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102.發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102.發小字體大小: A+
     

    第一百零二章發小

    其實和葉蓁蓁剛重生回來時相比,葉壯志的網癮已經沒有那麼大了。

    以前他幾乎每天都會進聊天室聊天、唱唱歌什麼的,現在每周頂多去一次,其他時間要麼是去關心班買菜,挑挑周阿姨他們的毛病,要麼就是在家裡逗狗。

    葉壯志也很喜歡球球,主要是球球的顏值太高了,性格又很可愛。

    不過剛開始訓練球球進食和大小便的時候,葉壯志脾氣急,有時候見球球還是隨地大小便,就會特別生氣地要揍它。

    好在有葉蓁蓁在,都給攔下來了,要打也是她來打。她一般就是嚇唬嚇唬球球,讓它長長記性,不會真的用力氣。

    可球球要是落在葉壯志手裡就不好說了。前世他是怎麼打朵朵、把朵朵給打跑的,葉蓁蓁可還記得。

    只能說幸虧她是個女孩兒,沒怎麼挨過爸爸的打。要是她是個男孩子,恐怕就少不了要經常挨揍。

    爸爸到底有沒有網戀的事,葉蓁蓁打算好好觀察一下。

    想想看她這孩子當的還真是挺操心的,不僅要顧好自己的學習,還得幫家裡賺錢,防著爸爸出軌。

    不過有啥辦法呢,為了她的親爹親媽,為了他們一家能把日子過好,葉蓁蓁不得不多上點心。

    說完爸爸的事,接下來的日記主要講的就是葉蓁蓁怎麼和N「分手」的。

    12月26日:

    「我寫魔法國度這篇文非常有靈感。

    N現在對我很冷淡。網路畢竟是虛幻的,我應該忘記他。

    也許暫時的冷淡可以讓我們死灰復燃。」

    12月27日:

    「看到N了,沒意思,搞不懂我為什麼會迷戀上他。

    很沒意思的一天。」

    2006年1月1日:

    「哈哈!現在是狗年了!現在是0:10分。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謝謝大家的祝福,我會帶著美好的夢想,安穩走進考場。」

    1月6日:

    「班裡的男同學太過分了,因為我長得丑就欺負我,對我很冷淡。他們對辛詩弈、彭雨彤那些美女態度就不一樣。

    今天考試了,數學應該不錯,英語還是好多不會。

    我好想上大學啊,那時候就有自由愛的權利了。」

    看到這裡,葉蓁蓁覺得她小時候真是想太多了。雖說大學談戀愛是沒家長和老師反對了,但等她真的上了大學后根本就沒談過。

    很多時候束縛住自己的不是外界的聲音,而是自己內心的枷鎖。

    1月9日:

    「今天我和N互相用攝像頭看對方的樣子了。他說他沒有看到我,可是我看見了一個人,不知道是不是他。他和我昨晚夢到的差好遠。」

    1月18日:

    「我把N從Q-Q好友中刪除了。

    原因是,我恨他。

    以前,我喜歡他是因為他不管對別人怎麼不好,他會對我好。可是現在,他總是找我麻煩,針對我。

    真如那句話所說,女人可以沒有男朋友,但是不能沒有女朋友。是,我對N沒有感覺了。如果是以前,我會感到心痛的,可是現在我沒有。」

    1月19日:

    「我好像還在做夢N會回頭吧?我還是希望他變回去年8月的樣子。現在,我們竟然連朋友都做不了了!」

    1月23日:

    「我發現我現在很在意長得帥氣、漂亮的人,注意別人的膚色。」

    「我真恨自己啊!沒有勇氣忘記N,又加他好友了。我想放棄去北京,考南方的大學也是為了他。」

    如果不是回顧過去的日記,葉蓁蓁都不記得自己曾經竟然會喜歡一個沒有見過的人,還喜歡到這樣卑微的程度。

    不過把人家好友刪了,又加回來這種事情,葉蓁蓁小時候還真沒少干過。起碼在成年之前吧,一言不合她就刪人家好友,然後過段時間再加回來,跟個智障一樣。

    長大后她就很少玩這種無聊的遊戲了。看不順眼的人,大不了屏蔽不理,眼不見心不煩就好,不會輕易刪好友。

    一旦她刪了好友,就表明是想和對方徹底劃清界限了。不過這種撕破臉皮的事情,葉蓁蓁很少做。

    前世她在日記里最後一次提到N,是在06年的6月13日,說的是「想N,對不起N,為什麼不好好愛他?」

    話雖如此,在之後的日記里,N卻像消失了一樣,再也沒有被當年的葉蓁蓁提起過。

    因為上了六年級之後,葉蓁蓁就喜歡上她班級里的男生了……

    大概看完自己和N的感情是怎麼破裂之後,葉蓁蓁發現她暫時沒辦法燒掉第三本日記。

    和前兩本不同的是,第三本日記是個大本,時間跨度比較大,內容也比較多,葉蓁蓁一時半會兒記錄不完,就只能鎖在抽屜里有空慢慢看了。

    又是一年年底,聖誕節就要到了。和去年還需要去文具店買賀卡不同的是,葉蓁蓁今年提前和爸爸媽媽去市區批發了好多賀卡回來,放在關心班和輔導學校里賣,銷量很不錯。她自己的那份也順便帶了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上了五年級的緣故,男女同學們的心思明顯比去年活絡了不少。

    去年大家還都是男同學和男同學之間、女同學和女同學之間互相送。今年就有不少男女同學給自己有好感的異性送賀卡了。

    邵佳敏前段時間對班級里的「風流王子」崔子燁有些好感,後來不知道怎麼又喜歡上姜呈煒了,就給二人都準備了賀卡。

    可惜的是,崔子燁和姜呈煒送賀卡的對象都是彭雨彤、辛詩弈這樣的漂亮或者會打扮的小姑娘,沒有邵佳敏的那一份。

    邵佳敏特別失望,還隱隱有些妒忌。

    田文香雖然年紀比葉蓁蓁和邵佳敏大一歲,不過她「那方面」開竅比較晚,暫時沒有喜歡的男生,就沒有送男同學賀卡。

    辛詩弈說她也沒送,但她收到了很多來自男同學的賀卡,甚至還有外班的。

    讓葉蓁蓁意外的是,她也收到了幾張來自男同學們的賀卡。有江宇昂的、同桌華文瑞的,還有一個小學弟的。

    這在葉蓁蓁前世的時候,可是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葉蓁蓁沒有給他們準備賀卡,一時間不免有點尷尬。

    好在幾人都表示不介意,還大方地祝她聖誕快樂,葉蓁蓁這才鬆了口氣。

    今年的聯歡會上,葉蓁蓁不再是一個普通的吃瓜群眾了。

    因為邵佳敏約了葉蓁蓁一起表演節目。

    11月初的時候,周杰倫發行了他的新專輯《十一月的肖邦》。作為周董的死忠粉,葉蓁蓁和邵佳敏、辛詩弈一起去乖乖文具音像店買了三張磁帶。

    葉蓁蓁有電腦、有Mp3,按說是不用買磁帶用復讀機聽這麼麻煩的。可邵佳敏她們說作為粉絲,應該支持偶像,硬是一左一右地拉著她去了音像店。

    葉蓁蓁告訴她們磁帶都是盜版的,支持不了偶像,可邵佳敏她們不信——畢竟磁帶也很貴呢!

    葉蓁蓁說不過她們,尋思著反正也沒多少錢,就買了下來。

    她還順手買了張張韶涵的《歐若拉》,懶得開電腦的時候在家用復讀機放放歌聽也挺好的。

    話說回來,《十一月的肖邦》這張專輯裡面的她們每首歌都很喜歡。邵佳敏控制不住地想把偶像的音樂分享給更多人聽,就打算和好朋友們一起報個節目。

    辛詩弈長得漂亮,但是五音不全,一開始就拒絕了參演。

    田文香也不感興趣。

    邵佳敏只能把目光瞄準了葉蓁蓁。

    葉蓁蓁唱歌還算可以,音準不錯,聲音很甜,就是氣息不太足。

    唱首歌不算什麼大事,葉蓁蓁沒多想就答應了。

    不過沒想到邵佳敏精挑細選之後,決定唱《夜曲》。

    葉蓁蓁當時就擺手說:「我可不會唱rap啊!」

    「沒關係,說唱部分我來唱!」短髮的邵佳敏在寬大的校服外面套了個灰色的棉背心,看起來跟個小夥子一樣。

    可她的胸卻是幾個姑娘裡面發育最早的。←_←

    愉快地分工完畢之後,葉蓁蓁這幾天就在家裡練起了歌。

    有時候被葉壯志聽到了她在唱歌,他就會非常嘴欠地嘲諷她幾句,說葉蓁蓁的嗓子眼太細了,唱出來的歌跟蚊子叫喚似的。

    葉蓁蓁剛開始還瞥他一眼不理他,後來爸爸再說,她就跑過去撓他,把葉壯志逗得咯咯直笑。

    為了鍛鍊氣息,大冬天的,葉蓁蓁最近甚至開始跑步了。

    放學后趁著天沒黑,她就趕緊在操場上跑一會兒,有一回還差點被足球砸中腦袋。

    其實她小時候被足球啊、籃球啊什麼的砸過很多次。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放學,她走在操場旁邊的磚路上,突然被飛過來的足球踢中了腦袋。

    當時葉蓁蓁就被砸得耳鳴了,疼得甚至失去了知覺。

    誰知那砸中她的男生小跑過來后看了她一眼,先去把球撿了起來,然後才不耐煩地問了她一句「沒事兒吧」?

    葉蓁蓁當時被砸懵了,傻乎乎地點了點頭,那男生就抱著球轉身走了,一聲對不起都沒對她說。

    現在想想看,她小時候還真是個包子,黑面兒大包子。

    要是現在再發生這種事情,她就沒那麼好欺負了。

    話說葉蓁蓁跑步本來是為了增強肺活量,順便減減肥的,沒成想她竟然遇到了一個意外的驚喜。

    她前世的發小兒,呂爍蘭。

    呂爍蘭是外省人,五年級這年隨父母來到L區,轉入了實驗小學五年三班。

    葉蓁蓁所在的一班和三班是「兄弟班」,因為他們班的主科老師是一樣的,只有班主任不一樣而已,所以兩個班比起其他班級來較為親密。

    五年級開學之後,葉蓁蓁他們班的語文老師換成了三班的班主任鄒老師。

    因為葉蓁蓁是語文課代表,經常要去送作業的緣故,三班的學生都看她挺眼熟。

    呂爍蘭也是。但她性格內向,從來不會主動和別人說話。葉蓁蓁也沒有合適的機會接近她,就一直在等這個時機的到來。

    沒想到倆人這就在操場遇上了。

    呂爍蘭也是來跑步的。葉蓁蓁見她是一個人,就打了聲招呼,自我介紹起來。

    呂爍蘭內向地說:「我知道,我見過你,你是一班的語文課代表。」

    葉蓁蓁友善地對她笑了笑,兩人這就算認識了。

    前世她們是怎麼認識的,葉蓁蓁已經記不清了,總之兩個人小學的時候就認識,關係還不錯,但說不上多親密。

    後來上了初中,她們被分去了不同的學校。高中倒是考到同一所區重點了,問題是她們倆一個學文、一個學理,很少有機會見面。

    她們兩個真正親密起來,是在讀大學之後。

    十分巧合的是,她們兩個是在同一天出國的,還去了同一個國家的同一個城市、同一所學校。

    兩人就是前後腳落地而已。

    這種奇妙的緣分,讓她們驚嘆之餘,更加貼近彼此,逐漸變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哦,對了,之前玩弄過葉蓁蓁感情的那個渣男,她就是通過呂爍蘭認識的。

    不過才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而已,葉蓁蓁卻感覺那些事情都已經是上輩子發生的了。

    啊不對,的確是在上輩子發生的。

    現在再想起那個男的,葉蓁蓁發現自己竟然連他的名字都有點想不起來,完全是一個陌生人了。

    這樣挺好的。

    重新認識了呂爍蘭之後,葉蓁蓁開始有意識地和她拉近關係。

    她比前世提早了很多年意識到,眼前這個女孩兒在平凡的表象下,有著一個和她相似的靈魂。

    讓她有些意外的是呂爍蘭的反應。

    她記得小時候的呂爍蘭話很少,一般都是別人在說,她微笑著聽。

    可是這一世的呂爍蘭,比當年更加熱情地回應葉蓁蓁,好像她也很想和葉蓁蓁儘快熟悉起來一樣。

    這不由地讓葉蓁蓁有幾分懷疑,是不是哪裡又出了什麼蝴蝶效應。

    幾天過後的聯歡會上,葉蓁蓁和邵佳敏用班級里聽英語磁帶的錄音機播放了《夜曲》,並且跟著磁帶里的旋律唱了出來。

    「為你彈奏肖邦的夜曲,紀念我死去的愛情。跟夜風一樣的聲音,心碎的很好聽。手在鍵盤敲鋼琴,我給的思念很小心。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為……你……,紀念……。而我為你隱姓埋名,在月光下彈琴。對你心跳的感應,還是如此溫熱親近。懷念你那鮮紅的唇印……」

    儘管時隔多年,葉蓁蓁發現她仍舊能夠毫不費力地唱出《夜曲》的旋律。

    和還需要特意去背歌詞的邵佳敏相比,葉蓁蓁簡直就是犯規。

    因為唱出記憶里的歌曲,是不自覺地就會投入感情的。

    雖然她們的伴奏設施很簡陋,但葉蓁蓁和邵佳敏的歌曲引發了同學們的一陣歡呼和尖叫,一時間好評如潮。

    因為反響太好了的緣故,劉老師大手一揮,宣布讓葉蓁蓁她們去三班再表演一次。

    葉蓁蓁當時就懵逼了,感覺特別不好意思。不過她最終還是被急於給偶像宣傳新歌的邵佳敏給拖了過去。

    好在三班同學很給面子,毫不吝惜地給了葉蓁蓁她們熱烈的掌聲。

    從三班出來的時候,為了感謝她們帶來的節目,三班老師特意讓人送了她們倆一人一包給校領導準備的糖。

    拿糖給葉蓁蓁的正好是呂爍蘭。

    呂爍蘭把她送到門外,兩人順便在走廊里聊了幾句。

    今天是全校同學歡送舊年的日子,沒有哪個傻缺的值周生會在今天扣分。

    呂爍蘭似不經意地問她一句:「你很喜歡周杰倫的歌嘛?」

    「是啊,我覺得他作曲蠻厲害的。」

    呂爍蘭接著問:「那你更喜歡《十一月的肖邦》還是《依然范特西》?」

    「我更喜歡十一月的……」

    葉蓁蓁回答了一半,突然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地看向呂爍蘭:「你……」

    呂爍蘭一下子就笑了,露出兩排小白牙來:「我什麼我啊,你個大傻子,我觀察你好久了!」

    「卧槽!」葉蓁蓁忍不住爆了粗口,之後看了看四周,見邵佳敏已經先回班級了,其他各班在開聯歡會,都吵吵鬧鬧的,這才壓低聲音對呂爍蘭說:「你特么也是重生的?」

    沒錯,《依然范特西》是周杰倫2006年9月發行的專輯,這個時候還沒有問世。呂爍蘭這麼問她,明顯是在試探葉蓁蓁,想要和她認親。

    而呂爍蘭剛才說話的語氣,也證實了葉蓁蓁的猜測。

    在她們倆還不熟的時候,向來待人客氣而又疏遠的呂爍蘭是不會這麼說話的。

    只有對認識了十幾年、又很親密的朋友,呂爍蘭才會用這種帶笑的語氣損她。

    見呂爍蘭點頭,葉蓁蓁忙問:「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猜出我也是……那什麼的?」

    她怕隔牆有耳,就沒再說那關鍵的兩個字,反正呂爍蘭都懂。

    「沒有多久。學校里說話不方便,下午咱倆出去坐坐吧!你有事兒么?」

    「有事兒我也得推了!」葉蓁蓁激動壞了,「那中午放學我在你班門口等你?」

    「好。」

    兩人說定之後,葉蓁蓁就沒心思再看什麼聯歡會了,恨不得現在就衝出去和呂爍蘭聊個清楚。

    好在沒過多久,聯歡會就結束了。葉蓁蓁沒留下幫忙打掃衛生,推說家裡有事,之後就一陣風似的衝出了教室的門。

    呂爍蘭知道葉蓁蓁現在想問的有很多,她也不藏著掖著,一出教學樓的大門就低聲告訴她:「我是今年過生日時發現自己回到小時候的,還不到兩個月。」

    葉蓁蓁聽了覺得這很不科學啊,她都重生回來一年多了。

    不過重生這種事情本來就沒有多少科學道理可言。

    「你也是過生日那天?」葉蓁蓁猜測道:「難道你也許了願望,想要回到小時候?」

    「不是……」呂爍蘭一臉苦逼地說:「我出了車禍。」

    葉蓁蓁聞言,不由做出一個同情的表情來。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啊?」葉蓁蓁好奇地說:「我還以為自己轉變得很自然呢!」

    「自然個鬼!」呂爍蘭羨慕又嫌棄地看著葉蓁蓁說:「你現在比你小時候白多了好么!你小時候就跟個黑煤球兒似的,我不懷疑才有鬼!」

    葉蓁蓁輕哼一聲,看著呂爍蘭說:「嫉妒,你這是赤-裸-裸的嫉妒!」

    「我就是嫉妒怎麼啦?」呂爍蘭竟然大大方方地承認了,「不過我就嫉妒你一下下而已,反正我現在也開竅了,知道做防晒了,用不了多久我也能變白變瘦變美!」

    沒錯,現在的呂爍蘭和剛重生回來的葉蓁蓁一樣,都有點黑有點胖,只不過呂爍蘭沒有葉蓁蓁當初黑得那麼誇張罷了。

    或許正是因為有著相似的成長經歷,她們當初才能那樣聊得來。

    「好好好,你最美了!」葉蓁蓁敷衍又寵溺地說完這一句,問她:「話說你剛才突然冒出一句《依然范特西》來,就不怕我懷疑你么?」

    「懷疑我什麼啊?大不了我就說我說錯了,不小心在《范特西》前面多說了倆字兒唄!」呂爍蘭道:「說真的,要不是因為我和你有相似的經歷,我根本就不會多想……」

    走進飯店的包廂坐下后,呂爍蘭終於不用像剛才那樣一直壓低聲音說話了:「只有重生過的人,才會懷疑別人也是重生的。這年頭連重生小說都還沒有幾本呢,就算是有,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腦洞那麼大啊?」

    葉蓁蓁「嘿嘿」一笑,有點無奈地說:「為什麼我感覺遇上你之後,整個世界的畫風都不一樣了呢?」

    「怎麼,後悔跟我承認了?」呂爍蘭眉頭一挑,目光凌厲地看了過來,「我跟你說,就算你不承認,我也能把你的馬甲扒下來,你還是趕緊慶幸剛才自己的第一反應吧!」

    葉蓁蓁知道呂爍蘭說的是真的。

    因為她們實在是太了解彼此了。

    不僅是呂爍蘭了解葉蓁蓁,葉蓁蓁也非常了解呂爍蘭。

    如果呂爍蘭重生的時間再長一些的話,葉蓁蓁也會一見面就開始懷疑她的改變,並且扒下她的「馬甲」的。

    不不不,說馬甲不太恰當,這本來就是她們自己的身體嘛!

    兩個人歡歡喜喜地吃了一頓飯後,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去了。

    吃飯時葉蓁蓁了解到,呂爍蘭這些日子也有了不小的變化。比如她開始學大提琴了,也提早開始跑步減肥了,還把買零食的錢都拿去買了遮陽帽和防晒霜……

    好吧,她倆真不愧是好朋友,重生回來之後的路子都是一毛一樣的。

    葉蓁蓁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真是一會兒想笑,一會兒想哭。

    想笑是因為她終於可以在一個人的面前卸下偽裝,做最真實的自己。

    想哭是因為,她發小和她這麼像,那麼在她們的這個世界里,到底誰才是正牌女主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