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69.約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69.約會字體大小: A+
     

    12小時后顯示正文,或訂閱全文立即查看正文。

    第二十一章

    「哎呀你們可算來了!快進屋吧!餃子這就出鍋了。」

    姥爺看見二閨女和外孫女站在院子里,趕忙催促道。

    葉蓁蓁說了聲「姥爺好」,然後進了屋,發現她大姨和姥姥都坐在炕上看電視。

    幾乎是在看到姥姥的那一瞬間,葉蓁蓁就忍不住紅了眼眶。

    葉蓁蓁承認她心術不正。

    明明在她重生前,奶奶都已經去世了,再次見到奶奶時她也沒有這麼激動。

    可是當她看到癱瘓在床四年、一直不能說話的姥姥好端端地坐在炕上時,葉蓁蓁真的控制不住地哭了。

    「姥姥……」她脫掉涼鞋上了炕,一頭扎進姥姥懷裡。

    毛老太太茫然地看了看在自己懷中哭泣的外孫女,瞪了剛進門的女兒一眼,「秋月,是不是你又氣蓁蓁了?」

    趙秋月好笑又好氣地說:「媽,瞧您說的這是什麼話。我是長輩,她是小輩,要氣也是蓁蓁她氣我好吧?」

    「我不管!誰都不許欺負我的寶貝蓁蓁!」毛老太太輕柔地拍了拍葉蓁蓁的背,替她順氣,「蓁蓁,告訴姥姥,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你媽又……」

    葉蓁蓁搖搖頭,紅著眼睛看向姥姥,「不是,媽媽對我很好……是我太想姥姥了。」

    「你呀!」毛老太太聽了,又是無奈又是感動地說:「又不是多長時間沒見著了,用得著哭鼻子么!下次想姥姥了,就給姥姥打電話。啊不,你這不是放著暑假呢么?乾脆就住在姥姥家得了!」

    雖然葉蓁蓁很想姥姥,但她現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太習慣再和姥姥姥爺睡在一張大炕上。隔壁屋倒是有一張床,可是那屋自從舅舅結婚後就沒住過人,還得特意打掃才能睡人,太麻煩了。

    葉蓁蓁婉拒道:「不了姥姥,不麻煩您了。我有空就坐車來看您,好不好?」

    小孩子都是這樣,誰帶大的就跟誰親。缺失的親情,要是等到孩子十六七歲了、懂事兒了再彌補,那就太晚了。

    毛老太太當然不會拒絕,「好啊!姥姥天天沒事就是買買菜,看看電視,可無聊了。你要是來了,姥姥就有事兒做了。」

    葉蓁蓁嘿嘿一笑,挽著姥姥的手臂就捨不得撒手了。這個時候的姥姥還沒有生病,白白胖胖的身子靠起來十分舒服。

    趙秋月卻是看不下去了,沖著葉蓁蓁說:「蓁蓁,你看看你像什麼樣子?先是莫名其妙哭了一通,又是纏著你姥姥不放。這大熱天的,你不熱,你姥姥還熱呢!」

    葉蓁蓁被媽媽教訓得紅了臉,有些不好意思地放開了姥姥,小聲說:「屋裡這不開著電風扇呢嘛……您哪兒來的這麼大的火呀。」

    趙秋月無奈地說:「小祖宗誒,我哪敢對你有火啊,回頭你姥姥又該說我『氣你』了!」

    葉蓁蓁的大姨趙春月在一旁好笑地看著她們說:「你們娘兒倆還真是『雞犬不寧』,天天掐個沒完。」

    葉蓁蓁嘿嘿一笑,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見她姥爺趙燕德端著一大盤熱氣騰騰的餃子進屋了。

    「趕緊把桌上的東西收拾收拾!」姥爺喊道。

    葉蓁蓁還沒來得及動手,就見她大姨麻利地把炕桌上的果盤和瓜子盤拿到了一旁。

    「快去洗手吃飯了!」

    葉蓁蓁洗完手回來,發現桌子上不僅有剛出鍋的餃子,她媽媽來之前買的兩個冷盤也擺在盤子里上了桌。

    姥爺拿出一小碗蒜醬來,往他們碗里一人挖了好多。葉蓁蓁趁她媽媽沒回來,往媽媽的碟子里撥了一半。

    分完蒜泥,姥爺又拿出一瓶醋,「誰要醋?蓁蓁?」

    「我要我要,一點點就夠了。」

    趙春月笑著看著外甥女說:「咱們家就老葉和蓁蓁愛吃醋,別人都愛沾香油。」

    提起葉蓁蓁的爸爸「老葉」,姥爺問:「壯志呢?怎麼沒跟你們一起回來?」

    趙秋月說:「爸,今天星期一呢,壯志要上班的。」

    姥爺不大高興地說:「上班又怎麼了,他不是騎摩托么?一會兒不就到了。」

    趙秋月無奈地看著父親,雖說當初她和葉壯志在一起也算是趙燕德撮合的,可這對翁婿倆一直不大對付。

    「算了,一會兒你回去的時候給壯志還有你公公婆婆都捎一袋餃子回去吧!」

    趙秋月忙拒絕道:「太多了,吃不完的。就帶一小袋回去,今晚或者明天早上煎著吃就夠了。」

    她沒好意思說,第二頓的餃子就不好吃了,而且葉蓁蓁她爸胃口不好,向來不能吃韭菜。

    葉蓁蓁見氣氛不對,插話道:「姥爺,這餃子是什麼餡兒的呀?」

    姥爺一聽外孫女問話,立馬換上一副笑臉:「三鮮的,韭菜、豬肉、蝦仁,好吃不?」

    「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

    姥爺站在炕邊,扒拉了一下盤中的餃子,「快趁熱吃吧!」

    葉蓁蓁夾了一個放在嘴裡,她一個不怎麼愛吃餃子的人,都覺得鮮美非常。

    果然啊,餃子還是自己家裡包的好吃。

    她出國之後偶爾懶得做飯,就會吃速凍餃子。親手包餃子只包過一次,後來嫌麻煩就再沒包過。

    「姥爺,你也吃啊!」

    儘管知道姥爺每次都是等大家吃完了才吃,葉蓁蓁還是忍不住說。

    姥爺點點頭,笑呵呵地說:「你們吃,你們吃!剛才一出鍋我就吃了好幾個,現在都不餓了!」

    她姥爺就是這樣一個閑不住的勤快人。

    雖說他總念叨著自己重男輕女,但在老趙家裡,坐在桌子上吃飯的卻是四個女人。

    說說也挺諷刺的。

    葉蓁蓁不知道為什麼,被打上「重男輕女」標籤的姥爺,從來都沒有讓她覺得不舒服過。

    或許是因為她能感覺到……姥爺是真真切切地愛著她們的吧。

    所謂的重男輕女,更像是一個玩笑話了。

    葉蓁蓁人小,又在減肥,吃了十個左右就不動筷子了。

    她姥爺在一旁催促道:「快吃,快吃呀!」

    葉蓁蓁無奈地拿起快起,又夾了一個放到嘴裡,慢慢地嚼著。

    老趙頭見了又換了一個攻擊對象,對著大女兒趙春月說:「春兒,你多吃點,看看你都瘦成什麼樣了!」

    最近趙春月正在跟丈夫鬧離婚,心力憔悴,根本一點胃口都沒有。

    不過她能吃下這餃子,葉蓁蓁就覺得很神奇了。

    因為自從她姥姥生病後,大姨就信佛了。她都已經有好多年沒看到大姨碰葷腥了。

    「爸,我吃不下了,再吃就傷食了。」趙春月放下筷子說:「一會兒我給逸飛帶一點回去吧。」

    李逸飛是趙春月的獨生子,葉蓁蓁的表哥,比她大兩歲。

    姥爺不大樂意地說:「他不是在放暑假么,怎麼不跟你一起過來?」

    雖然李逸飛和葉蓁蓁都是在姥爺家長大的,但比起乖巧可人的外孫女,老趙頭一向不喜歡那個調皮搗蛋的外孫子。

    「他去同學家玩兒了。」

    老趙頭皺眉道:「這孩子,從小就管不住……」

    「爸,您就別說逸飛了!我和他爸什麼樣您也不是不知道,孩子也不容易……」

    提起大女婿,趙燕德更是來氣:「我當初就不同意你和李鴻那個混賬玩意兒在一起,結果你倒好,偷偷摸摸地偷了戶口本和他結婚!現在好了吧?他欠了一屁股債,又在外面找女人,還敢對你動手,我真是想想就生氣!」

    「爸,當著蓁蓁的面兒呢,您就別說這樣的話了!」趙春月看了外甥女一眼,窘迫地說。

    趙燕德無奈地嘆了口氣,到院子里蹲著抽煙去了。

    老趙頭走後,屋裡的氣氛一時有幾分沉默,只能聽到電視機里傳來午間新聞的聲音。

    葉蓁蓁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開口說:「大姨,您別愁了。誰沒有看走眼的時候啊?」

    葉蓁蓁從小早慧,說話像個「小大人」一樣,親戚們都已經習慣了。

    可是聽到外甥女這麼說,趙春月還是忍不住一笑:「你一個小毛孩兒,懂什麼呀?說的好像你也談過戀愛似的。」

    我就是談過呀。

    葉蓁蓁在心裡想。

    「好了,不說這個了。媽,秋月,蓁蓁,你們吃好沒?吃好了我就收了。」

    趙春月是家裡的大女兒,比葉蓁蓁的媽媽大兩歲多,從小就是家裡的幹活擔當。

    趙秋月摸摸圓滾滾的肚子,笑道:「早就吃飽了,爸還一直看著我們吃,真是拿他沒辦法。」

    收拾好碗筷,趙春月回到屋裡,坐到炕上和娘兒幾個一起嗑瓜子聊天。

    趙秋月問姐姐:「姐,你那店裡有沒有適合小孩兒用的防晒霜啊?蓁蓁想買一瓶用用。」

    「有啊。」趙春月不假思索地說:「那一會兒你們跟我去店裡一趟吧,就當消食了。」

    和姥姥約定好了過幾天再來看她之後,葉蓁蓁就和大姨還有媽媽一起出了門。

    「吃飽了就走啊??」姥爺沒好氣地看著她們娘兒幾個,但還是站起來去廚房給她們裝帶走的餃子。

    「爸,別裝太多了!」

    姐妹兩個都這樣說。

    老趙頭才不聽,硬是一人塞了一大袋子,才肯放她們走。

    她現在這個長相,再加上這麼打扮,簡直就是土的掉渣了。

    葉蓁蓁好想哭啊。

    她突然就不想換衣服了。

    這麼一對比,她身上淡粉色的小熊睡衣雖然有一點點洗褪色了,但起碼能看啊!

    可葉蓁蓁總不能穿著睡衣出門吧。

    她硬著頭皮扒拉起自己的衣櫃,勉勉強強地在裡面選出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還有一條七分牛仔褲換上。

    她也知道七分褲土啊!只是在她小時候還不流行穿超短褲,她身材又不好,穿短褲也是暴露身材。

    至於衣櫃里的白色五分褲……她是碰都不敢碰的!又顯胖又顯黑又顯矮,簡直沒眼看好么!

    葉蓁蓁換完衣服,打算去找媽媽談談,商量一下更新衣櫃的事情。

    可是還沒出房門,葉蓁蓁就停下了腳步。

    她記得家裡的條件是從07年父母搞副業開始逐漸變好的。現在她爸媽都還只是拿死工資,還要裝修房子、還借款,根本就沒有什麼余錢給她買衣服。

    她和媽媽一起買買買,那都是她上初中以後的事情。在家裡經濟條件這麼緊張的時候,葉蓁蓁要是跟媽媽提出要把舊衣服都扔了買新的,大人們肯定都要說她不懂事了。

    可是葉蓁蓁回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櫃,又覺得實在是不能忍。

    反正她現在也睡不著,葉蓁蓁決定把她的衣櫃整理一下,把還能穿的和還能改造的分成一堆,再把剩下堅決不能再穿的打包,讓葉媽媽拿去送人或者捐掉。

    葉蓁蓁埋頭大幹了將近一個小時,對著她的小紅花鏡比了又比,最後把衣櫃里的衣服打包了一半,用一個粉紅色的包袱布包好。

    雖說她的衣服看起來質感都不怎麼樣,但老實說和同齡的小孩子比數量還不少。

    不過這裡面不全都是葉媽媽給她買的新衣服,還有好多是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姐姐穿剩了不要的給她的。

    葉蓁蓁不知道別的地方怎麼樣,反正在他們這個小城鎮里,親戚朋友之間相互送孩子的舊衣服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只可惜葉蓁蓁底下只有一個堂弟和一個表弟,所以她穿小了的衣服一直沒機會送給某個倒霉的妹妹。

    直到她小學六年級的時候,葉蓁蓁的大姨重組家庭,男方又帶了個比她小四五歲的女孩兒,葉蓁蓁才算有機會更新自己的衣服了。

    不過現在,葉蓁蓁非常不確定,葉媽媽會不會支持自己淘汰掉一半衣服的行為。

    不管怎麼說,衣櫃清空之後,葉蓁蓁覺得自己的強迫症緩解了不少。

    她本來還想試著搭配和剪裁一下剩下的衣服,結果爺爺午睡醒了,叫她去圖書館。

    葉蓁蓁應了一聲,就跟著爺爺出門了。

    七月份正是他們這裡一年中最熱的時候,葉蓁蓁一出門就被曬得有些煩躁。

    她媽媽雖然化妝,但卻只會打個底畫個眼線擦個口紅,從來都不塗防晒,也不打陽傘戴帽子,嫌麻煩。

    葉蓁蓁從小跟著她耳濡目染,自然也就不注重防晒了。

    葉蓁蓁找不到防晒霜塗,出門又怕晒黑,三十多度的天氣,硬是套了一件長袖運動服在外面。

    爺爺用關懷智障的眼神看向她,奇怪地問:「蓁蓁啊,天這麼熱,你穿這麼多幹什麼?」

    要不是因為要去圖書館,老爺子熱得恨不得光著膀子出門。

    「額,爺爺,我怕曬……」

    葉蓁蓁想不出什麼更好的理由來搪塞爺爺,總不能說她病了吧,那樣老人家會擔心的。

    爺爺嘖了一聲,不贊同地說:「曬點兒有什麼呀!曬點太陽對身體好!」

    「可是我很黑啊。」葉蓁蓁嘟著嘴說:「同學們都笑話我。」

    「你才不黑呢!」爺爺抬起自己的胳膊給她看,「你看爺爺,爺爺比你黑多了!」

    葉蓁蓁按下老爺子的手臂,心想著您能不黑么?

    她爺爺雖然是個文化人,但骨子裡還是個農民加漁夫。

    老爺子退休后,除了喜歡下象棋,踢踢足球,就喜歡回農村種種地、出海釣釣魚,曬得黝黑黝黑的。

    「爺爺,我和您不一樣!」葉蓁蓁認真地說:「我可是個女孩子呀,女孩子這麼黑不好看的。」

    當初葉蓁蓁留學的國家,陽光比她家鄉還要充沛。外國人又不興打傘,葉蓁蓁入鄉隨俗,夏天出門也不打陽傘,出國沒多久就黑了一圈。

    本來她也想著像外國人一樣以黑為美來著,直到後來朋友提醒她才發現,黃種人和白種人的黑是不一樣的。

    白種人美黑,那是健康的黑。可是黃種人要是黑了,那就是黑黃黑黃的,顯得臉色特別不好看,起碼一般亞洲人是欣賞不來。

    如果不打算和老外結婚的話,葉蓁蓁覺得自己還是符合中國人的普遍審美,一白遮百醜比較好。

    爺爺聽她這麼說,倒是也沒有特別反對,只是說:「可你這件衣服也太厚了點吧!爺爺看著你都熱!你沒有陽傘什麼的么?我看你二嬸出門總帶著把傘。」

    葉蓁蓁搖搖頭。

    不過她應該是有雨傘的,就是剛才忙著收拾衣櫃,沒來得及找。

    至於帽子,她只有一個,就是現在頭上戴著的這頂,班級里運動會統一買的小紅帽,2塊錢一頂,質量可想而知。

    至於款式……

    別問土不土,葉蓁蓁心裡苦。

    爺爺說:「我看你媽好像不打陽傘的。蓁蓁想要一把么?」

    葉蓁蓁不假思索地點了點頭。物理防晒可是很重要的。

    「那一會兒從圖書館出來,爺爺帶你去市場那塊的商場買一把吧!」

    「真的?」葉蓁蓁眼睛一亮,隨即又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她已經好久沒有體會過這種長輩給自己買東西的感覺了。

    爺爺笑著說:「當然是真的,爺爺還會騙你不成?多大點事。」

    葉蓁蓁的爺爺算是他們家真正意義上的頂樑柱。

    當年爺爺上完大學之後,在他們當地做了幾年校長,後來又做了廣播站站長,退休前是在區政府任職。

    葉蓁蓁不知道爺爺當年是多大的官,反正再大也大不過區長吧。

    爺爺是個老實人,貪贓枉法濫用職權這些事和他都沒有什麼關係。他安安穩穩地做到退休,也沒想著為子女多謀什麼福利。

    所以爺爺這個官做的,對葉蓁蓁這一輩的孩子們影響不大。

    不過爺爺當時是他們家「最有錢」的人,這個倒是真的。

    04年,葉蓁蓁父母的工資都在一千塊左右,爺爺卻有兩千多的退休金。老人家沒什麼燒錢的愛好,反而出海釣魚、種地還能省下不少菜錢。

    所以老爺子手裡頭的確有幾個閑錢。

    葉蓁蓁本來還想和爺爺客氣一下,不過想到自己的確是需要,就沒再裝相。

    反正是爺爺主動要給她買的,又不是她要的!要是回去和媽媽要錢買,還得費一番口舌,實在太麻煩了。

    奶奶家離圖書館不遠,步行十來分鐘就到了。

    爺爺的圖書證過期了,要先去公共閱覽室交錢。葉蓁蓁乖乖地跟著爺爺,走進這間熟悉又陌生的閱覽室。

    說熟悉,是因為葉蓁蓁初中三年,不知在這間閱覽室里泡了多久。

    那時候他們這些初中生都喜歡來這裡自習,交頭接耳,然後挨圖書管理員的罵。

    可他們還是總來,樂此不疲。

    倒不是這個地方環境多好,而是除了這裡之外,沒什麼能不花錢又讓家長放心的地方了。

    說陌生,是因為葉蓁蓁已經有足足七年沒有來過這裡了。

    高中開始需要上早晚自習,周末也要補課,哪有那個閑工夫來圖書館。

    大學里有自己的圖書館,他們也沒必要來和初中生搶地方了。

    爺爺見葉蓁蓁看著閱覽室發獃,好笑地說:「蓁蓁,想什麼呢?」

    葉蓁蓁收回視線,笑著說:「沒什麼。爺爺您辦好了?」

    爺爺點點頭,牽著小孫女的手走出閱覽室,把她送到兒童閱覽室的門口,幫她掃了圖書證。

    「進去吧,蓁蓁。」爺爺說:「你借一本,爺爺借一本。等你看完了,下次咱們再一起來還。」

    葉蓁蓁怔了一下,這才想起來他們這裡的圖書館一共有三個閱覽室。

    剛才她和爺爺一起去交錢的地方,是公共閱覽室,那裡大人小孩都可以進。裡面基本沒有書,都是些雜誌和報紙,還有許多桌椅,供給學生自習。

    葉蓁蓁現在所處的地方是兒童閱覽室,裡面都是些兒童讀物,想要從中找到一本帶點曖昧的言情都難。

    公共閱覽室和兒童閱覽室都在一樓,二樓則是成人閱覽室,必須滿18歲才能上二樓。

    葉蓁蓁記得自己中學的時候在同學的鼓動下,曾經試圖冒充成年人上二樓借書。

    結果……她就被圖書管理員阿姨無情地趕下了樓,簡直丟臉丟到家了!好像她是個想看小黃書的壞女孩一樣。

    雖然她的確愛看小黃書。

    不過這又沒什麼可恥的!

    一想起閱覽室分級的行為,葉蓁蓁就忍不住感慨,小地方就是小地方啊,不知道遮遮掩掩的才對青少年的成長不利呢好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