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80 聯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80 聯彈字體大小: A+
     

    ?

    第一百八十章聯彈

    2008年的最後一天,照常是全區各大中小學開聯歡會的日子。

    進入初三以後,許多無心中考的同學經常請假。老唐懶得管這些「自暴自棄」的同學,平時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能保持基本的出勤率,就隨他們去。

    可是今天,七班的人來得特別齊。葉蓁蓁發現有好幾個眼生的同學都到場了。她有點輕微臉盲,記不住人家的名字,還以為是外班來的。還好班長那雲菲比較外向,聽他們在旁邊打招呼的時候,葉蓁蓁就想起來他們是誰了。

    聯歡會上,葉蓁蓁和去年一樣,表演了一支舞蹈。不過今年她不是獨舞,而是和呂爍蘭一起跳的。

    她們倆一起在網上找了個韓國女團的視頻,簡化了一些過於性感的動作后,照著舞蹈教學視頻學了下來,再表演給大家看。雖說已經是簡化般的了,可她們的舞蹈還是在七班引起了一陣小小的轟動。

    不過和唐瀟瀟的街舞比起來……葉蓁蓁和呂爍蘭跳得簡直都是小兒科了。

    唐瀟瀟跳舞的時候,眼波蕩漾,性感撩人,火辣至極。班主任老唐看得火冒三丈,男同學們卻是差點心臟麻痹,一個個都暗自羨慕姜旭光的好艷福。

    當然了,還是有人更喜歡葉蓁蓁這種類型的,覺得唐瀟瀟跳得舞蹈太過「不堪入目」。各花入各眼,也沒什麼不對。

    老唐顯然就比較喜歡葉蓁蓁她們倆的舞蹈,還讓班長過來問她們要不要再去兄弟班表演一場。葉蓁蓁一想到去年自己在初一年級組的「巡演」,就趕忙擺手拒絕。

    她拒絕完了才想起來,這回不是她一個人,還有呂爍蘭呢,就問呂爍蘭的意思。

    呂爍蘭也委婉地拒絕了。

    葉蓁蓁問她為什麼不想去。

    呂爍蘭笑著說:「和你一樣的理由啊。」

    「什麼理由?」

    「還有半年,我就可以奔向藝高,尋找我的大提琴王子了!就咱們學校的這些臭小子,我根本看不上!」

    「……」

    「就像你有了你的小阮哥哥一樣,眼光也會隨之提高的。為了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我現在就要守身如玉,不和那些錯的人糾纏!」

    葉蓁蓁聽著,感覺哪裡不對的樣子,但還是輕輕地為好友鼓了鼓掌。

    聯歡會結束后,葉蓁蓁照舊和她的幾個好閨蜜聚餐。

    吃飯期間,她的手機就一直響個不停。各種各樣的簡訊、q-q信息都在這個時候冒了出來。那些暗戀者們就像約好了似的,選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表白,好像今天表白的結果,會和平時有什麼不一樣似的。

    然並卵,葉蓁蓁只查看了其中幾條,因為呂爍蘭他們紛紛指責她不專心,葉蓁蓁就不再看了。

    但是人家的示好啊、表白啊什麼的,直接晾在那裡不太合適吧?

    葉蓁蓁好想使用群發功能,回一句「謝謝你(們)」啊。但想一想,這麼做雖然省事,但是好像不大妥當的樣子,還是算了吧。

    下午,葉蓁蓁回家洗了個澡,把校服丟進洗衣機后,先睡了一覺,然後再起來打扮。

    陸蘭琪的電話已經打來了。兩人商量好,四點半從家出發,到了市區先去吃晚飯。

    因為她們晚上要住在陸蘭琪在市區的家,所以兩個人是坐陸家的車去的。

    和坐直達汽車相比,當然是私家車要舒服一些。不過相對應的,說起話來就不那麼自由。

    兩人都默契地不怎麼提阮林江或者萬坤。到了陸家,陸蘭琪就給司機叔叔放了假,然後給萬坤發信息,讓他們報出餐廳的地點,她們好打車過去。

    萬坤說,今晚他們去小阮打工的地方吃。地方離這裡倒是不遠。

    他要過來接她們,被陸蘭琪乾脆地拒絕了。

    接來接去的,她嫌麻煩,耽誤時間。

    路上,陸蘭琪和葉蓁蓁嘀咕說:「阮林江還打工呢?真想象不出太子爺給人端茶倒水的樣子。」

    「太子爺?」

    「嗯,我爸偷偷給他起的外號。你看他平時那做派,像不像古裝劇里的太子爺?」

    「噗……」葉蓁蓁好笑地說:「我估計萬坤說的打工,應該是指彈鋼琴吧。我記得小阮哥哥說過,為了鍛煉自己的表演水平,他課餘時間會去各種場合演奏。」

    「哦……原來如此。難怪是在西餐廳!」

    到了地方,葉蓁蓁跟著熟門熟路的陸蘭琪,一起向餐廳裡面走去。

    餐廳很大,正中央是一個吧台,周圍散落著各種兩人桌或者四人桌。

    典型的幽會場所。

    葉蓁蓁大致掃了一眼就發現,幾乎沒有拖家帶口帶小孩兒出來吃飯的家長。在座的基本都是成雙成對的年輕人。

    所有座位里,只有靠牆一圈的卡座設有軟沙發。陸蘭琪想都不想,就帶著葉蓁蓁往那邊走過去,果然找到了正捏著高腳杯的萬坤。

    「喲,不學好,還喝起酒來了。」陸蘭琪笑話他說。

    「雞尾酒,度數不高,你們要來一杯么?」

    葉蓁蓁和陸蘭琪對視一眼,兩人都說要。

    萬坤就按鈴叫來服務生,悄聲低語了幾句。

    葉蓁蓁沒聽清他說了什麼。從落座起,她的目光便落在卡座對面的角落裡。

    那裡架著一座鋼琴。

    萬坤像是看透她的心事般,笑著對她說:「蓁蓁,聽說你們彈琴的人,看見鋼琴手都會癢啊?不如去彈奏一曲,過過癮啊。」

    「不好吧,人家的琴,不好隨便動的。」

    「沒關係。」萬坤湊過來,低聲對她說:「這餐廳是我家的。」

    「啊?」

    葉蓁蓁一怔。

    我的哥,這個b裝得厲害了。

    既然是萬家的餐廳,葉蓁蓁也就不客氣了,站起身朝著鋼琴走了過去。

    陸蘭琪要跟上,被萬坤叫住,留在了卡座里。

    「小阮一會兒就回來了。」

    陸蘭琪「哦」了聲,問他:「阮太子人呢?」

    萬坤看了眼手錶,說:「快到了。他下午有個在孤兒院的義演。」

    「呵,還挺忙,竟然叫蓁蓁等他。」

    萬坤好笑地看她一眼,說:「你這語氣,像是不想讓女兒出嫁的父親。」

    「我是覺得,追女孩子要誠心!」

    萬坤將臉湊近,直勾勾地望著她:「那你覺得,我夠不夠誠心?」

    「你這是不要臉!」

    陸蘭琪將剛剛搭在腿上的餐巾隨手摔了過去。

    萬坤卻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角落裡,葉蓁蓁摸到鋼琴后,先試了幾個音,然後便將自己記得最熟的幾個曲子依次彈奏出來。

    剛開始她很緊張,畢竟她還從沒有在這麼多人面前彈過琴。

    不過後來她發現,大家要麼都在專註於點餐,要麼就是在和戀人交談,根本顧不上她這裡。只有少數幾個人,會在一曲終了後為她鼓掌。

    葉蓁蓁漸漸放鬆下來,找到了一點點自信。嗯,反正在座的大多是外行嘛,她就是彈錯幾個音也沒有關係。

    不過,在她開始彈第三首曲子的時候,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忽然坐在了她對面的空椅子上,專門看她彈琴。

    葉蓁蓁手一抖,就彈錯了一個音。

    她不知道對方聽不聽得出來,心虛地看了他一眼。那人對他一笑,露出潔白的兩排牙齒。

    葉蓁蓁眼前突然一黑。

    不是被人打了那種眼前一黑。是有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擋在了她和她「唯一」的聽眾之間。

    葉蓁蓁抬眸看向他,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

    小阮對她笑了一下,摸摸她的發頂,「蓁蓁,彈琴要專心。」

    「喔,好……」

    她轉過頭去,雙目緊盯著黑白琴鍵,心神卻飄到很遠的地方去。

    一曲終了,葉蓁蓁悲催地發現她「唯一的聽眾」不見了。只剩下小阮,他撫著琴鍵問她,想不想試一試四手聯彈。

    「好啊!」

    她爽快地答應。

    「我們彈什麼?舒伯特940可以嘛?」這是葉蓁蓁最近才練完的曲子,她還算比較有自信。

    「好。」

    「不過……你彈高聲部吧?」低聲部比較簡單,嘿嘿嘿。

    「可以。」

    見他答應,葉蓁蓁就挪動身子,給小阮讓出一點位置。琴椅不大不小,剛好夠兩個人挨著坐下。

    這個時候,葉蓁蓁忽然發現,餐廳里好像安靜了許多?

    而且……大家的視線,好像都集中在他們這邊是怎麼回事?

    「別緊張,你彈得很好。」小阮在旁給她加油打氣,「我相信你。」

    「嗯!」葉蓁蓁笑了笑,把雙手放在琴鍵上,第一個音開始的位置。

    這是她的習慣。

    兩人都準備好后,對視一眼,開始了彈奏。

    四手聯彈最考驗的,其實不是兩個演奏者對曲譜的熟練程度,而是兩人的默契。畢竟彈琴這種東西,外行聽旋律,內行聽的是一種感覺,一種對音樂的理解。

    比如曲譜上的中強音符號,有人彈得比較強,然後弱音相對也比較強。有人彈得比較弱,那麼弱音相對來說就更弱。同理,對快慢符號的理解也是一樣。雖說曲譜都是一樣的,但有人就是會彈得比較快,有人就是會彈得比較慢,這都說不上對錯,只能說是對曲子的理解不同罷了。

    正因為如此,鋼琴演奏家的存在才有了意義。雖然面對的都是同樣的曲譜,但每個人所呈現出的狀態、演繹出來的作品都是截然不同的。

    四手聯彈的麻煩之處也在這裡。如果兩個人對音樂的理解不同,那麼彈出來的曲子,聽起來就會極其不和諧。

    一般來說,演奏者都要經過數次排練,才會當眾四手聯彈。這也是為什麼,葉蓁蓁格外緊張的原因。

    「別緊張。」開頭的旋律比較緩慢輕柔,阮林江還有心思和她說話:「你就按照平時的彈法來,我會配合你。」

    葉蓁蓁應了一聲,盡量讓自己忘記旁邊還有一個人,專心彈好自己的那部分。

    可是彈著彈著,她忽然有種非常奇妙的感覺。

    明明是經由不同的手彈出來的聲音,卻神奇地融為一體。一高一低,卻又極為和諧。

    究竟奇妙的是音樂,還是坐在她身邊,和她共奏的這個人呢?

    無論答案是什麼,她陷在這場由她親手參與制造的夢幻場景中,久久不願醒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