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14.獻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14.獻詞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一十四章獻詞

    第二天召集日的時候,葉蓁蓁忍不住一直在想這件事情。中午一放學,江宇昂就把她叫住了:「葉蓁蓁,一起去大隊部么?」

    葉蓁蓁點點頭,快速地收拾好書包,兩人一起下樓。

    正值放學時間,同學們都三五成群地走在一起。

    葉蓁蓁要和江宇昂一起獻詞的事情,他們班主任還有她的幾個好朋友都知道,所以見到他倆走在一塊兒並不覺得驚訝。

    倒是彭雨彤,見到這兩個似乎八竿子打不著的人突然一起走,不由驚訝地瞪大了眼睛,悄聲問她身邊的崔子燁:「他倆怎麼弄一塊兒去了?」

    「我哪兒知道!」

    「江宇昂沒跟你說?」

    崔子燁搖搖頭,「你管他們幹啥!有我和姜呈煒他們送你回家還不夠啊?」

    彭雨彤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你怎麼說話呢你!咱們不是都順路么!」

    崔子燁對著彭雨彤另一側的姜呈煒聳了聳肩,不知道她是真傻還是假傻。

    順路?有順路順到她家樓下的么?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圍在彭雨彤身邊的男同學越來越多了。

    每天下課,彭雨彤一出教室,就會有一群男生跟出來。少的時候兩三個,多的時候十幾個。他們關係都很不錯,往教學樓前面的台階上一坐,十分拉風。

    不過崔子燁有自信,就算圍在彭雨彤身邊的男生再多,自己都是和她關係最好的那一個。

    至於江宇昂?崔子燁並不覺得彭雨彤喜歡江宇昂,她只是看江宇昂不像別的男生那樣圍著她轉,所以才對他格外注意幾分罷了。

    ……

    葉蓁蓁可不知道此時自己正在被別人議論。

    兩人來到大隊部,發現大隊部里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葉蓁蓁就說:「坐吧,輔導員老師可能去忙了。」

    江宇昂點點頭,有點擔心地看向葉蓁蓁。昨天的事情他都看到了,也不知道她爸爸怎麼樣了。

    但這畢竟是別人家的家事,江宇昂怕她尷尬,就算好奇也一直忍著沒問。

    等放學的學生都走得差不多了,大隊輔導員終於回了辦公室,一看見他們倆就說:「先去吃飯,下午再練!」

    葉蓁蓁就和江宇昂一起去打飯。

    今天也是巧了,打飯的時候正好遇見媽媽。趙秋月見江宇昂要交錢,就說:「不用交了,我有多餘的飯票,正好用不完。」

    「謝謝老師!」江宇昂連忙道謝。

    「你們下午好好練啊!」分別的時候,媽媽特意囑咐葉蓁蓁。

    「知道了!」她答應了一聲,忍住了沒有在學校問爸爸的事。

    下午大隊輔導員沒去開會,吃完飯就開始檢查他們倆稿子的背誦情況。

    葉蓁蓁心有點虛。昨天晚上家裡出了事,她又忙著補作業,沒背多長時間。好在她記憶力還不錯,剛才吃飯的時候又一直在看稿子,這會兒才能勉強背誦出來。

    大隊輔導員看起來不大滿意,微微皺著眉說:「下午再好好練練,背熟練了再回家!」

    葉蓁蓁乖乖說「是」,趕緊集中精神背稿。

    還有三天就開學了,在全校師生面前演講,就算她再世為人,面對那麼多人也會緊張,所以稿子必須背得非常熟練才行。

    好在葉蓁蓁腦子不笨,專註地背了一個小時,她就背得滾瓜爛熟了。不得不說,腦子這東西就得經常用。她感覺自從過了高三,自己都好久沒有好好動腦了。雖說上學的日子總感覺被人管著,但還真別說,人一輩子可能就這個時候記憶力最好。

    感覺自己背熟了之後,葉蓁蓁趕緊拉著江宇昂配合著講了一遍。

    這回大隊輔導員顯然滿意多了,點點頭說:「不錯,背得挺熟練的,就是感情還欠缺一點。葉蓁蓁,你多跟江宇昂學習學習,注意一下抑揚頓挫。」

    葉蓁蓁虛心說好。

    其實不是她沒感情,只是葉蓁蓁不習慣小學生表達感情的方式而已。不過這種事情一回生,二回熟,放下臉皮就好了。只要別做得太出格,大人們不僅不會笑話你,還會說你「感情豐富」。

    總之就是越浮誇越好……

    葉蓁蓁投入地練習了一下午,精神一集中,似乎就能暫時把所有的煩惱拋到一邊。

    結果等一出校門,往車站走的時候,葉蓁蓁的心就又沉重了起來。

    一路上兩人誰都沒說話。

    走路的時候還不覺得,等站在車站了還不說話,氛圍就有點尷尬。

    葉蓁蓁察覺之後就說:「你爸爸最近怎麼不來接你了?」

    江宇昂頓了一下,似乎有些失落地說:「他最近比較忙……可能以後都不會來接我了吧。」

    葉蓁蓁的嘴唇動了動,想說點安慰的話,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就像江宇昂昨天說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只不過有些困難外人知道,更多的問題旁人不知道罷了。

    今天的晚飯又是葉蓁蓁和媽媽單獨吃的,爸爸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晚上八點多鐘才回家。

    葉蓁蓁正在客廳背稿子給媽媽聽呢。爸爸回來后看了她們娘兒倆一眼,什麼都不說就往卧室走。

    「站住。」趙秋月的語氣像電視劇里的老佛爺似的,「罰款交了么?」

    葉壯志垂頭喪氣地說:「你還真讓我自己交啊?」

    「那當然了,當初咱們不是說好了么?你賺的錢我們娘兒倆不用,但你要是被罰了,你自己一個人承擔。」

    葉壯志眼睛閃了一下,說:「我手裡沒那麼多錢,你先給我……借我幾千唄?」

    趙秋月果斷地說:「你想都別想,要是沒錢就管你爸媽借去。」

    「別提我爸媽了!」葉壯志嘆了口氣,「我爸住得離交通隊近,今天不知道聽誰說了我這事兒,把我叫過去一頓臭罵,他是不可能借錢給我的!」

    「那你就拿自己的私房錢交。」

    「趙秋月!你非得逼我是不是!」葉壯志惱羞成怒地說:「我好不容易攢了那麼兩個錢!」

    「哼,露出真面目來了是吧?你知道我為什麼不肯給你錢么?就是因為你根本不覺得你錯了!要不是被交警抓了,你現在肯定還在笑話我們母女倆膽小怕事,怪我們攔著你不讓你發財呢!」

    葉蓁蓁一怔,媽媽的話忽然讓她想到那些出軌被抓包的男明星。每次被狗仔拍到他們出軌的證據,那些男明星都會在微博發個道歉聲明,說知道自己錯了,發誓一定改什麼的。

    可是在這件事被爆料出來之前,他們怎麼不知道自己錯了呢?

    究竟是知錯了,還是因為犯錯所帶來的代價太大,道歉能減輕對自己的損害,這一點恐怕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

    葉壯志這回理虧,沉默了好半天,沒敢再和趙秋月對著嚷嚷。

    他想了想,小聲問:「那我罰款自己交了,先前你說好的每個月給我五百油錢還作數么?」

    趙秋月簡直被他氣笑了:「作數!蓁蓁聽著呢,我可不能出爾反爾。」

    葉壯志黝黑的臉一下子就紅了。他聽出來了,妻子這是在諷刺他出爾反爾,跑來和她要錢呢。

    葉蓁蓁覺得這場面實在太尷尬了,她可不想做被殃及的池魚,於是趕緊抱著球球進了房間。

    球球已經一歲多了,特別聽話、愛黏人。葉蓁蓁表面上把它當弟弟,實際上簡直把它當親兒子一樣疼。

    要不是趙秋月強烈反對,葉蓁蓁真想抱著它一起睡覺。

    假期的最後幾天過得飛快,轉眼間就到了九月一日開學的那一天。

    葉家一大早就忙碌起來了。

    上學期期末,學校分給了趙秋月一個豆漿機。媽媽現在很喜歡熬豆漿,這可幸福了葉蓁蓁。

    牛奶雖好,但總喝可不行,而且現在的牛奶是一年不如一年,還是喝自家熬的豆漿比較放心。

    不過豆漿機有一個壞處,就是太吵了。

    吵得原本只需要七點起床上班的葉壯志也跟著早早醒來。

    葉蓁蓁剛從床上掙扎著爬起來,準備上廁所呢,結果一開廁所的門就發現裡面站著個人。

    我擦,尷尬了!

    「爸爸,您怎麼起來了啊?」她嚇得趕緊關上了門。

    好在她家廁所是正對著門,她爸爸是背對她的,葉蓁蓁什麼不該看的都沒看見。

    「你媽弄個什麼破豆漿機那麼吵,我能不醒么?!」葉壯志老大不樂意地說。

    「那你快點出來啊,我趕著上學呢!」

    真是的,老爸占著廁所,她都沒辦法洗臉刷牙。葉蓁蓁只能先回房間換校服、扎頭髮,心裡頭暗暗發誓將來她一定要買個有兩個衛生間的房子!

    不,不說將來,今年她就想買房。

    要不是因為先前家裡要還債、辦班、買車,葉蓁蓁早就想勸爸爸媽媽買房了。

    今年除了葉壯志的這筆私人罰款和葉蓁蓁的鋼琴之外,家裡都沒什麼大的開銷。

    這正是買房的好時機!

    葉蓁蓁不知道幾十年後怎麼樣,反正未來的十年左右,房價都會一路飆升,這個時候買房只會賺,不會賠。

    她需要解決的就是怎麼讓爸爸媽媽相信她的問題。

    爸爸是唯物主義者,媽媽是黨-員,走「預言家」的路線完全行不通。

    還是得以理服人才行啊。

    扎完馬尾辮后,葉蓁蓁提著書包走出房間。見爸爸已經從廁所出來了,她就趕緊進去刷牙洗臉。

    她緊趕慢趕著洗漱完,出來后就直奔飯桌,抓起包子往嘴裡塞。

    「慢點吃,」媽媽在一旁給她倒豆漿,「一會兒你爸送我們上學。」

    葉蓁蓁一聽,差點噎著了,「真的假的?」說著瞄了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爸爸一眼。

    「真的。」趙秋月坐下來,悄聲說:「你爸昨天晚上把車提回家后就跟我發誓了,說他以後都聽我的,要好好表現。」

    葉蓁蓁很不忍心打擊媽媽,但還是忍不住提醒道:「媽媽,男人的話……」

    「我知道信不得,但是我總不能一開始就打擊他吧,他能表現好一天是一天!按照我以前的經驗,他能裝一個禮拜就不錯了……」

    「你們娘兒倆是不是又說我壞話呢?」葉壯志突然問。

    「沒有沒有,我們吃飯呢!」葉蓁蓁瞄了眼表,現在是六點半,爸爸送她的話估計十來分鐘就等到校了,還能提前點去練兩遍稿子。

    結果今天早上不知道怎麼回事,原本不怎麼堵車的L區忽然堵起了車。葉蓁蓁在車上急得跟什麼似的,要不是離學校還遠,她都想下車跑過去了。

    爸爸看她著急,就邊打方向盤邊說:「從那邊兒繞路過去吧,應該能快一點兒。」

    媽媽斜他一眼說:「不怕費油了?」

    「蓁蓁今天獻詞,不能遲到!」葉壯志委屈地說:「你能不能別抓緊一切機會諷刺我?」

    趙秋月向來吃軟不吃硬,見丈夫這麼說,自己也覺得有點過分了,就乾笑一聲,沒說什麼。

    大隊輔導員讓他們六點五十到校,葉蓁蓁到校門口時剛好六點四十八。她匆匆地說了句「爸爸再見」,就抓起書包往教學樓里跑。

    她就不明白了,為什麼不管她起多早,永遠都卡在遲到的邊緣呢?

    好在她放完書包、來到講台時,大隊輔導員正在忙著準備開學典禮的事兒,顧不上批評她晚到的那一兩分鐘。

    江宇昂拉過她悄聲說:「咱們再對一遍吧?」

    葉蓁蓁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心跳開始加速,非常緊張,聲音都有點發虛了:「好。」

    她暗罵自己沒出息,稿子都背得那麼熟練了,可是心理素質怎麼還不如人家江宇昂呢?

    奇異的是,等開學典禮開始后,葉蓁蓁就不那麼害怕了。

    她就是事前緊張,瞎想。等一開始就鎮定下來了。

    例行的升國旗、唱國歌后,江宇昂和葉蓁蓁在主席台上一左一右地站好,開始「國旗下演講」。

    國旗在距離主席台最遠的操場後方。葉蓁蓁怕自己緊張,沒敢看台下烏泱泱的「人頭」,一直在對著國旗演講。

    「秋天是收穫的季節……」

    對著這麼多人說話,葉蓁蓁的腦子其實已經有點發木了。幸好稿子她已經背得滾瓜爛熟,就算不用大腦,嘴巴也會按照記憶將稿子背誦出來。

    一直到說完她的最後一段詞,葉蓁蓁都沒出什麼差錯。

    最後一句話為了加強語勢,是要她和江宇昂同時說的。

    兩人經過數次的排練,已經非常默契了。等江宇昂說完他單獨的最後一段詞后,葉蓁蓁就和他一起說:「老師們、同學們,新學期的號角已經吹響!讓我們一起努力,共同放飛心中的理想,共同鑄就實驗小學新的輝煌!謝謝大家!」

    台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這是今天早上的第一次鼓掌,大家鼓掌的勁頭都是最足的。

    葉蓁蓁忍不住有點心潮澎湃。

    雖然她知道他們的稿子只是中規中矩,同學們只是例行公事般地鼓掌,但她還是有點小激動,心臟砰砰直跳。

    演講結束后,他們沒有回到班級的隊伍里,而是直接回了教室,坐著聽廣播。

    不用在漸漸升高的太陽底下站著吃土了,這種得到特殊待遇的感覺超級爽。

    反正教室里沒人,葉蓁蓁就拿起自己的保溫杯,上教室前面的飲水機旁邊接了壺水。

    江宇昂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回教室就趴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知道是不舒服還是在睡覺,葉蓁蓁不敢打擾。

    等同學們都回來后,班主任就開始做新學期講話了。

    他著重強調了幾點紀律要求:

    1、學校內禁止打牌、賭博。違者扣分、寫檢討。

    2、男女同學交往要注意尺度。違者寫檢查、嚴重者請家長。

    3、校內校外禁止打架。違者扣分、記過、請家長。

    第一條還好說,去年學校就在抓「校內打牌」的問題了。不過這后兩條,卻是隨著他們升入六年級,這學期才加上的。

    同學們一時間都議論紛紛起來。

    下課的時候,田文香把葉蓁蓁和邵佳敏她們叫出來,幾個人湊在一起竊竊私語。

    田文香說:「我看老師提到男女同學的交往尺度,就是針對胖浴桶的!她現在越來越不要臉了!」

    邵佳敏也說:「不止是這條,我聽說上學期期末,崔子燁為了她還和四班的同學打起來了,打架那條也和她有關!」

    小女生們說起共同敵人的壞話,總是分外興奮。

    葉蓁蓁卻有點興緻缺缺:「別說她了,咱們打牌兒的事情怎麼辦?你們手裡都有不少牌吧?」

    她們口中的「打牌」並不是撲克牌或者麻將,而是一種圓形的小卡牌,直徑只有五厘米左右,上面印有各種各樣的卡通圖案。

    「打牌」就是字面意思,打牌雙方各拿出一張牌來輪流往打,誰把對方的牌打翻了,就能把對方的牌佔為己有。

    這種牌可以單獨買,有五毛的、一塊的,還有兩塊的,牌越貴,質量越好越厚重,越容易打翻別人,不容易被打翻。

    除了買之外,各種小零食、尤其是乾脆面里也經常會贈送卡牌,不過一般除非運氣極好,贈送的牌都比較便宜。

    剛開始大家打牌兒時還不覺得帶有什麼賭博性質,就是覺得非常刺激,而且把對方的好牌打翻、揣進自己兜里的時候會特別有成就感。

    結果小孩子們都喜歡玩這種遊戲,幾乎是一夜之間就風靡了整個學校。

    管紀律的程主任一聽說就不依了,特彆氣憤地說「這是一種賭博行為」,必須立即停止。於是從上學期開始,學校里就明令禁止打牌,就算是在校外發現了也一樣要被扣分處理。

    可好多孩子手裡頭都有一堆卡牌呢,不打心裡痒痒啊。就算是有扣分的危險,他們還是趁著老師不注意偷偷打。

    田文香她們也在其中。

    葉蓁蓁小時候和田文香一樣,曾經有一段時間特別痴迷於打牌。

    不過時間久了不玩兒,漸漸地牌癮就消了。

    她本以為自己這輩子完全不用擔心再因為打牌的事情被抓了,誰知道「近墨者黑」,她被田文香拉著打了兩次,再次體會到了其中的樂趣后,漸漸的就又有些上癮了。

    眼看著這學期班主任要嚴查,葉蓁蓁有些猶豫,要不要把她手頭的那一小塑料袋的卡牌處理掉。

    她的牌有吃乾脆面中的,有自己買的,還有從別人手裡贏過來的,要是換成錢,這筆錢在小學生眼裡還真不算少。

    當然,買賣卡牌的事情,學校也是明令禁止的。不過嘛,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同學們私下買賣的事情還是常有發生,學校很難從根本上杜絕。

    一聽葉蓁蓁這麼說,田文香也發起愁來:「這程主任還真是討人厭,怎麼什麼都管啊!」

    邵佳敏發表自己的意見:「我才不管他呢,我打我的牌兒,避著點老師就行了。」

    「對,我也是!」田文香附和道。

    葉蓁蓁卻和她們的想法不大一樣,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老」了,有點怕事:「你們還想繼續玩兒?那我送你們一些牌吧,我用不著那麼多。」

    兩人一聽眼睛就亮了,但是都有點不好意思,最後還是邵佳敏先說:「那多不好啊老葉,你好不容易攢的。」

    「你們就別跟我客氣了,這段時間我一天帶給你們幾張,省得一下子帶太多被老師發現了。」

    「那你不玩兒啦?」田文香問。

    葉蓁蓁的牌癮還沒完全散去,而且她覺得小學生之間打牌兒就和成年人抽煙一樣,有點像是一種交際。別人拉著你玩兒,你總說不玩兒,可能就會和大家疏遠。所以她就說:「玩兒,我少留幾張『王牌』就行了。」

    接下來的幾天,葉蓁蓁就按計劃每天揣一小摞牌兒在校服兜里,下課後和田文香、邵佳敏「分贓」。

    她們搞得跟地下黨接頭似的。別說,還真有點刺激。

    自從迷上了打牌兒后,她們現在中午已經很少出去跳皮筋了,而是跑到沒人的教室裡面打牌兒。

    上六年級后,她們就從主教學樓搬到了后樓。后樓有兩層,一層是四班、五班,還有一個廢棄教室。二層是一班、二班,三班。

    葉蓁蓁她們就是偷偷跑到一樓的那個廢棄教室里去打牌。

    開學十幾天了,一切順利。

    葉蓁蓁基本都把手裡的牌散出去了,只留了十張左右的「王牌」在手裡。

    她也不和田文香、邵佳敏打,因為贏了也沒意思,好多都是她自己送出去的牌。

    她就專門跟「外人」打,要是贏了,轉頭就送給邵佳敏她們。

    她們三個偷偷在教室樓下打牌的事情,班裡面好多同學都知道,不過沒人往外說,還經常有人悄悄加入她們。

    因為班裡不少人都在背著老師偷偷打呢,同學們都心照不宣,相互幫忙打掩護,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可對個別不打牌的同學來說,葉蓁蓁她們的行為,可就算是「罪大惡極」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