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98.十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98.十級字體大小: A+
     

    第九十八章十級

    葉蓁蓁很喜歡故宮這種人文古建築,問題是暑期的遊客太多了,拍個照都只能拍出遊客照來,葉蓁蓁很快就放下了相機,專心觀賞。

    從故宮出來,下午又逛了逛頤和園,三天的行程就結束了。

    主辦方把他們拉回酒店后,母女倆就收拾好行李、退了房,來到葉壯志幫她們訂的賓館。

    以他們家目前的經濟實力,還住不起北京城裡昂貴的酒店。她們剛剛入住的賓館一顆星都沒有,就是最普通的那種連鎖酒店,不過好在這裡的裝修雖然不是那麼豪華,但還算乾淨整潔。

    第二天,趙秋月約上她二姨家的表弟,也就是葉蓁蓁的表舅,三個人一起吃了頓飯。

    趙秋月的這個表弟比她小十二歲。當年趙秋月的二姨結婚三年沒懷上孩子,很喜歡嘴甜的趙秋月,就想把她抱過去養,但趙燕德沒同意。

    別看這老頭兒天天把自己重男輕女掛在嘴邊,他的閨女他可寶貝著呢。

    雖說沒有收養成趙秋月,但她的二姨和二姨夫對她都很好,把她當成了親閨女看待。

    連葉蓁蓁的表舅見了面,和她們聊天的時候都說:「秋兒姐,小時候我總是盼著你來我家。你一來,我爸媽就做好吃的,跟過節似的。你沒來,我想提前吃塊排骨我媽都不讓。」

    趙秋月笑著說:「那你今天就多吃點兒,姐姐請客。」

    儘管已經時隔多年,但葉蓁蓁仍然記得這一頓飯。

    當年的葉家沒有開關心班和輔導學校,趙秋月每個月只拿一千塊錢出頭的死工資。

    可是趙秋月和葉蓁蓁來北京后,還是請她表弟吃了一頓大餐,花了好幾百塊錢。

    當時葉蓁蓁年紀小,挺不理解的。一般都說地主之誼,地主之誼,不應該是「地主」請外來的人吃飯么?為什麼她媽媽還要花那麼多錢,請那個飯量如牛的表舅吃飯?

    趙秋月聽了她的問題,意外地笑了一下,告訴她說:「因為他是我弟弟啊。」

    葉蓁蓁沒想到,答案竟然這麼簡單。

    見她發愣,趙秋月就解釋給她說:「他大學畢業后不甘心留在咱們那個小地方,就跑來北京打拚,一個人挺不容易的。每個月工資不多,房租卻貴的要命。他這個年紀正是飯量最大的時候,我這個做姐姐的也幫不了他多少,請他吃一頓飯總是可以的。」

    葉蓁蓁當時聽了,感動之餘又有點慚愧。

    和媽媽相比,她似乎太自私了。她也願意幫助別人,可是這種幫助是建立在不會影響自己的前提下。

    如果她有很多錢,她當然也願意給親朋好友花很多錢。可如果她自己都過得緊巴巴的,葉蓁蓁覺得她就不會那麼主動地去照顧別人了。

    可她媽媽就會。

    葉蓁蓁過了這麼多年還是沒整明白,到底該怎樣做才是對的。

    和表舅吃過飯後,下午她們去了清華、北大兩所名校參觀。

    看著清華里熟悉的白色建築,葉蓁蓁忽然想起自己前世曾經非常苦惱地問媽媽,她到底是該上清華還是上北大呢?

    媽媽笑著讓她自己決定。

    葉蓁蓁認真考慮了一番,最後告訴媽媽:「我不是很喜歡清華的布局,那我還是上北大吧!」

    呵呵呵呵呵,真是單純得夠可以的。

    逛完清北,母女倆坐地鐵回到市中心,來到天-安-門。

    她們住的地方離天-安-門不是很近,早上趕過來看升旗儀式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於是就選在平時過來看一看、照照相就好了。

    葉蓁蓁還記得自己前世穿著一身白色流氓兔運動服,蹲在天-安-門前照相的事情。

    當時她憋了一po粑粑,急著找廁所。

    可媽媽說既然都來到天-安-門廣場了,必須得照一張相才能走。

    葉蓁蓁沒有辦法,只能對著鏡頭露出痛苦中又帶著一絲隱忍的微笑。

    葉蓁蓁早有準備,剛才特意在地鐵站上過了廁所。

    而且她的那套流氓兔運動服早就被她送人了。她現在喜歡穿裙子,各種萌萌的連衣裙,照起相來特別上相。

    可惜趙秋月的攝影技術實在太爛了,只能照半身,一照全身就顯得她身子特別短。

    葉蓁蓁看不下去,就拿過相機,找好角度,給媽媽照了兩張,讓她學著一點。

    趙秋月剛開始還不服氣,結果拿過相機一看回放,還真別說,女兒照的就是比她好看,顯得腿特別長,採光也很好。

    「你這點像你爸,會照相。」趙秋月有點慚愧地嘆了口氣,「媽媽就不行了,一點文藝細胞都沒有。」

    「不能這麼說呀,天賦固然重要,後天努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其實葉蓁蓁小時候並不怎麼會照相,上大學後有了智能機,她的自拍還總是被室友嘲笑,說她不會選角度。

    後來葉蓁蓁的朋友圈走高大上的路線,出於裝X需要嘛,她就苦練攝影技術,看了很多教程帖,加上經常練習,攝影技術自然而然地就提高了。

    不過她沒買過什麼專業的設備,只是一個業餘的水平而已。

    下午在媽媽的要求下,她們又去王府井逛了逛,買了好多「土特產」準備帶回去送人。

    葉蓁蓁不是很喜歡王府井的氛圍,感覺太過商業化了,合她口味的小吃也不多。

    不過媽媽開心就好。

    最後一天在北京,兩人沒逛景點,而是按照葉蓁蓁的攻略去了一條小吃街吃吃吃。

    糖葫蘆、雙皮奶、吹糖人兒……葉蓁蓁來北京這麼多天,頭一回開啟了買買買的模式,雙手都要拿不下了。

    大夏天的,她最喜歡吃老北京冰棍兒。可是又媽媽看著,不讓她多吃。

    葉蓁蓁只能在心裏面對著她心愛的冰棍兒舉起了爾康手……

    傍晚她們就要回D市了。母女倆收拾好行李,退房,去機場,一路上都順順利利的。

    在飛機上,兩人都疲倦地睡著了。這回母女倆睡得都挺沉,飛機降落了才醒過來。

    「回家了。」看著地面越來越清晰的小房子和小車,媽媽輕聲說。

    下飛機后,她們這回沒有行李要取,直奔出口。

    葉蓁蓁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爸爸,興奮地向爸爸招了招手。

    原本還一臉嚴肅的葉壯志,看見女兒就笑了,順手接過了葉蓁蓁拖在手裡的行李箱。

    又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后,好不容易回到家,葉蓁蓁一進門就去洗澡了。

    葉壯志對妻子說:「咱們到底什麼時候買車啊?騎摩托車根本就帶不了什麼東西,太不方便了。」

    趙秋月頓了一下說:「咱們現在手裡就三萬來塊錢,能買什麼車啊?」

    一提起車,葉壯志就興奮了:「買國產的,三四萬就能買!我這裡還有一點工資,湊一湊就夠了。」

    趙秋月一臉疲倦地說:「我剛回來,太累了,明天再說吧。」

    第二天,葉家買車的事情就正式提上了日程。

    葉壯志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不管是什麼車,只要能開就好。

    葉蓁蓁卻有不同的意見。三四萬的車太便宜了,以後開起來小毛病肯定不斷。

    她記得前世家裡的第一輛車,就只有六萬多塊錢,這六萬多還是當時爺爺贊助了一萬、又和安老師借了兩萬才湊齊的。

    車的外形很大氣、也很美觀,但太容易出毛病了,光修補就花了不少錢。剎車還不太好用,出了好幾次的追尾事故。

    葉蓁蓁覺得,與其買一輛便宜的新車,倒不如再攢攢錢,買一輛質量還不錯的二手車。

    趙秋月也認同葉蓁蓁的計劃。

    葉壯志想了想,也有道理,只得暫且按捺住自己激動的心情,轉過頭去挑選合適的二手車了。

    從北京回來后沒過幾天,葉蓁蓁就收到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她的十級考試通過啦!

    當葉蓁蓁聽媽媽興奮地告訴她這個好消息時,她忍不住興奮地在床上蹦起了高。

    她真是太開心了!

    和考過四級時的平靜不同,葉蓁蓁現在滿腦子都是三個大字——

    解放啦!

    葉蓁蓁拿起手機,正要撥給陸蘭琪,就見屏幕上顯示出了陸蘭琪的電話號碼。

    她趕緊接起電話,一聽陸蘭琪興奮地叫她的名字,葉蓁蓁就知道她們都過了!

    兩個小姑娘都激動不已。

    陸蘭琪打電話來,是要請葉蓁蓁吃飯,給她接風洗塵的。

    葉蓁蓁欣然赴約,穿得漂漂亮亮地去了陸蘭琪家。

    L區好吃的飯館兒不多,這些日子下來,兩人都吃膩了,陸蘭琪就邀請她到家裡去。

    這還是葉蓁蓁第一次去陸蘭琪家呢。

    陸家離實驗小學很近,只要幾分鐘的路程。

    讓葉蓁蓁意外的是,他們家住的是普通的樓房。不過樓房的上下兩層被打通了,樓梯在室內,也算是個樓房中的「小別墅」。

    陸蘭琪解釋說:「我們家原本不住這兒,是為了方便讓我上學才住在這裡的。等開學我上了初中,就要搬去德馨苑啦。」

    德馨苑是靠近實驗中學的一個高檔小區。

    葉蓁蓁看了樓上一眼,問:「那陸曼如怎麼辦?」

    「我沒和你說么?叔叔嬸嬸從外地回來了,等開學后,曼如就轉回市區上學了。」

    「這樣啊。」葉蓁蓁不知道為什麼,莫名地感覺鬆了口氣,又有些羨慕。

    她也好想去市區上學啊,不過爸爸媽媽的工作都在這邊,她年紀又太小了,媽媽不可能讓她轉學的。

    不過換個角度想,她熟悉的朋友和家人都在L區,在親朋好友的陪伴下度過童年也沒什麼不好的。

    反正這輩子逛清北校園的時候,她可沒有發出「清華不好我要上北大」這樣的狂言!

    陸蘭琪的卧室在二樓,葉蓁蓁跟著她上了樓,一進門就忍不住羨慕地「哇」了一聲。

    這才是女孩子的卧室好么!

    寬敞的房間里,四面牆上都貼著淡粉色的壁紙。房內擺放著一張公主床,床上還有一頂輕紗帷幔,是葉蓁蓁小時候最想要的那一種。可惜他們家的客觀條件不允許,媽媽連個蚊帳都沒辦法給她安。

    床邊有配套的衣櫃、書架、書桌和梳妝台,都是白色帶歐式花紋的,葉蓁蓁喜歡得不得了。

    「我以後就賴在你這裡不走了!我要打地鋪!」

    葉蓁蓁耍賴似的說。

    雖說陸媽媽是全職太太,但她們家還是有請保姆。

    陸蘭琪房間里的白色地毯看起來很乾凈,一看就是經常清理的。

    陸蘭琪笑了笑說:「你這個沒出息的,打什麼地鋪呀?我把床讓給你睡,我睡曼如的房間去,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就怕你不肯呢。」

    葉蓁蓁嘿嘿一笑,陸蘭琪還真是挺了解她的。葉蓁蓁從小就不喜歡在別人家裡過夜,總覺得怪不自在的,想找什麼東西都找不著。真是應了那句土話,金窩銀窩都不如自己的狗窩。

    兩人說話間,陸媽媽親自送了果盤上來,還幫她們打開了空調。

    葉蓁蓁舒服地癱在乳白色的小沙發上,滿臉幸福地說:「蘭琪,我決定把你們家稱為『人間天堂』,以後一有機會我就要來你家享受!」

    「說什麼傻話呢,你忘了我剛才才和你說過開學后我就要搬家啦?你要是想來享受,可得抓緊這幾天了。」

    「嗯……那這房子你們打算怎麼辦,出租么?」葉蓁蓁覺得好可惜哦,這麼好看的房子。

    陸蘭琪搖搖頭說:「就先空著吧,定期讓阿姨回來打掃一下。」

    「空、空著?」葉蓁蓁瞬間覺得自己的心態太屌絲了,和陸蘭琪這種一出生就是富三代的姑娘相比,她腦子裡首先考慮的永遠是怎麼樣做最划算==。

    「誒,對了,蓁蓁你開學才上五年級誒。你要是喜歡這裡,中午可以過來休息一下啊!」

    葉蓁蓁聽了連忙擺手說:「不行不行,你們都搬走了,我怎麼好再來你家。」

    「沒事兒,你就當幫我看房子了唄,我還得麻煩你呢。」陸蘭琪越說越覺得可行,跑下樓去和陸媽媽一說,回來的時候手上就多了一把備用鑰匙。

    「拿著吧,以後我可是會經常打電話給你的哦。」

    葉蓁蓁怔了一下,忽然發現陸蘭琪說話的聲音里,竟然有一點哭腔。

    只見陸蘭琪別過頭,眼睛盯著地毯說:「蓁蓁……就算我以後不能和你一起學二胡,也不在同一所學校了,但你可不許忘了我哦!你手裡還拿著我家鑰匙呢。」

    好吧,沒想到陸蘭琪看起來比同齡人成熟那麼多的一個小孩兒,在分別面前也變得這樣沒有安全感。

    葉蓁蓁捏緊了手中的鑰匙,只覺得這小小的鑰匙沉甸甸的,掛在她的心上。

    「雖說你比我小兩歲,但我覺得整個學校里,我和你最談得來了。」陸蘭琪說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轉過頭去開電視,不再談論這個傷感的話題。

    電視機里正放著當年大火的韓劇,《皇太子的初戀》,每天早晚電視台都要重播好幾遍。

    陸蘭琪再早熟,到底是一個小孩子,很快就轉移了注意力,和葉蓁蓁聊起電視劇的事情了。

    「我覺得女主角的頭飾和耳環都好好看哦!」陸蘭琪羨慕地說:「我也想扎耳洞,可是只能想想,學校肯定不讓的。還有頭飾,等我過幾天剪了頭髮就不能戴了……」

    「對哦,你要剪頭髮了。」

    「蓁蓁,你前些天不是說過想重新學舞蹈么?趕緊學吧,你還有兩年,完全來得及。像我就沒辦法了,經你一說才知道要剪頭髮的事情,現在學也來不及啦……」

    葉蓁蓁安慰她說:「忍一忍吧,三年一眨眼就過去了。而且也就初一檢查的嚴,初二初三老師就管不住了。」

    「誒?」陸蘭琪奇怪地問:「你怎麼知道的?」

    葉蓁蓁自知失言,吐了吐舌頭說:「我聽親戚家的姐姐說的。」

    她剛才太大意了,完全一副過來人的語氣,難怪陸蘭琪會感到奇怪。

    好在陸蘭琪也沒多問,兩人很快又聊到了別的話題上去。

    比如這女主角是不是瞎啊,整部劇都在講她怎麼暗戀男二,怎麼勾搭男二,怎麼討厭男主,怎麼到了快大結局的時候莫名其妙地跟著男主從婚禮上跑了??

    這腦迴路別說年紀小的陸蘭琪理解不了,葉蓁蓁也搞不明白。

    二人又聊女主的職業,說他們這些做GO的真幸福,好像只要英語好,就可以滿世界地玩兒啊!

    陸蘭琪說,她也想做個GO。

    葉蓁蓁一聽就笑了,說不可能。GO說白了就是個高級導遊,陸蘭琪家裡不會答應的。

    「我是認真的,我都想好了,等我上完高中,就出國讀個旅遊管理專業,然後到度假村工作。」

    誒?這個計劃聽起來還挺靠譜兒的是怎麼回事?

    「不怕你笑話,我爺爺在市郊也開了兩家度假村,不過規模都不大,都是類似於農家樂那種性質的。我想等我長大了,要經營一座、甚至好幾座更好的度假村,比爺爺的還好。這是我的夢想,我還沒有和別人說起過呢。」

    葉蓁蓁聽了立馬嚴肅起來,不敢笑話她了。

    她覺得陸蘭琪真是和別的小孩兒不一樣,這個夢想可以的!

    相比之下,好像什麼都學了一點的葉蓁蓁就有些猶豫了。

    老實說,將來要怎麼發展,她還一點想法都沒有呢。

    真羨慕陸蘭琪這樣目標清晰、又有計劃的人。

    在陸家吃過午飯後,葉蓁蓁下午就去了輔導學校,找媽媽商量報舞蹈班的事情。

    趙秋月本以為葉蓁蓁好不容易從二胡中解脫出來,要玩上幾天,等到開學后再報班的,沒想到她這就打算開始學舞蹈了。

    「急什麼呀,又不差這幾天。」

    葉蓁蓁搖搖頭說:「今天蘭琪說她就要剪頭髮了,我覺得好有壓力哦!兩年後我要是進不了學校的舞蹈隊,那我也得剪頭髮了!」

    「原來是為了這個。那你想好在哪裡學、報什麼樣的班了么?還是學民族舞?」

    葉蓁蓁搖搖頭說:「不,我想學拉丁。」

    「拉丁?」趙秋月意外地說:「可你小時候學過好幾年的民族舞啊?不繼續學了么?你可是一點拉丁的基礎都沒有呢。」

    誰說她沒有的?前世上了初一后,葉蓁蓁羨慕學校舞蹈隊的同學,曾和班裡兩個女生一起學了半年的拉丁舞,對拉丁的基本動作有一點印象。

    不過最後舞蹈沒學成,她們三個倒是撕起了逼。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媽媽,我和您說實話了吧,我對民族舞不大感興趣,對拉丁也就是一般,我最想學的是街舞。不過我估計街舞在學校沒啥演出的機會,老師也不太承認,就還是學拉丁吧,反正我已經了解過了,拉丁的課程上也會教一些現代舞的。」

    趙秋月前不久才逼著女兒考完了二胡十級,這會兒見葉蓁蓁自己有了主意,趙秋月就不好意思再強迫她繼續學民族舞了。

    畢竟孩子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做家長的也不能一直把自己的意願強加在孩子的身上。

    可葉壯志不一樣,他覺得葉蓁蓁就該繼續學民族舞,學別的太可惜了。

    他不知道的是,兩世為人,十幾年沒跳民族舞的葉蓁蓁,早就記不清該怎麼跳了,只有一個模糊的印象而已。

    所以是學民族,還是學拉丁,對葉蓁蓁來說都沒什麼區別。

    葉壯志本來是要反對的,可等母女倆告訴他,她們在少年宮報名了的消息后,葉蓁蓁的拉丁舞鞋和舞蹈褲都已經買好了。

    葉壯志只能無奈地接受了現實。

    報完名沒多久,葉蓁蓁就要開學了。

    回顧這個暑假,葉蓁蓁還是過得挺充實的。

    她在網上把《清清子矜》的全文連載完了,收穫了一小票粉絲。

    考過了二胡十級,去北京玩了一圈,還準備好開始學舞蹈。

    就是暑假作業完成得不夠早,因為其他各種各樣的事情給耽誤了。又是直到召集日收作業的前一天晚上,葉蓁蓁才把作業趕完。

    9月1日一早,葉蓁蓁穿好校服,戴好紅領巾,和往常一樣衝出家門趕車。

    開學后她就是一名五年級的小學生了,葉蓁蓁還有些小期待呢。

    結果一進教室的門,葉蓁蓁就懵逼了,還以為自己走錯了教室。

    她回頭一看,沒走錯啊,是五年一班啊?

    怎麼站在講台前的老師,變成了個男的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