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35.升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35.升職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三十五章升職

    與相對來說比較老實內斂、默默幹活的魯恆亮不同的是,梅秀鳳的個性十分要強。她為人一絲不苟,眼睛里容不得一點沙子。因為這一點,她剛開始很受班主任老師的賞識。

    可是很快,同學們就對她感到不滿,甚至說是痛恨了。她的人緣非常不好,剛開始還有幾個女生和她關係不錯,後來都漸漸地疏遠了。所謂的「梅派」,在班級里可謂名存實亡。當時她能連任團支書,還是多虧了班主任老師力保。

    可她的票數被葉蓁蓁甩了那麼多,梅秀鳳心裡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從那之後,她就看葉蓁蓁怎麼看怎麼不順眼,明裡暗裡多次給葉蓁蓁穿小鞋、使絆子。

    葉蓁蓁剛開始還沒發現,後來她察覺到之後,也非常氣憤,就順口把這件事和自己當時最好的朋友,一個外班的朋友說了。

    她那個朋友叫林泠,為人比較仗義,脾氣又比較爆。得知這件事後,她當天就在天井裡面給了梅秀鳳一腳,踢完了轉身就走,不帶走一片雲彩。

    梅秀鳳當時愣住了,被那麼多人看見,又覺得丟人,於是哇哇大哭起來。

    按說這件事和葉蓁蓁沒什麼直接的關係,梅秀鳳應該找打人的林泠算賬對不對?但梅秀鳳知道,葉蓁蓁和林泠的關係好,這件事八成和葉蓁蓁有關。外班的人,她們班老師不好管,說了也沒用,不如把主要責任都推到葉蓁蓁身上。

    決定之後,梅秀鳳來到水房,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發現林泠那一腳一點痕迹都沒留下。為了誇大事實,梅秀鳳弄亂了自己的頭髮,扯壞了校服拉鏈,哭著跑到了班主任那裡告狀,說葉蓁蓁打她了。

    葉蓁蓁當時的心情可以用「日了狗了」來表達。

    總之,前世數不清的梁子結下來,讓葉蓁蓁對這個梅秀鳳一點好感都沒有。

    她只能期望著這輩子自己不競選班幹部,能讓梅秀鳳對自己少一點敵意吧。

    繆老師告訴她們下午一點到西五樓的舞蹈教室集合后,就宣布放學了。

    他們班放學算是比較晚的,走出教室的時候,已經有好多學生在往外面走。

    出了教學樓后,葉蓁蓁和呂爍蘭說:「餓了吧?走,去我家託管班吃飯吧,有現成的!」

    呂爍蘭也不客氣,她已經決定以後在葉家報名吃飯了,正好去考察考察伙食情況。

    出校門后,呂爍蘭好奇地左右看了看,對葉蓁蓁說:「你們實驗和我們一中門口真是沒法比啊,吃的也太少了吧!就只有一家超市,一家賣卷餅的小攤。」

    葉蓁蓁指指馬路對面:「那裡還有一家生意不好,菜價卻很高的菜館,還有一家麵館兒,用蟑螂作為湯料。」

    呂爍蘭做了一個嘔吐的聲音說:「要吃飯了,你別跟我說這麼噁心的事情!」

    葉家的託管班離學校很近,兩人從學校出來不到五分鐘就走到了。

    進門之後,葉蓁蓁和前台剛打包完一份飯的王阿姨說:「阿姨,我帶同學來吃飯,麻煩給我們兩份套餐,送到裡屋去。」

    他們家的託管班是從昨天開始正式營業的,面前這個王阿姨是爸爸媽媽在十幾名應聘者里精挑細選出來的員工,今年三四十歲,為人熱情,面上總是帶著親切的笑容。

    昨天葉蓁蓁跟媽媽來看店的時候,王阿姨已經見過她了。聽說葉蓁蓁要帶同學吃飯,王阿姨二話沒有就說了聲好,還殷勤地問葉蓁蓁要不要喝飲料。

    「不用了阿姨,給我們一些白開水就好了。」

    葉蓁蓁笑著說完,熟門熟路地引著呂爍蘭往裡屋走。

    他們家託管班的面積不大,和最初開的那個關心班差不多,都是五十平米左右。往裡走,有一個不到十平米的小房間,是專門留給葉家人使用的。趙秋月說過了,偶爾有客人想要包間的時候,也可以給他們用,反正裡面也沒放什麼葉家人的私人物品。

    呂爍蘭進了包間后,關上門,笑著對葉蓁蓁說:「行啊你!看那個王阿姨對你的殷勤勁兒,你現在完全就是個少東家嘛!」

    「什麼少東家呀!」葉蓁蓁嗔笑道:「王阿姨這個人就是這樣,為人熱切周到,不然我爸媽也不會選她來做我們關心班的老師了。」

    雖說她家新開的這個關心班面積不大,但由於還有打包這項業務,葉家沒有像當年剛起步一樣只雇傭一個老師,而是雇了兩個人。

    一個廚師是男的,專門負責做飯,偶爾幫忙收收錢。剛才他正在廚房裡忙活,葉蓁蓁她們沒看著。另一個人就是王阿姨,專門負責管孩子、賣便當,給廚師打打下手,準備準備水果什麼的。

    其實王阿姨的活兒聽起來和服務員差不了多少,但就是因為多了管孩子這一項業務,可以被稱為「老師」。比起服務員,王阿姨顯然更喜歡這個稱呼,從她面試時候的態度就能看出來了。

    人都是這樣的,都想要一份說出去體面的工作,一個受尊敬的稱呼。

    套餐很快就上來了,為了省事,葉家暫時每天只推出一種便當。每個星期的主菜,他們都會寫在一塊小黑板上,立在店門口。至於配菜和水果,則是根據當天買菜的情況決定。

    現在忙完裝修,葉蓁蓁她爸爸又多了一項新任務,就是每天給新託管班買菜。

    王阿姨人看起來雖然不錯,但畢竟是新雇的,葉壯志還不太放心。葉蓁蓁覺得讓她爸爸買菜也好,省得爸爸閑著,又跑出去偷雞摸狗。

    今天的便當是咖喱豬排飯,配菜是涼拌海藻和腌黃瓜。水果是一塊切好的橙子。除此之外,還有一碗湯鮮味美的味噌湯。

    兩人忙活了一上午,都已經餓壞了。此時沒有外人,都不顧形象地吃了起來,呂爍蘭還不小心打了個飽嗝。

    「不錯,你家這味道真不錯。」呂爍蘭饜足地說:「我一會兒就跟王阿姨報個名,以後就在你家吃了。」

    「那好啊,以後咱們中午放學可以一起走啦。不過你可得快點,我一般都是沖在前面的。」

    呂爍蘭表示沒問題。

    從小房間出來后,呂爍蘭就到前台去找王阿姨報名,還掏出錢包,交了第一個月的飯錢。

    葉蓁蓁忙說:「不就吃頓飯么,我勻一口就給你了,用不著交錢!」

    呂爍蘭卻不答應,堅持要交費,說是不然就不來吃了,寧可去隔壁吃泡麵。

    葉蓁蓁拗不過她,只能隨她去了。

    飯後,呂爍蘭準備第一時間沖回家,把她上實驗的消息告訴爸媽。葉蓁蓁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回學校去學習集體舞了,兩人便在關心班門口分別。

    十二點五十五分,葉蓁蓁提前五分鐘來到舞蹈教室。教室的門已經開了,裡面有些同學來得早,提前佔了為數不多的椅子坐下。「來晚」的人,譬如葉蓁蓁這種,就只能在旁邊站著。

    不過葉蓁蓁沒有干站著,放下小包后,她就開始用舞蹈教室的杆子壓腿,熱身。

    各班級報名來做領舞的這些人,其實並不是全都學過舞蹈的,比如梅秀鳳,她就是沒有一點舞蹈功底,純粹是習慣了站在別人前面。

    看到葉蓁蓁的柔韌性這麼好,梅秀鳳很是意外了一下,心裡頭暗暗有些不忿,覺得葉蓁蓁在裝逼。

    要是葉蓁蓁能聽懂她的心理活動的話,一定要回上一句:我就是在裝逼呀,你來打我啊~~~

    可惜葉蓁蓁聽不到。

    她熱完身不久,體育老師和音樂老師就進來了,讓大家按班級的順序,前後左右間隔一米站好。

    教他們集體舞的體育老師不是老馬,而是另一名名叫做羊冬的年輕老師。

    葉蓁蓁還記得這名體育老師,他對葉蓁蓁非常不錯,葉蓁蓁畢業之後回學校拿檔案,還曾專門見過這位體育老師一次,其他的主科老師倒是沒再見過。

    讓葉蓁蓁感到有些慚愧的是,前世她曾經騙過羊老師。

    那時候他們學校有規定,冬天上大課間的時候必須要跑步,達到強身健體的目的。

    可幾乎是全班同學,都不喜歡冬季長跑這種又冷又累的事情,葉蓁蓁也不例外。

    但葉蓁蓁是唯一一個拿出診斷書,不參與長跑的人。

    當時她托媽媽在醫院的朋友,幫她開了一張假診斷書,證明她有「哮喘」。其實她頂多是笑起來會喘不過氣,也就是個「笑喘」,哪裡有哮喘的毛病?

    可她的診斷書一開,加上平時的「演戲」,當時還很年輕的羊老師竟然真的信了,每次體育課都重點關照葉蓁蓁,生怕她一不小心在學校里發病。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一直裝病裝到初二下學期的葉蓁蓁收到了一個噩耗——從這屆初三畢業生開始,中考要考體育。分數雖然不多,只有20分,但對於葉蓁蓁這種當時一門心思要考重點高中的人來說,20分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沒有辦法,她只能和同學們一起練習體育了。

    然而她有哮喘的人設不能崩啊!她該怎麼在保住人設的基礎上,跑得快呢?!

    思來想去,葉蓁蓁決定循序漸進,先慢慢地跑,做出一副自己很努力的樣子。然後再一點一點地加快速度,也不用太快,只要保證拿到這20分就可以了。

    還真別說,她可能有一點演戲的天賦,演著演著,不僅羊老師相信了她,葉蓁蓁自己都差點信以為真,以為自己有病了。

    總之到了中考前夕,葉蓁蓁記得羊老師還特意囑咐她,20分事小,身體事大。羊老師還說去年有個女生在體育場考試的時候哮喘犯了,情況很危險,讓葉蓁蓁不要逞強。

    葉蓁蓁很慚愧地答應下來。

    這件事情,葉蓁蓁只要想起來就會感到後悔,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愛偷懶耍滑了,辜負了羊老師對她的信任。

    這輩子就是再苦再累,她也不要裝哮喘了,還是老老實實地跑步吧……

    說回集體舞,這個舞蹈對於葉蓁蓁他們這些小學生來說,可以說是非常新奇的形式。因為它是由一名男同學、一名女同學搭檔來跳的,中間還會交換舞伴,有點類似於英國貴族宴會上的舞蹈。

    除了統一的舞蹈動作外,中間還有變換隊形的部分。全體學生會擺成一朵大花兒的形象,從主席台上看起來一定會非常好看。

    聽羊老師說完他們的計劃,葉蓁蓁就知道他們要玩兒大的了。看來,學校是想在下個月的全區競賽上爭個名次。至於成功了沒有,葉蓁蓁早就不記得了。

    介紹完集體舞,羊老師就和音樂老師吳小珂搭檔,給同學們完整地展示了一遍。

    葉蓁蓁覺得這個舞蹈還挺有意思的,動作雖然是經過簡化的,但還能看出一些西方的禮儀和風度。她尤其喜歡男生伸手邀請,女生把手搭上去的那個動作,感覺特別紳士,還有一點點浪漫的感覺。

    然而,實際做起來感覺如何,要取決於她的舞伴是誰==。

    因為他們班派來的是兩個女生,梅秀鳳比葉蓁蓁高一點,就扮演起了男生的角色。

    葉蓁蓁和她搭檔,學了整整三個小時,基本把這一套舞蹈都記熟了。

    羊老師宣布今天的培訓到此結束后,所有人都長長地鬆了口氣,包括葉蓁蓁。今天真是太累了,她想好好回家休息休息。

    然而在回家之前,她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趁著吳老師還沒走,她趕緊湊過去問:「吳老師你好,我是一年一班的葉蓁蓁。我想問您一下,如果我想考校舞蹈隊的話,要怎麼申請呢?」

    吳小珂一怔,抬眼打量了葉蓁蓁一眼,笑著說:「喲,你倒是積極,還沒開學就來問我了,是不想剪頭髮吧?」

    葉蓁蓁被人說中心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她現在的頭髮雖然不是很長,只是剛到胸前的長度,但和實驗中學規定的女生髮型比起來,簡直就是超級超級長的了。

    「開學后,我會廣播通知,讓全校的文藝委員來我辦公室開會,到時候會細說的。」

    聽吳老師這麼說,葉蓁蓁就放心了。她說了聲「謝謝老師」,剛想轉身離開,就聽吳老師問了句:「你是學什麼舞的?」其實她下午已經注意到葉蓁蓁了,小姑娘盤靚條順,一雙大眼睛亮晶晶的,是個進舞蹈隊的好苗子。

    「拉丁。」像是怕吳老師不滿意似的,葉蓁蓁趕忙又補充了一句,「小時候還學過幾年民族。」

    吳老師滿意地點點頭:「不錯,等開學后你再過來吧。」

    葉蓁蓁咧嘴一笑,說了聲「好」。

    從學校出來后,葉蓁蓁沒有去學校對面坐公交車,而是直走了幾百米后左轉,走到了他們的新家。

    沒錯,就在三天前,葉蓁蓁已經正式入住新家了。對於自己的新家,葉蓁蓁真是無比的滿意,簡直都不想嫁人了,乾脆一輩子都住在這裡才好。

    她就是這麼沒出息,不需要什麼超大的大別墅,只要有這樣一個溫馨明亮的三居室,她就感到非常滿足了。

    回到家后,葉蓁蓁直接把包包丟到地板上,然後一頭栽倒在沙發上。

    等緩過來一點兒,覺得身上不那麼酸痛后,葉蓁蓁翻出手機開機。

    開機動畫還在播放呢,她家的座機突然響了。座機是葉蓁蓁親自選的,是歐式復古風格的白色電話,手柄上纏繞著綠色的藤蔓和各色的小碎花。因為座機正好就在她手邊,葉蓁蓁順手就接了起來。

    「喂,你好。」

    「蓁蓁啊,怎麼不接媽媽電話?」

    「我才放學呢,下午去學集體舞了,剛剛到家。」

    媽媽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興奮:「手機你也不接呀?」

    「媽媽,你糊塗啦,我上學怎麼開機?一旦響了會被老師沒收的!」

    「哦哦哦,對,我忘了。」趙秋月笑著說:「蓁蓁,告訴你個好消息,媽媽升任副校長啦!」

    「真噠?!」儘管早就知道有這麼碼事了,葉蓁蓁還是為媽媽感到開心,「恭喜媽媽!」

    「嘿嘿,為了慶祝媽媽升職,今天晚上我請全家人在鴻威酒樓吃飯!一會兒你爸先來接我,再回家接你,你快準備一下吧!」

    雖然葉蓁蓁忙活了一天,累得一動都不想動,但看到媽媽這麼高興,她也不好意思掃興,就答應下來,進屋換衣服。

    她本來還有些蔫蔫兒的,沒什麼精神,一看到自己小小的衣帽間,葉蓁蓁就滿血復活了。

    換上一件白色的襯衫,套上一條紅色的短裙后,葉蓁蓁拿起小包,裝好鑰匙和手機,坐在客廳里等爸爸。

    她平時穿黑白兩色的衣服比較多,不過在家庭聚會的時候,她向來是盡量穿得「喜慶」一點。

    因為有一回在飯店吃飯時,她穿了一件領口和胳膊是白色襯衫的黑色毛衣,因為胸口處有一個大大的白色蝴蝶結,竟被叔叔調侃成服務員。葉蓁蓁並不歧視服務員的工作,她打工時也做過服務員,然而當時叔叔的態度和語氣,讓她感覺非常得不舒服。

    後來,葉蓁蓁就漸漸摸清了長輩的套路,反正他們就是喜歡小輩穿「大紅大紫」的顏色,穿得越鮮艷越好。

    爸爸很快就到家了,接上葉蓁蓁后,一家三口比約定的時間提早十幾分鐘來到酒樓。

    雖說爸爸媽媽感情一般,但他們有些生活習慣和做事方式還是很像的。比如他們在和人有約的時候,都不喜歡遲到。

    和葉蓁蓁這個遲到大王相比,葉爸爸葉媽媽都非常守時,而且他們一定要早到,尤其是在他們是請客人的時候。

    今天也不例外。提早抵達飯店后,他們一家三口先去訂好的包間看了一眼,確認房間沒有問題后,葉爸爸出門去接姥姥姥爺,葉蓁蓁和媽媽下樓去點菜。

    葉蓁蓁挑了幾個自己喜歡吃的菜,其他菜就交給媽媽來點了。媽媽是個能操心的人,向來注重全局的葷素搭配,她點的菜每回沒有一個人不說好。

    點完菜不久,客人就陸陸續續地來了。先到的是葉蓁蓁的舅舅和舅媽,還有剛從繪畫班下課的表弟。

    葉蓁蓁有好一陣子沒見過舅舅和舅媽了,主要是媽媽他們都不是很喜歡舅媽,不愛和她來往。不過每次大規模的家庭聚會,媽媽還是會象徵性地叫上他們。

    舅媽一見到葉蓁蓁,就像見了寶似的,湊過來說:「呀,蓁蓁,你怎麼還沒剪頭髮啊,你們實驗中學不是有規定,女生必須剪短髮的嘛?我們隔壁住著一小女孩兒,今年和你一樣上初一,人家那頭髮都快剪得比你弟弟還短了!」

    葉蓁蓁皮笑肉不笑地說:「舅媽,我打算考舞蹈隊,進舞蹈隊就不用剪頭髮了。」

    「舞蹈隊?那多辛苦啊,還耽誤學習的吧!」

    要說辛苦,那當然是辛苦,葉蓁蓁一個先天性腿硬的人,硬生生地壓了兩年多的腿。不過這種事情,習慣了就好了,沒有當初的苦,怎麼會有她如今挺直的小身板和修長的身材呢。

    「這世上就沒有做什麼事是不辛苦的,就像舅媽您每天去教會做義工,也很辛苦的啊。」

    舅媽感覺自己找到了知音,眼睛立馬亮了起來,「對對對,蓁蓁啊你不知道,教會的活動可多了,逢年過節都要排練。你舅媽我現在是小組長了,還要組織我們那組的成員排練,每天不知道有多忙!」

    葉蓁蓁心道,她又不是沒有去過教堂的人。剛出國那陣子,她和許多同學一樣,想要儘快融入當地,就去了大半年的教堂。然而人家除了專職的神職人員外,都是有全職工作的,哪怕是全職太太,也是一種工作。

    她舅媽倒好,整天去教堂排練節目、唱歌,一分錢工資沒有不說,家裡的家務也不管,飯也不做。聽姥爺說,現在表弟一放學就往姥姥家跑,因為知道自己家沒飯吃,只能天天吃泡麵。

    就這樣,舅舅還不嫌棄她,還和她感情良好,葉蓁蓁只能說這是真愛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