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05.觀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05.觀念字體大小: A+
     

    第一百零五章觀念

    葉蓁蓁收拾行李的時候,趙秋月從外面回來了。看見她在地上擺了個行李箱,就笑著說:「總算開始收拾行李了,前兩天媽媽直催你,你也不動彈!」

    「這不是還有好幾天呢嘛。」葉蓁蓁是廣大拖延症患者之一,不過她是那種有底線的拖延症,一般不會卡到最終的死線才完成任務。

    趙秋月無奈地看了一眼女兒,進門換鞋。

    葉蓁蓁沒看媽媽,專心準備她自己的東西。誰知這時,一個大紅色的紅包忽然出現在自己眼前。

    「喏,給你。這是你太姥太姥爺、太奶、二姨姥、三姨姥還有大舅姥爺他們給的,一共五百塊。」

    「謝謝媽媽。」葉蓁蓁見錢眼開,笑著接過。

    大人們的紅包是早就準備好了的,不會因為葉蓁蓁沒去就不給了,畢竟她現在還小。

    不過要是她已經上大學了,可能不去拜年就不給了。

    趙秋月趁機教育道:「明年可不能這樣,只在電話里拜年了。嘴腫了有什麼關係,大家又不會笑話你丑!」

    「知道啦。」葉蓁蓁應付了一聲,繼續埋頭去收拾行李。

    她要在外面住七天六晚。這七天的日程安排,組委會已經通過學校老師發給他們了。

    葉蓁蓁看了之後就很期待。這次冬令營的主題是「培養社會頂尖人才」,除了奧數輔導之外,冬令營還會有許多特色項目。比如高爾夫培訓課,西餐文化課,交際舞課等等。

    因為參與人數有上百人,不可能同時上課,同學們都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選擇了其中幾門。

    雖說他們班的王可萱和江宇昂也會去冬令營,不過他們選擇的課程並不完全一樣。

    葉蓁蓁選了高爾夫培訓、烘焙、春聯書法和交際舞。

    江宇昂愛好運動,選了比較多的體育項目。

    王可萱則是以學習為主型的,報了C語言編程、演講與主持還有陶藝等。

    葉蓁蓁頭一回看到C語言編程這個選項的時候,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他們可還是小學生誒!

    不過她對編程代碼一點興趣都沒有,就沒打算耗費時間去圍觀小學生到底能學什麼編程,回頭問問王可萱就是了。

    趙秋月出去拜年累了,回家后就坐在沙發上,嗑著瓜子看女兒收拾行李。

    葉蓁蓁準備了五套衣服。其中三套是裙子,一套是短褲,一套運動服。

    趙秋月見了就說:「你怎麼不多帶點長褲子,冬天這麼冷,別凍著了。」

    「沒事,我有打底褲呢。」葉蓁蓁指了指門口說:「還有長靴,到時候我走那天穿著,不會冷的。」

    除了要穿的過膝長靴,她還帶了一雙運動鞋,一雙短款的馬丁靴。

    這樣搭配下來,足夠她七天-衣服不重樣了。

    趙秋月搖搖頭說:「也不知道你這孩子像誰,還每天不能穿重樣的衣服。你看看你同學,有幾個不是一套衣服穿一個禮拜的?」

    葉蓁蓁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笑了:「陸蘭琪就不會啊,人家衣服也是每天都不一樣的。」

    趙秋月剛要說話,就聽女兒笑著自嘲了一句:「您就當我矯情吧,反正我就是天生愛打扮。」

    趙秋月這就沒話可說了,還反過來安慰她:「沒事兒,小姑娘愛美天經地義。不過保暖也很重要。」說著她忽然想起來什麼似的,站起身來,跑去拿了一個電熱毯和一個熱水袋過來,往葉蓁蓁箱子里塞。

    葉蓁蓁忙道:「媽媽,不用帶這些,那邊不冷的。我們住的地方和家裡一樣,有暖氣!」

    「可你們不是有一天晚上要宿營么?荒郊野嶺的,多冷啊。」

    「那我就帶一個熱水袋就好了。電熱毯帶了也沒用,帳篷里又沒有插座!」

    趙秋月一想也是,只好把電熱毯拿了出來。

    葉蓁蓁收拾行李的過程中,趙秋月也沒閑著,一會兒想起這個,一會兒想起那個,就往女兒的箱子里塞。

    葉蓁蓁趁媽媽不注意,就偷偷往外拿。結果趙秋月也趁葉蓁蓁不注意,又偷偷往裡塞。

    最終獲勝的是趙秋月,因為等葉蓁蓁入住了冬令營的學校宿舍時才發現,她的行李箱里不知道為什麼憑空出現了兩袋速溶咖啡,一袋牛肉乾,一包火腿腸,還有一個椰蓉麵包。

    話說回來,葉蓁蓁收拾行李這天是大年初六,初八早上他們才在進修學校門口集合。

    可初七這天晚上,葉蓁蓁差點和媽媽打起來。

    趙秋月不知怎麼,領了三個朋友回家打麻將。三個大老爺們兒,都是人高馬大的,打起牌來震天響。最關鍵的是還全都是些老煙槍,從進屋開始幾乎就沒停過抽煙。

    葉蓁蓁剛開始還不覺得什麼,大不了他們在外面打著抽著,她在自個兒屋裡呆著就是了。

    可是葉蓁蓁不可能一晚上都不上廁所吧。

    眼看著時針指向八點半,葉蓁蓁準備刷牙睡覺了,就不得不出了房門。

    結果一出門她就忍不住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在家裡她爸爸雖然也抽煙,但是媽媽有規定,不讓他在客廳抽。葉壯志每次抽煙都是在主卧那個隔出來的陽台里抽,抽完就開窗的,煙味不會傳到葉蓁蓁這裡來。

    葉蓁蓁小時候得過百日咳和支氣管炎,本來就容易咳嗽,現在冷不丁聞到這麼大的煙味,差點把她嗆死。

    媽媽聽了就從麻將中抬出頭來,對女兒說:「蓁蓁啊,叫你爸出來幫我打兩圈,我去切點水果。」

    幾個老爺們兒都說「不用」,讓趙秋月不用麻煩,他們顧不上吃。

    葉蓁蓁「嗯」了一聲,算是答應媽媽,等上完廁所就去叫了爸爸出來。

    爸爸媽媽都愛打麻將,不過平日里玩得很少,不會主動組局,只有偶爾三缺一才會去救個場。

    不過過年期間是例外的,他們幾乎每天都會打麻將。反正關心班和輔導學校都歇業了,他們也沒什麼別的事情要做。

    葉壯志聽說妻子要讓他出去打兩圈,就要關電腦。

    葉蓁蓁不知想起什麼,忙說:「爸爸,我幫你關吧,正好我查點資料。」

    葉壯志不疑有他,就起身出了卧室。

    葉蓁蓁見他把門關上后,猶豫了一下,打開了Q-Q。

    葉蓁蓁有了自己的電腦,不再和爸爸共用后,爸爸果然選擇了自動保存密碼。

    葉蓁蓁內心做起了激烈的天人交戰。

    她不想侵犯爸爸的隱私,可她確實擔心爸爸會出軌。

    她咬了咬唇,滑鼠正要點擊「登錄」的時候,媽媽突然不敲門就進來了。

    兩人同時一怔,葉蓁蓁觸電似的縮回了手。

    「你不是有自己的電腦么,怎麼跑你爸這兒來了?」趙秋月一臉奇怪地問。

    「媽媽……」葉蓁蓁想了想,決定跟媽媽實話實說,「我擔心爸爸……和他的女網友……」

    葉蓁蓁沒有說下去,因為說到這兒,已經夠羞恥的了。

    而且還沒有什麼切實的證據呢,讓媽媽懷疑爸爸不好。

    誰知趙秋月卻雲淡風輕地說:「嗯,他不就是和女網友聊聊天么,我知道的。」

    「您知道?!」葉蓁蓁睜大眼睛說。

    「你爸不僅和人家聊天,還借錢給網友呢,借了有五百塊錢吧。有一回收拾家的時候,我在柜子里看見的。「

    「您不生氣?」

    「怎麼不生氣啊,他借出去的是他的私房錢,就是對咱們娘兒倆,他都還沒這麼大方過呢。不過借了也就借了,你爸還不算失去理智,只借了五百,還知道打個欠條。」

    葉蓁蓁一想也是,如果對方真的是爸爸的小三的話,應該就不會打欠條了吧?

    「蓁蓁,有些話媽媽不知道該不該對你說,你還太小了。」趙秋月嘆了口氣,似乎有些不忍,「其實現實世界和你們寫的那些小說根本就不一樣,沒有幾個男人是完美的。男人結婚後還有些小心思,這其實是很正常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日子也就過下去了。」

    葉蓁蓁有些不能接受這樣的說法,站在做女兒的角度上來說,她當然希望父母對彼此忠誠。

    趙秋月見女兒露出不服氣的表情來,無奈地勾了一下唇角,「只要他心裡還有咱們這個家,不會拿太多錢出去花在別的女人身上,媽媽也就知足了。不然還能怎麼樣呢,鬧么?鬧到最後要離婚的話,咱們家的房子、車子、關心班還有輔導學校,寫的可都是你爸爸的名字,咱們娘兒倆能得到什麼好處?媽媽想給你一個完整的家……」

    葉蓁蓁不想再聽下去了,「媽媽,您別這麼說好不好,我覺得這世上的好男人還是有的,而且爸爸不一定就已經出軌了。咱們現在開始注意著一點兒,您多收收他的心,咱們一家人好好過日子不好么?」

    趙秋月搖搖頭說:「沒用的,你爸是什麼德性,我還不知道么。不管他有沒有實際上出軌,和人家大姑娘、小媳婦調笑幾句,摸摸索索的總是少不了的。而且我說句老實話,他出不出軌我也不在乎——因為我根本就不愛他。」

    其實從趙秋月的表現來看,葉蓁蓁早已經心中有數。媽媽對爸爸沒有愛情,當初和爸爸結婚,完全是出於世俗的因素。

    可既然沒有愛情,到底為什麼要結婚?在認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又為什麼不離婚?

    她忍不住問媽媽:「那您為什麼不和爸爸離婚?」

    「離婚?」趙秋月沒想到這兩個字會從女兒口中說出來,「傻孩子,媽媽都是為了你啊。你忘了剛才媽媽說過什麼么?咱們家辛辛苦苦買的房子、車子,媽媽怎麼甘心分別的女人一半?只有爸爸媽媽不離婚,這些東西將來才能全都是你的。」

    葉蓁蓁搖搖頭說:「不是的媽媽,如果您過得不幸福,想要和爸爸離婚,我完全支持您的選擇!錢是可以再賺的,我自己也可以賺,這些錢和您的人生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趙秋月顯然不能接受女兒的說法:「蓁蓁,媽媽不能只為自己的人生負責,還要考慮你的人生啊!你現在還小,等你做了媽媽,你就能體會媽媽的心情了。而且我和你爸爸就算沒有愛情,這麼多年下來親情還是有的。既然日子還能過下去,我為什麼要離婚?」

    見女兒還要說話,趙秋月顧忌到外面有客人,就說:「剛才我已經開門通過風了,你趕緊回去睡覺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葉蓁蓁沒好氣地說:「知道我要早起,您還帶這麼多人回家打麻將!」

    「我跟他們說好了,不會在咱家打通宵的,頂多半夜他們就回去了。一會兒我讓他們小點聲,不會影響到你睡覺的。」

    葉蓁蓁低哼一聲,也不說話,打開房門后徑直回到自己的房間,順手把門反鎖上。

    她本來在看課外書的,這會兒也沒心情看了。把燈一關,躺在床上發獃。

    床頭掛著爸爸給她買的紫色風鈴。

    葉蓁蓁心裡頭矛盾極了,想哭卻又哭不出來。

    如果葉壯志不是她的爸爸,而是路人,或者普通的親戚,葉蓁蓁一定會非常看不慣他。

    可是他是她的爸爸啊!就算葉壯志這個不好、那個不好,可有一點葉蓁蓁可以確定,爸爸還是愛她的。

    平心而論,葉蓁蓁不希望爸爸媽媽離婚。沒有哪個小孩子會希望父母離婚、再重組家庭的。

    可是她更希望爸爸媽媽能夠幸福。

    如果他們離婚了,就能重新找到各自的幸福,葉蓁蓁就算心裡難過,也會接受和祝福。

    可是他們偏偏不離。

    哪怕一個走在出軌的邊緣,一個不愛對方,兩人還是維持著婚姻關係,哪怕他們的婚姻早已經名存實亡。

    然後不離婚的理由是:為她好。

    媽媽這麼一說,好像葉蓁蓁如果不支持媽媽的決定,就是一隻十足的白眼狼一樣。

    葉蓁蓁突然覺得心煩極了,不想再管爸爸媽媽的事情了。

    以前她總覺得在這段婚姻里,媽媽是吃虧的那一個。

    可是現在她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不肯離婚的人是媽媽,那說明和離婚比起來,媽媽覺得現在這樣更好。

    儘管葉蓁蓁不覺得這樣有什麼好的,可這是媽媽的選擇啊。

    通過今晚的談話,葉蓁蓁深刻意識到她們母女倆的婚姻觀念不合。

    媽媽是現實派,覺得沒有愛情沒關係,湊合湊合就能過了。

    葉蓁蓁是理想派,她知道世界上的渣男很多,可她相信還是會有好男人存在,將來她一定要嫁給愛情。

    她們兩個誰也不能說服誰,就連葉蓁蓁自己現在也不能確定自己的想法就是對的。所以她沒資格去給媽媽洗腦,說服媽媽離婚。

    聽著客廳里隱隱傳來的麻將聲,葉蓁蓁想來想去,腦子越來越糊塗。

    以前她一直防著爸爸出軌,結果媽媽的一句「不在乎」,讓葉蓁蓁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對了。

    她需要時間好好思考。

    門外的麻將聲一直在繼續,直到他們結束了今晚的牌局,出了葉家的門,葉蓁蓁才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她不知道自己是幾點睡著的,可根據媽媽之前的話判斷,應該已經過了十二點了。

    而第二天早上五點四十,葉蓁蓁從就床上爬了起來,穿衣洗漱吃早飯。然後在即將出發的時候叫醒爸爸,讓葉壯志開車送她去進修學校集合。

    現在這個年代還沒有打車軟體,過年期間,小區裡面不好打車。而且葉蓁蓁要出門時才六點多,天還是黑的,一個小姑娘自己出門不安全。

    他們早就商量好了,讓爸爸送她。所以儘管是過年期間一大早就被叫了起來,葉壯志也不生氣,只是表情煩躁地伸了個懶腰。

    葉壯志沒有洗漱,上了個廁所,套上棉襖,就提著葉蓁蓁的行李箱下樓去熱車了。

    冬天發動機都凍住了,需要提前暖車。

    等葉蓁蓁梳完頭髮下樓的時候,車裡的空調已經開始冒熱風了。

    葉蓁蓁屁股底下的坐墊也是暖的。這是葉壯志買的電熱車墊,只有主駕和副駕駛上有。

    「幫我擦擦那邊的車窗。」葉壯志說著遞給女兒一塊抹布。

    葉蓁蓁趕忙接過,把自己面前被霧氣蒙上的玻璃擦乾淨了。

    可能是因為太早了,道路上沒什麼車子也沒什麼行人。

    父女倆一路沉默著,誰都沒說話。

    等到了進修學校樓下,幫女兒從後備箱提出行李后,葉壯志急著回去補眠,就直接回到駕駛座上。

    他正要發動車子,就見葉蓁蓁小跑過來,打開了副駕駛的門。

    「怎麼了?」葉壯志一下子精神了不少,奇怪地問。

    「爸爸,您看起來太困了,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回家再睡啊!」

    葉壯志心中一暖,笑著說:「知道了。外面怪冷的,你快進去吧。」

    葉蓁蓁點點頭,父女倆互相說了句「拜拜」后,葉蓁蓁就拉著行李箱,走進進修學校的大門。

    事實證明,就算葉蓁蓁覺得自己起得再早,世上也永遠不乏比她早起的人。

    他們規定的是六點半集合,七點準時出發。葉蓁蓁是六點二十五到的,這時候江宇昂和王可萱都已經到了,旁邊還有幾個外校的學生,手裡都提著行李包或者拉杆箱。

    這個年代拉杆箱還不是很普及,畢竟很多老百姓都沒有出門旅遊的時間和金錢。就算偶爾出去,用行李包對付一下就算完了。

    葉蓁蓁的這個拉杆箱是她和媽媽去年去北京的時候買的。剛開始爸爸看中了一隻黑色的布箱,只要七十多塊,葉蓁蓁沒要。她一眼就看中了這隻黃色的硬殼拉杆箱,顏色特別正不說,外形還很時尚。就是價格貴了點,砍完價也要一百二十塊錢。

    不過葉蓁蓁覺得值。老闆還說可以送她一大張貼紙。葉蓁蓁看來看去,選了一張海賊王的,貼在拉杆箱上有種莫名的潮流感。

    寒假後有些日子沒見了,葉蓁蓁和兩個同學主動打了聲招呼,說「過年好」。

    三人寒暄完了,都有些沒精打采。畢竟大冬天的,他們已經好多天沒起這麼早了。

    打完招呼后,葉蓁蓁靠坐在自己的箱子上閉目養神。

    大概六點五十的時候,帶隊老師宣布可以上車了。

    孩子們全都迫不及待地上了車。葉蓁蓁自然是和王可萱坐一座兒。

    「老師,啥時候開車啊?」有一個小男生迫不及待地問。

    「再等等,還有名同學沒來呢。」

    冤家路窄,葉蓁蓁沒想到,他們等了好一會兒的人竟會是于思彤。

    于思彤除了英語成績好外,數學也不錯。前段時間的奧數競賽她也參加了,勉勉強強排了個第十。

    葉蓁蓁怕暈車,坐在前面第二排。剛好於思彤一上車,兩人就對上了視線。

    不過葉蓁蓁現在很困,懶得搭理她。眼睛掃了于思彤一眼,就沒興趣地收回了視線。

    事實證明,撕逼一時爽,過後很尷尬。以後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她還是少和別人發生正面衝突為妙。

    于思彤現在也不敢惹葉蓁蓁了。見葉蓁蓁不看她,于思彤微微低下頭,快步向後面的空座走去。

    七點鐘的時候,拉著十幾名學生的小客車準時出發。

    孩子們都很困,於是大家紛紛拉上車窗旁邊的帘子,遮住逐漸變強的晨光。

    車子搖搖晃晃地開了出去,大家都睡著了。

    等葉蓁蓁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何時靠在了王可萱的肩膀上。

    她有點不好意思地抬起頭。

    車子開過大石嶺,進入市區之後,孩子們都漸漸地醒了過來,車上開始有說話的聲音。

    王可萱和江宇昂也都醒了,三人聊起即將到來的冬令營,都很是期待。

    王可萱小聲說:「聽說這回咱們是去市區最好的中學,住他們那裡的宿舍。我爸爸媽媽本來還覺得報名費有點貴,不過一想到我能去全市最好的學校學習,他們就覺得很值了。」

    葉蓁蓁點點頭表示贊同。

    長青中學在他們當地、甚至全省都是非常出名的重點學校。

    學校分為初中部和高中部,這回他們要去的是初中部。

    其實葉蓁蓁更嚮往的是高中部。這是她前世就非常想進的學校,可是就算她考夠了分數,花了好幾萬塊錢托關係,最終也還是因為戶口的原因沒來成。

    葉蓁蓁覺得很惋惜。

    她也想知道,同年級有好幾十個上清北的同學,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