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249 轉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249 轉折字體大小: A+
     

    第二百四十九章轉折

    「不用了。」雖然網名叫「小軟」,但阮林江不想讓自己在女朋友面前顯得太過軟弱。

    他哪能真的像個小女孩兒一樣呢。

    好在葉蓁蓁也沒有堅持。見小阮拒絕,她便把手臂縮回自己的被子里,打了個哈欠,說:「那我陪你聊聊天吧。」

    「你還是早點睡吧。」阮林江溫柔地看著她說:「我看著你睡。」

    葉蓁蓁眨巴著眼睛看他:「可我想看著你睡。」

    他有些嚴厲地說:「我明天可以請假,你不行。」

    阮林江說的沒錯,葉蓁蓁明天還真不能請假。

    因為明天是她第一天去新班級報到的日子。第一天就請假,太說不過去了。

    「那就再聊十分鐘。」葉蓁蓁拉住他的手臂,央求道:「就十分鐘。」

    「好吧。」他向來拗不過她。

    葉蓁蓁頭一歪,靠在阮林江的肩膀上,感覺一切都特別神奇。

    如果今晚不是她堅持……這樣溫暖的懷抱,她就再也不能擁有了。

    葉蓁蓁想想都覺得害怕。

    「小阮哥哥,其實在我心裡,你一直都是一個特別完美的人。有時候我甚至想,你要是不那麼完美就好了。那樣的話,我就不會覺得患得患失,經常覺得自己配不上你。」

    「沒有人是完美的。」阮林江苦笑著說:「尤其是我。」

    葉蓁蓁搖搖頭,「是我情人眼裡出西施么?我覺得現在的你還是很完美,就是能多敞開一點心扉的話就更好了。患得患失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我來做。我知道這種滋味不好受,所以我不想讓你也為此受煎熬。」

    「蓁蓁……」他依戀地低下頭,側臉靠在她的發頂,胸腔之中泛起一陣暖意。

    她還這樣小,卻這樣勇敢地成為了他的保護者。這讓阮林江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

    「你要相信我,我是不會傷害你的。」她側過身來,看著他說:「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陪著你一起走下去。」

    為了證明自己這話並不是假話大話空話,葉蓁蓁和他說起了自己過去有過的一段經歷,只不過巧妙地把時間和地點隱了去。

    前世葉蓁蓁上大學的時候,曾經有個關係很親密的朋友得了抑鬱症。雖然和阮林江的病症並不完全相同,但有很多相似之處。

    說句老實話,和抑鬱症患者朝夕相處,有時候的確很折磨人。他可能會莫名其妙地向你發脾氣,不告訴你原因,讓你自己去猜。說是要自己靜一靜,但有時候是想讓你追問他,而不是置之不理。

    很多時候,他會像是一個愛耍脾氣的小朋友,讓你捉摸不定。但這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真的拒絕和你交流,什麼話都不說,自己一個人找個地方藏起來。

    這種時候,才是最危險的。

    「我的這個朋友特別難搞定,但我還是陪他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我們一起健身,一起運動,一起享受美食。一起走出城市,去空氣好的地方走走停停。但最重要的還是,他找到了自己生活的目標。有了奮鬥的目標,生活便又重新有了意義。從他不再排斥與別人深度交流開始,我就知道,他的病已經開始好了。」

    阮林江認真地聽完,忽然問了句,「這個ta,是男他還是女她?」

    「噗,小阮哥哥,你的關注點……」葉蓁蓁搖搖頭,無奈地笑道:「是男他,不過你放心,我和他並沒有超出友誼的關係。」

    阮林江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不認為葉蓁蓁在撒謊,那麼這個答案其實非常具有指向性。

    葉蓁蓁口中的這個朋友,指的應該就是齊子初。

    他還想再問些有關於他們的故事,卻見靠在他肩頭的女孩兒,已經困得耷拉下了眼皮。

    阮林江微微笑了一下,盡量保持身體不動,左手小心翼翼地伸向檯燈的開關,熄了燈。

    一室黑暗裡,葉蓁蓁逐漸睡去。

    大概五點多鐘的時候,葉蓁蓁被尿意憋醒,著急忙慌地起來要上廁所。

    因為睡得太深,有點迷糊了,葉蓁蓁忘記了這不是在自己家,直接爬到了阮林江身上去。

    葉蓁蓁雖然不重,但這麼突然間壓到阮林江身上,還是讓他有些吃痛。不過阮林江並沒有生氣,而是一把抱住她,寵溺地說:「不急,時間還早,五點五十起床來得及。」

    「我、不是……」葉蓁蓁明白過來自己在哪裡了之後,十分不好意思地說:「我想上廁所。」

    「哦……」阮林江慌忙放開了她,也有點兒不好意思。

    等葉蓁蓁上完廁所回來后,她直接從床腳處爬了上來。

    阮林江說:「再睡一會兒吧,到點了我叫你。」

    「不用,我定了鬧鐘的,你也趕緊睡吧。」

    阮林江頓了一下之後「嗯」了一聲,算作答應。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這一夜,他都十分清醒。

    再次回到床上之後,葉蓁蓁幾乎是秒睡。可她覺得自己才閉上眼睛沒多久,就聽到阮林江在叫她起床了。

    葉蓁蓁最怕早起,每天早上起床的那一瞬間都分分鐘都想要原地爆炸。要不是阮林江長了張帥臉,從他充當鬧鐘的那一刻起,恐怕就要挨葉蓁蓁的巴掌了。

    看清楚他的臉后,葉蓁蓁哀嚎一聲,雙手摟住阮林江的脖子,掛在了他的身上。

    阮林江便就勢把她抱了起來,一路抱去了洗手間。

    老實說,掛在別人身上的姿勢其實一點都不舒服。

    這麼起了一次床之後,葉蓁蓁就默默決定明天開始不要再撒嬌,一定要自己走了。

    對著鏡子迷迷糊糊地洗漱時,葉蓁蓁聽到門口似乎傳來了開門關門的聲音。

    她睡得少,早起太困,也沒當回事情,默默地繼續刷牙。

    等她刷完牙、洗完臉之後,葉蓁蓁快速地抹了抹乳液和防晒霜,準備換校服衝出門。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哭得太累,大道理講的太多,葉蓁蓁覺得自己現在肚子好餓。她得趕在去新班級報到之前,在樓下的小吃攤買個煎餅果子吃才行。她這人特別怕餓,一旦餓了腦子就不好使,什麼都學不進去。

    讓她意外的是,她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阮林江剛好回來,手裡還提著熱氣騰騰的早餐。

    葉蓁蓁一看就叫了出來:「煎餅果子?!加土豆絲了沒有?」

    「加了。」阮林江說著,把早餐放到桌子上去,「豆漿有點涼了,我去熱一下,你先吃。」

    葉蓁蓁感動得簡直想哭。

    她坐在桌子前乖乖地啃著煎餅果子,心裡覺得他對她簡直不能更好了。似乎不管什麼事情,他都會為她考慮周到。就像眼前的這張桌子,也是她吐槽了一次不方便之後,他特意找人定製的。

    等阮林江拿著熱豆漿回來的時候,葉蓁蓁就說:「我真是太慚愧了,明明說是搬上來照顧你的,結果一直讓你照顧……」

    阮林江不以為意地說:「讓我照顧你,就是對我最好的照顧。」

    「你也要照顧好自己才行,不然我會良心不安的。」

    由於時間緊迫,葉蓁蓁來不及多說話,只能一直狂啃。阮林江怕她多說話再嗆著,只好點了點頭。

    出門的時候,葉蓁蓁發現阮林江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換上了校服。

    「今天我去學校。」他說。

    葉蓁蓁擔心地看著他:「你應該沒怎麼休息好吧……能行么?」

    阮林江點點頭,直接把門帶上。

    下樓的時候葉蓁蓁還不覺得,等到快要走出小區時葉蓁蓁才發現,這好像是他們兩個……第一次一起上學?

    也是,以前他們各住各的,阮林江還經常在別的地方住,很難有機會一起上學。而且因為知道葉蓁蓁早上的時間寶貴,小阮也很少選擇在早上和她聯繫。

    以至於交往這麼久以來,這還是他們第一次一起走入校門。

    不說邁入校門的那一刻,早在走出小區的那一瞬間,葉蓁蓁就開始緊張了。

    上學時間,學校門口人來人往的全是人。

    雖說大家都急著進校門,可阮林江這種焦點人物,走在哪裡都非常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

    葉蓁蓁心裡慌。

    許是她的緊張表現得太過明顯了,距離學校大門只有一條馬路的時候,阮林江問她:「蓁蓁,要我過一會兒再走么?」

    葉蓁蓁聞言,回過頭去看他。

    天光初亮,淺淡的陽光無力地披灑在少年的身上,使他的臉色看起來更為蒼白。

    葉蓁蓁心裡十分忐忑,但她還是搖了搖頭。

    既然他想要安全感,那她就儘力給他。

    ……

    果不其然,兩人並肩邁入校門的時候,引發了周圍同學的頻頻側目。甚至還有女生比較大膽,直接就在他們背後議論了起來。只不過她們的聲音很小,葉蓁蓁聽不清楚內容。

    雖然聽不清,但她就是覺得,她們在議論的是她。

    不知道是她直覺太准,還是妄想症又犯了。

    走進教學樓之前,葉蓁蓁和阮林江小聲說了一句「拜拜」,就往不同的方向去了。高一和高三的教室在不同的教學樓。

    多虧阮林江的福,讓葉蓁蓁無暇去想新班級的事情。要不然以她凡事都要提前焦慮的性格,只怕從幾天前開始就要擔心新班主任和新同學好不好相處了。

    進教室之後,已經有很多同學到了。班主任還沒有到,所以班裡有相識的同學正在互相說著話。

    和剛上長青時相比,葉蓁蓁現在的處境已經好了許多。一個多學期過後,她基本上已經熟悉了長青的校園環境,在學校里也有不少認識的人了。她站在門口,快速地掃了一圈,之後便鎖定了一個空位,直接走了過去坐下。

    「嗨~」葉蓁蓁一坐下,她的新同桌便主動向她打了聲招呼。

    說起來,這個「新同桌」,其實是葉蓁蓁的「老熟人」了。

    這個小姑娘名叫儲思甜,是葉蓁蓁小學時期的好朋友之一。只不過在葉蓁蓁上三年級還不四年級的時候,儲思甜就轉到了市區讀書。小學的時候她跳了一級,所以現在和葉蓁蓁同級。

    原本葉蓁蓁早就和她斷了聯繫了。兩人還是在上了長青之後,音樂社活動的時候才相認的。

    非常有緣分的是,儲思甜也進了音樂社。她是吹薩克斯的。

    現在兩個人分到了同一個班級,就更有緣分了。

    儲思甜一個勁地說:「太好了,太好了,真沒想到能和你分到一個班!我剛才還發愁呢,新班級里沒有一個跟我熟悉的女同學,我都不知道下課該跟誰一起上廁所!」

    葉蓁蓁汗顏,難道好朋友的作用就只是一起上廁所嘛?

    不過能在新班級里看到自己熟悉的人,葉蓁蓁還是感覺很親切的。

    趁著老師還沒來,她又朝四周看了看,發現還有幾個認識的同學,不過都沒有跟儲思甜熟悉,就暗暗慶幸自己選對了座位。

    葉蓁蓁問她:「你小學就來市區念書了,班裡就沒有什麼你的小學初中同學?」

    「沒有沒有,我小學初中念的都是私立學校,大部分人都直升本校高中部了,打算一畢業就出國呢。」

    葉蓁蓁好奇地說:「這樣啊。那你呢,不打算出國么?」

    「出,不過我好奇長青長什麼樣,初三就努力了一把,又花了點小錢就進來了,嘿嘿嘿。」

    和別的拿贊助費進來的學生不同的是,儲思甜從來都不為此而感到自卑,一直都是坦坦蕩蕩的,葉蓁蓁特羨慕她這一點,沒心沒肺的。

    兩人還要再說話,忽然聽到不知是誰說了一聲「老師來了」!

    班級里頓時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原本還熱熱鬧鬧的場面瞬時間變得鴉雀無聲。

    讓葉蓁蓁意外的是,走進來的那個老師,她竟然認識!

    原來高一·一班的班主任,就是她之前的班主任車鳳芝!

    葉蓁蓁激動得簡直熱血沸騰。

    世界上還有什麼比遇到一個好老師,分班之後還能繼續當她的學生更幸福的事情呢!

    她好開心!

    開心過後,又覺得有一點點丟臉。

    早知道還能做鳳芝的學生,最後一節班會上幹嘛要偷偷地掉眼淚啊!傻瓜!

    好在比起尷尬,葉蓁蓁現在更多的還是開心。

    雖說是分到了新班級,但有熟悉的班主任,熟悉的同學在,葉蓁蓁就不覺得新環境有多可怕了。

    就在車鳳芝打算跟大家講話的時候,門口忽然傳來一個有幾分熟悉的聲音:「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車鳳芝看著門口白凈的女孩兒,微笑道:「沒關係,你剛好準點到。找個座位坐下吧。」

    葉蓁蓁就眼睜睜地看著陸曼如走進教室,從她身前走過。

    真沒想到……她還能和陸曼如成為同學啊。

    不知道陸曼如還記不記得她了。

    下課之後,儲思甜問葉蓁蓁要不要和她一起上廁所。葉蓁蓁正好也有一點想上,就點頭「嗯」了一聲。

    沒想到從廁所出來之後,正好迎面遇上了陸曼如。

    葉蓁蓁本來還想寒暄一下,問問她還記不記得自己,最近過的怎麼樣之類的。沒想到陸曼如直接問她說:「你還在彈鋼琴么?」

    葉蓁蓁怔了一下,點了點頭。

    儲思甜性子活潑,忍不住插嘴說:「蓁蓁不僅鋼琴彈得好,還會拉二胡,是我們學校音樂社的幹將呢。去年的迎新晚會上,蓁蓁還獨奏了一段兒呢。」

    葉蓁蓁赧然道:「幹將說不上,我就是個普通社員而已……」

    陸曼如微微挑眉:「音樂社?是小阮哥哥的那個音樂社么?」

    第一次從外人口中聽到「小阮哥哥」這四個字,葉蓁蓁控制不住地血液倒流,差點衝上去抓陸曼如的頭髮。

    但她當然不能那麼無理取鬧了。只是一個稱呼而已,別人可以叫他「小阮」,可以叫他「哥哥」,為什麼就不能叫他「小阮哥哥」?

    葉蓁蓁一邊告訴自己要冷靜,一邊點頭說:「是。」

    「我也想進音樂社。」陸曼如說:「這些年我搬了不少次家,不過一直都沒有放棄彈琴。」

    「那你真是好棒棒哦。」雖然葉蓁蓁不想承認,但「小阮哥哥」四個字從陸曼如口中說出來后,她的心態直接崩了,不自覺地就帶了點兒嘲諷的語氣。

    以往陸曼如暗暗和她較勁,葉蓁蓁都不怎麼搭理她。陸曼如覺得沒意思,就不繼續了。

    可是現在,聽出葉蓁蓁語氣里的反諷之後,陸曼如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整個人的狀態都顯得精神了許多,「那你幫我問問,怎麼加入音樂社?」

    「不好意思,現在不是社團招新時間。」葉蓁蓁壞笑著說:「你可以選擇現在去問小阮哥哥,或者等明年招新的時候再報名。」

    不過那個時候,阮林江就已經畢業了,哈哈哈!

    「好吧。」陸曼如看起來,好像有點怪葉蓁蓁不肯幫忙的意思,不過也沒多說什麼。

    回教室的路上,儲思甜目瞪口呆地問她說:「誰、誰是小阮哥哥?難道你們說的是咱們社長?!」

    「是啊。」

    「天、天吶……社長那麼高冷的人……你們竟然敢叫他、叫他……」儲思甜連第二次說出口的勇氣都沒有,「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有什麼,其實他一點都不高冷。」葉蓁蓁十分走心地說:「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暖的人。」

    儲思甜驚呆了。

    信息量太大,她有點承受不來。

    心不在焉地上完一節課過後,儲思甜抓住葉蓁蓁,問她上節課課間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你是不是喜歡咱們社長啊?」儲思甜傻傻地問。

    「是啊。」葉蓁蓁大大方方地承認了。

    「那你可慘了,喜歡咱們社長的女生可多了。」儲思甜同情地看著她,還安慰地拍了拍葉蓁蓁的肩膀,「不過沒關係,我記得你和社長是不是還一起練過琴?那就還有機會。」

    儲思甜說著說著,十分感慨地嘆了口氣,「唉,你們學鋼琴的就是好,還有和社長大人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像我們這些學其他樂器的,只有盼著逢年過節趕上大合奏,才能一睹男神的風采了。」

    「難道你也喜歡他?」葉蓁蓁有點警惕地說。

    儲思甜擺擺手:「不不不,我倆不合適。我太壯了,胳膊比他還粗。他要是追我,我還得考慮考慮呢。」

    葉蓁蓁:「……」

    「不過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偶爾看看男神的臉,還有男神的大長腿,養養眼還是很美好的。」儲思甜一臉花痴地說。

    好吧,這樣說的話葉蓁蓁就放心多了。

    她可不敢和情敵交朋友。

    中午放學后,葉蓁蓁本來是打算和儲思甜一起去食堂吃飯的,結果沒想到她一出門就發現,陸蘭琪竟然站在了她教室門口。

    葉蓁蓁意外地說:「你怎麼來了?」

    「你家太子爺托他的太監小坤子傳話,讓我告訴你他在校門口等你,帶你去吃好吃的。」

    葉蓁蓁「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萬坤學長是太監,那你是什麼?他的對食?」

    「呸,你們兩口子的心一樣黑,就知道欺負我們!」

    「我哪兒敢啊。」葉蓁蓁挽住她的手說:「走,咱們一起吃飯去。」

    「我才不做你們的電燈泡呢!行了,你趕緊去吧。」陸蘭琪說:「我是來找曼如的。她剛轉來長青,我這個做姐姐的得帶她熟悉熟悉。」

    葉蓁蓁一想也是,就沒有勉強。和儲思甜說了一聲之後,她就往校門口去了。

    結果到了校門口之後,葉蓁蓁卻並沒有找到阮林江的人。

    她傻乎乎地東張西望了好一會兒,結果就在這個時候,她旁邊停著的一輛車,忽然降下了車窗。

    「蓁蓁。」

    車裡傳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葉蓁蓁一怔,過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坐在駕駛座上的那個人,竟然是小阮。

    「你駕照下來啦!」葉蓁蓁拉起車門坐到副駕駛上,一臉興奮地說。

    「嗯。」阮林江點點頭,「上周才下來的,還沒來得及告訴你。」

    年初成年之後,阮林江就利用寒假的課餘時間學了車,沒想到這麼快就拿到了駕照。

    在高三的時候學車,也就是他家裡人奈何不了他,才會由著他這麼隨心所欲地做事情。

    「我們去哪裡?」葉蓁蓁興沖沖地問。

    「回家。」

    「回家?你家么?」葉蓁蓁有點緊張。

    「回公寓。」阮林江解釋。

    「回公寓?」要不是系著安全帶,葉蓁蓁差點跳起來了,「公寓過一個馬路就到了,你開車幹什麼?」

    「讓你坐坐我的車。」阮林江發動車子,淡淡地說:「下午我就要去北京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葉蓁蓁點點頭,剛剛「哦」了一聲,忽然覺得哪裡不對勁:「你……你要去北京?」

    「嗯。」

    「你是要去……?」

    「藝考。」阮林江看了她一眼,有點不自信地說:「明天早上就要考試了,也不知道荒廢了好幾天,還能不能考上。」

    作者有話要說:寫完這章的時候就覺得,這個月應該可以完結了吧……

    明天早上的更新要晚一點,中午再來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