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93.部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93.部長字體大小: A+
     

    第九十三章部長

    英語競賽過後沒幾天,很快就到了大隊委競選的日子。

    為了上鏡,葉蓁蓁早上特意早起了十分鐘,快速地畫了個心機裸妝。

    她只打了粉底,勾了眉尾和內眼線,連她媽媽都沒看出來她今天化妝了,但就是覺得葉蓁蓁今天的氣色很好。

    葉蓁蓁以為自己這樣就足夠了,結果到了多媒體教室才發現,有的女同學竟然畫了大濃妝,臉上的腮紅畫得像猴屁股一樣。

    葉蓁蓁告訴自己「非禮勿視」,趕緊轉過了視線。

    這次大隊委競選的流程是,先由大隊輔導員老師宣布競選規則,然後按照班級和年級依次演講。

    演講者自我介紹、演講完后,還要進行才藝展示。

    有唱歌的,有跳舞的,有吹笛子的,有什麼都不會的,就來一首詩朗誦。

    在演講的這個環節,可以說大家的水平都差不了多少。畢竟都是各個班級選拔上來的尖子,面對鏡頭時大多數人都不會怯場。

    所以拉分的就是才藝展示的環節了。

    在眾多的才藝展示中,葉蓁蓁最喜歡一個男生彈的鋼琴曲。

    前奏一起,葉蓁蓁就很激動。

    因為他彈的是《天空之城》。

    葉蓁蓁小時候沒看過《天空之城》,她是長大后才補的。

    不過她小時候就聽過這首有名的主題曲,因為她玩過一個類似於模擬人生的在線遊戲,好像叫X城市還不什麼的。遊戲裡面可以創建角色、建房子、賺錢、打海盜,她和彭雨彤小時候都很喜歡玩。因為她玩得早一點,彭雨彤還因此叫她師傅。

    在那個遊戲里,背景音樂最多的就是《天空之城》。可以說這首曲子對葉蓁蓁來說,代表著某種特殊的情懷。

    這種情懷的名字,叫做舊時光。

    至於《天空之城》這片子本身,葉蓁蓁也是很喜歡的。

    一開始她就很喜歡女主角,但總感覺男主角太吵。

    直到男主角決定為了保全大局,和女主角一起死,葉蓁蓁才徹底對他改觀,並且愛上這個故事。

    三年級的同學表演結束后,很快就到了葉蓁蓁他們班。

    彭雨彤比葉蓁蓁先上場。彭雨彤小時候學過美聲,唱歌很不錯,於是就在才藝展示環節唱了一首《小螺號》。

    反響還不錯,葉蓁蓁估摸著她今年應該能夠選上了。

    輪到葉蓁蓁上場的時候,她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要緊張。

    她真不喜歡對著黑洞一樣的鏡頭說話,太容易忘詞了。

    好在稿子不長,英語競賽結束后她就一直在背,沒出什麼差錯。

    到了才藝展示的時候,葉蓁蓁沒彈鋼琴,而是拉了二胡。

    雖說她心裡更喜歡鋼琴吧,但光從水平上來說,她還是比較擅長拉二胡,畢竟已經學了那麼多年了,手感就不一樣。

    再過兩個多月,葉蓁蓁就要考十級了。想到今後拉二胡的機會可能就不多了,葉蓁蓁就對自己手中的這把二胡產生了一種憐惜的心理。

    去年媽媽就說要給她買新二胡了,這件事被葉蓁蓁一直拖到了現在,趙秋月都快忘了給她換二胡的事情了。

    安老師也和她說,他從來沒見過拿著五百塊錢的便宜二胡考十級的學生。

    葉蓁蓁聽了不但不覺得羞愧,反而覺得很開心。

    樂器這東西一分價錢一分貨,大多是越貴的音色越好。不過她用便宜的二胡就能拉出很高的水平,這不是對她本身能力的一種肯定么?

    葉蓁蓁不覺得這有什麼丟人的。

    反正該花的錢她一定會花,不想花的錢,沒人能夠強迫她花。

    一曲《江南春色》拉完之後,葉蓁蓁收起弓,對著鏡頭行了個禮。

    接下來的競選她可以留在現場看,也可以不看。葉蓁蓁沒心情看了,背起二胡就下了樓。

    回到教室里,同學們果然都在看大隊委競選。

    葉蓁蓁悄悄問同桌:「我表現得怎麼樣?」

    華文瑞看了她一眼,說:「你好像沒那麼黑了。」

    「這個不是重點好么!」

    「嗯,挺好的。」華文瑞說完,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我覺得你表現得比彭雨彤好。」

    葉蓁蓁忍不住笑了笑。

    大隊委競選的結果要等到六一前才公布。葉蓁蓁沒托媽媽去打探什麼內部消息,她覺得既然自己前世都能當上,這輩子表現得更好了,沒有當不上的道理,就沒再怎麼關注這件事。

    最近發生的比較大的事情有兩件,第一是葉蓁蓁的小說已經出版上市了。根據合同,她拿到了十本樣書。

    拿到樣書後,葉蓁蓁在自己的書架上擺了兩本,其他八本都被媽媽妥帖地收好了。

    至於稿費,估計要等放暑假了才能拿到。

    不過現在他們家已經不缺錢了。

    前幾天一家三口聚在一起算了算賬,他們家的公共賬戶里現在有三萬多塊錢。一家人一致認為,是時候把最後的兩萬塊錢債務還清了。

    現在他們家的關心班刨除成本,每個月能收入大概五千元左右。書法班兩千元左右。

    收入的大頭是輔導學校,每個月的收入大概在八千元左右。

    這樣算下來,一個月的收入差不多就有15000。

    這對過去只領死工資的葉家人來說,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

    就是他們家的「頂樑柱」葉壯志,上一年的班也只能賺這個數。

    一想到這一切都是用他們將近一年的辛苦換來的,葉家人就覺得格外高興。

    不過儘管賺了錢,除了還債這樣的大事,其他的私人支出,趙秋月兩口子用的都是他們自己的工資。

    比如原本之前葉壯志學車,是想從「公中」支錢的。但在葉蓁蓁的提醒下,趙秋月沒同意。

    這樣做其實是對的,畢竟現在他們吃住都不用花錢,一個月一千多的私人花銷足夠了。如果隨意動用公用賬戶的錢,將來賬務算不明白不說,還容易引發矛盾。你用多了、我用少了的,雖然是一家人,可總歸心裏面是不平衡的呀。吵架的時候要是把這些事情拿出來說,就太傷感情了。

    而且據葉蓁蓁的保守估計,她爸爸手裡面至少有三五千塊錢,拿出一千多學車根本不成問題。

    等到將來買車的時候,再花公用賬戶的存款就是了。

    主要葉蓁蓁是怕爸爸一有錢就學壞,拿他和媽媽辛苦賺的錢去泡別的女人,那就不好了。

    隨著葉家生活水平的提高,葉蓁蓁的零用錢也從每個月一百塊漲到了每個月兩百。

    除了偶爾買一些小吃之外,葉蓁蓁的錢基本都存了下來,準備等稿費一發就買一台新電腦。

    雖說現在關心班和輔導學校的電腦她都可以見縫插針地用,中午時間還能去學校列印室去,但葉蓁蓁總覺得還是有一台屬於自己的電腦才能安心。

    當初她剛重生時列下的心愿單,現在就差電腦就能買齊了。葉蓁蓁很是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現在她已經開始寫第二本長篇稿子了。根據編輯的意見,寫的是那本寵文。

    葉蓁蓁一想也是,雖說現在實體出版的尺度還比較大,但家妓那個梗有點敏感,還是更適合網文,出版的話還是有一定風險的。葉蓁蓁就先寫了那篇寵文,取名為《災星生存手冊》。

    她一和編輯說起這個名字,就遭到了編輯無情的嘲笑,說她這個名字起得太網文了,逼格不夠高。

    葉蓁蓁卻不以為意,她現在不缺錢了,也不急著拿實體的稿費,所以想攢一攢網路人氣。畢竟悶聲出版的作者很多,大紅大紫的大神作者卻很少。

    果然,在眾多名字很文藝、讓人云里霧裡的小說之中,葉蓁蓁直白的文名很快就吸引了一大票的粉絲,首點沒過多久就破了萬。

    這次她沒有新晉排行榜可上了,但發文十幾天後就爬上了月榜的尾巴,排名一直在升。

    編輯見她保持隔日更的速度,就來企鵝私敲葉蓁蓁,提醒她不要更得太快了。

    葉蓁蓁挺奇怪地說:「可是我這篇還沒有投稿啊?」

    電腦那頭的編輯頓時炸毛了:「什麼?!你設定都跟我說了,竟然不打算把稿子給我?這不是耍流氓么???快把大綱和前三萬字交上來,我給你送二審!」

    「初審被你吃辣?」

    「不是,我在追文!每天等得抓心撓肝的!」

    葉蓁蓁囧:「那你還叫我慢點更……」

    編輯不要臉地說:「你要是過審了,不就可以交全文給我了!那我豈不是看得更爽!」

    「……你這是想獨佔我。小心我去論壇掛你!」

    「小葉子,你忍心么……[可憐]」

    葉蓁蓁無語地說:「可是你要想好了啊,我這本可能寫得比較長,至少要四十多萬字,一冊肯定出不完的。」

    一般來說不是有了一定成績的作者,書都不會出兩冊以上。畢竟冊數越多定價越高,如果第一本寫得不怎麼樣,第二本就賣不出去了,出版社不會做賠錢的買賣。

    編輯猶豫了一下說:「我覺得你出兩冊完全沒問題的,就是不知道主編怎麼想。不過這幾天你的書賣的還不錯,我估計有戲!先把稿子交上來吧!」

    葉蓁蓁就整理了一下稿子交上去。

    或許是因為有了第一本墊底,葉蓁蓁現在不那麼緊張了,感覺就算是退稿了也無所謂。

    最重要的是網上有越來越多的小天使在追文嘛!

    葉蓁蓁現在每天就重複地過著上學、放學、練琴、碼字的生活,日子悠閑而平穩,讓葉蓁蓁感到從未有過的滿足和幸福。

    明天就是六一兒童節了。今天一早,葉蓁蓁就在廣播里聽到了大隊輔導員老師念她的名字,讓她和其他一些同學去大隊部開會。

    見老師向她點點頭,葉蓁蓁就拿起自己的小記事本和圓珠筆,和彭雨彤一起出了教室下樓。

    雖然廣播里沒有明說,但葉蓁蓁估計這些被念到名字的同學都是被選中的。

    她們班級算是離得比較近的,只下了一層樓就到了大隊部。

    大隊輔導員不知道在忙些什麼,一臉高冷地沒有搭理她們。

    直到人都到齊了,大隊輔導員老師才站在大家面前說:「恭喜你們,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學校少先隊大隊部的一員了。一會兒大隊長會依次念你們的名字,念到名字的同學到我面前來,我給你們佩戴杠牌。」

    此語一出,大家都興奮起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都浮現出喜色。

    「大隊長,廉興志……」

    「副大隊長,康俊星……」

    名單的順序是大隊長、三名副大隊長,然後是各部部長。

    葉蓁蓁所在的學習部在四名大隊長后第一個被念到。

    「學習部部長,葉蓁蓁。」

    葉蓁蓁微笑著上前,等大隊輔導員為她戴上三道杠后,她舉起右手,向輔導員行了一個端正的隊禮。

    因為一會兒還要上課,戴完三道杠輔導員老師就讓他們回去了,說是下午放學后再來大隊部集合開會。

    葉蓁蓁和彭雨彤一起回到教室。雖說她現在盡量避免和彭雨彤接觸,但兩個人回去的路線一致,葉蓁蓁總不好撇下她先走,太尷尬了。

    彭雨彤競選的是文藝部部長,不過最後選上的是副部長。儘管結果稍微有所偏差,彭雨彤還是挺高興的,嘰嘰喳喳地和葉蓁蓁說話。

    葉蓁蓁忍不住提醒她說:「學校有規定,不讓在走廊里講話。」

    彭雨彤愣了一下,笑葉蓁蓁大驚小怪:「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呀。現在咱們也是大隊委了,那些老一屆的大隊委怎麼會好意思扣咱們的分嘛!」

    葉蓁蓁搖搖頭,不知道說她什麼好。好在很快就回到教室了。

    葉蓁蓁回到座位上坐下,感覺周圍的同學全都在用各種各樣的目光或悄無聲息、或明目張胆地打量自己。

    上課的時候,科任老師看到她和彭雨彤戴上了三道杠,也笑著說了她們兩句,還專門挑她們倆這兩個新鮮出爐的大隊委回答問題,葉蓁蓁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好在明天就是六一,上午學校會組織同學們去公園遊玩,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轉移了。

    下午班會的時候,班主任給大家每人發了五張遊園票。

    每到六一的時候,他們當地都會在友誼公園舉辦遊園會。小學生們憑票參與各種項目,比如套圈、你來比劃我來猜這種遊戲,簡單又好上手,同學們都很喜歡。

    最關鍵的是有獎品,雖說都是些鉛筆啊、橡皮啊之類的小東西,但能免費得獎,對孩子們來說都是天大的好事情。

    其實一上午的時間,就算每個項目都要排隊,如果一直玩兒的話也能玩上八、九個項目。

    可這種遊戲票向來都是學校發的,外面買都買不到。大家只能看好了手中的票,然後到處打聽哪個同學那天有事不能去,想辦法把票要過來。

    相比於其他同學,葉蓁蓁就要幸運多了,因為每個教師都會被分到十張票,葉蓁蓁根本不用擔心自己的遊戲票不夠用。恰恰相反,她還要發愁自己玩不過來呢。

    從媽媽那裡拿到十張票后,葉蓁蓁給自己的好朋友邵佳敏、田文香、辛詩弈還有王可萱一人分了兩張,大家都高興得不得了,其他同學也只能眼紅地看著她們。

    曲瑞智和蔣興凡也是教師子女,可是這兩人就要吝嗇的多了,一張票都不往外分,全都緊緊地攥在手裡,惹得他們周圍的幾個同學一陣埋怨。

    其實葉蓁蓁覺得這也無可厚非啊,喜歡分享是一回事,自己的「財產」自己享用也沒什麼不妥的,畢竟這是人家自己的東西不是?

    真應了那句古話,「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如果曲瑞智他們手裡一開始就沒有票的話,就不會被同學們這樣埋怨了。

    因為第二天上午去遊園,下午放假的緣故,葉蓁蓁連書包都沒有背,挎著個小包就出門了。

    今天不用穿校服,正好六月初的天氣十分宜人,葉蓁蓁就穿上了一身淺藍色的連衣裙,看起來十分清爽。

    她到校的時間是七點二十五分,還有五分鐘才能進教學樓,葉蓁蓁就在操場上尋找著邵佳敏她們的身影。

    結果她還沒找到她們,就聽邵佳敏老遠就叫她說:「喂!老葉!這邊!」

    邵佳敏這麼一喊,周圍人的眼光頓時都掃向葉蓁蓁。

    不知道旁邊是誰說了一句:「那不是趙主任的女兒么?怎麼變好看了這麼多啊?」

    葉蓁蓁心中暗喜,臉上卻沒什麼多餘的表情,只是微微翹起了嘴角。

    到了邵佳敏她們那邊,辛詩弈一見到她也說:「老葉現在真是會打扮了,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老葉家裡現在有錢了嘛!」現在葉家的輔導學校做大了,田文香她們都知道真心輔導學校是葉蓁蓁爸爸開的了。而且葉蓁蓁現在為人很大方,經常會請好朋友們吃一些零食什麼的。

    「什麼有錢了啊,只是剛還完債而已,比華文瑞、江宇昂他們家都差的遠了。」葉蓁蓁叮囑幾個好朋友說:「你們可千萬不要在外面吹我家有錢啊!我會心虛的!」

    幾人都笑著說:「你放心,我們當然不會亂講的。」

    進了教室后沒過多久,班主任就告訴大家車已經到了,讓大家下樓排隊。

    車是一輛小客車和一輛麵包車,分別是江宇昂和華文瑞的爸爸提供的。每次有類似於春遊啊這種外出的活動,老師都會問同學們誰家能借來車,他們班一般都是江宇昂家提供。

    葉蓁蓁上車時,發現前面的座位已經幾乎坐滿了。田文香已經和邵佳敏坐在了一排,辛詩弈也和牧雨馨坐到了一起。

    而王可萱身為班長,和班主任老師坐在最前面。

    葉蓁蓁沒有辦法,只能在中間偏後的位置找了個沒人的座位坐下來。

    她感到很尷尬。

    雖說大家都是同學,但坐車的時候大家都會和自己關係比較好的同學坐在一起,這幾乎是約定俗成的事情。

    眼看著同學們一個一個地從自己身邊路過,葉蓁蓁有些急了。

    別人都成雙成對的,她不想落單啊,太突兀了!

    她現在只盼著隨便哪個同學和她一樣落單,在她旁邊坐一下就好了。

    反正友誼公園又不遠,十幾分鐘的車程就到了,是誰都無所謂。

    結果同學們要麼就是看她一眼之後往後走,要麼乾脆是連看都不看她,直接繞過葉蓁蓁往後面坐。

    眼看著後面已經沒剩幾個同學了,葉蓁蓁為了掩飾內心的尷尬,掏出耳機,打開Mp3,假裝在看著窗外悠閑地聽著歌。

    嗯,她就是這麼要面子,愛裝x。

    讓葉蓁蓁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時,她身旁忽然響起江宇昂的聲音:「我能坐在這裡么?」

    「額,可以啊。」

    終於有人來她身邊坐了,可葉蓁蓁並不是特別高興。因為他們這個年紀,男女同學幾乎幹什麼都是分開的。

    平日里的座位是老師分配的,沒有辦法。可一旦不是班主任強行要求的,男女同學很少會坐在一起。

    要是哪個男生和女生稍微走得近了一點,就會被人說閑話的。就像田文香她們說彭雨彤一樣,她們倒不見得認為彭雨彤在和誰「談戀愛」,但在這個年紀她們就是會覺得,和男同學走得近的女生都有問題。

    果然,最後幾個上車的同學看到葉蓁蓁和江宇昂並肩坐在一起,都會投來意外的眼光。

    要是小時候的葉蓁蓁,可能早就慌亂不已了。現在的葉蓁蓁卻是很快就平靜下來。為了表示禮貌,她還摘下了耳機,和江宇昂隨意地聊了聊天。

    在上次的英語競賽中,江宇昂得了全市第四名。

    江宇昂問她頒獎那天都帶誰去。

    「嗯……爸爸媽媽,還有爺爺吧。你呢?」

    「我爸爸應該會去,媽媽……」江宇昂頓了一下,低聲說:「我媽媽和爸爸分居了,媽媽回娘家去了,應該不會和我們一起去吧。」

    葉蓁蓁心中咯噔一聲,沒想到江宇昂的爸爸媽媽這麼早就分居了。她記得他父母是在他們六年級上學期的時候離婚的。

    別人家的家事,葉蓁蓁不好評價。她只好繞開敏感點,小心翼翼地說:「那你家還有別的人去么?有三個名額呢,不去就浪費了。」

    「應該沒有了吧,我爺爺奶奶年紀大了,容易暈車,還是不折騰他們了。」江宇昂看著葉蓁蓁,羨慕地說:「還是你比較幸福,爸爸媽媽還在一起。」

    葉蓁蓁苦澀地笑了笑,心裡頭的滋味複雜難言。

    她爸爸媽媽是沒有離婚,可是經常吵架。一對怨偶湊在一起,又有什麼幸福可言呢。

    不過比起當初,爸爸媽媽現在吵架的頻率已經少了很多了。一想到這裡,葉蓁蓁就想感謝天、感謝地。

    她可真是受夠了每天生活在「戰場」上的日子了。

    總之,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