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234 稻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234 稻草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三十四章稻草

    葉蓁蓁和邵佳敏同時向著和田文香相反的方向跑去。

    葉蓁蓁撒丫子跑了起來。她感覺自己除了中考體育加試的那次,就沒跑得像現在這麼快過。

    跑著跑著,她就和邵佳敏跑散了。

    葉蓁蓁連回頭看一眼的時間都沒有,直到她一口氣跑到了一高附近,實在跑不動了,她才停下來歇口氣。

    她把自己的身子藏在一高大門后,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掏出手機,給爸爸打電話。

    她才不管向大人求助丟不丟人呢!好漢不吃眼前虧,保證安全才是最基本的事情。

    結果她沒想到的是,爸爸的電話竟然打不通……

    葉蓁蓁急得直跺腳,可就是沒有人接電話。

    葉蓁蓁很挫敗地吐出口氣,正準備要給媽媽打呢,忽然瞄到旁邊不遠處停著幾輛計程車。

    要不……她直接打車回家得了唄?

    只要離開這附近,回到家,她就暫時安全了。

    不過,不知道邵佳敏和田文香怎麼樣了,不知道她們有沒有被抓住。

    葉蓁蓁想了一下,決定自己先上車再說。

    只有保證了自己的安全,才有辦法保護別人。

    衝進計程車之後,她還沒來得及跟司機說要去哪兒呢,就見不遠處那個短髮女氣勢洶洶地朝她這邊沖了過來,顯然是發現她了。

    葉蓁蓁忙說:「師傅,開車!去德馨苑!」

    計程車司機著急攬活,車子很快就發動了。短髮女本來就有點胖,自然追不上她。

    葉蓁蓁趴在車座上,往短髮女的左右看了看,沒發現田文香或者邵佳敏的身影,看來她們都已經成功逃脫了。

    葉蓁蓁這才鬆了一口氣。

    回家的路上,她又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媽媽的手機倒是打通了。不過趙秋月好像正在忙什麼事情。她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對這件事情並不是很看重,覺得他們只是小孩子鬧矛盾,沒怎麼當回事情,讓葉蓁蓁趕快回家就行了。

    葉蓁蓁莫名感覺有點委屈。

    她又打電話去邵佳敏家裡。

    之所以沒打給田文香,是因為田文香家比較遠,就算田文香打車回家,這會兒都還到不了呢,所以葉蓁蓁就打給邵佳敏了。

    可葉蓁蓁等了好一會兒,都沒人接。

    要知道邵佳敏家可是離圖書館很近的,走路幾分鐘就到了。

    如果邵佳敏沒事的話,不應該跑了這麼久都不回家的……

    葉蓁蓁越想越害怕,明明和邵佳敏分開還沒幾分鐘,葉蓁蓁就想打電話報警了。

    好在沒過多久,她突然接到了邵佳敏打來的電話。只不過來電顯示的不是邵佳敏家,而是來自於某個未知號碼。

    「老葉!你在哪?」

    「我在車上,剛才正往你家打電話呢!你怎麼樣了?」

    邵佳敏急切地說:「我沒事,他們那些人裡面有一個是我家的鄰居,她認識我,把我給『保』了。不過老田被他們抓住了,正在那兒哭呢。怎麼辦啊?」

    葉蓁蓁忙問:「老邵,你們現在在哪兒呢?你告訴我,我直接報警!」

    邵佳敏還沒回答呢,電話就被強制掛斷了。

    葉蓁蓁心裡頓時咯噔一聲。

    現在對她來說,回家當然是最安全的選擇,可是田文香的安全就沒法保證了……

    雖說田文香當時沒管她們倆就直接跑了,但遇到危險選擇逃跑,是人的本能選擇,葉蓁蓁也沒什麼可說的。

    不管怎麼說,田文香都是她的小學同學。她不能這麼冷漠,對田文香的處境置之不理。

    「師傅,掉頭,去地下市場旁邊的公安局。」

    司機大叔瞄她一眼,有些陰陽怪氣地說:「你們這些年輕人啊……天天瞎折騰什麼呢?」

    「您別說了,我著急去報案呢!」葉蓁蓁瞄了打表器一眼,估算出車費之後,快速掏出錢包拿出一張二十的來。

    她感覺今天這事兒挺麻煩的。因為圖書館佔座發生爭執這點小破事鬧到警察局去,其實真沒什麼必要。但是一旦對方帶來那麼多社會青年,可能威脅到她朋友的安全,那這件事就沒那麼簡單了。

    進警察局之前,葉蓁蓁試著回撥了一下邵佳敏剛才打來的號碼,果然沒有人接。

    她雙拳緊握,暗暗在心裡給自己打了打氣,想著一會兒要怎麼說服警察叔叔出警。結果進警察局之後等了好一會兒,才有一個值班的中年警察過來問她有什麼事。

    聽她說了事情的經過之後,中年男子面露輕蔑地說:「屁大點事啊,還來報案?我問你,有人員受傷么?」

    「雖然剛才還沒有,但是現在不好說啊!他們那麼多人,欺負一個中學生,叔叔你們不管么?」

    「沒造成傷亡,那就是學生內部矛盾,你們中學生的口角那麼多,我們管得過來么?趕緊回家寫作業吧!」

    葉蓁蓁本來還抱著一線希望,可以通過正常渠道解決問題的,可對方顯然不把她當回事。

    而那個曾經幫過她的媽媽的老同學,現在已經調到市區去工作了,葉蓁蓁一時連個認識的人都找不到。

    她急得簡直想哭。

    從警察局出來,葉蓁蓁又給爸爸打了個電話,這回終於打通了。

    原來爸爸單位有活兒,他們剛才正忙著呢,這會兒也走不開。

    葉蓁蓁沒辦法,只能對爸爸說她的同學有危險,可是報案沒用,人家不給立案。

    葉壯志聽了,有些猶豫地說:「蓁蓁,人家的事……你就別管了吧?要不你給他們家裡大人打個電話?」

    「不是人家的事!這件事我也有責任!」葉蓁蓁感覺很後悔,如果當時她多堅持一下,讓田文香不要坐那個座位就好了。

    其實她倒也不是非要在那裡自習不可,只是當時短髮女的態度實在不好,她才不想順著短髮女的意思讓座的。

    本來以為只是小事一樁,事情麻煩就麻煩在她們沒想到短髮女竟然還是個「混混」……

    「爸爸,求您了,我同學田文香,您也見過的呀!我剛才給她家打過電話了,家裡沒人!爸爸,您就過來一趟吧……」

    葉蓁蓁從來都沒這麼求過人。

    也從來沒覺得,自己是那麼的弱小。

    她想起前幾年在新華書店,被貪財的店員找了假-錢之後,她還毫無畏懼地去據理力爭。

    可是現在,她甚至不敢獨自前去解救自己的朋友。

    因為從體力上來看,她沒有任何勝算。如果就這麼自己傻了吧唧的去了,只會白白讓自己置身於險境。

    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

    有時候這個社會就是這麼現實,你沒有力氣,就是沒有辦法保護自己,只能求助於他人。

    好在爸爸心軟了,終於同意跟領導請假,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

    葉蓁蓁就站在警察局門口焦急地等爸爸。

    她不太清楚邵佳敏她們現在具體的方位,但肯定就在圖書館附近。

    如果範圍大一點,就是在一中和一高附近……

    葉蓁蓁正在努力回憶著哪裡有可以使用ic卡的公用電話亭呢,就聽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葉蓁蓁?你怎麼在這裡?」

    她抬起眼睛一看……竟是許久未曾見過的江宇昂。

    冷不丁看到江宇昂,葉蓁蓁竟一時沒想起來他是誰。不過一年的時間沒見,他好像長高了不少,又變瘦了一些,身材似乎沒當初那麼壯實了,不過看起來還是很健康的樣子。

    葉蓁蓁現在可顧不上和他敘舊了。她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三言兩語,簡單地將邵佳敏和田文香的事情說給他聽。

    她剛一說完,就聽江宇昂毫不猶豫地說:「我去找她們!」

    「我和你一起去!」葉蓁蓁也不想在這裡乾等著。雖說爸爸答應了她會來,可他要和單位領導請假,要開車過來,至少也要十幾分鐘的時間,葉蓁蓁等不起了。

    江宇昂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他沒有說他為什麼猶豫,可葉蓁蓁知道,他是在考慮她的安全。

    至於他為什麼又點了頭……葉蓁蓁也知道。

    因為江宇昂有自信,他會保護好她。

    葉蓁蓁突然感覺鼻子特別酸。

    他們兩個幾乎沒有交談。江宇昂邊跑邊向附近看去,努力尋找田文香他們的身影。

    葉蓁蓁也跟著他跑,一邊跑一邊往道路兩邊看。

    那麼多人聚在一起,應該很顯眼才對。

    可是……葉蓁蓁感覺他們找了半天,都沒有發現什麼。

    「別慌。」江宇昂鎮定地說:「他們應該就在圖書館附近,不會走太遠的。」

    葉蓁蓁點點頭。這個時候有個人在身邊,還是個身強力壯的男生,的確讓她心安不少。

    神奇的是,就在江宇昂安慰完葉蓁蓁沒多久,他們就在一個洗車場附近發現了田文香。

    此時此刻,田文香正被短髮女和另外幾個女生圍著說話。邵佳敏站在一邊,旁邊站著幾個圍觀的男生,還有一個女生,那個女生應該就是「保下」邵佳敏的鄰居姐姐。

    除了邵佳敏和田文香,所有少男少女看起來都很悠閑的樣子,有一種一切盡在他們掌握之中的感覺。

    真不知他們是從哪裡來的自信……

    走近了才發現,短髮女並沒有在打罵田文香。不過,田文香正在哭,而且是嚎啕大哭。

    短髮女有些無奈地看向葉蓁蓁:「喲,你來了。快勸勸你同學,她哭個沒完了,我都想哭了。」

    葉蓁蓁:???

    什麼情況?

    短髮女拿起自己斷了腿的眼鏡,對葉蓁蓁抱怨說:「我追你們追的,眼鏡腿都摔斷了。結果剛抓到她,就拉了她兩下,她就開始哇哇大哭,害得圍觀的洗車阿姨把我們好頓說,好像我們在欺負小孩兒一樣。」

    葉蓁蓁:???

    這短髮女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說話了,這畫風不對啊?

    作者有話要說:小江:小姐姐們早上好,我並沒有領盒飯,見到我開心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