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07.小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07.小阮字體大小: A+
     

    外教課下課後,就是特色課程的時間了。

    按照日程表,葉蓁蓁一個人來到長青中學的舞蹈教室。

    這節課是交際舞課。

    雖說她沒學過交誼舞,不過半年多的舞蹈學下來,葉蓁蓁算是有點舞蹈功底的了,所以並不怎麼害怕上課。

    讓她比較發愁的是,報這節課的其他同學好像都有舞伴了,就她自己落了單。

    課程開始前,大家就都一對一對地站好了。有的是一男一女,有的是兩個女孩子,可她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

    正在葉蓁蓁為難間,猶豫著要不要去找其他落單的人搭訕的時候,就聽身後有人喊她的名字。

    「葉蓁蓁。」

    他的聲音很乾凈,因為處於變聲期,還有一點低沉與厚重。

    葉蓁蓁一個恍惚,還以為阮男神是CV出身,聲音竟然這樣好聽。

    她以前和他面對面說話的時候,怎麼都沒有意識到呢?

    「你也來學交際舞?」葉蓁蓁有些意外,阮林江平時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怎麼會跑來學跳舞?

    感覺畫風不對啊!

    他這種禁慾系的少年,不是應該很討厭和別人有肢體接觸才對嘛。

    阮林江的臉似乎微微紅了一下,有些窘迫地說:「本來報了『模擬聯合國』的項目,結果剛才被同學趕出來了。」

    「啥?」葉蓁蓁一臉懵逼。

    他不是學生會主席么?竟然還有人敢把他從他們學校的特色課程里踢出來?

    「他們說我欺負小學生。」阮林江無奈地一嘆,「就把我改到了還沒報滿的舞蹈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葉蓁蓁一不小心笑成了金館長臉,「你英語那麼好,可就不是欺負小學生么!」

    她這麼一說,阮林江好像更尷尬了。

    「我不擅長跳舞,還是回家吧。」

    「等一下!」葉蓁蓁見他要走,急忙叫住他。

    見阮林江疑惑地望向她,葉蓁蓁眼珠一轉,咬咬唇不好意思地說:「阮大大,你能不能留下來做我的舞伴啊?我落單了……」

    阮林江一怔,低聲說:「你怎麼突然這麼叫我?」

    「上午我聽焦慧妮姐姐那麼叫的。」

    阮林江似乎有些頭疼:「你別跟她學。」

    葉蓁蓁為難道:「可是我覺得你好厲害誒……現在就算直呼你的名字,我都覺得不禮貌了。」

    真的是不知道為什麼,今日之前,葉蓁蓁還沒覺得他這麼厲害。今天看到焦慧妮這種小粉絲的反應后,葉蓁蓁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這個男孩子是他們學校女孩子心中的男神啊。

    「那你就叫我小阮吧。」

    「哈?」葉蓁蓁愣了一下,嚇呆了。等她回過神來,連連擺手說:「不行不行,我比你小好幾歲呢。」

    「那你可以叫我小阮哥哥。」阮林江似乎微微笑了一下,「我親戚家的妹妹也這麼叫我。」

    「小阮哥哥?」葉蓁蓁試著叫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感覺特別羞恥。

    好在舞蹈課很快就開始了。

    葉蓁蓁剛想問他是不是答應留下來做她的舞伴了,就見阮林江上前和老師說了幾句什麼。

    老師笑著點點頭。

    葉蓁蓁忍不住嘴角微翹,看著阮林江轉身向她走來。

    如果她像小時候自卑、敏感、內向,葉蓁蓁才不敢主動邀請一個這麼優秀的男孩子做她的舞伴。

    不過現在,她雖然知道自己樣樣都不如人家,但是有一點,她還是有自信超過阮林江的。

    那就是——實際年齡啊!

    哈哈哈哈哈哈!

    上課之後,老師先簡單地自我介紹了一下,就開始給大家講解起了交誼舞的起源和適用場合。

    短暫的理論知識介紹之後,大家就開始跟著舞蹈老師學習動作了。

    葉蓁蓁想起阮林江說他不會跳舞,一臉擔憂地說:「小阮哥哥,你可別踩我腳啊,我一疼就會叫出來,很丟臉的。」

    他點點頭,神情凝重地回答:「我盡量。」

    接下來大家都按照老師教的擺好了基本姿勢。

    葉蓁蓁把右手交到他的掌中,左手勉勉強強地搭上了他的肩。

    這個小哥哥長得太快了,比她現在高出好多。

    阮林江右手試圖勾上葉蓁蓁的腰,結果好幾次都沒找准位置。

    他不好意思在女孩子身上摸來摸去的,就無奈地問她:「你的腰在哪兒?」

    「噗。」葉蓁蓁沒忍住笑了出來,「我有這麼胖么?」

    說著她抓住他的手腕,引領著他搭上自己的腰。

    「不是……」他慌忙想要辯解,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葉蓁蓁怕他尷尬,就替他解圍道:「逗你玩兒的,小孩子的腰身不明顯,難怪你找不著。我媽媽常跟我說,小孩子是沒有腰的。」

    擺好基本動作之後,大家就隨著老師喊出的節奏試著動了起來。

    「一大大、二大大……」

    阮林江雖然不會跳舞,但好在他是學音樂的,節奏感非常好。

    加上葉蓁蓁給他打過了預防針,讓他注意不要踩到自己的腳,阮林江一直盯著兩人的步子看,雖然出了幾回錯,但並沒有踩過葉蓁蓁的腳。

    兩個人聚精會神地上了一堂課,下課的時候都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小阮哥哥,今天謝謝你陪我啊。要不是你我就要落單了。」

    葉蓁蓁真心實意地說。

    他垂眸看著她,似笑非笑的語氣:「不客氣。」

    為表感激,葉蓁蓁道:「明天我有烘焙課,等我做好點心送給你吃吧!」

    「好。」他沒多想就答應下來,也不考慮一下葉蓁蓁要是做的很難吃怎麼辦。

    兩人往教學樓外面走著,葉蓁蓁正猶豫著怎麼跟他告別,就見阮林江抬手看了一眼手錶,抱歉地說:「我要去接小河回家了。明天見。」

    「明天見!」

    送走阮林江,葉蓁蓁不知道為什麼鬆了口氣。

    她第一次抱大腿,太沒經驗了。

    不知道會不會顯得很生硬=。=

    回到宿舍后沒多久,王可萱也回來了。時間還早,才五點多鐘,但王可萱擔心食堂又像中午一樣爆滿,就和葉蓁蓁說不如早一點去吃晚飯。

    兩人去吃完飯後沒有回宿舍,而是繞著操場散起了步。

    七點鐘的時候學校體育館會播放巨幕電影,她們懶得再回宿舍爬一趟四樓。

    操場上有一群和他們差不多大的男生在踢足球。葉蓁蓁一眼就看到了身穿白色運動服的江宇昂。沒辦法,他長得比同齡人健壯許多,在人堆裡面像一頭扎眼的小公牛。

    葉蓁蓁被你自己的這個比喻逗笑了。

    「笑什麼呢?」王可萱問她。

    「沒什麼,就是覺得這裡很好,很大。」葉蓁蓁由衷地說:「初中部都這麼棒了,不知道隔壁的高中部是什麼樣子的。」

    王可萱贊同地說:「是啊,這裡的學習條件比咱們那兒好太多了。我媽媽一直想讓我來長青上學。我上幼兒園的時候,她就和爸爸省吃儉用,在長青附近買了個小房子。」

    「所以你初中就會來長青上學了吧?」葉蓁蓁羨慕地說。

    「差不多吧。據說長青的初中部也是有入學考試的,看看我那個時候能不能通過考試吧。」

    葉蓁蓁肯定地說:「你學習這麼好,一定可以通過的!不過你要是來這邊上初中,住校還是走讀呀?」

    王可萱的父母也都在L區上班。

    「住校吧,要是走讀的話,爸爸媽媽就得有一個人辭職來照顧我呀。」

    「你爸爸媽媽放心讓你初中就住校?」

    王可萱點點頭說:「他們都很放心我的。」

    葉蓁蓁一想也是,王可萱從小就自律,比她這個重生回來的「大人」還有自制力。

    她打算回L區之後就和父母商量商量,問問他們同不同意她來長青上初中。

    葉蓁蓁一直覺得爸爸媽媽是不會同意的,畢竟不是誰家的父母都像王可萱的爸爸媽媽這樣望女成鳳,從小就給她準備來長青上學的房子。

    但還是要試一試。不問一問,葉蓁蓁怕自己會後悔。

    晚上看完電影回去,葉蓁蓁就準備洗洗睡了。對面屋的于思彤好像沒去看電影,葉蓁蓁回來的時候她屋裡的燈就已經亮著。

    葉蓁蓁對著緊閉的房門撇撇嘴。

    室友關係不好就是這麼尷尬,雖說可以強行減少見面的次數,但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對頭和自己住在同一個屋檐下,氣氛就莫名的壓抑起來。

    洗完澡出來,葉蓁蓁擦乾頭髮就準備睡了。

    葉蓁蓁不認床,加上王可萱睡覺很安靜,兩人都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上八點鐘開始上課,先是國學和奧數,然後是一節特色課程。

    葉蓁蓁上的是烘焙。

    前世她在國外留學的時候,有段時間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突然特別熱衷於點亮各種技能,烘焙就是其中一種。

    她花了高昂的郵費,費勁地從淘寶淘來了一紙殼箱子的烘焙工具,結果就做了兩次蛋撻,就再也沒開過那個箱子。

    倒是每次搬家的時候她都得費力地背著這個沉重的箱子,讓她後悔的要死。

    不過葉蓁蓁對烘焙還是很有興趣的,只是嫌自學麻煩而已。

    在學校學就方便多了,工具不用他們準備,也不用自己上網搜教程,甚至事後的清洗都不用他們自己動手。

    他們只要跟著烘焙老師教的,一步一步地來就可以了。

    因為大家都是入門級的水平,老師沒有教他們太難的東西,第一節課學的是如何製作瑪格麗特餅乾。

    葉蓁蓁早就點亮了做飯技能,學起烘焙來也很快。打蛋、過濾一氣呵成,很順利地完成了她此生的第一份餅乾。

    她用老師提供的彩色包裝紙,把自己烤制出來的這一小盤餅乾分成了若干份。小阮哥哥一份、王可萱一份、江宇昂一份、自己吃一份。

    她不是沒有考慮過帶回家拿給父母嘗嘗,不過她還有好多天才能回去呢,只怕這沒有防腐劑的餅乾堅持不了那麼多天。

    葉蓁蓁把餅乾分好、用絲帶紮好蝴蝶結后,把它們放入背包里,然後去找王可萱一起去食堂吃午飯。

    午飯時間她果然在食堂里見到了王可萱和江宇昂,就把自己做的餅乾送給了兩人,兩人都笑著道謝。

    今天江宇昂給她們倆順便佔了個座,葉蓁蓁就沒上樓上去吃。

    飯後她和王可萱一起,又不好特意上樓去看他在不在,就只好把那包準備送給他的餅乾揣著,看看下午的交際舞課還能不能碰到他。

    葉蓁蓁本以為阮林江對舞蹈不怎麼感興趣,下午很有可能不會來了的。

    她正猶豫著自己要不要冒著長胖的風險吃兩包,就看到了少年挺拔的身影。

    好吧,什麼叫鶴立雞群,說的就是他阮林江。

    而葉蓁蓁顯然還屬於那一群小雞的範疇……

    上完舞蹈課,葉蓁蓁誇他說:「我覺得你跳得挺好呀!昨天聽你說的,我還以為你會把我踩死呢!」

    「沒有,我確實跳得不好。倒是你,怎麼跳得這麼好?」

    「我有在學拉丁舞,小時候還學過一點民族。」

    「難怪。」阮林江眼露欽佩,「你父母很注重栽培你。」

    葉蓁蓁有點臉紅:「噗,應該是吧,不過我太不爭氣了,樣樣通,樣樣松。」

    「你太謙虛了。」他最關注的還是鋼琴:「你鋼琴考級了么?」

    「還沒……我去年暑假才考完二胡的十級,可能今年或者明年才會考鋼琴的級吧。」

    兩人十分正經地聊著天,葉蓁蓁覺得他真的就像她的哥哥一樣,關心著她的學習生活。

    她覺得阮林江比她那個只知道揪她辮子、掀她裙子的表哥李逸飛強多了!!!

    這就是別人家的哥哥啊!

    「這是我今天上午做的餅乾,昨天答應送給你的。」

    阮林江本以為她只是隨意一說,沒想到葉蓁蓁還真的做了點心。

    可惜阮林江並不喜歡吃甜食。他猶豫了一下,問:「謝謝你,不過我可以分給小河吃一些么?」

    「當然可以了。」葉蓁蓁有些意外,這小阮哥哥也太實誠了吧,他就算把她做的餅乾隨手送給別人,她又不會知道。

    他又說了一句謝謝。

    這是葉蓁蓁在冬令營期間的最後一節舞蹈課了。她第二天的特色課程是高爾夫培訓和春聯書法,葉蓁蓁都學得很認真。

    每次上完特色課出來,她都忍不住感慨錢的重要性。

    有錢真的是太好了。如果沒錢的話,她就沒辦法來到長青中學,學習這些「高級課程」了。

    前世她就是個工薪家庭的普通小孩兒,就算遇到冬令營這樣的機會,她也會畏懼於高昂的報名費不敢報名參加。

    現在想想看,這就是所謂的「一開始就輸在了起跑線上」吧。

    葉蓁蓁前段時間翻看自己前世的日記,裡面有這樣一段話:

    「如果有人說人生是公平的,我會反對。

    為什麼有的人天生就生在有錢人家,就算不用功讀書也能開開心心地活一輩子?我並不是貪財,我只是覺得不公平,我也喜歡讓同齡人羨慕的感覺。

    我曾經認為,知識是最重要的,有沒有錢無所謂。可是,沒有了錢,我們拿什麼去學習知識?我們學習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賺錢天天開心么?也許我以前的想法是對的。我總幻想我以後會賺錢,可是,我拿什麼賺錢呢?寫書嗎?提到寫書,我滿腦子靈感。可是寫出來的呢?全是垃圾。

    為什麼我沒有生在有錢人家?我們家並不窮,不過也只能吃飽穿暖而已。」

    葉蓁蓁當時讀完這段,差點笑死。

    她沒想到11歲的自己這麼有思想,那個時候就知道知識和錢的重要性了。

    只不過她那時候到底還是個小孩子,光有賺錢的想法,沒有實際的能力。

    現在就不一樣了。

    雖說和阮林江、陸蘭琪這種家裡天生就有錢的小孩兒不能比,但就像呂爍蘭說的,她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家裡的條件一點一點富裕起來,花錢的時候,葉蓁蓁也更有底氣。

    接下來的幾天都和之前一樣,每天就是國學、奧數、英語和各種特色課程混著上。

    葉蓁蓁覺得冬令營的時間雖然短,但對自己的提升很大。尤其是奧數方面,讓她看到了自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不能滿足於暫時的成績。

    英語方面也有提高。要知道語言是一種工具,工具長時間不用就容易生鏽。

    葉蓁蓁雖然一直在學英語,但她現在沒有語言環境,幾乎沒有機會用英語對話。這幾天和外教聊下來,她感覺自己的口語水平又提升了不少。

    冬令營的倒數第二天,是同學們最期待的野營。雖然大冬天的非常冷,同學們還是非常期待這次的宿營。

    葉蓁蓁也是一樣。和很多第一次野營的同學們不同,其實葉蓁蓁前世在時差國野營過很多次了。主要是因為國外娛樂活動不多,除了泡吧唱K大家就是往野外跑。

    每次去宿營之前,葉蓁蓁就和現在一樣,感覺特別期待。剛到了地方,她也很興奮,興沖沖地去和大家撿柴、燒火,烤制食物。

    可一旦她想上廁所,噩夢就開始了。條件差一點的地方,就得就地解決。

    她不能離營地太遠,怕不安全,還得找個人陪著。方便的時候,還要防著周圍有人會看到,非常不方便。

    條件好一點的地方有公共廁所,但國外的月亮並不是就一定圓。野外的廁所疏於打掃,條件非常不好。葉蓁蓁每次上廁所的時候,都在心裡發誓再也不跑到野外來了。

    她好想念家裡的大床和抽水馬桶啊!

    這回也是一樣,剛開始跟老師、同學們一起殺進一座大山,在湖邊紮營的時候,葉蓁蓁還很興奮。

    從她尿急開始,葉蓁蓁就想回家了。

    說起來這人啊,就是賤得慌,在家裡呆得好好的,幹嘛非要以親近大自然之名出來受罪?

    大自然稀罕你的親近么?

    葉蓁蓁越想越想哭。

    她揣好廁紙,跟王可萱說了一聲,就往人少的地方走。

    阮林江原本正在和營長老師商量今晚值夜的事情,眼角餘光瞄到葉蓁蓁顫顫巍巍地往沒人的地方跑,就跟老師說了一聲,跑過去追她。

    「葉蓁蓁!」

    「啊?」葉蓁蓁一臉不耐煩地回過頭。

    「剛才營長才囑咐過,出去上廁所要結伴。」

    「……我一個人可以的!」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子了!

    「不行。」阮林江說著走了過來,「我陪你去。」

    「不不不不用!」葉蓁蓁急得臉都紅了。此時天色才剛剛擦黑,她根本不想讓別人跟過來,尤其他還是個男生。

    阮林江也頗為尷尬地說:「我離你遠一點,不靠近你。」

    「不行!」他會聽見聲音的!

    那她就不活了!

    「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去後山。」

    葉蓁蓁見阮林江堅持,無奈地說:「那你……把耳朵捂上。」

    阮林江輕輕吐出口氣說「好」。

    到了沒人的地方,葉蓁蓁給他使了個眼色,阮林江便會意地轉過身,捂住了耳朵。

    葉蓁蓁躲在大樹後面,特別羞恥地脫了褲子。

    雖說阮林江捂著耳朵,但她還是怕他會聽見。為了以防萬一,葉蓁蓁就學起《Dreamhigh》里的女主角,蹲著唱起了歌。

    雖說阮林江和她間隔很長一塊距離,但說句實話,堵耳朵是無法完全隔絕聲音的。

    葉蓁蓁這麼一唱,他隱約聽到一點,但是不敢回頭。

    「There'sasong/That'sinsideofmysoul/

    It'stheonethatI'vetriedtowriteoverandoveragain

    ……"

    葉蓁蓁本來想唱兩句就趕緊尿完回去的,結果她憋尿憋了有一小會兒了,尿到最後有點無力,淅淅瀝瀝地花了好一會兒功夫才全都尿完。

    葉蓁蓁快速地穿好褲子,小跑到阮林江身邊,忍不住喘息起來。

    回營地的路上,阮林江問她:「這首歌是叫《OnlyHope》么?」

    她剛才沒有唱到副歌部分,他又聽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沒法兒確定。

    葉蓁蓁抬眼看他,裝傻:「我剛才唱歌了么?」

    好吧,他剛才捂著耳朵呢,沒法兒承認。

    葉蓁蓁才一出現在眾人的視線里,就見負責她們宿舍的焦慧妮沖了上來,緊張地問:「葉蓁蓁,我聽王可萱說你去上廁所了?下次記得找老師帶你去啊!」

    「沒事,小……額,這個哥哥帶我去了。」

    葉蓁蓁指指阮林江。

    阮林江面無表情。

    焦慧妮怔了怔,忽然發出一聲尖叫。

    一時之間,周圍的人全都朝他們這邊看了過來。

    焦慧妮尷尬地摸摸頭髮,對大家說「沒事」。

    大多數人便收回視線。

    阮林江還有事情要和老師商量,見葉蓁蓁已經安全返回,就先走了。

    他前腳剛走,焦慧妮就激動地沖了上來,幾乎貼著葉蓁蓁的身子問:「阮、阮大大陪你上廁所去了?」

    「嗯。」

    「卧槽!」焦慧妮沒忍住,爆了粗口,「怎麼可能!」

    葉蓁蓁頭疼地扶額:「我也不想的……」

    讓高冷男神陪自己上廁所,這畫風不對啊!

    「唉,我就知道,我們阮大大雖然看起來很難以接近,心腸還是很柔軟的!」焦慧妮一臉花痴地說:「等會兒我就問問他要不要一起去上廁所!」

    葉蓁蓁:「……」

    為什麼她覺得阮林江要是和焦慧妮一起去上了廁所的話,阮林江會比較危險呢?

    錯覺,一定是她的錯覺。

    大家都是純潔的初中生,能出什麼事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