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18.打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18.打聽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一十八章打聽

    不知道怎麼回事,時隔多年再看到這一段,葉蓁蓁突然有些不大相信真的是華文瑞用了江宇昂的Q-Q向她表白。

    華文瑞自己沒有Q-Q么?既然他都能上網了,怎麼可能沒有!

    表白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要用別人的Q-Q號說?他不怕葉蓁蓁誤會么?

    有沒有可能,向她表白的並不是華文瑞,而是試探她的江宇昂?

    葉蓁蓁覺得非常有可能。

    最後一篇日記很簡短。

    8月21日:

    「還有幾天就要去中學報道啦!這幾天華文瑞天天在網上纏著我,我乾脆隱身或者離開。我和邵佳敏都覺得這件事有些奇怪。就算是真的,我也不會和他像彭雨彤和崔子燁一樣『談戀愛』。因為小學就要畢業了,我對他又沒感覺,所以pia飛他~」

    至此,她的這本「暗戀」日記就結束了。

    葉蓁蓁合上日記后,把筆記本抱在懷裡,對著白牆發獃。

    其實看了這麼多的日記,葉蓁蓁已經大概想起來了,當年她為什麼沒有和江宇昂在一起。

    那時候她明明暗戀江宇昂,江宇昂也和她互動頻繁……

    關鍵問題就在於,江宇昂對她一直若即若離,沒有明確地表白過。

    而且要命的是,江宇昂不僅對她「特別」,和彭雨彤的關係也很撲朔迷離,這一點是葉蓁蓁當年最不能忍受的。

    當然了,她現在也不能忍。

    仔細想想,江宇昂的行為和當初那個玩弄她感情的吳海生有什麼區別么?

    他們都是讓她以為對方喜歡自己,卻不表白,最終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不,或許還是有區別的,畢竟她遇到他們的年齡不同。

    江宇昂和她曖昧時畢竟還年輕,沒有任何感情經驗。

    他就像是一張白紙,有可能因為膽怯、害羞等等原因,錯過了她。

    但吳海生認識她時已經24、5了,是個情場老手。他的行為沒什麼可討論的,就是完完全全地把她當備胎,等女神接受他了之後就把備胎一腳踹開。

    這麼想想看,江宇昂的行為還是能理解的。

    葉蓁蓁嘆了口氣,把日記本塞回行李包中藏好。

    她現在連條能穿出去的褲子都沒有,沒辦法去小賣店買打火機,只能先藏著了。

    把日記本直接扔茅坑裡倒是省事,但畢竟是自己當初用心寫過的東西,葉蓁蓁捨不得這麼糟踐。

    看完日記,她像做月子一樣地躺了一下午。好在她把手機偷偷地帶來了,雖然功能不多,但起碼能掛個Q-Q,和她編輯聊上幾句。

    「小葉子,你上線了?!話說《災星生存手冊》的第二部什麼時候能交稿呀?」

    葉蓁蓁向來交稿及時,編輯很少催她。這回是情況特殊,因為上下兩冊是分開出的,如果第二部不趕緊銜接上,可能熱度掉了就不好賣了:「第一部賣得不錯,讀者都在催呢!」

    「額,等我回去再改改,十一放假后交怎麼樣?我在軍訓呢。」

    合同上的交稿日期是年底,十月份交已經是提前了。編輯連忙說好,還發了幾個親親的表情過來賣萌。

    葉蓁蓁看著手機屏幕,心想著等交完了《災星》2的稿子,她一定要休息一段時間,不能再這麼一直在碼字、修稿中無限循環了。

    她是人,不是碼字的機器,需要休息和調整期。

    不,就是機器還需要休息呢。比如她手中的手機吧,剛開始還挺好用的,時間久了就小毛病不斷。這不,又開始莫名其妙地發燙了,葉蓁蓁都怕它突然炸掉,趕緊關機裝進包里。

    傍晚邵佳敏回來時,果然帶了一個鋁飯盒回來。葉蓁蓁中午沒吃正餐,正好有點餓了,趕忙坐起來接過。

    打開飯盒一看,裡面是兩個大包子,還有一點鹹菜。葉蓁蓁正要吃,忽然想起一個關鍵的問題——「筷子呢?」

    「啊?」邵佳敏怔了一下,說:「忘了,我光想著給你帶飯了……」

    「沒事兒,還好是包子。」葉蓁蓁放下飯盒,起身說:「我去水房洗個手。」

    別人幫她辦事兒,她不好說責怪的話,畢竟人家能不嫌麻煩地幫她忙就不錯了。

    葉蓁蓁就這麼一會兒手抓、一會兒把臉埋進飯盒地吃完了晚飯。

    去水房洗飯盒的時候,邵佳敏跟過去洗襪子,邊洗邊笑著說:「行啊老葉,你這病號裝得夠像的。」

    葉蓁蓁感覺自己比竇娥還冤:「我不是裝的,我低血糖,還來了例假。」

    嚴格說起來,她只是……稍微擴大了一點點事實而已。不然早上才站了那麼一會兒,她還不至於虛弱到真的暈倒。

    飯後邵佳敏就去劇場看電影去了,葉蓁蓁沒法出門,就繼續在寢室里窩著,看邵佳敏借給她的課外書打發時間。

    好在電影不長,她們一個多小時就回來了。

    邵佳敏過來問她:「老葉,去上廁所不?」

    葉蓁蓁琢磨著自己差不多是時候該換衛生巾了,就點了點頭,準備好東西和邵佳敏一起去。

    托媽媽是學校職工的福,葉蓁蓁已經很久沒上過室外廁所了。到了軍訓基地,聽說這裡只有旱廁后,葉蓁蓁的內心是拒絕的。

    可是沒有辦法,人有三急,廁所總是要上的。

    每次捏著鼻子走進好像幾百年都不清理一次的旱廁時,葉蓁蓁的內心幾乎都是崩潰的。

    味道大就算了,由於人員流動性太大,又疏於打掃,廁所地上還有好多不明液體。

    上廁所時,葉蓁蓁和邵佳敏不得不踮起腳尖,每一步都走得步步驚心。

    最要命的是,有的茅坑裡還有許多白色的幼蟲,據說是傳說中的蛆。

    聽說有的同學第一次見到蛆,當場就嚇哭了。

    葉蓁蓁也嫌噁心,但她心理素質沒那麼差。

    她只恨自己現在不近視……

    用最快的速度上完廁所后,葉蓁蓁顧不上自己大姨媽在身,踮著腳跑了出來。

    邵佳敏也是一樣。出了廁所,兩人都沒形象地喘著粗氣。沒辦法,剛才憋氣的時間太長了,缺氧。

    「還是家裡好啊!」邵佳敏忍不住感慨道。

    葉蓁蓁贊同地點頭。

    回宿舍后,邵佳敏和田文香結伴去洗澡了。葉蓁蓁今天不方便洗,就去水房洗漱。

    讓她不大開心的是,她的臉蛋上竟然長了個紅色的大痘痘,這還是她重生以來的第一顆痘。

    好煩啊!

    長在那麼顯眼的位置,都沒辦法擋一擋。

    葉蓁蓁皺著眉頭回屋,臨睡前順手摸了摸掛在護欄上的校服褲子。

    嗯,托天熱的福,已經快乾了,估計明天早上就能穿。

    果然,第二天早上睡醒后,葉蓁蓁一摸褲子,發現已經干透了。

    她穿褲子的時候,寢室里另一頭忽然傳來一陣喧嘩聲。

    「老師!」彭雨彤尖叫道:「牧雨馨不行了!」

    卧槽!不行了?!什麼情況!

    大家原本都在穿衣服穿褲子呢,一聽到這個「重磅新聞」,紛紛湊過去圍觀。

    葉蓁蓁瞄了一眼,只見原本睡在彭雨彤上鋪的牧雨馨此時正半躺在彭雨彤的床上。她捂著心臟,閉著眼睛虛弱地說:「我心臟病犯了……」

    葉蓁蓁聽說過牧雨馨有先天性心臟病,不過從來沒見她發作過,這還是第一次。

    姜老師不敢大意,趕緊讓人去醫務室叫軍醫過來,同時給班主任劉老師打電話,讓他聯繫學生家長。

    聽說劉老師要來,女同學們一下子就散開了,趕緊回去把衣服穿好。雖說劉老師是她們的班主任,但畢竟是個男的。十二三歲的女孩子,這個時候已經有了最基本的性別意識。

    劉老師很快就趕了過來,來時見大家都在瞅著牧雨馨發獃,就沒好氣地說:「都愣著幹什麼,趕緊整理內務,一會兒督查會過來檢查的!」

    眾人頓時作鳥獸狀分散開來,各干各的事情,但眼角餘光都好奇地瞄著牧雨馨。

    軍醫就是葉蓁蓁昨天見過的那兩個阿姨中的一個,她趕來后沒多久,檢查內務的督查也來了。同學們自顧不暇,誰都顧不上牧雨馨,只有彭雨彤一直坐在床上陪著她。

    葉蓁蓁今天感覺好點了,就和邵佳敏她們一起去食堂吃早飯。從食堂到訓練場的路上,田文香忽然說:「我告訴你們,牧雨馨八成沒病,她是裝的!」

    「裝的?你怎麼知道的?」

    「你們倆睡得遠點兒,可能不知道。她不想在這兒住,是因為她有尿床的毛病,已經尿了兩個晚上了……昨天晚上更是誇張,從上鋪尿到了下鋪呢!」

    「啊?不會吧……」葉蓁蓁很難相信,六年級的學生還會尿床。

    「真的,我們那邊兒都能聞到尿騷味兒,不過直到今天早上才確定是她。」

    田文香話音剛落,突然聽到集合哨響,大家紛紛往訓練場上跑去。

    葉蓁蓁身上不方便,沒有跟著跑,而是快步走到樹蔭底下坐著。

    一旁的姜老師瞄她一眼,懷疑地說:「葉蓁蓁,你的病還沒好?」

    葉蓁蓁早就料到姜老師會找她的茬,於是掏出兜里的診斷書遞給她看。姜老師看完吐出口氣,將診斷書丟還給她,沒再說什麼了。

    今天天氣仍舊很熱,就算是坐在樹蔭下,葉蓁蓁還是覺得渾身燥熱,身上冒虛汗。

    好在她帶了一個小型電風扇,可以拿在手裡、帶香味兒的那種。雖然風力不大,但聊勝於無,吹吹臉還是很舒服的。

    其他同學就很慘了,今天上午他們練習踢正步,許教官非常嚴厲,一個一個分解動作地教他們,每個姿勢都要定型一分鐘,大家都非常煎熬。

    好不容易熬到休息時間,邵佳敏來她這邊喝水,羨慕地說:「老葉你可真是幸福啊,我好想生病……」

    「呸呸呸,別瞎說。」葉蓁蓁見她們臉上出了汗,就從兜里掏出濕巾給她們,「擦擦臉吧,我這兒還有防晒,一會兒可以補一下。」

    「哈哈,老葉,你傢伙事兒可真齊全。」邵佳敏不客氣地接過。

    等她們休整好了,就又回到訓練場上坐著,圍著教官學唱軍歌。

    葉蓁蓁遠遠地看著,突然有一點羨慕,但又不好在這個時候回去坐著。

    以前她不愛請假就是這個原因,總覺得自己請了假就脫離了集體,像是漂在海面上的一葉孤舟。

    上午的訓練結束后,天突然陰了。

    去食堂的路上,邵佳敏小聲抱怨道:「怎麼才陰啊!」

    田文香湊過來說:「我聽人說,每年學生軍訓都會趕上下雨,不知道咱們能不能趕上。要是下雨了就好了!」

    「對對對,趕緊下雨吧!」邵佳敏從沒有如此盼望雨水的降臨。

    吃完午飯,回宿舍午休時,大家發現牧雨馨已經回家了。

    邵佳敏不信牧雨馨尿床的事,和田文香兩個跑過去看牧雨馨的被褥,結果發現已經被人收走了,鐵床上面空空的,什麼都沒有。

    兩人不免有些失望。

    今天下午的訓練內容是遠足。臨出宿舍前,姜老師問葉蓁蓁去不去。

    葉蓁蓁猶豫了一下,覺得肚子沒那麼疼了,就說去。

    結果她還沒出宿舍的門兒呢,就聽外面有人興奮地大喊:「下雨了!不用去遠足了!」

    同學們聽說后立馬咧嘴笑了,興奮地看向彼此。還有人趴在窗戶邊上往外看,證實消息的準確性。

    姜老師好像也是暗暗鬆了口氣。她讓大家先不要出去,在寢室里等安排。

    學校是不會讓孩子們淋雨的,出了什麼事兒他們負責不起。

    果然,沒過多久就有人過來通知,說是今天下午的遠足取消了,改為室內訓練,讓同學們去體育館集合。

    雖說不能繼續休息,大家都有點失望,不過能在室內訓練就很不錯了,總比出去遠足強吧。

    大家都乖乖地去了體育館,葉蓁蓁也跟去了。

    教官來之前,江宇昂見她竟然站在了隊伍里,不由一怔:「葉蓁蓁,你能行么?」

    葉蓁蓁點點頭。

    教官知道她有病,應該不會太難為她的。

    果然,許教官見她歸隊還挺高興的。加上葉蓁蓁前世有過幾次軍訓的經驗,動作做得都很標準,許教官還特意表揚了她,說她帶病訓練,精神可嘉什麼的,害得葉蓁蓁特別不好意思。

    她本來就是想來意思意思的,這下子卻是不好意思再「意思意思」了。

    第二天沒有下雨,不過陰天。校領導怕突然下雨把孩子們淋感冒,依舊讓他們在館內訓練。

    下午,見雨滴遲遲沒有落下,他們按照原計劃去後院務農。

    所謂務農就是讓大家挽起袖子,刨刨地、拔拔草什麼的。實驗小學的學生基本都是城裡孩子,大家啥也不懂,就是跟著指導老師做做樣子,沒幹什麼正經活,但全都累得滿頭大汗。

    因為今天是在軍訓基地住的最後一晚,所以今晚不看電影,而是開告別晚會。

    晚會上的節目都是在軍訓之前各班級自願報名的。原本江宇昂想和葉蓁蓁跳個雙人舞,不過被葉蓁蓁婉拒了。她覺得自己現在的水平還不到家。雖說她已經換了一個快班上課,但是還不到可以當眾表演的水平。

    江宇昂有點惋惜,不過沒說什麼。他還有別的任務呢,就是主持今天的晚會。

    晚會一開始,大家都非常興奮,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聊台上的人是哪個班的某某某,誰長得好看,誰長得肥。

    和前幾天不同的是,今天晚上她身邊坐的不是邵佳敏和田文香,而是從三班偷偷溜過來的呂爍蘭。今晚呂爍蘭他們班的班主任不在。

    「嘿,我跟你說個事。」呂爍蘭神神秘秘地說:「四班好像有人在打聽你呢。」

    「打聽我?打聽我做什麼?」不知道怎麼回事,葉蓁蓁聽到這句話的第一想法是有人要揍她。

    「你在樹下休息的時候挺顯眼的,被別的班的男同學看到了,打聽你是誰呢。」呂爍蘭眨眨眼睛說:「怎麼樣,要不要我幫你牽線搭橋?」

    葉蓁蓁還當是什麼事兒呢,聽她這麼說,葉蓁蓁就白了呂爍蘭一眼,「開什麼國際玩笑,你會喜歡小男生么?」

    呂爍蘭搖搖頭:「喜歡不起來。我發現我現在看他們的目光都特別慈愛,跟看兒子似的。」

    「是吧,也就你懂我了。」

    「不過……」呂爍蘭話鋒一轉,「咱們可以玩養成嘛!」

    葉蓁蓁嚇了一跳:「我去……你這難道不是戀童癖的一種?」

    「喂!葉蓁蓁同學,你的思想不要這麼齷齪嘛!你怎麼能污衊少年純真的感情呢?!」

    葉蓁蓁做了個嘔吐的動作出來。

    「講真,你以前六年級的時候就沒喜歡過誰么?」呂爍蘭問。

    葉蓁蓁怔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要不要說。

    她們倆雖然是五年級認識的,但在大學以前只是普通朋友,呂爍蘭對她的既往「情史」不是特別了解。

    她怕她把江宇昂的事情說了,就會被呂爍蘭拿來打趣,甚至撮合他們兩個,那就尷尬了。

    葉蓁蓁昧著良心說:「沒有。」

    「真的?」

    葉蓁蓁剛要點頭,就見呂爍蘭指了指主席台上的江宇昂:「你喜歡過他吧?」

    在那一瞬間,葉蓁蓁真的有一種「見鬼了」的感覺。

    見她怔住,呂爍蘭得意一笑:「我就知道。」

    「你怎麼知道的?」葉蓁蓁覺得很奇怪。

    「這有什麼難猜的,全年級能有一半兒的女生暗戀他。」

    葉蓁蓁無言以對。

    「不過你放心,我對他沒興趣,我不會跟你搶男人的。」呂爍蘭保證道。

    「滾,我也沒打算和你搶。」葉蓁蓁想起自己的那本暗戀日記,嘆了口氣說:「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我和你一樣,沒辦法把他們當做同齡人。別說,搞不好我看著他的時候,臉上也掛著『媽媽的微笑』呢……」

    「哈哈哈哈哈哈,媽媽的微笑,哈哈哈哈……」呂爍蘭忍不住笑成了「金館長」臉。

    「你小點聲兒!」葉蓁蓁警告地瞪她一眼,「還是說點正事吧。等小學畢業,咱們就要去不同的初中上學了,你有什麼想法?」

    要是她們倆想分到同一所學校的話,現在就得想點辦法了。

    「蓁蓁同志啊,真不是我無情,我想過了,咱倆還是各上各的學校比較好。畢竟熟悉嘛,有外掛。」

    葉蓁蓁點點頭:「我也沒打算非要去上你們學校。」

    「那咱們就高中見吧。」呂爍蘭乾脆地說。

    「不不不,等等,高中我想轉去市區念。」葉蓁蓁說:「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一直很想去長青?」

    「長青?好學校啊!」呂爍蘭說:「其實我也想換個高中念念,不過不會是長青,我比較傾向於藝校。」

    「藝校?哦,對了,你的大提琴學的怎麼樣了?」

    「挺好的,我感覺自己拉大提琴的時候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有這麼神奇?」

    呂爍蘭點點頭,笑著說:「我覺得回到小時候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你不僅有時間,有精力,而且還會很堅定、很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小時候我們雖然過得挺開心的,但太幼稚了,許多機會都不知道把握。」

    「唉,你說得對……要是時間能定格在2007就好了,我一點都不想變老。」

    「我也是。但是做人不能太貪心啊,我們還是要長大的。只不過這一次,我一定要度過一個無悔的青春!」呂爍蘭興奮地說:「我都想好了,從初一開始我就談戀愛,爭取上大學前談七次!」

    「噗……」

    晚會結束后,葉蓁蓁只記得呂爍蘭說她要早戀七次的豪言壯語了,台上表演了什麼節目都不知道。

    因為是最後一晚,晚上回去后,大家洗漱完上了床后還是很興奮,一點都沒有要睡覺的意思,熄燈后還嘰嘰喳喳地聊著天。

    姜老師催了她們好幾次:「趕緊睡覺!明天上午還要比賽呢,你們想得最後一名么?!」

    黑暗中沒人理她,仍舊和身邊的同學竊竊私語著。

    姜老師怒了,使出了殺手鐧:「等明天回去布置十一作業,你們信不信我讓全體女生英語作業翻倍?!」

    同學們一聽,頓時沒有一個人敢說話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