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97.北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97.北京字體大小: A+
     

    第九十七章北京

    最艱苦的十幾天過去后,終於到了葉蓁蓁考級的這一天。

    葉蓁蓁覺得自己再不考級就要瘋掉了。一是天熱,二是她練琴練得太久,手指頭都被弓弦給破磨皮了。

    十指連心,這種疼痛只有學過樂器的人才懂。

    這次考級,她和媽媽沒有再和其他學生家長一起租車,而是直接蹭了陸家的車。

    葉蓁蓁都不知道欠了陸蘭琪多少頓飯了。雖說兩人吃飯時葉蓁蓁經常主動請客,但陸蘭琪心裡都有數,一般兩人都維持在你請一次、我請一次的平衡。

    考級這天天很熱,好在陸家的車裡面有空調,路上不算太難受。

    兩個小姑娘都有些緊張,兩個人互相安慰了幾句,結果一拉手才發現,兩個人都在抖。

    葉蓁蓁是後悔平時練習得不夠多,臨時抱佛腳不知道會不會出什麼岔子。

    陸蘭琪則是害怕自己一旦考不過,上了初中還得繼續練琴,想一想都覺得人生灰暗。

    兩人各懷心事地進了考場。

    葉蓁蓁就拉了兩首曲子,一首《一枝花》,一首練習曲。練習曲還好說,樂曲的長度特別長,難度也很高,葉蓁蓁覺得自己已經拼了老命了。

    再不行就真的沒辦法了。

    這次的評委和上次的不一樣,兩個人都是一張撲克臉。等葉蓁蓁拉完了,他們一點反應都沒有,就淡淡地說了一句「出去吧,我們已經知道你的水平了」,就沒有然後了。

    葉蓁蓁心裡顧不上打鼓,因為她現在得趕緊和媽媽去趕飛機呢。

    她們是下午五點的飛機。葉蓁蓁三點多才考完級,時間很緊。

    好在考級的地方離機場不遠,開車十幾分鐘就到了。

    葉蓁蓁看著陸家的司機幫忙,從後備箱取出她們的行李箱后,感激地向兩人道了謝,然後趕緊拉著媽媽進了機場。

    她從這個機場出發過無數次了,儘管十幾年間機場的布局有了些變化,但換湯不換藥,葉蓁蓁還是對這裡很熟悉,很快就找到了辦理託運手續的地方。

    託運好行李,領了登機牌后,葉蓁蓁就帶媽媽去安檢。

    見趙秋月包里有半瓶沒喝完的礦泉水,葉蓁蓁就說:「要麼現在趕緊喝了,要麼就倒了,快點,馬上就到咱們了。」

    「為啥呀?我還怕你在飛機上口渴呢。」趙秋月不解地說。

    「老媽,常識啊,飛機上不讓帶水的!」

    「真的?」

    「真的!」葉蓁蓁指指前面牆上的牌子,「上面的東西都不讓帶。」

    趙秋月有三百多度的近視,平時都戴著一副框架眼鏡。

    她沖葉蓁蓁指的地方看了看,發現果然在礦泉水瓶上面有一個紅色的大「×」。

    趙秋月捨不得倒掉,趕忙掏出水瓶咕嚕咕嚕地喝了。

    「真能喝。」葉蓁蓁忍不住說了一句。

    「嘿嘿,」趙秋月喝完水,把空瓶子放回包里,「蓁蓁,你怎麼什麼都懂啊?」

    葉蓁蓁嘿嘿一笑,「網上什麼都有啊,常上網你也會知道這些的。」

    「這樣啊。」趙秋月的眼裡既是驕傲又是佩服。

    等過了安檢,葉蓁蓁就根據登機牌上的信息,拉著媽媽找到了登機口。

    兩人在候機廳里的椅子上坐下后,趙秋月不由感慨說:「我們蓁蓁真是長大了,什麼都不用媽媽操心,還會照顧媽媽了。你小的時候總是生病,還愛摔跤,媽媽都要擔心死了,沒想到現在什麼都好。不僅學習好,還多才多藝,生活能力也強。」

    「媽媽,您這是要把我誇上天啊。」葉蓁蓁有點不好意思了。

    趙秋月笑了笑,忽然瞥到旁邊有一些小型超市,就問葉蓁蓁:「剛才水都被媽喝了,你要不要買一瓶帶上飛機呀?這裡都過了安檢了,東西應該可以帶上飛機的吧?」

    「不用,飛機上有飲料。」

    「真的?」趙秋月意外地說:「這麼好啊。」

    「嗯,要是趕上飯點,還會有吃的,不過不會太好吃就是了。媽媽你訂機票的時候沒看到么?」

    「機票不是我訂的,是我讓你爸去旅行社訂的。」

    「哦,對。」

    葉蓁蓁記得自己制定完旅行攻略后,聽說爸爸要去旅行社訂機票,還讓他把她們后三天住的酒店也給順便定了下來,這樣就算是半自助遊了。

    等廣播通知,讓她們登機的時候,母女倆就拿起行李,排在隊伍後面。

    趙秋月凡事都喜歡提前,本來是想早點去排隊的。可葉蓁蓁說沒必要,大家早晚都能上去,不如多坐一會兒。

    現在趙秋月發現女兒是對的,別說提前站幾十分鐘了,就是排隊站這麼一會兒,她都覺得累得慌。

    等上了飛機,找到她們的座位號后,趙秋月在旁邊乘客的幫助下把行李箱塞進了頭頂的儲物箱。

    在葉蓁蓁的堅持下,她們這次出來沒帶多少行李,只帶了一個小箱子,一人背了一個包。剛才託運的是兩箱海鮮,其中一箱是趙秋月的娘家人托她們捎給住在北京的親戚的,另一箱是準備送給葉蓁蓁的編輯的。

    給葉蓁蓁出書的那家文化公司,總部就在北京。

    她已經提前和編輯說好了,哪天有空一起吃頓飯。

    俗稱面基,嘿嘿嘿。

    飛機起飛之前,空姐確認行李箱都已經關好之後,開始講解如何使用安全帶和逃生用具。

    葉蓁蓁已經聽過千八百遍了,她感覺自己都能上去說。不過趙秋月卻是第一次聽,聽得很認真,還時不時側過頭來告訴葉蓁蓁一定要記住空姐說的話。

    葉蓁蓁點點頭,沒有覺得媽媽嘮叨。生命安全的確是大事,哪怕乘坐飛機算是一種非常安全的出行方式了,有時候還是難免會有意外發生。

    飛機起飛后,媽媽興奮不已地指著窗外。

    她們倆的座位一個是臨窗,一個是臨過道的。剛才媽媽大無畏地要把臨窗的好位置讓給葉蓁蓁,被葉蓁蓁婉拒了。

    她現在很實際,比起看窗外的風景,更想坐在外面,方便上廁所=。=

    葉蓁蓁敷衍地點點頭,等飛機運行平穩了,她就戴上眼罩,準備睡一小覺。

    沒辦法,飛機上不能玩手機,這種國內航空又沒有電視可看,太無聊了。

    趙秋月興奮了一會兒后,也平靜了下來,跟著女兒一起午睡。

    葉蓁蓁一般很少調整座椅,怕影響身後的人,所以這個姿勢睡起覺來一點都不舒服。

    她感覺自己睡著了,但是睡得很淺,周圍人偶爾發出說話的聲音,她都能聽到。

    所以等空姐推車過來,問她前面的人想喝什麼的時候,葉蓁蓁一下子就醒了。

    她媽媽也是。

    可以選擇的飲料不多,只有咖啡、茶、橙汁和礦泉水。

    葉蓁蓁要了一小瓶礦泉水。飛機上的橙汁一般都不太好喝,太酸了。

    趙秋月要了咖啡。她平日里幾乎沒怎麼喝過咖啡,一有機會自然要嘗嘗。

    結果才喝了一口,趙秋月就差點吐了出來:「怎麼這麼苦啊!」

    葉蓁蓁聽了,忙和還在一旁的空姐要了一小盒奶,兩包糖,一股腦地倒進了媽媽杯里。

    趙秋月這才覺得好喝了,須溜須溜地喝了起來。

    葉蓁蓁見她發出聲音,趕忙制止了媽媽,「小點聲喝!不要發出聲音嘛!」

    趙秋月無奈地說:「怎麼才能不發出聲音啊?又沒有吸管。」

    葉蓁蓁就拿過媽媽手中的杯子,示範似的喝了幾口給她看,果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趙秋月佩服地看著女兒,自己拿回杯子試了半天,雖然還是會出聲,但好在沒有一開始那麼明顯了。

    喝完咖啡,趙秋月就睡不著了,拉著女兒說話,問她考級的事情。

    葉蓁蓁不樂意被她翻來覆去地問,就應付了幾句,好在很快飛機就降落了。趙秋月沉迷於這種新奇的感受,顧不上盤問葉蓁蓁。

    能趕到明顯下墜感的時候,趙秋月說:「蓁蓁,把嘴巴張開,這樣就不會耳鳴了!」

    葉蓁蓁看著媽媽如臨大敵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可我沒有耳鳴啊。」

    她坐飛機幾乎沒什麼反應的,不像坐車坐久了還會有一點噁心。

    趙秋月羨慕地看著她。

    終於挨到飛機降落,葉蓁蓁根據機場的各種指示牌找到了取行李的地方,取完行李就帶著媽媽出了機場,直奔酒店。

    她已經提前做好了攻略了,所以不需要問路,很順利地就找到了主辦方為他們訂好的酒店。

    前幾天葉蓁蓁通過她對日記做的筆記回想起來,前世她也是考級那天來的北京。不過當時媽媽怕趕飛機來不及,就把機票訂在了晚上。

    結果那天晚上北京突然下起了大暴雨,飛機延誤了,九點多才起飛。等她們到北京的時候,已經將近午夜十二點了。

    她們不得不狼狽地提著大包小卷的行李,在風雨中前行。

    想起那個饑寒交迫的夜晚,葉蓁蓁就直搖頭。

    好在現在雖然天有點陰,還沒有立即就要下雨的跡象。放下行李后,葉蓁蓁就拉著媽媽出來吃飯。

    酒店裡吃太貴了,還需要提前訂餐券。好在附近有不少小飯館,葉蓁蓁拉著媽媽的手,很快就找到了一家物美價廉的小吃店。

    吃飽喝足后,眼看著濃雲蔽日,一副風雨欲來的樣子,母女倆就沒有多逛,趕緊回了酒店。

    事實證明她們是對的,沒過多久,外面便響起了劈天裂地的雷聲。

    母女倆留在酒店裡看電視。

    主辦方提供的住宿很不錯,是四星級的酒店。房間里有兩張不大不小的單人床,獨立衛生間,還有一個小小的冰箱,裡面放著幾罐汽水。

    這些汽水都是額外要錢的,葉蓁蓁嫌退宿的時候麻煩,就沒有動。反正房間里有水壺和茶包,可以燒水自己喝。

    母女倆先後洗了澡,收拾完行李,準備好第二天的衣服就睡下了。

    窗外電閃雷鳴,酒店柔軟的床上,葉蓁蓁卻睡得十分安穩。

    不過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葉蓁蓁就覺得腰疼。

    她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問媽媽,媽媽說她可能是在家睡硬床習慣了,冷不丁睡在這麼軟的床墊上面不習慣。

    是的,葉蓁蓁在家裡睡的是很硬的那種木板床,床上面只鋪了幾層褥子,沒有席夢思床墊。

    這是爸爸說的,小孩子還在長身體,如果睡太軟的床腰板就不直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母女倆洗漱完了,就拿著昨天辦理入住時發的早餐券來到二樓的餐廳。

    早餐是自助餐的形式,很豐盛。

    趙秋月偷偷地跟她說:「這頓早餐就值38塊錢呢,多吃點!」

    葉蓁蓁哭笑不得。

    不過她早上確實吃了不少,主要是酒店做的肉捲兒太好吃了,她忍不住一口氣吃了兩個。

    吃過早餐,母女倆就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來到酒店四樓的一個宴會廳,參加頒獎典禮。

    典禮還是老一套,主席致詞、主辦方致詞,聽得葉蓁蓁昏昏欲睡。

    最後無論是一等獎二等獎,都沒拿到什麼獎品,只有一份榮譽證書。

    不過一想到主辦方包了路費和三天的住宿,葉蓁蓁又覺得人家已經很厚道了。

    頒完證書,合影留念的時候,葉蓁蓁沒有像上一世一樣站在角落裡,而是拉著媽媽站在了婦聯主席的身邊。

    可這是全國婦聯主席誒!

    等合完影,趁著婦聯主席還沒走,趙秋月趕忙從包里掏出一本葉蓁蓁的書,遞給主席,說這是她女兒寫的小說。

    婦聯主席聽了很是驚訝,接過書後隨手翻了兩下,見是正規出版社出版的,就對葉蓁蓁點了點頭,連聲說不錯。

    這樣等到趙秋月提出合影的時候,婦聯主席就一點抗拒的意思都沒有,還顯得很高興。

    照完相,她還特意和葉蓁蓁母女倆握了握手,囑咐葉蓁蓁要好好學習,說她將來一定大有作為。

    趙秋月高興極了。

    上回趙秋月去市立給副市長送他們洗好的照片時,也送了他一本葉蓁蓁的簽名書。

    別管書的內容是什麼,這麼大的孩子能寫出長篇小說,還能出版,在大人們看來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不過葉蓁蓁倒是挺不好意思的,說得好聽點,她寫的是歷史小說,其實說白了就是小言嘛。

    也不知道婦聯主席和副市長大人他們收到書之後會不會看……

    想想他們西裝筆挺的樣子,手裡捧著她的小言……還挺羞恥的呢。

    頒完獎出來,在酒店吃了一頓大餐之後,下午是半天的自由活動時間。

    葉蓁蓁母女倆趕緊讓親戚來拿海鮮,然後拿著剩下的那一箱去了葉蓁蓁的出版公司。

    講真,葉蓁蓁覺得帶海鮮太麻煩了,不樂意帶。可她媽媽堅持要帶,說是內陸吃的海鮮不夠新鮮,讓她的編輯們嘗嘗鮮。

    沒辦法,葉蓁蓁拗不過她。

    打車到了公司附近后,葉蓁蓁就給編輯打了個電話,讓她下來接她們。

    編輯笑著說:「早就在門口等著你了,快來吧!」

    葉蓁蓁就趕緊拉著媽媽下了車,直奔公司大門,果然看到一個穿著黃色裙子的小姑娘站在門口,好像在等人的樣子。

    「編編?」

    「小葉子?!」

    儘管沒看過對方的照片,兩人很快就相認了。

    然後就是媽媽和編輯之間相互打招呼。

    編輯熱情地把她們領了進來,先把她們帶來的海鮮放到冰櫃里凍好了,這才帶著葉蓁蓁她們在公司參觀。

    「哇,你們帶了好多海鮮哦!不過我可不敢吃獨食,回頭我煮一煮帶過來分給大家一起吃好啦。」

    葉蓁蓁她們當然沒有意見。

    「哎,這裡還有蓁蓁的宣傳海報啊!」趙秋月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封面,不由說道。

    「是呀,小葉子可是我們這裡的小明星呢。」編輯得意地說:「而且是我挖掘出來的小明星,我好開心哦!我敢保證,等幾年後小葉子公布了年齡,肯定會大火!」

    「借你吉言。」葉蓁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參觀完公司,編輯又熱情地送了葉蓁蓁一袋子的紀念品,裡面大多是他們公司出版書的贈品,像扇子啊、書籤啊、明信片之類的小東西。

    葉蓁蓁最喜歡其中的一把雨傘,雨傘的材質很普通,可上面印著一個古風的雪景圖,非常有意境美。

    從公司出來,她們就近選了一家烤鴨店吃飯。

    編輯一進門就豪氣地說:「不用客氣,隨便點啊,今天的飯我請客!」

    「這麼大方?」

    「應該的,盡地主之誼嘛!而且公司報銷,嘿嘿嘿嘿。」

    原來這才是重點。←←

    「小葉子,我是真的佩服你啊,這麼小就能寫出這麼好的作品,一定是媽媽教育有方!來,阿姨,我敬您一杯。」

    編輯和趙秋月都是很外向的人,兩個人很快就聊到了一起去,成了「忘年交」。

    葉蓁蓁默默地坐在一旁吃烤鴨卷餅,時不時地回一兩句話。

    她並不是特別喜歡吃烤鴨,覺得味道略怪,不過偶爾吃一吃還是很不錯的。

    「蓁蓁寫作,我是支持的,只是我就怕她耽誤學習,會熬夜。」趙秋月推心置腹地對編輯妹子說:「下次你們要是再簽合同,把交稿日期定的晚一點吧,我看她趕起稿來的那個樣子都害怕。」

    「媽媽!」葉蓁蓁責怪地說:「人家給我的截稿日期已經很人性化了好嘛,是我自己想早點交稿的。」

    編輯妹子感動地說:「阿姨,我真是太愛小葉子了!她是我所有作者裡面最勤勞的一個!您是不知道呀,現在的作者太喜歡拖稿了,仗著我們不會輕易解約,動不動就晚上個三五個月、被催上無數次才肯交稿。小葉子就不一樣了,她竟然還會提前交稿的,我簡直就愛死她了!」

    葉蓁蓁聽了,不由自主地挺起了還沒發育的小胸脯。

    「不過小葉子,你也要好好學習,不要耽誤了學習成績呀。將來考大學考到北京來吧,姐姐帶你混京城!」

    葉蓁蓁不知道說什麼是好,就咧嘴笑了笑。

    她小時候的夢想的確是考到北京來上大學來著,結果高考考得不理想,後來又選擇出國,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後來北京的霧霾成了段子,沒去成北京上大學,葉蓁蓁也沒有那麼遺憾了。

    多虧有兩個活潑的話嘮在,她們這一頓飯吃得氣氛很好。

    在飯店門口和編輯分別後,葉蓁蓁和媽媽就回了酒店休息。明天她們的行程比今天還要滿呢。

    早上吃完早飯,她們就坐上主辦方準備好的車,前往科技館參觀,觀看4D電影。

    葉蓁蓁超級喜歡這種躺著看天的4D電影,舒服不說,還很逼真,讓人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只可惜D市沒有,上輩子她就看過這麼一次,沒想到還有機會再看一次,開心。

    下午她們去了長城。一看見長城,葉蓁蓁就覺得頭暈。今天太曬了,她有點沒信心再爬一次長城。

    「去吧,」媽媽鼓勵她說:「不到長城非好漢,人這輩子怎麼能沒爬過長城呢?」

    葉蓁蓁頭疼地說:「我不是好漢,我還是個寶寶啊……」

    趙秋月耐心耗盡,不再聽她的廢話,拉過葉蓁蓁就往長城上走。

    正好趕上暑假,全國各地的遊客都涌到了這裡,長城上可謂人山人海。

    葉蓁蓁今天穿著一件水波紋的小弔帶,下面是一條牛仔短褲,胳膊腿都露在外面。

    所以儘管出了一層又一層的熱汗,她還是不斷地往身上抹防晒,堅持戴著帽子,撐著陽傘,只有照相的時候才暫時把傘拿下來。

    趙秋月剛開始還說她,後來見葉蓁蓁堅持,就隨她去了。

    從長城上下來后,司機拉著一車曬蔫兒了的學生和家長回到酒店。

    葉蓁蓁連飯都顧不上吃,迫不及待地回到房間,關上門就開始脫衣服。

    洗完手,喝了點涼開水后,葉蓁蓁關上浴室的門,把自己的衣服都手洗完了,這才開始沖澡。

    等洗完澡出來,她感覺自己又重生了一回……

    主辦方安排的最後一天,他們去了故宮遊玩。

    趙秋月知道葉蓁蓁喜歡看清裝劇,特意在景點門口給她買了個「旗頭」。

    這種旗頭一般都是小孩兒帶的,尺寸很小。用黑布把紙殼兒一包,別上兩朵絹花兒,黏上一個黑色的發箍,就是「格格頭」了。

    葉蓁蓁她們買的這種要精緻一點,旗頭上面不僅有布花,還有金屬材質的小蝴蝶,走起路來一顫一顫的。

    旗頭兩邊還有兩道穗穗兒,看起來還真和還珠格格里的那種造型挺像的,只不過整個旗頭都縮小了好幾號。

    這種旗頭要十五塊錢,挺貴的。但葉蓁蓁喜歡,就果斷買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