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27.墮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27.墮落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二十七章墮落

    「讓咱們養!就因為咱家現在能賺錢了!」葉壯志心寒地說:「她根本就沒把我當親兒子,沒把你當親孫女兒!」

    「行了,這種話少在孩子面前說!」趙秋月打斷了情緒激動的丈夫,對女兒說:「好在你爺爺還是講道理的,聽你奶奶這麼說,你爺爺就打電話給你叔叔,把他和你嬸嬸都叫了過去,說是如果他們倆不在五年內把錢還了,就把市區的那套房子轉到你名下。」

    葉蓁蓁不敢相信:「五年內還錢?就叔叔嬸嬸那個花法兒,怎麼可能……」

    「還不上的話,他們就是跟別人借也得還。」趙秋月苦澀地笑了一下,「聽說現在市區的房子比咱家新買的那套大房子還值錢呢,你叔叔嬸嬸不會甘心讓你爺爺把那套房子給你的。」

    葉蓁蓁點點頭說:「其實這樣挺好,倒不是咱們圖爺爺奶奶的房子,只是這樣一來,叔叔一家就該知道努力賺錢了,最起碼不會像現在這樣一直啃老。」

    爸爸媽媽也點點頭,兩人都覺得放下了一樁心事。

    「不過媽媽,我還是不明白,叔叔明明有單位的車可以開,為什麼非要買那麼貴的車啊?雖說奶奶偏愛他們家,可他們還住著父母名下的房子呢,心裡就不發虛么?」

    「唉,你爺爺也是這麼罵你叔叔的。沒想到你叔叔竟然哭了,哭著說他單位的同事都有車開,就他沒有,只能蹭單位的破車。你嬸嬸心疼他,回娘家要了幾萬塊錢,可你叔心氣高,不想開『破車』,一定要買輛好的爭這口氣,於是就跑去跟你奶奶『借錢』……也是巧了,你爺爺那天要參加聚會,就讓你奶奶去存個錢,沒想到……」

    葉蓁蓁明白了之後,真是恨鐵不成鋼。說白了,叔叔就是起了攀比之心。這麼大的人了,還跟個小孩子一樣,什麼都要最好的。自己沒有那個能力,就去找父母要。偏偏「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奶奶就吃他這一套。

    好在葉家的當家人還是她的爺爺,經過這件事之後,老爺子恐怕不會再往金老太太手裡放錢了。

    從日本回來后沒多久,葉蓁蓁他們就開始準備期中考試。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加上十一假期,他們連續玩了二十來天的緣故,葉蓁蓁剛回來的時候還真是有點學習不進去。

    不過和她相比,顯然還有更學不進去的人,比如彭雨彤。

    話說葉蓁蓁和王可萱剛從日本回來的那個周一,兩人都按照慣例,買了些小禮物分給同學們。王可萱買了兩包水果糖,葉蓁蓁買了兩袋巧克力,兩人按座位均分給全班同學。

    除此之外,葉蓁蓁還給和她關係好的同學們送了一些小禮物,比如在迪士尼樂園買的卡通本子、圓珠筆之類的東西,大家收到禮物后都很高興。

    彭雨彤沒去成日本,原本心裡就憋著一股氣。此時見王可萱和葉蓁蓁這麼風光,好多同學都羨慕地打聽她們在日本的見聞,彭雨彤就更加覺得這間教室簡直待不下去。

    她走出教室,原本是想和男同學們聊聊天、換換心情,沒想到正好看到崔子燁在吃葉蓁蓁送他的巧克力。

    彭雨彤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衝過去一把將崔子燁手中的巧克力丟在地上,生氣地說:「你怎麼吃葉蓁蓁送你的東西!你是不是喜歡她了?」

    「你說什麼呢,葉蓁蓁送了全班同學,又不是只送了我一個人!」崔子燁不明白,以往嬌俏可人的小姑娘怎麼會變得這麼無理取鬧。

    彭雨彤見崔子燁似乎有點生氣了,便不再高聲和他喊,而是紅著眼睛委屈地說:「可應該去日本的人本來是我,是葉蓁蓁頂了我的名額……要是去的是我,我能給你帶一盒巧克力回來,誰稀罕她這兩塊!」

    崔子燁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見彭雨彤這樣他就心軟了,靠近彭雨彤好聲好氣地安慰她:「你彆氣了,我不吃了還不行么?不就是去日本玩幾天么,你別放在心上了。等將來長大了,我帶你去。」

    「真的?」彭雨彤化嗔為喜,親昵地湊到崔子燁耳側,還未來得及有進一步的舉動時,就聽頭頂不遠處傳來劉老師憤怒的聲音。

    「你們在幹什麼?!」

    崔子燁大驚失色,立馬彈跳到一邊,離彭雨彤遠遠兒的,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劉老師瞪著他們兩個怒氣沖沖地說:「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這是在學校里,你們離得那麼近幹什麼?!開學的時候老師說沒說過,男女同學交往要注意尺度?」

    「老師,我錯了……」彭雨彤小聲說。

    可劉老師顯然並不打算這麼簡單地原諒他們。當天下午,劉老師在放學前召開了一個班會,專門用於批評彭雨彤。

    「你一個小姑娘,天天和男同學混在一起,要不要臉?」

    彭雨彤被老師罵得面紅耳赤,卻又不敢反駁,只能低著頭抽泣著抹眼淚。

    全班男同學都用同情的目光偷偷看著她。

    女同學們卻是幸災樂禍的居多,尤其是田文香和邵佳敏兩個,忍不住捂著嘴偷笑起來。

    放學后,邵佳敏好奇地問:「你們說,班主任會不會請彭雨彤的家長來學校啊?那可就精彩了。」

    葉蓁蓁聳聳肩,「不好說,劉老師還是挺喜歡彭雨彤的。只是不知道她今天到底做了什麼,惹得劉老師這麼生氣。」

    「我聽人說,她和崔子燁在後院親嘴兒呢,被劉老師撞見了。」田文香直言不諱地說:「真不要臉,在學校也做得出這種事來。」

    不知道是不是她歲數大了,葉蓁蓁覺得自己現在對這種不算太勁爆的八卦都沒什麼興趣:「算了,不說她了。要考試了,趕緊回家複習吧。」

    「老葉,你還用複習?」邵佳敏不含一絲嫉妒,滿是羨慕地說:「你成績那麼好!」

    「那也得看書啊,這都好多天沒學習了……」眼看著自己的車出現在道路盡頭,葉蓁蓁趕緊過馬路,「我不跟你們說了啊,拜!」

    「你有沒有覺得,老葉好像不怎麼在意彭雨彤?」邵佳敏看著葉蓁蓁的背影,問一旁的田文香。

    田文香點點頭說:「我要是老葉,我也不在乎她。老葉學習好,長得又不比彭雨彤差,不知道那些男同學為什麼瞎了眼似的,都跟彭雨彤親近。」

    因為察覺到葉蓁蓁對說彭雨彤壞話這件事沒什麼興趣了,所以以後罵彭雨彤的時候,邵佳敏就盡量單獨和田文香罵,或者偶爾向辛詩弈吐吐槽。

    她不知道的是,葉蓁蓁前世可不是這樣的。那個時候因為她暗戀江宇昂,可沒少像邵佳敏她們這樣說彭雨彤的壞話。

    說起江宇昂,最近六年一班除了彭雨彤和崔子燁親熱被老師抓包的事情之外,就數發生在江宇昂身上的事兒最能引起她們的八卦欲了。

    這回期中考試的成績出來后,葉蓁蓁照舊毫無懸念地得了全班第一。王可萱只有語文比葉蓁蓁少了兩分,排在第二。

    可讓人大跌眼鏡的是,一直穩定在前三名,跟葉蓁蓁、王可萱爭奪第一名的江宇昂,在這次的考試里竟然只排了班級十幾名。他最擅長的數學,竟然只得了八十幾分,實在令人驚訝。

    葉蓁蓁卻並不覺得多奇怪。最近江宇昂頻頻缺課,說是家裡有事。她髮捲子的時候看到過江宇昂的數學卷子,後面的大題根本就沒做,一看就是走神了。

    按理來說,她和江宇昂只是普通同學關係,她不應該插手這件事才對。可葉蓁蓁一想到這個天才少年曾經是怎樣的驚才絕艷,再想想他後來的「結局」,就覺得非常可惜。

    前世大概就是從這個時候,江宇昂因為家裡的緣故無心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六年級畢業之後,他和葉蓁蓁上了不同的初中。因為家裡沒人管,他就跟著崔子燁等人成天和一群小混混呆在一起,染上了抽煙喝酒的習慣。

    可能正好是趕上叛逆期了吧,聽和他同班的邵佳敏說,江宇昂初中三年要麼逃課,要麼上課睡覺,考試的時候甚至連卷子都不答。初中沒畢業,他就上了一所職業學校。後來也沒考大學,靠家裡的資助在他們當地開了一家小飯館,完完全全是個普通的社會青年了。

    小學畢業后,葉蓁蓁統共見過他兩次。一次是初二的時候,葉蓁蓁去輔導學校上課,路過第一中學的校門口。她當時剛剛吃了一袋安大媽小丸子,怕嘴裡有味道,就去小賣店買了一包口香糖,結果突然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葉蓁蓁?」

    這個聲音很熟悉,葉蓁蓁回過頭,茫然地看了看狹小的小賣店,並沒有發現她認識的人。

    小賣店老闆顯然不可能知道她的名字,葉蓁蓁只好再次看向小店裡的另一名顧客。

    那是個頂著爆炸頭的小青年,用後世的話說,就是洗剪吹+殺馬特。他上身套著校服,沒拉拉鏈。下面穿著一條牛仔褲,一隻腳踩在小賣店門口的板凳上,正在吸煙。

    「你認不出我了?」

    少年見葉蓁蓁發獃,勾唇笑了一下,「我是江宇昂啊。」

    葉蓁蓁當時還小,非常不擅長表情管理,她相信自己當時一定露出了非常驚訝的表情。

    好在江宇昂當時並未介意,見到她這個許久未見的老同學,還挺親熱地問她怎麼來了這裡。葉蓁蓁說她是來上英語班的,後來趕著上課,她就匆匆地走了。從此之後,她就把暗戀江宇昂的這一段記憶完完全全地塵封在了自己的日記本里。

    她知道,他們已經不是同一路人了。

    最後一次見江宇昂,是在葉蓁蓁出國的前一周。那時候她和邵佳敏在奶茶店聊天,不知怎麼說起江宇昂,邵佳敏就說她現在還有他的微信,還說起江宇昂和幾個老同學一起開飯店的事情。

    葉蓁蓁當時不知道怎麼想的,就問邵佳敏那家飯店在哪裡,不如她們一會兒去那裡吃飯。

    邵佳敏就問了江宇昂他家飯店的地址,可惜江宇昂說不巧,他們下個星期才開業。

    而那個時候葉蓁蓁已經出國。

    好在邵佳敏多說了兩句,說她現在正和葉蓁蓁在一起喝茶呢。江宇昂一聽就問她們在哪裡,想來和老同學聊聊天。

    問過葉蓁蓁的意思后,邵佳敏報了地址。沒過多久,江宇昂就趕了過來。

    和上次見面時相比,江宇昂看起來要精神了許多。他不再留著非主流的長發,而是剪成了清爽的短髮。看得出他似乎有健身,身材和小時候一樣好。難得的是沒有長殘,葉蓁蓁一眼就認出他就是當年風靡全校的那個少年。

    三人談笑風生,聊了許多小時候的趣事。直到合伙人給江宇昂打電話,他才不得不提前離開。臨走時還問要不要送她們一程,他才剛剛買了車。

    葉蓁蓁委婉地拒絕。

    那天見面之後,葉蓁蓁就有了江宇昂的微信。三天之後,江宇昂聯繫葉蓁蓁,問她和邵佳敏要不要去看新上的電影。葉蓁蓁抱歉地告訴他說,她這幾天各種送行的飯局已經排滿了,實在脫不開身,江宇昂就沒有勉強。

    後來,兩人就如同通訊錄里的許多「殭屍好友」一樣,再也沒有聯繫過了。

    回想起過去,江宇昂的少年時代雖說經歷了一些波折,但他最後有房有車,也有自己的收入來源,不能說他就是過得不好。只是和他童年時期所展現的天賦相比,沒有讀大學實在是太可惜了。

    重生之前想起江宇昂時,葉蓁蓁偶爾也會想一想,為什麼當年她初中的時候明明知道江宇昂走上了歪路,卻沒有說出來呢?為什麼她只是那樣匆忙地逃跑,對他的改變視而不見?

    或許是因為,這是當時大多數同學的選擇吧?那些和他在同一所學校、同一個班級的同學都沒有拉他一把,葉蓁蓁覺得自己這個兩年不見、已經失去聯繫的小學同學,根本沒有資格去過問別人的人生。

    而且,那時候的江宇昂是那樣的陌生,恐怕她的話他根本就不會聽進去,還會嫌她煩。

    可讓葉蓁蓁隱隱有些後悔的是,她竟然連試都沒有試過,就選擇了明哲保身,置身事外。

    重來一次,她不想再做這種讓自己都看不起的人。

    但不可否認的是,如果葉蓁蓁仍舊是當年的葉蓁蓁,如果她沒有帶著成年人的記憶回到小時候,葉蓁蓁覺得自己恐怕還是會和當年一樣默默走開。

    畢竟不是誰都有勇氣跳出來,做別人成長道路上的救世主,尤其是對一個判斷能力尚不成熟的小孩子來說。

    她只是一個普通人。

    天一日一日地冷了。前些天江宇昂請了長假,據說是老家的奶奶去世,要趕回去奔喪。聽說他是他奶奶帶大的,這個噩耗對他來說,無異於雪上加霜。

    由於他已經半個月沒來上學,班主任覺得他第一排的座位空著也是浪費,就調整了座位,把江宇昂的座位安排到了最後一排。

    這天江宇昂難得來學校上學,一見原本屬於自己的座位上坐著人,江宇昂就是一怔。

    葉蓁蓁當時正好坐在靠門第一排的地方,看見他就說:「你好長時間不來上課,老師把你的座位調到最後一排去了。一會兒等老師來了,你可以跟他申請調回來。」

    「不用了。」江宇昂勉強地笑了一下,看起來明顯精神不太好的樣子,「反正我長得高。」

    不久后老師便進了門,葉蓁蓁點點頭,沒再說話。

    下課之後,葉蓁蓁原本有心找江宇昂聊聊,但是看他一下課就趴在桌子上,她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算了,教室里人多眼雜,一不小心還容易被傳出去什麼閑話。不如放學后,或者周末找個什麼時間,在校外和他談一談,或許更容易讓江宇昂敞開心扉。

    不過,她該怎麼約他呢?江宇昂家裡條件雖然不錯,但他這個時候並沒有手機。葉蓁蓁本想像彭雨彤和崔子燁那樣傳紙條,又怕被人瞧見,打小報告捅到班主任那裡,那可就麻煩了。

    想來想去,她只能隨時注意著江宇昂的動靜,尋找一個能和他單獨說話的機會。等到第三節課下課,他總算站起來往門外走,不知道是不是要去上廁所。葉蓁蓁看他表情,不像尿急的樣子,就尾隨著他出了教室,並在樓下把他攔住。

    江宇昂嚇了一跳。

    因為學校的老師、領導反覆強調要注意男女同學交往尺度的問題,加上這個年紀的男生女生原本就比較敏感的緣故,就算學校里暗戀他的女同學不少,還很少有像葉蓁蓁這樣直接把他攔住,還往一邊拉拉扯扯的。

    「干、幹嘛?」江宇昂驚訝之下竟然有點結巴。

    「到廢棄教室這邊來,別讓人看見了,說閑話。」

    江宇昂好笑地說:「那你別拉我,讓人看見更要說。」

    葉蓁蓁這才發現,她剛才好不容易瞄準了周圍沒人,著急之下就死命拉他的袖子,結果一不小心把江宇昂校服外套的拉鏈拉開了。

    幸好冬天穿的多,只露出他穿在裡面的黑色毛衣。

    「不好意思啊……」葉蓁蓁撓撓頭。

    「說吧,什麼事?」廢棄教室的前後門都有玻璃窗,此處不宜久留,江宇昂便開門見山地問。

    「學校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周末你有沒有時間,我請你去『熱帶雨林』喝點東西?」

    江宇昂一臉奇怪地看著她,心裡想著這個女孩子未免也太大膽了吧。

    他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女生這樣直截了當地邀約。

    可就是因為葉蓁蓁太過直截了當,江宇昂反倒覺得搞不好是他想多了。葉蓁蓁只是有事情和他說,並不是有什麼別的心思。

    「好,我周末都沒什麼事。周六可以么?」

    「那周六下午兩點,在『熱帶雨林』二樓見?」

    見江宇昂點頭說好,葉蓁蓁便沖他點點頭,匆匆往門外走去。

    江宇昂特意隔了一會兒才出門。

    定下見面的時間、地點后沒多久,葉蓁蓁又後悔了。

    她不知道自己只是人家的一個同班同學而已,管什麼多閑事幹嘛!

    人家的親爸親媽都沒操這個心,或者操了這個心也沒用,她說兩句江宇昂,他就能好好學習了?

    搞不好人家只會覺得她多事!

    隨著約定時間的逼近,葉蓁蓁越來越感到懊惱。可說要取消這次見面吧,葉蓁蓁又下不了這個決心。

    她覺得不管成與不成,總要試一試再說。如果江宇昂的態度不好,她以後一定不會再多管閑事。

    周六那天,為了防止江宇昂誤會這是一場「約會」,葉蓁蓁特意沒有打扮,甚至還沒有像平時周末一樣穿裙子,而是在毛褲外面套了一條牛仔褲,穿著十分休閑。

    她提前十分鐘到了「熱帶雨林」,見江宇昂還沒到,就先在吧台點了兩杯熱巧克力,先上二樓去了。

    因為她和呂爍蘭常來這裡聊天,已經是「熱帶雨林」的常客了,就算葉蓁蓁沒點夠最低消費的標準,老闆也沒攔著她。做生意嘛,賺錢不急在一時。而且人家小姑娘說了,她的同學還沒來呢。

    十分鐘后,江宇昂準時到達。他沒有點飲料,而是直接上了二樓。沒費多大力氣,他就在樓梯口不遠處的包間里找到了葉蓁蓁。所有包間里,只有這間的門是微開著的。

    「葉蓁蓁?」

    見她趴在桌子上打盹兒,江宇昂輕輕叫了一聲。

    他這一聲,忽然讓她想起前世在第一中學門口兩人偶遇的那次,恍如隔世。

    她怔了怔,揉揉眼睛,不好意思地說:「暖氣開得太足了,我有點困。」

    江宇昂理解地說:「冬天的下午就是容易犯困。」

    葉蓁蓁將菜單遞給他看:「我點了兩杯熱巧克力,你看看還要點什麼?」

    說話間服務員就端著兩杯熱巧上了樓。

    江宇昂知道這種包間肯定有最低消費,就又點了兩塊黑森林蛋糕,配熱巧正合適。

    等到吃的喝的都上齊后,葉蓁蓁看著對面的江宇昂,有點尷尬地開口:「你……還好吧?你家裡的事情,我聽說了一些。」

    「嗯,還好,謝謝關心。」經過接二連三的變故,江宇昂的性子似乎沒有以前那麼活潑了。

    「期末考試就要到了……你準備得怎麼樣?」葉蓁蓁小心翼翼地問。

    江宇昂乾脆地說:「沒有準備。」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