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255 夢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255 夢碎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五十五章夢碎

    星期天的晚上,葉蓁蓁好不容易把阮林江哄去睡覺之後,還是有些不放心。怕他偷偷吃藥,又怕他睡不好覺。要是休息不好的話,可是很影響考試狀態的。

    不過擔心並沒有用,他們倆現在不在一座城市,葉蓁蓁除了口頭上監督他之外,什麼都做不了。這也讓她再一次體會到,異地是一件多麼無奈的事情。

    但是,這才剛剛是個開始。葉蓁蓁知道,自己一定要變得更加堅強。

    第二天早上,葉蓁蓁一睜眼就在想,小阮哥哥要考試了。

    給他發了條「考試順利」的祝福之後,葉蓁蓁匆匆跑去洗漱上學。

    到了學校之後,葉蓁蓁就不能再明目張胆地掏出手機,查看他的消息。所以她就只能看著手錶,心裡默默盤算著他這個時間是不是已經出了門,是不是到了考場,是不是已經開始考試了。

    大課間時,葉蓁蓁實在忍不住,偷偷跑去廁所看了一下手機。

    有一條來自小阮的信息,只有兩個字:「放心。」

    看到信息的一瞬間,葉蓁蓁感覺心裡很暖。然而下一秒,她就想要怒砸手機。

    放心是什麼意思啊?是考了還是沒考,考上了還是沒考上?

    老實說,阮林江這人看著脾氣好,其實本質上他是個很有主意的人,從他上次拖著不肯去藝考、發病後要和葉蓁蓁分手這些事情就能看得出來了。所以葉蓁蓁偶爾也會擔心,擔心阮林江會不會陽奉陰違,或者突然情緒發作,又不想上首音了。

    他要是自己不想上,在考試的時候來個「不小心失常」,葉蓁蓁還真的是奈何不了他。

    中午一放學,葉蓁蓁便迫不及待地衝出學校。她先去學校附近的市場買了一杯小米粥、一塊錢的油餅,還有三塊錢的涼拌菜,然後便快速地往自己的公寓走去。

    自從上次被汪雪桐看到她和小阮牽手的事情后,葉蓁蓁現在都比較謹慎。只要是公共場所、有人的地方,她就不會掏出手機來,以免授人以柄。

    回家之後,葉蓁蓁把東西一放,連鞋都顧不上換就開始查看手機。

    竟然……沒有簡訊?

    葉蓁蓁心裡咯噔一聲,趕緊給阮林江撥電話。

    他明明說過是上午考試的,這個時間肯定考完了,怎麼沒告訴她結果呢?

    葉蓁蓁感覺好慌。

    讓她沒想到的是,雖然是長途電話,但阮林江很快就接了,聲音聽起來和平時一樣溫暖,「蓁蓁。」

    「小阮哥哥,怎麼樣啊,考過了沒有!」

    「考完了,但是過沒過,沒有這麼快知道。」阮林江聽起來正在走路,「我馬上回酒店收拾一下,下午就回去。」

    「這麼急?你吃午飯了沒有?」

    他不答反問:「晚上我們一起吃晚飯,好不好?」

    「不好!你先聽我的去吃點東西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飛機餐不好吃的。」

    阮林江頓了一下,說:「飛機還有一個多小時起飛。」

    言下之意就是,首都交通這麼堵,恐怕來不及吃飯了。

    葉蓁蓁不答應:「那你買個煎餅果子去。」

    阮林江:「……」

    他每次都是給她買,自己還真的沒買過。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去買嘛!不要餓肚子,聽話。」

    「好……」

    見他答應下來,葉蓁蓁感覺放心多了,便匆匆掛了電話,叫他趕緊去忙,不耽誤他的時間。

    掛了電話后,葉蓁蓁不由搖了搖頭。她真是太心急了,竟然忘了不會這麼快出成績。

    不過她從聲音里判斷,小阮的狀態挺穩定的。她應該不用擔心他會做出什麼情緒化的事情。

    只要他努力了,那結果怎麼樣就沒那麼重要了。葉蓁蓁現在滿心想的,就是晚上就要和他見面了,她好開心~

    開心到想穿連衣裙~

    然而學校有規定,必須穿校服上學,所以她也就只能想想了。

    吃午飯的時候,葉蓁蓁一邊吃餅,一邊用電腦看當年播出的電視劇《神話》。每當她自己吃飯的時候,她總喜歡放著視頻,讓房間里有一點聲音,這樣就不會顯得屋子那麼空了。

    在人前,葉蓁蓁吃飯的儀態還是非常不錯的。然而等到了她一個人吃飯的時候,尤其是節假日宅在家的時候,她就會穿著睡衣,隨便扎個頭,有時候還會特別**-絲地翹起腿吃飯。葉蓁蓁不敢想象,自己這副鬼德行被外人看到,尤其是小阮看到是什麼樣子。

    現在兩人說是「同居」了,其實只在一起住了不到一天,她在他面前還是端著的呢。

    有時候她自己想想,都覺得自己獨處的時候太**=。。

    但是這樣子不顧儀態,又確實很舒服……

    這個時候葉蓁蓁就會覺得,門當戶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像他們家這種做輔導班和關心班、還有買房子起家的,和阮家這樣的人家比起來,就是一個小小的暴發戶。就算金錢上的差距縮小了一點,但在生活習慣上的差異,肯定不是一星半點的大。

    比如葉蓁蓁敢保證,阮爸爸絕對不會像她爸爸那樣,在家人面前肆無忌憚地放屁。阮媽媽也不會像她媽媽一樣,熱衷於吃大蔥大蒜……

    她相信,阮林江是個很善良的男孩子,就算是知道了這些,也不會嫌棄她。但葉蓁蓁偶爾也會想,要是他們來自差不多的家庭背景就好了。那樣誰都不必包容誰、遷就誰,就可以都過得很舒服。

    不過,世上哪有什麼十全十美的事情呢?所謂的成長,就是不斷地遇見和割捨,拿起和放下的過程吧。

    知足,常樂。

    下午放學時,葉蓁蓁才想起來,中午小阮邀她一起吃飯的時候……她好像說了「不好」。==

    所以他們到底要不要一起吃飯啊?要是不一起的話,她就跟儲思甜她們去食堂了……可是她下午已經跟儲思甜說過有事,要和別的朋友一起吃飯了,這時候再說要和她一起是不是有點尷尬呀……

    葉蓁蓁一邊往教室外面走,一邊糾結著該怎麼跟儲思甜說。誰知突然間,走在她前面的儲思甜就跟見鬼了一樣,忽然停住了腳步。

    「怎麼啦?」

    葉蓁蓁問完,順著儲思甜的視線看過去,結果便是一怔。

    竟然是……阮林江!

    他竟然出現在她班級外面的走廊里!

    這麼多天不見,猛然間見到他,葉蓁蓁竟有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一時間,她的心臟砰砰亂跳,竟生出了情竇初開時的那種心情——怦然心動。

    這時,阮林江也看到了她。那張原本沒有任何錶情的俊臉上,一點一點綻放出一個足以溫暖堅冰的微笑。

    如同春風拂過,擾亂了一眾少女的心。

    「蓁蓁!你男神誒!」儲思甜壓低聲音,一臉興奮地對她說。

    葉蓁蓁對她笑了一下,然後帶著一點小小的驕傲,朝阮林江走去。

    誰知這個時候,陸曼如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一臉驚喜地走過去對阮林江說:「小阮哥哥,你從北京回來了?聽我姐說你不是還沒考完試么?」

    阮林江原本正含情脈脈地看著葉蓁蓁,結果被陸曼如這麼一打岔,他下意識地轉過頭去,看向那個同他說話的女生。

    「陸……曼如?」他有點不確定。

    這個女孩子看起來挺眼熟,似乎通過媽媽和她的朋友見過幾次,不過阮林江不是很確定她的名字。

    陸曼如見他竟然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住,不由大受打擊:「小阮哥哥,以前我常去你們家做客的,你還指導過我彈鋼琴呢,你不記得了?」

    「喲,你還指導過人家彈琴呢?我怎麼不知道啊?」葉蓁蓁聽到這句話,忍不住酸酸地說。

    本來她見到阮林江對陸曼如的態度,還有點小得意呢,結果一聽說這兩人一起練過琴,葉蓁蓁就有點不淡定了。

    因為她想起了自己和小阮練琴時候的樣子。他們總是緊挨著坐在一起,一會兒彈彈琴,一會兒談談情……

    阮林江寵溺地看了葉蓁蓁一眼,然後抱歉地對陸曼如說:「對不起,有段時間不見,我不太記得了。」

    他上初中的時候,母親為了讓他多交朋友,曾經有一段時間很喜歡帶朋友和朋友的孩子回家。也就是那個時候,阮林江認識了陸家姐妹。不過在他上高中之後,為了不打擾他練琴,給他私人空間,阮媽媽已經很少領客人回家做客了,所以阮林江和陸曼如幾乎沒怎麼見過。

    起碼是在他的記憶里,沒怎麼見過。

    陸曼如聽他這麼說,面子當時就有些掛不住了,維持表面的鎮定都很難。畢竟她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城府還不夠深呢。

    葉蓁蓁這個情敵看著都有些不落忍了。她拉拉阮林江的袖子,說:「走吧,走廊里不讓說話的。」

    阮林江點點頭,抱歉地對陸曼如點了下頭,便和葉蓁蓁並肩走了。

    陸曼如看著兩個人的背影,好像忽然間明白了什麼。

    平心而論,高大的少年與甜美的少女,看起來的確十分相配。

    可沒有人知道,陸曼如心裡多麼想把阮林江旁邊那個人換成自己啊!

    雖然陸曼如和阮林江的交集的確不多,但從年少時期開始,阮林江就是陸曼如的夢。

    她覺得自己和阮林江的共同點是那麼的多。他們都出身富貴,家裡都有一個弟弟。性格也很相近,都不喜歡和生人接觸,喜歡安靜。

    她最喜歡的是阮林江身上的那種貴族氣質。他不笑的時候好像有一點憂鬱,但只要一笑,就會給整個世界帶來溫暖和善意。

    從初遇那一年開始,陸曼如就認定,他便是自己想要廝守終生的白馬王子。

    甚至為了和他擁有更多的話題,她開始學習鋼琴。

    陸曼如曾經堅信,自己就是城堡里的小公主。等他們長大了,阮林江就會騎著白馬來娶她。

    可是陸曼如沒有想到,長大之後,白馬王子的玫瑰花,竟然會送給了別的她。

    長大,有時候就是一個夢碎的過程。

    作者有話要說:明天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