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94.晚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94.晚會字體大小: A+
     

    第九十四章晚會

    一到目的地,大家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車。

    趙老師已經提前說過,他們玩完了就可以回家,不用再集合一起放學。眼看著同學們一個個都興奮不已的樣子,趙老師沒多說什麼廢話就宣布解散。瞬時間全班同學都分散開來,和自己要好的同學一起跑向心儀的遊戲項目排隊。

    除了一年級、二年級的孩子太小,怕他們受傷之外,全校三到六年級的學生今天都會擠在這個小小的公園裡玩遊戲。下午一點之前他們就得清場,因為下午還有別的學校的同學來玩。

    葉蓁蓁她們早就商量好了,她和田文香一起行動。解散之後,兩個人手牽著手沖向「你來比劃我來猜」的遊戲場地,因為來得早,沒排多久隊就輪上了她們。

    田文香負責比劃,葉蓁蓁負責猜。按照規則,田文香只要不說出題板上的詞,說什麼都可以。於是這姑娘就開始耍賴,蘋果就說apple,老虎就說tiger,搞得葉蓁蓁連猜都不用猜,很快就說對了6個詞語。

    工作人員無奈地發了獎品給她們,對田文香說了一句「小鬼頭」。

    田文香吐吐舌頭笑了。

    之後她們又去玩套圈,隊伍很長,田文香等得很是焦急,葉蓁蓁卻有些興緻缺缺。

    都是些哄小孩子的遊戲啊。

    她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輪到葉蓁蓁的時候,她一次沒套中,也沒有走,而是把剩下的票全都交給了阿姨。

    田文香驚訝地看著她說:「老葉,你不玩別的啦?」

    「不玩啦,你去找老邵她們一起玩兒吧。」

    說完葉蓁蓁就開始套圈。

    別的項目她也不感興趣了,都在這裡唰唰唰地套完了得了。

    結果不知道是她扔的太多,還是運氣好,竟然中了不少獎品。有一盒彩色帶香味的橡皮泥,還有一袋洗衣粉和兩塊肥皂。

    葉蓁蓁覺得自己真的是老了,比起可愛的橡皮泥,她竟然更喜歡洗衣粉和肥皂……

    用完了遊園票,葉蓁蓁提著自己的一堆獎品從人堆里擠出來。

    早知道她就背書包來了,這麼多東西,連個袋子都沒有,拿在手裡怪狼狽的。

    公園裡的人太多了,除了玩各種遊戲項目的,還有表演節目的。敲鑼打鼓,好不熱鬧。

    葉蓁蓁順便瞧了幾眼臨時搭建的舞台上面的表演,忽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來。

    她們當地主要的兩所初中有硬性規定,全校女生必須剪短髮,每個月都會有學校值周隊檢查。

    葉蓁蓁前世就被迫剪了超級短的短髮。短到什麼程度呢?就是她有一次坐公交車,車上人太多,後面有個中年大叔對她說:「小伙兒,讓一讓。」

    小伙兒……伙兒……兒……

    葉蓁蓁當時就好想死一死啊!

    她不介意留短髮,但她喜歡的是那種酷酷的短髮,娘帥娘帥的,而不是那種用剃子剃出來、可以和男生相媲美的短髮,簡直太可怕了。

    她不想再重溫那種噩夢了。

    想要留長發,唯一的辦法就是加入學校的舞蹈隊。這樣可以以需要演出為借口,留長發。

    當時他們學校就有幾個這樣的姑娘,可能全年級五百多個人裡面也不超過十個吧。

    這幾個女同學無論長得好不好看,走在哪裡都是眾人矚目的焦點和羨慕的對象。不為別的,特殊啊!

    葉蓁蓁那時候也羨慕得不得了,可她那時候已經好幾年不跳舞了,就是想加入舞蹈隊也來不及了。

    葉蓁蓁邊走邊猶豫,要不要重新開始學跳舞。

    她現在學的東西已經不少了,再報一個舞蹈班,似乎有點忙不過來。畢竟學舞蹈不光是在課上跳幾下就算完了,平時每天都要練基本功的。

    而她小時候最怕的事情,就是壓腿……她的腿超級硬,小時候每次劈一字馬都要哭,葉蓁蓁一想到那種痛就覺得□□一緊。

    所以說,美麗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葉蓁蓁招手上了輛計程車,從友誼公園出來直奔關心班。

    她把橡皮泥送給了多多妹妹,洗衣粉和肥皂分別送給了周阿姨和陳阿姨,兩人都特別高興,說她有心。

    晚上爸爸媽媽回來后,葉蓁蓁就和他們商量了一下學舞蹈的事情。

    兩人的反應出奇的一致:「你這回能堅持下來么?」

    葉蓁蓁滿頭黑線:「我就這麼不值得你們信任么?」

    「沒辦法,你是個有『前科』的人啊。」趙秋月笑著說:「你忘了你小時候在家裡壓腿,哭著跟媽媽說你想出去玩兒的事情了么?」

    「可是,我不想剪短髮……」葉蓁蓁胡謅道:「我今天看到有一中和實驗的初中生,她們的頭髮都可短了,像男孩子一樣。」

    「你哪兒能因為不想剪頭髮就去學舞蹈呀?跳舞那麼苦,媽媽怕你堅持不下來呢。」

    相比於心疼女兒的趙秋月,葉壯志倒是挺想讓葉蓁蓁繼續學跳舞的。

    因為就像趙秋月一直管著葉蓁蓁、讓她拉二胡一樣,葉蓁蓁小時候學跳舞,基本是由葉壯志監管的。那時候他不僅接送葉蓁蓁去舞蹈班,還會和葉蓁蓁的舞蹈老師溝通她的學習進度,晚上回家督促她壓腿什麼的。

    原本葉蓁蓁的表現還算不錯,雖然是她們幼兒園舞蹈隊最小的,表情也僵硬了點,但起碼能跟上進度。葉壯志沒想到就因為她壓腿哭了,趙秋月就決定不讓她學了。

    這件事其實一直都是他心裡的遺憾。

    「蓁蓁,你要是真的有決心堅持下來的話,爸爸支持你學。」葉壯志說:「你學習好,將來走跳舞這條路子可惜了,所以爸爸也不指望著你當個舞蹈家什麼的。只要你能有演出的水平,爸爸就滿足了。」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我肯定不會把跳舞當成職業啦,也不會讓跳舞影響學習。我打算學到初三,中考前就不跳了,你們覺得怎麼樣?」

    趙秋月見丈夫一臉期待的樣子,女兒又好像很有決心,就點點頭道:「好吧,那你就去學吧。不過你可別又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學了舞蹈就得天天壓腿了,知道么?」

    「知道啦。」葉蓁蓁想了想,說:「媽媽,我覺得學舞蹈這件事不急,等我期末考完試、放暑假再找學校也不遲。而且等暑假我考完十級,就不用再上二胡課了,到時候就有時間學舞蹈了。」

    趙秋月好笑地說:「你就這麼有信心,今年能考過十級啊?」

    「當然啦,安老師說我進度可快啦,只要暑假多練一練,一定能通過的。」

    「那你不如今晚就多練一練。」

    葉蓁蓁:「……」

    求放過!QAQ

    六一過後沒多久,很快就到了葉蓁蓁一家去市區領獎的日子。

    為了這次晚會,葉蓁蓁特意為自己和家人準備了一番。

    她和媽媽的衣服倒好說,一人一套得體的連衣裙就是了。可她爸爸的衣服,著實讓葉蓁蓁傷了一番腦筋。

    她爸爸平時都是穿T恤、運動服之類的衣服,別說西裝了,連一件正式的襯衫都沒有。

    葉蓁蓁翻了翻爸爸的衣櫃,翻來覆去就那麼幾件衣服,看著就讓人絕望。

    到了周末的時候,她和媽媽出門逛街。葉蓁蓁想把爸爸拉著一起去買,可葉壯志就是死活都不肯去,說他現在這些衣服夠穿了,沒有必要再買。

    葉蓁蓁沒有辦法,只能記下了爸爸的尺碼,到商場里替他買了一件淺粉色的襯衫。

    至於外套和褲子,葉蓁蓁是真沒錢買了,她還得買她自己的鞋子呢。她以前的那些塑料涼鞋太劣質了,肯定不能穿去那種正式的場合。

    好在媽媽善解人意地說:「西裝還有皮鞋都太貴了,你買不起的,就從咱家的公共賬戶出錢買吧。你爸現在說什麼也是個『校長』了,沒有一套正裝怎麼能行呢。」

    葉蓁蓁感激至極,看向媽媽的眼睛里都冒著愛心了。

    葉蓁蓁給爸爸選粉白色的襯衫,一是為了襯他的膚色,顯白一點,二是為了和她還有媽媽湊成一套親子情侶裝。

    葉蓁蓁給自己準備的衣服是一條純白色的露肩連衣裙,胸前連著袖口是大大的蕾絲荷葉邊,荷葉邊上綉著幾朵散落的粉色櫻花。

    媽媽穿的是一條櫻粉色的修身連衣裙,配上一雙8厘米的細跟涼鞋,看起來優雅中又有一絲嫵媚。

    趙秋月的裙子是葉蓁蓁給她選的,穿上之前趙秋月一直猶豫,擔心自己的身材不夠好,穿上不好看。可葉蓁蓁一直鼓動她,她就將信將疑地試了一下,沒想到穿出來效果很好。趙秋月自己對著鏡子反覆地照著,當時就捨不得脫下來了。

    為了獎勵葉蓁蓁的好眼光,趙秋月決定送給女兒一條項鏈,用她自己的工資買。

    葉蓁蓁想想自己的裙子是露肩的,胸前是有點光禿禿的,就欣喜地接受了媽媽的好意。

    趙秋月沒有帶她去地下市場或者金星地下,而是去了世德廣場上的一家飾品專賣店。

    ——石頭記。

    好有年代感的名字啊。

    在葉蓁蓁小學、初中的時候,這個牌子在他們當地非常火。她本人和媽媽也很喜歡買這裡的東西,一是品質、包裝都還不錯,看起來比地下市場那種批髮飾品精緻不少。二是價格適中,不像黃金白銀那麼貴,一般人家也消費得起。

    趙秋月給她買了一條名為「歲歲平安」的瑪瑙項鏈,黑色的線繩中間,墜著一個圓環,圓環裡面是一隻紅瑪瑙蘋果。

    前世趙秋月也曾送過這條項鏈給葉蓁蓁,葉蓁蓁還很喜歡,戴了好多年。不過後來上高中,她搬了好幾次家,不小心把這條項鏈給遺失了,葉蓁蓁一直感到非常遺憾。

    所以儘管說這條項鏈的風格和她的裙子不是很配,葉蓁蓁還是堅決地選了這一款。

    頒獎那一天,陸蘭琪知道她家沒有車,特意讓司機去他們家樓下接她。陸蘭琪和陸媽媽則是提早住在了市區的房子里,當天直接過去就可以了。

    葉蓁蓁十分不好意思,一開始婉拒了陸蘭琪。可陸蘭琪堅持說不是為了她才借車的,而是為了拍趙主任和葉校長的馬屁。葉蓁蓁只能無奈又感激地答應下來,說好回頭請陸蘭琪吃飯。

    事實上還多虧了陸蘭琪,不然他們一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去市區。

    要是只有他們一家三口也就罷了,騎摩托車去就行了。可這次葉老爺子也去,必須得有輛車才行。

    趙秋月意識到,買車的事情已經迫在眉睫了。

    就在前不久,葉壯志已經把駕照考了下來。

    他們現在啥都不缺,就是缺錢。

    好在輔導學校運營得很不錯,賺錢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葉蓁蓁一家下午三點出發,四點半左右抵達酒店。

    與穿著正裝十分不自在的葉壯志相比,葉老爺子的西裝雖然有些舊了,但非常得體。

    他老人家竟然還特意為葉蓁蓁扎了領帶。

    葉蓁蓁今天一見面就問爺爺勒不勒得慌,爺爺說勒,可是為了他家寶貝孫女兒,他樂意。

    爺爺對她的寵溺值簡直就是Max級別的!

    一進酒店,就有服務生迎了上來。見他們帶著孩子,就猜測是不是來參加頒獎晚會的。

    趙秋月說是后,服務生引著他們來到大廳的一個櫃檯前登記信息。

    簽完到后,服務人員給他們每個人都發了一個小袋子,裡面裝著幾張宣傳廣告,還有一個掛在鑰匙鏈上的指甲刀。

    收到贈品后,最開心的人就數葉壯志了。

    接著,他們在服務生的引領下,來到酒店眾多宴客廳之中的一個。

    頒獎儀式五點正式開始,他們到的時候裡面已經坐滿人了。

    幾乎是一進宴會廳的門,葉蓁蓁就被工作人員帶去了獲獎選手區,和爸爸媽媽他們分開坐了。

    葉蓁蓁幾乎是一眼就在小學組那裡看到了陸蘭琪。

    剛才簽到的時候,葉蓁蓁給陸蘭琪發了個簡訊,說她已經到了。此時陸蘭琪就在向四周張望著,估摸著是在找她。

    「嘿!蘭琪!」雖說儀式還沒有開始,大家都還在說話,但葉蓁蓁還是不敢太大聲,只能壓低聲音叫她,「我在這兒呢!」

    「蓁蓁,你可算來啦!」陸蘭琪一臉興奮地說:「別人我都不認識,悶死我了!」

    葉蓁蓁向四周看了看,忽然瞥到一個熟悉的人影,「誰說你都不認識的,那人你不認識?」

    陸蘭琪順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發現葉蓁蓁指的是坐在初中組最邊上的阮林江。

    她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也是穿著正裝。可是那時候全場只有他一個人穿西裝,顯得有些突兀。當時她還嘲笑了阮林江來著。

    可是現在,在這樣富麗堂皇的酒店裡,再看身著白色襯衫的阮林江,葉蓁蓁就覺得他整個人的氣質都不一樣了。

    非要說出是什麼氣質的話,大概就是……貴族氣質?

    葉蓁蓁突然覺得自己的詞語好匱乏,真是枉為一個寫小說的=。=

    「額,算了吧,看他那副生人勿近的樣子,我還是少和他搭話為妙……要是小河在,我倒是願意和他玩兒。」

    兩人說話間,就聽到有人在叫葉蓁蓁的名字。

    葉蓁蓁回頭一看,是江宇昂。

    「座位是按名次排的么?」他問。

    葉蓁蓁其實也不知道,就看向陸蘭琪。

    陸蘭琪說:「現在還不是的,大家都隨便坐的。不過一會兒可能就要按順序排了,畢竟我們要上台領獎,獎狀的順序應該已經擺好了。」

    江宇昂點點頭,在葉蓁蓁身邊坐下。

    葉蓁蓁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江宇昂穿正裝,別說,還挺適合他的,一點都沒有小孩子裝大人的那種感覺。

    和同齡人相比,江宇昂算是個子比較高的。許是他喜歡體育運動的原因,身材也較為健壯。

    三個人坐在一起說了會兒話,果然沒過多久,就有工作人員過來讓他們按照順序坐好。

    離儀式正式開始還有幾分鐘,葉蓁蓁就隨便和旁邊的第一名聊了聊。

    聊完天才知道,陸蘭琪說的是真的,人家的媽媽真的是在美國出生的華人,英文說得特別溜,甚至她的中文還不如英文好。

    倆人乾脆用英文聊起了天。

    聊得剛有點投機時,主持人宣布頒獎儀式開始了。兩人對視一眼,無奈地笑了笑。

    這次大賽的主辦方是D市教育局,冠名贊助商就是即將送給葉蓁蓁照相機的那家相機品牌。

    先由D市教育局副局長、品牌贊助商D市負責人講話過後,終於到了大家期待已久的頒獎環節。

    頒獎是從小學組開始的。四到十名的獲獎者先上台領獎。

    江宇昂作為第四名,像平時他做體委那樣打著頭,領著大家上了台。

    他們的獎品除了一枚獎狀,還有一個最新款的MP4,也是贊助商提供的。

    接著就是葉蓁蓁他們這幾個前三名了。與四到十名不同的是,他們還要登上一座類似於奧運會的領獎台。第一名站在中間,二、三名站在兩側。

    按說第一名的位子比較高,她應該是最高的。可第一名比葉蓁蓁正好矮一個頭,照相的時候就會發現,兩人正好一般高。

    和別的獲獎選手不同的是,前三名的獎狀和獎盃是由D市副市長親自頒發的。

    見到副市長本人時,葉蓁蓁發現自己出乎意料的淡定,好像對方只是一個普通老大爺一樣。

    好吧,或許是她在資本主義國家待久了,習慣了。

    領完獎品后,葉蓁蓁對著台底下大大小小的照相機露出標準的微笑。等咔咔咔地照完紀念照,她就抱著獎品下了台。

    接下來是初中組的頒獎儀式。

    除了阮林江,她一個都不認識,更別說高中組的了。

    說起阮林江,還真是典型別人家的孩子啊。不僅鋼琴彈得好,英語競賽也是第一。葉蓁蓁心想幸好她媽媽不認識阮林江,否則肯定要在她不肯練琴的時候說什麼「看看人家小阮……」了。

    反正媽媽現在常掛在嘴邊的就是「看看人家小陸」……

    在媽媽的眼裡,一旦出了家門,葉蓁蓁就是葉家的驕傲,永遠都是全世界第一的樣子。

    可是只要一回到家裡,和葉蓁蓁面對面時,葉蓁蓁就突然各種不如「別人家的孩子」。

    這簡直不科學!

    ……

    領完獎,工作人員就領著大家去了隔壁的宴會廳吃飯。

    晚飯不是自助的形式,叫葉蓁蓁感到有些意外。

    只見廳裡面擺放著數十張圓桌,一個桌子周圍大概擺了十張椅子,每張椅子前都有一個姓名牌。

    大家按座位坐好后,主席台上的副市長大人又說了幾句話。

    接著就宣布大家可以開吃了。

    趙秋月拿起筷子正要吃飯,忽然發現旁邊的其他人都拿起了放在旁邊的白色小毛巾擦手。

    趙秋月也有樣學樣地拿起了那條小毛巾,她驚訝地發現毛巾竟然還是熱的。

    她趕緊提醒丈夫飯前也先擦擦手,別出了洋相給女兒丟人。

    好在葉壯志還不算太不懂眼色,很快就領會了妻子的意思。

    雖說在五星級酒店吃飯聽起來特別高大上,不過葉家人覺得這頓飯吃得一點都不過癮。

    因為菜是一道一道上的,非要等上一道吃得差不多了,下一道才會上,非常不符合葉家人平時的用餐習慣。

    而且會場裡面雖然言笑晏晏的,但總體來說比較安靜,他們都不敢大聲說話。

    同桌的其他家長都很文質彬彬的,趙秋月試圖和人家攀談了幾句,很快就聊不下去了。因為生活的圈子不同,共同話題也不多,氣氛一時間有些冷。

    葉蓁蓁暗想,要是沒有這些討厭的座位牌就好了,那樣她就能和陸蘭琪坐在一起了。

    可是沒辦法,一切聽從主辦方的安排嘛。

    沒滋沒味地吃完了這一頓「大餐」之後,領導們開始拿起酒杯到處敬酒了。

    輪到葉蓁蓁他們這一桌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副市長似乎覺得葉蓁蓁特別合眼緣,提出要單獨和葉蓁蓁拍一張照。

    葉家人當然說好,葉壯志興奮地拿出特意向姐夫借來的相機,咔咔咔地給女兒和市長連拍了好幾張。

    葉蓁蓁忽然靈機一動,把媽媽和爺爺也叫了過來,大家一起照了一張。

    她爸爸的工作沒什麼升職空間,媽媽卻不一樣。雖說前世媽媽憑藉著自己的實力當上了學校里的書記,但葉蓁蓁總覺得媽媽還能更上一層樓。

    她隱約記得這個副市長好像是管教育的,不然也不會來參加今天的頒獎典禮。要是能搭上他這條線,對媽媽的職業發展肯定是很有幫助的。

    至於拉上爺爺嘛,則是為了防止以後看到這張照片的人以為她媽媽被潛規則了==。

    葉蓁蓁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是有被害妄想症,竟然能一瞬間想出這麼多種可能性來,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腦洞大,沒辦法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