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217 生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217 生病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一十七章生病

    葉蓁蓁好面子,見呂爍蘭故意躲著自己,就忍著好幾天沒聯繫她,看看誰先綳不住聯繫對方。

    結果才不過兩天,葉蓁蓁就忍不住了。她打開q-q,點開和呂爍蘭的聊天對話框,剛想問問她這幾天過的怎麼樣,就發現呂爍蘭發了一條空間狀態,是一張合照。

    小圖看不清楚人臉,但能看得出來,是和一個男生的……

    葉蓁蓁想都不想,立馬就點了進去。

    結果她一看到那張照片,就懵了。

    她感覺自己腦中傳來轟隆一聲,整個世界都崩塌了一樣,令她無法思考。

    過了好一會兒,葉蓁蓁才稍微緩過來一點,給呂爍蘭的這條狀態點了一個贊。

    讓她難受的,不僅僅只是這張合照的內容,還有說說底下的評論。

    呂爍蘭的一個小學同學,在下面評論:「等了這麼久,終於看到你秀恩愛了!男帥女美,簡直不能更配!」

    葉蓁蓁心塞得說不出話來。

    她最好的朋友談戀愛了,沒有告訴她。

    她最好的朋友談戀愛了,沒有告訴她,卻告訴了別人。

    她最好的朋友,和她前世的初戀男友在一起了。

    葉蓁蓁真是怎麼都沒有想到,陸蘭琪口中那個和呂爍蘭在一起的男孩子,竟然是姜旭光。

    姜旭光有多渣,就算別人不知道,起碼呂爍蘭是心知肚明的。畢竟葉蓁蓁和她之間沒什麼秘密,關於姜旭光的許多事情,葉蓁蓁都曾說給她聽,呂爍蘭過去也跟著她一起吐槽姜旭光來著。

    葉蓁蓁實在想不明白,一個擇偶標準明明那麼高的女孩子,怎麼會和姜旭光這種渣男在一起,難道就因為他那張臉么?

    葉蓁蓁忽然覺得嗓子干啞得要命。她輕咳了兩聲,卻沒有半點好轉。喉嚨里就像是堵了什麼東西似的,令她的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

    她把手機丟到一邊,去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

    她現在好難受,也顧不上睡前喝水明天早上臉會不會腫了,咕咚咕咚地喝完了一杯,倒在床上就睡。

    任紅芳驚訝地問她:「你這麼早就要睡了?」

    才剛剛十點二十五,對於葉蓁蓁這個夜貓子來說,的確算是早睡了。

    「我不太舒服。」

    「哦,那你早點休息。」

    「晚安。」

    葉蓁蓁說完這句話后,房間里隨即陷入一片死寂。

    就在她迷迷糊糊就要睡著的時候,葉蓁蓁又聽見了任紅芳嘩啦嘩啦翻書的聲音。

    好煩,但是她不想說什麼,畢竟這是人家的自由。

    要是擱在平時,葉蓁蓁肯定是睡不著的。可是不知道怎麼了,從看到呂爍蘭的那條說說開始,葉蓁蓁就覺得頭重腳輕,整個人都變得虛弱起來,很快就睡著了。

    她接連做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夢。

    前面的葉蓁蓁都記不得了,只記得臨醒前的那一個,是說葉蓁蓁去北極的一個小島上度假,結果小島突然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沉。島上有很多旅客,可他們那個團隊里只有葉蓁蓁不會游泳。

    葉蓁蓁絕望地說:「我死定了!」

    帶隊的隊長聽見她這句話似乎很生氣,劈頭蓋臉地把葉蓁蓁一頓罵。

    葉蓁蓁哭喪著臉說:「我是說我死定了,不是說你們!你們一定能平安活著的!」

    這一回沒有人再理她。

    小島沉沒了,而他們的船不知道去了哪裡。

    就在葉蓁蓁即將淹死的時候,隊長忽然丟給了她一個游泳圈。

    葉蓁蓁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了那個游泳圈,還沒來得及高興呢,就發現那個游泳圈竟然是漏氣的,很快就不頂事了。

    從絕望到重獲希望,再從希望到再次絕望,葉蓁蓁覺得自己的心情經歷了太大的起伏,叫她已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了。

    就在她在冰冷的海水中瞎撲騰,等待著被海水淹沒的時候,隊長竟然又從死人身上扒下來一件救生衣,丟給了葉蓁蓁。

    葉蓁蓁最終活了下來。

    所有倖存者獲救之後,開了一個party慶祝他們重獲新生。

    葉蓁蓁就在這種極度的慶幸和歡喜中醒來了。

    醒來之後,她竟然覺得有些失落。

    原來一切都是假的。

    不過,葉蓁蓁忽然產生另一個大膽的假設——是不是昨天看到的那條空間狀態,也只不過是她的一個噩夢呢?

    葉蓁蓁趕忙掏出手機去看,結果發現,那條狀態仍然存在著,點贊的人還多了好幾個。

    葉蓁蓁又自虐似的把那張照片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

    照片上的男生用側臉對著鏡頭,神情淡淡的,似乎在走神。

    女孩子滿臉笑容地趴在男孩子身上,拍出了這張照片。

    葉蓁蓁從來沒見過呂爍蘭笑得那麼小女人,顯然現在的她很幸福。

    葉蓁蓁有種如鯁在喉的感覺。

    這應該不是她的錯覺。

    葉蓁蓁吸了吸鼻子,發現她的呼吸也不暢通了。

    該死,她感冒了。

    葉蓁蓁將手機丟到一邊,繼續睡起了回籠覺。

    等到室友她們起床去上課的時候,葉蓁蓁就拜託任紅芳幫她請假,任紅芳滿口答應下來。

    難得不用早起,可葉蓁蓁只睡到了七點半,就再也睡不著了。

    她控制不住地想起呂爍蘭這件事。

    她好想衝到呂爍蘭面前去質問她,到底把不把她當成朋友。

    如果把她當成朋友,為什麼還要和姜旭光在一起?

    就算她打定主意要和姜旭光在一起也沒關係,為什麼不能提前給葉蓁蓁透露點風聲,讓她有一點心理準備?

    為什麼要讓她這個「最好的朋友」,做最後一個知道呂爍蘭近況的人?

    葉蓁蓁難受得簡直無法呼吸了。

    她知道自己現在很壓抑,需要發泄出來。趁著寢室里沒有人,葉蓁蓁想哭一場把這件事情忘了就算了,結果她悲催地發現自己竟然哭不出來,只是覺得心裡堵得慌而已。

    她有太多的話想要質問呂爍蘭了,可是突然間又覺得沒有了質問的必要。

    呂爍蘭敢把照片發在空間,肯定是做好了準備讓葉蓁蓁看到的。

    甚至可以說,是故意讓葉蓁蓁看到的。

    所以她應該想象得到,葉蓁蓁會為此受到怎樣的傷害。

    可是她還是這樣做了。

    葉蓁蓁甚至沒出息地想,就算呂爍蘭瞞著她和姜旭光談戀愛,就這樣一直瞞著她也好啊,為什麼要讓她知道呢?

    如果明知道不能瞞一輩子,為什麼還要瞞著她?

    葉蓁蓁忽然覺得自己看不懂呂爍蘭這個人了。

    說她成熟吧,她竟然能做出這樣幼稚的事情來。說她幼稚吧,她的心事可以藏得那麼深,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都可以對葉蓁蓁隻字不提。

    甚至在前兩天葉蓁蓁問她是不是談戀愛了的時候矢口否認。

    葉蓁蓁清晰地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這種被朋友「背叛」的感覺,甚至比失戀時還要慘痛。

    她一想到她們兩個這麼多年的感情竟然那麼脆弱,還比不上一個渣男的時候,葉蓁蓁就怨恨至極,不知道該怪誰。

    她本來就生了病,加上心情不好,病情就愈發嚴重了。

    可葉蓁蓁知道,高中的課程每一天都很緊張,她不能缺太多的課。就算她現在再難受,也要儘快好起來,恢復過去的學習狀態。

    她已經失去了一個重要的朋友,不能再失去別的什麼了。

    所以她艱難地爬了起來,打了熱水,沖了感冒沖劑喝了下去,然後坐在床上量體溫。

    還好只有36.4,沒有發燒。

    中午,任紅芳他們回來午休,誰都沒提給葉蓁蓁帶午飯的事兒,估計是忙忘了。

    葉蓁蓁也不是很餓,乾脆就一直窩在床上不起來。等到任紅芳她們都去上下午的課了,才穿衣服去食堂買飯。

    等餐的時候,葉蓁蓁掏出手機,給阮林江發信息,發著發著就想哭。

    她自己獨處的時候不會覺得這麼委屈的,只是一想到有一個人總是會無條件的寵著她,她就好像瞬間變成了小女孩似的,矯情的要命。

    葉蓁蓁想了想,最後只說了自己身體不舒服,晚上不能和他一起出去散步的事情,就沒說別的。

    很多痛苦……還是要靠她自己去消解才對的吧。

    就算小阮哥哥是她的男朋友,她也不能總是把他當成垃圾桶,發泄自己的負面情緒呀。

    想通了這一點之後,下午葉蓁蓁就好好吃飯、好好吃藥、好好喝熱水、好好睡覺。

    等她午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有好幾個未接來電,都是阮林江的。她心頭一暖,想給他回電話,又怕他不方便,就還是給他發信息,問他有什麼事。

    誰知道阮林江的電話很快就打了過來。

    「喂?」

    除了買飯的時候幾乎一天沒說話的葉蓁蓁,一開口才發現自己的嗓子已經完全啞了。

    電話對面,傳來小阮略顯焦急的聲音:「蓁蓁,你在宿舍么?」

    「嗯……」

    「吃藥了沒有?」

    「嗯,喝了感冒沖劑。」

    「還難不難受?」他問完這句話,還不等葉蓁蓁回答,就自顧說道:「肯定是難受的。蓁蓁,我在你宿舍樓下,可是女生宿舍我進不去……」

    葉蓁蓁本來還覺得自己現在苦大仇深、水深火熱的,結果一聽到小阮這句話,她就忍不住笑了。笑聲很啞,可卻是她今天第一次露出笑容。

    「小阮哥哥,我沒事,你回去上課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他鄭重其事地說:「你病了,我沒辦法安心上課。」

    葉蓁蓁有些無奈,小阮現在哪裡是把她當女朋友、當妹妹寵啊,簡直就是當女兒一樣養了。

    她親爸爸對她都沒說這麼關心呢!

    不過,聽著電話那頭溫柔而不失磁性的聲音,葉蓁蓁發現自己真的很難拒絕他。

    「那你等我一下,我出來。我們回公寓去吧。」

    作者有話要說:嗯,說好的閨蜜不撕逼,蓁蓁和爍蘭也不會撕起來的,只是會疏遠。

    如果有人執意認為這是負能量,我也認了,這就是我要寫的世界。

    總之蓁蓁在友情方面不會一直處於低谷的啦。有沉才有浮,蓁蓁還很年輕,未來的路還很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