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34.中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34.中學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三十四章中學

    「葉蓁蓁。」

    在大隊輔導員老師喊出她名字的那一瞬間,她如釋重負一般地鬆了口氣,心裡卻又有些空蕩蕩的,好失落的感覺。

    她轉過身,剛要走出隊伍,就聽邵佳敏叫了她一聲:「老葉!」

    葉蓁蓁回過頭,看向邵佳敏。

    邵佳敏皺著眉頭,臉上露出不舍的表情,好像想對葉蓁蓁說「別走」。

    可她終究什麼都沒有說。

    劉老師說得對,她們不再是小孩子了,應該知道什麼是現實。

    很多事情,規定如此,她們的力量還太渺小了,沒辦法做出任何改變。

    葉蓁蓁懷著沉重的心情走向「新隊伍」。

    新隊伍里站了好多陌生卻又臉熟的面孔,沒有一個是和葉蓁蓁關係密切的。

    她正有些沒精打採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個意外的名字——「呂爍蘭」!

    她吃驚地看著發小朝她走了過來。

    呂爍蘭也一臉驚訝地看著她,做了一個雙手朝天的手勢,表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等輔導員老師念完全部分去實驗的同學名單后,葉蓁蓁大概數了數,在全年級二三百名同學中,只有二十來個人分去了實驗,其他同學基本上都是去第一中學的。

    這是在她意料之中的事情。不過呂爍蘭——她什麼情況?

    來不及細問,負責帶他們去實驗中學的那名老師就說:「呈兩路縱隊站好!我現在帶你們去新學校!」

    同學們排好隊后,帶隊老師對主席台上的大隊輔導員老師點點頭,就帶隊出發了。

    都沒有留給葉蓁蓁他們和老師、同學們告別的時間。

    真是的,覺得他們人小,就沒有感情了么?好歹也是相處了六年的同學啊!

    不過比起傷感,葉蓁蓁現在更多的還是好奇。

    走出校門后,葉蓁蓁瞄了帶隊老師一眼,見他沒注意她們,就悄聲問呂爍蘭:「你怎麼分實驗來了?」

    「我也不知道啊!」呂爍蘭一臉的問號,「難道是房子的原因?」

    「啊……有可能!」呂爍蘭家最早住的地方離主城區有點遠,但肯定是要分去一中的。不過去年,她勸她媽媽在太陽升小學附近買了個二手房,重新裝修后住了進去。那個地方交通很方便,離一中和實驗都不遠。如果嚴格算起來的話,離一中更近。

    呂爍蘭本以為自己鐵定是會被分去一中的,沒想到竟然被分去了實驗。

    幸虧有葉蓁蓁在,還能勉強給她一點安慰。

    路上,呂爍蘭頭疼地跟她說:「我覺得我去了實驗之後,會被實驗的老師扒掉一層皮……」

    「不用怕,有我呢。」葉蓁蓁拍拍自己平坦的小胸脯,很有自信地說:「我有和他們鬥智斗勇的經驗。」

    「我就全靠你了!」呂爍蘭對實驗中學一點都不熟悉,現在簡直是把葉蓁蓁當成救命稻草一樣,「話說咱們今天就能知道分班情況了吧!要是咱倆能在一個班就好了。」

    葉蓁蓁本來還沒想到這一點,一想到她和發小有可能在一個班,她就興奮了。

    不過轉念一想,這種可能性好像又很小。他們一個年級有十個班呢,十分之一的概率,太小了!

    實驗小學距離實驗中學的路程不遠不近,大概有三四個公交站那麼遠。同學們九點多鐘出發,將近十一點才走到,到的時候大家都氣喘吁吁的,累得不想說話了。

    葉蓁蓁看到實驗中學的大樓時,心裡頭五味雜陳。這裡曾是她學習了三年的地方,她在這裡有過那麼多的喜怒哀樂。儘管已經有些記不清了,她對這裡的感情還是非常複雜,和其他同學那種來新學校報到時的興奮和恐慌完全不同。

    帶隊老師將他們的檔案袋發下去后,囑咐他們說:「我現在帶你們進去,你們到了之後就自己去找名單,看自己所在的班級。老師一會兒就回去了,有問題找你們的新班主任,知道了么?」

    大家都點頭說知道,心裏面緊張又期待。

    或許是因為有呂爍蘭在身邊的緣故,進校園時,葉蓁蓁並沒有太多抵觸的心理,反倒有種心裡有底的感覺。

    從主教學樓進去,穿過大廳后,他們沿著台階下去,來到天井。

    這個時候,天井裡站著穿著各異的同學們,看起來年紀和他們差不多大,估計是從別的學校來報到的新生。有人穿著校服,有人沒穿,大家亂七八糟地混在一起。

    此時,大家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貼在牆上的十張大紅紙上。葉蓁蓁心裡有數,這八成就是他們的分班情況了。

    實驗小學的同學們都急著知道自己所在的班級,一進天井隊伍就散開了,大家都快步圍過去找自己的名字。

    帶隊老師苦笑了一聲,並沒有介意他們的無組織無紀律。嚴格來說,他們現在已經不是他的學生了。見孩子們都去看分班情況了,他就默默轉過身走出了學校。

    葉蓁蓁和呂爍蘭手挽著手,穿過人群去看她們的分班情況。

    幸運的是,她們才看到第一張大紅紙,就成功地找到了她們兩個人的名字。

    兩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露出一口小白牙。

    「太好了蓁蓁。」呂爍蘭如釋重負地說:「我本來還擔心來到陌生的學校該怎麼辦呢,和你一個班我就放心了!」

    「你別放心得太早了。」既然已經看到了她們所在的班級,葉蓁蓁怕被人踩到腳,就拉著呂爍蘭走到一邊,「我這個班級的同學可都不是省油的燈。」

    「沒事兒,哪個班級沒有幾個奇葩啊。我平時都很低調的,不會惹上什麼麻煩。倒是你,走在哪兒都是眾人矚目的焦點,你可小心點兒,別再讓那群小毛孩兒給欺負了。」

    葉蓁蓁本來想說「你放心」,話到嘴邊,卻又畫風一變,裝出可憐兮兮的樣子說:「那你可得幫我!」

    呂爍蘭嗤笑一聲,伸手去擰她的臉,葉蓁蓁叫了一聲,笑著躲開。

    玩笑過後,呂爍蘭問葉蓁蓁:「咱們現在已經知道分班情況了,是去找找教室呢,還是可以回家了?」

    葉蓁蓁:「等等,別急。我估計一會兒會有人告訴咱們該怎麼辦。」

    果然,大概十分鐘過後,有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站在台階的最高處,拿著個話筒說:「全體新生注意了,現在從左至右,按一班到十班的順序站好。」

    他說完沒多久,就見十個穿著實驗中學校服的學生舉著白色的牌子走了出來,牌子上面分別用紅油漆寫著一到十10個大寫的數字。

    葉蓁蓁和呂爍蘭走到寫有「一」的牌子後面站好。

    為了方便說話,她們特意靠後了一點站。

    呂爍蘭低聲問她:「那個男的是誰啊?」

    葉蓁蓁想了一下,說:「我忘了他叫什麼,反正學生們背後都叫他老馬。他是學校里的體育老師,同時還負責管紀律,是學校值周隊的主要負責人。」

    「就和咱們學校原先的程主任差不多?」

    葉蓁蓁點頭:「不過他可比程主任不好對付多了。」

    「這怎麼說?」

    葉蓁蓁剛要回答,就聽老馬突然指著她們說:「一班後面那兩個女生!誰讓你們說話了?!」

    兩人嚇了一跳,老馬雖然沒有指名道姓地說她們,但估計批評的就是她們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批評,儘管兩人心裡都已經是「大人」了,還是忍不住心跳加速,感到丟臉和害怕。

    沒辦法,當人處在這樣一個嚴肅的情境中時,就會下意識地犯慫。

    好在老馬似乎並不打算在開學之前就收拾學生。

    十個班級的同學都站好隊后,老馬便大手一揮,示意帶隊學生領新生們進教室。

    葉蓁蓁她們跟著隊伍,走進南教學樓。

    比起只有一大一小兩個教學樓的實驗小學來說,實驗中學要大不少。四個同樣高度的教學樓,分為東、南、西、北樓。主教學樓是北樓,就是一進門的那個樓。從北樓沿著樓梯出來,就是天井。天井不大,勉強可以容得下一個年級的學生排隊站好。

    比起實驗小學,中學讓葉蓁蓁覺得最人道的地方,就是天井裡開著一家小賣店。小賣店裡面的光線有些昏暗,不過賣的東西很齊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同學住校的緣故,這裡不僅賣零食、文具,還賣包括衛生巾在內的生活用品。可以說學生們需要什麼,他們就賣什麼,非常方便。

    葉蓁蓁當年上學時大家就說,這家小賣店生意這麼好,肯定很賺錢。還有傳言說這家小賣店是老馬的親戚開的,一般人還搶不到這個地方開店呢,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進了南樓之後,葉蓁蓁他們一口氣上了四樓才到地方。

    「好高啊。」呂爍蘭忍不住小聲感慨,「難道以後每天都要爬四樓了?」

    葉蓁蓁做出一個痛苦的表情,無奈地點點頭。

    他們班教室的地理位置的確不太好,可以說是離入口最遠的教室之一了。要是遲到了的話,別看只是這麼一段距離的差距,感覺上差老遠了。

    葉蓁蓁記得他們班初二的教室地理位置倒是很好,就在一進主教學樓右拐一點的地方,幾乎每天放學后都能前十個衝出學校。那時候她特別幼稚,每天放學前都提前收拾好書包。要是班主任不在教室里,聽到放學鈴她就衝出去,和別的班的同學比誰出校門快。要是哪天得了第一名,她能得意半天。

    「算了,就當鍛煉了吧。」葉蓁蓁和呂爍蘭都喜歡健身,兩人換了一個心態想,就不覺得爬樓那麼痛苦了。

    進教室后,同學們發現班主任已經站在講台前了。和葉蓁蓁印象中的班主任老師一樣,新老師瘦瘦小小的,頭卻有點大,還燙了頭髮,顯得頭更大了。她今年才三十齣頭,不過為人很嚴肅,此時正綳著臉地看著他們。

    「先隨便找個位置坐好,以後我再給你們排座位。」

    聽到老師的命令后,大家就和相熟的同學就近坐了,葉蓁蓁也不例外。不過她並沒有急著落座,而是先等那幾個她比較討厭的同學坐下后,她才拉著呂爍蘭坐到離她們遠遠兒的地方。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新座位至少要坐到開學后一個月,第一次月考結束后的時候。

    當年她識人不清,和兩個貌似性格不錯的女生坐得比較近,結果她們仨好了三個月,撕了整整三年。

    嚴格說起來,葉蓁蓁在初中這個班級的男生緣比較好,交了好幾個男生朋友。不過在女生朋友這方面就很不順利,前前後後好過好幾個女生,基本都因為各種原因鬧掰或者疏遠了,只有一兩個關係還不錯,畢業后也基本不聯繫了。

    曾經有一段時間,她因為和同學的關係問題非常苦惱,甚至一度覺得在這個班級里呆著毫無樂趣可言,簡直就是一種煎熬。

    後來她通過學校的大企鵝群,認識了好多其他班級的小夥伴,好像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從那之後,她就經常和外班的同學混在一起了,整天不知道多麼逍遙自在。

    所以說有的時候要適當跳出自己所在的圈子,往往會有意外的驚喜。

    不過這輩子有呂爍蘭和她在同一個班級,葉蓁蓁覺得自己不用擔心什麼狗屁人際關係了。

    當年因為和彭雨彤關係不好,葉蓁蓁小學畢業后心裡頭糾結了好一陣子,總覺得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對。上了初中后,她就聽家長、老師的話,努力和每一個同學搞好關係。就算有些時候受了委屈,她也盡量不計較,不和同學鬧矛盾。

    然而又有什麼卵用呢,該不喜歡她的人還是不喜歡她,該有的矛盾一樣不少。

    現在的她認為,志同道合的夥伴不需要太多,有一兩個就夠了。其他的人,處得來是幸運,處不來就少接觸。

    人與人之間,解決問題的萬能法則說白了就是三個字:忍、狠、滾。

    在這三個選項里,葉蓁蓁絕不會再選擇忍。

    葉蓁蓁和呂爍蘭在正對著講台的第二組、第二排坐好后不久,就見班主任老師拿起粉筆,在黑板上龍飛鳳舞地寫下了兩個大字——「繆薇」。

    「我是從石橋中學來這裡交流一年的老師,我姓繆,教語文,是你們初一(一)班的班主任。」繆老師一本正經地說:「下面請你們拿出記事本來,如果沒帶的前後左右相互借一下。」

    別說記事本了,好多同學連筆都沒帶,還以為報個到就能走了。

    好在葉蓁蓁都帶了,還借給旁邊的呂爍蘭。

    坐在第一排的兩個小男生啥都沒帶,就回過頭來跟她借。葉蓁蓁大方地在自己新買的記事本上撕了兩頁,又拿了兩根筆遞給他們,兩人連忙道謝。

    教室里一陣忙亂過後,繆老師問:「都有紙和筆了么?」

    聽大家都說「有了」,繆老師就轉過身,在黑板上寫下一串電話號碼。「這是我的手機號,你們可以記下來,以後請假、或者有別的什麼事情,就打電話給我。不過注意,晚上九點以後不要打,會影響我休息。」

    同學們紛紛說「記住了」。

    「接下來,把你們的姓名、家庭電話、家長手機號碼寫在一張紙上。」繆老師說著抬起手臂,看了一下手錶,「動作快,還有二十五分鐘就要十二點了,想早點回家吃飯就抓緊時間。」

    好多同學的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了,聽繆薇這麼一說,大家都抓緊時間寫下自己的電話。這時,有人舉手問老師:「我和爺爺奶奶一起住,他們沒有手機,怎麼辦?」

    繆薇皺眉問:「你爸爸媽媽不管你么?」

    「他們在外地上班,聯繫起來不方便。」

    「那就寫你爺爺奶奶家的電話吧。」繆薇勉強地說。

    等看大家都寫的差不多了,繆老師就吩咐下去,讓最後一排的同學起來收紙條。

    紙條收好后,繆老師又問:「誰家裡有電腦,可以打字?」

    呂爍蘭看了葉蓁蓁一眼。

    葉蓁蓁沒吭聲。

    她知道繆老師問這個的目的是什麼。前世,繆老師也曾問過這個問題,當時班裡沒幾個同學家裡有電腦,恰好葉蓁蓁家裡有,她就舉了手。結果繆老師讓她把全班同學的電話號碼整理好列印出來,費了她好大一番功夫。

    誰知這還不算完,列印完電話單之後,繆老師覺得葉蓁蓁這小姑娘幹活能力不錯,就讓她負責收班費。結果葉蓁蓁這個馬大哈,收費時出了差錯,總數上少了六塊錢。

    葉蓁蓁發現后第一時間就和媽媽說了,她當時很驚慌,不知道該怎麼辦。媽媽告訴她說,要麼就拿自己的零花錢補上這六塊錢,要麼就把實話告訴老師。只要她跟老師說實話,老師不會認為她「貪污」了這點班費的。

    葉蓁蓁猶豫再三之後,最終還是把事實真相告訴了老師。老師只埋怨了她一句馬虎大意,倒沒讓她把錢補上,因為繆薇知道葉蓁蓁肯定不是故意的。

    為什麼當時她沒有選擇把錢補上呢?因為葉蓁蓁那時候覺得自己很委屈。她為班級出力,撈不到一點好處不說,還要自掏腰包,這算什麼事呀?

    六塊錢,她當時不是拿不出來,可她就是覺得冤枉,還有心疼。要知道那時候辣條才五毛錢一包,六塊錢能買多少包零食呢!

    想到這些,葉蓁蓁就捨不得花那六塊錢擺平這件事情,而是選擇了挨批。

    但是如果事情發生在今天,葉蓁蓁肯定就直接拿錢補上了。

    可見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光有錢還不夠,對她這種心疼錢的人來說,必須要足夠有錢才行。

    雖說葉蓁蓁沒有舉手,但這個世界並不是離了葉蓁蓁就不轉了。班級里的另一名女同學舉起了手,說她爺爺家裡有電腦,可以打字。

    繆老師就把這個任務和那一堆小紙條交給了她。

    接著繆老師又問,誰以前是學生幹部,想繼續當班幹部。

    葉蓁蓁還是不舉手。

    就算她當過大隊委,是比普通班幹部還要多一道杠的存在,葉蓁蓁也不想說。

    她要做個隱者。←_←

    上中學以後,她不打算給自己攬什麼活兒。

    葉蓁蓁懷疑自己可能是被資本主義國家洗腦了,現在個人意識特彆強,就想過好自己的小日子。

    當然了,集體榮譽感她還是有的。但她不會再像以前一樣,爭一些蠅頭小利了。

    當年她看不開,覺得「有權」的感覺特別好。實際上回頭想想看,當中學的班幹部並無卵用。可笑她以前為了一個副班長的位置,和班長、團支書明爭暗鬥的,簡直可笑--。

    她覺得自己現在這是「不惑」了,哈哈哈哈……

    他們班的同學都是來自全區各個小學的,做過班幹部的不少。

    很快,繆老師就在舉手的同學裡面選出了一名男生作為代理班長,一名女生作為代理團支書。如果他們在試用的一個月里表現沒什麼問題的話,就可以轉正了。

    臨放學前,繆老師又說出了一件讓葉蓁蓁比較關心的事情。明天開始,他們就要開始上學了,但不是上課,而是學習集體舞,準備參加一個月後全區中小學生的團體操大賽。在開始學習集體舞之前,每個班要選送兩個有舞蹈功底的同學去學習,回來后好領著同學們練習。

    這回,葉蓁蓁沒有再裝死,而是積極地舉起了手。

    繆老師見這個小姑娘文文靜靜的,氣質很好的樣子,就選了她和另外一個女生。

    那個女生就是他們班現在的代理團支書,梅秀鳳。

    葉蓁蓁對這位同學印象深刻。

    因為,她是一隻戲精。

    如她先前所說,前世他們班的三個主要班幹部面和心不和。班級里隱隱約約分成了三派,簡稱為魯派(班長)、梅派(團支書)、還有葉派。

    葉蓁蓁當時是副班長。選班長的時候,她以一票之差敗給了班長魯恆亮。主要是當時魯恆亮已經做了一學期的班長了,而且還做得任勞任怨,勤勤懇懇,葉蓁蓁這個後來者很難超越他。

    不過當時,葉蓁蓁的票數甩了梅秀鳳一大截。梅秀鳳和魯恆亮一樣,當時已經做了一學期的班幹部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葉蓁蓁這個後來者的票數竟然能在自己之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