十五叔。

    小權兒幾步過來,然後對小芝麻說:「你給你姑姑講講。」

    估計平時小權兒經常被這個妹子氣到。那十五嬸就更不用說了。說起來十五嬸養兩個孩子都不像她啊。老爺子一心想給小兒子娶個書香門第的媳婦兒,達到第三代能溫文些的目的。看來是失敗了。沈寄不由得又想起十五叔那位紅顏知己,那是個奇女子啊。可惜出身青樓,怎麼都不可能進魏家的門,又不願意為妾受氣。而十五嬸是老爺子病中替十五叔娶的,雖然不合他的心意,這些年來算是舉案齊眉吧。真的不好說誰對誰錯的。

    小芝麻便給嫻姐兒說:「小姑姑,女孩子不能在外頭隨便脫鞋。咱們懶得聽人嘮叨,就要守點規矩。」

    嫻姐兒想了想,覺得大侄女說得有道理,於是揮揮手道:「不給你們穿了。」那動手叫一個瀟洒。

    進去剛坐下,有人來報,說六爺一家到了。

    沈寄道:「快請進來。」

    既然是接風宴,沈寄自然不會完了讓人去通知魏柏一家過來。往常過來王氏很少會帶庶女琳姐兒,今天因為嫻姐兒來了,而且兩人同齡,自然是帶來了的。魏柏如今年紀大了也在官場呆了這麼些年,再加上魏楹的官越做越大,他的日子也好過起來。兩個月前剛升了六品。另外還應該提一下的就是徐茂那個萬年知縣終於沒法再韜光養晦,被皇帝直接升做了京兆尹,也還勝任愉快。

    同其他庶女一樣,琳姐兒有點膽怯與害羞。沈寄相信王氏不會刻意的為難庶女,但要她真的視如己出怕是不可能。她也不屑於去搞口蜜腹劍那一套。但是嫡母比較漠視,下頭的下人看菜下碟,也夠這個小姑娘受的了。

    小芝麻牽著嫻姐兒過去,「琳妹妹,這是小姑姑。」

    琳姐兒被信哥牽著,這會兒信哥看到小包子小饅頭已經放開她手跑開了,琳姐兒也墩身一福,「小姑姑好!」

    嫻姐兒歪頭看看,然後道:「你好!」

    信哥嫻姐兒給長輩們一一見禮,然後一群小孩兒就混到一處玩耍了。

    魏柏同魏楹十五叔到書房去說話,小權兒也跟了去。沈寄陪著王氏往裡走,下人抬出兩張椅子放在屋檐下,這裡可以看著一群小豆丁。上台階的時候沈寄扶了王氏一把,「小心點,才剛出三個月呢。」

    王氏笑著點頭,「還好,這個一點都不淘氣。」

    下頭玩開了,空竹、陀螺,熱熱鬧鬧的。嫻姐兒拉著琳姐兒要比身高,兩人背對背的站著,要求小芝麻看誰高一些。結果是嫻姐兒要高一點,她很是高興。琳姐兒依然是文文靜靜羞羞怯怯的。沈寄心頭嘆口氣,清官難斷家務事。還好他們家沒有紅顏知己,也沒有庶齣兒女。

    因為小芝麻對嫻姐兒的格外照拂,沈寄問過她怎麼對琳姐兒做不到。小芝麻說小姑姑肉呼呼的,好玩。而且整天樂呵呵的。不像琳妹妹,總是不敢拿正眼看人,身上也沒什麼肉。小芝麻有時候是大大咧咧的,她總覺得這個堂妹是風吹吹就倒那種,兩人就玩不到一塊兒去。

    不過,琳姐兒很喜歡沈寄這個大伯母。有時候沈寄也會留信哥和她在這邊住一陣子。就譬如這種時候,沈寄笑笑對王氏道:「小芝麻要上課,不如讓琳姐兒來陪陪她小姑姑?」

    「好啊,只是又要麻煩大嫂了。」

    「一家人說什麼麻煩啊。」

    「唉,小芝麻比琳姐兒不過大四歲,如今都能幫大嫂管家了。」王氏感慨道。

    「這個不難,回頭你生了孩子騰出時間帶一帶她就好。」沈寄說完,也覺得不太可能。王氏的時間和精力本來就都放在主持中饋以及信哥這個親兒子身上。再添一個親生兒女,就更沒功夫。這也就是侄女,所以沈寄願意好好看待。如果是魏楹弄一個庶女出來,她怕是恨不得這個小『罪證』不要在自己面前出現。

    比完了身高,小芝麻讓人把沈寄給他們姐弟訂做的積木拿出來。整整一筐,用沈寄的話說多做些,省得搶得打架。,琳姐兒是會玩的,她從前來,小芝麻不耐煩帶她的時候就拿這個給她玩,她可以搭出很多不同的造型來。這會兒便坐在小凳子上教嫻姐兒。

    嫻姐兒三兩下便學會了,抓了一把積木到自己面前就開始『工作』。琳姐兒在一旁相陪。小芝麻則到廚房去看看晚飯準備的進程。因為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那邊幾個小男孩兒玩著玩著就跑了過來給嫻姐兒還有琳姐兒指點。琳姐兒倒是很聽話,小包子和信哥說下一塊用什麼放哪裡她就照做。嫻姐兒是個非常有主見的,揮手跟趕蒼蠅一樣的趕小親王跟小饅頭。那兩個就在後頭抓她的包包頭,抓了撒腿就跑,嫻姐兒一路叮叮噹噹的追過去。看到小芝麻去了廚房回來就喊道:「小芝麻,攔住他們!」

    小芝麻是最大的,直接一手一個就把倆小子抓住了。她看到嫻姐兒被扯亂的包包頭也怒了,「不知道我梳得很辛苦么?要是你們再敢抓,我不介意多辛苦兩回。」

    那倆小子趕緊異口同聲道:「不抓了。」

    嫻姐兒這會兒也追到了,揮揮肉拳頭然後鬆開,「哼,這次就放過你們。」

    小芝麻鬆開倆小子,拉著嫻姐兒回去坐下,然後重新取了銀梳子給她把頭梳好。這才對沈寄道:「娘,可以入席了。」

    「好,帶他們統統洗手去,不洗手不許上桌。遣人去告訴你爹一聲,讓他請小叔公和你六叔小叔叔一起入席。」

    就擺了兩桌,大人一桌小孩兒一桌,沒分男女。

    小權兒的歸宿成了問題,他直接往大人著桌走,沈寄就問他,「你是大人了么?那邊去。成親了才算大人。」

    那邊群小叫他,「哥|小叔叔|魏小俠,快過來!」

    小權兒一屁股坐在下首,「我是武舉人,來考武進士的。考過了我就是朝廷在冊的武官了,我怎麼不是大人?我先立業后成家,學大哥。」

    十五叔噗嗤一聲就笑了,「學你大哥?你大哥巴不得先成家后立業,可你大嫂不是小太多麼。」

    這話魏楹不樂意聽,「動筷吧,都是自家人,不要客氣。」什麼小太多,六歲而已。

    王氏方才就看著沈寄覺得她保養得很好,於是問了些美容養顏的技巧去。又聽說寶月齋如今把這個也列入服務項目了,深感沈寄的來錢之道厲害。分家十年,只有長房的銀子與日俱增。

    那邊小芝麻看小權兒拒絕過去,便笑道:「看來,只有我當老大了。大家開動吧!」在魏家的飯桌上,要是不會吃飯是要被人笑話的。嫻姐兒此時就被笑話了,只有她是第一次上大哥家的飯桌。

    小親王剛才被嫻姐兒在他面前揮舞肉拳頭,這會兒就找到機會了,「你都五歲了吧,我們五歲的時候早就會自己吃飯了。你看琳姐兒,她也自己吃。」

    嫻姐兒舉目四顧,果然每個人都是自己拿著筷子或者勺子,乳母丫鬟都只是在幫著布菜或者挑魚刺。

    小芝麻用公筷夾了一塊剝了刺西湖醋魚到小王爺面前的小碟子里,「王爺,快吃,魚得趁熱,小心小刺。」又夾了一塊夫妻肺片給小饅頭,「你不是愛吃這個么?我特意吩咐廚房做的。」

    小親王和小饅頭的嘴被堵住了,其他人就不會出聲取笑。小芝麻又笑著讓人給嫻姐兒換了勺子,「不要緊的,小姑姑,咱們現在開始自己吃就好了。小包子,你挨琳姐兒和信哥近,你照顧著點。」

    「嗯,知道了。」小包子是很希望有個溫柔文靜的妹妹的,所以一直對嫻姐兒都很關照,聞言便給嫻姐兒勺了一勺了她愛吃的松仁玉米,「慢慢吃。」小芝麻安排菜色,那桌上就天南海北每個人愛吃的菜色都能找到一兩樣。而且葷素搭配得當。當然,這些都是跟沈寄學的。

    「謝謝流年哥哥。」

    「不謝!信哥,你喜歡的蒸排骨,吃吃看。」

    信哥捧著小碟子接住,也道聲謝,然後埋頭吃起來。受了小芝麻和小包子影響,他也開始留意起旁邊的妹妹有什麼需要來。

    飯後,魏柏王氏攜信哥回去。嫻姐兒留在這邊陪遠道而來的小姑姑。沈寄安排小芝麻一起照顧,讓她對嫻姐兒格外耐心一些。這回告訴了她嫻姐兒不是王氏親生的事。

    小芝麻捂住嘴巴,她一直都不知道,還以為六叔家和自家一樣的呢。

    「要不然琳姐兒怎麼會是如今這個畏畏縮縮的性子,你看你和嫻姐兒都是長在生母身邊,平日里哪有那麼多忌諱。可是,你六嬸也沒什麼做得不對的。換了我不一定比她好。」

    小芝麻點點頭,「我就說她性子隨了誰。她生母就是這樣的么?」

    那倒不是,要是這樣的,也不敢趁王氏在這邊的時候爬床了。

    「她生母是你六嬸的貼身丫頭,沒有經過你六嬸同意就懷了琳姐兒,就是我進宮抄經那個月的事。做完月子就被你六嬸遠遠兒的賣走了。」

    「賣了?」小芝麻愕然瞪大眼。方才沈寄已經叮囑過她,讓她不要轉頭去看還在一起搭積木的嫻姐兒和琳姐兒。所以她剋制住了。低頭想了想,琳姐兒生母的做法的確是背叛了六嬸,而且還讓他們家也背了過錯,的確不是個好人。她知道沈寄是在開始教她主持中饋的事了。她也不會胡亂的去同情那個女人。她那樣膽大妄為,如果六嬸把她留下,還不知鬧成什麼樣呢。比較起來,讓六嬸和信哥吃虧,她寧可那個女人吃虧。只是琳姐兒有些可憐。

    「那琳姐兒知道她不是六嬸親生的么?」

    「應該知道。」

    「娘,我知道了。」

    第二天,沈寄就看到琳姐兒頭上脖子上手上也戴上了小芝麻從前戴過的飾物。不一定是多貴重的,但和琳姐兒的性格挺搭。看來,小芝麻又多了一個娃娃。從前,她可捨不得把這些給琳姐兒。沈寄也不會強迫她。當然,昨晚回去,王氏就打發人把琳姐兒的衣服等送了過來。這些小東西也有,畢竟也是家裡的姑娘。只是大多不大名貴。小芝麻連這個都留意到了,所以打扮琳姐兒的時候走的便是不華麗淡雅的路線。這樣,就是姐妹間平常的饋贈,不牽涉到看琳姐兒東西不好同情她之類的話柄。

    昨晚上,三姑侄是大被同眠的。吃早飯的時候沈寄看她們都挺精神,就知道睡得還不錯。

    飯桌上一大六小,那是吃嘛嘛香啊。就連琳姐兒都開了胃口多添了半碗粥,一個栗子卷。至於小權兒父子,他們的早飯是下人送過去的。魏楹則是早早吃過就上朝去了。

    吃過飯,沈寄看著一排坐著腳擱不到地上的小孩就想發笑。她怎麼這麼像幼兒園老師啊。

    時辰差不多了,小親王和小饅頭先道別,他們要進宮去讀書。然後是小芝麻和小包子,也要往前院去了。一下子,剛才還熱熱鬧鬧的屋子就顯得清凈了。

    沈寄一手牽侄女,一手牽小姑子,「來,你們陪我玩吧。」

    嫻姐兒望著小芝麻消失的方向,她很喜歡這個大侄女,想跟著去。當下不怎麼感興趣的道:「大嫂也喜歡玩啊?」

    「嗯。」

    「大伯母,我們玩什麼?」琳姐兒很配合的問。

    「嗯,我們可以跳房子、踢毽子,還以可以打雪仗。」沈寄選的都是要活動的,這樣的天氣,老坐著沒得把人凍著了。一直烤火也不好。

    嫻姐兒有興趣了,她還以為跟著大伯母就像跟著娘一樣,就只能看她做針線,或者坐在旁邊吃點心什麼的,她舉起手,「打雪仗。」

    琳姐兒有點猶豫,但她習慣了不反駁,便也點點頭。

    沈寄摸摸她的頭,「多動動有好處。我把家裡下人差不多年紀的小孩兒都叫來,陪著你們玩雪仗。」

    滿院子的雪,一人戴雙皮質的手窩窩,分成兩隊便打上了雪仗。沈寄站在廊下看著,嫻姐兒顯然平日就很活潑,琳姐兒一開始只是躲著,後來被嫻姐兒用雪球砸了一下,在沈寄鼓勵下試著還手,慢慢的也就玩開了,撒開腿在雪地上跑。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