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48.敘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48.敘舊字體大小: A+
     

    第一百四十八章敘舊

    第二天一大早,葉蓁蓁艱難卻又迅速地從床上爬了起來,套上表演服。

    她已經連續七天早起了,簡直要崩潰。不過好在熬過今天,明天就是十一假期了,葉蓁蓁想想就覺得日子充滿了盼頭。

    為了降低成本,學校的表演服做工很拙劣,是一套米黃色的運動服。男女生的T恤是一樣的,不過男生是短褲,女生是短裙,搭配起來不倫不類的。

    但是能穿裙子上學,露出小腿,這對實驗中學的女生來說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畢竟他們學校有規定,女同學一年四季都要穿長運動褲,根本就沒有露腿的機會。

    坐車去體育場的路上,班裡就有男同學湊在一起竊竊私語,猥瑣地說什麼「看MM的小腿」,聽得葉蓁蓁一陣惡寒。

    按照抽籤的順序,他們實驗中學是第六個上場的。來到體育場后,葉蓁蓁他們就被拉到了旁邊的小操場上候著。

    大家湊在一起沒事幹,就聊聊天,老師也不管,因為都知道讓他們干站一個多小時不大現實。

    葉蓁蓁就和呂爍蘭、齊子初圍成了一個小圈子,三人隨便聊些八卦。

    齊子初長得好,剛上初中的時候,班裡還有好幾個小女生偷瞄他。

    結果沒過幾天,他們就發現齊子初和葉蓁蓁走得特別近,後來又加上了一個呂爍蘭。

    剛開始還有傳言,說葉蓁蓁和齊子初在「談戀愛」。呂爍蘭插-進來,只是為了掩人耳目,幫他們打掩護。

    不過沒過幾天,這種傳聞就漸漸地平息下來了。

    原因很簡單,齊子初雖然是個男生,但他非常愛乾淨,說話的語氣和走路的姿勢還都有些娘娘腔,像個女孩子似的。

    男生們一致認為葉蓁蓁看不上齊子初。

    女生們漸漸都把齊子初當成了同類。

    有些不積口德的,就在背後偷偷地叫他「小變態」,數梅秀鳳和武司宜叫得最歡。

    齊子初知道班裡同學都不怎麼喜歡自己,所以一旦有個人對自己好,他就會非常珍惜。尤其是葉蓁蓁和呂爍蘭,他看得出這兩個女孩子是真心不嫌棄他。

    武司宜在背後說他壞話的事,齊子初多少聽說了一點,他心裡不是不難過的。這回武司宜邀請他們去游泳,齊子初剛開始也很詫異,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他想,武司宜可能是想和他修復關係,就很愉快地答應了。

    想起下午的聚會,齊子初不由有些期待。

    葉蓁蓁說:「別期待了,馬上就要閉館了,游泳館的水肯定很臟。」

    齊子初:「……」

    呂爍蘭也說:「等下回咱們三個去市區的水上樂園玩兒吧!那邊冬天也開館呢!」

    「真的?」齊子初喜歡玩水,聞言非常開心,「那可說好了,下回一起去。」

    「等我大姨媽好了,十一期間咱們就可以去啊。」呂爍蘭越說越興奮,「六號怎麼樣?正好還能給蓁蓁提前慶祝一下生日!」

    葉蓁蓁看他倆都開始敲定時間地點了,就沒有反對,只是笑著看向他們,時不時「嗯」一聲表示自己沒意見。

    呂爍蘭捅了一下葉蓁蓁的胳膊,小聲說:「你回去問問你家小阮哥哥有空沒,有空一起來玩兒啊。」

    「呃……」葉蓁蓁有些猶豫,「這樣好么,他上高中了,應該很忙吧。」

    呂爍蘭:「他將來不是要學音樂嗎,文化成績用不著那麼高,別整天讀書了,放假就要出來放鬆一下嘛。」

    齊子初在旁聽了,好奇地問:「你們說的是誰?」

    沒等葉蓁蓁說話,呂爍蘭就說:「蓁蓁認識的一個學霸,長青的學生會主席,可厲害了,人稱『鋼琴小王子』。」

    「他現在已經不是主席啦,」葉蓁蓁糾正她,「初三下學期就換屆了,高中部的主席要高二生才能競選呢。」

    「瞅瞅,多了解。」呂爍蘭對齊子初揚揚下巴,故意笑話葉蓁蓁。

    齊子初一下子就懂了,抖抖眉毛,故意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聲。

    葉蓁蓁被他倆整無語了,照著兩人胳膊上一人拍了一巴掌,「都別給我陰陽怪氣的!」

    「哈哈哈,」呂爍蘭笑著躲開,「你到底請不請嘛!」

    「那我先問問蘭琪?」她到底是通過陸蘭琪認識阮林江的,如果繞過陸蘭琪單獨約他,她怕陸蘭琪覺得自己被忽略了。

    「行。」呂爍蘭和齊子初都沒意見。現在齊子初也在葉家上周末輔導班,上個周末,他和陸蘭琪在輔導學校見過,大家都挺合得來的。

    說話間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了他們上場的時候了。

    因為是兩個年級的集體表演,大家都不覺得緊張。反正在千人之中,從主席台上看自己的腦袋,只是一個小黑點而已。

    表演結束過後,他們沒有急著離開,而是等剩下的幾個學校比完,公布最後的成績。

    這回等候的位置變了,和其他中學的學生湊在了一起。

    葉蓁蓁在實驗認識的人不多,在一中卻有很多的老相識。幾個老同學見面之後,聊得熱火朝天。

    通過聊天得知,王可萱十一開學后就要轉去長青中學讀書了。

    葉蓁蓁羨慕地看著她說:「老王,你在長青等著我啊,等上高中了我就去投奔你!」

    王可萱點點頭:「加油,我等你。」

    田文香說:「我爸爸的工作也要調去市區了,不過我沒老王那麼厲害,能上長青,我估計會上石嶺中學。」

    「石嶺也不錯啊,離咱們這兒不到一個小時的車程,去哪兒都方便。」葉蓁蓁貼心地說。

    田文香點頭笑了一下,很快卻又收起了笑容,「等轉學后,我們就很難再見面了……」

    田文香對網路不感冒,基本不上網,她也沒有手機。

    同學畢業之後就要漸漸疏遠,這是一個很殘酷的事實。雖然無可奈何,但總要學著去接受。

    對於田文香她們這些第一次感受離別的孩子來說,看著昔日的好朋友漸行漸遠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不過對於葉蓁蓁這種換過好多次環境的人來說,早已經習慣了,所以相處時會更加珍惜,分開時也看得更開一些。

    「不如我們一起考長青啊,這樣高中的時候,我們就又能見面了。」

    葉蓁蓁的幾個朋友除了打算去上舞蹈學校的辛詩弈,成績都很不錯。對於他們這些優等生來說,長青中學就是最理想的殿堂。

    幾人都點頭說好。

    這回時間過得更快了,葉蓁蓁感覺他們才聊了一會兒,就被老師叫走了。

    最後公布成績的時候,一中得了全區第一,他們實驗中學得了第二。

    葉蓁蓁覺得這個成績很不錯了,然而校領導好像不怎麼滿意的樣子,一個個黑沉著臉,感覺又被一中壓了一頭。

    坐班級租來的大巴車回到學校后,他們沒有進教室,直接在門口放學了。

    臨分別前,齊子初囑咐葉蓁蓁:「別忘了戴泳帽。不然不讓下泳池的。」

    「知道啦。」葉蓁蓁擺擺手,「下午見。」

    他們倆的家方向不同,去游泳館也不順路,所以就約好直接在游泳館門口見。

    中午,葉蓁蓁難得沒有去託管班吃飯。呂爍蘭說她昨天剛跑完一千五就發現來大姨媽,實在太累了,急需回家休養,就直接回家躺著去了。

    葉蓁蓁想了想,在校門口等了會兒陸蘭琪。今天初三沒去參加團體操比賽,不過他們下午也放假。

    等了沒多久,初三就放學了。陸蘭琪長得白,葉蓁蓁老遠就看見她和嚴野一前一後地出了校門。

    她連忙迎了過去,叫陸蘭琪的名字。

    「蓁蓁,這麼巧啊?」

    葉蓁蓁一不小心盜用了人家大神的台詞:「不巧,我在等你。」

    「哈哈,等我一起吃飯?」

    葉蓁蓁點點頭,看了眼嚴野,說:「難得中午有空,我們去下館子吧~」

    「好啊。」陸蘭琪看了眼嚴野,問葉蓁蓁,「可以帶家屬不?」

    葉蓁蓁當然說好,「沒問題,我請客。」

    「那怎麼好意思呢,還是我來請。」陸蘭琪是真的覺得不大好意思。嚴野的家境不大好,他們倆好這麼久了,出去吃飯玩耍還是陸蘭琪花的錢多。不過她給男朋友花錢也就罷了,她可不能讓好朋友給男朋友花錢。按照規矩,嚴野這個男朋友本來就應該請陸蘭琪的閨蜜吃飯的,怎麼能讓葉蓁蓁請他們呢。

    話說回來,因為葉蓁蓁非常注意和閨蜜的男朋友保持距離,所以這還是她頭一回和嚴野一起吃飯。

    嚴野話不多,說吃飯就老老實實地吃飯,陸蘭琪讓幹什麼就幹什麼,聽話的很。

    見他從包間出去拿餐巾紙,葉蓁蓁就說:「他可真聽你的。」

    「那是,他就是這點好。」

    等嚴野回來后,葉蓁蓁問他們:「我和呂爍蘭齊子初打算十月六號去市區的水上樂園玩兒,你們去不去?」

    當然,她本來只是想邀請陸蘭琪的,然而嚴野在這兒,就順便把他邀請上了。

    雖說葉蓁蓁問的是兩個人,但決定權顯然在陸蘭琪:「哎,蓁蓁,我恐怕去不了了。你也知道,我初三了,作業一大堆不說,還要上好多補習班。」

    葉蓁蓁理解地點點頭,「我知道,越是成績好的學生越是要補課呢。那你安心複習。」

    「你們好好玩兒吧。」陸蘭琪笑了笑說。

    葉蓁蓁點點頭,猶豫了一下,還是告訴陸蘭琪,「呂爍蘭說,讓我叫小阮哥哥一起去。」

    「好啊。」陸蘭琪不假思索地說:「你們多接觸接觸挺好的。既然你不讓我逗你,我就不逗你了。不過說真的,我爸說過,這個社會就是個人情社會,你能和他搭上關係挺好的,等將來上了長青肯定有用。」

    這就是做生意的家庭和葉蓁蓁這種工薪家庭的區別吧,葉蓁蓁小時候都不大懂這些人際關係的。

    不過陸蘭琪說話向來比較委婉,能這麼直接地說出「有用」二字,看得出是完全不把葉蓁蓁當外人了。

    吃完飯,葉蓁蓁怕下午的約會晚了,就直接打了個車回家,順便把陸蘭琪捎了回去。

    泳衣和泳帽她昨天就準備好了,還準備了兩個水袖。

    雖說是去淺水池,但她還是沒有安全感,戴上水袖比較安心。

    打車到達游泳館門口的時候,葉蓁蓁一個人都沒看到。

    她懶得乾等,就掏出手機給齊子初打電話。

    齊子初說:「我馬上就到了,蓁蓁,你進門口等我一下。」

    葉蓁蓁就掐斷電話,進去等他。

    沒過多久,齊子初果然來了。看得出他常來游泳,還有一張游泳卡,出示就能進入。

    葉蓁蓁就不行了,她沒辦卡,得現場買票。票還挺貴的,15塊錢一張。學生卡打折,10塊一張。齊子初帶她去櫃檯買了,見葉蓁蓁沒零錢,只有大票,就順手幫她交了錢。

    葉蓁蓁有點不好意思,說要給他錢。齊子初擺手說不要,一點兒都沒當回事的樣子。

    沒錯,齊子初也是個小富二代,他家的具體情況葉蓁蓁不太了解,不過他和江宇昂住一個小區的,那裡的房價是本地最貴的。

    進了館內,葉蓁蓁和齊子初分開,去不同的更衣室換衣服。

    葉蓁蓁掀開帘子一進去,就看到了自己班裡的幾個女同學。

    大家看起來都剛到不久,剛剛找到自己的柜子,準備換衣服。

    因為天氣漸漸變涼,馬上就要閉館了,來游泳的人非常少,基本只有她們幾個。

    看到有認識的人在,葉蓁蓁就有點不好意思脫衣服了。

    武司宜和魯雯雯卻不覺得什麼,她們對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說脫就脫,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的。

    葉蓁蓁趕緊轉過眼睛,麻利地脫下自己的衣服,換上泳衣。

    她特別怕別人看自己的胸,或許是害羞,或許是自卑,說不上是什麼原因,反正就是不喜歡別人看。

    她脫衣服的時候,是稍稍背過身的。結果彭芸齊不知道怎麼想的,忽然在她背後大聲說了一句:「蓁蓁,你好瘦啊!不過怎麼渾身上下都一個色!」

    「噗……」魯雯雯和武司宜一下子就忍不住笑了。葉蓁蓁不白,這是很明顯的事實。倒是她們幾個皮膚都挺白的。

    葉蓁蓁穿好連體泳衣,轉過身來,無奈地說:「天生就這樣,遺傳唄。」

    「那你去海邊,怎麼沒曬出痕迹來呀?」彭芸齊拉開自己的肩帶給她看,「我夏天都曬爆皮了。」

    「因為我根本就不去海邊。」葉蓁蓁小時候特別愛往海邊跑,不過現在嘛……她就算去了也是絕對不會在白天下水的,「要去也是傍晚。」

    彭芸齊點頭哦了一聲,一旁的武司宜聽了,忍不住嗤笑一聲,「這麼怕曬啊?」

    「是啊,我又不像你們,天生就那麼白。」葉蓁蓁淡淡地恭維了一句,然後對彭芸齊說:「走吧?」

    彭芸齊也換好了,她點點頭,兩個人就拿著東西出去。

    葉蓁蓁一走出更衣室,武司宜就翻了個白眼,對魯雯雯說:「你看她那騷樣兒,成天就想著怎麼穿衣打扮,賣弄風騷,不知道想要勾引誰呢。」

    魯雯雯有點擔心地說:「一會兒侯長風要是來了,葉蓁蓁不會勾引他吧?」

    「你放心,咱們不是都打聽過了么,葉蓁蓁不怎麼會游泳。」武司宜信心十足地說:「一會兒有她出醜的時候。」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