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215 友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215 友誼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一十五章友誼

    葉蓁蓁前兩天就知道,如果周日阮林江不告訴她結果,還可以說是因為面試還沒有結束的話,那麼周一、周二了他還不告訴她,顯然是不想告訴她了。

    葉蓁蓁在心裡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或許是因為已經做好了心理建設,又有編導社「保底」的緣故,葉蓁蓁去學校的告示牌前看結果的時候,心裡還真是挺平靜的。

    結果出乎意料的是,她的名字竟然出現在了音樂社的新生名單上。

    葉蓁蓁對著告示牌發起了呆。

    「葉蓁蓁?」

    「啊?」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葉蓁蓁就下意識地看了過去,結果她忽然發現這不是音樂社那個……在面試時對她發難的學長么?

    「那天的事,不好意思了。」荀書輕咳一聲,有些彆扭地說:「你知道的,音樂社名額有限,我不想讓濫竽充數的人進來。」

    「……」葉蓁蓁摸了摸鼻子,有點不知所措地說:「那學長的意思是,我不是爛芋咯?」

    「你都被選進來了,當然不是了。」

    「謝謝學長。」

    「光謝我有什麼用?你以後可得好好表現,別給我丟臉。」

    「?」她應該是別給小阮哥哥丟臉才對吧?

    荀書淡淡地說:「我們每個評選人,都有保一個人進來的權力。」

    葉蓁蓁:???

    「學長,難道你……」

    「嗯。」荀書轉過身,沉聲說:「不用太感謝我,我可能也是一時糊塗。」

    葉蓁蓁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剛剛下過一場小雨,空氣中瀰漫著潮濕的氣息。

    葉蓁蓁站在告示牌前,好像忽然明白了小阮哥哥為什麼沒有告訴她自己被錄取的事情。

    他是希望由曾經輕視過她的荀書,親自來告訴她這個消息吧。

    因為他們這些評審有保人的權力,阮林江又不希望她以為自己是走後門進去的……所以才忍住了沒有說。

    小阮哥哥,真是對她太好了。

    葉蓁蓁忽然就下定了決心,想從寢室里搬出來住了。

    她需要練琴,需要不斷提高自己。她不可以讓荀書後悔招自己進去,也不能給小阮哥哥丟臉,浪費他的良苦用心。

    最重要的是,她想要有更多的時間和他相處,而不是讓他一味地遷就自己。

    活了這麼多年……除了親人,葉蓁蓁還真的從沒有感覺過有哪個人這樣喜歡她,對她這樣用心。

    如果她辜負了他,她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

    管他什麼室友關係,什麼住宿費呢!

    她應該學著大氣一點,不要在乎那些細節才對嘛。

    下定決心之後的葉蓁蓁,感覺心情非常輕鬆愉悅。

    晚上她把自己的決定說給阮林江聽之後,阮林江非常開心,立即表示他周末就去找房子。

    難得看到阮林江笑得露齒的樣子,葉蓁蓁都忍不住跟著他一起笑。

    九點下了晚自習之後,葉蓁蓁和室友們一起回到宿舍。洗漱完了之後,她照常打開手機,發現有幾條未讀信息。

    一條是陸蘭琪發來的,說她明天要來長青考試,約葉蓁蓁一起吃午飯。

    葉蓁蓁當然說沒問題。

    一條是呂爍蘭發的。嚴格說起來,是葉蓁蓁中午時先給呂爍蘭發,呂爍蘭後來回的。

    不知道是不是葉蓁蓁想多了,她覺得最近呂爍蘭和她聯繫的頻率明顯降低了。以前兩人幾乎是無話不談的,最近聊天的次數卻是寥寥無幾。

    她想著可能是軍訓和剛開學的緣故,大家都太忙太累了,也就沒多想。既然呂爍蘭沒主動找她,她主動找呂爍蘭就是了。

    葉蓁蓁中午問她在藝高怎麼樣,上課累不累什麼的。

    晚上呂爍蘭回復,說她要累死了,晚上六點半才下課。

    葉蓁蓁發了一個苦逼的顏文字過去,說她九點才下晚自習。

    呂爍蘭回了個「辛苦辛苦」,就沒有再說別的了。

    不知道是不是葉蓁蓁太敏感了,她覺得呂爍蘭的語氣好像怪怪的,還有點客氣是怎麼回事?

    葉蓁蓁不想這麼早就結束談話,所以又感慨了一句人生不易啊什麼的,又問呂爍蘭有沒有如願在藝高認識帥哥。

    結果提到帥哥兩個字之後,呂爍蘭就跟炸毛了似的,突然開始狂吐槽她的新同學們有多醜,說她受到了天大的打擊。

    葉蓁蓁又安慰了她一番,等呂爍蘭平靜下來之後,兩人才互道晚安。

    中午要和朋友吃飯的事情,葉蓁蓁早上就和室友們說過了,她們都表示理解,也沒怎麼在意。

    事實上現在正式開學才三天,她們就已經經常不在一起吃午飯了。主要是因為任紅芳。任紅芳負擔不起食堂二樓的消費,所以一般都是以「忙」、「沒時間等飯」這種理由,一個人去一樓買便宜的飯菜。

    多數情況下就是葉蓁蓁她們三個去二樓吃,任紅芳自己去一樓吃。有時候她們四個還會在食堂門口偶遇,還真是有一點小尷尬。

    不過葉蓁蓁覺得這樣也好,小集體漸漸解散,不一定是一個壞事。

    她打算出來住的事情,葉蓁蓁決定周五有空或者下周再和她們說。反正不用太著急,阮林江找房子也沒這麼快呢。

    陸蘭琪是一早就來考試的,中午和葉蓁蓁吃飯的時候,她已經全都考完了。

    葉蓁蓁看她精神狀態還不錯的樣子,就放心大膽地問她考得怎麼樣。

    陸蘭琪瞥了眼一旁的萬坤,神色明亮地說:「這傢伙看著不正經,學習這方面還真有一套!他給我壓的題,好多都考了,我覺得應該沒什麼問題。」

    陸蘭琪向來是比較謙虛的,她都這麼說了,葉蓁蓁就覺得她肯定能如願轉到長青了,便笑著說恭喜。

    萬坤在旁邊笑得一臉得意。

    吃完飯送陸蘭琪回去的時候,萬坤去校門口叫車,葉蓁蓁則是單獨和陸蘭琪站在一起。

    不知道怎麼回事,陸蘭琪突然收起笑容,有點吞吞吐吐地說:「蓁蓁,我有件事一直猶豫著要不要跟你說。」

    「什麼事?你別嚇我啊!」看到陸蘭琪這個樣子,葉蓁蓁忽然心底一沉,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上周末你沒回來不是么……周日我和萬坤去海邊玩的時候,遇到呂爍蘭了。」

    「嗯,怎麼了?」

    「她……她是和一個男生一起去的。」

    葉蓁蓁一怔,很是意外地說:「男生?約會么?她沒告訴我啊。」

    「我想,她應該是不敢告訴你,因為那個男生,你認識……」

    「我靠,」葉蓁蓁忍不住爆了粗口,「你別告訴我是阮林江,這麼狗血的戲碼我承受不來!」

    「不是,怎麼會是阮太子呢,你想多了。」陸蘭琪笑了一下,看到萬坤在路邊沖她招手,就說:「我先走了,回頭再聯繫。」

    「喂,你別走啊,話說一半是想弔死我胃口么!」

    陸蘭琪晃了晃手機,說:「電話聯繫,我只請了半天假,下午還要上課呢,回頭再說啊!」

    她都這麼說了,葉蓁蓁沒有辦法,只能和她說拜拜。

    送走陸蘭琪后,葉蓁蓁連午睡的心思都沒有了。她直接去了自己公寓樓下的小區,給陸蘭琪打電話。

    接到電話后,陸蘭琪很是無奈地說:「蓁蓁啊,你真是個急性子,我才剛走你這電話就來了。」

    「我能不急么!我心裡慌啊!」

    她早就感覺呂爍蘭有點不對勁了,只是最近事情太多了,沒有顧得上多想而已。

    「蓁蓁,我覺得這件事情,由我來告訴你恐怕不太合適。畢竟……你懂的,雖說我和呂爍蘭的關係也不錯,但我和她是因為你才成為朋友的,說起來還是你們的關係比較近。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我只能給你提個醒。究竟要不要告訴你,應該由呂爍蘭來決定,我插-進來不好。」

    葉蓁蓁承認,從理智上來說,陸蘭琪說得有道理。

    事實的確如此,陸蘭琪和呂爍蘭原本是不認識的,在一起玩基本就是沖著葉蓁蓁的面子。嚴格說起來,齊子初和陸蘭琪的關係都比呂爍蘭和陸蘭琪近。

    「那好吧……只要不是小阮哥哥,別的都好說。我就等她告訴我吧。」

    電話那頭的陸蘭琪見她放過自己,不由長長地鬆了口氣。

    因為有了這個小插曲,葉蓁蓁下午上課的時候不免有幾分心神不寧。

    尤其是她最為擅長的英語課上,葉蓁蓁因為有恃無恐,好幾次都走了神。

    不過每次她一走神,喬希元就會用胳膊肘捅她。

    葉蓁蓁剛開始還挺感激,後來就忍不住有點惱了,用眼睛瞪他。

    喬希元不甘示弱地瞪回來。

    下課之後,葉蓁蓁還沒說話呢,喬希元就先開始罵她:「想什麼呢你葉蓁蓁,班主任的課你也敢走神!」

    「我……我錯了還不行么!但是你能不能輕點捅我!你動作幅度那麼大,我感覺鳳芝都在看我們!」

    喬希元似乎沒想到她竟然會認錯,很是詫異地看了她一眼,「反正你下節課好好表現。」

    葉蓁蓁應了一聲,很想問問他管自己幹嘛,不過想到喬希元是好心,就沒有說這麼沒有心肝的話。

    結果喬希元像是讀懂了她的眼神似的,解釋道:「你要是不是我同桌,我才懶得管你呢!你走神的話是會影響我的學習狀態的,知不知道?」

    「噢,知道了……」葉蓁蓁弱弱地說:「對了,你物理練習冊能不能借我看一下,我有道題不太確定……」

    「物理練習冊?那上面哪有什麼難題啊。」喬希元很不屑地說著,還是把練習冊甩給了葉蓁蓁,「給!」

    「謝謝喬老闆。」葉蓁蓁感恩戴德地說。

    作者有話要說:突然好萌毒舌又傲嬌的學霸,我不管我不管,喬老闆已經被我承包了←_←

    默默儘可能多更,大家也多多留言好嘛,最近兩天留言都翻不過一頁,太悲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