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38.舉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38.舉報字體大小: A+
     

    12小時后顯示正文,或訂閱全文立即查看正文。

    爺爺奶奶家住的房子是9幾年的老房子了。一想到這衛生間曾經有老鼠出沒,葉蓁蓁就一刻不想多呆。

    她匆匆地沖完澡刷完牙,本打算和爸爸說一下封下水口的事兒,可一想到爸爸今晚剛剛知道了奶奶想換房給二叔的事兒,心情肯定不好,就沒敢去觸碰這個霉頭。

    葉蓁蓁前腳回到房間,她媽媽後腳就跟了進來,催葉蓁蓁趕緊睡覺。

    「媽呀,才八點半……」葉蓁蓁看了眼掛鐘,無語地說。

    「別總熬夜,頭髮幹了就趕緊睡覺!」葉媽媽嚴厲地說:「你一個小小孩兒總熬夜,那怎麼成!瞧瞧你那眼袋,都快比我的大了!」

    葉蓁蓁吐吐舌頭,沖老媽做了個鬼臉。

    讓她八、九點就睡覺,還不如殺了她。

    葉媽媽瞪她一眼,拿起葉蓁蓁手中的毛巾罩在她頭頂上,用力地搓了起來。

    葉蓁蓁大叫一聲,急忙向一邊躲去,「媽媽你幹嘛呀!你這樣使勁兒會傷了我的髮根的!」

    葉媽媽猶然不死心,還要去蹂-躪葉蓁蓁的頭髮,「就你那個捏法兒,跟繡花兒似的,頭髮什麼時候能幹呀?」

    「行了行了,您就別管我了成不成!」葉蓁蓁一把抽出媽媽手中的粉紅色毛巾放在床上,然後踩著脫鞋站起來,把老媽往門外推,「我要趕緊收拾收拾睡覺了,您就別打擾我了!」

    葉媽媽側過頭來,伸出一根手指頭,「說好了啊,頭髮幹了就趕緊睡!明天還得去海邊兒呢。」

    「啊?海邊?!」葉蓁蓁一想到海邊的大太陽,就覺得渾身發燙,「我不去!」

    「你不去?開什麼玩笑!」葉媽媽本來都要走了,聽到她這話,又轉過身來,「之前不是你嚷嚷著要去海邊,媽媽才和大姨他們組織了這次家庭聚會么?你說不去就不去了?」

    「額,媽,挺晚的了,我要準備睡了,明天再說吧啊晚安!」

    葉蓁蓁說著就把老媽往門外一推,門一閉,總算把人送走了。

    回到小床上之後,她又用毛巾捏了捏頭髮,發現離干透還遠著呢。

    她閑著沒事,就想去找把梳子,打算梳梳頭。

    結果葉蓁蓁發現,屋裡頭只有陽台上有把綠色的塑料梳子,看起來和那個紅色花鏡特別配套,都像是爸爸媽媽當年的結婚用品。

    葉蓁蓁默默地嘆了口氣。

    鏡子土,起碼還能用。可這塑料梳子會起靜電,對頭髮最不好了。

    她小時候不懂,現在卻是明白的。

    可她也知道,她的這些變美的小竅門,都是家裡條件好起來后她才知道的。

    在普通的、負債的工薪家庭里,誰還會在意一把小小的梳子是塑料的還是木質的啊?

    所謂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真是一點兒錯兒都沒有。

    不過很多時候,一個人的生活習慣如何,還和她的性格還有家庭背景相關。

    葉蓁蓁的姥爺,也就是外公,有很多很多兄弟姐妹。姥爺在男孩里排行第二,混合排行里派第四,就像夾心餅乾一樣被夾在中間,不僅不起眼,有時候還被嫌多餘。

    因此,他結婚的時候沒有得到家裡一點助力,完全都是靠自己。

    姥爺家裡一共有三個孩子,分別是葉蓁蓁的大姨、媽媽和舅舅。

    趙家雖然是本地城裡人,但一家五口全靠葉蓁蓁的外公老趙頭一個人賺錢,自然生活拮据。

    加上葉蓁蓁的媽媽趙秋月性格迷糊,審美又糟糕,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打扮女孩子。

    這些變美的小竅門,只能靠葉蓁蓁一點一點地去摸索。

    說句不怕讓人笑話的,趙秋月甚至不知道,孩子到了青春期要穿內衣,間接地導致了葉蓁蓁胸部發育不良。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看著眼前的這把小小的綠梳子,葉蓁蓁發現他們家需要買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別的不說,沒有吹風機就太讓她難受了。就等著頭髮自然干,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啊?

    不過她想了想,上一世他們家買吹風機,應該就是搬新家后的事情,沒多久了。

    只要她跟媽媽說一聲,這事兒應該不難辦。

    葉蓁蓁怕梳子不好,會傷頭髮,就抓住發梢簡單地梳了梳,結果發現小時候的自己好像都不怎麼梳頭的。

    細軟的髮絲混亂地聚集在一起,好像雜草叢生的野草地。

    簡直讓人絕望。

    但同時又充滿了希望。

    畢竟這個時候的頭髮雖然亂了些,但還沒有經過染燙,發質還是不錯的,又黑又亮。

    葉蓁蓁放下梳子,摸摸頭髮,還是沒有干。

    時針指向九點,葉蓁蓁下地關了大燈,開著床頭燈看書。

    看著看著,她就不自覺地入了迷。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

    葉蓁蓁怕她媽媽過來查房,摸了摸幾乎幹了的頭髮,便放下書,關了檯燈。

    重生而來的第一晚,葉蓁蓁本來以為自己會睡不著,沒想到她還睡得挺好的。

    眼睛一睜,一閉,天就亮了。

    「蓁蓁,快點醒醒!去海邊游泳啦!」

    聽到媽媽熟悉又親切的聲音響在耳邊,葉蓁蓁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卻是賴在床上沒有動:「我不是說了不去了嘛……」

    趙秋月一臉奇怪:「你這孩子怎麼回事,以前不是最喜歡上海邊的嗎?快點,你大姨他們來接你了,車都在樓下等著了。」

    「我不去,白天去海邊會晒黑的!」葉蓁蓁坐了起來,說話間還帶著晨起時特有的鼻音。

    她抬起手臂給媽媽看:「你看呀,我都晒成什麼樣了!我說不去就是不去了,你們去玩吧!我暑假作業還沒做完呢。」

    趙秋月皺眉道:「你這孩子怎麼這樣?你讓我怎麼和你大姨他們交代?」

    「就說我病了,不舒服唄……」

    趙秋月拿她沒辦法地說:「好吧,你在家聽奶奶話。」

    「知道了知道了。」葉蓁蓁擺手,打發她走。

    「真是的,小孩子家家的還怕什麼曬啊……」趙秋月輕聲嘀咕著,走出了房門。

    她前腳剛走,葉蓁蓁就猛地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呈「大字型」。

    她看著有些發黃的天花板,靜靜地發著呆。

    她才剛重生回來,哪裡知道以前的自己這麼作死,總是主動往海邊跑呀。

    海邊那大太陽,殺傷力簡直是平時的雙倍,都還不止!

    葉蓁蓁小時候雖然也不白,可也沒有現在這麼黑,還不是每年去海邊曬的么!

    要是他們家有瓶高倍數防晒霜,那樣還好,葉蓁蓁起碼可以跟著他們去海邊,在棚子里坐著。

    可是連瓶防晒霜都沒有,葉蓁蓁根本就不想出門。

    在床上又賴了一會兒之後,葉蓁蓁一邊扎頭髮一邊起床,去衛生間洗漱。

    洗完出來,她已經餓得不行了,就進廚房去找吃的。

    讓葉蓁蓁意外的是,她奶奶竟然在廚房裡。

    她只能硬著頭皮招呼了一聲,「奶奶,這麼早就做飯啊?」

    葉奶奶當然不知道葉蓁蓁早就知道房子的事兒了,葉爺爺也沒有說起他想把房子留著幫葉蓁蓁轉戶口上學的事兒。

    可昨天葉爺爺突然反悔,就是在和葉蓁蓁一起出門后。

    奶奶難免有幾分遷怒在她身上。

    她嫌惡地看了葉蓁蓁一眼,沒好氣地說:「你媽給你留了早飯,在灶台上!」

    葉蓁蓁「哦」了一聲,走過去一看,是一碗粥,一碟小鹹菜,還有一個煮雞蛋。

    她記得完整的煮雞蛋如果放到微波爐里好像是會爆炸的,於是就用筷子把煮雞蛋夾成了四塊,放到白粥里。

    奶奶家雖然有微波爐,但是老人家不愛用這玩意,覺得飯菜熱不透,平日都是用蒸鍋熱菜。

    葉蓁蓁才懶得燒水架鍋。她把電飯煲的插頭拔下來,把微波爐的插頭插上去,簡單看了看這個微波爐的用法,就把白粥放了進去,熱了一分半鐘。

    粥熱好后,葉蓁蓁真想端著她的早飯回屋去吃。

    可她知道,奶奶看到了一定會罵她事兒多的。

    葉蓁蓁只能搬出個小馬扎,在矮桌前坐了下來。

    好在她現在人矮,坐得矮點也不覺得腿蜷得難受。

    葉蓁蓁默默地吃著飯,葉奶奶也不和她說話,就在一邊默默地摘著菜。

    她不到五分鐘就吃飯了早飯,然後踩著小板凳洗了碗,回到自己的房間。

    葉蓁蓁沒看見,奶奶用意外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要知道以前的葉蓁蓁,可是從來都不會主動洗碗的。

    葉奶奶是傳統的農村婦女,認為家務活就該由女人做。

    和葉老爺子結婚後,她一個人包攬了全部的家務活,從來不讓葉爺爺幹什麼活。

    兩個兒子結婚後,她理所當然地認為兒媳婦們也應該伺候丈夫。

    可她這兩個兒子,老大在家負責洗碗,老二在家負責做飯,都承擔了一部分家務。葉奶奶看著覺得可不順眼了。

    要是以前葉蓁蓁單獨吃飯,根本就不會洗碗,只會把用過的碗放在水槽子里,最多接點水在碗里防止碗幹了不好刷。

    雖說比起老二,葉奶奶不算疼老大,可葉蓁蓁的爸爸葉壯志到底也是她的親生兒子,和兒媳婦和孫女相比,她當然更偏心兒子。

    每次看到兒子下班回來還要給她們娘兒倆洗碗那個熊樣,葉奶奶就感覺特別不舒服。

    她曾經和葉蓁蓁的媽媽說過,別讓她兒子做家務活。

    可趙秋月聽了之後,只是笑著告訴她,說現在是新社會了,夫妻就是應該平攤家務的。

    葉奶奶翻了個白眼,問葉蓁蓁呢?你們那個寶貝女兒怎麼什麼也不幹?

    趙秋月也護犢子啊,就說蓁蓁還小呢。

    老太太沒辦法,就和她兒子說葉蓁蓁不幹活兒的事兒。

    誰知葉壯志也不怎麼在意,還說他就蓁蓁這麼一個女兒,不幹就不幹吧,反正她又干不好。

    葉奶奶被這兩口子氣得沒話說,也愈發地不待見他們一家三口了。

    不過葉蓁蓁今天的表現,卻是被老太太完完全全地收入了眼中。

    這孩子,怎麼突然轉性了?

    一會兒到了下象棋的地方,葉爺爺就沒空陪她聊天了。

    葉蓁蓁決定不再繞圈子了,直接對老爺子說:「爺爺,我也想去市區讀書!」

    老爺子愣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笑著說:「爺爺知道你捨不得好朋友,可是也不能因此就和她一起轉學呀!人家肯定是家裡人工作調動,才會轉學的。你要是去了市區讀書,誰來照顧你?你爸媽工作還要不要了?」

    還真別說,葉蓁蓁初中的時候,她有好幾個好朋友的家長,為了送孩子去市區上學,都辭了工作另找,或者乾脆專心陪讀。

    葉蓁蓁倒沒想讓家裡人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她想的是:「我想上高中的時候過去,可以住校,就不用人照顧了。」

    葉蓁蓁說這話的時候,仰頭看著爺爺的臉,試圖通過爺爺的表情來驗測市區的那套房子換掉了沒有。

    如果爺爺面露後悔或者惋惜,那就是已經來不及了。

    如果爺爺露出猶豫,或者糾結之色……那就說明還有戲。

    可是葉蓁蓁很快就發現,她白白活了一回,連看人眼色這種技能都沒修鍊到家。

    她只能看出爺爺在沉思,看不出什麼別的情緒。

    過了好一會兒,葉爺爺才開口:「咱們L區的教育條件,是比不上市區。我做校長那時候,曾經去市區學習,人家那教育環境和師資力量,咱們L區的學校的確沒法比。」

    可葉家人原來想的是,孩子念書在哪裡不是念?或許L區一年只能考出一兩個清北,市區的高中能考出幾十個,可那又怎麼樣?為什麼你就不能努力做那一兩個中的一個,而要埋怨教育條件不好呢?

    要說教育條件,農村的孩子學習條件豈不是還不如L區?

    不過葉蓁蓁認為,高考成績倒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人生的起點和人脈。

    她前世上的是L區最好的重點高中,在全年級最好的時候考過第三名,也算是L高中的尖子生了。

    除了三五個和她學習成績、家庭條件差不多的同學和朋友,其他的同學素質還是參差不齊。

    其實說白了,這就是**頭還是鳳尾的問題。

    前世的葉蓁蓁做過了「雞頭」,現在重新來一次,既然還來得及,她希望能過上另一種人生,彌補曾經有過的遺憾。

    「走吧,咱們回家。」葉爺爺突然說。

    葉蓁蓁一怔,「爺爺,您不去下象棋啦?」

    「我要和你奶奶談談。」爺爺說:「如果可以,爺爺也支持你去市區上學。」

    葉蓁蓁就知道,她家老爺子是讀書人,向來支持她讀書。

    只是以前,老爺子沒想到還有這條路可以走而已。既然小孫女有這個想法,做爺爺的當然會儘力支持。

    聽爺爺這麼說,葉蓁蓁心裡就有數了,原來那套房子還沒有被換掉。

    回到家裡,爺爺把要出門打撲克的奶奶攔在門口,說:「老金,你跟我回房間一趟,我有事和你商量。」

    葉奶奶都換好鞋了,她懶得再脫鞋穿鞋,就說:「有什麼事兒就在這兒說吧,換鞋怪麻煩的。」

    葉老爺子就說:「那你可別後悔。我要跟你說的是,市區的那套房子,我不打算換了。」

    葉奶奶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什麼?!」她剛想問怎麼回事,忽然想起大兒子和大兒媳婦還在家裡,趕忙脫下鞋子,拉著老伴兒進屋,關上門。

    葉蓁蓁站在走廊的盡頭,照鏡子。

    鏡子里的黑胖姑娘自然沒什麼可看的,她自己看著都覺得辣眼睛。

    她是想看看一會兒奶奶的反應。

    老兩口進了房門,葉奶奶就拉下臉說:「死老頭子你是不是瘋了?不都跟人家說好要換房子了,怎麼又不換了?」

    葉爺爺說:「就是不換了!雖然咱們口頭上和他們說好了,但手續還沒有辦,我決定留下那套房子。回頭請小夏他們家吃個飯,陪個不是就是了。」

    「哎呀,這怎麼可以!」葉奶奶情急之下,在老伴兒胳膊上狠狠地拍了一下,「偉志他們一家就等著老大他們趕緊搬走,就要來裝修了。你現在說不換了,偉志怎麼辦?咱們孫子怎麼辦?」

    「我不管!」爺爺憤怒地說:「當初兩個小子結婚的時候,我就告訴他們了,一人一套婚房,面積都差不多。想要更好的就自己去掙!我這個老子的義務做到了!現在老大家要換房,人家一分錢都沒跟我要,老二呢,倒學精了,一分錢不掏就想住我這大房子,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兒啊?」

    葉奶奶急了,「你這話說的也太見外了吧,難道偉志不是你的親兒子么?」

    「那壯志還是我的親兒子呢!我不能厚此薄彼!再說了,雖然你答應不過戶,但是將來等我死了,要是老二一家住在這裡,那老大還敢分這套房么?」

    葉奶奶一著急,不小心說出了心裡話:「這套房我本來就打算留給偉志的!」

    「你敢!」

    ……

    老兩口你一眼我一語地吵了起來,聲調越來越高。

    原本在卧室里看電視的葉壯志夫婦都被驚動了,一前一後地出來打探情況。

    老房子的隔音效果一般,他們雖然沒有聽個十成十,但大致是怎麼回事,已經都弄明白了。

    葉蓁蓁的爸爸向來是窩裡橫,對自己的老婆孩子凶,對別人就慫了。

    聽見自己的媽媽竟然這樣偏心弟弟,葉壯志連去問他媽一句的勇氣都沒有,就那麼落寞地站在自己的房門口。

    倒是葉媽媽走出了卧室,看到女兒站在那裡,就上前對女兒說:「你在這裡做什麼?回屋做暑假作業去吧。」

    葉蓁蓁沒有動,「爺爺奶奶吵得這麼凶,我還哪有心思做暑假作業啊。」

    葉媽媽聽了皺了皺眉,對著丈夫冷笑道:「我現在算是明白你媽為什麼那麼著急趕咱們走了,原來是急著給偉志和志君兒他們騰地方啊!」

    「你閉嘴!」葉壯志沒好氣地說。

    「你媽做的出來,還不讓人說了!」葉媽媽嗤笑一聲,拉著女兒進房間。

    葉壯志在走廊站了一會兒,也默默地回了房。

    葉蓁蓁聽著爺爺奶奶吵架的聲音,心中說不上是什麼感受。

    進了屋,她向媽媽坦白,「媽,其實爺爺奶奶吵架,是因為我。」

    葉媽媽奇怪地看向她,「怎麼會是因為你呢?」

    葉蓁蓁小聲說:「剛才我和爺爺出門的時候,跟爺爺說我想去市區上學……」

    她剛才一時心急,只想著要幫爺爺留下那套會增值無數倍的房子了,卻沒有想到他們家的和諧問題。

    葉蓁蓁突然覺得自己有些自私了。

    其實,爺爺奶奶的房子換也好、賣也罷,完全可以由他們自己決定的。她明白,就算他們這麼做不公平,葉蓁蓁身為孫女也沒資格指摘。

    只是沒想到,她只是試探地問了老爺子一句,她爺爺就真的打算不換了,還會立即就和奶奶說……

    如果她真的要借用爺爺的房子上學的話,那麼不也是一種變相啃老么?

    她這麼做,和二叔一家又有多大區別?

    葉蓁蓁在心裡默默發誓,她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賺錢買房,讓家裡人過上好日子,而不是一輩子靠壓榨老人享受舒適的生活。

    或許現在說這個話,還太遠,畢竟葉蓁蓁還沒有多少賺錢的經驗。

    但她會努力試試看的。

    過了一會兒,爺爺奶奶都吵累了,家裡終於安靜下來。

    媽媽一看錶,都八點了,就催葉蓁蓁去洗澡。

    葉蓁蓁準備好換洗的內衣后,走出房門,發現葉家的大門竟然開著。

    爺爺站在走廊里抽煙。

    葉蓁蓁慢吞吞地走過去,沒有出大門,只是站在門口的鞋墊前低聲問:「爺爺,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葉老爺子一看小孫女的表情,就知道是他們剛才吵架嚇到了孫女,給葉蓁蓁心理負擔了。

    爺爺笑了笑,安慰她說:「蓁蓁,你沒說錯什麼。爺爺本來就不想換房子給你二叔住,對你們家太不公平了。我覺得這麼做不合適已經很久了,只是說不過你奶奶而已。你不知道,先前爺爺為了這個事兒,天天晚上睡不好覺,現在終於解脫了!今天晚上爺爺一定能睡個安穩覺,嘿嘿嘿……」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